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梦琐言-宋-孙光宪卷六

卷六 第 1a 页 WYG1036-0038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北梦琐言卷六
            唐 孙光宪 撰
   吴湘事(刘汉宏附/)
唐李绅性刚直在中书与李卫公相善为朋党者切齿
镇淮海日吴湘为江都尉时有零落衣冠颜氏女寄寓
广陵有容色相国欲纳之吴湘强委禽焉于是大怒因
其婚娶时财聘甚丰乃罗织执勘准其俸料之外有陈
卷六 第 1b 页 WYG1036-0038b.png
设之具坐赃奏而杀之惩无礼也宣宗初在民间备知
其屈登极后与二李不叶者导而进状诉冤卫公以此
出官朱崖路由澧州谓寄寓朝士曰李二十误我也马
植曾为卫公所忌出为外任吴湘之事鞫于宪台扶风
时为中宪得行其志焉吴湘乃澧州人颜寻归澧阳孀
独而终旧说浙东难理十分公事绅相晓得五六唯刘
汉宏晓得七分其他廉使及三四而已盖公之才难得
也已
卷六 第 2a 页 WYG1036-0039a.png
   裴相生于于阗国事(双峰禅师文如海道士附/)
唐裴相公休留心释氏精于禅律师圭峰密禅师得达
摩顿门密师注法界观禅诠皆相国撰序常被毳衲于
歌妓院持钵乞食自言曰不为俗情所染可以说法为
人每发愿世世为国王宏护佛法后于阗国王生一子
手文有相国姓字闻于中朝其子弟欲迎之彼国敕旨
不允也 双峰禅师聚徒千人谈玄之盛无能及也一
旦惑于民女而败道焉是知淫为大罚信矣相国李公
卷六 第 2b 页 WYG1036-0039b.png
蔚始与师善为致一宰而已 道士文如海注庄子文
词浩博恳求一尉与夫汤惠休廖广宣旨趣共卑也惜

