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梦琐言-宋-孙光宪卷十八

卷十八 第 1a 页 WYG1036-0111c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北梦琐言卷十八
            唐 孙光宪 撰
   杨千郎
庄宗异母弟存乂即郭崇韬女婿伏诛先是郭崇韬既
诛之后朝野骇惋议论纷然庄宗令阉人察访外事言
存乂于诸将坐上诉郭氏之无罪其言怨望又于妖术
人杨千郎家饮酒聚会攘臂而泣杨千郎者魏州贱民
卷十八 第 1b 页 WYG1036-0111d.png
自言得墨子术于妇翁能役使阴物帽下召食物果实
之𩔖又蒱博必胜人有拳握之物以法必取又说炼丹
乾汞易人形破扃鐍贵要间神奇之官至尚书郎赐紫
其妻出入宫禁承恩用事皇弟存乂常朋淫于其家至
是与存乂同罹其祸
   娠子能语
后唐明宗皇帝微时随蕃将李存信巡边宿于雁门逆
旅逆旅媪方娠帝至媪慢不得具食腹中儿语谓母曰
卷十八 第 2a 页 WYG1036-0112a.png
天子至宜速具食声闻于外媪异之遽起亲奉庖爨敬
事尤谨帝以媪前倨后恭诘之曰公贵不可言也问其
故具道娠子腹语事帝曰老媪逊言惧吾辱耳后果如
其言
   明宗不伐
明宗始在军中居常唯治兵仗不事生产雄武谦和临
财尤廉家财屡空处之晏如也太祖欲试以诚召于泉
府命恣意取之所取不过束帛数缗而已所得赐与必
卷十八 第 2b 页 WYG1036-0112b.png
分部下战胜凯还侪𩔖自伐帝徐言曰人战以口我战
以手众皆心服其能
   明宗独见
庄宗晏驾明宗皇帝为将相推举霍彦威孔循上言唐
运已衰请改国号明宗谓藩邸近侍曰何为改正朔左
右奏曰先帝以锡氏宗属为唐雪冤雠为昭宗皇帝后
国号唐今朝之旧人不欲殿下称唐请更名号耳明宗
泣下曰吾十三事献祖洎太祖至先帝冒刃血战为唐
卷十八 第 3a 页 WYG1036-0112c.png
室雪冤身编宗属武皇功业即吾功业也先帝天下即
吾天下也兄亡弟绍于意何嫌运之衰隆吾当身受于
是不改正朔人服帝之独见也
   庄宗诸弟遇害
赵在礼作乱诸将拥明宗入阙未到间从马直郭从谦
攻兴教门帝母弟存渥从上战及宫车晏驾存渥与刘
皇后同奔太原至风谷为部下所杀刘皇后欲出家为
尼旋亦杀之存霸先除北京留守亦自河中至太原兵
卷十八 第 3b 页 WYG1036-0112d.png
众请杀存霸以安人心符彦超不能禁时存霸已剪发
衣僧衣谒彦超愿为山僧竟不免也存纪存确匿于南
山民家人有以报安重诲重诲曰主上已下诏寻访帝
之仁德必不加害不如密旨杀之果并命于民家后明
宗闻之切让重诲伤惜久之
   刘皇后笞父
庄宗刘皇后魏州成安人家世寒微太祖攻魏州取成
安得后时年五六岁归晋阳宫为太后侍者教吹笙及
卷十八 第 4a 页 WYG1036-0113a.png
笄姿色绝众声伎亦所长太后赐庄宗为韩国夫人侍
者后诞皇子继岌宠待日隆他日成安人刘叟诣邺宫
见上称夫人之父有内臣刘建丰认之即昔日黄䰅丈
人后之父也刘氏方与嫡夫人争宠皆以门族誇尚刘
氏耻为寒家白庄宗曰妾去乡之时妾父死于乱兵是
时环尸而哭妾固无父是何田舍翁诈伪及此乃于宫
门笞之其实后即叟之长女也庄宗好俳优宫中暇日
自负蓍囊药箧令继岌破帽相随似后父刘叟以医卜
卷十八 第 4b 页 WYG1036-0113b.png
为业也后方昼眠及造其卧内自称刘衙推访女后大
恚笞继岌然为太后不礼复以韩夫人居正无以发明
大臣希旨请册刘氏为皇后议者以后出于寒贱好兴
利聚财初在邺都令人设法禆贩所鬻樵苏果茹亦以
皇后为名正位之后凡贡奉先入后宫唯写佛经施尼
师他无所赐阙下诸军困乏以至妻子饿殍宰相请出
内库俵给后将出妆具银盆两口皇子满喜等三人令
鬻以赡军一旦作乱亡国灭族与夫褒姒妲己无异也
卷十八 第 5a 页 WYG1036-0113c.png
先是庄宗自为俳优名曰李天下杂于涂粉獶杂之间
