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部新书-宋-钱易卷四

卷四 第 1a 页 WYG1036-0198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南部新书卷四      宋 钱易 撰
武德元年以长安令独孤怀恩为工部尚书
万岁通天元年四月一日诏神岳中天王可尊为神岳
 中天皇帝至神龙元年复为王
孙智谅开元年中内殿修斋奉诏投龙于吉之玉笥山
 泊舟江侧见异气在东川之中疑有古迹遂于阁皂
 山掘得铜钟一枚重百馀斤钟下得玉像三身因置
卷四 第 1b 页 WYG1036-0198b.png
 阁皂观
省中诸郎中不自员外拜者谓之土山头果毅言其不
 历清资便拜高品似长征兵士便授边远果毅也
先天中王主敬为侍御史自以才望华妙当入省台前
 行忽除膳部员外微有惋怅吏部郎中张敬志咏曰
 有意嫌兵部专心望考功谁知脚蹭蹬却落省墙东
 盖膳部在省最东北隅也
开元十八年吏部尚书裴光庭始奏用循资格
卷四 第 2a 页 WYG1036-0199a.png
郑畋少女好罗隐诗常欲妻之一旦𨼆谒畋畋命其女
 隔帘视之及退其女终身不读江东篇什举子或以
 此谑之答曰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众皆启齿
柳公权有笔偈云圆如锥捺如凿不得出只得却义是
 一毛出即不堪用
大中中李太尉三贬至朱崖时在两制者皆为拟制用
 者乃令狐绹之词李虞仲集中此制尤高未知孰是
 往往有俗传之制云蛇用两头狐摇九尾鼻不正而
卷四 第 2b 页 WYG1036-0199b.png
 身岂正眼既斜而心亦斜此仇家谤也
李含光善书或曰笔迹过其父一闻此语而终身不书
 (含光即司马/天师弟子)
长安太庙殿即苻坚所造
省中司门都官屯田虞部主客皆閒简无事时谚曰司
 门水部入省不数又角抵之戏有假作吏部令史及
 虞部令史相见忽然俱倒闷绝良久云冷热相激
有李参军者善相笏知休咎必验呼为李相笏又有龙
卷四 第 3a 页 WYG1036-0199c.png
 复本者无目凡有象简竹笏以手捻之必知官禄年
 寿
马周之妻卖䭔媪也即媪引周为常何之客
中和初黄巢将败有谣云兼巢须走秦山东死在翁家
 中巢死之处民家果姓翁
萧廪新为京尹杨复恭假子罪仍殴地界廪新曰新
 除京尹敢打所由将令百司难逃一死由是内外畏
 服
卷四 第 3b 页 WYG1036-0199d.png
韦夏卿善知人道逢再从弟执谊从弟渠牟及丹三人
 皆第二十四并为郎官簇马久之曰今日逢三二十
 四郎辄欲题目之谓执谊曰必为宰相善保其末谓
 渠牟曰弟当别承主上恩而速贵为公卿谓丹曰三
 人之中弟最长远而位极旄钺皆如其言
陈少游捡校职方员外郎充回纥使捡校郎官自少游
 始也
长安有龙户见水色即知有龙或引出但如鳅鱼而已
卷四 第 4a 页 WYG1036-0200a.png
柳圭是韦悫门生悫尝云三十人惟柳先辈便进灯烛
 下本
江陵有士子游于交广间而爱姬为太守所取纳于高
 丽坡底及归因寄诗曰惆怅高丽坡底宅春光无复
 下山来守见诗遂遣还
韦澳与萧寘大中中同为翰林学士每寓直多召对内
 使云但两侍郎入直即内中便知宣旨又澳举进士
 时日者陈子谅号为陈特快云诸事未敢言惟青州
卷四 第 4b 页 WYG1036-0200b.png
 节度使不求自得果除拜
柳公绰家藏书万卷经史子集皆有三本色采尤华丽
 者镇库又一本次者长行披览又一本又次者后生
 子弟为业皆有厨格部分不相参错
