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轩笔录-宋-魏泰卷八

卷八 第 1a 页
钦定四库全书
 东轩笔录卷八
             宋 魏泰 撰
陈恭公初罢政判亳州年六十九遇生日亲族往往献
 老人星图以为寿独其侄世修献范蠡游五湖图且
 赞曰贤哉陶朱霸越平吴名遂身退扁舟五湖恭公
 甚喜即日表纳节明年累表求退遂以司徒致仕
熙宁初有朝士忘其氏知河中府龙门县有薛少卿占
卷八 第 1b 页
 籍是邑一旦为盗斫坟茔之松槚薛君投牒诉其事
 朝士迂儒也喜为异论乃判其状曰周文王之苑囿
 独得刍荛薛少卿之坟茔乃禁樵采时又有周师厚
 者为荆湖北路提举常平永利是时初定募役之法
 师厚书成上于司农其间曰散从官逐月佣钱三贯
 文如遇差作市买即每月添钱一贯文
明肃太后临朝一日问宰相曰福州陈绛赃污狼籍卿
 等闻否王沂公对曰亦颇闻之太后曰既闻而不劾
卷八 第 2a 页
 何也沂公曰方外之事须本路监司发擿不然台谏
 有言中书方可施行今事自中出万一传闻不实即
 所损又大也太后曰速𨕖有风力更事任一人为福
 建路转运使二相禀旨而退至中书沂公曰陈绛猾
 吏也非王耿不足以擒之立命进熟吕许公俛首曰
 王耿亦可惜也沂公不谕时耿为侍御史遂以转运
 使耿拜命之次日有福建路衙校拜于马首云押进
 奉荔支到京耿偶问其道路山川风候而其校应对
卷八 第 2b 页
 详明动合意旨耿遂密访绛所为校辄泣曰福州之
 人以为终世不见天日也岂料端公赐问然某尤为
 绛所苦者也遂条陈数十事皆不法之极耿大喜遂
 留校于行台俾之干事耿子不肖私纳校玳瑁器皿
 洎至闽中耿尽发校所言之事既置诏狱事皆不实
 而校遽首常纳禁器于耿子事闻太后大怒下耿吏
 狱具谪耿淮南副使皆如许公之料也
刘攽博学有俊才然滑稽喜谑玩屡以犯人熙宁中为
卷八 第 3a 页
 开封府试官出临以教思无穷论举人上请曰此卦
 大象如何刘曰要见大象当诣南御苑也又有请曰
 至于八月有凶何也答曰九月固有凶矣盖南苑豢
 驯象而榜帖之出常在八月九月之间也马默为台
 官弹奏攽轻薄不当置在文馆攽闻而叹曰既为马
 默岂合驴鸣吕嘉问提举市易务三司使曾布劾其
 违法王荆公惑党人之说反以罪三司曾既隔下朝
 请而嘉问治事如故攽闻而叹曰岂意曾子避席望
卷八 第 3b 页
 之俨然乎望之嘉问字也
熙宁中曾孝宽以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公事未几
 以父鲁公忧解去服除判司农寺旧例百官以事至
 中书即宰相据案百官北向而坐前两府白事即宰
 相去案叙宾主东西行坐时谓之掇案及孝宽之至司
 农也吴正宪公当国不以前两府之礼待之每至中
 书不为掇案自后每有建白止令同判寺太常博士
 周直儒诣中书孝宽不至矣正宪颇疑之未几除直
卷八 第 4a 页
 儒为两浙提刑以张璪判寺璪为翰林学士班在端
 明之上乃本寺官长也异时白事皆璪诣中书而孝
 宽亦竟不至于是正宪知其果以掇案为嫌而世亦
 讥其隘矣
尚书郎李观自言为进士时往游南岳道过潭州圣旗
 亭买酒忽有一人荷竹奁持钉校之具径至问观曰
 闻君将之南岳颇识养素先生蓝方否观曰固将往
 见之其人曰奉烦寄声云刘处士奉问先生十月怀
卷八 第 4b 页
 胎如何出得言讫径出不顾观至南岳访方具道其
 语方惄然惊异因问曰其人眉间得无有白志乎观
 曰然方大惊叹曰吾不遇是人命也此所谓刘海蟾
