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梦琐言-宋-孙光宪卷十五

卷十五 第 1a 页 WYG1036-0097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北梦琐言卷十五
             唐 孙光宪 撰
   披褐至殿门
天复元年凤翔李茂贞请入觐奏事朝廷允之盖军容使韩
全诲与之交结昭宗御安福楼茂贞涕泣陈匡救之言时崔
允密奏曰此奸人也未足为信陛下宜宽怀待之翌日宴于
寿春殿茂贞肩舆衣驼褐入金鸾门易服赴宴咸以为前代
卷十五 第 1b 页 WYG1036-0097b.png
跋扈未有此也时韩全诲深相交结崔允惧之自此亦结朱
全忠竟致汴州迎驾与凤翔连兵劫迁入洛之始识者以
王子𢃄召戎崔允比之先是茂贞入阙焚烧京城是宴也
俳优安辔新号茂贞为火龙子茂贞惭惕俛首宴罢有言
他日须斩此优辔新闻之请假往凤翔求救茂贞遥见诟
之曰此优穷也胡为敢来辔新对曰只要起居不为求救
近日京中且卖麸炭可以取济茂贞大笑而厚赐赦之也
   朱全忠迎驾于凤翔
卷十五 第 2a 页 WYG1036-0097c.png
军容使韩全诲以驾幸凤翔李茂贞比怀挟帝以令诸
侯之意惧朱全忠之盛也西川王公建亦有此虑乃结
汴州同起军助其迎驾汴军传(一作/傅)城州(一作/川)军乃攻
兴元其帅王万洪以无救援遂降成都由是山南十四
州并为蜀有方变谋却助凤翔于时命掌书记韦庄奉
使至军前朱公大怒自此与西川失欢而汴帅军罢
   韩建卖李巨川
李巨川有笔述历举不第先以仕伪(一作/为)襄王与唐彦
卷十五 第 2b 页 WYG1036-0097d.png
谦俱贬于山南褒帅杨守亮优待之山南失守随致仕
杨军容复恭与守亮同奔北投太原导行者引出华州
复恭为韩建挫辱杨骂为奴以短褐蒙之毙于枯木守
亮槛送至京斩于独柳树京城百姓莫不沾涕此即南
山一丈黑本姓訾黄巢时多救护导引朝士令趋行在
人有逃黄巢而投附皆济之由是人多感激也巨川为
韩建副使朱令公军次于华用张浚计先取韩建其幕
客张策携印率副使李巨川同诣辕门请降朱公谓曰
卷十五 第 3a 页 WYG1036-0098a.png
车驾西幸皆公所教也建曰某不识字凡朝廷章奏邻
道书檄皆巨川为之因斩之识者谓韩建无行求解怒
于朱公遂为所卖时人冤之巨川有子慎仪仕后唐为
翰林学士唯张策本与张浚有分携印而降叶浚之谋
后仕至梁相朱公既得韩建以兄呼之寻奏移许昌(一/作)
(田/)梁凤历初亦遇害也
   天子赐勋臣诗
德宗皇帝好为诗以赐容州戴叔伦文宗宣宗皆以诗
卷十五 第 3b 页 WYG1036-0098b.png
赐大臣昭宗驻跸华州以歌辞赐韩建以诗及杨柳枝
辞赐朱全忠所赐一也或以敬或以惮受其赐者得不
求其义焉
   朱令公为昭宗拢马
汴帅朱公再围凤翔与茂贞军战于虢县西槐林驿大
败岐军横尸不绝鲍气闻于十里昭宗遂杀宦官韩全
诲已下二十二人首宣示茂贞亦斩其义子继筠首以
送于是车驾还宫朱令俛首马前请罪涕泣拢帝马行
卷十五 第 4a 页 WYG1036-0098c.png
千步帝为之动容至京师以宰相崔允判六军乃下诏
诛宦官第五可范已下七百一十人又凤翔驾前宰相
卢光启等一百馀人并赐自尽天复三年汴人拥兵杀
宰相崔允京兆尹郑元规劫迁车驾移都东洛既入华
州百姓呼万岁帝泣谓百姓曰百姓勿唱万岁朕无能
与尔等为主也沿路有思帝乡之词乃曰纥干山头冻
杀雀何不飞去生处乐况我此行悠悠未知落在何所
言讫泫然流涕行至陜府内宴皇后自捧玉盆以赐全
卷十五 第 4b 页 WYG1036-0098d.png
忠内人唱歌全忠将饮酒韩建蹑其足全忠惧辞醉而
退至榖水而杀内人可證及随驾五百人自是帝孤立

