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部新书-宋-钱易卷九

卷九 第 1a 页 WYG1036-0243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南部新书卷九      宋 钱易 撰
李纹者早年受王涯恩及为歙州巡官时涯败因私为
 诗以吊之末句云六合茫茫皆汉土此身无处哭田
 横乃有人欲告之因而纂异记记中有喷玉泉幽魂
 一篇即甘露之四相也玉川先生卢仝也仝亦涯客
 性僻面黑常闭于一室中凿壁穴以送食太和九年
 十一月二十日夜偶宿涯馆明日左军屠涯家族随
卷九 第 1b 页 WYG1036-0243b.png
 而遭戮
裴说宽之侄孙佐西川韦皋幕善鼓琴时称妙绝灵开
 山有美桐取而制以新样遂谓之灵开琴蜀中又有
 马给弹琴有名尤能大小间弦吴人阳子儒亦于悲
 风尤妙
天尊应号者取灵宝经中三十二天之十方即其次序
 也
大忌学士进名奉慰其日尚食供素膳赐茶十串
卷九 第 2a 页 WYG1036-0244a.png
大中年日本国王子求唐人围棋上敕待诏顾师言敌
 著出楸玉局冷暖棋子本国有手谭池池中出玉子
 不由制处自然黑白冬温夏冷
御府进馔凡器用有少府监进者九饤食以牙盘九枚
 装食味其间置上前亦谓之看食见京都人说两军
 每行从进食及有宴设多食鸡鹅每只价直二三十
 千每有设据人数取鹅燖去毛及五脏饟以肉及粳
 米饭五味调和先取羊一口亦燖剥去肠胃置鹅于
卷九 第 2b 页 WYG1036-0244b.png
 其中缝合炙之肉熟便揕去却羊取鹅浑食之谓之
 浑羊没忽翰林学士每遇食赐食有物若毕罗形绝
 大滋味香美号为诸王修事
高劭者骈之犹子以门地迁华州刺史中和后寓圃田
 为蔡寇挈之后得脱去投汴梁祖擢为判官后驾在
 岐使致书四人至三原行十里遇害
增佛寿命者续佛寿命也四分律中说住持毗尼藏者
 即住佛法也以住持佛法故乃续佛寿命结集缘起
卷九 第 3a 页 WYG1036-0244c.png
 云佛临涅槃阿难问佛佛灭度后以何为师佛答阿
 难吾灭度后以波罗提木叉为师梵曰波罗提木叉
 此云别解脱戒与毗尼同出而异名毗尼者此云调
 服律藏也又戒经序云今演毗尼法令正法久住
太和九年敕江南湖南共以傔资一百二十分送上都
 充宰臣雇召手力宰臣李石坚让乞只以金吾手力
 引从之时初诛李训后也至今为例
建中三年六月诏中书门下两省各置印一面
卷九 第 3b 页 WYG1036-0244d.png
元和三年李藩为给事中时制敕有不可遂于黄纸批
 之吏曰宜连白纸藩曰别以白纸是文状岂曰批敕
 裴垍言于上以为有宰相器俄而郑絪罢免藩遂拜
 相
万回阌乡人也神用若不足人谓愚痴无所能其兄戍
 安西久不得问虽父母亦谓其死矣日夕悲泣而忧
 思焉万回顾父母感念其兄忽跪而言曰涕泣岂非
 忧兄耶父母且疑且信曰然万回曰详思我兄所要
卷九 第 4a 页 WYG1036-0245a.png
 者衣装糗粮屝屦之属悉备之某将往观之忽一朝
 赍所备而去夕返其家告父母白兄善矣发书视之
 乃兄迹也弘农抵安西盖万馀里以其万里而回故
 曰万回也万回貌若愚痴忽有先举异见惊人神异
 也上在藩邸时多行游人间万回每于聚落街衢中
 高声曰天子来或圣人来信宿间上必经过徘徊也
 安乐公主上之季妺也附会韦氏热可炙手道路惧
 焉万回望见车骑连唾曰血腥血腥不可近也不久
