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部新书-宋-钱易卷一

卷一 第 1a 页 WYG1036-0176c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南部新书卷一      宋 钱易 撰
自武德至长安四年以前尚书左右仆射并是正宰相
 初豆卢钦望拜左仆射不言同中书门下三品不敢
 参议朝政数日后始有诏加知军国重事至景云二
 年韦安石除仆射不带同三品自后空除仆射不是
 宰相遂为故事至德二年宰相直主政事笔每人知
 十日至贞元十年又分每人轮一日执笔
卷一 第 1b 页 WYG1036-0176d.png
尚书诸厅历者有壁记入相则以朱点之元和后唯膳
 部厅持国柄者最多时省中谓之朱点厅
韦夏卿与弟正卿大历中同日登制科皆曰今日盛事
 全归二难之手
韩昆大历中为制科第三等敕头代皇异之诏下日坐
 以采舆翠笼命近臣持采杖鞭之厚锡缯帛以示殊
 泽
常衮自礼部侍郎入相时潘炎为舍人引麻因戏之曰
卷一 第 2a 页 WYG1036-0177a.png
 留取破麻鞋著及衮视事不浃旬果除
凌烟阁在西内三清殿侧画像皆北面阁中有中隔隔
 内面北写功高宰辅南面写功高侯王隔外面次第
 功臣
證圣元年正月明堂灾重造天册万岁殿二年三月成
 号为通天宫
项斯始未为闻人因以卷谒江西杨敬之杨甚爱之赠
 诗云几度见君诗尽好及观标格过于诗平生不解
卷一 第 2b 页 WYG1036-0177b.png
 藏人善到处逢人说项斯未几诗达长安斯明年上
 第
上元中长安东内始置延英殿每侍臣赐对则左右悉
 去故直言谠议尽得上达
李听为羽林将军有名马穆皇在东宫讽听献之听以
 总兵不从及即位太原拟帅皆不允谓宰臣曰李听
 为羽林将军不与朕马是必可任遂降制
开元御札云朕之兄弟唯有五人比为方伯岁一朝见
卷一 第 3a 页 WYG1036-0177c.png
 虽载崇藩屏而有睽谈笑是以辍牧人而各守京职
 每听政之后延入宫中申友于之志咏棠棣之诗邕
 邕怡怡展天伦之爱也
祠部省中谓之冰(去/声)厅言其清且冷也
尚书省东南向阳通衢有小桥相承曰拗项桥言御史
 及殿中久次者至此必拗项而望南宫也
都堂南门道东有古槐垂阴至广或夜闻丝竹之音则
 省中有入相者俗谓之音声树
卷一 第 3b 页 WYG1036-0177d.png
二十四司印故事悉纳直厅每郎官交印时吏人悬之
 于臂以相授颇觉为繁杨虔州虞卿任吏部员外郎
 始置匮加鐍以贮之人以为便至今不改
笏始无囊皆摽笏于马上张曲江清瘦不任乃置笏囊
秘书省内落星石薛稷画鹤贺知章草书郎令馀画凤
 相传号为四绝元和中韩公武为校书郎挟弹中鹤
 一眼时人乃谓之五绝又省之东即右威卫荒秽摧
 毁其大厅逼校正院南对御史台有人嘲之曰门缘
卷一 第 4a 页 WYG1036-0178a.png
 御史塞厅被校书摧
曹确杨收徐商路岩同秉政外有嘲之曰确确无馀事
 钱财总被收商人都不管货赂几时休
李林甫寡学中表有诞子者以书贺之云知有弄獐之
 庆
郑注镇凤翔皆择贞正之士以为幕席亦欲遏其邪行
 及注败皆为监军所诛
温大雅武德中为黄门侍郎弟彦博为中书侍郎高祖
卷一 第 4b 页 WYG1036-0178b.png
 曰我起义晋阳为卿一门尔后弟大有又除中书侍
 郎(大有一/作彦将)
中书省有磐石初薛道衡为内史侍郎常踞其石草诏
 后孙元超每见此石未尝不泫然
施肩吾与赵嘏仝年不睦嘏旧失一目以假珠代其睛
 故施嘲之曰二十九人同及第五十七只眼看花元
 和十五年也
女道士鱼玄机住咸宜观工篇什杀婢绿翘甚切害事
卷一 第 5a 页 WYG1036-0178c.png
 败弃市
崔四八即慎由之子小名缁郎天下呼油为麻膏故谓
 之麻膏相公
开元中岐薛以下轮日载笔于乘舆前作内起居注四
 季朱印联名牒送史馆至天宝十载季冬已成三百
 卷率以五十幅黄麻为一轴雕檀轴紫凤绫表遂别
 起大阁贮之禄山陷西京先以火千炬焚是阁移时
 灰灭故实录百不叙及一二
卷一 第 5b 页 WYG1036-0178d.png
小许公从工部侍郎除中书侍郎便共政事食明日加
