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梦琐言-宋-孙光宪卷一

卷一 第 1a 页 WYG1036-0003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北梦琐言卷一
            唐 孙光宪 撰
   宣宗称进士
唐宣宗皇帝好儒雅每直殿学士从容未尝不论前代
兴亡颇留心贡举尝于殿柱上自题曰乡贡进士李某
或宰相出镇赋诗以赠之词皆清丽凡对宰臣言政事
即终日忘倦洎僖宗皇帝好蹴毬斗鸡为乐自以能于
卷一 第 1b 页 WYG1036-0003b.png
步打谓俳优石野猪曰朕若作步打进士亦合得一状
元野猪对曰或遇尧舜禹汤作礼部侍郎陛下不免且
落第帝笑而已原其所好优劣即圣政可知也
   李太尉英俊
太尉李德裕幼神俊宪宗赏之坐于膝上父吉甫每以敏
辩誇于同列武相元衡召之谓曰吾子在家所嗜何书
意欲探其志也德裕不应翌日元衡具告吉甫因戏曰
公诚涉大痴耳吉甫归以责之德裕曰武公身为帝弼
卷一 第 2a 页 WYG1036-0003c.png
不问理国调阴阳而问所嗜书者成均礼部之职也其
言不当所以不应吉甫复告元衡大惭由是振名
   郑光免税
宣宗舅郑光敕赐云阳鄠县两庄皆令免税宰臣奏恐
非宜诏曰朕以光元舅欲优异之初不细思是免其赋
尔等每于匡救必尽公忠亲戚之间人所难议苟非爱
我岂尽嘉言事事能如斯天下何忧不治有始有卒当
共守之寻罢葆光子同寮尝买一庄喜其无税乃谓曰
卷一 第 2b 页 WYG1036-0003d.png
天下庄产未有不征同寮以私券见拒尔后子孙为县
宰定税求祈不暇国舅尚尔庶寮胡为
   再兴释教
武宗嗣位宣宗居皇叔之行密游外方或止江南名山
多识高道僧人初听政谓宰相曰佛者虽异方之教深
助理本所可存而勿论不欲过毁以伤令德乃遣下诏
会昌中灵山古迹招提弃废之地并令复之委长吏择
僧之高行者居之唯出家者不得妄度也懿宗即位唯
卷一 第 3a 页 WYG1036-0004a.png
以崇佛为事相国萧仿裴坦时为常侍谏议上疏极谏
其略云臣等闻元祖之道用慈俭为先素王之风以仁
义是首相沿百世作则千年至圣至明不可易也如佛
者生于天竺去彼王宫割爱中之至难取灭后之殊胜
名归象外理出尘中非为帝王所能慕也广引无益有
损之义文多不录文理婉顺与韩愈元和中上请除佛
骨表不异也懿皇虽听览称奖竟不能止末年迎佛骨
才至京师俄而晏驾识者谓大丧之兆也
卷一 第 3b 页 WYG1036-0004b.png
   郑氏女庐墓
唐大中年兖州奏先差赴庆州行营押官郑神佐阵没
其室女年二十四先亡父未行营已前许嫁右骁雄军
健李元庆未受财礼阿郑知父神佐阵没遂与李元庆
休亲截发往庆州北怀安镇收亡父遗骸到兖州瑕丘
县进贤乡与亡母合葬讫便于茔内筑庐识者曰女子
适边取父遗骸合葬烈而且孝诚可嘉也庐墓习于近
俗国不能禁非也广引礼经而證之
卷一 第 4a 页 WYG1036-0004c.png
   日本国王子棋
唐宣宗朝日本国王子入贡善围棋帝令待诏顾师言
与之对手王子出本国如楸玉局冷暖玉棋子盖玉之
苍者如楸玉色其冷暖者言冬暖夏凉人或过说非也
王子至三十三下师言惧辱君命汗手死心始敢落指
王子亦凝目缩臂数四竟伏不胜回谓礼宾曰此第几
手答曰其第三手也王子愿见第一手礼宾曰胜第三
可见第二胜第二可见第一王子抚局叹曰小国之一
卷一 第 4b 页 WYG1036-0004d.png
不及大国之三此日本人犹不可轻况中国之士乎葆
光子曰蜀简州刺史安重霸黩货无厌部民有油客子
者姓邓能棋其力粗赡安辄召与对敌只令立侍每落
一子俾其退立于西北牖下俟我算路然后(一作/始)进之
终日不下十数子而已邓生倦立且饥殆不可堪次日
又召或有讽邓生曰此侯好赂本不为棋何不献效而
自求退邓生然之以中金十铤获免良可笑也
   駮杜预
卷一 第 5a 页 WYG1036-0005a.png
大中时工部尚书陈商立汉文帝废丧议立春秋左传
学议以孔圣修经褒贬善恶𩔖例分明法家流也左丘
明为鲁史载述时政惜忠贤之泯灭恐善恶之失坠以
日系月修其职官本非扶助圣言缘饰经旨盖太史氏
之流也举其春秋则明白而有实合之左氏则丛杂而