张巡许远宋州立血食庙谓之双庙至今岁列常祀
会昌元年三月二十五日敕以其日为老君降诞假一
 日
阳城贞元中与三弟隐夏阳山中相誓不婚啜菽饮水
卷四 第 5a 页 WYG1036-0200c.png
 有苍头曰都儿与主同志
李约为兵部员外郎勉子也与主客员外郎张谂同官
 二人每单床静言达旦不寐故约赠韦徵君况诗曰
 我有中心事不向韦三说秋夜洛阳城明月照张八
郑畋字台文亚之子也亚任桂察时生故小字桂儿
薛收与从父兄子元敬族兄子德音齐名时人谓之河
 东三凤
郑俶依阳城读书经月馀与论国风俶不能往复一辞
卷四 第 5b 页 WYG1036-0200d.png
 因缢于梁下城哭曰我虽不杀俶俶因我而死为之
 服缌麻
裴谈过苏瑰小许公方五岁乃试庾信枯树赋将及终
 篇避谈字因易其韵曰昔年移柳依依汉阴(南/)今看
 摇落悽怆江浔(潭/)树犹如此人何可任(堪/)
中书令李峤有三戾性好荣迁憎人升进性好文章憎
 人才华性好贪浊憎人受赂
肃皇常举衣袖示韩择木曰朕此衣已三浣矣
卷四 第 6a 页 WYG1036-0201a.png
封德彝即杨素之婿素为仆射常抚其座曰封郎必居
 此座后果如其言
天下贡赋惟长安县贡土万年县贡水
开元十八年苏晋为吏部侍郎而侍中裴光庭每过官
 应批退者但对众披簿以朱笔点头而已晋遂榜选
 门曰门下点头者更引注拟光庭不悦以为侮已
景龙以来大臣初拜官者例许献食谓之烧尾开元后
 亦有不烧尾者渐而还止
卷四 第 6b 页 WYG1036-0201b.png
长庆初每大狱有司断罪又令给事中中书舍人参酌
 出入百司呼为参酌院今审刑即其地也
李翱在湘潭收韦江夏之女于乐籍中赵骅亦于贼人
 赎江西韦环之女或厚给以归亲族或盛饰以事良
 家此哀孤之上也
礼部驳榜者十一月出粗驳者谓有状无解无状细驳
 谓书其行止之过
两省谏议无事不入每遇入省有厨食四孔炙
卷四 第 7a 页 WYG1036-0201c.png
中书舍人时谓宰相判官宰相亲嫌不拜知制诰为直
 脚又云不由三事直拜中书舍人者谓之挞额裹头
天宝五载巴东石开有天尊像及幢盖
卢从愿景云中典选有声称时人曰前有裴马后有卢
 李裴即行俭马即马戴李即朝隐
上元二年夏于景龙观设高座讲论道释二教遣宰臣
 百僚悉就观设斋听论仍赐钱有差
贞元二年江淮运米每年二百万斛虽有此制而所运
卷四 第 7b 页 WYG1036-0201d.png
 不过四十万
王栖曜善射尝与文士游虎邱寺平野霁日先以一箭
 射空再发中之江东文士梁肃以下咸歌咏之
李辅国为殿中监常在银台门受事置察事厅子数十
 人官吏有小过无不伺知
长安三月十五日两街看牡丹奔走车马慈恩寺元果
 院牡丹先于诸牡丹半月开太真院牡丹后诸牡丹
 半月开故裴兵部怜白牡丹诗自题于佛殿东颊唇
卷四 第 8a 页 WYG1036-0202a.png
 壁之上太和中车驾自夹城出芙蓉园路幸此寺见
 所题诗吟玩久之因令宫嫔讽念及暮归大内即此
 诗满六宫矣其诗曰长安豪贵惜春残争赏先开紫
 牡丹别有玉杯承露冷无人起就月中看兵部时任
 给事
卢家有子弟年已暮而犹为校书郎晚取崔氏子崔有
 词翰结缡之后微有嫌色卢因请诗以述怀为戏崔
 立成曰不怨卢郎年纪大不怨卢郎官职卑自恨为
卷四 第 8b 页 WYG1036-0202b.png
 妻生较晚不见卢郎年少时
开元十九年四月于京城置礼会院院属司农寺在崇
 仁坊南街后元和中拾遗杨归厚私以婚礼上言借
 礼会院因此贬官
兰亭序武德四年欧阳询就越访求得之始入秦王府
 麻道嵩奉教拓两本一送辨才一王自收嵩私拓一
 本于时天下草创秦王虽亲总戎兰亭不离肘腋及
