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轩笔录-宋-魏泰卷四

卷四 第 1a 页
钦定四库全书
 东轩笔录卷四
             宋 魏泰 撰
狄青之征侬智高也自过桂林即以辨色时先锋行先
 锋既行青乃出帐受衙罢命诸将坐饮酒一卮小餐
 然后中军行率以为常及顿军昆崙关下翊日将度
 关辰起诸将张立甚久而青尚未坐殆至日高亲吏
 疑之遽入帐周视则不知青所在诸将方相顾惊怛
卷四 第 1b 页
 俄有军候至曰宣徽传语诸官请过关吃食方知青
 已微服同先锋度关矣
欧阳文忠公修自言初移滑州到任会宋子京曰有某
 大官颇爱子文倩我求之文忠遂授以近著十篇又
 月馀子京告曰某大官得子文读而不甚爱曰何为
 文格之退也文忠笑而不答既而文忠为知制诰人
 或传有某大官极称一丘良孙之文章文忠使人访
 之乃前日所投十篇良孙盗为己文以赞而称美之
卷四 第 2a 页
 者即昔日子京所示之某大官也文忠不欲斥其名
 但大笑而已未几文忠出为河北都转运使见邸报
 丘良孙以献文字召试拜官心颇疑之及得所献乃
 令狐挺平日所著之兵论也文忠益叹骇异时为侍
 从因为仁宗道其事仁宗骇怒欲夺良孙之官文忠
 曰此乃朝廷已行之命但当日失于审详若追夺之
 则所失又多也仁宗以为然但发笑者久之
京师百司库务每年春秋赛神各以本司馀物贸易以
卷四 第 2b 页
 具酒馔至时吏史列坐合乐终日庆历中苏舜钦提
 举进奏院至秋赛承例卖拆封纸以充舜钦欲因其
 举乐而召馆阁同舍遂自以十千助席预会之客亦
 醵金有差酒酣命去优伶却吏史而更召两军女伎
 先是洪州人太子中舍李定愿预醵厕会而舜钦不
 纳定衔之遂腾谤于都下既而御史刘元瑜有所希
 合弹奏其事事下右军穷治舜钦以监主自盗论削
 籍为民坐客皆斥逐梅尧臣亦被逐者也尧臣作客
卷四 第 3a 页
 至诗曰客有十人至共食一鼎珍一客不得食覆鼎
 伤众宾盖为定发也
刘侍制元瑜既弹苏舜钦而连坐者甚众同时俊彦为
 之一空刘见宰相曰聊为相公一网打尽是时南郊
 大礼而舜钦之狱断于赦前数日舜钦有诗曰不及
 鸡竿下坐人盖谓不得预赦免之囚也舜钦死欧阳
 文忠公序其文集叙及赛神之事略曰一时俊彦举
 网而尽矣盖述御史之言也舜钦以大理评事集贤
卷四 第 3b 页
 校理废为民后二年得湖州长史年四十馀卒
范文正公仲淹为参知政事建言乞立学挍劝农桑责
 吏课以年任子等事颇与执政不合会有言边鄙未
 宁者文正乞自往经抚于是以参知政事为河东陜
 西安抚使时吕许公夷简谢事居圃田文正往候之许
 公问曰何事遽出也范答以暂往经抚两路事毕即
 还矣许公曰参政此行正蹈危机岂复再入文正谕
 其旨果使事未还而以资政殿学士知邠州
卷四 第 4a 页
王禹偁在太宗末年以事谪守滁州到任谢表略曰诸
 县丰登苦无公事一家饱煖全荷君恩禹偁有遗爱
 滁州怀之画其像于堂以祀焉庆历中欧阳修责守
 滁州观禹偁遗像而作诗曰偶然来继前贤迹信矣
 皆如昔日言诸县丰登少公事一家饱煖荷君恩想
 公风采犹如在顾我文章不足论名姓已光青史上
 壁间容貌任昏尘皆用其表中语也
苏舜钦奏邸之会预坐者多馆阁同舍一时被责十馀
卷四 第 4b 页
 人仁宗临朝叹以轻薄少年不足为台阁之重宰相
 探其旨自是务引用老成往往不惬人望甚者语言
 文章为世所笑彭乘之在翰林杨安国之在经筵是
 也
御史有阍吏𨽻台中四十馀年事二十馀中丞矣颇能
 道其事尤善评其优劣每声诺之时以所执之挺待
