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梦琐言-宋-孙光宪卷十九

卷十九 第 1a 页 WYG1036-0116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北梦琐言卷十九
            唐 孙光宪 撰
   玉界尺
太傅致仕赵光逢仕唐及梁薨于天成中文学德行风
神秀异号曰玉界尺扬历台省入翰林御史中丞梁时
同平章事时以两登廊庙四退丘园百行五常不欺暗
室缙绅仰之
卷十九 第 1b 页 WYG1036-0116b.png
   周元豹
周元豹燕人少为僧其师有知人之鉴从游十年不惮
辛苦遂传其秘还乡归俗卢澄为道士与同志三人谒
之元豹退谓人曰适二君子明年花发俱为故人唯彼
道士他年甚贵来岁二人果睹零落卢果登庸后归晋
阳张承业犹重之言事多中承业俾明宗易衣列于诸
校之下以他人请之曰此非也元豹指明宗于末坐曰
骨法非常此为内衙太保乎或问前程唯云末后为镇
卷十九 第 2a 页 WYG1036-0116c.png
帅明宗夏皇后方事巾栉有时忤旨大犯槚楚元豹曰
此人有藩侯夫人之相当生贵子其言果验凡言吉凶
莫不神中事多不载明宗自镇帅入纂谓侍臣曰周元
豹昔曾言朕事诸有徵可诏北京津置赴阙赵凤曰𡊮
许之事元豹所长若诏至辇下即争问吉凶恐近于妖
惑乃令就赐金帛官至光禄卿年八十而终(又闻尝与/蜀高祖预)
(说符命嗣主至于云龙将相/其言无不符验果异乎哉)
   老益贪
卷十九 第 2b 页 WYG1036-0116d.png
礼部尚书崔贻孙年过八十求进不休囊橐之资素有
贮积性好干人喜得小惠左降之后二子争财甘旨医
药咸不供侍书责其子曰生有明君真宰死有天曹地
府无为老朽岂放尔邪为缙绅之笑端
   解元龟进诗
道士解元龟本西蜀节将下军校明宗入纂言自西来
对于便殿诗歌圣德自称太白山正一道士上表乞西
都留守兼三州(一作/川)制置使要脩西京宫阙上谓侍臣
卷十九 第 3a 页 WYG1036-0117a.png
曰此老耄自远来朝此期别有异见乃为身名甚切堪
笑也时号知白先生赐紫斯乃狂妄人也
   击碎舍利
天成中有僧于西国取经回得一佛牙舍利十粒行以
程上进其牙大如拳褐溃皴裂赵凤言于执政曰曾闻
佛牙锤锻不坏请试之随斧而碎时宫中已施数千闻
毁碎方遂摈弃之云云此僧号智明幽州人仆尝识之
   崔协对扬
卷十九 第 3b 页 WYG1036-0117b.png
明宗问宰相冯道卢质近日吃酒否对曰质曾到臣居
亦饮数爵臣劝不令过度事亦如酒过即患生崔协强
言于坐曰臣闻食医心镜酒极好不假药饵足以安心
神左右见其肤浅不觉哂之
   降龙大师
五台山僧诚慧其徒号为降龙大师镇州大水坏其南
城诚慧曰彼无信心吾使一小龙警之自言能(一作/飞)
使毒龙故也同光初到阙权贵皆拜之唯郭崇韬知其
卷十九 第 4a 页 WYG1036-0117c.png
为人终不设拜京师旱迎至洛下祈雨数旬无徵应或
以焚燎为闻惧而潜去至寺惭恚而终建塔号法雨大
师何其谬也
   鱼目为舍利
泽州僧洪密请舍利塔洪密以禅宗谜语鼓扇愚俗自
云身出舍利曾至太原豪民迎请妇人罗拜洪密既辞
妇人于其所坐之处拾得百粒正人验之皆枯鱼之目
也将辞云山中要千数番粗毡半日获五百番其惑人
卷十九 第 4b 页 WYG1036-0117d.png
如此
   姚洪忠烈(夏鲁奇附/)
阆州守禦指挥使姚洪梁时经事董璋璋将叛频诱洪
以大义拒之城陷被擒璋责之洪大骂璋曰老贼孤恩
背主吾于尔何恩而云相负尔为李七郎奴扫马粪得
一脔残炙感恩无尽今天子付以茅土结党反噬尔本
奴才即无耻吾忠义之士不忍为也璋怒令十人持刀
割其肤然镬于前自取啖食洪至死大骂不已明宗闻
卷十九 第 5a 页 WYG1036-0118a.png
之泣下置洪二子于近卫给赐颇优于时夏鲁奇守遂
州城破自刎而死并为忠烈也
   座主门生同入翰林
封舜卿梁时知贡举后门生郑致雍同受命入翰林为
学士致雍有俊才舜卿才思拙涩及试五题不胜困弊
因托致雍秉笔当时议者以为座主辱门生同光初致

