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轩笔录-宋-魏泰卷六

卷六 第 1a 页
钦定四库全书
 东轩笔录卷六
             宋 魏泰 撰
韩魏公以病乞乡郡遂以使相侍中判相州既而疾革
 一夕星陨于园中枥马皆鸣翊日公薨上为神道碑
 具述其事
熙宁初朝廷初置条例司诸路各置提举常平司及俵
 常平钱收二分之息时韩魏公镇北都上章论其事
卷六 第 1b 页
 乞罢诸路提举官常平法依旧不收二分之息魏公
 精于章表其说从容详悉无所伤忤有皇城使沈惟
 恭者辄令其门客孙棐诈作魏公之表云欲兴晋阳
 之甲以除君侧之恶表成惟恭以示阁门使李评评
 夺其藁以闻上大骇下惟恭孙棐于大理而御史中
 丞吕公著因便坐奏事犹以棐言为实上出魏公章
 送条例司惟恭流海上孙棐杖杀于市罢公著中丞
 出知颍州制曰比大臣之抗章因便坐而与对乃厚
卷六 第 2a 页
 诬方镇有除恶之谋深骇予闻乖事理之实盖因此
 耳
韩魏公庆历中以资政殿学士知扬州时王荆公初及
 第为校书郎签书判官厅公事议论多与韩公不合
 洎嘉祐末魏公为相荆公知制诰因论起注降官词
 头遂上疏争舍人院职分其言颇侵执政又为纠察
 刑狱驳开封府断争鹌鹑公事而魏公以开封为直
 自是往还文字甚多及荆公秉政又与常平议不合
卷六 第 2b 页
 然而荆公每评近代宰相即曰韩公韩公薨为挽词
 曰心期自与众人殊骨相知非浅丈夫又曰幕府少
 年今白发伤心无路送灵輀
王荆公再罢政事吴丞相充代其任时沈括为三司使
 密条常平役法之不便者数事献于吴公吴公得之
 袖以呈上上始恶括之为人而蔡确为御史知杂上
 疏言新法始行朝廷恐有未便故诸路各出察访以
 视民之愿否是时沈括实为两浙路察访使还盛言
卷六 第 3a 页
 新法可行百姓悦从朝廷以其言为信故推行无疑
 今王安石出吴充为相括乃徇时好恶诋毁良法考
 其前后之言自相背戾如此况括身为近侍日对清
 光事有可言自当面奏岂可以朝廷公议私于宰相
 乃挟邪害政之人不可置在侍从疏入落括翰林学
 士知制诰以本官知宣州
京师有僧化成能推人命贵贱予尝以王安国之命问
 之化成曰平甫之命绝似苏子美(子美舜/钦字)及平甫放
卷六 第 3b 页
 逐逾年复大理寺丞既卒年四十七与舜钦官职废
 斥年寿无小异者
熙宁十年京师旱上焦劳甚枢密副使王韶言昔桑弘
 羊为汉武帝笼天下之利是时卜式乞烹弘羊以致
 雨今市易务裒剥民利十倍弘羊而比来官吏失于
 奉行者多至黜免今之大旱皆由吕嘉问作法害人
 以致和气不召臣乞烹嘉问以谢天下宜甘泽之可
 致也
卷六 第 4a 页
王安国熙宁六年冬直宿崇文院梦有邀之至海上见
 海中宫殿甚盛其中乐作笙箫鼓吹之伎甚众题其
 宫曰灵芝宫邀平甫者欲与之俱往有人在宫侧隔
 水止之曰时未至且令去他日迎之至此平甫恍然
 梦觉禁中已鸣钟矣平甫颇自负其不凡为诗纪之
 曰万顷波涛木叶飞笙箫宫殿号灵芝挥毫不是
 人间世长乐钟来梦觉时后四年平甫卒其家哭
 讯之曰君常梦往灵芝宫其果然乎当以兆告我是
卷六 第 4b 页
 夕暮奠若有音声接于人者其家复哭以钱卜之曰
 往灵芝宫其果然乎卜曰然又三年太常寺曾阜梦
 与平甫会因吊之曰平甫不幸早世今所处良苦如
 何但见平甫笑不止傍一人曰平甫已列仙官矣其
 乐非尘世比也阜方喜甚而寤
熙宁五年辰州人张翘与流人李资诣阙上书言辰州
 之南江乃古锦州地接施黔䍧牁世谓蛮人向氏舒
 氏田氏所据地产朱砂水银金布黄蜡良田数千万