 即位学之不倦至贞观二十三年褚遂良请入昭陵
卷四 第 9a 页 WYG1036-0202c.png
 后但得其模本耳
柳子温家法常命苦参黄连熊胆和为丸赐子弟永夜
 习学含之以资勤苦
陆龟蒙居震泽之南巨积庄产有斗鸭一栏颇极驯养
 一旦有驿使过挟弹毙其尤者于是龟蒙诣而骇之
 曰此鸭能人语复归家少顷手一表本云见待附苏
 州上进使者毙之何也使人恐尽与橐中金以糊其
 口龟蒙始焚其章接以酒食使者俟其稍悦方请其
卷四 第 9b 页 WYG1036-0202d.png
 人语之由曰能自呼其名使者愤且笑拂袖上马复
 召之尽还其金曰吾戏之耳
宣皇好文尝赋诗上句有金步摇未能对进士温岐(即/庭)
 (筠/)续之岐以玉跳脱应之宣皇赏焉令以甲科处之
 为令狐绹所沮遂除方城尉初绹曾问故事于岐岐
 曰出南华真经非僻书也冀相公燮理之暇时宜览
 古绹怒甚后岐有诗云悔读南华第二篇
黄巢令皮日休作谶词云欲知圣人姓田八二十一欲
卷四 第 10a 页 WYG1036-0203a.png
 知圣人名果头三屈律巢大怒盖巢头丑掠鬓不尽
 疑三屈律之言是其讥也遂及祸
王承业为太原节度使军政不修诏御史崔众交兵于
 河东众侮易承业或裹甲持枪突入承业厅事玩谑
 之李光弼闻之素不平至是众交兵于光弼光弼以
 其无礼不即交兵令收系之中使至除众御史中丞
 怀其敕问众所在光弼曰有罪系之矣中使以敕示
 光弼光弼曰今只斩侍御史若宣制命即斩中丞若
卷四 第 10b 页 WYG1036-0203b.png
 拜宰相即斩宰相中使惧遂寝而还翌日斩众于碑
 堂之下
贞元十五年以谏议田敦为兵部郎中上将用敦为兵
 部侍郎疑其年少故有此拜
贞元四年九月二日敕今海隅无事烝庶小康其正月
 晦日三月三日九月九日宜任文武百僚择胜地追
 赏为乐仍各赐钱以充宴会
每岁正旦晓漏已前宰相三司使大金吾皆以桦烛百
卷四 第 11a 页 WYG1036-0203c.png
 炬拥马方布象城谓之火城(甲赋中有/火城赋)仍杂以衣绣
 鸣珂焜耀街陌如逢宰相即诸司火城悉皆扑灭或
 其年无仗即中书门下率文武百僚诣东上閤门横
 行拜表称庆内臣宣答礼部员外郎受诸道贺表取
 一通官最高者坼表展于坐案上跪读讫閤门使引
 表接入内却出宣云所进贺表如有太后即宰相率
 两班赴西内称贺
李泌有谠直之风而好谈谑神仙鬼道或云尝与赤松
卷四 第 11b 页 WYG1036-0203d.png
 王乔安期羡门等游处坐此为人所讥
王起太和中文皇颇重之曾为诗写于太子之笏
高骈在维扬曾遣使致书于浙西周宝曰伏承走马已
 及奔牛今附齑一瓶葛粉十斤以充道路所要盖讽
 其为齑粉矣
李山甫咸通中不第后流落河朔为乐彦祯从事多怨
 朝廷之执政尝有诗云劝君不用誇头角梦里输嬴
 总未真
卷四 第 12a 页 WYG1036-0204a.png
张祜字承吉有三男一女桂子椿儿椅儿桂子椿儿皆
 物故惟女与椅在椅儿名虎望亦有诗后求济于嘉
 兴监裴弘庆署之冬瓜堰官望不甘庆曰祜子之守
 冬瓜所谓过分
陈夷行郑覃在相请经术孤单者进用李珏与杨嗣复
 论地胄词彩者居先每延英议政率先矛盾无成政
 但寄之颊舌而已
康子元越人念易数千遍行坐不释卷开元中张说荐
卷四 第 12b 页 WYG1036-0204b.png
 为丽正学士
元行冲在太常有人于古墓得铜器似琵琶而身正圆
 人无识者冲曰此阮咸琵琶也乃令匠人以木为之
 至今乃有
大中十二年七月十四日三更三点进朝惟宰臣夏侯
 孜独到衙以大夫李景让为西川节度使时中元假
 通事舍人无在馆者麻案既出孜受麻毕乃召当直
