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梦琐言-宋-孙光宪卷十六

卷十六 第 1a 页 WYG1036-0101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北梦琐言卷十六
            唐 孙光宪 撰
   以酒致祸
梁祖图霸之初寿州刺史江彦温以郡归我乃遣亲吏
张从晦劳其勤而从晦无赖酒酣有饮徒何藏耀者与
之偕甚昵每事误禀从晦致命于郡彦温大张乐邀不
至乃与藏耀食于主将家彦温果疑恐曰汴王谋我矣
卷十六 第 1b 页 WYG1036-0101b.png
不然何使者之如是也乃杀其主将连诛数十人而以
状白其事既而又疑惧曰诉其腹心亡我族矣乃自缢
而死梁祖大怒按其事腰斩从晦留藏耀裂其禁械斩
于寿春市葆光子曰后唐明宗皇帝时董璋据东川将
有跋扈之心于时遣客省使李仁矩出使梓潼仁矩本
节使下小校骤居内职性好狎邪元戎张筵托以寒热
召之不至乃与营妓曲宴璋闻说甚怒索马诣馆遽欲
害之仁矩鞟足端简门迎璋怒稍解他日作叛两川举
卷十六 第 2a 页 WYG1036-0102a.png
兵并由仁矩献谋于安重诲之所致也
   蜀使洪饮
梁太祖初兼四镇先主遣押衙潘岏持聘岏饮酒一石
不乱每攀宴饮礼容益庄梁祖爱之饮酣梁祖曰押衙
能饮一盘器物乎岏曰不敢乃簇在席器皿次第注酌
岏并饮之岏愈温克梁祖谓其归馆多应倾泻困卧俾
人侦之岏簪笋箨冠子秤所得酒器涤而藏之他日又
遣押衙郑顼持聘梁祖问以剑阁道路顼极言危峻梁
卷十六 第 2b 页 WYG1036-0102b.png
祖曰贤主人可以过得顼对曰若不上闻恐误令公军
机梁祖大笑此亦近代使令之美者也
   朱瑾杀兄
朱瑾之据兖州梁祖攻之未克其从父兄齐州刺史琼
先降与琼同诣壁下以晓之瑾乃遣都虞候胡规出献
款曰兄已降愿贷瑾不死请以镇委吏既而启延寿门
陈牌印于笥曰兄来请先奉此梁祖命琼受之葛从周
疑诈选勇士孙少迪等仗剑以驭琼曰彼力屈不足疑
卷十六 第 3a 页 WYG1036-0102c.png
琼进前受印籥瑾单马曰兄独来密语耳始相及瑾令
骁卒董怀进勾曳琼坠马乃发所匿刃杀琼勾曳突出
牵入之须臾城上鼓噪掷琼首于埤也我军失色梁祖
哀恸久之斩军谋徐厚署琼弟玭为齐州防禦使恩礼
殊厚瑾竟弃城投扬州
   马景设诈
梁祖宿兵岐下以迎昭宗敌垒尚坚旦思班退亲从指
挥使高季昌抗言曰天下雄杰窥此举者一载矣今奸
卷十六 第 3b 页 WYG1036-0102d.png
党已窘更少俟之季昌乃密募人入岐为告事者有骑
卒马景应命因朱友伦总骑军且(一作/因)至将大出兵迓
景请其时给骏驷杂所出队中十许里跃马西逸叩岐
闉以军怨东遁为告且言列寨留卒尚方俟夕将逝宜
速掩之当落我机内矣失是往也决无生理愿录其妻
孥梁祖悽然止其行景固请乃徇之明日军出诸寨屏
匿如无人不十里果风骑却走岐人纳之不失厥料岐
军启两扉悉众来我师宿已秣马饱士中军一鼓百营
卷十六 第 4a 页 WYG1036-0103a.png
俱进大破岐军十不存三四焉李茂贞丧胆昭宗降诏
还京始遂奉迎矣功归高公而马景妻孥倍加轸恤且
解扬以守正而忠不顾其身也马景以死命行诈非图
身也人之难事唯景有之
   朱延寿妻王烈女
宣州田頵寿州朱延寿将举军以背杨行密请杜荀鹤
持笺诣淮都俄而事泄行密悉兵攻宛陵延寿飞骑以
赴俱为淮军所杀延寿之将行也其室王氏勉延寿曰
卷十六 第 4b 页 WYG1036-0103b.png
愿日致一介以宁所怀一日介不致王氏曰事可知矣
乃部分家僮悉授兵器遽阖州中之扉而捕骑已至不
得入遂集家僮私阜帑发百燎庐舍州廨焚之急而稽
首上告曰妾誓不以皎然之躯为仇者所辱乃投火而
死古之烈女无以过也
   木星入斗
唐乾符中荆州节度使晋公王铎后为诸道都统时木
星入南斗数夕不退晋公观之问诸知星者吉凶安在
卷十六 第 5a 页 WYG1036-0103c.png
咸曰金火土犯斗即为灾唯木当应为福耳咸或然之
