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轩笔录-宋-魏泰卷十一

卷十一 第 1a 页
钦定四库全书
 东轩笔录卷十一
             宋 魏泰 撰
熙宁中周师厚为湖北提举常平张商英监荆南盐院
 师厚移官有供给酒数十瓶阴俾张卖之张言于察
 访蒲宗孟宗孟劾其事师厚坐是降官后数年商英
 为馆职嘱举子判监于舒亶亶缴奏其简商英坐是
 夺官始舒亶为县尉斩弓手节级废斥累年矣熙宁
卷十一 第 1b 页
 中张商英为御史力荐引之遂复进用甚峻至是反
 攻商英然亦世所谓报应者也
陈恭公在真宗时自疏远小臣始建储嗣之议仁宗德
 之庆历中由参知政事拜相仁宗召翰林学士张方
 平谕曰卿草陈执中麻当令中外无言乃善故有纳
 忠先帝有德朕躬之语仁宗称善世亦无敢议者
英宗即位赦天下凡内外将校厢军皆加恩是时荆南
 所给缣帛皆故恶不堪既陈于庭下军士睨之失色
卷十一 第 2a 页
 扬言曰朝廷大恩而乃以此给我自旦至午不肯受
 赐而偶语纷纷不已转运使刘述大惧不知所为居
 民往往奔出城外且言变起矣是时张师正为州钤
 辖驰入军资库呼将卒前曰朝廷非次之恩州郡固
 无预备今帑中所有止如此汝辈不肯拜赐将何为
 也必欲反则非杀我不可遂掷剑于庭下披胸示之
 群校茫然自失遽声喏受赐而去
熙宁新法行督责监司尤切两浙路张靓王庭老潘良
卷十一 第 2b 页
 器等因阅兵赴妓乐筵席侵夜皆黜责又因借司寮
 船家人而坐计佣者有作丝鞋而坐剩利者降斥纷
 纷是时孔嗣宗为河北提点刑狱求分司而去嗣宗
 性滑稽作启事叙其意略曰弊室数椽聊避风雨先
 畴二顷粗足衣粮这回自在赴筵到处不妨听乐倩
 得王郎伴舅且免计佣卖了黑黍新丝不忧剩利盖
 谓是也
刘攽刘恕同在馆下攽一日问恕曰前日闻君猛雨中
卷十一 第 3a 页
 往州西何耶恕曰我访丁君閒冷无人过从我故冒
 雨往见也攽曰丁方判刑部子得非有所请求耶恕
 勃然大怒至于诟骂攽曰我偶与子戏耳何忿之深
 也然终不解同列亦惘然莫测异时方知是日恕实
 有请求于丁攽初不知误中其讳耳
王汾口吃刘攽尝嘲之曰恐是昌家又疑非𩔖不见雄
 名惟闻艾气盖以周昌韩非扬雄邓艾皆吃也又尝
 同趋朝闻叫班声汾谓曰紫宸殿下频呼汝攽应声
卷十一 第 3b 页
 答曰寒食原头屡见君各以其名为戏也
仁宗朝两制近臣得罪虽有赃污亦止降为散官无下
 狱者旋亦收叙熙宁初龙图阁学士祖无择始以台
 官下秀州狱是时郑獬知杭州上章救解言甚切直
 尔后许将沈季长刘奉世舒亶相继下台狱而天下
 习熟见闻莫有为救解之者
钱俶入朝太祖眷礼甚厚然自宰相以下皆有章疏乞
 留俶而取其地太祖不从及赐还本国复宴饯于便
卷十一 第 4a 页
 殿屡劝以巨觥陛辞之日俶感泣再三太祖命于殿
 内取一黄复封识甚密以赐俶且戒以涂中密观洎
 即涂启之凡数十轴皆群臣所上章疏俶自是益感
 惧江南平遂乞纳土
太祖常与赵中令普议事有所不合太祖曰安得宰相
 如桑维翰者与之谋乎普对曰使维翰在陛下亦不
 用盖维翰爱钱太祖曰苟用其长亦当护其短措大
 眼孔小赐与十万贯则塞破屋子矣
卷十一 第 4b 页
仁宗尝春日步苑中屡回顾皆莫测圣意及还宫中顾
 嫔御曰渴甚可速进熟水嫔御进水且曰大家何不
 外面取水而致久渴耶仁宗曰吾屡顾不见镣子苟
 问之即有抵罪者故忍渴而归左右皆稽颡动容呼
 万岁者久之圣性仁恕如此