无徵杜元凯曾不思夫子所以为经当与诗书周易等
列丘明所以为史当与司马迁班固等列取二义乖剌
不侔之语参而贯之故微旨有所未周婉章有所未一
卷一 第 5b 页 WYG1036-0005b.png
文多不载又睹吴郡陆龟蒙亦引啖助赵匡为證正与
陈工部义同葆光子同寮王公贞范精于春秋有駮正
元凯之谬条绪甚多人咸(一作/或)讶之独鄙夫尝以陈陆
啖赵之论窃然之非苟合也唯义所在
   李太尉抑白少傅
白少傅居易文章冠世不跻大位先是刘禹锡太和中
为宾客时李太尉德裕同分司东都禹锡谒于德裕曰
近曾得白居易文集否德裕曰累有相示别令收贮然
卷一 第 6a 页 WYG1036-0005c.png
未一披今日为吾子览之及取看盈其箱笥没于尘坌
既启之而复卷之谓禹锡曰吾于此人不足久矣其文
章精绝何必览焉但恐回吾之心其见抑也如此衣冠
之士(一作/内)并皆忌之咸曰有学士才非宰臣器识者于
其答制中见经纶之用为时所排此贾谊在汉文之朝
不为卿相知人皆惜之葆光子曰李卫公之抑忌白少
傅举𩔖而知也初文宗命德裕朝中朋党首以杨虞卿
牛僧孺为言杨牛即白公密友也其不引翼义在于斯
卷一 第 6b 页 WYG1036-0005d.png
非抑文章也虑其朋比而掣肘也
   牛僧孺奇士
相国牛僧孺字思黯或言牛仙客之后居宛叶之间少
单贫力学有倜傥之志唐永贞中擢进士第时与同辈
过政事堂宰相谓曰扫厅奉候僧孺独出曰不敢众耸
异之元和初登制科历省郎中书舍人御史中书门下
平章事扬州建州两镇东都留守左仆射先是撰周秦
行记李德裕切言短之大中初卒未赐谥后白敏中入
卷一 第 7a 页 WYG1036-0006a.png
相乃奏定谥曰简白居易曰文葆光子曰僧孺登庸在
德裕之先又非忌才所能掩抑今以牛之才术比李之
功勋自然知其臧否也且周秦行记非所宜言德裕著
论而罪之正人览记而骇之勿谓卫公掩贤妒善牛相
不罹大祸亦幸而免
   令狐滈预拔文解
唐大中末相国令狐绹罢相其子滈应进士举在父未
罢相前预拔文解及第谏议大夫崔宣上疏述滈弄父
卷一 第 7b 页 WYG1036-0006b.png
权势倾天下以举人文卷须十月前送纳岂可父身尚
居于枢务男私拔其解名干挠主司侮弄文法恐奸欺
得路孤直杜门云云请在御史台推勘疏留中不出葆
光子曰令狐公在大中之初倾陷李太尉唯以附会李
绅而杀吴湘又擅改元和史又言赂遗阉宦殊不似德
裕立功于国自俭立身掎其小瑕忘其大美洎身居岩
庙别无所长谏官上章可见之矣与朱崖之终始殆难
比焉
卷一 第 8a 页 WYG1036-0006c.png
   刘三复记三生事
唐太和中李德裕镇浙西有刘三复者少贫苦学有才
思时中(一作/王)人赍御书至以赐德裕德裕试其所为谓
曰子可为我草表能立就(一作/搆)或归以创之三复曰文
理贵中不贵其速德裕以为当言三复又请曰渔歌樵
唱皆传公述作愿以文集见示德裕出数轴与之三复
乃体而为表德裕嘉之因遣诣阙求试果登第历任台
阁三复能记三生事云曾为马常患渴望驿而嘶伤其
卷一 第 8b 页 WYG1036-0006d.png
蹄则心连痛后三复乘马过硗确之地必为缓辔有辙
石必去之其家不施门限虑伤马蹄也其子邺敕赐及
第登廊庙上表雪德裕以朱崖神榇归葬洛中报其先
恩也士大夫美之
   秃角犀
杜邠公悰司徒佑之孙父曰从郁历选补畿令悰尚宪
宗岐阳公主累居大镇复居廊庙无他才未尝延接寒
素甘食窃位而已有朝士贻书于悰曰公以硕大敦庞
卷一 第 9a 页 WYG1036-0007a.png
之德生于文明之运矢厥谟猷出入隆显极言讥之文
多不录时人号为秃角犀凡莅藩镇未尝断狱系囚死
而不问宜其责之呜呼处高位而妨贤享厚禄以丰己
无功于国无德于民富贵而终斯又何人也子孙不享
何莫由斯
   魏文贞公笏
唐文宗皇帝谓宰相曰太宗得魏徵采拾阙遗弼成圣
政今我得魏谟于疑似之间必极匡谏虽不敢希及贞
卷一 第 9b 页 WYG1036-0007b.png
观之政庶几处无过之地今授谟右补阙委舍人善为
之词又问谟曰卿家有何图书谟曰家书悉无唯有文
贞公笏在文宗令进来郑覃在侧曰在人不在笏文宗
曰卿浑未晓但甘棠之义非要笏也
 
 
 
 北梦琐言卷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