时为诸优朴扶掴搭竟为嚚妇恩伶之倾玷有国者得
不以为前鉴刘后以囊盛金合犀带四欲于太原造寺
为尼沿路复通皇弟存渥同箦而寝明宗闻其秽即令
自杀
   明宗诛诸凶
明宗即位之初诛租庸使孔谦归德军节度使元行钦
邓州节度温韬太子少保段凝汴州曲务辛庭蔚李继
卷十八 第 5b 页 WYG1036-0113d.png
宣等孔谦者魏州孔目吏庄宗图霸以供馈兵食谦有
力焉既为租庸使曲事嬖倖夺宰相权专以聚敛为意
剥削为端以犯众怒伏诛元行钦为庄宗爱将出入宫
禁曾无间隔害明宗之子从璟以是伏诛段凝事梁以
奸佞进身至节将末年绾军权束手归朝温韬凶恶发
掘西京陵寝庄宗中兴不寘其罪厚赂伶官阉人与段
凝皆赐国姓或拥旄钺明宗采众议而诛之辛庭蔚开
封尹王瓒之牙将也朱友贞时廷蔚依瓒势曲法乱政
卷十八 第 6a 页 WYG1036-0114a.png
汴人恶之李继宣汴将孟审澄之子亡命归庄宗刘皇
后蓄为子时宫掖之间秽声流闻此四凶帝在藩邸时
恶其为人故废罢之庄宗皇帝为唐雪耻号为中兴而
温韬毁发诸帝寝陵宜加大辟而赐国姓付节旄由是
知中兴之说谬矣
   韩伊二妃(夏夫人附/)
庄宗皇帝嫡夫人韩氏后为淑妃伊氏为德妃契丹入
中原石氏乞降宰相冯道尊册契丹主大张宴席其国
卷十八 第 6b 页 WYG1036-0114b.png
母后妃列坐同宴王嫱蔡姬之比也夫人夏氏最承恩
宠后嫁契丹托云名李赞华所谓东丹王即安巴坚长
子先归朝后除滑州节度使性酷毒侍婢微过即以刀
刲火灼夏氏少长宫掖不忍其凶求离婚归河阳节度
夏鲁奇家今为尼也
   无官酬勋
乱离以来官爵过滥封王作辅狗尾续貂天成初桂州
节度观察使马尔即湖南马殷之弟本无功德品秩已
卷十八 第 7a 页 WYG1036-0114c.png
高制词云尔名尊四辅位冠三师既非品秩升迁难以
井田增益此要语也议者以名器假人至此贾谊所以
长叹息也
   明宗命相
明宗入朝安重诲用事取谋于孔循旧相豆卢革韦说
出官孔循不欲以河朔人入相极荐崔协而任圜力争
之云崔协者少识文字时人呼为无字碑有李琪者学
际天人奕代轩冕论才校艺可敌时辈百人谗夫巧沮
卷十八 第 7b 页 WYG1036-0114d.png
忌害其能必舍李琪而相崔协如弃苏合之丸取蛣蜣
之转也重诲笑而止然以孔循故终相之帝曰冯书记
先帝判官与物无竞可以相矣由是道与协并命而舍
李琪识者惜之
   明宗睿相
明宗遣皇子从荣出镇邺都或一日上谓安重诲曰从
荣左右有诈宣朕令旨不接儒生儒生多懦恐钝志相
染朕方知之颇骇其事今此皇子方幼出临大藩故选
卷十八 第 8a 页 WYG1036-0115a.png
儒雅赖其禆佐今闻此奸险岂朕之所望也鞫其言者
将戮之重诲曰若遽行刑又虑宾从闻后稍难安处且
望严戒遂止
   明宗恶贪吏
明宗皇帝尤恶贪货邓州留后陶玘为内乡县令成归
仁所论税外科配贬岚州司马掌书记王惟吉夺历任
告敕配绥州长流百姓亳州刺史李邺以赃秽赐自尽
面戒汝州刺史苌蕳为其贪暴汴州仓吏犯赃内有史
卷十八 第 8b 页 WYG1036-0115b.png
彦珣旧将之子又是驸马石敬瑭亲戚王建立奏之希
免死上曰王法无私岂可徇亲由是皆就戮
   诛不孝
缑氏县令裴彦文事母不谨诛之襄邑人周威父为人
所杀不雪父冤有状和解明宗降敕赐死
   安重诲枉杀任圜
任圜昆弟五人曰圜圆图回团雍穆有裕风采俱异圜
美姿容有口辩负筹略平蜀后除黔南不行天成初入
卷十八 第 9a 页 WYG1036-0115c.png
相简拔贤俊杜绝倖门忧国如家切于功名而安重诲
忌之常会于私第有妓善歌重诲求之不得嫌隙渐深
俄罢三司除太子太保归磁州致仕因朱守殷作乱立
遣人称制害之受命之日神气不挠中外冤痛清泰中
赠右仆射
 
 
 
卷十八 第 9b 页 WYG1036-0115d.png
 
 
 
 
 
 
 
 北梦琐言卷十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