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轩笔录-宋-魏泰卷十

卷十 第 1a 页
钦定四库全书
 东轩笔录卷十
            宋 魏泰 撰
曹翰以罪谪为汝州副使凡数年一日有内侍使京西
 朝辞日太宗密谕之曰卿至汝州当一访曹翰观其
 良苦然慎勿泄我意也内侍如旨往见因序其迁谪
 之久翰泣曰罪犯深重感圣恩不杀死无以报敢愬
 苦耶但以口众食贫不能度日幸内侍哀怜欲以故
卷十 第 1b 页
 衣质十千以继饭粥可乎内侍曰太尉有所须敢不
 应命何烦质也翰固不可于是封裹一复以授内侍
 收复以十千答之洎回奏翰语及言质衣事太宗命
 取其复开视之乃一大幅画障题曰下江南图太宗
 恻然念其功即日有旨诏赴阙稍复金吾将军盖江
 南之役翰为先锋也
仁宗以西戎方炽叹人才之乏凡有一介之善必收录
 之杜丞相衍经抚关中荐长安布衣雷简夫才器可
卷十 第 2a 页
 任遽命赐对于便殿简夫辩给善敷奏条列西事甚
 详仁宗嘉之即降旨中书令照真宗召种放事是时
 吕许公当国为上言曰臣观士大夫有口才者未必
 有实效今遽爵之以美官异时用有不周即难于进
 退莫若且除一官徐观其能果可用迁擢未晚仁宗
 以为然遂除耀州幕官简夫后累官至员外郎三司
 判官而才实无大过人者
自王均李顺之乱后凡官于蜀者多不挈家以行至今
卷十 第 2b 页
 成都犹有此禁张咏知益州单骑赴任是时一府官
 属惮张之严峻莫敢蓄婢使者张不欲绝人情遂自
 买一婢以侍巾栉自此官属稍稍置姬属矣张在蜀
 四年被召还阙呼婢父母出赀以嫁之仍处女也张
 在蜀一日有术士上谒自言能煅汞为白金张曰若
 能一火煅百两乎术士曰能之张即市汞百两俾煅
 一火而成不耗铢两张叹曰若之术至矣然此物不
 可用于私家立命工锻为一大火炉凿其腹曰充大
卷十 第 3a 页
 慈寺殿上公用寻送寺中以酒榼遗术者而谢绝之
 人伏其不欺也
曾布以翰林学士权三司使坐言市易事落职知饶州
 舍人许将当制颇多斥词制下将往见曾而告曰始
 得词头深欲缴纳又思之衅隙如此不过同贬耳于
 公无所益也遂黾勉为此然其中语言颇经改易公
 他日当自知也曾曰君不闻宋子京之事乎昔晏元
 献当国子京为翰林学士晏爱宋之才雅欲旦夕相
卷十 第 3b 页
 见遂税一第于旁近延居之其亲密如此遇中秋晏
 公启宴召宋出妓饮酒赋诗达旦方罢翌日罢相宋
 当草词颇极诋斥至有广营产以殖私多役兵而归
 利之语方子京挥毫之际昨夕馀酲尚在左右观者
 亦骇叹盖此事由来久矣何足校耶许亦怃然而去
天圣五年王文安公尧臣状元及第释褐将作监丞通
 判湖州是年狄武襄公青始投拱圣营为卒晚年同
 入枢密院武襄为使文安副焉
卷十 第 4a 页
宋郑公庠初为翰林学士仁宗尝对执政称其文学才
 望可大用者候两府有缺进名是时曾鲁公公亮为
 馆职在京师传闻上有此言遽过郑公而贺之郑公
 蹙额曰审有是言免祸幸矣鲁公惘然不测而退明
 年枢副阙执政进名仁宗熟视久之徐曰召张观执
 政曰去岁得旨欲用宋庠仁宗曰观是先朝状元合
 先用也又尝对执政称三司使杨察判开封府王拱
 辰才望履历将来两府有阙进此二人既而梁庄肃
卷十 第 4b 页
 公适罢相两府次迁执政以二人名闻仁宗曰可召
 程戡执政复以异时上语奏陈仁宗曰若遂用察等
 是二人之策得行也执政遂不敢言盖梁公之出或
 云察等所挤上之英鉴皆𩔖此也
先朝翰林学士不领他局故俸给最薄杨亿久为学士
 有乞郡表其略曰虚忝甘泉之从官终作莫敖之饿
 鬼又有方朔之饥欲死之句自后乃得判他局至元
 丰改官制而学士无主判如先朝矣
卷十 第 5a 页
丁宝臣守端州侬智高入境宝臣弃州遁坐废累年嘉
 祐末大臣荐得编校馆阁书籍久之除集贤校理是
 时苏□新得御史知杂首采其端州弃城事遂出宝
 臣通判永州士大夫皆惜其去王存有诗云病鸾方
 振翼饥隼乍离韝盖谓是也
曾鲁公公亮自嘉祐秉政至熙宁中尚在中书虽年甚
