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北偶谈-清-王士禛卷二十六

卷二十六 第 1a 页
钦定四库全书
 池北偶谈卷二十六
           刑部尚书王士祯撰
  三僧
繁昌魏康孙进士之父素封而无子一日有僧造门乞
施三百缗造桥不许僧遂然一指乞至再三终不许然
三指始许之而僧死矣桥成而康孙生手缺三指焉又
宣城孙榜眼予立(卓/)之父勷故给事中也父孙翁艰于
卷二十六 第 1b 页
嗣一日见市中一僧以火然指问之曰愿得一茅庵足
供大士像旁可坐卧诵经足迹不出门而免持钵之苦
久之无一檀越办此者故然指耳翁曰吾为师了此愿
僧即罢爇延至其家为结茅如僧言居三年一日送客
忽见僧入后堂问之则夫人临蓐得一子矣方骇异庵
中人来云僧已坐化子一指然状宛然同年史状元立
(大/成)鄞人其太公亦与一僧善一日见僧入宅觅之不
见而状元生生而长斋成顺治乙未进士后官至礼部
卷二十六 第 2a 页
侍郎或云大成即僧之号
  大将军小将军
钱舜举折枝牡丹一卷有蜀郡桑门公实悟光题云三
月江南媚景天姚黄魏紫斗争妍那知十丈将军树却
在青城古洞前自注云青城山丈人观前牡丹二株一
高十丈名大将军一高五丈名小将军
  琅邪秦碑
诸城琅邪台秦碑石壁俯临海岸高数十丈海中复有
卷二十六 第 2b 页
一碑去岸数里潮上则没潮落则出其上岁久皆蛎房
所结不可辨识又始皇鞭石成桥处石路长数百丈无
寸土石罅皆生小松才数寸海上人鬻为盆盎之玩
  孙真人
三原民苟氏妇者病蛊胀诸医束手气已绝矣踰二鼓
忽苏家人惊喜问之曰适已出门若将远行者途遇一
老人云吾已延孙思邈真人医汝可速返也及入门见
真人已先在年可三十许以连环针针心窍上久之遂
卷二十六 第 3a 页
醒不知身之已死也视之果有上下二孔七日始合又
十一年而终三原医士王文之说
  盐山糖树
予昔使蜀曾闻其地有油井火井元人刘郁西征记云
殢扫儿城有盐山如水晶状方侍御邵村(亨/咸)怡亭杂记
云缅甸有糖树酒树酒树实如椰子剖之皆酒色莹白
而甘能醉人糖树细叶而柔干以刀刺其本汁涓涓不
绝经一昼夜始止色味如饧食之令人饱
卷二十六 第 3b 页
  李子金
李子金归德人诸生善钩股嘉量之术尝与侪辈聚饮
邻人高楼众谓子金能算此楼寻丈乎子金曰诺即用
小尺就地上纵横量之良久自卧地睨视又久之跃起
曰得之矣使一人缒上垂繘于地试之不爽铢黍又尝
渡河晲视水面即能知水浅深
  石砮
猗觉寮记辨楛矢石砮引晋肃慎傅魏景元以来供楛
卷二十六 第 4a 页
矢石砮晋元帝时诣江左贡石砮其地有山出石其利
如铁唐黑水靺鞨傅云云予尝见吴江吴孝廉兆鶱
自塞外携来石砮形如蛎石色如蒸栗云是混同江所
产盖江边松脂入水所结非石也
  黄莲
鄠县东三十里秦渡镇即文王丰邑故地有灵台址傍
有灵沼周数十顷沼中产黄莲花然不常见花盛则县
士人多登科甲者又有安石榴一株傅为汉上林种不
卷二十六 第 4b 页
时结实士人亦以为科甲之验鄠即上林故地也
  诗竹
鄠县多竹园有诗竹茎短而叶大坚厚土人以代笺幅
  花仙
花仙者居鄠县终南山之圭峰尝有武弁张某裹粮访
之三日始至洞口鸟道险绝与之言但劝以孝弟更无
他语故太保梁大将军(化/凤)供养甚诚仙常往来其家每
至则闻风作自庭树而下唯啖果实不火食自言在山
卷二十六 第 5a 页
中恒与康对山王渼陂诸公相往还其貌瘦健而长髯
