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梦琐言-宋-孙光宪卷四

卷四 第 1a 页 WYG1036-0019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北梦琐言卷四
            唐 孙光宪 撰
   赵令公红拂子
唐襄州赵康凝令公世勋嗣袭人质甚伟酷好修容前
后垂镜以整冠栉往往以家讳刑人相国崔公允出镇
湖南由岘首赵令逢迎开宴崔相从容而规之曰闻令
公以文字刑人甚无谓也闻名心瞿但有颦蹙岂可笞
卷四 第 1b 页 WYG1036-0019b.png
责及人耶俄而近侍以红拂子于乌巾上拂之相国又
曰此尤不可也陪寮俛首而已天水其后汉南失守已
而奔吴路由夏口杜洪念公郊迓以主座逊之遽尸其
位其不识去就皆此𩔖也竟罹祸于淮甸宜乎
   薛氏子具军仪
唐薛尚书能以文章自负累出戎镇常郁郁叹惜因有
诗谢淮南寄天柱茶其落句云粗官乞与真抛却赖有
诗名合得尝意以节将为粗官也镇许昌日幕吏咸集
卷四 第 2a 页 WYG1036-0019c.png
令其子具櫜鞬参诸幕客幕客怪惊八座曰俾渠消灾
时人以为轻薄盖不得本分官矫此以见志非轻薄也
   孙偓相通简
唐相国孙公偓宽裕通简不事矫异常语于亲友曰凡
人持己务在得中但士行无亏不必太苦以我之长彰
彼之短以我之清彰彼之浊幸勿为之后谪居衡山情
抱坦然不以放逐而怀戚戚每对客座而厮仆辈纷诟
殴曳仆于面前相国凝然似无所睹谓客曰若以怒心
卷四 第 2b 页 WYG1036-0019d.png
逢彼即方寸自挠矣其性度皆此𩔖也相国曾乘轺至
蜀诣杜光庭先生受箓乃曰尝遇至人话及时事每有
高栖之约尔后虽登台辅竟出官于南岳有诗寄杜先
生其要句云蜀国信难遇楚乡心更愁我行同范蠡师
举效浮丘他日相逢处多应在十洲唐末朝达罹榖水
白马驿之祸唯相国获免焉
   柳玭大夫赏牟黁
唐柳大夫玭直清重德中外惮之谪授泸州郡守先诣
卷四 第 3a 页 WYG1036-0020a.png
东川庭参具櫜鞬元戎顾相彦朗坚却之亚台曰朝廷
本用见责此乃军府旧仪顾公不得已而受之赴任路
由渝州有牟黁秀才者即都校牟居厚之子文采不高
执所业谒见亚台奖饰甚勤甥侄从行以为牟子卷轴
不消见遇亚台曰巴蜀多故土豪倔起斯乃押衙之子
独能慕善苟不诱进渠即退志以吾称之人必荣之由
此减三五员草贼不亦善乎子弟窃笑而服之
   孙揆尚书锯解(刘知俊附/)
卷四 第 3b 页 WYG1036-0020b.png
唐末朝廷围太原不克以宰相张浚为都统华帅韩建
为副使泽潞孙揆尚书以本道兵会伐军容使杨复恭
与张相不叶逗挠其师因而自溃由是贬张相为绣州
牧孙尚书为太原所执诟骂元戎李公克用以狗猪代
之李公大怒俾以锯解虽加苦楚而锯齿不行八座乃
谓曰死狗猪解人须用板夹然后可得行汝何以知之
由此施板而锯方行未绝间骂声不歇何乃壮而不怖
斯则君子之儒必有勇也近者刘知俊自梁奔秦自秦
卷四 第 4a 页 WYG1036-0020c.png
奔蜀骁暴之声天下咸闻焉蜀先主坐其惨酷而诛之
受戮日章皇万端乞命不暇行刑者嗟而笑之比孙帅
何勇怯之不侔也(孙揆尚书少年不慧涕泪狼籍蒙然/而已十五岁适然一变非唯时俊乃)
(烈士/也)
   崔允相腋文
唐崔相国慎猷廉察浙西日有瓦棺寺持法华经僧为
门徒或有术士言相国面上气色有贵子问其妊娠之
所在夫人洎妾媵间皆无所见相国徐思之乃召曾侍
卷四 第 4b 页 WYG1036-0020d.png
更衣官妓而示术士曰果在此也及载诞日腋下有文
相次分明即瓦棺僧名也因命其小字缁郎年七岁尚
不食肉一日有僧请见乃掌其颊谓曰既爱官爵何不
食肉自此方味荤血即相国允也崔事一说云是终南
山僧两存之
   诸重德好尚
唐朱崖李太尉与同列款曲或有徵其所好者掌武曰
喜见未闻言新书策崔魏公铉好食新䭃头以为珍美
卷四 第 5a 页 WYG1036-0021a.png
从事开筵先一夕前必到使院索新煮䭃头也杜豳公
每早食饙饭乾脯崔侍郎安潜好看斗牛虽各有所美
