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部新书-宋-钱易卷七

卷七 第 1a 页 WYG1036-0222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南部新书卷七      宋 钱易 撰
季敬彝宅在洛阳毓材坊土地最灵家人张行周事之
 有应未大水前预梦告求饮食至其日率其𩔖遏水
 头并不冲圮
邱为致事还乡特给禄俸之半既丁母丧苏州疑所给
 请于观察使韩滉滉以为授官致仕本不理务特令
 给禄以恩养老臣不可在丧为异命仍旧给之惟春
卷七 第 1b 页 WYG1036-0222b.png
 秋二时羊酒之直则不给虽程式无文见称折衷
开元末有人好食羊头者尝辰出有怪在焉羊头人身
 衣冠甚伟告其人曰吾未之神也其属在羊吾以尔
 好食羊头故来求汝汝辍食则已若不已吾将杀焉
 其人大惧遂不复食
至德二年十月二十二日丰乐里开业寺有神人足迹
 甚多自寺门至佛殿先是阍人宿门下梦一人长二
 丈馀被金甲执槊立于寺门外俄而以手推其门扃
卷七 第 2a 页 WYG1036-0223a.png
 钥尽解神人即俯而入寺行至佛殿顾望久之而没
 阍人惊寤及晓视其门已开矣即具以梦白于寺僧
 共视见神人之迹遂告京兆以闻肃皇命中使验之
 如其言
段成式侄女乳母阿史本荆州人尝言小时见邻居百
 姓孔谦篱下有蚓口露双齿肚下足如蚿长尺五行
 疾于常蚓谦恶遽杀之其年谦丧母及兄叔困不可
 得活
卷七 第 2b 页 WYG1036-0223b.png
长安安邑坊玄法寺本里人张频宅也频尝供养一僧
 僧念法华经为业积十馀年张门人谮僧通其侍婢
 因以他事杀之僧死后阖宅常闻经声不绝张寻知
 其冤因舍宅为寺
建中二年南方贡朱采鸟形如戴胜善巧语养于宫中
 毙于巨雕内人有金花纸上为写多心经者寻泚犯
 禁闱亦朱采之兆也
元和以来举人用虚语策子作赋若使陈诗观风乃教
卷七 第 3a 页 WYG1036-0223c.png
 人以妄尔
沃州山禅院在剡县南三十里颇为胜境本白道猷居
 之太和二年有头陀白寂然重修白居易为其记白
 君自云白道猷肇开兹山白寂然嗣兴兹山白乐天
 垂文兹山沃州与白氏有缘乎
吴郡陆怀素贞观二十年失火屋宇焚烧并从烟灭惟
 金刚般若经独存函及缥轴亦尽惟经字竟如故
一房光庭尝送亲故葬出定鼎门际晚且饥会鬻蒸饼
卷七 第 3b 页 WYG1036-0223d.png
 者与同行数人食之素不持钱无以酬付鬻者逼之
 一房命就我取直鬻者不从一房曰乞你头衔我右
 台御史也可随取直时人赏其放逸
长安四年十月阴雨雪百馀日不见星明年正月诛张
 易之等
裴垍入相之年才四十四须发尽白
杭州灵隐山多桂寺僧云此月中种也至今中秋望夜
 往往子坠寺僧亦尝拾得而岩顶崖根复产奇花气
卷七 第 4a 页 WYG1036-0224a.png
 香而色紫芳丽可爱人无有知其名者招贤寺僧取
 而植之郡守白乐天尤爱赏因名曰紫阳花
温璋为京兆尹一日闻挽钤者三乃一鸦也尹曰是必
 有探其雏者来诉耳命吏随之果得探雏者乃毙之
天宝末有密采艳色者当时号为花鸟使吕向(一本/作尚)
 美人赋以讽之
有人问赵州师年多少师曰一串念珠使不尽终年一
 百二十岁
卷七 第 4b 页 WYG1036-0224b.png
