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梦琐言-宋-孙光宪卷十四

卷十四 第 1a 页 WYG1036-0092c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北梦琐言卷十四
            唐 孙光宪 撰
   李茂贞胁尹杀宰相
凤翔李茂贞跋扈至甚昭宗谓宰相杜让能曰春秋之
义叛而必诛安有甸服之间显违朝旨而悖慢如此我
若不讨四方其谓我何让能奏曰艰难已来行贞元故
事姑息戎臣久矣根牢蔓炽附之者众一旦难骤革之
卷十四 第 1b 页 WYG1036-0092d.png
又京师去岐咫尺人心易以危惧设有陵犯损威愈甚
愿陛下稍解雷霆而熟计之帝曰政刑弛紊诏令不出
都门不欲孱孱守恬而坐因除宰臣徐彦若镇凤翔以
茂贞为兴元尹以嗣覃王率禁军送彦若或茂贞迁延
不受代即以兵攻之军旅所决一委让能让能恳谏不
从王师果败或云此举乃让能报私怨也茂贞先以长
书与让能继上表仍拥兵至临皋驿请诛宰相帝遂斩
枢密使李周曈以徇乃贬让能仍诏送至军前茂贞具
卷十四 第 2a 页 WYG1036-0093a.png
礼出迎至驿复表请行朝典让能奏曰晁错之辜谬及于
臣今若归罪于臣可纾国难帝不得已贬让能雷州司户
参军遣中使害于驿内识者以让能临难无苟免亦得
其死也后追赠太尉其子晓貌如削玉有制诰之才仕
梁至宰相凤历年洛都有变为乱军误害时皆叹惜之
   三镇拥兵杀二相
唐乾宁二年邠州王行瑜会李茂贞韩建入觐决谋废
立帝既睹三帅齐至必有异谋乃御楼见之谓曰卿等
卷十四 第 2b 页 WYG1036-0093b.png
不召而来欲有何意茂贞等汗流浃背不能对但云南
北司紊乱朝政因疏韦昭度讨西川失谋李溪麻下为
刘崇龟所哭陛下不合违众用之及令宦官诏害昭度
已下三帅乃还镇内外冤之王行瑜跋扈朝廷欲加尚
书令昭度力止之曰太宗以此官揔政而登大位后郭
子仪以六朝立功虽有其名终身退让今行瑜安可轻
授焉因请加尚父至是为行瑜所憾遽罹此害后追赠
太师李溪字景望拜相麻出为刘崇龟抱而哭泣改授
卷十四 第 3a 页 WYG1036-0093c.png
太子少傅乃上十表及纳谏五篇以求自雪后竟登庸
且讦崇龟之恶时同列崔昭纬与韦昭度及溪素不相
协王行瑜专制朝廷以判官崔鋋入阙奏事与昭纬关
通因托鋋致意由是行瑜率三镇胁君溪亦遇害其子
渷有高才同日罹害溪著书百卷号李书楼后追赠司
徒太原李克用破王行瑜后崔昭纬贬而赐死昭皇切
齿下诏捕崔鋋亦冤报之一事也
   儒将成败
卷十四 第 3b 页 WYG1036-0093d.png
古者文武一体出将入相近代裴行俭郭元振裴度韦
皋是也然而时有夷险不可一概而论王铎初镇荆南
黄巢入寇望风而遁他日将兵捍潼关黄巢令人传语
云相公儒生且非我敌无污我锋刃自取败亡也后到
成都行朝拜诸道都统高骈上表目之为败军之将正
谓是也谏议大夫郑宝(一作/宾)曾献书以规其旨云未知
令公以何人为牙爪何士参帷幄当今大盗移国群雄
奋戈幕下非旧族子弟白面郎君雍容谈笑之秋也尔
卷十四 第 4a 页 WYG1036-0094a.png
后罢军权镇滑台竟有贝州之祸郑文公畋首倡中兴
传檄讨贼杀戮黄寇镇静关畿一旦部校李昌言胁而
逐之尚不能固位至如越州崔璆湖南崔瑾福建韦岫
郓州蔡崇徐方支详许昌薛能河中李都窦潏凤翔徐
彦若狼狈恐惧求免不暇唯张浚大言自方管葛以无
谋之韩建倅用刚之孙揆出征大卤自贻败亡尔后朱
朴踵为大言骤居相位亦曾上表请破凤翔所谓以羊
将狼投卵击石幸而不用何过望哉客有谓葆光子曰
卷十四 第 4b 页 WYG1036-0094b.png
儒将诚则有之唐自大中已来以兵为戏者久矣廊庙
之上耻言韬略以櫜鞬为凶物以钤匮为凶言就有如
卢藩薛能者目为粗才一旦宇内尘惊闾左飙起遽以
褒衣博𢃄令押燕颔虎头适足以取笑耳则韦昭度之
惮王建张浚之伐太原是也
   外藩从事于东(一作/本)省上事
河东节度副使李习吉(习五代/史作袭)常应举不第为李都河
中从事都失守习吉自昭义游太原辟为从事习吉好
卷十四 第 5a 页 WYG1036-0094c.png