 中丞之贤否中丞贤则横其挺中丞不贤则直其挺
 此语諠于缙绅凡为中丞者唯恐其挺之直也范讽
卷四 第 5a 页
 为中丞闻望甚峻阍吏每声诺必横其挺一日范视
 事次阍吏报事范视之其挺直矣范大惊立召问曰
 尔挺忽直岂睹我之失耶吏初讳之苦问乃言曰昨
 日见中丞召客亲谕庖人以造食中丞指挥者数四
 庖人去又呼之复丁宁教诫者又数四大凡役人者
 受以法而观其成苟不如法有常刑矣何事喋喋之
 繁若使中丞宰天下之事不止一庖人之任皆欲如
 此喋喋不亦劳而可厌乎某心鄙之不知其挺之直
卷四 第 5b 页
 也范大笑惭谢明日视之挺复横矣
楚执中性滑稽谑玩无礼庆历中韩魏公琦帅陜西将
 四路进兵入平夏以取元昊师行有日矣尹洙与执
 中有旧荐于韩公执中曰元昊族帐无定万一迁徙
 深远以致我师无乃旷日持久乎韩公曰今大兵入
 界则倍道兼程矣执中曰粮道岂能兼程耶韩公曰
 吾已尽括关中之驴运粮驴行速可与兵相继也万
 一深入而粮食尽自可杀驴而食矣执中曰驴子大
卷四 第 6a 页
 好酬奖韩公怒其无礼遂不使之入幕然四路进兵
 亦竟无功也
章懿太后之葬也明肃方听政有旨令凿内城垣以出
 柩是时吕文靖公夷简当国遽求对而明肃已揣知
 其意止令入内都知罗崇勋问有何事文靖具奏凿
 垣非礼宜开西华门以出神柩明肃使崇勋报曰向
 夷简道岂意卿亦如此也文靖答曰臣备位宰相朝
 廷大事当廷争太后不允臣终不退崇勋三返而太
卷四 第 6b 页
 后之意不回文靖正色谓崇勋曰宸妃诞育圣主而
 送终之礼如此异时治今日之事莫道夷简不争太
 尉日侍太后左右不能开述讽导当为罪魁矣崇勋
 大惧驰告明肃于是始允所请
王文正公曾在中书得光州奏秘书监丁谓卒文正顾
 谓同列曰斯人平生多智数不可测其在海外犹能
 用智而还若不死数年未必不复用则天下之不幸
 可胜言哉吾非幸其死也
卷四 第 7a 页
英宗即位之初有著作佐郎甄复献继圣图其序大略
 曰昔景德戊申岁天书降后二十四年陛下降生之
 日复是天庆节是天书于二纪已前为陛下降圣之
 兆也又迩来市民染帛以油渍紫色谓之油紫油紫
 者犹子也陛下濮安懿王之子视仁宗为诸父此犹
 子之义也又云京师自二年来里巷间多云着个羊
 陛下生于辛未羊为未神此又语瑞也又以御名拆
 其点画使两目相并为离明继照之义其言诡诞不
卷四 第 7b 页
 经英宗圣性高明尤恶谄䛕书奏怒其妖妄御批送
 中书令削官停任天下伏其神鉴
治平间河北凶荒继以地震民无粒食往住贱卖耕牛
 以苟岁月是时刘涣知澶州尽发公帑之钱以买牛
 明年震摇息逋民归无牛可以耕凿而其价腾踊十
 倍涣复以所买牛依元直卖与是故河北一路唯澶
 州民不失所由涣权宜之术也
神宗皇帝在春宫时极冲幼孙思恭为侍读一日讲孟
卷四 第 8a 页
 子至多助之至天下顺之寡助之至亲戚畔之思恭
 泛引古今助顺之事而不及亲戚畔之者主上顾曰
 微子纣之诸父也抱祭器而入周非亲戚畔之耶思
 恭释然骇伏上之睿明可谓闻一知十矣
熙宁十年夏京辅大旱主上以祈祷未应圣虑焦劳一
 夕梦异僧吐云雾致雨翊日甘澍滂足遂以其像求
 之旁阁中乃第十尊罗汉也上之精虔感应如此时
 集贤王丞相圭有贺雨诗略曰良弼为霖孤宿望神
卷四 第 8b 页
 僧作雾应精求即其事也
欧阳修致仕居颍蔡承禧经由上谒于私第从容曰公
 德望隆重朝廷所倚未及引年而遽此高退岂天下
 所望也欧阳公曰吾与世多忤晚年不幸为小人诬
 蔑止有进退之节不可复令有言而俟逐也今日乞
 身已为晚矣小人盖指蒋之奇也欧阳公在颍唯衣