卷六 第 5a 页
 顷入路无山川之扼若朝廷出偏师压境上臣二人
 说之可使纳地为郡县书奏即以章惇察访荆湖南
 北路经制南江事章次辰州遂令李资张竑明夷中
 僧愿成等十馀人入境以宣朝廷之意资等𥚹宕无
 谋亵慢夷境遂为蛮酋田元猛所杀章知不可以
 说下也即进兵诛斩而建沆懿等州又以潭之梅山
 邵之飞山为苏方杨光潜所据遂乘兵势进克梅
 山建安化县又令李诰将兵取光潜师至飞山扼
卷六 第 5b 页
 险不能度而还当是时张颉居忧于鼎州目睹其
 事遂以书诋朝贵言南江杀戮过甚无事者十有八
 九以至浮尸塞江下流之人不敢食鱼者数月惇病
 其说且欲其分功以啖之乃上言昔张颉知潭州益
 杨县尝建取梅山之议今臣成功乃用颉之议也朝
 廷赐颉绢三百疋而执政犹患其异议会颉服阕乃
 就除为江淮发运使便道之官而不敢食鱼之说息矣
王荆公当国郭祥正知邵州武岗县实封附递奏书乞
卷六 第 6a 页
 以天下之计专听王安石处画凡议论有异于安石
 者虽大吏亦当屏黜表辞亦甚辨畅上览而异之一
 日问荆公曰卿识郭祥正否其才似可用荆公曰臣
 顷在江东尝识之其为人才近纵横言近捭阖而薄
 于行不知何人引荐而圣聪闻知也上出其章以示
 荆公公耻为小人所荐因极口陈其不可用而止是
 时祥正方从章惇辟以军功迁殿中丞及闻荆公上
 前之语遂以本官致仕
卷六 第 6b 页
李师中平日议论多与荆公违戾及荆公权盛李欲合
 之乃于舒州作傅岩亭盖以公尝倅舒而始封又在
 舒也吴孝宗对策方诋熙宁新法既而复为卷议十
 篇言闾巷之间皆议新法之善写以投荆公公薄其
 翻覆尤不礼之
本朝状元及第不五六年即为两制亦有十年至宰相
 者章衡滞于馆职甚久熙宁初冬月圣驾出馆职例
 当迎驾方序立次衡顾同列而叹曰顷年迎驾于此
卷六 第 7a 页
 眼看冻倒掌禹锡倏忽已十年矣执政闻而怜之遂
 得同修起居注
京师春秋社祭多差两制摄事王仆射圭为内外制十
 五年祭社者屡矣熙宁四年复以翰林承旨摄太尉
 因作诗曰鸡声初动晓骖催又向灵坛饮福杯自笑
 怡声不辞醉明年强健更须来是冬遂参知政事
蔡挺自宝元以后历边任至于熙宁初犹帅平凉会边
 境无事因作乐歌以教边人有谁念玉关人老之句
卷六 第 7b 页
 此曲盛传都下未几召为枢密副使
曾肇为集贤校理兼国子监直讲修将作监敕会其兄
 论市易事被责执政怒未已遂罢肇主判滞于馆下
 最为闲冷又多希旨窥伺之者众皆危之曾处之恬
 然无闷余尝赠之诗有直躬忘坎窞祥履任巑岏盖
 谓是也既而曾鲁公公亮薨肇撰次其行状上览而
 善之即日有旨除史院编修官复得主判局务
进士及第后例期集一月其醵罚钱奏宴局什物皆请
卷六 第 8a 页
 同年分掌又𨕖最年少者二人为探花使赋诗世谓
 之探花郎自唐已来榜榜有之熙宁中吴人余中为
 状元首乞罢期集废宴席探花以厚风俗执政从之
 既而擢中为国子监直讲以为斯人真可以厚风俗
 矣未既坐受举人贿赂而升名第事下御史府至荷
 校参对狱具停废熙宁执政者力欲致风俗之厚士
 人多为不情之事以希合故中以探花为败风俗而
 身抵赇墨之罪此不情之甚者也
卷六 第 8b 页
陈绎晚为敦朴之状时谓之热熟颜回熙宁中台州推
 官孔文仲举制科庭试对策言时事有可痛哭太息
 者执政恶而黜之绎时为翰林学士语于众曰文仲
 狂躁真杜园贾谊也王平甫笑曰杜园贾谊可对热
 熟颜回合坐大噱绎有惭色杜园热熟皆当时鄙语
熙宁八年王荆公再秉政既逐吕惠卿而门下之人复
 为䛕媚以自安而荆公求告去尤切有练亨甫者谓