 高而精力不衰故台谏无非之者唯李复圭以为不
 可作诗云老凤池边蹲不去饥乌台上噤无声未几
卷十 第 5b 页
 鲁公亦致仕而去
熙宁以来凡近臣有风望者同列忌其进用多求瑕颣
 以沮之百方挑抉以撼上听曾子先罢司农也吕吉
 甫代之遽乞令天下言司农未尽未便之事件张粹
 明罢司农也舒亶代之尽纳丞簿言不了事件甚众
 又河北陜西河东为帅者各矜功徼进往往暴漏边
 事污蔑邻帅得罪则边功在已此风久矣而熙宁元
 丰为甚也
卷十 第 6a 页
光禄卿巩申佞而好进老为省判趋附不已王荆公为
 相每生日朝士献诗颂僧道献功德疏以为寿舆皂
 走卒皆笼雀鸽就宅放之谓之放生申既不娴诗什
 又不能诵经于是以大笼贮雀诣客次搢笏开笼且
 祝曰愿相公一百二十岁时有边寨之主妻病而虞
 候割股以献者天下骇笑或对曰虞候为县君割股
 大卿与丞相放生
嘉祐中文潞公富郑公为相刘丞相沆王文安公尧臣
卷十 第 6b 页
 为参知政事始议立皇嗣而事秘不传虽一英宗亦
 莫知也元丰中文安子同老上书言先帝之立乃先
 臣在政府始议也其始终事并藏于家及宣取上惊
 叹久之是时郑公刘公王公皆已薨独潞公留守西
 京遽召至阙慰藉恩礼穷极隆厚册拜大尉及还西
 都上作诗送行有报主不言功之句两府并出饯皆
 有诗王丞相禹玉诗有功业特高嘉祐末精神如破
 贝州时盖谓是也
卷十 第 7a 页
余充为环庆经略使风涎暴卒素善王中正中正多意
 外称之一日上前言及充之死中正曰充素道理性
 至其卒时并无疾痛倏忽而逝上一日以中正之言
 称于刘惟简惟简曰以臣观之恐只是卒死也
吴冲卿初作相亦以收拾人物为先首荐齐谌并亮采
 洎二人登对咸不称旨又荐李师德为台官而师德
 不才自是秉政数年以至薨日更不复荐士而三人
 者亦竟无闻于时也
卷十 第 7b 页
嘉祐中近臣执政多表乞立皇嗣或云蔡襄独有异议
 洎英宗立襄方为三司使仁宗山陵用度百出而财
 用初甚窘洎蔡夙夜经画仅能给足用是数被诘责
 永昭复土蔡遂乞杭州英宗即允所请韩魏公时为
 相因奏曰自来两制请郡须三两章今一请而允礼
 数似大简也英宗曰使襄不再乞则如之何卒与杭
 州其为上不喜如此
英宗素愤戚里之奢僭初即位殿前马步军都指挥使
卷十 第 8a 页
 李璋家犯销金即日下有司必欲穷治知开封府沈
 遘从容奏曰陛下出继仁宗李璋乃仁宗舅家也英
 宗惕然曰初不思也学士为我平之遘退坐府召众
 匠出衣示曰此销金乎销铜乎匠曰铜也沈即命火
 焚衣而罢
司农少卿朱寿昌方在襁褓而所生母被出及长仕于
 四方孜孜寻访不逮治平中官至正郎矣或传其母
 嫁于关中民妻寿昌即弃官入关中得母于陜州士
卷十 第 8b 页
 大夫嘉其孝节多以歌诗美之苏子瞻为作诗序且
 讥激世人之不养者李定见其序大惋恨会定为中
 丞劾轼尝作诗谤讪朝廷事下御史府鞫劾将致不
 测赖上保持之止黜轼黄州团练副使轼素喜作诗
 自是咋舌不敢为一字
王拱辰自翰林承旨除宣徽使张方平自承旨为参知
 政事不数日而以忧去服除亦以宣徽使学士院以
 承旨閤子为不利市凡入翰林无肯居之者熙宁初
卷十 第 9a 页
 王圭为承旨韩绛戏之曰禹玉行将入宣徽营矣未
 几禹玉除参知政事不久遂大拜元丰官制改换左
 仆射凡秉政十五年而卒于位近世承旨之达无比
 也
进退宰相其帖例草仪皆出翰林学士旧制学士有阙
 则第一厅舍人为之嘉祐末王荆公为阁老会学士
 有阙韩魏公素忌介甫不欲使之入禁林遂以端明
 殿学士张方平为承旨盖用旧学士也既而魏公罢
卷十 第 9b 页
 政凡议论皆出安道之手
有范延贵者为殿直押兵过金陵张忠定公见为守因
 问曰天使沿路来还曾见好官员否延贵曰昨过𡊮
 州萍乡县邑宰张希颜著作者虽不识之知其好官
 员也忠定曰何以言之延贵曰自入萍乡县境驿传
 桥道皆完葺田莱垦辟野无惰农及至邑则廛肆无
 赌博市易不敢諠争夜宿邸中闻更鼓分明以是知
 其必善政也忠定大笑曰希颜固善矣天使亦好官
卷十 第 10a 页
 员也即日同荐于朝希颜后为发运使延贵亦閤门