   韦氏女配刘谦事
丞相韦公宙出镇南海有小将刘谦者职级甚卑气宇
殊异乃以从犹女妻之其内以非我族类虑招物议讽
诸幕寮请谏止之丞相曰此人非常流也他日吾子孙
或可依之谦以军功拜封州刺史韦夫人生子曰𨼆曰
卷六 第 3a 页 WYG1036-0039c.png
岩𨼆为广帅岩嗣之奄有岭表四府之地自建号曰汉
改名龑在位经二纪而终次子嗣即京兆知人之鉴非
谬也
   田布尚书传
唐通义相国崔魏公铉之镇淮扬也卢丞相耽罢浙西
张郎中铎罢常州俱过维扬谒魏公公以暇日与二客
私款方奕有持状报女巫与田布尚书偕至泊逆旅某
亭者公以神之至也甚异之俄而复曰显验与他巫异
卷六 第 3b 页 WYG1036-0039d.png
请改舍于都候之廨署公乃趣召巫者至至乃与神遇
拜曰谢相公公曰何谢神曰布有不肖子黩货无厌郡
事不治当犯大辟赖相公阴德免焉使布之家庙血食
不绝者公之恩也公矍然曰异哉某之为相也未尝以
机密损益于家人忽一日夏州节度使奏银州刺史田
鐬犯赃罪私造铠甲以易市边马布帛帝赫然怒曰赃
罪自别议且委以边州所宜防盗以甲资敌非反而何
命中书以法论将尽赤其族翌日从容谓上曰鐬赃罪
卷六 第 4a 页 WYG1036-0040a.png
自有宪章然是宏正之孙田布之子宏正首以河朔请
(一作/诣)朝觐奉吏员布亦继(一作/然)父之款布会征淮西继
以忠孝伏剑而死今若行法论罪以固边圉未若因事
宏贷激劝忠烈上意乃解止黜授远郡司马而某未尝
一出口于亲戚私昵已将忘之今神之言正是其事乃
命廊下表而见焉公谓之曰君以义烈而死奈何区区
为愚妇人所使乎神怃然曰某常负此妪八十万钱今
方忍耻而偿之乃宿债尔公与二客及监军使幕下共
卷六 第 4b 页 WYG1036-0040b.png
偿其未足代付之自言事不验神乃辞去梁相国李公
琪传其事且曰嗟乎英特之士负一女子之债死且如
是而况于负国之大债乎窃君之禄而不报盗君之柄
而不忠岂(一作/宜)其未得闻于斯论耶(一作/也)而崔相国出
入将相殆三十年也宜哉
   李太尉请脩狄梁公庙事
李德裕太尉未出学院盛有词藻而不乐应举吉甫相
俾亲表勉之掌武曰好骡马不入行由是以品子叙官
卷六 第 5a 页 WYG1036-0040c.png
也吉甫相与武相元衡同列事多不叶每退公词色不
怿掌武启白曰此出之何难乃请脩狄梁公庙于是武
相渐求出镇智计已闻于早成矣愚曾览太尉三朝献
替录真可谓英才竟罹朋党亦独秀之所致也
   同昌公主事
宣宗希冀遐龄无储嗣宰臣多有忤旨者懿宗藩邸常
怀危慄后郭美人诞育一女未踰月卒适值懿皇伤忧
之际皇女忽言得活登极后钟爱之封同昌公主降韦
卷六 第 5b 页 WYG1036-0040d.png
保衡恩泽无比因有疾汤药不效而殒医官韩宗昭康
守商等数家皆族诛刘相国瞻上谏懿皇不听懿皇尝
幸左军见观音像陷地四尺问左右对曰陛下中国之
天子菩萨即边地之道人上悦之寇入京郭妃不及奔
赴行在乞食于都城时人乃嗟之(同昌公主奢华事/见苏鹗杜阳杂编)
   侯昌业表
唐自广明后阉人擅权置南北废置使军容田令孜有
回天之力中外侧目而王仙芝黄巢剽掠江淮朝廷忧
卷六 第 6a 页 WYG1036-0041a.png
之左拾遗侯昌业上疏极言时病留中不出命于仗内
戮之后有传侯昌业疏词不合事体其末云请开揭谛
道场以消兵厉似为庸僧伪作也必若侯昌业以此识
见犯上宜其死也
   李常侍遇道术
陇西李涪常侍福相之子质气古淡(一作/泊)光化中与诸
朝士避地梁川小貂日游邻寺以散郁陶寺僧有爽公
者因与小貂相识每晨他出或赴斋请苟小貂在寺即
卷六 第 6b 页 WYG1036-0041b.png
不扃锁其房请其宴息久而弥笃乃曰李常侍在寺争
忍阖扉乎或一日从容谓小貂曰世有黄白之术信乎
好之乎貂曰某虽未尝留心安敢不信又安敢辄好僧
曰贫道之每拂曙出寺为脩功德因缘也仰常侍德岂
敢秘惜小貂辞逊再三竟得其术尔后最受三峰胡相
国及崔相恩知每遇二公载诞之辰乃献银药盂子此
外虽家屡空终不自奉亦不传于子孙遂平宰李璩乃
嫡孙也尝为愚话之广成杜光庭先生常云未有不脩
卷六 第 7a 页 WYG1036-0041c.png
道而希得仙术苟得之必致祸矣唯名行谨洁者往往
得之即李貂之谓也
   陆相公劝酒事(朱进士酒狂东皋子刘虚白附/)
陆相扆出典夷陵时有士子脩谒相国与之从容因命
酒劝此子辞曰天性不饮酒相国曰诚如所言已校五
分矣盖平生悔吝若有十分不为酒困自然减半也
朱秀才庆馀遂宁府人举进士有杨贵妃别明皇赋最
佳然狂于酒陇州防禦使巩咸乃蜀将也朱生以乡人
卷六 第 7b 页 WYG1036-0041d.png
下第谒之巩亦使酒新铸一剑乃曰如何得一汉试之
朱便引颈俄而身首异处惜哉死非其所即陆公之戏
诚哉善言也 东皋子王绩字无功有杜康庙碑醉乡
记备言酒德竟陵人刘虚白擢进士第嗜酒有诗云知
道醉乡无户税任他荒却下丹田世之嗜酒者苟为孔
门之徒得无违告诫乎
   裴郑立襄王事
唐僖宗再幸梁洋朱玫立襄王宰相萧遘裴澈郑匡图
卷六 第 8a 页 WYG1036-0042a.png
等同奉之洎破伪主而僖皇反正裴郑等皆罹大辟始
具兵卫四围矛槊森然裴相犹戏曰天子之墙数仞也
萧遘相就河中赐毒握之在手自以主上旧恩希贬降
久而毒烂其手竟饮之而终
   田军容檄韦太尉
唐太尉韦公昭度旧族名人位非忝窃而沙门僧澈承
恩为人潜结中禁京兆与一二时相皆因之大拜悟达
国师知元乃澈之师也尝鄙之诸相在西川行在每谒
卷六 第 8b 页 WYG1036-0042b.png
悟达皆申跪礼国师揖之请于僧澈处吃茶后掌武伐
成都田军容致檄书曰伏以太尉相国顷因和尚方始
登庸在中书则开铺卖官居翰苑则借人把笔盖谓此