 者也吾养圣胎已成患无术以出之念非斯人不足
 以成吾道今声闻相通而不得接吾之道不成矣观
 急回访于潭州已亡所在是年方卒
萧注在仁宗时以閤门使知邕州几十年屡献取交趾
 之谋朝廷不从末年交趾寇左右江杀巡检左明宋
卷八 第 5a 页
 士尧等注坐备禦无状降为荆南钤辖是时李师中
 为广西提点刑狱又言注在邕州擅发洞丁采金矿
 无文历钩考遂下注桂州狱及狱具贬秦州团练副
 使移洪州节度副使英宗即位起为监门卫将军邠
 州都监移渭州钤辖又知宁州神宗即位王荆公执
 政注度朝廷方以开边为意又以黜官未复思有以
 动君相之意乃言向日久在邕州知交趾可取朝廷
 遽召复閤门使俾知桂州兼广西经略安抚注至桂
卷八 第 5b 页
 二年而缪愆无状有旨召还死于潭州然朝廷尚以
 交趾为可取又以沈起知桂州起至桂先取宜州王
 口寨而兵屡折衄又作战舰聚军储虽兴作百端而
 不中机会朝廷疑其逗遛移知潭州而以刘彝守桂
 既而计谋宣露一旦交趾浮海载兵击陷廉白钦三
 郡围邕州仅四十日城陷杀知州苏缄屠其城掠四
 郡生口而后去朝廷尽鉴前后守臣之罪以次贬出
 赠苏缄节度使料秦晋锐兵十万人发车骑讨南诏
卷八 第 6a 页
 以赵卨为经略使卨引郭逵共事遂以逵为宣徽使
 而卨副之逵顿兵邕州久之进克广源州杭郎县而
 贼据富良江以扼我师逵闭壁四十日竟不能度既
 而粮道不继瘴毒日甚十万之众死亡十九仅得交
 趾降表遂班师朝廷夺逵宣徽使而斥之卨亦削官
 而建广源为顺州明年交人始入贡广源岚瘴特甚
 自置州凡知州及官吏戍兵至者辄死数年间死者
 不可纪每更戍之卒决知不还皆与骨肉死别至举
卷八 第 6b 页
 营号哭不绝者月馀以是人情极不安会曾布帅桂
 擒得交趾将侬智春交人稍惧曾因建议乞因此机
 会许交趾还向所虏生口而弃顺州朝廷从之明年
 交人归生口数百遂以广源与之复曾龙图阁直学
 士将佐迁官有差自萧注等为经略或挟诈以罔上
 下或不绥禦远人致陷四郡而郭逵逗挠自毙仅得
 广源又不可守竟弃之生口十不得一而朝廷财费
 亿万二广之民自此大困
卷八 第 7a 页
侯叔献为泛县有逃田及户绝没官田最多虽累经检
 估或云定价不均内有一李诚庄方圆十里河贯其
 中尤为膏腴府佃户百家岁纳租课亦皆奥族矣前
 已估及一万五千贯未有人承买者贾魏公当国欲
 添为二万贯卖之遂命陈道古衔命计会本县令佐
 视田美恶而增损其价道古至泛阅视诸田而议增
 李田之直叔献曰李田本以价高故无人承买今又
 增五千贯何也坚持不可道古雅知叔献不可欺因
卷八 第 7b 页
 以其事语之叔献叹曰郎中知此田本末乎李诚者
 太祖时为邑酒务专知官以汴水溢不能救护官物
 遂估所损物直计五千贯勒诚偿之是时朝廷出度
 支使钱俵民间预买箭秆雕翎弓弩之材未几李重
 进叛王师征淮南而预买翎秆未集太祖大怒应欠
 负官钱者田产并令籍没诚非预买之人而当时官
 吏畏惧不敢开拆故此田亦在籍没今诚有子孙见
 居邑中相国纵未能恤其无辜而以田给之莫若损
卷八 第 8a 页
 五千贯俾诚孙买之为便道古大惊曰始实不知但
 受命而来审如是君言为当而吾亦有以报相国矣
 即损五千贯而去叔献乃召诚孙俾买其田孙曰实
 荷公惠奈甚贫何叔献曰吾有策矣即召见佃百户
 谕之曰汝辈本皆下户因佃李庄之利今皆建大第
 高廪更为豪民今李孙欲买田而患无力若使他买
 之必遣汝辈矣汝辈必毁宅撒廪离业而去不免流
 离失职何若醵钱借与诚孙俾得此田而汝辈常为
卷八 第 8b 页
 佃户不失居业而两获所利耶皆拜曰愿如公言由