奘法师至中印度居那烂陀寺馆于幼日王院觉吴房
 第四重阁日供步罗果一百二十枚大人米等
吴融字子华越州人弟蜕亦为拾遗蜕子程为吴越丞
 相尚武肃女程子光谦光远二人皆为元帅府推官
 入京并除著作郎皆去光字谦寻卒远终于水部郎
 中累牧藩郡
咸通中令狐绹尝梦李德裕诉云吾获罪先朝过亦非
 大已得请于帝矣子方持衡柄诚为吾请俾穷荒孤
卷七 第 5a 页 WYG1036-0224c.png
 骨得归葬洛阳斯无恨矣他日令狐率同列上奏懿
 皇允纳卒获归葬
孔子庙始贞观年立之文皇书额洎武后权政额中加
 大周二字至大中四年冯审为祭酒始奏琢去之
内外官职田三月三十日水田四月三十日麦田九月
 三十日以前上者入后人已后上者入前人
程元振帅兵经略河北夜袭邺俘其男女千人去邺八
 十里阅妇人有乳汁者九十馀人放归邺邺人为之
卷七 第 5b 页 WYG1036-0224d.png
 设斋
苗晋卿为东都留守有兵健屡犯科禁罪当杖罚谓之
 曰留守鞭武人甚易舍之甚难今舍人之所难遂舍
 之武人自励卒成善士
含元殿侧龙尾道自平阶至上诘屈七转由丹凤门北
 望宛如龙尾下垂于地两垠栏槛悉以青石为之至
 今石柱犹有存者兴庆宫九龙池在大同殿古基之
 南西对瀛洲门周环数顷水极深广北望之渺然东
卷七 第 6a 页 WYG1036-0225a.png
 西微狭中有龙潭泉源不竭虽历冬夏未尝减耗池
 四岸植嘉木垂柳先之槐次之榆又次之兵寇以来
 多被剪伐
南中红蕉花色红有蝙蝠集花中南人呼为红蝠
景通禅师初参仰山后住晋州霍山化缘将毕先备薪
 于郊野遍辞檀信食讫行至薪所谓弟子曰日午当
 来报至日午师自执烛登积薪上以笠置项后作圆
 光相手执拄杖作降魔杵势立终于红焰中
卷七 第 6b 页 WYG1036-0225b.png
滕王蛱蝶图有名江夏斑大海眼小海眼村里来菜花
 子
令狐相绹以姓氏少族人有投者不吝其力由是远近
 皆趋之至有姓胡冒令狐者进士温庭筠戏为词曰
 自从元老登庸后天下诸狐悉带令
贞观六年王圭任侍中通贵渐久不营私庙四时犹祭
 于寝为有司所弹文皇优容之特为置庙于永乐坊
 东北角
卷七 第 7a 页 WYG1036-0225c.png
司刑司直陈希闵以非才任官庶事凝滞司刑府史目
 之为高手笔言秉笔支颔半日不下故目之高手笔
 又号按孔子言窜削至多纸面穿穴故名按孔子
陈怀卿岭南人也养鸭百馀头后于鸭栏中除粪中有
 光爚爚然试以盆水沙汰之得金十两乃觇所食处
 于舍后山足下因凿有䴸金销得数千斤时人莫知
 怀卿遂巨富仕至梧州刺史
晋吴修为广州刺史未至州有五仙人骑五色羊负五
卷七 第 7b 页 WYG1036-0225d.png
 谷而来今州厅梁上画五仙人骑五色羊为瑞故广
 南谓之五羊城
裴旻山行有山蜘蛛垂丝如疋布将及旻旻引弓射杀
 之大如车轮因断其丝数尺收之部下有金疮者剪
 方寸贴之血立止
魏知古年七十卒于工部尚书妻苏氏不哭含讫举声
 一恸而绝同日合葬
曲江池天祐初因大风雨波涛震荡累日不止一夕无
卷七 第 8a 页 WYG1036-0226a.png
 故其水尽竭自后宫阙成荆棘矣今为耕民畜作陂
 塘资浇溉之用每至清明节都人士女犹有汎舟于
 其间者九龙池上巳日亦为士女汎舟嬉游之所
白傅葬龙门山河南尹卢贞刻醉吟先生传立于墓侧
 至今犹存洛阳士庶及四方游人过其墓者必奠以
