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梦琐言-宋-孙光宪卷十三

卷十三 第 1a 页 WYG1036-0088c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北梦琐言卷十三
             唐 孙光宪 撰
   草贼号令公
王中令铎落都统除滑州节度使寻罢镇以河北安静于
杨全玫有旧避地浮阳与其都统幕客十来人从行皆朝
中士子及过魏乐彦祯礼之甚至铎之行李甚侈从客侍
姬有辇下升平之故态彦祯有子曰从训素无赖爱其车
卷十三 第 1b 页 WYG1036-0088d.png
马姬妾以问其父之幕客李山甫以咸通中数举不第
尤私愤于中朝贵达因令图之俟铎至甘陵以轻骑数
百尽掠其橐装姬仆而还铎与宾客皆遇害及奏朝廷
云得贝州报某日有杀劫一人姓王名令公其忽诞也
如此彦祯子寻为乱军所杀得非琅琊公诉于上帝乎
   王重荣逐两帅
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始为牙将黄巢犯阙元戎李都奉
伪畏重荣党附者多因荐为副使一日忽谓都曰凡人
卷十三 第 2a 页 WYG1036-0089a.png
受恩只可私报不可以公徇令公助贼陷一邦于国不
忠而又日加箕敛众口纷然倏忽变生何以遏也遽命
斩其伪使都无以对因以军印授重荣而去及都至行
在朝廷又以前京兆尹窦潏间路至河中代都为帅重
荣迎之潏前为京兆尹有惨酷之名时谓之堕叠及至
翌日集军校于庭谓曰天子命重臣作镇将遏贼冲安
可轻议斥逐令北门出乎且为恶者必一两人而已尔
等可言之潏不知军校皆重荣之亲党也众皆不对重
卷十三 第 2b 页 WYG1036-0089b.png
荣乃自屏肃佩剑历阶而上谓潏曰为恶者非我而谁
召潏之仆吏控马及阶请依李都前例速去之潏不敢
仰视乃跃马复由北门而出重荣破黄巢有功正授节
制封郡王与田令孜结怨他日为部将常行儒杀之时
号铁条以其刚也
   郑文公报恩
郑文公畋字台文父亚曾任桂管观察使畋生于桂州
小字桂儿时西门思恭为监军有诏徵赴阙亚饯于北
卷十三 第 3a 页 WYG1036-0089c.png
郊自以衰年因以畋托之曰他日愿以桂儿为念九泉
之下不敢忘之言讫泫然流涕思恭志之及为神策军
中尉亚已卒思恭使人召畋馆之于第年未及冠甚爱
之如甥侄因选师友教导之畋后官至将相黄巢之入
长安西门思恭逃难于终南山畋以家财厚募有勇者
访而获之以归岐下温清侍膳有如父焉思恭终于畋
所畋葬于凤翔西冈松柏皆手植之未几畋亦卒葬近
西门之坟百官皆造二陇以吊之无不堕泪咸服其义
卷十三 第 3b 页 WYG1036-0089d.png