 是诚孙卒得此田矣叔献之为尉与管界巡检者相
 善县多盗贼巡检每与叔献约闻盗起当急相报一
 旦有强盗十六人经其邑叔献尽擒之既而叹曰巡
 检岂以我为负约耶机会之速不及报然不可夺其
 功也于是尽推捕盗之劳于其下而竟不受赏当其
 获盗时叔献躬押至开封府府尹李绚谓曰子之才
 能吾深知之子可一见本官推官判官吾当率以同
卷八 第 9a 页
 状荐子也叔献辞曰本以公事至府事毕归邑若投
 谒以求荐非我志也竟不面推官判官而去
京师置杂物务买内所须之物而内东门复有字号径
 下诸行市物以供禁中凡行铺供物之后往往经岁
 不给其直至于积钱至千万者或云其直寻给而勾
 当内门内臣故为稽滞京师甚苦之蔡襄尹京兆建
 言乞取内东门买物字号付杂买务遇逐月宫中请俸
 钱时许杂买务具供过物价径牒内藏库截支以给行
卷八 第 9b 页
 人仁宗大以为然其事至今行矣
熙宁中高丽人使至京语知开封府元绛曰闻内翰与
 王安国相善本国欲得其歌诗愿内翰访求之元自
 往见平甫求其题咏方大雪平甫以诗戏元略曰岂
 意诗仙来凤沼为传贾客过鸡林即其事也
麟州踞河外扼西夏之冲但城中无井惟有一沙泉在
 城外其地善崩俗谓之抽沙每欲包展入壁而土陷
 不可城庆历中有边人谓元昊云麟州无井若围之
卷八 第 10a 页
 半月即兵民渴死矣元昊即以兵围之数日不解城
 中大窘有军士献策曰彼围不解必以无水穷我今
 愿取沟泥使人乘高以泥草积使彼见之亦伐谋之
 一端也州将从之元昊望见遽语献策边人曰尔言
 无井今乃有泥以护草积何也即斩之而解去此时
 虽幸脱然终以无水为忧熙宁中吕公弼帅河东令
 勾当公事邓子乔往视其地子乔曰古有拔轴法谓
 掘去抽沙而实炭末墐土即其上可以筑城城亦不
卷八 第 10b 页
 致复崩矣愿用是法包展沙泉使在城内则州可守
 也吕从之于是大兴版筑而包泉入城至今城坚不
 陷而新秦可守矣
吴奎为参知政事会御史中丞王陶以韩魏公不肯押
 班事其言兼及两府奎乃上章言尔来天文谪见皆
 为王陶召之又尝于上前荐滕甫可为边帅上问其
 故奎曰滕甫不惟将略可取至于躯干膂力自可被
 两重铁甲异时上语其事于侍臣且曰吴奎论事大
卷八 第 11a 页
 槩皆此𩔖也
元昊分山界战士为二箱命两将统之刚朗凌统明堂
 左箱伊埒裕勒且统天都右箱二将能用兵山界人户
 善战中间刘平石元孙及任福葛怀敏之败皆二将
 之谋也庆历中种世衡守青涧城谋用间以离之有
 悟空寺僧光信者落魄耽酒边人谓之王和尚多往
 来蕃部中世衡尝厚给酒肉善遇之一日语信曰我
 有书荅伊埒相公若为我赍之即以书授信临发复
卷八 第 11b 页
 召饮之酒而谓曰寨外苦寒吾为若纳一袄可衣之
 以行回日当复以归我信始及山界即为逻兵所擒
 及得赍书以见元昊元昊发其书即寻常寒暄之问
 元昊疑之遂縳信拷掠千馀至胁以兵刅信终言无
 他元昊益疑顾见信所衣之袄甚新洁立命棼折即
 中得与裕勒且之书其言前承书有归投之约寻闻朝
 廷及云只候信回得报当如期举兵入界惟尽以一
 箱人马为内应傥获元昊朝廷当以靖难军节度使
卷八 第 12a 页
 西平王奉赏元昊大怒自此夺裕勒且兵既又杀之裕勒
 且死山界无良将统领不复有侵掠之患而边陲亦
 少安矣洎西戎入贡信得归改名嵩仕终左藏库副
 使
 
 
 
 
卷八 第 12b 页
 
 
 
 
 
 
 
 东轩笔录卷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