学有笔述虽马上军前手不释卷太原所发笺奏军书
皆习吉所为也因从李克用至渭南令其入奏帝重其
文章授谏议大夫使上事北省以荣之竟归太原复其
戎职庄宗即位追赠礼部尚书梁太祖每览太原书檄
遥景重之曰我何不得此人也陈琳阮瑀亦不是过
   韩建始终
韩建两随李茂贞迫胁君上杀戮辅相昭宗出居本幸
鄜畤建恳迎奉请至华下供亿之劳具在勤王录而杀
卷十四 第 5b 页 WYG1036-0094d.png
害郯王等八人以孤君上抑其罪也近代史臣駮论勤
王录数条且曰韩建不遇时可也而云堤防道路拱卫
乘舆欲盖而彰则禁固之意可知也又与诸道书云语
诏书徵赴行在妄也又曾无纠率诸侯述保大定功(一/作)
(公/)之志也以为唐运陵替皆有(一作/由)历数自黄巢既戮
蔡贼生焉宗权灭后而朱玫王行瑜继之才舍茂贞而
有韩建所谓一莽虽死十莽复生何天意不祐乎竟为
朱温宰相蜀先主闻之笑曰韩建非豹变之才与朱温
卷十四 第 6a 页 WYG1036-0095a.png
作相宜也葆光子曰华州韩建荆渚成汭勤王奉国识
有可嘉于时号为北韩南郭(郭即成令/冒称也)士大夫可以依
赖也古者奉霸主尊本朝德义小亏诸侯不至葵丘之
会是也成韩位居王辅荷宠于唐朱公有无君之心露
问鼎之意建等不能效臧洪泣血纠率同盟亦可以结
约亲邻共张声势而乃助桀作孽画足成蛇舍我善邻
陈诚伪室华阴失守既无力以枝梧鄂渚丧师乃无名
而陷没非忠非义吾所谓二公始终谬也向使成令睦
卷十四 第 6b 页 WYG1036-0095b.png
汉南诸侯结淮甸雄援汴人篡逆亦恐未暇推之天命
即吾不知考之人谋固无所取惜哉
   孔纬惜盐铁印
孔纬在中书朱全忠并有数镇兵力强盛表请盐铁印
诏下宰相议之纬力争不从请其下邸吏曰朱公若收
盐铁印非兴兵不可全忠寻止后韩建讨太原不利为
张浚所误贬之他日昭宗欲再攻凤翔以问纬纬曰凤
翔天子西门若自去窟穴受制一面即大事去矣昭宗
卷十四 第 7a 页 WYG1036-0095c.png
曰卿是朕贤臣殊未达时事纬曰陛下以臣为贤是谤
臣也臣若贤肯立于陛下之朝因称疾以太子太师致
仕卒于华下
   神告罗弘信(子绍威附/)
中和中魏博帅罗弘信初为本军步射小校掌牧圉之
事曾宿于魏州观音院门外其地有神祠俗号曰白须
翁巫有宋迁(一作/千)者忽诣弘信谓曰夜来神忽有语君
不久为此地主弘信怒曰欲危我耶他日复以此言来
卷十四 第 7b 页 WYG1036-0095d.png
告弘信弘信因令密之不期岁果有军变推弘信为帅
弘信状貌丰伟多力善射虽声名未振众已服之累加
至太尉封临淮王弘信卒子绍威继之与梁祖通欢结
亲情分甚至先是本府有牙军八千人丰其衣粮动要
姑息时人云长安天子魏府牙军主使频遭斥逐由此
益骄绍威不平有意剪灭因与汴人计会诈令役夫肩
笼内藏器甲扬言汴帅葬罗氏之女绍威密令人于兵
仗库断弓弦共甲襻夜会汴人擐甲持戈攻杀牙军牙
卷十四 第 8a 页 WYG1036-0096a.png
军觉之排闼入库而弓甲无所施勇也全营杀尽仍破
其家人谓牙军久盛宜其死矣绍威虽豁素心而纪纲
无有渐为梁祖陵制竭其帑藏以奉之忽患脚疮痛不
可忍意其牙军为祟乃谓亲吏曰聚六州四十三县铁
打一个错不成也绍威卒其子周翰继之俄而移镇滑
台罗氏大去其国矣
   燕王刘仁恭异梦
刘仁恭微时曾梦佛幡于手指飞出或占之曰君年四
卷十四 第 8b 页 WYG1036-0096b.png
十九必有旌幢之贵后如其说果为幽帅自破太原军
于安塞城后士兵精强孩视邻道发管内丁壮号三十
万南取邺中图𡊮曹之霸先下甘陵无少长悉坑之初
治甘陵城下有鸺鹠数头飞下幄帐内逐之复来仁恭
恶之竟为魏军汴军夹攻大败之杀其名将单可及仁
恭单马而遁于时军败于内黄尔后汴帅攻燕亦败于
唐河他日命使聘汴汴帅开宴俳优戏医病人以讥之
且问病状内黄以何药可瘥其聘使谓汴帅曰内黄可
卷十四 第 9a 页 WYG1036-0096c.png
以唐河水浸之必愈宾主大笑赏使乎之美也
 
 
 
 
 
 
 
卷十四 第 9b 页 WYG1036-0096d.png
 
 
 
 
 
 
 
 北梦琐言卷十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