东轩笔录-宋-魏泰卷十二

卷十二 第 1a 页
钦定四库全书
 东轩笔录卷十二
             宋 魏泰 撰
吕惠卿尝语王荆公曰公面有䵟用园荽洗之当去荆
 公曰吾面黑耳非䵟也吕曰园荽亦能去黑荆公笑
 曰天生黑于予园荽其如予何
张铸河北转运使缘贝州事降通判太平州是时葛原
 初得江东西提点银铜坑冶欲荐铸而移文取其脚
卷十二 第 1b 页
 色铸不与但以诗答之曰银铜坑冶是新差职比催
 纲胜一阶更使下官供脚色下官踪迹转沉埋
吴孝宗字子经抚州人少落拓不护细行然文辞俊拔
 有大过人者嘉祐初始作书谒欧阳文忠公且贽其
 所著法语十馀篇文忠读而骇叹问之曰子之文如
 此而我不素知之且王介甫曾子固皆子之乡人亦
 未尝称子何也孝宗具言少无乡曲之誉故不见礼
 于二公文忠尤怜之于其行赠之诗曰自我得曾子
卷十二 第 2a 页
 于兹二十年今又得吴生既得喜且欢古士不并出
 百年犹比肩区区彼江南其产多材贤吴生初自疑
 所拟岂其伦我始见曾子文章初亦然昆崙倾黄河
 渺渺盈百川疏决以道之渐敛收横澜东溟知所归
 识路到不难吴生始见我袖藏新文编忽从布褐中
 百宝薄在前明珠杂玑贝磊砢或不圆问生久怀此
 奈何初无闻吴生不自隐欲语羞俛颜少也不自重
 不为乡人怜中虽知自悔学问苦贫贱自谓久乃信
卷十二 第 2b 页
 力行困弥坚今来决疑惑幸冀蒙洗湔我笑谓吴生
 尔其听我言世所谓君子何异于众人众人为不信
 积微成灭身君子能自知改过不逡巡于斯二者间
 愚智遂以分颜子不贰过后世称其仁孔子过而改
 日月披浮云子路初来时冠鸡佩猳豚斩蛟射白额
 后卒为名臣子既悔其往人谁禦其新丑夫事上帝
 孟子岂不云临行赠此言庶可以书绅孝宗至熙宁
 间始以进士得第一命为主簿而卒既尝忤王荆公
卷十二 第 3a 页
 无复荐引之者家贫无子其书亦将散落而无传矣
 故尽录文忠之诗亦庶以见其迹也
陈晋公为三司使将立茶法召茶商数十人俾各条利
 害晋公阅之为第三等语副使宋太初曰吾观上等
 之说取利太深此可行于商贾而不可行于朝廷下
 等固灭裂无取惟中等之说公私皆济吾裁损之可
 以经久于是为三等税法行之数年货财流通公用
 足而民富实世言三司使之才以陈公为称首后李
卷十二 第 3b 页
 侍郎咨为使改其法而茶利浸失后虽屡变然非复
 晋公之旧法也
皇祐中梁庄肃公为相以益州路转运张掞为三司副
 使时议不厌是时王逵罢淮南转运使至京久无差
 遣人或问曰何为后于张掞也逵曰我空手冷面至
 京岂得省副耶此论尤喧故御史吕景初吴中复马
 遵迭上疏论之已而三御史皆斥逐知制诰蔡襄缴
 词头不肯草制文论其事故庄肃亦罢去景初谢
卷十二 第 4a 页
 表略曰丞相以奸而犯法政当奈何御史之职在触
 邪死亦不避盖谓是也
孙参政抃为御史中丞荐唐介吴中复为御史人或问
 曰闻君未尝与二人相识而遽荐之何也孙答曰昔
 人耻呈身御史今岂求识面台官也后二人皆以风
 力称于天下孙晚年执政尝叹曰吾何功以辅政惟
 荐二台官为无愧耳
庆历中卫士有变震惊宫掖寻捕杀之时台官宋禧上
卷十二 第 4b 页
 言此盖平日防闲不到所以致患臣闻蜀有罗江狗
 赤而尾小者其儆如神愿养此狗于掖庭以警仓卒
 时谓之宋罗江又有御史席平因鞫诏狱毕上殿仁
 宗问其事平曰已从车边斤矣时谓之斤车御史治
 平中英宗再起吕溱知杭州时张纪为御史因弹吕
 溱昔知杭州时以宴游废政乞不令再往其诰词有
 朝朝只在湖上家家尽发淫风尤为人所笑