而非近利与夫牙筹金埒钱癖榖堆不亦远乎
   毕舅知分(蜀杨会附/)
唐毕相諴家本寒微其渭阳为太湖县伍伯(伍伯即今/号杂职行)
(杖/者)相国耻之俾罢此役为除一官累遣致意竟不承命
特除选人杨载宰此邑参辞特于私第延坐与语期为
落此猥籍津送入京杨令到任具达台旨伍伯曰某下
卷四 第 5b 页 WYG1036-0021b.png
贱岂有外甥为宰相耶杨令坚勉之乃曰某每岁公税
享六十缗事例钱苟无败阙终身优渥不审相公欲为
致何官职杨令具以闻相国叹赏亦然其说竟不夺其
志也近者蜀相庾公傅素与其从弟凝绩曾宰蜀州唐
兴县郎(一作/良)吏有杨会者庾氏之昆弟深念之洎迭秉
蜀政为杨会除长马以酬之杨会曰某之吏役远近皆
知忝冒为官宁掩人口岂可将数千(一作/子)家供待而博
(一作/簿)一虚名长马乎虽强假军职除授检校官竟不舍
卷四 第 6a 页 WYG1036-0021c.png
县役亦毕舅之次也
   杨蔚使君三典洋源
唐杨蔚使君典洋州道者陈休复每到州多止于紫极
宫宏农甚思一见而颍川辄便他适乃谓道士曰此度
更来便须申报或一日再至遽令申白俄而州将拥旆
而至方遂披揖宏农曰向风久矣幸获祗奉敢以将来
禄算为请勿讶造次颍川呼人为卿乃谓州牧曰卿三
为刺史了更无言州牧不怿以其曾典两郡至此三也
卷四 第 6b 页 WYG1036-0021d.png
自是常以见任为终焉之所尔后秩满无恙不喻其言
无何又授此州亦终考限罢后又除是郡凡三任竟殒
于是邦三为刺史之说果在于此乎杨公季弟玭为愚
话之
   妖人为称陈帝师
唐军容使田令孜擅权有回天之力尝致书于许昌为
其兄陈敬瑄求兵马使职节将崔侍中安潜不允尔后
崔公移镇西川敬瑄与师立牛勉罗元果以打毬争三
卷四 第 7a 页 WYG1036-0022a.png
川敬瑄获头筹制授右蜀节旄以代崔公中外惊骇报
状云陈仆射之命莫知谁何青城县弥勒会妖人(弥勒/会北)
(中金刚/禅也)窥此声势乃伪作陈仆射行李云山东盗起车
驾必谋幸蜀先以陈公走马赴任乃树一魁妖共翼佐
之军府未喻亦差迎候至近驿有指挥索白马四匹察
事者觉其非常乃羁縻之未供承间而真陈仆射亦连
辔而至其妖人等悉擒缚而俟命颍川俾隐而诛之识
者曰陈帝师(一作/仆射)由阉官之力无涓尘之效盗处方镇
卷四 第 7b 页 WYG1036-0022b.png
始为妖物所凭终以自贻诛灭非不幸也
   哭麻刘舍人事
唐李相溪高才奥学冠绝群彦为朋党所排洎登岩廊
似涉由径虽然亦才授也制下之日刘舍人崇龟抱麻
而哭之李相斥其祖祢条上其事具表论之又以彭城
先德受贿饮酖乃作鹦鹉杯赋丑词讦切人为寒心朝
士有识者阅其表曰何必多言但不云倒策侧龟于君
前有诛彭城子何所逃刑时以为然
卷四 第 8a 页 WYG1036-0022c.png
   蔡京尚书拔顾氏昆弟
唐蔡京尚书为天德军使衙前小将顾彦朗彦晖知使
宅市买八座有知人之鉴或一日俾其子叔向巳下备
酒馔于山亭召二顾赐宴八座俄而即席约令勿起二
顾惶惑莫喻其意八座勉之曰公弟兄俱有封侯之相
善自保爱他年愿以子孙相依因迁其职级洎黄寇犯
阙顾彦朗领本军立收复功除东川加使相蔡叔向兄
弟往依之请叔向为节度副使仍以丈人行拜之军府
卷四 第 8b 页 WYG1036-0022d.png
大事皆咨谋焉顾相薨其弟彦晖嗣之亦至使相
   陆扆相六月及第(卢光启附/)
唐陆相扆举进士属僖宗再幸梁洋随驾至行在于时
奔避劳止又时当六月而相国策名尔后在翰林暑月
苦于蒸溽同列讥之曰今日好造天榜以其进取非时
也然相国文才重德名冠一时朝中陆氏三人号曰三
陆即相国洎希声及威乃三人也 卢相光启先人伏
刑尔后兄弟脩饰赴举因谓亲知曰此乃开荒也然其
卷四 第 9a 页 WYG1036-0023a.png
立性周谨进取多涂初举子一卷即进取诸事皆此𩔖
也策名后扬历台省受知于租庸张浚清河出征并汾
卢每致书疏凡一事别为一幅朝士至今效之盖八行
重叠别纸自公始也唐末举人不问士行文艺但勤于
请谒号曰精切亦楷法于范阳公尔其族弟汝弼尝为
张相(一作/浚)出征判官传檄四方其略云致赤子之流离
自朱邪之版荡自谓人曰天生朱邪赤子供我之笔也