 卮酒冢前常成泥泞
裴说应举只行五言诗一卷至来年秋复行旧卷人有
 讥者裴曰只此十九首苦吟尚未有人见知何暇别
卷七 第 8b 页 WYG1036-0226b.png
 行卷哉咸谓知言
宣皇制泰边陲曲撰其词云海岳晏咸通此符武皇之
 号也
李合为贺牧与妓人叶茂连江行因撰骰子选谓之叶
 子咸通以来天下尚之
绣岭宫明庆二年置在硖石县西三里亦有御汤
崔圆妻在家见二鹊搆巢共衔一木大如笔管长尺馀
 安巢中众悉不见俗言见鹊上梁必贵
卷七 第 9a 页 WYG1036-0226c.png
李讷仆射性卞急酷尚奕棋每下子安详极于宽缓往
 往疏忘怒作家人辈则密以奕具陈于前讷观便忻
 然改容取其子布算都忘其恚矣
忏之始本自南齐竟陵王因夜梦往东方普光王如来
 所听彼如来说法后因述忏悔之言觉后即宾席梁
 武王融谢眺沈约共言其事王因兹乃述成竟陵集
 二十篇忏悔一篇后梁武得位思忏六根罪业即将
 忏悔一篇乃召真观法师慧式遂广演其文述引诸
卷七 第 9b 页 WYG1036-0226d.png
 经而为之故第二卷中发菩提心文云慧式不惟凡
 品轻摽心志实由渴仰大乘贪求佛法依倚诸经取
 譬世事即非是为郤后所作今之序文不知何人所
 作与本述不同近南人新开印本去其慧式二字盖
 不知本末也
白仁哲龙朔中为虢州朱阳尉差运米辽东入海遇风
 四望昏黑仁哲忧惧急念金刚经三百遍忽如梦寐
 见一梵僧谓曰汝念真经故来救汝须臾风定八十
卷七 第 10a 页 WYG1036-0227a.png
 馀人俱济
鲤脊中鳞一道每鳞上有小黑点大小皆三十六鳞唐
 律取得鲤鱼即宜放仍不得吃号赤鲩公卖者决六
 十
三原之南薰店贞元末有孟媪者百馀岁而卒年二十
 六嫁张察察为郭汾阳左右与媪貌相𩔖察死媪伪
 衣丈夫衣为察弟事汾阳又凡一十五年巳年七十
 二矣累兼大夫忽思茕独遂嫁此店潘老为妇诞二
卷七 第 10b 页 WYG1036-0227b.png
 子曰滔曰渠滔年五十四渠年五十二
连山张大夫抟好养猫儿众色备有皆自制佳名每视
 事退至中门数十头拽尾延脰盘踥入以绛纱为帏
 聚其内以为戏或谓抟是猫精
升平裴相昆弟三人俱盛名朝中品藻谓俅不如俦俦
 不如休
贞元十三年二月授许孟容礼部员外郎有公主之子
 请两馆生孟容举令式不许主诉于上命中使问状
卷七 第 11a 页 WYG1036-0227c.png
 孟容执奏竟不可夺迁本曹郎中
郑致雍未第求婚于白州崔相远初许而崔有祸女则
 填宫至开平中女托疾出本家致雍复续旧好亲迎
 之礼亦无所阙寻崔氏卒杖绖期周莫不合礼士林
 以此多之场中翘首一举状头脱白授校书郎入翰
 林与丘门同敕不数年卒
镇州普化和尚咸通初将示灭乃入市谓人曰乞一领
 直掇人或与披袄或与布裘皆不受振铎而去时临
卷七 第 11b 页 WYG1036-0227d.png
 济令送与一棺师笑曰临济厮儿饶舌便受之乃告
 辞曰普化明日去东门死也郡中相率送出城师厉
 声曰今日葬不合青鸟乃曰第二日南门迁化人亦
 随之又曰明日出西门去人出渐稀已出旋返人意
 稍怠第四日自檠棺出北门外振铎入棺而逝人奔
 走出城揭棺视之已不见惟闻铎声渐远莫测其由
张鉴父齐丘酷信释氏每旦更新衣执经于像前念金
 刚经十五遍积十年不懈永泰初为朔方节度使衙
卷七 第 12a 页 WYG1036-0228a.png
