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梦琐言-宋-孙光宪卷十一

卷十一 第 1a 页 WYG1036-0075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北梦琐言卷十一
             唐 孙光宪 撰
   张直方誉裴休
唐金吾大将军张直方西班倜傥勋臣也好接宾客歌妓
丝竹甲于他族与裴相国休相对相国始麻衣就试执金
慕其风采因裴造谒执金款待异礼他日朝中盛称裴秀
才文艺朝贤讶之相国恐涉杂交不遑安处自是不敢更
卷十一 第 1b 页 WYG1036-0075b.png
历其门执金频召不往或曰裴秀才方谋进取虑致物誉
非是偃蹇一日又召传语曰若不妨及即更奉荐裴益悚惕
   薛侍郎纸裹鹞子
唐薛昭纬侍郎恃才与地邻于傲物常以宰辅自许切
于大拜于时梁太祖已兼四镇兵力渐大有问鼎之心
速于传禅薛公衔命梁国(一作/园)梁祖令客将约回乃谓
谒者曰大君有命无容却回速辔前迈既至夷门梁祖
不获已须出迎接见薛公标韵词辩方始改观自是宴
卷十一 第 2a 页 WYG1036-0075c.png
接莫不款曲一日梁祖话及鹰鹞薛公秪对盛言鸷鸟
之俊梁祖欣然谓其亦曾放弄归馆后传语送鹞子一
头薛生致书感谢仍对来人戒僮仆曰令公所赐真(一/作)
(直/)须爱惜果(一作/可)以纸裹安鞲袋中来人失笑闻于使