俊迈亦有族昆之风
卷四 第 9b 页 WYG1036-0023b.png
   吴融侍郎文笔
唐吴融侍郎策名后曾依相国太尉韦公昭度以文笔
求知每起草先呈皆不称旨吴乃祈掌武亲密俾达其
诚且曰某幸得齿在宾次唯以文字受眷虽愧荒拙敢
不著功未闻惬当反甚忧惧掌武笑曰吴校书诚是艺
士每有见请自是吴家文字非干老夫由是改之果惬
上公之意也散版出官寓于江陵为僧贯休撰诗序以
唐来唯元白休师而已又祭陆龟蒙文即云海内文章
卷四 第 10a 页 WYG1036-0023c.png
止鲁望而已自相矛盾于时不免识者所讥
   破天荒解
唐荆州衣冠薮泽每岁解送举人多不成名号曰天荒
解刘蜕舍人以荆解及第号为破天荒尔来余知古关
图常脩乃荆州之居人也率有高文连登上科关即衙
前将校之子也及第归乡都押已下为其张筵乃指盘
上酱瓯戏老校曰要校(一作/拔)卒为者其人以醋樽进之
曰此亦校(一作/拔)卒为者也席人大噱关图妻即常脩妹
卷四 第 10b 页 WYG1036-0023d.png
才思妇也有祭夫文行于世
   成令公为蛇绕身
唐荆州成令公汭领蔡州军戍江陵为节度使张瑰谋
害之遂率本都奔于秭归一夜为巨蛇绕身几至于殒
乃曰苟有所负死生唯命逡巡蛇亦亡去尔后招辑户
口训练士卒沿流而镇渚宫寻授节旄抚绥凋残励精
为理初年居民唯一十七家末年至万户勤王奉国通
商务农有足称焉朝廷号北韩南郭(韩即华州韩建成/令初姓郭后归本)
卷四 第 11a 页 WYG1036-0024a.png
(姓/)有孔目官贺隐者亦返俗僧也端贞俭约始为腹心
凡有阙政赖其规赞自贺𨼆物故率由胸襟加以骋辨
陵人又多矜伐为识者所鄙妇翁竺知章乃饼匠也言
多不逊又元子微过皆手刃之竟无系嗣楼船之役幕
僚结舌终致鄂渚之败惜哉
   张浚相破贼
唐黄巢犯阙僖宗幸蜀张相国浚白身未有名第时在
河中永乐庄居里有一道士或麻衣或羽帔不可亲狎
卷四 第 11b 页 WYG1036-0024b.png
一日张在村路前行后有唤张三十四郎驾前待尔破
贼回顾乃是此道士(一作/人)相国曰某一布衣耳何阶缘
而能破贼乎道士勉其入蜀适遇相国圣善疾苦未果
南行道者乃遗两粒丹曰服此可十年无恙相国得药
奉亲所疾痊复后历登台辅道者亦不复见破贼之说
何其验哉
   薛澄州弄笏(罗九皋附/)
唐薛澄州昭纬即保逊之子也恃才傲物亦有父风每
卷四 第 12a 页 WYG1036-0024c.png
入朝省弄笏而行旁若无人好唱浣溪纱词知举后有
一门生辞归乡里临岐献规曰侍郎重德某乃受恩尔
后请不弄笏与唱浣溪纱即某幸也时人谓之至言有
小吏常学其行步揖逊公知之乃召谓曰试于庭前学
得似则恕尔罪于是下廉拥姬妾而观之小吏安详傲
然举动酷似笑而舍之 路侍中岩在西蜀尝夏日纳
凉于毬场厅中使院小吏罗九皋巾裹步履有似裴条
郎中大貂遥见促召衫带遍视方知其非因笞之
卷四 第 12b 页 WYG1036-0024d.png
   西岳神毙张簴
唐张策早为僧败道归俗后为梁相先在华山云台观
修业观侧有庄其弟簴亦轻易道教因脱亵服挂于天
尊臂上云借此公为我掌之须臾精神恍忽似遭殴击
痛叫狼狈或顿或起如有人拖曳之状归至别业而卒
斯人也必党于释氏而轻侮道尊人之无礼自贻阴殛
非不幸也与嘉州崔使君开尹真君石函事同(开石函/为冥官)
(所录夺算/见宣室志)李载仁郎中目睹为愚话之
卷四 第 13a 页 WYG1036-0025a.png
   柳婢讥盖巨源
唐柳仆射仲郢(一作/贤)镇郪城有一婢失意将婢于成都
鬻之盖巨源使君乃西川大校累典雄郡(一作/大郡)宅在苦
竹溪女侩具以柳婢言导盖公欲之乃取归其家女工
之具悉随之日夕赏其巧技或一日盖公临街窥窗柳
婢在侍通衢有鬻绫罗者从窗下过召婢就宅盖公于
束缣内选择边幅舒卷揲之第其厚薄酬酢可否柳婢
失声而仆似中风恙命扶之而去一无言语但令舆还
卷四 第 13b 页 WYG1036-0025b.png
女侩家翌日而瘳诘其所苦青衣曰某虽贱人曾为柳
家细婢死则死矣安能事卖绢牙郎乎蜀都闻之皆嗟
叹也清族之家率由礼门盖公暴贵未知士风为婢仆
所讥宜矣哉