卷九 第 4b 页 WYG1036-0245b.png
 而遂灭矣上知万回非常人内出二宫人侍奉之时
 于集贤院图形焉
旧制碑碣之制五品以上碑七品以上碣若隐沦道素
 孝义著闻虽不仕亦立碣
贞元以来选乐工三十馀人出入禁中号宣徽常入供
 奉皆假以官第每奏伎乐称旨辄厚赐之至元和八
 年始分番上下更无他锡所借宅亦收之
胡生者失其名以钉铰为业居霅溪而近白蘋洲去厥
卷九 第 5a 页 WYG1036-0245c.png
 居十馀步有古坟胡生若每茶饮必奠酹之尝梦一
 人谓之曰吾姓柳平生善为诗而嗜茗及死葬室乃
 子今居之侧常衔子之惠无以为报欲教子为诗胡
 生辞以不能柳强之曰但率子言之当有致矣既寤
 试搆思果有冥助者厥后遂工焉又一说列子终于
 郑今墓在郊薮谓贤者之迹而或禁其樵采里有胡
 生性落魄家贫少为洗镜锼钉之业倏遇甘果名茶
 美酝辄祭于列禦寇之祠垄以求聪慧而思学道历
卷九 第 5b 页 WYG1036-0245d.png
 稔忽梦一人刀划其腹开以一卷之书置于心腑及
 睡觉而吟咏之意皆甚美之词所得不由于师友也
 既成卷轴尚不弃猥贱之业真𨼆者之风远近号为
 胡钉铰
肃皇赐高士玄真子张志和奴婢各一人玄真子配为
 夫妻名曰渔僮樵青人问其故答曰渔僮使卷钓收
 纶芦中鼓枻樵青使苏薪斫桂竹里煎茶志和字子
 同
卷九 第 6a 页 WYG1036-0246a.png
太和中郑汪中纳山木如市一根有至万钱者郑覃力
 奏敕以禁绝
开元十三年五月集贤学士徐坚等纂经史文章之要
 以𩔖相从上制名曰初学记至是上之欲令皇太子
 及诸王检事缀文尔
开元中李绅为汴州节度使上言于本州置利润楼店
 从之与下争利非长人者所宜
大历八年吴明国进奉其国去东海数万里经挹娄沃
卷九 第 6b 页 WYG1036-0246b.png
 沮等国其土宜五谷多珍玉礼乐仁义无剽劫人寿
 二百岁俗尚神仙常望黄气如车盖知中国有土德
 君王遂贡常然鼎量容三斗光洁𩔖玉其色纯紫每
 修饮馔不炽火常然有顷自熟香洁异常久食之令
 人反老为少百疾不生
礼记儒行云儒有席上之珍以待聘夙夜强学以待问
 注云席犹铺陈也铺陈往古尧舜之善道以待见问
 也大问曰聘今人使席上珍皆误也皆以为樽俎之
卷九 第 7a 页 WYG1036-0246c.png
 间珍羞耳潘岳曰笔下摘藻席上敷珍亦误也
玉藻云笏天子以球玉诸侯以象士以鱼须文竹注文
 犹饰也大夫士饰竹为笏不敢与君并用纯物也释
 文云用文竹及鱼须也以鱼须饰文竹之边须音班
 今之人多呼鱼须为须误也
余凡四为府监试官往往有举子公然于无字韵内押
 鸡树郭颁晋魏世语曰刘放孙资共典枢要夏侯献
 曹肇心内不平殿中有鸡树二人相谓此亦久矣其
卷九 第 7b 页 WYG1036-0246d.png
 能复几指谓中书令孙资中书监刘放今之人赞德
 于宰相多使鸡树非嘉也唐贤笺启往往有之误也
大中二年以起居郎郑颢尚万寿公主诏曰女人之德
 雅合慎修严奉舅姑夙夜勤事此妇人之节也万寿
 公主妇礼宜依士庶
一行老病将死玄皇执手问之曰更有何事相敕行曰
 尚有二事其一曰勿遣边人掌重兵不获已用之勿
 与内宴若使见富贵必反逆以取其二曰禁兵勿付
卷九 第 8a 页 WYG1036-0247a.png
 汉官须令内官监统及幸蜀临渭水与肃皇别叹曰
 吾不用一行之言后方置神策军又一说临终留
 一物令弟子进上发之乃蜀当归上初不喻及西幸
 方悟微旨
贞元中仕进道塞奏请难行东省数月闭门南台惟一