 内有小将负罪惧事露乃扇动军人数百定谋反叛
 齐丘因衙退于小厅閒行忽有兵数十露刃走入齐
 丘左右惟奴仆遽奔宅门过小厅数步回顾又无人
 疑是鬼物将及宅其妻女奴婢复叫呼出门云有两
 甲士身出厅屋上时衙队军健闻变持兵乱入小厅
 前见十馀人屹然庭中垂手张口投兵于地众遂擒
 缚五六人瘖不能言馀者具首云欲上厅忽见二士
 长数丈瞋目叱之初如中恶齐邱因之断酒肉
卷七 第 12b 页 WYG1036-0228b.png
天宝中哥舒翰为安西节度使拓地数千里甚著威令
 故西鄙人歌曰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吐蕃总杀
 尽更筑两重壕时差都知兵马使张擢上都奏事值
 杨国忠专权好货擢逗留不返因纳贿交结翰续入
 朝奏事擢知翰至求国忠拔用国忠乃除擢兼御史
 大夫充剑南西川节度使敕下就第辞翰翰命部下
 就执于庭数其罪而杀之俄奏闻帝却赐擢尸更令
 翰决一百
卷七 第 13a 页 WYG1036-0228c.png
至德初安史之乱河东大饥荒地十五里生豆谷一夕
 埽而复生约得五六千石其米甚圆细复美人皆赖
 焉
李德裕幼时尝于明州见一水族有两足嘴如鸡鱼身
 终莫辨之
刘晏任吏部与张继书云博访群材揖对宾客无如戴
 叔伦
吉顼之父哲为冀州长史与顼娶南宫县丞崔敬女崔
卷七 第 13b 页 WYG1036-0228d.png
 不许因有故胁之花车卒至崔妻郑氏抱女大哭曰
 我家门户底不曾有吉郎女坚卧不起小女自当登
 车而去顼后入相
雷公墨雷州之西有雷公庙彼中百姓每年配纳雷鼓
 雷车人有以黄鱼彘肉同食者立遭雷震人皆敬而
 惮之每大雷后人多于野中拾得黳石谓之雷公墨
 扣之锵锵然光莹如漆又于霹雳处或土木中收得
 如楔如斧者谓之霹雳楔与儿带皆辟惊邪与孕妇
卷七 第 14a 页 WYG1036-0229a.png
 人磨服为催生药皆有应验
诃子汤广之山村皆有诃梨勒树就中郭下法性寺佛
 殿前四五十株子小而味不涩皆是陆路广州每岁
 进贡只采兹寺者西廊僧院内老树下有古井树根
 蘸水水味不咸院僧至诃子熟时普煎此汤以延宾
 客用新诃子五颗甘草一寸并拍破即汲树下水煎
 之色若新茶味如酪乳服之消食疏气诸汤难以比
 也佛殿东有禅祖慧能受戒坛坛畔有半生菩提树
卷七 第 14b 页 WYG1036-0229b.png
 礼祖师啜乳汤者亦非俗客也近李夷庚自广州来
 能煎此味士大夫争投饮之
天授三年始置试衔
李延寿所撰南北史因父太师先有纂集未毕追终先
 志凡十六载方毕合一百八十卷并表上之其表云
 北史起魏登国元年尽隋义宁二年凡三代二百四
 十年兼自东魏天平元年尽齐隆化二年又四十四
 年行事总编为本纪十二卷列传八十八卷谓之北
卷七 第 15a 页 WYG1036-0229c.png
 史南史起宋永初元年尽陈祯明三年四代一百七
 十年为本纪十卷列传七十卷谓之南史南北两朝
 合一百八十卷其表云鸠集遗逸以广异闻去其冗
 长扬其菁华既撰自私门不敢寝默又云未经闻奏
 不敢流传轻用陈闻伏深战越
元相稹之薨也卜葬之夕为火所焚以煨烬之馀瘗之
 也
李德裕自西川入相视事之日令御史台榜兴礼门朝
卷七 第 15b 页 WYG1036-0229d.png
 官有事见宰相者皆须牒台其他退朝从龙尾道出