 知制诰制诰舍人有政事食自此为始
太和中上自延英退独召柳公权对上不悦曰今日一
 场大奇杨嗣复李珏道张讽是奇才请与近密官郑
 覃陈夷行即云是奸邪须斥之于岭外教我如何即
 是公权奏曰允执厥中上曰如何即是允执厥中又
 奏嗣复李珏既言是奇才即不合斥于岭外郑覃夷
 行既云是奸邪亦不合职于近密若且授荆襄间一
卷一 第 6a 页 WYG1036-0179a.png
 郡守此近于允执厥中旬日又召对上曰允执厥中
 向道也张遂为郡守
贾曾除中书舍人以父名忠固辞之言者以中书是曹
 司名父之名又音同字别于礼无嫌曾乃就职
开元七年赐百僚射金部员外卢廙职方郎中李畬俱
 非善射箭不及垛而互言工拙畬戏曰与卢箭俱三
 十步左右不晓畬曰畬箭去垛三十步卢箭去畬三
 十步
卷一 第 6b 页 WYG1036-0179b.png
李白山东人父任城尉因家焉少与鲁郡诸生隐徂徕
 山号竹溪六逸天宝中游会稽与吴筠隐剡中筠徵
 赴阙荐之于朝与筠俱待诏翰林俗称蜀人非也今
 任城令厅石记白之词也尚存焉
江西私酿酒法尤严王仲舒廉察日奏罢之
宰相门下省议事谓之政事堂永淳中裴炎为中书令
 始移就中书省政事印亦改中书门下之印
开元中花萼楼大酺人众莫遏遂命严安之定场以笏
卷一 第 7a 页 WYG1036-0179c.png
 画地无一辈敢犯
卢携常题司空图壁云姓氏司空贵官班御史卑老夫
 如且在不用叹屯奇
龙朔中杨思玄恃外戚典选多排斥选士为选人夏彪
 讼之御史中丞郎馀庆弹奏免官许南阳曰固知杨
 吏部之败或问之许曰一彪一狼共看一羊不败何
 待
开元皇帝为潞州别驾乞假归京值暮春戎服臂鹰于
卷一 第 7b 页 WYG1036-0179d.png
 野次时有豪氏子十馀辈供帐于昆明上时突会座
 中有持酒船唱令曰今日宜以门族官品坐上笑曰
 曾祖天子祖天子父相王临淄郡王李某诸辈惊散
 上联举三船尽一巨觥而去
襄王僭位朱玟秉政百揆失序逼李拯为内署拯尝吟
 曰紫宸朝罢缀鹓鸾丹凤楼前驻马看惟有终南山
 色在晴明依旧满长安拯终为乱兵所杀
武德七年遣刑部尚书沈叔安携天尊像赐高丽仍令
卷一 第 8a 页 WYG1036-0180a.png
 道士往彼讲道德经
自先天初至开元十五年仪同者四人姚崇宋璟王同
 皎王毛仲
唐法亲王食封八百户有至一千户公主三百户长公
 主五百户有至六百户惟太平相王踰此制
黄巢入青门坊市聚观尚让慰晓市人曰黄王为生灵
 不似李家其悖也如此
长安令李济得罪因奴万年令霍晏得罪因婢故赵纵
卷一 第 8b 页 WYG1036-0180b.png
 之奴当千讦纵阴事张镒疏而杖杀之纵即郭令之
 聓
建中末姚况有功于国为太子中舍人旱蝗之岁以俸
 薄不自给而以馁终哀哉
田神功大历八年卒于京师许百官吊丧上赐屏风茵
 褥于灵座并赐千僧斋以追福至德以来将帅不兼
 三事者哀荣无比
柳浑旧名载为朱泚所逼及克复上言曰顷为狂贼点
卷一 第 9a 页 WYG1036-0180c.png
 秽臣实耻称旧名矧字画带戈时当偃武请改名浑
 浑后入相封宜城公谓之柳宜城
韦顗著易蕴甚有奥旨顗见素孙
郭令终始之道无缺惟以谮怒判官张谭诬奏杖杀之
 物议为薄
张巡每战大呼牙齿皆碎及败尹子奇视之其齿存者
 不过三四初守宁陵也使南霁云诣贺兰进明乞救
 兵进明大宴霁云不下咽自啮一指示信进明终不
卷一 第 9b 页 WYG1036-0180d.png
 应以至于破
贞观中择官户蕃口之少年骁勇者数百人每出游猎
 持弓矢于御马前射生令骑豹文鞯著兽文彩衫谓
 之百骑至则天渐加其人谓之千骑孝和又增之为
 万骑皆置使以领之
彭偃与朱泚下伪诏曰幽囚之中神器自至岂朕薄德
 所能经营泚败偃诛其妖乱也如此
太和九年冬甘露事败将相弃市王璠谓王涯曰当初
卷一 第 10a 页 WYG1036-0181a.png
 劝君斩却郑注斩之岂有此事也此虽临刑之言然
 固当矣
梁祖尝言于昭皇赵崇是轻薄团头于鄂州座上佯不
 识骆乳呼为山驴王遂阻三事之拜此亦挫韩偓也
王皇后开元中恩宠日衰而不自安一日诉之曰三郎
 独不记阿忠脱新紫半臂更得一斗面为三郎生日
 作汤饼耶上戚然悯之而馀恩获延三载
武德初史馆尚𨽻秘书省著作局贞观三年移于门下