 御史令狐楚为桂府白身判官七八年奏官不下由
 是两河竞辟才隽抱器之士往往归之用为谋主日
 以恣横元和以来始进用有序
卷九 第 8b 页 WYG1036-0247b.png
大足元年则天尝引中书舍人陆馀庆入令草诏馀庆
 迟回至晚竟不能裁一词由是转左司郎中
贞元初中书舍人五员俱缺在省惟高参一人未几亦
 以病免惟库部郎中张濛独知制诰宰相张延赏李
 泌累以才可者上闻皆不许其月濛以姊丧给假或
 草诏宰相命他官为之中书省案牍不行十馀日
华岳云台观中方之上有石崛起如半瓮之状名曰瓮
 肚峰上尝赏望嘉其高迥欲于峰肚大凿开元二字
卷九 第 9a 页 WYG1036-0247c.png
 填以白石令百馀里望见谏官上言乃止
武皇帝梦为虎所趁命京兆同华格虎以进至大中即
 属虎
开元末于弘农古函谷关得宝符白石赤文正成桑字
 识者解之云桑者四十八字也所以示圣上御历数
 也及幸蜀之来岁四十八矣初得之时天下歌之遂
 改年天宝
贞元中对延英李石奏曰臣往年从事西蜀中元日常
卷九 第 9b 页 WYG1036-0247d.png
 诣佛寺见故剑南节度使韦皋图形百姓至者先拜
 之而后谒佛偕叹有泣者臣贵异之访于故老皆曰
 令公恩深于蜀人复问曰奚为恩深答曰百姓税重
 令公轮年全放自令公后不复有此惠泽百姓困穷
 追思益切
元和元年十二月李吉甫撰元和中国计簿十卷上之
 总计天下方镇凡四十八道管州府二百九十五镇
 县一千四百五十三见定户二百四十四万二百五
卷九 第 10a 页 WYG1036-0248a.png
 十五其凤翔鄜坊邠宁振武泾原银夏灵盐河东易
 定魏镇冀范阳沧州淮西淄青等一十五道合七十
 一州并不申户口
宝历三年京兆府有姑鞭妇致死者请断以偿死刑部
 尚书柳公绰议曰尊殴卑非斗也且其子在以妻而
 戮其母非教也遂减死
紫宸旧例有接状中郎取近御幄开成元年五月己酉
 其日直者老以伛文皇问李石曰此何人对曰郎白
卷九 第 10b 页 WYG1036-0248b.png
 先朝上变色石奏曰姓白重名上先字下朝字及退
 遣閤门使问何时授此官曰今年正月石等谢曰中
 郎官国初犹用贤俊近日只授此辈因以郎官兼为
 之李宝符杜篆以白晰膺选
开元令诸有猛兽之处听作槛阱射窝等得即送官每
 一头赏绢四疋捕杀豹及狼每一头赏绢一疋若在
 监牧内获者各加一疋其监牧内获豹亦每一头加
 赏绢一疋子各半之信乎长安上林近南山诸兽备
卷九 第 11a 页 WYG1036-0248c.png
 矣
令云诸度以北方秬黍中者一黍之广分十分为寸十
 寸为尺(一尺二寸为/大尺一尺)十尺为丈诸量以秬黍中者容
 一千二百黍为籥十籥为合十合为升十升为㪷(三/斗)
 (为大斗/之一斗)十㪷为斛诸权衡以秬黍中者百黍之重为
 铢二十四铢为两(三两为大/两一两)十六两为斤诸积秬黍
 为度量权者调钟律测晷景合汤药及冕服制度则
 用之此外官私悉用大者谓一尺二寸为一大尺三
卷九 第 11b 页 WYG1036-0248d.png
 斗为一大斗三两为一大两在京诸司及诸州各给
 秤尺度㪷升合等样皆以铜为之诸度地五尺为步
 三百步为一里
章八元及第后居浙西恃才浮傲宴游不恭韩晋公自
 席械系之来晨将议刑时杨于陵乃韩女婿以同年
 救之曰为杨郎屈法
杨元卿元和中自淮西背逆归顺阖门被屠其子延宗
 曾任磁州刺史开成中与河阳军人谋逐帅以自立
卷九 第 12a 页 WYG1036-0249a.png