 不得横入兴礼门于是禁省始静
天宝中有樵人入山醉卧为蛇所吞因以樵刀画腹得
 出久之方悟自尔半身皮脱如白风状
上官昭容仪之孙也其母将诞之夕梦人与秤曰持此
 秤量天下文士母视之曰秤量天下岂是汝耶口中
 呕呕如应曰是
德皇西幸知星者奏曰逢林即住及至奉天奉天尉贾
卷七 第 16a 页 WYG1036-0230a.png
 隐林入谒遂拜侍御史
睿皇时司马承祯归山乃赐宝琴花帔以送之公卿多
 赋诗以送常侍徐彦伯撮其美者三十馀篇为制序
 名白云记盖承祯号白云子也
开元八年谷水夜半涨时伐契丹兵营于彼漂没二万
 人惟行纲夜摴蒱不睡接高获免
卫中行自福察有赃流于播州会赦北还死于播之馆
 置于臼塘中南人送死无棺椁之具稻熟时理米凿
卷七 第 16b 页 WYG1036-0230b.png
 木若小舟以为臼土人呼为臼塘
范液有口才薄命所向不偶曾为诗曰举意三江竭兴
 心四海枯南游李邕死北望宋圭殂
进士周逖改次千字文更撰天宝应道千字文将进之
 请颁行天下先呈宰执右相陈公迎问之曰有添换
 乎逖曰翻破旧文一无添换又问翻破尽乎对曰尽
 右相问枇杷二字如何翻破逖曰惟此两字依旧右
 相曰若如此还未尽逖逡巡不能对
卷七 第 17a 页 WYG1036-0230c.png
御史旧例初入台陪直二十五日节假直五日谓之伏
 豹直百司州县初授官陪直者有此名杜易简解伏
 豹之义云直宿者离家独宿人情所难其人初蒙荣
 拜故以此相处伏豹直者言众官皆出此人犹留如
 藏伏之豹伺候待搏故曰伏豹耳韩琬则解为爆直
 言如烧竹过节则爆封演以为旧说南山赤豹爱其
 毛体每雪霜雾露诸禽兽皆出取食唯赤豹深藏不
 出故古人以喻贤者𨼆居避世鲍明远赋云岂若南
卷七 第 17b 页 WYG1036-0230d.png
 山赤豹避雨雾而深藏此言伏豹直者盖取不出之
 义初官陪直已有伏豹之名何必以遇节而比烧节
 之爆也
近代通谓府廷为公衙即古之公朝也字本作牙诗曰
 祈父予王之爪牙祈父司马掌武备象兽以牙爪为
 卫故军前大旗谓之牙旗出师则有建牙祃牙之事
 军中听号令必至牙旗之下与府朝无异近俗尚武
 是以通呼公府公门为牙门字称讹变转为衙
卷七 第 18a 页 WYG1036-0231a.png
官衔之名盖兴近代当是选曹补授须存资历闻奏之
 时先具旧官名品于前次书拟官于后使新旧相衔
 不断故曰官衔亦曰头衔所以名衔者言如人口衔
 物取其连续之意又如马之所衔以制其首前马已
 进后马续来相似不绝者古人谓之衔尾相属即其
 义也
薛宜僚会昌中为左庶子充新罗册赠使由青州泛海
 船频阻恶风雨至登州却漂回青州邮传一年节度
卷七 第 18b 页 WYG1036-0231b.png
 乌汉贞加待遇有籍中饮妓段东美者薛颇属情连
 帅置于驿中是春薛发日祖筵呜咽流涕东美亦然
 乃于席上留诗曰阿母桃花方似锦王孙草色正如
 烟不须更向沧溟望惆怅欢娱恰一年薛到外国未
 行册礼旌节晓夕有声旋染疾谓判官苗田曰东美
 何故频见梦中乎数日而卒苗摄大使行礼薛张榇
 回及青州东美乃请告至驿素服奠哀号抚棺一恸
 而卒情缘相感颇为奇事
卷七 第 19a 页 WYG1036-0231c.png
沈询嬖妾有过私以配内竖归秦询不能禁既而妾犹
 侍内归秦耻之乃挟刃伺隙杀询及其夫人于昭义
 使衙是夕询尝宴府中宾友乃更歌著词令曰莫打