   赵师儒与柳大夫唱和
唐柳玭大夫之任泸州溯舟经马骁镇土豪赵师儒率
乡兵数千凭高立寨刑讼生杀得以自专本道署以军
职闻五马经过乃棹扁舟被褐衫把杖子迎接参状云
卷四 第 14a 页 WYG1036-0025c.png
百姓赵师儒亚台以其有职非𨽻属邑怪而辞之师儒
曰巴蜀乱离某怀集乡人拒他盗非敢僭幸妄徼戎职
亚台欣而接之乃驻旌旆馆于寨中供亿丰备钦礼弥
勤师儒亦有诗句皆陈素心亚台悉为和之睹其清俭
不觉嗟叹曰我他年若登廊庙必为斯人而致节察盖
赏其知分任真也
   祖系图进士榜
禅门有祖系图得佛心印者皆次列之进士有登科记
卷四 第 14b 页 WYG1036-0025d.png
怀将相才者咸编缀之而名实相违玉石混杂疑误后
人良可怪也唐进士宇文翃虽士族子无文藻酷爱上
科有女及笄真国色也朝之令子弟求之不得时窦璠
年逾耳顺方谋继室其兄谏议叵有气焰能为人致登
第翃嫁(一作/娉)女与璠璠为言之元昆果有所获相国韦
公说即其中表甚鄙之因滑台杜尚书宅遭火几爇神
柩家人云老鼠尾曳火入库内因而延燎京兆谓宇文
曰鱼将化龙雷为烧尾近日老鼠亦有烧尾之事用以
卷四 第 15a 页 WYG1036-0026a.png
讥之葆光子尝试一僧备谙谬妄一旦拥徒说法自言
出世安知他日不预祖系乎是则宇文翃登科后人何
以知之悲夫
   温李齐名
温庭云字飞卿或云作筠字旧名岐与李商隐齐名时
号曰温李才思艳丽工于小赋每入试押官韵作赋凡
八叉手而八韵成多为邻铺假手号曰救数人也而士
行有缺缙绅薄之李义山谓曰近得一联句云远比赵
卷四 第 15b 页 WYG1036-0026b.png
公三十六年宰辅未得偶句温曰何不云近同郭令二
十四考中书宣宗尝赋诗上句有金步摇未能对遣未
第进士对之庭云乃以玉条脱续之宣宗赏焉又药名
有白头翁温以苍耳子为对他皆此𩔖也宣宗爱唱菩
萨蛮词令狐相国假其新撰密进之戒令勿泄而遽言
于人由是疏之温亦有言云中书堂内坐将军讥相国
无学也宣皇好微行遇于逆旅温不识龙颜傲然而诘
之曰公非司马长史之流帝曰非也又谓曰得非大参
卷四 第 16a 页 WYG1036-0026c.png
簿尉之𩔖帝曰非也谪为方城县尉其制词曰孔门以
德行为先文章为末尔既德行无取文章何以补焉徒
负不羁之才罕有适时之用云云竟流落而死也杜豳
公自西川除淮海温庭云诣韦曲杜氏林亭留诗云卓
氏垆前金线柳隋家堤畔锦帆风贪为两地行霖雨不
见池莲照水红豳公闻之遗绢一千疋吴兴沈徽云温
舅曾于江淮为亲表槚楚由是改名焉庭云又每岁举
场多借举人为其假手(一作多为/举人假手)沈询侍郎知举别施
卷四 第 16b 页 WYG1036-0026d.png
铺席授庭云不与诸公邻比翌日帘前谓庭云曰向来
策名者皆是文赋托于学士某今岁场中并无假托学
士勉旃因遣之由是不得意也
   崔氏女失身为周宝妻(末山尼卢氏女附/)
浙西周宝侍中博陵崔夫人乃乾符中时相之姊妹也
少为女道士或云寡而冠帔自幽独焉大貂素以豪侠
闻知崔有容色乃踰垣而窃之宗族亦莫知其存没尔
后周除浙右其内亦至国号乃具车马偕归崔门曰昔
卷四 第 17a 页 WYG1036-0027a.png
者官职卑下未敢先言此际叨尘亦不相辱相国不得
已而容之(此事凤翔杨少尹说之甚详近代江南钟令/内子乃卢肇员外之女也乱离失身弟兄有)
(在班行者耻之乃曰小娘子何不自杀而偶非丈夫也/仙传有徐仙姑居南岳魏夫人坛群僧调之乃自颠仆)
(此乃修道而灵/官所卫也已) 末山尼开堂说法禅师邓隐峰有道
者也试其所守中夜挟刃入禅堂欲行强暴尼惮死失
志隐峰取去禅服集众僧以晓之其徒立散王蜀先主
部将张勍暴横鞭人之胸典眉州有一少尼姿容明悟
讲无量寿经张欲逼辱以死拒之不肯破戒因而诟骂
卷四 第 17b 页 WYG1036-0027b.png
张乃折其齿与其父同沈于蟆颐津也崔氏女末山尼
以畏懦而苟全徐仙姑用道力而止暴讲经尼以守戒
而陨命是知女子修道亦有一段障难而况冶容诲淫
者哉孙棨舍人著北里志叙朝贤子弟平康狎游之事
其旨似言卢相携之室女失身于外甥郑氏子遂以妻
之杀家人而灭口是知平康之游亦何伤于年少之流