时有术士边冈洞晓天文精通历数谓晋公曰唯斗帝
王之宫宿唯木为福神当以帝王占之然则非福于今
必当有验于后未敢言之他日晋公屏左右密问冈曰
木星入斗帝王之兆木在斗中朱字也识者言唐世尝
有绯衣之谶或言将来革运或姓裴或姓牛以为裴字
为绯衣牛字著人即朱也所以裴晋公度牛相国僧孺
每罹此谤李卫公斥周秦行纪乃斯事也安知钟于砀
卷十六 第 5b 页 WYG1036-0103d.png
山之朱乎
   木中异文
梁开平中潞州军前李思安奏壶关县庶穰乡人因伐
树倒分为两片内有六字皆如左书曰天十四载石进
乃图其状以献仍付史馆尔后唐庄宗皇帝自晋王登
位以为应之中间石氏自并门受国称首朝湖南马希
范解释此字表闻焉
   薛贻矩画赞
卷十六 第 6a 页 WYG1036-0104a.png
梁相国薛贻矩名家子擢进士第在唐至御史大夫先
是南班官忌与北司交通天复中剪戮阉官贻矩尝与
韩全诲等作写真赞悉纪于内侍省屋壁间坐是谪官
他日赍唐帝命禅于梁仕至宰相
   舂磨寨
黄巢自长安遁归与其众屯于陈蔡间溵河下寨连络
号八山营于时蔡州秦宗权惧巢以城降之时既饥乏
野无所掠唯捕人为食肉尽继之以骨或碓捣或硙磨
卷十六 第 6b 页 WYG1036-0104b.png
咸用充饥天军四合巢军不利其党骇散频为雷电大
雨淹浸其营乃与妻孥昆弟奔于泰山狼虎谷为外甥
林言斩首送徐州时溥下禆将李师锐函首送成都行
在也
   梁祖脱难
梁祖亲征郓州军次卫南时筑新垒土工毕因登眺其
上见飞鸟止于峻堞之间而噪其声甚厉副使李璠曰
是乌鸟也将有不如意之事其前军朱友裕为朱瑄掩
卷十六 第 7a 页 WYG1036-0104c.png
扑拔军南去我军不知因北行遇朱瑄军来迎(一作/趁)
祖策马南走入村落间为贼所迫前有沟坑颇极深广
(一作/匆)遽之际忽见沟内蜀黍秆积以为道正在马前
遂腾跃而过因获免焉副使李璠都将高行思为贼所
杀张归宇为殿骑授戈力战仅得生还被十四五箭乃
知卫南之乌先见之验也
   梁祖梦丁会
丁会为昭义节帅常惧梁祖雄猜疑忌功臣忽谓敬翔
卷十六 第 7b 页 WYG1036-0104d.png
曰吾梦丁会在前祗候吾将乘马欲出圉人以马就台
忽为丁会跨之以出时梦中怒叱喝数声因惊觉甚恶
之是月丁会举潞州军民归河东矣
   殿栋折坠
梁祖末年多行诛戮一夕寝殿大栋忽坠于御榻之上
初闻土落于寝帐上乃惊觉久之又闻有小木坠于帐
顶间遂矍然下床未出殿门其栋乃坠迟明召诸王近
臣令观之夜来惊危几不相见由是君臣相泣又曰惊
卷十六 第 8a 页 WYG1036-0105a.png
忧之时如有人引头于寝閤门内云里面莫有人否所
以匆忙奔起得非宫殿神乎他日又游于大内西九曲
池泛鹢舟于池上忽闻倾侧上堕于池中宫嫔并内侍
从官并跃入池扶策登岸移时方安尔后发痼疾竟罹
其子郢王友圭弑逆之祸舟倾栋折非佳事也
   梁祖围枣强事
梁祖末年用军不利河北数镇不顺其命一旦躁挠坚
要亲征师次深州界遂令杨师厚分兵攻枣强县半浃
卷十六 第 8b 页 WYG1036-0105b.png
旬方拔其垒是邑也池湟坚牢人心犷悍昼夜攻击以
至疲竭既陷之日无少长皆屠之时有一百姓来投军
中李周彝收于部伍间乃谓周彝曰请一剑愿先登以
收其城未许间忽然抽茶担子挥击周彝头上中檐几
仆于地左右乃擒之原是枣强城中遣来令诈降本意
欲窥弄梁军招讨使杨师厚斯人不能辨误中周彝是
知河朔之民勇劲如此
   仇殷召课
卷十六 第 9a 页 WYG1036-0105c.png
梁司天监仇殷术数精妙每见吉凶不敢明言稍关逆
耳秘而不说往往罚俸盖惧梁祖之好杀也梁自昭义
失守符道昭就擒柏(一作百/下同)乡不利王景仁大败皆为
太原节使嗣晋王李存勖之所挫也方怀子孙之忧唯
柏乡狼狈亦自咎云违犯天道不取仇殷之言也
 
 
 
卷十六 第 9b 页 WYG1036-0105d.png
 
 
 
 
 
 
 
 北梦琐言卷十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