   韩简听书(李茂贞附/)
魏博节度使韩简性粗质每对文士不晓其说心常耻
之乃召一孝廉令讲论语及讲至为政篇明日谒诸从
事曰仆近知古人淳朴年至三十方能行立外有闻者
无不绝倒 秦王李茂贞请三传王利甫讲春秋利甫
古僻性狷然演经义文亹亹堪听茂贞连月听之不倦
利甫后寄褐于道门改名昼卒于洛中也武臣未必轻
卷十三 第 4a 页 WYG1036-0090a.png
儒但未睹通儒多逢鄙薄之辈沮其学善也惜哉
   孟方立陈桑梓礼(罗虬附/)
昭义军节度使孟方立邢州平乡人也少以勇力𨽻于
本军为裨将广明中潞帅高浔攻诸葛爽于河阳方立
出天井关为前锋时浔为大将刘广所逐广忌方立留
戍于关后广为潞人所杀三军乃以方立为帅因有首
丘之思遂移军于邢州用法平正人皆附之始拜坟墓
于乡里诣县令里所陈桑梓之敬有识者赏焉侄迁嗣
卷十三 第 4b 页 WYG1036-0090b.png
为潞帅降太原葆光子曰罗虬累举不第务于躁进因
罢举依于宦官典台州昼锦也常以展墓勉谒邑宰横
笏傲然宰曰某虽尘吏不达事体然使君岂不看松柏
下人乎讥其无桑梓之敬曾武人之不若也虬有俊才
尝见雕阴官妓比红儿诗他无闻也
   雷电救王镕
景福中幽州帅李匡威率兵救镇州军次博水会军乱
推其弟匡俦充留后诸军皆散乃以书报弟付之军政
卷十三 第 5a 页 WYG1036-0090c.png
南欲赴阙泊于陆泽镇州赵王王镕以匡威救难失国
因请税驾于常山府郭以中离变会匡威有幕客李贞
抱自阙回与匡威相遇同登寺楼观镇州山川之美有
爱恋之意乃谋托亲忌王镕既造之逼以兵仗同诣理
所乃入自子城东门门内有镕亲骑营中之卒忽掩其
外关复于阙垣中有一人识是王镕遽挟于马上肩之
而去匡威格斗移时与贞抱俱死镕年十六七疏瘦当
与匡威并辔之时雷电忽起雨雹交下而屋瓦皆飞拔
卷十三 第 5b 页 WYG1036-0090d.png
大木数株明日镕但觉项偏痛乃因有力者所挟不胜
其苦故也访之则曰墨君和鼓刀之士也天意冥数信
然镕自脱此难更在位三十馀年不有神明扶持何以
获免
   李全忠芦生三节
唐乾符末范阳人李全忠少通春秋好鬼谷子之学曾
为棣州司马忽有芦一枝生于所居之室盈尺三节焉
心以为异以告别驾张建章建章积书千卷博古之士
卷十三 第 6a 页 WYG1036-0091a.png
也乃曰昔者蒲洪以池中蒲生九节为瑞乃姓蒲后子
孙昌盛芦者茅也合生陂泽之间而生于室非其常也
君后必有分茅之贵三节者传节钺三人公可志之全
忠后事李可举为戎校诸将逐可举而立全忠累加至
检校太尉临戎甚有威政全忠死子匡威嗣匡威为三
军所逐弟匡俦为太原所攻挈家赴阙至沧州景城为
卢彦威所害先是匡威少年好勇不拘小节自布素中
以饮博为事渔阳士子多忌之曾一日与诸游侠辈钓
卷十三 第 6b 页 WYG1036-0091b.png
于桑乾赤栏桥之侧自以酒祷曰吾若有幽州节制分
则获一大鱼果钓得鱼长三尺人甚异焉有马都(一作/郁下)
(同/)者少负文艺匡威曾问其年都(一作/郁)曰弱冠后两周
星傲形于色后匡威继父为侯首召焉(一作/马)都问曰子
今弱冠后几周星岁都但顿颡谢罪匡威曰好子之事
吾平生所爱也何惧之有因署以府职其阔达多如此
𩔖故人多附之葆光子尝见范阳熟人说李匡俦妻张
氏国色也其兄匡威为帅强淫之匡俦按剑而俟夜深
卷十三 第 7a 页 WYG1036-0091c.png
妻回出步辇为其夫杀之匡威羞见其弟及将校或言
欲将兵救援镇州既出城三军立匡俦为帅匡威遂称
欲归朝觐行次常山又有劫质王镕之事匡俦移牒王
镕往复指陈终不及淫秽之事讳国恶也
   张建章泛海遇仙
张建章为幽州行军司马后历郡守尤好经史聚书至
万卷所居有书楼但以披阅清净为事经涉之地无不
理焉曾赍府戎命往渤海遇风涛乃泊其船忽有青衣
卷十三 第 7b 页 WYG1036-0091d.png
泛一叶舟而至谓建章曰奉大仙命请大夫建章乃应
之至一大岛见楼台岿然中有女仙处之侍翼甚盛器
食皆建章故乡之常味也食毕告退女仙谓建章曰子
不欺暗室所谓君子人也忽患风涛之苦吾令此青衣
往来导之及还风涛寂然往来皆无所惧又回至西岸
经太宗征辽碑半在水中建章则以帛包麦屑置于水
中摸而读之不欠一字其笃学也如此蓟门之人皆能
说之于时亦闻于朝廷葆光子曾遇蓟门军校姓孙忘
卷十三 第 8a 页 WYG1036-0092a.png
其名细话张大夫遇水仙蒙遗鲛绡自赍而进好事者
为之立传今亳州太清宫道士有收得其本者且曰明
宗皇帝有事郊丘建章乡人掌东序之宝其言国玺外
唯有二物其一即建章所进鲛绡箧而贮之轴之如帛
(一作/著)以红线三道劄之亦云夏天清暑展开可以满室
凛然迩来变更莫知何在
 
 
卷十三 第 8b 页 WYG1036-0092b.png
 
 
 
 
 
 
 
 北梦琐言卷十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