 中丞邓绾曰公何不言于上以殊礼待宰相则庶几
卷六 第 9a 页
 可留也所谓殊礼以丞相之礼雱为枢密使诸弟皆
 为两制婿侄皆馆职京师赐第宅田邸则为礼备矣
 绾一一如所戒而言上察知其阿党亦颔之而已一
 日荆公复于上前求去曰卿勉为朕留朕当一一如
 卿所欲但未有一稳便第宅耳荆公骇曰臣有何欲
 而何为赐第上笑而不答翌日荆公恳请其由上出
 绾所上章荆公即乞推劾先是绾欲用其党方扬为
 台官惧不厌人望乃并彭汝砺而荐之其意实在扬
卷六 第 9b 页
 也无何上黜彭汝砺绾遽表言臣素不知汝砺之为
 人昨所举卤莽乞不行前状即此二事上察见其奸
 遂落绾中丞以本官知虢州亨甫夺校书为漳州推
 官绾制曰操心颇僻赋性奸回论士荐人不循分守
 又曰朕之待汝者义形于色汝之事朕者志在于邪
 盖谓是也
张谔检正中书五房公事判司农事上言天下祠庙岁
 时有烧香施利乞依河渡坊场召人买拆王荆公秉
卷六 第 10a 页
 政多主谔言故凡司农启请往往中书即自施行不
 由中覆卖庙敕既下而天下祠庙各以𦂳慢价直有
 差南京有高辛庙平日绝无祈祭县吏抑勒祝史仅
 能酬十千是时张方平留守南京因抗疏言朝廷生
 财当自有理岂可以古先帝王祠庙卖与百姓以规
 十千之利乎上览疏大骇遂穷问其由乃知张谔建
 言而中书未尝覆奏自是有旨臣僚起请必须奏禀
 方得施行卖庙事寻罢
卷六 第 10b 页
张谔判司农寺吏人盗用公使库钱事发下开封府鞫
 劾久之未决谔阴以柬祷知府陈绎俾勿支蔓绎遂
 灭裂其事上颇闻之遂令移狱穷治尽得谔请求之
 迹狱具落谔直舍人院追两官勒停落绎翰林学士
 降授秘书监知滁州
曾鲁公识度精审达练治体当其在中书方天下奏报
 纷纭虽日月旷久未尝有废忘之者其为文章尤长
 于四六虽造次柬牍亦属对精切曾布为三司使论
卷六 第 11a 页
 市易事被黜曾公有柬别之略曰塞翁失马今未足
 悲楚相断蛇后必为福曾赴饶州道过金陵为荆公
 诵之亦叹爱不已
王荆公初罢相知金陵作诗曰投老归来一幅巾君恩
 犹许备藩臣芙蓉堂下观秋水聊与龟鱼作主人及
 再罢乞宫观以会灵观使居钟山又作诗曰乞得胶
 胶扰扰身钟山松竹替埃尘只将凫雁同为客不与
 龟鱼作主人
卷六 第 11b 页
王荆公在中书作新经义以授学者故太学诸生几及
 三千人以至包展锡庆院朝集院尚不能容又令判
 监直讲程第诸生之业处以上中下三舍而人间传
 以为凡试而中上舍者朝廷将以不次升擢于是轻
 薄书生矫饰言行坐作虚誉奔走公卿之门者若市
 矣会秋试有期而御史黄廉上言乞不令直讲判监
 为开封国学试官又有饶州进士虞蕃伐登闻鼓言
 凡试而中上舍者非以势得即以利进孤寒才实者
卷六 第 12a 页
 例被黜落上即此二说疑程考有私遂下蕃于开封
 府而蕃言参知政事元绛之子耆宁尝私荐其亲知
 而京师富室郑居中饶州进士章公弼等用赂结直
 讲余中王沇之判监沈季长而皆补中上舍是时许
 将权知开封府恶蕃之告讦抵之罪上疑其不直移
 劾于御史府追逮甚众而蕃言许将亦尝荐亲知于
 直讲于是摄许将元耆宁及监判沈季长黄履直讲
 余中叶唐懿叶涛龚原王沇之沈洙等皆下狱其间
卷六 第 12b 页
 亦有受请求及纳赂者狱具许将落翰林学士知蕲
 州沈季长落直舍人院迫官勒停元耆宁落馆职元
 绛罢参政以本官知亳州王沇之余中皆除名其馀
 停任诸生坐决杖编管者数十而士子奔竞之风少
 挫矣
 
 
 东轩笔录卷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