 为其党所告寘于极典敕曰特宽今日覆族之刑以
 答当时毁家之效毙于枯木非谓无恩
王源中字正蒙在内署嗜酒当召对沈醉不能起及醉
 醒同列告之源中但怀忧惕殊无悔恨他日又以醉
 不任赴召遂不得大用开成三年十一月薨于郓州
 节度使又曾赐酒十金瓶酒饮皆尽瓶亦随赐
李珏在相因对明皇谓群臣我自即位不曾枉诛一人
 不知任林甫破人家不少矣
卷九 第 12b 页 WYG1036-0249b.png
开成二年十二月癸卯诏曰应万言童子等朝廷设科
 取士门目至多有官者令诣吏曹未仕者即归礼部
 此外更或延引则为冗长自今更不得荐闻
上元二年九月甲申天成地平节上于三殿置道场以
 内人为佛菩萨象宝装饰之北门武士为金刚神王
 结綵被坚执锐严侍于座隅焚香赞呗大臣近侍作
 礼围绕设斋奏乐极欢而罢各赐帛有差
柳公绰在山南有属邑启事者犯讳紏曹请罚公曰此
卷九 第 13a 页 WYG1036-0249c.png
 乃官吏去就非公文科罚退其紏状
韩皋为京尹诏以宏词拔萃所试就府考覆时论以升
 黜为当一日下朝有公主横过驺道立马杖肩舆人
 夫背各二十命捕贼吏引僦夫送公主归宅主入诉
 遂贬杭州刺史
开成中文皇一日谓执政曰丁居晦作中丞如何因悉
 数大臣而品第之叹曰宋申锡堪任此官惜哉又曰
 牛僧孺可为大夫郑覃曰顷为中丞未尝搏击恐无
卷九 第 13b 页 WYG1036-0249d.png
 风望上曰不然鸾凤与鹰隼事异上又曰居晦作此
 官朕曾以时谚谓杜甫李白辈为四绝问居晦晦曰
 此非君上要知之事朕常以此记得居晦今所以擢
 为中丞
肃皇元年吐蕃遣使入朝请和敕宰相于中书设宴将
 诣光宅寺为盟使者云蕃法盟誓取三牲血歃之无
 向佛寺明日复于鸿胪寺歃血
柳公权尝于佛寺看朱审画山水手题壁诗曰朱审偏
卷九 第 14a 页 WYG1036-0250a.png
 能貌夕岚洞边深墨写秋潭与君一顾西墙画从此
 看山不向南此句为众歌咏后公权为李听夏州掌
 记因奏事穆宗召对曰我于佛寺见卿笔札思见卿
 久矣宣出充侍书学士非时宰所乐进拟左金吾卫
 兵曹充职御笔改右小谏中外朝臣皆呼为国珍
韩晋公在朝奉使入蜀至骆谷山椒巨树耸茂可爱乌
 鸟之声皆异下马以柘弓射其巅杪柯坠于下响震
 山谷有金石之韵使还戒县尹募樵夫伐之取其干
卷九 第 14b 页 WYG1036-0250b.png
 载以归召良匠斲之亦不知其名坚致如紫石有金
 色线交结其间匠曰为胡琴檀他木不可并遂为二
 琴名大者曰大忽雷小者曰小忽雷因便殿德皇言
 乐遂献大忽雷为禁中所有小忽雷在亲仁里
开成三年十月甲午庆成节敕以酒脯并仙韶乐赐中
 书门下及文武百僚宴于曲江亭子
萧潮初至遂州造二幡施于寺设斋毕作乐忽暴雷霹
 竿成数十片矣至来岁当震日潮死
卷九 第 15a 页 WYG1036-0250c.png
荀讽者善药性好读道书能言名理樊曰光常给其絮
 帛有铁镜径五寸鼻大如掌言于道者处得之无绝
 异但数人同照各自见其影不见他人
太和六年承优入仕诸司流外令史掌因礼生批书医
 工及诸军使承优官典总一千九百七十二员至赞
 皇再入减得六百五十七员
杜仲阳即杜秋也始为李锜侍人锜败填宫亦进帛书
 后为漳王养母太和三年漳王黜放归浙西续诏令
卷九 第 15b 页 WYG1036-0250d.png
 观院安置兼加存恤故杜牧有杜秋诗称于世
宝历二年六月京兆府奏法曹参军独孤谓前件官元
 推问劫人贼车仲莒遂寻踪迹得去年十月于宣平
 坊北外门杀人并剥人面皮贼熊元果等三人两人