   朱李骤进
唐李师望乃诸宗属也自负才术欲以方面为己任因
旅游邛蜀备知南蛮之勇怯遂上书希割西川数州于
临邛郡建定边军节度诏旨允之乃自凤翔少尹擢领
卷六 第 9a 页 WYG1036-0042c.png
此任于时西川大将嫉其分裂巡属乃阴通(一作/致意)南诏
于是蛮军为近界乡豪所导侵轶蜀川元戎窦滂不能
遏截师望亦寻受贬黜陇西(又云因任/华阳捕贼) 光化中朱朴
自毛诗博士登庸恃其口辩可以立致太平由藩邸引
导闻于昭宗遂有此拜对扬之日面陈时事数条每言
臣为陛下致之洎操大柄无以施展自是恩泽日衰中
外腾沸内优曰俳优穆刀陵作念经行者至御(一作/狮)
曰若是朱相即是非相翌日出官时人曰拔士为相自
卷六 第 9b 页 WYG1036-0042d.png
古有也君子(一作/此)不耻其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况唐
末丧乱天下阻兵虽负奇才不能谋画而朱公一儒生
以区区辩给欲整其乱祗自取辱焉涓缕未申而教乐
僮吹筚篥甚为识者所责也
   李群玉轻薄事(韦沆李璩附/)
唐李群玉校书字文山澧州人有诗名散逸不乐应举
亲友强之一上而已尝受知于相国河东裴公休为其
延誉因进诗授弘文馆校书终于荆襄间然多狎酒徒
卷六 第 10a 页 WYG1036-0043a.png
疑其为张祜之流李少逢善夷谪官澧阳备知其行止
因为纪之乃清介高节之人非轻率之士疑为同人所
谤或曰曾为荆之幕下假书题谒澧吏艾使君李谓艾
侯曰小子困甚幸使君痛救之州将以(一作/戒)其轻脱所
济不厚也又近年京兆韦沆者衣缨旧族亦攻古文流
落不偶而没于世陇西李璩乃福相之曾孙也常宰襄
州乡乐县京兆侨于是邑常来干扰李亦祗奉不厌一
旦谓李宰曰客有相勉且求一邑以救饥寒室人闻之
卷六 第 10b 页 WYG1036-0043b.png
大怒曰人唤郎为长官即得唤我作长官夫人即不可
陇西闻而鄙薄亦笑亦怒也
   以歌词自娱(蜀相韦庄晋相和凝附/)
先是李远以曾有诗云人事三杯酒流年一局棋唐宣
宗以其非牧人之才不与郡守宰相为言然始俞允
蜀相韦庄应举时遇黄寇犯阙著秦妇吟一篇内一联
云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尔后公卿亦多
垂讶庄乃讳之时人号秦妇吟秀才他日撰家戒内不
卷六 第 11a 页 WYG1036-0043c.png
许垂秦妇吟障子以此止谤亦无及也 晋相和凝少
年时好为曲子词布于汴洛洎入相专托人收拾焚毁
不暇然相国厚重有德终为艳词玷之契丹入夷门号
为曲子相公所谓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士君子得
不戒之乎(又云长日唯消/一局棋两存之)
   刘蜕奏令狐相
宣宗以政事委相国令狐公君臣道契人无间然刘舍
人每讦其短密奏之宣宗留中但以其事规于相国而
卷六 第 11b 页 WYG1036-0043d.png
不言其人姓名其间以丞相子拔解就试疏略云号曰
无解进士其实有耳未闻云云又以子弟纳财贿疏云
白日之下见金而不见人云云丞相憾之乃俾一人为
其书吏谨事之紫微托以腹心都不疑虑乃为一经业
举人致名第受赂十万为此吏所告由是贬之君子曰
彭城公将欲律人先须洁已安有自负赃污而发人之
短乎宜其不跻大位也先是令狐相自以单族每欲繁
其宗党与崔卢抗衡凡是富家率皆引进皇籍有不得
卷六 第 12a 页 WYG1036-0044a.png