苗振以列卿知明州熙宁中致仕归郓州多置田产又
卷十二 第 5a 页
 自明州市材为堂舟载归郓时王逵亦致仕作诗嘲
 振曰田从汶上天生出堂自明州地架来此句传至
 京师王荆公大怒即出御史王子韶使两浙廉其事
 子韶又言知杭州祖无择亦有奸科之迹于是明州
 秀州各起狱鞫治振与无择败斥熙宁已后数以谣
 言起狱然自逵诗为始也
欧阳文忠公年十七随州取解以落官韵而不收天圣
 已后文章多尚四六是时随州试左氏失之诬论文
卷十二 第 5b 页
 忠论之条列左氏之诬甚悉句有石言于宋神降于
 莘外蛇斗而内蛇伤新鬼大而故鬼小虽被黜落而
 奇警之句大传于时今集中无此论顷见连庠诵之
 耳
王平甫学士躯干魁硕而眉宇秀朗尝盛夏入馆中方
 下马流汗浃衣刘攽见而笑曰君真所谓汗淋学士
 也治平初濮安懿王册号其原寝皆用红泥杂饰攽
 谓同舍王汾曰比闻王贲赐绯得非子自银章之命
卷十二 第 6a 页
 耶其喜谑浪如此
余为儿童时尝闻祖母集庆郡太守陈夫人言江南有
 国日有县令钟离君与县令许君结姻钟离女将出
 适买一婢以从嫁一日其婢执箕帚治地至堂前熟
 视地之窊处恻然泣下钟离君适见怪问之婢泣曰
 幼时我父于此穴地为毬窝道我戏剧岁久矣而窊
 处未改也钟离君惊曰父何人婢曰我父乃两考前
 县令也身死家破我遂落民间而更卖为婢钟离君
卷十二 第 6b 页
 遽呼牙侩问之复质于老吏是得其实是时许令子
 纳采有日钟离君遽以书抵于令而止其子且曰吾
 买婢得前令之女吾特怜而悲之义不可久辱当辍
 吾女之奁篚先求婿以嫁前令之女也更俟一年别
 为吾女营办嫁资以归君子可乎许君答书曰蘧伯
 玉耻独为君子何自专仁义愿以前令之女配吾子
 然后君别求良奥以嫁君女于是前令之女卒归许
 氏祖母语毕叹曰此等事前辈之所常行今则不复
卷十二 第 7a 页
 见矣余时尚幼恨不记二令之名姑书其事亦足以
 激天下之义也(钟离名瑾/合肥人也)
张待问为淄州长山县主簿县有卢伯达者与曹侍中
 利用通姻复凭世荫大为一邑之患县令惮其势莫
 与之校张一日承令乏适会伯达以讼至庭即数其
 累犯杖之未几伯达之侄士伦来为本路转运使众
 皆为张危之或劝以自免而去张曰卢公固贤者安
 肯衔隙以害公正之吏乎了不婴意一日士伦巡案
卷十二 第 7b 页
 至邑召张语之曰君健吏也吾叔父赖君惩之今变
 节为善士矣为发荐章而去
王荆公再罢政以使相判金陵到任即纳节让同平章
 事恳请赐允改左仆射未几又求宫观累表得会灵
 观使筑第于南门外七里去蒋山亦七里平日乘一
 驴从数僮游诸山寺欲入城则乘小舫泛潮沟以行
 盖未尝乘马与肩舆也所居之地四无人家其宅仅
 蔽风雨又不设垣墙望之若逆旅之舍有劝筑垣辄
卷十二 第 8a 页
 不答元丰末荆公被疾奏舍此宅为寺有旨赐名报
 宁既而荆公疾愈税城中屋以居竟不复造宅
元丰中屡失皇子有承议郎吴处厚诣阁门上书云昔
 程婴公孙杵臼二人尝因下宫之难而全赵氏之孤
 最有功于社稷而皆死忠义逮今千有馀岁庙食弗
 显魂无所依疑有祟厉者愿遣使寻访冢墓饰祠加
 封使血食有归庶或变厉为福是时郓王疾亟主上
 即命寻访未数月得二冢于绛州太平县之赵村诏
卷十二 第 8b 页
 封婴为成信侯杵臼为忠智侯大建庙以时致祭而
 以处厚为将作监丞云
冯枢密京熙宁初以端明殿学士帅太原时王左丞安
 礼以池州司户参军掌机宜文字冯雅相好因以书
 诧于王平甫曰并门歌舞妙丽吾闭目不窥但日与
 和甫谈禅耳平甫答曰所谓禅者直恐明公未达也