卷一 第 10b 页 WYG1036-0181b.png
 省令宰相监修自是著作局始罢史职
公孙罗为沛王府参军撰文选音义十卷罗唐初人
开元中裴光庭为侍中门下过官委主事阎麟之裁定
 随口下笔时人语曰麟之口光庭手物议丑之
张延赏怙权矜已嫉柳浑之守正使人谓之曰相公旧
 德但节言于庙堂则名位可久浑曰为吾谢张相公
 柳浑头可断而舌不可禁
王缙在太原旧将王无纵等恃功且以缙儒者易之每
卷一 第 11a 页 WYG1036-0181c.png
 事多违约束一朝悉召斩之将校股慄
大历中陇州猫鼠同乳率百僚贺崔祐甫独奏曰仁则
 仁矣无乃失于性乎
李邕自滑州上计也京洛阡陌聚观以为古人盖邕负
 美名频被贬斥剥落在外也
元德秀字紫芝为鲁山令有清德天宝十三年卒门人
 相与谥为文行先生士大夫高其行不名谓之元鲁
 山
卷一 第 11b 页 WYG1036-0181d.png
驸马都尉郑潜曜睿皇之外孙尚明皇第十二女临晋
 长公主母即代国长公主也开元中母寝疾曜刺血
 濡奏章请以身代及焚章独神通许三字不化翼日
 主疾间至哉孝子也
殿中监少监尚衣尚舍尚辇大朝会皆分左右随伞扇
 立入阁亦同之
牛僧儒三贬至循州本传不言漏略也
李景让典贡年有李复言者纳省卷有纂异一部十卷
卷一 第 12a 页 WYG1036-0182a.png
 榜出曰事非经济动涉虚妄其所纳仰贡院驱使官
 却还复言因此罢举
古押牙者富平人有游侠之才多奇计往往通于宫禁
五月一日御宣政殿百僚相见之仪贞元以来常行之
 自后多阙
崆峒山在松州属龙州西北接蕃界蜀破后路不通非
 即崆峒也
长安中秋望夜有人闻鬼吟曰六街鼓歇行人绝九衢
卷一 第 12b 页 WYG1036-0182b.png
 茫茫空有月又闻有和者曰九衢日出何劳劳长安
 土尽槐根高俗云务本西门是鬼市或风雨晦冥皆
 闻其諠聚之声怪哉
天宝中程修己以书进见尝举孝廉故明皇待之弥厚
 会春暮内殿赏牡丹花上颇好诗因问修己曰今京
 邑人传牡丹诗谁为首出对曰中书舍人李正封诗
 天香夜染衣国色朝酣酒时杨妃侍上曰妆台前宜
 饮以一紫金盏酒则正封之诗见矣
卷一 第 13a 页 WYG1036-0182c.png
高宗欲废王皇后立武昭仪犹豫未定许南阳宣言于
 朝曰田舍翁多收得十斛麦尚须换却旧妇况天子
 富有四海立一皇后有何不可上意乃定吁牝鸡之
 孽洎移土德过始于南阳
白乐天之母因看花坠井后有排摈者以赏花新井之
 作左迁穆皇尝题柱曰此人一生争得水吃
张介然天宝中为卫尉卿因入奏曰臣今三品合列棨
 戟若列于帝城乡里不知臣河东人也请列戟于故
卷一 第 13b 页 WYG1036-0182d.png
 乡上曰所给可列故乡京城朕当别赐本乡列戟介
 然始也
京兆尹黎干戎州人也尝白事于王缙缙曰尹南方之
 子也安知朝礼其慢而侮人率如此
总章中天子服婆罗门药郝处俊谏曰脩短有天命未
 闻万乘之主轻服蕃夷之药
贞元中邕州经略使陈昙怒判官刘缓杖之二十五而
 卒卒之日昙得疾见缓为祟而卒
卷一 第 14a 页 WYG1036-0183a.png
韦氏称制明皇忧甚独密言于王琚琚曰乱则杀之又
 何疑
开元中诸王友爱特甚尝谓近侍曰思作长枕大被与
 诸王同卧
鄱阳人张朝为猛兽所搏噬其家犬名小狸救之获免
中书省柳树久枯死兴元二年车驾还而柳活明年吕
 渭以为礼部赋题上甚恶之
卢群昔寓居郑滑典贴得良田及为郑滑节度悉召其
卷一 第 14b 页 WYG1036-0183b.png
 主还之时以为美谈
自贞元来多令中官强买市人物谓之宫市
日本国大臣曰真人犹中朝户部尚书
郭代公元振为西凉州牧时西蕃主帅乌质勒强盛元
 振与之立语俄顷雪下盈尺质勒既老久立归而遂
 死人谓诡杀乌质勒
路随孝行清俭常闭门不见宾客状貌酷似其先人以
 此未尝视镜又感其父没蕃终身不背西坐其寝以
卷一 第 15a 页 WYG1036-0183c.png
 西首
 
 
 
 
 
 
 
卷一 第 15b 页 WYG1036-0183d.png
 
 
 
 
 
 
 
 南部新书卷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