 南来雁从他向北飞打时双打取莫遣两分离及归
 而夫妻并命时咸通四年
顾非熊少时尝见郁栖中坏绿裙幅旋化为蝶张周封
 亦言百合花合之泥其隙经宿亦化为大蝶
胡浙者吴少诚之卒也为辩州刺史好击毬南方马庳
卷七 第 19b 页 WYG1036-0231d.png
 小不善驰浙召将吏蹴鞠且患马之不便玩习因命
 夷民十馀辈肩舁据辇撝杖肩者且系旋环如风稍
 怠浙即以策叩其背犯鞭亟走浙用是为笑乐
三藏谓大乘中及薛婆多部诸小乘经量部师惟立二
 藏(比西天宗/部各异)一素怛缆藏此云契经能契于理及摄
 生故佛地论云能贯摄故名为经佛初成道为五俱
 轮等说四谛十二行法即三转法轮经为首此幻化
 相而谈名幻性说初成正觉为诸菩萨称法界性说
卷七 第 20a 页 WYG1036-0232a.png
 华严经譬如日出先照高山尔时声闻在会如此方
 时即四十二章经为首(开元录即大/般若经为首)二毗奈耶藏此
 云调伏如期所应为调伏故摄论云调和控御身语
 等业制伏灭除诸恶行故律即以四分戒经为上首
 即佛成道十二年中说若约数至此方即遗戒经为
 首(又律有大乘山乘律令此律藏即以菩萨地持/经为首亦名为论亦名菩萨戒此开元次第也)
 阿毗达磨藏达磨此云法阿毗有四义此云对法数
 法伏法通法对法向无注涅槃故有又通释契经义
卷七 第 20b 页 WYG1036-0232b.png
 故此藏亦名邬波提铄古云优波提舍此云论议又
 曰摩呾里迦古曰摩德里迦此云本无自佛在世及
 灭度后大小乘各有制造不可见其先后若依开元
 录即大智度论为首龙树菩萨造圣贤集传契经应
 颂记别讽诵自说缘起譬喻本事本生方广希法论
 议亦名为十二部经谓部𩔖也以转法轮三周总说
 十二行相能诠彼教分𩔖故分十二人破十二有支
 人十二处所说法亦为十二示
卷七 第 21a 页 WYG1036-0232c.png
上蜀刑部侍郎李仁表寓居许州将入贡于春官时薛
 能尚书为镇先缮所业诗五十篇以为贽濡翰成轴
 于小亭凭几阅之未三五首有戴胜自檐飞入立于
 几案之上驯狎良久伸颈亸翼而舞向人若将语久
 之又转又舞向人若如是者三超然飞去心异之不
 以告人翌日投诗薛大加礼待居数日以其子妻之
濠州西有高塘馆附近淮水御史阎敬爱宿此馆题诗
 曰借问襄王安在哉山川此地胜阳台今朝寓宿高
卷七 第 21b 页 WYG1036-0232d.png
 塘馆神女何曾入梦来轺轩来往莫不吟讽以为警
 绝有李和风者至此又题诗曰高唐不是这高塘淮
 畔江南各一方若向此中求荐枕参差笑杀楚襄王
 读者莫不解颜后因失印求新铸始添濠字
乔林天宝初自太原赴举过大梁有申屠生善鉴人谓
 之曰惜其情反于气心不称质若交极位不至百日
 年过七十当主非命咸如其言后在相位八十七日
 以七月七日生七月七日诛
卷七 第 22a 页 WYG1036-0233a.png
萧颖士开元中年十九擢进士第儒释道三教无不该
 通然性褊躁忽忿戾举世无比常使一佣仆杜亮每
 一决责便至力殚亮养疮平复为其指使如故人有
 劝之去亮曰岂不知但以爱其才而慕其博奥以此
 恋恋不能去卒至于死耳
 
 
 
卷七 第 22b 页 WYG1036-0233b.png
 
 
 
 
 
 
 
 南部新书卷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