   崔禹昌不识牛
卷四 第 18a 页 WYG1036-0027c.png
唐世梁太祖未建国前崔禹昌擢进士第有别业在汴
州管内禹昌敏俊善接对初到夷门希梁祖意请陈桑
梓礼梁祖甚喜以其不相轻薄甚蒙管领常预宾次或
陪亵戏梁祖以其有庄墅必藉牛乃问曰庄中有牛否
禹昌曰不识得牛意是无牛以时俗语不识得有对之
梁祖大怒曰岂有人不识牛谓我是村夫即识牛渠则
不识如此轻薄何由可奈几至不测后有人言方渐释

卷四 第 18b 页 WYG1036-0027d.png
   张曙戏杜荀鹤
唐右补阙张曙吏部侍郎褧之子祎之侄文章秀丽精
神敏俊甚有时称所生母常戴玉天尊黄巢乱离莫知
存没或有于枯骸中头上见有玉天尊以曙未访遗骸
不合进取以此阻之后于裴贽侍郎下擢进士第官至
右补阙曾戏同年杜荀鹤曰杜十四仁贤大荣幸得与
张五十郎同年荀鹤答曰张五十郎大荣幸得与荀鹤
同年天下只闻杜荀鹤名字岂知张五十郎耶彼此大
卷四 第 19a 页 WYG1036-0028a.png
咍是知虚名不足定人优劣曙有击瓯赋其警句云董
双成青琐鸾惊啄开珠网穆天子红缰马解踏破琼田
又有鄠郊赋叙长安乱离亦哀江南悲甘陵之比区区
之荀鹤不足拟伦
 
 
 
 
卷四 第 19b 页 WYG1036-0028b.png
 
 
 
 
 
 
 
 北梦琐言卷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