   进士团所由倒罚崔状元
唐进士崔昭矩为状元有进士团所由动静举罚一日
所由疏失状元笞之逡巡所由谢伏(一作/杖)于阶前对诸
卷十一 第 2b 页 WYG1036-0075d.png
进士曰崔十五郎不合于同年前面瞋决所由请罚若
干博陵无言以对
   程贺为崔亚持服
唐崔亚郎中典眉州程贺以乡役差充厅子其弟在州
曾为小书吏崔公见贺风味有似儒生因诘之曰尔公
读书乎贺降阶对曰薄涉艺文崔公指一物俾其赋咏
雅有意思处分令归选日装写所业执贽甚称奖之必
称进士依崔之门更无他岐凡二十五举及第每入京
卷十一 第 3a 页 WYG1036-0076a.png
馆于博陵之第常感提拔之恩亚卒之日贺为崔公缞
服三年人皆美之
   高太尉骈请留蛮宰相事
唐南蛮侵轶西川苦无亭障自咸通已后剑南苦之牛
丛尚书作镇为蛮寇凭陵无以抗拒高公自东平移镇
成都蛮酋搏蜀城掌武先选骁锐救急人背神符一道
蛮觇知之望风而遁尔后僖宗幸蜀深疑作梗乃许降
公主蛮王以连姻大国喜幸逾常因命宰相赵隆眉杨
卷十一 第 3b 页 WYG1036-0076b.png
奇鲲段义宗来朝行在且迎公主高太尉自淮海飞章
云南蛮心膂唯此数人请止而鸩之迄僖宗还京南方
无虞用高公之策也杨奇鲲辈皆有词藻途中诗云风
里浪花吹又白雨中岚色洗还青江鸥聚处匆前见林
狖啼时枕上听此际自然无限趣王程不敢暂留停甚
清美也
   夏侯相以术而殂
唐相国夏侯公孜富贵后得彭素之术甚有所益出镇
卷十一 第 4a 页 WYG1036-0076c.png
蒲中悦一娼妓不能承奉以致尾闾之泄因而致卒有
夏侯长官者本反初僧也曾依相国门庭乱离后挈家
寄于凤州山谷寻亦物故惟寡妻幼子而已夏妪献此
术于节使满存相公大获濡济其子名籍学吟诗入西
川依托勋臣为幕下从事时人号为夏侯驴子乃世济
其鄙猥也仆闻之于强山人甚详亦尝与籍相识籍子
婿罗峤与仆相知亦多蓄姬妾疑其染夏氏之风然夏
侯长官者得非相国之师乎
卷十一 第 4b 页 WYG1036-0076d.png
   张金吾威势取术
唐金吾大将军张直方一旦开筵命朝士看乾水银点
制不谬众皆叹羡以谓清河曾遇至人良久张公大笑
曰已非所能有自来矣顷任桂府团练使逢一道士蕴
此利术就而求之终不可得乃令健卒缚于山中以死
胁之道士惊怕但言药即多献术则不传唯死而已由
是得药纵其他适今日奉呈唯成丹也非已能也
   蔡畋虚诞(何法成附/)
卷十一 第 5a 页 WYG1036-0077a.png
唐高骈镇成都甚好方术有处士蔡畋者以黄白干之
取瓦一片研丹一粒半涂入火烧成半截紫磨金乃奇
事也蔡生自负人皆敬之以为地仙燕公求之不得久
而乖露乃是得药于人眩惑卖弄为元戎笞杀之王先
主时有何法成者小人也以卖符药为业其妻微有容
色居在北禅院侧左院有毳衲者因与法成相识出入
其家令卖药银就其家饮啖而已法成以其内子饵之
而求其法此僧秘惜迁延未传乃令其妻冶容而接之
卷十一 第 5b 页 WYG1036-0077b.png
法成自外还家掩缚欲报巡吏此僧惊惧因谬授其法
并成药数两释缚而窜法成闻(一作/得)此术以致发狂大
言于人誇解利术未久闻于蜀后主召入苑中与补军
职然不尽僧法他日药尽遽属更变伶俜而已偶免谬
妄之诛也彭韬光者与何生切邻兼得其事为余话之
   申屠别驾术祸
高骈镇维扬有申屠别驾怀至术为吕用之谮毁一旦
作窜燕公命吏赍长限牒所在寻捕至襄州禅院中遇
卷十一 第 6a 页 WYG1036-0077c.png
之擒得申生寄襄狱絷维申生告狱吏要见督邮韦公
吏以告之韦遽面见屏人曰某身上有化金药欲献元
戎刘公巨容可乎韦审之遂非时入谒因得道达点砖
瓦半叶以呈之刘公叹讶乃虚以判狱而匿之僖皇在
蜀降天使至岘山即田令孜弟也刘公乘醉将药金誇
衒于中使中使回闻于田中尉洎刘司空朝觐行在与
申生偕往藏𨼆此人不令他适田军容衔之于导江庄
加害刘申皆不幸也有一子号申司马居朗州尚存点
卷十一 第 6b 页 WYG1036-0077d.png
汞药在身荆南节判司空董太监得申生四粒药点四
汞奉一百千以慰好奇之心也(王蜀时有一士著绿布/衫常在街衢仍栖逆旅)
(巡使萧怀武欲求其术坚确不与遂/于马院打杀之盖不能慎持所致也)
   宗小子药妖
唐世长安有宗小子者解黄白术唯在平康狎游与西
川节度使陈敬瑄微时游处因色失欢他日陈公遭遇
出镇成都京国乱离僖皇幸蜀宗生避地亦到锦江然