孙觉孙洙同在三馆觉肥而长洙短而小然二人皆髯
 刘攽呼为大胡孙小胡孙顾临字子敦亦同为馆职
 为人伟仪干而好谈兵攽目为顾将军而又好以反
卷十一 第 5a 页
 语呼之为顿子姑攽尝与王介同为开封府试官试
 节以制度不伤财赋举子多用畜积字畜本音五六
 反广韵又呼玉反声近御名介坚欲黜落攽争之遂
 至諠忿监试陈襄闻其事二人皆赎金而中丞吕公
 著又言责之太轻遂皆夺主判是时雍子方为开封
 府推官戏攽曰据罪名当决臀杖十三攽答曰然吾
 已入文字矣其词曰切见开封府推官雍子方身材
 长大臀腿丰肥臣实不如举以自代合坐大笑
卷十一 第 5b 页
王荆公为馆职与滕甫同为开封府试官甫屡称一试
 卷荆公重违其言寘在高等及拆封乃王观也观平
 日与甫亲善其为人薄于行荆公素恶之至是疑为
 滕所卖忿见于色辞滕遽操俚言以自辩且曰苟有
 意卖公者令甫老母不吉荆公怃然答曰公何不恺
 悌凡事须权轻重岂可以太夫人为咒也荆公又不
 喜郑獬至是目为滕屠郑沽
范文正公守边日作渔家傲乐歌数阕皆以塞下秋来
卷十一 第 6a 页
 为首句颇述边镇之劳苦欧阳公尝呼为穷塞主之
 词及王尚书素出守平凉文忠亦作渔家傲一词以
 送之其断章曰战胜归来飞捷奏倾贺酒玉阶遥献
 南山寿顾谓王曰此真元帅之事也
嘉祐中禁林诸公皆入两府是时包孝肃公极为三司
 使宋景文公守益州二公风力久次最著人望而不
 见用京师谚语曰拨队为参政成都作副枢亏他包
 省主闷杀宋尚书明年包亦为枢密副使而宋以翰
卷十一 第 6b 页
 林学士承旨召景文道长安以诗寄梁丞相略曰梁
 园赋罢相如至宣室釐残贾谊归盖谓差除两府足
 方被召也为承旨又作诗曰粉署重来忆旧游蟠桃
 开尽海山秋宁知不是神仙骨上到鳌峰更上头
慈圣光献皇后薨上悲慕甚有姜识者自言神术可使
 死者复生上命试其术置坛于外苑凡数旬无效乃
 曰臣见太皇后方与仁宗宴临白玉栏干赏牡丹无
 意复来人间也上知诞妄亦不深罪止斥于郴州蔡
卷十一 第 7a 页
 承禧进挽词曰天上玉栏花已折人间方士术何施
 盖谓是也
庆历中西师未解晏元献公殊为枢密使会大雪欧阳
 文忠公与陆学士经同往候之遂置酒于西园欧阳
 公即席赋晏太尉西园贺雪歌其断章曰主人与国
 共休戚不惟喜悦将丰登须怜铁甲冷彻骨四十馀
 万屯边兵晏深不平之尝语人曰昔者韩愈亦能作
 言语每赴裴度会但云园林穷胜事钟鼓乐清时却
卷十一 第 7b 页
 不曾如此作闹
张密学奎张客省亢兄弟也奎清素畏慎亢奢纵跅弛
 世言张奎作事笑杀张亢张亢作事唬杀张奎杨景
 宗本以军营卒由椒房故为观察使暴横无赖世谓
 之杨骨槌一日语奎曰公弟客省俊特可爱只是性
 粗疏奎怏然不悦归语亢曰汝本世家服膺名教不
 知作何等事致令杨骨槌恶汝粗疏也
林洙少服苣胜晚年发热多烦躁知寿州日夏夜露卧
卷十一 第 8a 页
 于堂下为鼓角匠以铁连襻击杀之洎擒鼓角匠问
 所以杀守之情曰我何情但中夕睡中及大醉若有
 人引𨗳见故榜上铁连襻遂携之以行自谯楼至使
 宅堂前盖甚远而诸门扃钥如故莫知何以至也朝
 廷以守臣被杀起狱穷治自通判以下咸被黜时富
 郑公为相以洙无正室颇疑奸吏共谋杀者曾鲁公
 为参政独曰若是谋杀必持锋刅郑公之疑遂解
欧阳文忠公与李端明淑素不相乐嘉祐中文忠为翰
卷十一 第 8b 页
 林学士会除李为承旨欧阳公遂乞洪州甚切又移
 疾不入者久之未得请而李卒既而文忠为枢密副
 使