   昭宗遇弑
昭宗迁都至洛左右并是汴人虽有尊名乃是虚器如
在笼槛郁郁不乐朱全忠以诸侯尽有匡复之志虑帝
有奔幸之谋时护驾朱友谅等聚兵殿庭诉以衣食不
足帝方劳谕友谅引兵升殿帝颠仆入内军士蹑而追
卷十五 第 5a 页 WYG1036-0099a.png
之帝叱曰反耶友谅曰臣非敢无礼奉元帅之令帝奔
入御厨以庖人之刀斩数辈竟为乱兵所害内人李渐
荣裴正一等弑帝投刃而死又以朱友谅氏叔琮扇动
军情请诛朱友谅氏叔琮以成济之罪归之友谅等临
刑诉天曰天若有知他日亦当如我后全忠即位为子
友圭所杀竟如其言
   请杀德王
辉王嗣位社宴德王裕已下诸王子孙并密为全忠所
卷十五 第 5b 页 WYG1036-0099b.png
害德王帝之兄曾册皇太子刘季述等废昭宗册为皇
帝季述等伏诛令归少阳院全忠以德王眉目疏秀春
秋渐盛全忠恶之请崔允密启云太子曾窃宝位大义
灭亲昭宗不纳一日驾幸福先寺谓枢密使蒋元晖曰
德王吾之爱子何故频令吾废之又欲杀之言讫泪下
因齧其中指血流全忠闻之宴罢尽杀之
   谋害衣冠
辉王即位天佑中朱全忠以旧朝达官尚在班列将谋
卷十五 第 6a 页 WYG1036-0099c.png
篡夺先俾剪除凡在周行次第贬降旧相裴枢独孤损
崔远陆扆王溥大夫赵崇王替等于滑州白马驿赐自
尽时宰相臣柳璨性阴狡贪权恶枢等在己之上与全
忠腹心枢密使蒋元晖太常卿张廷范密友交结而害
枢等俄而廷范辕裂元晖与柳璨及弟瑶瑊相继伏诛
先是故相张浚一家并害而弃尸黄河朱公谋主李振
累应进士举不第尤愤朝贵时谓朱全忠曰此清流辈
宜投于黄河永为浊流全忠笑而从之尔朱荣河阴之
卷十五 第 6b 页 WYG1036-0099d.png
戮衣冠不是过也俄而辉王禅位封济阴王于曹州遇
酖而崩唐祚自此灭矣
   诬何太后
朱全忠先以蒋元晖为枢密使伺帝动静积庆何太后
以昭宗见害之后常恐不保旦夕曾使宫人阿秋面召
元晖属戒所乞它日传禅之后保全子母性命言发无
不涕零先是全忠速要传禅召元晖到汴州责以太迟
元晖以传禅先须封国授九锡之命俟次第行之全忠
卷十五 第 7a 页 WYG1036-0100a.png
怒曰我不要九锡看作天子否元晖归奔洛阳与宰相
商量为赵殷衡诬谮云与太后交通欲延唐祚乃令殷
衡逼杀太后及宫人而诛蒋元晖时人冤之赵殷衡后
改姓孔名循亦莫知其实是何姓仕后唐明宗为宣徽
使出为许昌沧州两镇时人知其狡谲倾险莫不惮之
   为堂叔母侍疾
唐天祐三年拾遗充史馆修撰崔瑑进状以堂叔母在
孟州济源私庄抱疾加甚无兄弟奉养无强近告投兼
卷十五 第 7b 页 WYG1036-0100b.png
以年将七十地绝百里阙视药膳不遑晓夕遂乞假躬
往侍疾敕旨依允时人义之或曰避祸而享义名者亦
智也
   秦宗权诉不反
黄巢破后蔡州秦宗权继为反逆兵力强锐又复称僭
山东诸郡苦之十年之间屠脍生聚汴帅朱全忠尽莭
禦之宗权为部将申丛擒而折足囚缚朱全忠具表槛
送至京京兆尹孙揆率府县吏阅之宗权即槛中举首
卷十五 第 8a 页 WYG1036-0100c.png
曰宗权非反也大尹哀之观者因以为笑
   李摩云掷钵从事
李罕之河阳人也少为桑门无赖所至不容曾乞食于
滑州酸枣县自旦至晡无与之者掷钵于地毁僧衣投
河阳诸葛爽为卒罕之即僧号便以为名素多力或与
人相殴殴其左颊右颊流血爽寻署为小校每遣讨贼
无不擒之蒲绛之北有摩云山设堡栅于上号摩云寨
前后不能攻取时罕之下焉自此号李摩云累历郡侯
卷十五 第 8b 页 WYG1036-0100d.png
河南尹节将官至侍中卒于汴州荆南成汭之流也(自/唐)
(至梁/下阙)
 
 
 
 
 
 北梦琐言卷十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