 道服称六一居士又为传以自序
王荆公安石当国以徭役害民而游手无所事故率农
卷四 第 9a 页
 人出钱募游手给役则农役异业两不相妨行之数
 年荆公出判金陵荐吕惠卿参知政事惠卿用其弟
 温卿之言使免役钱依旧而拨诸路闲田募役既而
 闲田少役人多不能均济天下方患其法不可行而
 中丞邓绾又言惠卿意在是甲毁乙故坏新法于是
 不行温卿之言依旧给钱募役
王荆公当国始建常平钱之议以谓百姓当五榖青黄
 未接之时势多窘迫贷钱于兼并之家必有倍蓰之
卷四 第 9b 页
 息官于是结甲请钱每千有二分之息是亦济贫民
 而抑兼并之道而民间呼为青苗钱范镇时以翰林
 学士知通进银台司误会此意将谓如建中间税青
 苗于田中也遽上疏略曰常平仓始于汉之盛时贵
 而散之贱而敛之虽尧舜无易也青苗者荒乱之世
 所请青苗在田贱估其值敛收未毕而责其偿此盗
 蹠之法也今以盗蹠之法变唐虞不易之政此人情
 所以不安而中外所以惊疑也疏奏请众谓不然落
卷四 第 10a 页
 翰林学士守本官致仕制有举直措枉古之善政服
 谗蒐慝义所当诛盖谓是也
常平法既行而同知谏院孙觉上言府界诸县百姓率
 不愿请往往追呼抑配深为民害主上俾觉同府界
 提点往诸县体量有无追呼抑配之事孙面奏曰敢
 不虔奉诏旨即日治行既而又上疏曰臣闻古者设
 官有言之者有行之者故言者不责其必行行者不
 责其能言臣备员谏省以言语为官矣又能一一而
卷四 第 10b 页
 行之乎所有同体量指挥望赐寝罢主上怒其反覆
 落同修起居注知广德军
曾布为三司使极论京师市易不便其大槩以为天下
 之财匮乏良由货不流通货不流通由商贾不行商
 贾不行由兼并之巧为挫抑故朝廷市易于京师以
 售四方之货常低昂其价使高于兼并之家而低于
 倍蓰之直而官不失二分之息则商贾自然无滞矣
 虽然官中非觊利也特欲抑兼并耳必也官无可买
卷四 第 11a 页
 官无可卖即是兼并不敢侵牟而市易之法行也今
 吕嘉问提举市易乃差官于四方买物货禁客旅须
 俟官中买足方得交易以息钱多寡为官吏殿最故
 官吏牙人唯恐裒之不尽而取息不夥则是官中自
 为兼并殊非置市易之本意也事下两制详议而吕
 惠卿以为沮坏新法王荆公大怒遂置狱劾其事又
 三司会计差失即以为上书诈不实曾落翰林学士
 知制诰以起居舍人知饶州惠卿遂参知政事矣而
卷四 第 11b 页
 市易差官置物畴劳如故
常秩以处士起为左正言直集贤院判国子监不踰年
 待制宝文阁兼判太常寺中间谒告归汝阴主上特
 降诏自秩始也会放进士徐铎榜秩密以太学生之
 薄于行者籍名于方册伫怀袖间每唱名有之则揭
 册指名进呈乞赐黜落如是者三四上方披阅试卷
 或与执政语往往不省秩言秩大以为沮遂谒告不
 朝一日翰林学士杨绘方坐禁中俄有报太常寺吏
卷四 第 12a 页
 人到院者绘昔掌判事立命至前乃故吏也询其来
 之故即云常待制以谒告月馀未有诏起令探刺消
 息杨曰此禁中汝得妄入乎我若致汝于法则连及
 待制汝速出无取祸也先是秩未谒告时差护向经
 葬事至是经葬有日上亲奠祭护葬官例合迎驾秩
 不候朝参而出迎驾于经门上祭奠毕登辇而去亦
 不顾秩秩愈不得意或告以不朝参而出就职又尝
 私觇禁中台官欲有言者秩大恐遂以病还汝阴既
卷四 第 12b 页
 而卒或云方卒时狂乱若心疾将自杀者然未得其
 详
 
 
 
 
 
 东轩笔录卷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