王章惠公随知扬州许元以举子上谒自陈世家乃唐
 许远之后章惠率同僚上表荐其忠烈之家乞朝廷
 推恩而通判以下皆不从章惠遂独状荐之朝廷以
 为郊社斋郎元有材谋晓钱谷为江淮制置发运判
 以至为使凡十馀年号为能臣终天章阁待制
卷十一 第 9a 页
韩忠宪公亿知扬州日有大校李甲以财豪于乡里诬
 执其兄之子为他姓赂里妪之貌𩔖者使认之为己
 子又醉其嫂而嫁之尽夺其奁橐之畜嫂侄皆诉于
 州提刑转运使每勘劾多为甲行赂于胥吏其嫂侄
 被笞掠反自诬服受杖而去积十馀年矣洎韩至又
 出诉韩察其冤因取前后案牍视之皆未尝引乳医
 为證一日尽召其党立庭下出乳医示之众皆伏罪
 子母复归如初
卷十一 第 9b 页
常秩居颍州仁宗时近臣荐其文行召不赴欧阳文忠
 公为翰林学士尤礼重之尝因早朝作诗寄秩曰笑
 杀汝阴常处士十年骑马听朝鸡熙宁中文忠致仕
 居颍州秩被召而起或改文忠诗曰笑杀汝阴欧少
 保新来处士听朝鸡
尚书郎周越以书名盛行于天圣景祐间然字法软俗
 殊无古气梅尧臣作诗务为清切閒谈近代诗人鲜
 及也皇祐以后时人作诗尚豪放甚者粗俗强恶遂
卷十一 第 10a 页
 以成风苏舜钦喜为健句草书尤俊快尝曰吾不幸
 写字为人比周越作诗为人比梅尧臣良可叹也盖
 欧阳公常目为苏梅耳
有近臣知潭州会侬智高犯邕筦以致乘船至广东广
 州被围凡官军战者皆败近臣因会客次客有叹曰
 此皆士卒素不练习行阵一旦用以应敌宜有折北
 近臣曰此何异欧市人以战也盖汉书作欧字音驱
 而近臣不识误读为欧打字坐客皆忍笑不禁因知
卷十一 第 10b 页
 伏猎侍郎杖杜宰相信有之也
唐坰知谏院成都人费孝先为作卦影画一人衣金紫
 持弓箭射落一鸡坰语人曰持弓者我也王丞相生
 于辛酉即鸡也必因我射而去位则我亦从而贵矣
 翊日抗疏以弹荆公又乞留班颇諠于殿陛主上怒
 降坰为太常寺大祝监广州军资库以是年八月被
 责坰叹曰射落之鸡乃我也
李璋尝令费孝先作卦影画凤立于双剑上又画一凤
卷十一 第 11a 页
 据厅所又画一凤于城门又画一凤立重屋上其末
 画一人紫绶偃卧四孝服卧于旁及璋死其事皆验
 剑上双凤者璋为凤宁军节度使也厅所者尝知凤
 翔府末年谪官郢州召还卒于襄州凤台驿襄州有
 凤林阙也两子侍行璋既病久复有二子解官省疾
 至襄之次日璋薨四子缞服之应也
自至和嘉祐已来费孝先以术名天下士大夫无不作
 卦影而应者甚多独王平甫不喜之尝语人曰占卜
卷十一 第 11b 页
 本欲前知而卦影验于事后何足问耶
滕甫之父名高官止州县甫之弟申狠暴无礼其母尤
 笃爱因是每陵侮其兄而阃政多紊人讥笑不一门
 下章惇与甫游旧多戏玩一日语之曰公多𩔖虞舜
 然亦有不似者克谐以孝耳
陈恭公拜集贤殿大学士时贾文元公昌朝当国张方
 平草麻有万事不理繄胡广之能言四方未平赖陈
 平之达识贾公深恶之韩魏公知定州日作阅古堂
卷十一 第 12a 页
 自为记书于石后又画韩魏公像于堂上宋子京知
 定州作乐歌十阕其一曰听说山中好韩家阅古堂画
 图真将相刻石好文章魏公闻之不喜
宋元献公庠初罢参知政事知扬州尝以双鹅赠梅尧
 臣尧臣作诗曰昔居凤池上曾食凤池萍乞与江湖
 走从教养素翎不同王逸少辛苦写黄庭宋公得诗
 殊不悦
 
卷十一 第 12b 页
 
 
 
 
 
 
 
 东轩笔录卷十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