 盖闭目不窥已是一重公案冯深伏其言
苏舜元为京西转运使廨宇在许州舜元好进不喜为
卷十二 第 9a 页
 外官常怏怏不自足每语亲识人生稀及七十而吾
 乃于许州过了二年矣
熙宁庚戌冬荆公自参知政事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
 史馆大学士是日百官造门奔贺者无虑数百人荆
 公以未谢恩不见之独与余坐西庑之小阁荆公语
 次忽颦蹙久之取笔书窗曰霜筠雪竹钟山寺投老
 归欤寄此生放笔揖余而入后三年公罢相知金陵
 遂纳节辞平章事又乞宫观久之得会灵观使遂筑
卷十二 第 9b 页
 第于南门外元丰癸丑春余谒公于第公遽邀余同
 游钟山憩法云寺偶坐于僧房余因为公道平昔之
 事及诵书窗之诗公怃然曰有是乎微笑而已
沈括存中吕惠卿吉甫王存正仲季常公择治平中同
 在馆下谈诗存中曰韩退之诗乃押韵之文耳虽健
 美富赡而终不近古吉甫曰诗正当如是我谓诗人
 以来未有如退之也正仲是存中公择是吉甫四人
 者交相诘难久而不决公择忽正色而谓正仲曰君
卷十二 第 10a 页
 子群而不党君何党存中也正仲勃然曰我所见如
 是尔顾岂党耶以我偶同存中遂谓之党然则君非
 吉甫之党乎一坐皆大笑余每评诗亦多与存中合
 顷年尝与王荆公评余谓凡为诗当使挹之而原不
 穷咀之而味愈长至如欧阳永叔之诗才力敏迈句
 亦健美但恨其少馀味耳荆公曰不然如行人仰头
 飞鸟惊之句亦谓有味矣然余至今思之不见此句之
 佳亦竟莫原荆公之意信乎所言之殊不可强同也
卷十二 第 10b 页
陈恭公事仁宗两为相悉心尽瘁百度振举然性严重
 语言简直与人少周旋接宾客以至亲戚骨肉未尝
 从容谈笑尤靳恩泽士大夫多怨之惟仁宗尝曰不
 昧我者惟陈执中耳及终也韩维张洞谥之曰荣灵
 仁宗特赐曰恭薨复月馀夫人谢氏继卒一子才七
 岁诸侄俱之官葬日门下之人惟解宾王至墓所世
 人嗟悼之梅尧臣作挽词两首具载其事曰位至三
 公有恩加锡谥无再调金铉鼎屡刻玉麟符已叹鸾
卷十二 第 11a 页
 同穴还悲凤少雏拥涂看卤簿谁为毕三虞公在中
 书日朝廷百事丛王官多不喜天子以为忠富贵人
 间少恩荣没后隆若非笳鼓咽寂寞奈秋风
刘丞相沆镇陈州日郑獬经由丞相为启宴于外庭使
 妓乐迎引至通衢有朱衣乐人误旨公性卞急遽杖
 于马前既即席酒数行而公得疾舁还府衙而终先
 是张侍读环梦公马前有一朱衣人被血而立至是
 果有此变梅尧臣为公挽词诗二首具载其事云处
卷十二 第 11b 页
 外诸侯重居朝圣主知祅逢庚子日梦异戊丁时归
 椁江山远凝笳道路悲欲传千古迹佐世本无为古
 今皆可见富贵不常存歌者未离席吊宾俄在门朱
 轮空返辙渌酒尚盈樽人事固如此令名贻后昆
皇祐末诸司使陈拱知邕州有旨任内无边事与除閤
 门使是时广源蛮酋侬智高檄邕州乞于界首置𣙜
 场以通两界之货拱不报久之智高以兵犯横山寨
 掠居民畜产而去拱虑起事而失阁门使也皆寝不
卷十二 第 12a 页
 奏亦不为备司户参军孔宗旦知其必为患移书于
 拱乞为备卫拱不省宗旦以粮料院印作移文遍檄
 邻州及沿江郡县俾为应援未几智高乘水涨以兵
 犯邕杀拱而屠其城执宗旦欲降之宗旦瞋目大骂
 智高命斩于市陈尸于路时盛暑蝇不集而尸亦不
 坏智高惧命埋之而去
 
 
卷十二 第 12b 页
 
 
 
 
 
 
 
 东轩笔录卷十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