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京杂记-汉-刘歆卷六

卷六 第 1a 页
西京杂记第六
鲁恭王得文木一枚伐以为器意甚玩之中山王为
赋曰丽木离披生彼高崖拂天河而布叶横日路而
摧枚幼雏羸鷇单雄寡雌纷纭翔集嘈嗷鸣啼载重
雪而稍劲风将等岁于二仪巧匠不识王子见知乃
命班尔载斧伐斯隐若天崩豁如地裂华叶分披条
枝摧折既剥既刋见其文章或如龙盘虎踞复以鸾
集凤翔青緺紫绶环璧圭璋重山累嶂连波叠浪奔
电屯云薄雾浓雰䴥宗骥旅鸡族雉群蠋绣鸯锦莲
藻芰文色比金而有裕质参玉而无分裁为用器曲
直舒卷脩竹映池高松植巘制为乐器婉转蟠䊸凤
卷六 第 1b 页
将九子龙导五驹制为屏风郁岪穹隆制为杖几极
丽穷美制为枕案文章璀璨彪炳涣汗制为盘盂采
玩蜘蹰猗欤君子其乐只且恭王大悦顾盼而笑赐
骏马二匹
广川王去疾好聚无赖少年游猎毕弋无度国内冢
藏一皆发掘余所知爰猛说其大父为广川王中尉
每谏王不听病免归家说王所发掘冢墓不可胜数
其奇异者百数焉为余说十许事今记之如左
魏襄王冢皆以文石为椁高八尺许广狭容四十人
以手扪椁滑液如新中有石床石屏风婉然周正不
见棺柩明器踪迹但床上有玉唾壶一枚铜剑二枚
卷六 第 2a 页
金玉杂具皆如新物王取服之
哀王冢以铁灌其上穿凿三日乃开有黄气如雾触
人鼻目皆辛苦不可入以兵守之七日乃歇初至一
户无扃钥石床方四尺床上有石几左右各三石人
立侍皆武冠带剑复入一户石扉有关钥叩开见棺
柩黑光照人刀斫不入烧锯截之乃漆杂兕革为棺
厚数寸累积十馀重力不能开乃止复入一户亦石
扉开钥得石床方七尺石屏风铜帐𨪋一具或在床
上或在地下似是帐麋朽而铜𨪋堕落床上石枕一
枚尘埃朏朏甚高似是衣服床左右石妇人各二十
悉皆立侍或有执巾栉镜镊之象或有执盘奉食之
卷六 第 2b 页
形无馀异物但有铁镜数百枚
魏王子且渠冢甚浅狭无棺柩但有石床广六尺长
一丈石屏风床下悉是云母床上两尸一男一女皆
年二十许俱东首裸卧无衣衾肌肤颜色如生人鬓
发齿爪亦如生人王畏惧之不敢侵近还拥闭如旧

袁盎冢以瓦为棺椁器物都无唯有铜镜一枚
晋灵公冢甚瑰壮四角皆以石为玃犬捧烛石人男
女四十馀皆立侍棺器无复形兆尸犹不坏孔窍中
皆有金玉其馀器物皆朽烂不可别唯玉蟾蜍一枚
大如拳腹空容五合水光润如新王取以盛书滴
卷六 第 3a 页
幽王冢甚高壮羡门既开皆是石垩拨除丈馀深乃
得云母深尺馀见百馀尸踪横相枕籍皆不朽唯一
男子馀皆女子或坐或卧亦犹有立者衣服形色不
异生人
栾书冢棺柩明器朽烂无馀有一白狐见人惊走左
右逐击之不能得伤其左脚有夕王梦一丈夫须眉
尽白来谓王曰何故伤吾左脚乃以杖叩王左脚王
觉脚肿痛生疮至死不差
太液池中有鸣鹤舟容与舟清旷舟采菱舟越女舟
太液池西有一池名孤树池池中有洲洲上黏树一
株六十馀围望之重重如盖故取为名
卷六 第 3b 页
昆明池中有戈船楼船各数百艘楼船上建楼橹戈
船上建戈矛四角悉垂幡毦旌葆麾盖照灼涯涘余
少峕犹忆见之
韩嫣以玳瑁为床
汉承周史官至武帝置太史公太史公司马谈世为
太史子迁年十三使乘传行天下求古诸侯史记续
孔氏古文序世事作传百三十卷五十万字谈死子
迁以世官复为太史公位在丞相下天下上计先上
太史公副上丞相太史公序事如古春秋法司马氏
本古周史佚后也作景帝本纪极言其短及武帝之
过帝怒而削去之后坐举李陵陵降匈奴下迁蚕室
卷六 第 4a 页
有怨言下狱死宣帝以其官为令行太史公文书事
而已不复用其子孙
皇太子官称家臣动作称从
杜陵秋胡者能通尚书善为古隶字为翟公所礼欲
以兄女妻之或曰秋胡已经娶而失礼妻遂溺死不
可妻也驰象曰㫺鲁人秋胡娶妻三月而游宦三年
休还家其妇采桑于郊胡至郊而不识其妻也见而
悦之乃遗黄金一镒妻曰妾有夫游宦不返幽闺独
处三年于兹未有被辱于今日也采不顾胡惭而退
至家问家人妻何在曰行采桑于郊未返既还乃向
所挑之妇也夫妻并惭妻赴沂水而死今之秋胡非
卷六 第 4b 页
昔之秋胡也昔鲁有两曾参赵有两毛遂南曾参杀
人见捕人以告北曾参母野人毛遂坠井而死客以
告平原君平原君曰嗟乎天丧予矣既而知野人毛
遂非平原君客也岂得以昔之秋胡失礼而绝婚今
之秋胡哉物固亦有似之而非者玉之未理者为璞
死鼠未屠者亦为璞月之旦为朔车之辀亦谓之朔
名齐实异所宜辩也
洪家世有刘子骏汉书一百卷无首尾题目但以甲
乙丙丁纪其卷数先父传之歆欲撰汉书编录汉事
未得缔构而亡故书无宗本止杂记而已失前后之
次无事类之辨后好事者以意次第之始甲终癸为
卷六 第 5a 页
十秩秩十卷合为百卷洪家具有其书试以此记考
校班固所作殆是全取刘书有小异同耳并固所不
取不过二万许言今抄出为二卷名曰西京杂记以
禆汉书之阙尔后洪家遭火书籍都尽此两卷在洪
巾箱中常以自随故得犹在刘歆所记世人希有纵
复有者多不备足见其首尾参错前后倒乱亦不知
何书罕能全录恐年代稍久歆所撰遂没并洪家此
书二卷不知出所故序之云尔
洪家复有汉武帝禁中起居注一卷汉武故事二卷
世人希有之者今并五卷为一秩庶免沦没焉
卷六 第 5b 页

西京杂记第六终
卷六 第 6a 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