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梦琐言-宋-孙光宪卷三

卷三 第 1a 页 WYG1036-0011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北梦琐言卷三
            唐 孙光宪 撰
   卢肇为进士状元
唐相国李太尉德裕抑退浮薄奖拔孤寒于时朝贵朋
党掌武破之由是结怨而绝于附会门无宾客唯进士
卢肇宜春人有奇才每谒见许脱衫从容旧例礼部放
榜先禀朝廷恐有亲属言荐会昌三年王相国起知举
卷三 第 1b 页 WYG1036-0011b.png
先白掌武乃曰某不荐人然奉贺今年榜中得一状元
也起未喻其旨复遣亲吏于相门侦问吏曰相公于举
子中独有卢肇久接从容起相曰果在此也其年卢肇
为状头及第时论曰卢虽受知于掌武无妨主司之公
道也
   戏改毕諴相名
唐相毕諴吴乡人词学器度冠于侪流擢进士未遂其
志尝谒一受知朝士者希为改名以期亨达此朝士讥
卷三 第 2a 页 WYG1036-0011c.png
其鹾贾之子请改为諴字相国忻然受而谢之竟以此
名登第致位台辅前之朝士惭悔交集也
   段相踏金莲(夏侯相附/)
唐段相文昌家寓江陵少以贫窭修进常患口食不给
每听曾口寺斋钟动辄诣谒餐为寺僧所厌自此乃斋
后扣钟冀其晚届而不逮食也后入登台座连出大镇
拜荆南节度有诗题曾口寺云曾遇阇黎饭后钟盖为
此也富贵后打金莲花盆盛水濯足徐相商致书规之
卷三 第 2b 页 WYG1036-0011d.png
邹平曰人生几何要酬平生不足也 夏侯孜相国未偶
伶俜风尘蹇驴无故坠井每及朝士之门舍逆旅之馆
多有龃龉时人号曰不利市秀才后登将相何先塞而
后通也(或云王播相公未遇题扬州佛寺/诗及荆南人云是段相亦两存之)
   李固言相国为柳表所误
唐李固言生于凤翔庄墅雅(一作/惟)性长厚未习参谒始
应进士举舍于亲表柳氏京第诸柳昆仲率多戏谑以
相国不谙人事俾习趋揖之仪俟其磬折密于乌巾上
卷三 第 3a 页 WYG1036-0012a.png
帖文字云此处有屋僦赁相国不觉及出朝士见而笑
之许孟容守常侍朝中鄙此官号曰貂郤固不能为人
延誉也相国始以所业求知谋于诸柳诸柳与导行卷
去处先令投谒许常侍相国果诣骑省高阳公惭谢曰
某官绪极閒冷不足发君子声采虽然已藏之于心又
睹乌巾上文字知其朴质无何来年许公知礼闱李相
国居状头及第是知柳氏之戏侮足致陇西之速遇也
   杜邠公不恤亲戚
卷三 第 3b 页 WYG1036-0012b.png
杜邠公悰位极人臣富贵无比尝与同列言平生不称
意有三其一为澧州刺史其二贬司农卿其三自西川
移镇广陵舟次瞿塘左右为骇浪所惊呼唤不暇渴甚
自泼汤茶吃也镇荆州日诸院姊妹多在渚宫寄寓贫
困尤甚相国未尝拯济至于节腊一无沾遗有乘肩舆
至衙门诟骂者亦不省问之凡莅方镇不理狱讼在凤
翔洎西川系囚毕政无轻无重任其殍殕人有从剑门
拾得裹漆器文书乃成都具狱案牍略不垂悯斯又何
卷三 第 4a 页 WYG1036-0012c.png
心哉(未尝荐贤时/号秃角犀)
   李光颜太师选佳婿
李太师光颜以大勋康国品位穹崇爱女未聘幕僚谓
其必选佳婿因从容语次盛誉一郑秀才词学门阀人
韵风流异常冀太师以子妻之他日又言之太师谢幕
僚曰李光颜一健儿也遭遇多(一作/君)难偶立微功岂可
妄求名族乎某已选得一佳婿诸贤未见乃召客司小
将指之曰此即某女之匹也超三五阶军职厚与金帛
卷三 第 4b 页 WYG1036-0012d.png
而已从事许当曰李太师建定难之勋怀弓藏之虑武
宁保境止务图存而欲结援名家非其志也与夫侯景
求婚王谢何其远哉(王特尚书与太师宅/重叠姻戚常语之)
   王文公叉手睡(司空图附/)
王文公凝清修重德冠绝当时每就寝息必叉手而卧