 缘盗马捉获寻准法决杀讫伏以凶恶不去辇毂难
 为肃清勤劳不酬官吏无以激劝其独孤谓伏请特
 赐章服寻依奏
太和中水部员外郎杜涉常见江淮市人桃核扇量米
卷九 第 16a 页 WYG1036-0251a.png
 正容一斗言于九疑山得之
贞元初荆南有狂僧善歌河满子尝遇醉伍伯涂中辱
 令歌僧即发声其词皆陈伍伯平生过恶伍伯惊惧
 自悔之不暇
王涯居相位有女适窦氏欲求钱十七万市一玉钗涯
 曰于汝何惜此妖物也必与祸相随后数月女自婚
 会归告王曰前时玉钗在冯外郎妻首饰矣乃冯球
 也王叹曰冯为郎吏妻之首饰有十七万钱其可久
卷九 第 16b 页 WYG1036-0251b.png
 乎其善终乎冯为贾餗门人最密贾为东户又取为
 属郎贾有苍头颇张威福冯于贾忠将发之未能贾
 入相冯一日遇苍头于门召而勖之曰户部中谤辞
 不一苟不悛必告相国奴拜谢而去未浃旬冯晨谒
 贾贾未兴时方冬命火内有人曰官当出俄有二青
 衣出曰相公恐员外寒奉地黄酒三杯冯悦尽举之
 青衣入冯出告其仆驭曰渴且咽粗能言其事食顷
 而终贾为兴叹出涕竟不知其由明年王贾皆遘祸
卷九 第 17a 页 WYG1036-0251c.png
 噫王以珍玩奇货为物之妖信知言矣乃徒知物之
 妖而不知恩权隆赫之妖甚于物也冯以卑位贪货
 已不能正其家尽忠所事而不能保其身斯亦不足
 言矣贾之臧获害门客于墙庑之间而不知欲始终富
 贵其可得乎此虽一事作戒数端
大中四年驸马崔祀除大理少卿在司当职公式令诸
 文武官职事五品以上致仕身在京者每季令通事
 舍人一人巡问奏闻其在外州者亦令长吏季别巡
卷九 第 17b 页 WYG1036-0251d.png
 问每年附朝集使闻奏使知安否
宋守敬为吏清白谨慎累迁台省终于绛州刺史其任
 龙门丞年五十八数年而登列岳每谓属僚曰公辈
 但守清白何忧不迁俗之人每以双陆无休势余以
 为仕宦亦无休势各宜勉之
沙门玄奘俗姓陈偃师人少聪敏有操行贞观三年因
 疾而挺志往五天竺国凡经十七岁至贞观十九年
 二月十五日方到长安足所亲践者一百一十一国
卷九 第 18a 页 WYG1036-0252a.png
 采求佛法咸䆒根源凡得经论六百五十七部佛舍
 利及佛像等甚多京师士女迎之填郛溢郭时太宗
 在东都乃留所得经像于弘福寺有瑞气徘徊像上
 移晷乃灭遂诣驾并将异方奇物朝谒太宗谓之曰
 法师行后造弘福寺其处虽小禅院虚静可为翻译
 之所太宗御制圣教序高宗时为太子又作述圣记
 并勒于碑麟德中终于坊郡王华寺玄奘撰西域记
 十二卷见行于代著作郎敬播为之序
卷九 第 18b 页 WYG1036-0252b.png
元和之初薛涛好制小诗惜其幅大不欲长剩乃狭小
 之蜀中才子既以为便后减诸笺亦如是特名曰薛
 涛笺
韦绶自吏侍除宣察辟郑处晦为察判作谢新火状云
 节及桐叶恩颁银烛绶削之曰此二句非不巧但非
 大臣所宜言
晋书陶潜本传云潜少怀高尚博学善属文尝作五柳
 先生传以自况先生不知何许人不详姓字宅边有
卷九 第 19a 页 WYG1036-0252c.png
 五柳树因以为号焉即非彭泽令时所栽人多于县
 令事中使五柳误也白氏六帖县令门种五柳此亦
 误也
陜东道大行台尚书令天策上将军太皇在藩时为之
 及升储并是省之诸道行台武德九年并省
贞观元年改国子学为国子监分将作为少府监通将
 作为三监
长安盛时哀家梨最为清珍谚谓愚者得哀家梨必蒸
卷九 第 19b 页 WYG1036-0252d.png