畏颍川知之遂旅游资中郡销声敛迹惟恐人知寓应
卷十一 第 7a 页 WYG1036-0078a.png
真观修一炉大丹未竟宗生解六壬每旦运式看一日
吉凶无何失声便谋他适走至内江县颍川差人吏就
所在害之所修药道士收得传致数家皆不利人莫知
何也
   李璧尚书戮律僧
唐李璧尚书出镇东川有律僧(一作/师)忘其名临坛度人
四方受具者奔走师仰檀施云集由是鞅掌嗜欲之心
炽焉一旦发露前后女童为尼者呈身之物殆一百四
卷十一 第 7b 页 WYG1036-0078b.png
十五人八座戮之葆光子尝见同僚王行军说幽州有
坛长近八十岁即都校之元昆也每归俗家以其衰老
令小青扶侍因而及乱遂要反初以青为偶乃谓偶曰
平生不谓有此欢畅悔知之晚也军府怪而笑之仆有
门徒僧不欲斥其名经论甚博未有乖露他日预临坛
之列尼辈参请号曰依止自是丑声盈耳亦不以为耻
呜呼如来制戒为入道之门苟非其人反为聚淫丛薮
信乎道不虚行也(一本作律乎律/乎道不虚行)
卷十一 第 8a 页 WYG1036-0078c.png
   崔元亮降云鹤(赵驾仙何景冲梁威仪附/)
唐崔元亮曾典眉州每公退具简履以朝太上焚脩精
至不舍昼夜尝于州衙开黄箓道场为民祈水旱疾疫
而已散斋之晨必降祥云鸾鹤州民咸睹(亮典湖州脩/斋亦降仙鹤)
(太白/为赞)至今眉州每岁设黄箓斋凡执(一作/职)事军校及茶
酒厮役祗承皆知斋法次第道士罗昭然寿一百一十
三岁预崔牧之斋席跨驴出街坠驴而脚在镫内因拖
曳而死也 又王蜀时玉局观道士赵驾仙上官道士
卷十一 第 8b 页 WYG1036-0078d.png
忘其名住青城山脩斋入坛行法事其厮仆卧而惊魇
问师何在人问之乃曰适见四人著绯自天而下曳二
道士于坛前鞭背二十问者止之令勿言比赵驾仙与
上官道士相次患发背而毙 又有何景冲作道门威
仪好食蒜上坛行法事时有蒜气后于青城脩斋度江
船覆溺死斯盖罔道不恭为天罚也 成中令镇荆南
请道士梁威仪行法事俯伏奏章顿首存想因之不起
乃醉睡也成公斥之毁废道场斯亦何赵之流也大约
卷十一 第 9a 页 WYG1036-0079a.png
荆湘僧道赴斋皆恣洪饮俚人不以为非欲求降鉴安
可得也
   关三郎入关
唐咸通乱离后坊巷讹言关三郎鬼兵入城家家恐悚
罹其患者令人寒热战慄亦无大苦弘农杨玭挈家自
骆谷路入洋源行及秦岭回望京师乃曰此处应免关
三郎相随也语未终一时股慄斯又何哉夫丧乱之间
阴厉旁作心既疑矣邪亦随之关妖之说正谓是也愚
卷十一 第 9b 页 WYG1036-0079b.png
幼年曾省故里传有一夷迷鬼魇人闾巷夜聚以避之
凡有匆隙悉皆涂塞其鬼忽来即扑人惊魇须臾而止
   希慕求进
唐自大中后进士尤盛封定乡丁茂圭场中头角举子
与其交者必先登第而二公各二十举方成名何进退
之相悬也先是李都崔雍孙瑝郑嵎四君子蒙其盼睐
者皆因进升故曰欲得命通问瑝嵎都雍葆光子曰士
无华腴寒素虽瑰意琦行奥学雄文苟不资发扬无以
卷十一 第 10a 页 WYG1036-0079c.png
昭播是则希颜慕蔺驰骋利名者不能免也
   垂血泪
唐进士殷保晦妻封夫人皆中朝士族也殷公历官台
省始举进士时文卷皆内子为之动合规式中外皆知
良人倜傥疏放善与人交未尝以文章为意黄寇犯阙
夫妻遭难初封夫人就刃殷公失声双血被面其从母
为尼亲见其祸泣言于姻亲愚于殷之中表闻之方信
古人云泪尽继之以血哀痛之极也
卷十一 第 10b 页 WYG1036-0079d.png
   心疾不妨文章(李氏子附/)
唐世刘崇望弟兄五人内四人皆登进士第仕至将相
丞郎其元昆崇彝不及第官至省郎生五男每院各与
一人为后崇彝留一男少有才思一旦心疾唯染翰章
制诰褒贬朝中卿相咸摭其实骨肉间惧闻于外旋取
烬之宛为掌诰之美竟废于时鄙夫蜀乡与前简刺李
咏使君有分陇右有一子年十四掌握管草词指挥天
曹地府阴隙之事落翰如飞家君忧惧亦苦戒之此子
卷十一 第 11a 页 WYG1036-0080a.png
乃曰但为我父勿预我事他日坠井而死心为灵台既
婴风恙而才思伦序斯又何哉
 
 
 
 
 
 
卷十一 第 11b 页 WYG1036-0080b.png
 
 
 
 
 
 
 
 北梦琐言卷十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