虑梦寐中见先灵也食馎饦面不过十八片曾典绛州
于时司空图侍郎方应进士举自别墅到郡谒见后更
不访亲知阍吏遽申司空秀才出郭矣或入郭访亲知
卷三 第 5a 页 WYG1036-0013a.png
即不造郡斋琅琊知之谓其专敬愈重之及知举日司
空一捷列第四人登科同年讶其名姓甚暗所图太速
有鄙薄者号为司徒空琅琊知有此说因召一榜人开
筵宣言于众曰某叨忝文柄今年榜帖全为司空先辈
一人而已由是声采益振尔后为御史分司旧相卢公
携访之乃留诗曰氏族司空贵官班御史雄老夫如且
在未可叹途穷其为名德所重也如此
   河中饯刘相瞻
卷三 第 5b 页 WYG1036-0013b.png
唐相国刘公瞻其先人讳景本连州人少为汉南郑司
徒掌笺劄因题商山驿侧泉石荥阳奇之勉以进修俾
前驿换麻衣执贽之后致解荐擢进士第历台省瞻相
孤贫有艺虽登科第不预急流任大理评事日饘粥不
给尝于安国寺相识僧处谒餐留所业文数轴置在僧
几致仕刘军容游寺见此文卷甚奇之怜其贫窭厚有
济恤又知其连州(一作/山)人朝无强援谓僧曰某虽閒废
能为此人致宰相尔后授河中少尹幕寮有贵族浮薄
卷三 第 6a 页 WYG1036-0013c.png
者蔑视之一旦有命徵入蒲尹张筵而祖之浮薄幕客
呼相国为尹公曰归朝作何官职相国对曰得路即作
宰相此郎大笑之在席亦有异其言者自是以水部员
外知制诰相次入翰林以至大拜也(王屋匡一上/人细话之)
   李氏瑞槐(赵令公棂枣附/)
唐相国李公福河中永乐有宅庭槐一本抽三枝直过
当舍屋脊一枝不及相国同堂昆弟三人曰石曰程皆
登宰执唯福一人历镇使相而已近者石晋朝赵令公
卷三 第 6b 页 WYG1036-0013d.png
莹家庭有檽枣树婆娑异常四远俱见有望气者诣其
邻里问人云此家合有登宰辅者里叟曰无之然赵令
先德小字相之儿得非此应乎术士曰王气方盛不在
身当其子孙尔后中令由太原判官大拜出将入相则
前言果效矣(一作/也)凡士之宦达非止一途或以才升或
由命遇则盛衰之气亦随人而效之向者槐枣异常岂
非王气先集耶不然何荣茂挺特拔耸之如是也(陇西/事得)
(于李载仁大夫天水事得/于长阳宰康张甚详悉也)
卷三 第 7a 页 WYG1036-0014a.png
   高太尉决礼佛僧
唐渤海王太尉高公骈镇蜀日因巡边至资中郡舍于
刺史衙对郡山顶有开元佛寺是夜黄昏僧礼赞螺呗
间作渤海命军候悉擒械之来晨笞背斥逐召将吏而
谓之曰僧徒礼念亦无罪过但以此寺十年后当有秃
丁数千作乱我以是厌之其后土人皆髡发执兵号大
髡小髡据此寺为寨陵胁州将果叶渤海之言(得于资/中处士)
(王/迢)
卷三 第 7b 页 WYG1036-0014b.png
   王中令铎拒黄巢
唐王中令铎重德名家位望崇显率由文雅非定乱之
才镇渚宫为都统以禦黄巢寇兵渐近先是赴镇以姬
妾自随其内未行本以妒忌忽报夫人离京在道中令
谓从事曰黄巢渐以南来夫人又自北至旦夕情味何
以安处幕僚戏曰不如降黄巢公亦大笑之洎荆州失
守复把潼关黄巢差人传语云令公儒生非是我敌请
自退避无污锋刃于是弃关随僖皇播迁于蜀再授都
卷三 第 8a 页 WYG1036-0014c.png
统收复京都大勋不成竟罹非命时议曰黄巢过江高
太尉不能拒捍岂王中令儒懦所能应变乎落都统后
有诗其要云敕(一作/黜)诏已闻来阙下檄书犹未遍军前
亦志在其中也(黄巢起广州自号义军百万都统上表/先陈犯阙之意其词云傥便归降必有)
(升奖朝/廷耻笑)
   路侍中巾裹
唐路侍中岩风猊之美为世所闻镇成都日委执政于
孔目吏边咸日以妓乐自随宴于江津都人士女怀掷
卷三 第 8b 页 WYG1036-0014d.png
果之羡虽卫玠潘岳不足为比善巾裹蜀人见必效之
后乃剪纱巾之脚以异于众也闾巷有袨服修容者人
必讥之曰尔非路侍中耶尝过鬻豚之肆见侩豕者谓
屠者(一作/生)曰此豚端正路侍中不如用之比方良可笑