 吃今咸阳出水蜜梨尤佳鄠杜间亦有之父老或谓
 是哀家种
崔元综则天朝为宰相得罪流南海之南会恩叙中尉
 引谢之日授分司御史累迁中书侍郎时年九十九
 惟独一身
北省班谏议在给事中上中书舍人在给事下裴佶为
 谏议形质短小诸舍人戏之曰如此短小何得向上
 裴答曰若怪即曳向下著众皆大笑后除舍人
卷九 第 20a 页 WYG1036-0253a.png
卢迈有宝琴各直数十万有寒玉石磬响泉和志之号
福州城中有乌石山山有峰大凿三字曰薛老峰癸卯
 岁一夕风雨闻山上如数千人喧噪之声及旦则薛
 老峰倒立三字反向上城中石碑皆自转侧其年闽
 亡
智永禅师传右军父子笔法居长安西明寺从七十至
 八十十年写真草千字文八百本每了人争取之但
 是律召调阳即其真本也石本是内降贞观年中也
卷九 第 20b 页 WYG1036-0253b.png
 俗本称律吕调阳误也盖以草圣召字似吕字耳以
 闰馀对律召是其义也徐散骑最博古亦误为吕字
杜佑自户部侍郎判度支为卢杞所恶出为苏刺时佑
 母在杞以忧阙授之佑不行换饶州
大历十一年制国子监置书学博士立说文石经字林
 之学举其文义岁登下之亦古之学也
武德末文皇欲平内难苑池内得白龟化为白石及登
 极后降制曰皇天眷祐锡以宝龟
卷九 第 21a 页 WYG1036-0253c.png
邢曹进至德中河朔将也飞矢中目而镞留于骨三出
 之不得后遇神僧以寒食饧渍之出甚易月馀愈
西明慈恩多名画慈恩塔前壁有湿耳师子跌心花时
 所重也
高骈既好神仙性复多诞每称与玉皇及群仙书札来
 往时对宾客或书彩笺以为报答
周宝在浙西副使崔绾公之妻族弟兄雁列于幕中观
 察判官田佩亦其外甥二人最为贪暴其次陆谔以
卷九 第 21b 页 WYG1036-0253d.png
 下皆挟势而入及更变之后甚者亦多不免也
时人多使沈碑岘首唐贤往往有之按晋书杜预好为
 身后名常言高岸为谷深谷为陵刻石为二碑纪其
 勋绩一沈方山之下一立岘山之上曰焉知此后不
 为陵谷乎沈碑岘首误也当为沈碑方山
鲍照字明远至唐武后讳减为昭后来皆曰鲍昭惟李
 商𨼆诗云嫩割周颙韭肥烹鲍照葵又元稹诗云乐
 章轻鲍照碑版笑颜竣今人家有收得隋末唐初文
卷九 第 22a 页 WYG1036-0254a.png
 选并鲍照尔
𡊮州蒋勤处士作冷淘歌词甚恶投郡守温公受知
语儿梨今俗说甚多皆不近理按万岁历云黄武六年
 正月获彭绮是岁由拳西乡有产儿堕地便语故名
 语儿乡语儿梨者始出此乡也今由拳属杭州
临安出纸纸径短色黄状如牙版字误可以舌舐之不
 污近亦绝有盖取多工鲜而价卑也
黄武吴年号六年丁未是魏明帝太和元年也
卷九 第 22b 页 WYG1036-0254b.png
今信州城西街连草市地名君迁仍多树木人皆不辨
 余尝通理是郡召父老询之皆云不知其地名之由
 及披文选左太冲吴都赋云平仲君迁松梓古度楠
 榴之木相思之树注曰皆木名以此详之不辨之木
 乃君迁尔
张去犀谊之子显德年年十八著南征赋于淮南行在
 献之召试除台簿未几因台中议事不得预三院坐
 遂弃官归圃田后状元及第建隆二年也
卷九 第 23a 页 WYG1036-0254c.png
 
 
 
 
 
 
 
 
卷九 第 23b 页 WYG1036-0254d.png
 
 
 
 
 
 
 
 南部新书卷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