   戏萧希甫
卷十九 第 5b 页 WYG1036-0118b.png
萧希甫进士及第有文才口辩多机数梁时不得意弃
母妻渡河易姓名为皇甫教书庄宗即位于魏州徵希
甫知制诰庄宗平汴洛希甫奉诏宣慰青齐方知其母
死妻嫁乃持服于魏州时议者戏引李陵书云老母终
堂生妻去帷后为谏议大夫性褊忿躁于进取疏宰相
豆卢革韦说至于贬死又以毁訾宰臣责授岚州司马
   明宗奖冯道
明宗谓侍臣曰冯道纯俭顷在德胜寨所居一茅庵与
卷十九 第 6a 页 WYG1036-0118c.png
从人同器而食卧则刍稿一束其心晏如及以父忧退
归乡里自耕耘樵采与农夫杂处不以素贵介怀真士
大夫也
   明宗戒秦王
明宗戒秦王重荣曰吾少钟丧乱马上取功名不暇留
心经籍在藩邸时见判官论说经义虽不深达其旨大
约令人开悟今朝廷有正人端士可亲附之庶几有益
吾见先皇在藩时爱自作歌诗将家子文非素习未能
卷十九 第 6b 页 WYG1036-0118d.png
尽妙讽于人口恐被诸儒窃笑吾老矣不能勉强于此
唯书义尚欲耳里频闻时从荣方聚杂进士浮薄之子
以歌诗吟咏为事上道此言规讽之或一日秦王进诗
上说于俳优敬新磨敬新磨赞美而曰勿讶秦王诗好
他阿爷平生爱作诗上大笑
   诙谐所累
宰相冯道形神庸陋一旦为丞相士人多窃笑之刘岳
与任赞偶语见道行而复顾赞曰新相回顾何也岳曰
卷十九 第 7a 页 WYG1036-0119a.png
定是忘持兔园册来道之乡人在朝者闻之告道道因
授岳秘书监任赞授散骑常侍北中村墅多以兔园册
教童蒙以是讥之然兔园册乃徐庾文体非鄙朴之谈
但家藏一本人多贱之也
   明宗不乐进马(张虔钊附/)
泾原帅李金全累历藩镇所在掊敛非时进马上问其
为治如何莫专以进马为事虽黾勉受之圣旨不怿
张虔钊多贪镇沧州日因亢旱民饥发廪赈之方上闻
卷十九 第 7b 页 WYG1036-0119b.png
帝甚嘉奖他日秋成倍斗徵敛朝论鄙之虔钊好与禅
毳谜语自云知道心与口背唯利是求只以饭僧更希
福利议者以渠于佛上希利愚之甚也后叛入蜀取人
产业黩货无厌蜀民怨之或说在蜀问一禅僧云如何
是舍利对曰邮置僦居即得舍利清河惭笑而已
   康澄章疏
大理少卿康澄长兴中上疏其要云是知国家有不足
惧者五深可畏者六敕旨褒称之议者曰虽孙伏伽岑
卷十九 第 8a 页 WYG1036-0119c.png
文本章疏而澄可与易地而处矣
   明宗讽孟鹄
孟鹄自三司勾押官历许州节度使上曰鹄掌三司几
年得至方镇枢密使范延光奏对上曰鹄实干事人以
此至方镇争不勉旃上心知其由径忝冒故以此讽也
   戮丁延徽
供奉官丁延徽巧事权贵人多拥护监仓犯赃合处极
法侍卫使张从宾方便救之上曰食我厚禄偷我仓储
卷十九 第 8b 页 WYG1036-0119d.png
期于决死苏秦说吾不得非但卿言竟处死
 
 
 
 
 
 
 北梦琐言卷十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