也以官妓行云等十人侍宴移镇渚宫日于合江亭离
筵赠行云等感恩多词有离魂何处断烟雨江南岸至
今播于倡楼也
   李勋尚书发愤(赵观文附/)
卷三 第 9a 页 WYG1036-0015a.png
薛能尚书镇郓州见举进士者必加异礼李勋尚书先
德为衙前将校八座方为客司小子弟亦负文藻潜慕
进脩因舍归田里未踰岁服麻衣执所业于元戎左右
具白其行止不请引见元戎曰此子慕善才与不才安
可拒之某今自见其人质清秀复览其文卷深器重之
乃出邮巡职牒一通与八座先德俾罢职司閒居恐妨
令子脩进尔后果策名第扬历清显出为郓州节度也
(八座事得王屋山僧匡一甚详近代进士赵/观文及桂州小军杜状元及第乃才举也)
卷三 第 9b 页 WYG1036-0015b.png
   郑愚尚书锦半臂
唐郑愚尚书广州人雄才奥学擢进士第扬历清显声
称烜(一作/赫)然而性本好华以锦为半臂崔魏公铉镇荆
南荥阳除广南节制经过魏公以常礼延遇荥阳举进
士时未尝以文章及魏公门此日于客次换麻衣先贽
所业魏公览其卷首寻已赏叹至三四不觉曰真销得
锦半臂也又以魏公故相合具军仪廷参不得已而授
(一作/使)之魏公曰文武之道备见之矣其钦服形于辞色
卷三 第 10a 页 WYG1036-0015c.png
也或曰荥阳因醉眠左右见一白猪盖杜征南蛇吐之
𩔖
   韦宙相足谷翁
唐相国韦公宙善治生江陵府东有别业良田美产最
号膏腴而积稻如坻皆为滞穗大中初除广州节度使
宣宗以番禺珠翠之地垂贪泉之戒京兆从容奏对曰
江陵庄积谷尚有七十堆固无所贪宣皇曰此可谓之
足谷翁也
卷三 第 10b 页 WYG1036-0015d.png
   李当尚书竹笼(崔珏二子附/)
唐李当尚书镇南梁日境内多有朝士庄产子孙侨寓
其间而不肖者相效为非前政以其各有阶缘弗克禁
止闾巷苦之八座严明有断处分宽织篾笼召其尤者
诘其家世谱第在朝姻亲乃曰郎君籍如是地望作如
此行止无乃辱于存亡乎今日所惩贤亲眷闻之必赏
老夫(一作/安)勉旃遽命盛以竹笼沈于汉江由是其侪惕
息各务戢敛也 崔珏侍御家寄荆州二子凶恶节度
卷三 第 11a 页 WYG1036-0016a.png
使刘都尉判之曰崔氏二男荆南三害不免行刑也
   吴行鲁温溲器(厉图南附/)
唐吴行鲁尚书彭州人少年事内官西门军容小心畏
慎每夜温溲溺器以奉之深得中尉之意或一日为洗
足中尉以脚下文理示之曰如此文理争教不作十军
容使行鲁拜曰此亦无凭某亦有之执厮仆之役乃脱
屦呈之中尉嗟叹谓曰汝但忠孝我终为汝成之尔后
假以军职除彭州刺史为卢耽相公西川行军司马禦
卷三 第 11b 页 WYG1036-0016b.png
蛮有功历东西川山南三镇节旄除西川制云为命代
之英雄作人中之祥瑞讥之也 厉图南为西川副使
随府罢职行鲁欲延辟之图南素薄行鲁闻之大笑曰
不能剪头刺面而趋侍健儿乎自使院乘马不归私第
直出北郭家人遽结束而追之张云起居为成都少尹
常出轻言为行鲁酖杀之
   崔侍中省刑狱
唐崔侍中安潜崇奉释氏鲜茹荤血唯于刑辟常自躬
卷三 第 12a 页 WYG1036-0016c.png
亲虽僧人犯罪未尝屈法于厅事前虑囚必温颜恤恻
以尽其情有大辟者俾先示以判语赐以酒食而付于
法镇西川三年唯多蔬食宴诸司以面及蒟蒻之𩔖染
作颜色用象豚肩羊臑脍炙之属皆逼真也时人比于
梁武而频于宅使堂前弄傀儡子军人百姓穿宅观看
一无禁止而中壸预政以玷盛德惜哉
   刘蜕舍人不祭先祖
唐刘舍人蜕桐庐人早以文学应进士举其先德戒之
卷三 第 12b 页 WYG1036-0016d.png
曰任汝进取穷之与达不望于汝吾若没后慎勿祭祀
乃乘扁舟以渔钓自娱竟不知其所适(不审是隐者为/复是渔师莫晓)
(其端/倪也)紫微历登华贯出典商于霜露之思于是乎止临
终亦戒其子如先考之命蜀礼部尚书纂即其息也尝
与同列言之君子曰名教之家(一作/中)重于丧祭刘氏先