 祗候皆号能吏也
孙何榜太宗皇帝自定试题卮言日出赋顾谓侍臣曰
 比来举子浮薄不求义理务以敏速相尚今此题渊
 奥故使研穷意义庶浇薄之风可渐革也语未已钱
 易进卷子太宗大怒叱出之自是科场不开者十年
蔡挺为江东提点刑狱有处州职官谮本州幕掾奸利
 事蔡留职官于坐呼掾面證之而初无是事职官惭
卷十 第 10b 页
 惧辞伏蔡责之曰汝小人也吾虽可欺奈何谮无过
 之人乎叱去之自是无复谮毁而人伏其不可欺也
潭州士人夏钧罢官过永州谒何仙姑而问曰世人多
 言吕先生今安在何笑曰今日在潭州兴化寺设斋
 钧专记之到潭日首于兴化寺取斋历视之其日果
 有华州回客设供顷年滕宗亮谪守巴陵郡有华州
 回道士上谒风骨耸秀神气清迈滕知其异人口占
 一诗赠之曰华州回道士来到岳阳城别我游何处
卷十 第 11a 页
 秋空一剑横回闻之怃然大笑而别莫知所之
谢泌谏议居官不妄荐士或荐一人则焚香捧表望阙
 再拜而遣置所荐虽少而无不显者泌知襄州日张
 密逸为邓城县令有善政邓城去襄城度汉水才十
 馀里泌暇日多乘小车从数吏度汉水入邓城界以
 观风谣或载酒邀张野酌吟啸终日而去其高逸乐
 善如此张亦其所荐也
欧阳文忠公自馆下谪夷陵令移光化军乾德县知军
卷十 第 11b 页
 者虞部员外郎张询询河北经生也不能知文忠而
 待以常礼后二年询移知清德军而文忠自龙图阁
 学士为河北都转运使询乃部属初迎见文忠于郊
 外询虽负恐惕犹敛板操北音曰龙图久别安乐诸
 事且望掩恶扬善文忠知其朴野亦笑之而已
至和中陈恭公秉政会嬖妾张氏笞女奴迎儿杀之时
 蔡襄权知开封府事下开封穷治而仁宗于恭公宠
 眷未衰别差正郎齐廓看详公案时王素为待制以
卷十 第 12a 页
 诗戏廓曰李膺破柱擒张朔董令回车击主奴前世
 清芬宛如在未知吾可及肩无廓知事不可直以简
 报王曰不用临坑推人
京师火禁甚严将夜分即灭烛故士庶家凡有醮祭者
 必先关厢使以其焚楮币在中夕之后也至和嘉祐
 之间狄武襄为枢密使一夕夜醮而勾当人偶失告
 报中夕聚有火光探主驰白厢主又报开封知府比
 厢主判府到宅则火灭久之翊日都下盛传狄枢相
卷十 第 12b 页
 家夜有光怪烛天者时刘敞为知制诰闻之语权开
 封府王素曰昔朱全忠居午沟夜多光怪出屋邻里
 谓失火而往救之今日之异得无𩔖乎此语諠于搢
 绅间狄不自安遽乞陈州遂薨于镇而夜醮之事竟
 无人辨之者
有朝士陆东通判苏州而权州事因断流罪命黥其面
 曰特刺配某州牢城黥毕幕中相与白曰凡言特者
 罪不至是而出于朝廷一时之旨今此人应配矣又
卷十 第 13a 页
 特者非有司所得行东大恐即改特刺字为准条字
 再黥之颇为人所笑后有荐东之才于两府者石参
 政闻之曰吾知其人矣得非权苏州日于人面上起
 草者乎
王雱自崇政殿说书除待制已在病中不及告谢而从
 其父荆公出金陵越明年荆公再秉政舟至镇江雱
 勉乘马先入东府翊日疾再作岁馀遂卒竟不及告
 谢而跨狨坐者止得一日
卷十 第 13b 页
陆经庆历中为馆职一日饮于相国寺僧秘演房语笑
 方洽有一人箕踞于旁睥睨经曰祸作矣仅在顷刻
 能复饮乎陆大怒欲捕之为秘演劝免而止薄暮饮
 罢上马而追牒已俟于门陆惶惧不知所为复见箕
 踞者行且笑曰无苦终复故物既而陆得罪斥废累
 年嘉祐初乃复馆职
嘉祐初李仲昌议开六塔河王荆公时为馆职颇祐之
 既而功不成仲昌赃败刘敞侍读以书戏荆公曰要
卷十 第 14a 页
 当如宗人夷甫不与世事可也荆公答曰天下之事
 所以易坏而难合者正以诸贤无意如鄙宗夷甫也
 但仁圣在上故公家元海未敢跋扈耳
熙宁中诏王荆公及子雱同修经义成加荆公左仆射
 兼门下侍郎雱龙图阁直学士同日授命故参政绛
 贺诗曰陈前舆马同桓傅拜后金珠有鲁公
 
 
卷十 第 14b 页
 
 
 
 
 
 
 
 东轩笔录卷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