官者欲进状请改姓令狐时以此少之
   陆龟蒙追赠(薛许州附/)
唐吴郡陆龟蒙字鲁望旧名族也其父宾虞进士甲科
浙东从事侍御史家于苏台龟蒙幼精六籍弱冠攻文
与颜荛皮日休罗𨼆吴融为益友性高洁家贫思养亲
之禄与张博为吴兴庐江二郡倅著吴兴实录四十卷
松陵集十卷笠泽丛书五卷丞相李公蔚卢公携景重
之罗给事寄陆龟蒙诗云龙楼李丞相昔岁仰高文黄
卷六 第 12b 页 WYG1036-0044b.png
阁今无主青山竟不焚盖尝有徵聘之意唐末以左拾
遗授之诏下之日疾终光化三年赠右补阙吴侍郎融
传贻史右补阙韦庄撰诔文相国陆希声撰碑文给事
中颜荛书皮日休博士为诗皮寇死浙中方干诗名著
于吴中陆未许之一旦顿作诗五十首装为方干新制
时辈吟赏降仰陆谓曰此乃下官效方干之作也方诗
在模范中尔奇意精识者亦然之 薛许州能以诗道
为己任还刘德仁卷有诗云百首如一首卷初如卷终
卷六 第 13a 页 WYG1036-0044c.png
讥刘不能变态乃陆之比也
   颜给事墓铭
颜给事荛谪官没于湖外尝自草墓志性躁急不能容
物其志词云寓于东吴与吴郡陆龟蒙为诗论之交一
纪无踰龟蒙卒为其就木至穴情礼不缺其后即故谏
议大夫高公丞之故丞相陆公扆二君于荛至死不变
其馀面交皆如携手过市见利即解携而去莫我知也
复有吏部尚书薛公贻矩兵部侍郎于公兢中书舍人
卷六 第 13b 页 WYG1036-0044d.png
郑公撰三君子者余今日已前不变不知异日见余骨
肉孤幼复如何哉
   李溪行状(梁补阙附/)
司空图侍郎撰李公溪行状以公有出伦之才为时辈
妒忌罹于非横其平生著文有百家著诸心要文集三
十卷品流志五卷易之心要三卷注论语一部明无为
上下二(一作/三)篇义说一篇仓卒之辰焚于贼火时人无
所闻也惜哉阳春白雪世人寡和岂虚言也葆光子曰
卷六 第 14a 页 WYG1036-0045a.png
唐代韩愈柳宗元洎李翱李观皇甫湜数君子之文陵
轹荀孟糠秕颜谢其所宗仰者唯梁浩补阙而已乃诸
人之龟鉴而梁之声采寂寂岂阳春白雪之流乎是知
俗誉喧喧者宜鉴其滥吹也
   白太傅墓志(卢郑二相附/)
白太傅与元相国友善以诗道著名时号元白其集内
有诗挽元相云相看掩泪俱无语别后伤心事岂知想
得咸阳原上树已抽三丈白杨枝洎自撰墓志云与彭
卷六 第 14b 页 WYG1036-0045b.png
城刘梦得为诗友殊不言元公时人疑其隙终也 郑
文公畋与卢相携亲表也阀阅相齐词学相均同在中
书因公事不叶挥霍间言语相挤诟不觉砚瓦翻泼谓
宰相斗击亦不然也竟以此出官矣
   内官改创职事(窦给事附/)
古者阉官擅权专制者多矣其间不无忠孝亦存简编
唐自安史已来兵难荐臻天子播越亲卫戎柄皆付大
阉鱼朝恩窦文场乃其魁也尔后置左右军十二卫观
卷六 第 15a 页 WYG1036-0045c.png
军容处置枢密宣徽四院使拟于四相也十六宫使皆
宦者为之分卿寺之职以权为班行备员而已供奉官
紫绶入侍后军容使杨复恭俾其襕笏宣导自弘农改
作也严遵美内谒之最良也尝典戎唐末致仕居蜀郡
鄙叟庸夫时得亲狎其子仕蜀至閤门使曾为一僧致
紫袈裟僧来感谢书记所谢之语于掌中方属炎天手
汗模糊文字莫辨折腰(一作/行膝)而趋汗流喘乏只云伏以
军容寂无所道抵掌视之良久云貌寝人微凡事无能
卷六 第 15b 页 WYG1036-0045d.png
严公曰不敢退而大咍严公物故蜀朝册赠命给事中
窦雍坚不承命虽偏霸之世亦不苟且士人多之
   罗顾升降(方干附/)