 中书舍人冯图宣之捧麻皆两省胥吏自此始令通
卷四 第 13a 页 WYG1036-0204c.png
 事舍人休浣亦在馆俟命
故事京兆尹在私第但奇日入府偶日入递院崔郢大
 中中为京兆尹囚徒逸狱始命造廨宅京尹不得离
 府后郢败韦澳自内署面授京尹赐度支钱二万索
 令造府宅
咸通六年放宫人沈氏养亲沈氏入宫五十八年有父
 居浐水年一百一十母年九十五因为筑室而居颁
 金帛碓硙敕本县放科役终沈氏之世
卷四 第 13b 页 WYG1036-0204d.png
杜羔妻刘氏善为诗羔累举不第将至家妻先寄诗与
 之曰良人的的有奇才何事年年被放回如今妾面
 羞君面君若来时近夜来羔见诗即时回去寻登第
 妻又寄诗云长安此去无多地郁郁葱葱佳气浮良
 人得意正年少今夜醉眠何处楼
令狐绹在相擢裴坦自楚州刺史为职方郎中知制诰
 裴休以坦非才拒之不胜及坦上事谒谢于休休曰
 此乃首台谬选非休力也立命肩舆便出两阁老吏
卷四 第 14a 页 WYG1036-0205a.png
 云自有中书未有此事至坦主贡擢休之子弘上第
 时人云欲盖而彰此之谓也
崔慎由镇西川有异人张叟者与迹熟因谓之曰今四
 十无子良可惧也叟曰为公求之惟终南翠微寺有
 僧绝粒五十五年矣君宜遗之服玩若爱而受之则
 其嗣也果受之僧寻卒遂生一男叟复相之曰贵则
 过公恐不得其终因字曰衲僧又云缁郎(即彻/也)
阳城出刺道州太学生二百七十人诣阙乞留疏不得
卷四 第 14b 页 WYG1036-0205b.png
 上
天祐元年八月前曲沃令高沃纳史馆书籍三百六十
 卷授监察赐绯
张裼尚书牧晋州外贮营妓生子曰仁龟乃与张处士
 为假子居江淮间后裼死仁龟方还长安云江淮郎
 君至家皆愕然苏夫人收之齿诸兄之列仁龟后以
 进士成名历侍御史因奉使江浙而死
关图有一妹有文学善书札图尝语同僚曰某家有一
卷四 第 15a 页 WYG1036-0205c.png
 进士所恨不巾栉耳后适常氏修之母也修咸通六
 年登科
张说女嫁卢氏为其舅求官说不语但指支床龟而示
 之女归告其夫曰舅得詹事矣
李绅在维扬日有举子诉扬子江舟子不渡恐失试期
 绅判云昔在风尘曾遭此辈今之多幸得以相逢各
 抛付扬子江其苛急也如此后因科蛤为属邑令所
 抗云奉命取蛤且非其时严冬冱寒滴水成冻若生
卷四 第 15b 页 WYG1036-0205d.png
 于浅水则犹可涉胫而求既处于深潭非没身而不
 得贵贱则异性命不殊绅大惭而止终以吴湘狱仰
 药而死
刘三复能记三生事云曾为马马常患渴望驿而嘶伤
 其蹄则连心痛后三复乘马过硗确之地必为缓辔
 有欹石必去之
严恽字子重善为诗与杜牧友善皮陆常爱其篇什有
 诗云春光冉冉归何处更向花前把一杯尽日问花
卷四 第 16a 页 WYG1036-0206a.png
 花不语为谁零落为谁开七上不第卒于吴中
于志宁为仆射预修史恨不得学士来济为学士恨不
 得修史
大中中于琮选尚永福公主忽中寝洎审旨上曰朕此
 女子因与之会食对朕辄折匕箸情性如此恐不可
 为士大夫妻寻改尚广德公主
咸通六年沧州盐院吏赵鏻犯罪至死既就刑有女请
 随父死云七岁母亡蒙父私盗官利衣食之今父罪
卷四 第 16b 页 WYG1036-0206b.png
 彰露合随其法盐院官崔据义之遂以其事闻诏哀
 之兼减父之死女又泣曰昔为父所生今为官所赐
 誓落发奉佛以报君王因于怀中出刃立截其耳以
 示信既而待父减死罪之刑疾愈遂归浮图氏
 
 
 
 南部新书卷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