德是何人斯苟同隐逸之流何伤菽水之礼紫微以儒
而进爵比通侯遵乃父之绪言紊先王之旧制以时(一/作)
(报/本)之敬能便废乎大彭通人抑有其说时未喻也
卷三 第 13a 页 WYG1036-0017a.png
   杜审权相斥冯涓
大中四年进士冯涓登第榜中文誉最高是岁暹罗国
起楼厚赍金帛奏请撰记时人荣之初官京兆府参军
恩地即杜相审权也杜有江西之拜制书未行先召长
乐公密话垂延辟之命欲以南昌笺奏任之戒令勿泄
长乐公拜谢辞出宅速鞭而归于通衢遇友人郑賨见
其喜形于色驻马恳诘长乐遽以恩地之辟告之荥阳
寻捧刺诣京兆门谒贺具言得于冯先辈也京兆嗟愤
卷三 第 13b 页 WYG1036-0017b.png
而鄙其浅露洎制下开幕冯不预焉心绪忧疑莫知所
以廉车发日自灞桥乘肩舆门生咸在长乐拜别京兆
公长揖冯曰勉旃由是嚣浮之誉遍于搢绅竟不通显
中间有涉交通中贵愈招清议官止祠部郎中眉州刺
史仕蜀至御史大夫
   不肖子三变
唐咸通中荆州有书生号唐五经者学识精博实曰鸿
儒旨趣甚高人所师仰聚徒五百辈以束修自给优游
卷三 第 14a 页 WYG1036-0017c.png
卒岁有西河济南之风幕寮多与之游常谓人曰不肖
子弟有三变第一变为蝗虫谓鬻庄而食也第二变为
蠹鱼谓鬻书而食也第三变为大虫谓卖奴婢而食也
三食之辈何代无之
   薛保逊轻薄
薛保逊名家子恃才与地凡所评品士子以之升降时
号为浮薄相国夏侯孜(一作/公)尤恶之其堂弟因名保厚
以异之由是不睦内子卢氏与其良人操尚略同因季
卷三 第 14b 页 WYG1036-0017d.png
父薛监来省卢新妇出参俟其去后命水涤门阈薛监
知而大怒经宰相疏之保逊因谪授澧州司马凡七年
不代夏侯孜(一作/公)出镇魏相谟登庸方有徵拜而殒于
郡愚曾睹薛文数幅其一云饯交亲于灞上止逆旅氏
见数物象人诘之口辄动皆云江淮岭表州县官也呜
呼天之生民为此辈笞挞又观优云绯胡折窣(一作/推宰)
转而出众人皆笑唯保逊不会其轻物皆此𩔖也卢虔
灌罢夔州以其为姊妹夫径至澧州慰省回至邮亭回
卷三 第 15a 页 WYG1036-0018a.png
望而笑曰岂意薛保逊一旦接军事李判官打杨柳枝
(澧州老军将周蔼/旧曾服事备言之)
   陈会螳螂赋
蜀之士子莫不酤酒慕相如涤器之风也陈会郎中家
以当垆为业为不埽街官吏殴之其母甚贤勉以进脩
不许归乡以成名为期每岁糇粮纸笔衣服仆马皆自
成都赍致郎中业八韵唯螳螂赋大行太和元年及第
李相固言览报状处分厢界收下酒旆阖其户家人犹
卷三 第 15b 页 WYG1036-0018b.png
拒之逡巡贺登第乃圣善奖训之力也后为白中令子
婿西川副使连典彭汉两郡而终
   刘仆射荔枝图
唐刘仆射崇龟以清俭自居甚招物论尝召同列餐苦
(一作/马)饆饠朝士有知其矫乃潜问小苍头曰仆射晨
餐何物苍头曰泼生吃了也朝士闻而哂之又镇番禺
效吴隐之为人京国亲知贫乏者颙俟濡救但画荔枝
图自作赋以遗之后薨于岭表扶护灵榇经渚宫家人
卷三 第 16a 页 WYG1036-0018c.png
鬻海珍珠翠于市时人讥之
   赵大夫号无字碑(张策附/)
唐赵大夫崇凝清介门无杂宾慕王濛刘真长之风也
标质堂堂不为文章号曰无字碑每遇转官旧例各举
一人自代亚台未尝举人云朝中无可代己也世亦以
此少之 梁相张策尝为僧返俗应举亚台鄙之或曰
刘轲蔡京得非僧乎亚台曰刘蔡辈虽作僧未为人知
翻然贡艺有何不可张策衣冠子弟无故出家不能参
卷三 第 16b 页 WYG1036-0018d.png
禅访道抗迹尘外乃于御帘前进诗希望恩泽如此行
止岂掩人口某十度知举十度斥之清河公乃东依梁
主而求际会盖为天水拒弃竟为梁相也
 
 
 
 
 北梦琐言卷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