唐罗给事𨼆顾博士云俱受知于相国令狐公顾虽鹾
商之子而风韵详整罗亦钱塘人乡音乖剌相国子弟
每有宴会顾独与之丰韵谈谐莫辨其寒素之士也顾
文赋为时所称而切于成名尝有启事陈于所知只望
丙科尽处竟列名于尾株之前也(令狐召学士话于梁/震先辈愚于梁公处)
卷六 第 16a 页 WYG1036-0046a.png
(闻/之)罗既频不得意未免怨望竟为贵子弟所排契阔东
归黄寇事平朝贤议欲召之韦贻范沮之曰某曾与之
同舟而载虽未相识舟人告云此有朝官罗曰是何朝
官我脚夹笔可以敌得数辈必若登科通籍吾徒为秕
糠也由是不果召 诗人方干亦吴人也王龟大夫重
之既延入内乃连下两拜亚相安详以答之未起间方
又致一拜时号方三拜也
   李琪书树叶
卷六 第 16b 页 WYG1036-0046b.png
梁李相国琪唐末以文学策名仕至御史昭宗播迁衣
冠荡析因与弘农杨玢藏迹于荆楚间杨即溯蜀琪相
盘桓于夷道之清江自晦其迹号华原李长官其堂兄
光符宰宜都尝厌薄之琪相寂寞每临流踞石摘树叶
而试草制词吁嗟怏怅而投于水中梁祖受禅徵入拜
翰林学士寻登廊庙尔后宜都之子彬羁旅渚宫因省
相国乃数厥父之所短而遣之矣
   杜荀鹤入翰林(平曾贾岛附/)
卷六 第 17a 页 WYG1036-0046c.png
唐杜荀鹤尝游梁献太祖诗三十章皆易晓也因厚遇
之洎受禅拜翰林学士五日而卒朱崖李太尉奖拔寒
俊至于掌诰率用子弟乃曰以其谙练故事以济缓急
也如京兆者一篇一咏而已经国大手非其所能幸而
殂逝免贻伊耻也制贬平曾贾岛以其僻涩之才无所
采用皆此类也
   乐工关小红(石潨附/)
唐昭宗劫迁百官荡析名娼伎儿皆为强诸侯有之供
卷六 第 17b 页 WYG1036-0046d.png
奉弹琵琶乐工号关别驾小红者小名也梁太祖求之
既至谓曰尔解弹阳下采桑乎关伶俛而奏之及出又
为亲近者俾其弹而送酒由是失意不久而殂复有琵
琶石潨者号石司马自言早为相国令狐公见赏俾与
诸子涣湚连水边作名也乱后入蜀不𨽻乐籍多游诸
大官家皆以宾客待之一日会军校数员饮酒石潨以
胡琴擅场在坐非别音者諠哗语笑殊不倾听潨乃扑
槽而诟曰某曾为中朝宰相供奉今日与健儿弹而不
卷六 第 18a 页 WYG1036-0047a.png
蒙我听何其苦哉于时识者亦叹讶之丧乱以来冠履
颠倒不幸之事何可胜道岂独贱伶云乎哉
   孙内子(萧惟香附/)
唐乐安孙氏进士孟昌期之内子善为诗一旦并焚其
集以为才思非妇人之事自是专以妇道内治孙有代
夫诗赠人白蜡烛曰景胜银釭香比兰(一作自古清/香胜蕙兰)
条白玉逼人寒他时紫禁春风夜醉草天书仔细看又
闻琴诗曰玉指朱弦轧复清湘妃愁怨最难听初疑飒
卷六 第 18b 页 WYG1036-0047b.png
飒凉风动又似萧萧暮雨零近若流泉来碧嶂远如玄
鹤下青冥夜深弹罢堪惆怅雾湿丛兰月满庭又代谢
崔家郎君酒诗曰谢将清酒寄愁人澄澈甘香气味真
好是绿窗明月夜一杯摇荡满怀春又台州盘村有
一妇人萧惟香有才思未嫁于所居窗下与进士王元
宴相对因奔琅琊复淫冶不禁王舍于逆旅而去遂私
接行客托身无所自经而死店有数百首诗所谓才思
非妇人之事诚然也哉闻于刘山甫
卷六 第 19a 页 WYG1036-0047c.png
 
 
 
 
 
 
 
 
卷六 第 19b 页 WYG1036-0047d.png
 
 
 
 
 
 
 
 北梦琐言卷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