声甚尖利不类人殆猿玃之属也鄠进士文登令王十
(那/)
  行雹
邑北苏王庄民某粥姜于平原见主人次子昼卧不醒
问之曰病乎主人曰非也子昨往田间忽云阴风起不
觉身入云中见神人数十辈形状诡异各驾一车驾车
者似羊而狞车中皆冰雹教之以手撒雹雹寒甚令纳
卷二十六 第 5b 页
手羊毳间顿煖如火方撒之顷或以蒲葵扇子障之须
臾不知行几百里雹尽恍忽已在原处矣归家困甚寝
未觉耳始知李卫公行雨非妄
  两五鬼
五代时南唐冯延己及弟延鲁与魏岑陈觉查文徽等
更相推唱时人谓之五鬼后蜀鹿虔扆欧阳炯韩琮毛
文锡闰选亦号五鬼
  李学颜
卷二十六 第 6a 页
新城诸生李学颜闱后于历下候榜夜梦有人告云君
名在第十八觉而喜甚榜将发行过藩司街旧例自领
解以下皆有官马候赴鹿鸣宴会按名雁行排列李径
至第十八匹前抚之曰明日即乘汝矣顾视圉人腰间
有小牌书名乃李学颜也大恶之果落第
  空中妇人
文登诸生毕梦求九岁时嬉于庭时方午天宇澄霁无
云见空中一妇人乘白马华袿素裙一小奴牵马络自
卷二十六 第 6b 页
北而南行甚纡徐渐远乃不见予从姊居永清县亦尝
于晴昼仰见空中一少女子美而艳妆朱衣素裙手摇
团扇自南而北久之始没
  济宁妇人
康熙丙寅岁济宁南池侧居人王姓者与众约会武当
山进香既再往矣归为其妻述嵾岳奇丽之状妻亦欲
往夫以道远艰费难之妻恚而自经夫归惊懊言于众
众为置榇殓之遂行比至河南某邑忽见其妻在路旁
卷二十六 第 7a 页
大树下坐憩以为鬼也曰若死矣胡为在此妻曰吾未
尝死昨以需众行期稍迟故先行至此相候不谓君辈
濡滞吾候且数日矣今当同行胡谓鬼耶其夫疑惧不
知所出众曰吾等百馀人渠即魅何怯之有遂偕行途
中起居饮食皆无他异事竣归家登堂夫指榇示之曰
尔既不死前日殓者何人妻曰吾实不死曷开视之及
开视乃空棺耳今妻尚在
  山市
卷二十六 第 7b 页
文登昆嵛山有山市恒在清晨遥望之山化为海惟露
一岛岛外悉波涛瀰漫舟船往来山下人但觉在雾气
中淄川西焕山亦有山市每现城郭楼橹林木人马之
状一如蓬莱海市嘉靖二十一年县令张其恊经山南
麓始见之烟岚郁丽移时乃灭自后往往见之东郡恩
县白马营茌平马令庄皆平原时于雨后见此异土人
谓之地市老学庵笔记云太原以北晨行则烟霭中睹
城阙状如女墙雉堞者天官书所谓气也
卷二十六 第 8a 页
  黄连花
本草黄连丛生一茎三叶叶似甘菊凌冬不凋四月开
花黄色六月结实似芹子色亦黄江左者叶如小雉尾
正月开花作细穗淡黄白色予闻蜀人云明时马湖府
一缙绅应巡抚某之求求之深山丛箐中凡一枝重可
二两者仅得十枝其一枝生绝壁间募人悬絙倒垂取
之重至三两有老人云儿时即见之每春开花大如碗
红如山茶与本草所云不类
卷二十六 第 8b 页
  化虎
江都俞生说曾署定番州事亲见方番司土官之母化
为虎后旬日一至家旋入山去又安顺府陶生有姊适
人生子矣一旦随群虎入山形体犹人与群虎队行趫
腾绝壁如履平地亦数日一至家抚视其子即去久之
渐变虎形不复至又八角井一农家妇亦化为虎皆康
熙二十年间事
  一家上寿
卷二十六 第 9a 页
康熙己巳春正月予同衍圣孔公翌辰(毓/圻)大学士李公
邺园(之/芳)兵部侍郎孙公怍庭(光/祀)
圣驾于济南府西之乾石桥见历城耆民刘子全者年
八十五矣尚矍铄自云生母魏氏年百有三岁尚在一
姑嫁郭氏年百有七岁一姑嫁夏氏年九十有八子全
有五子十三孙家药山下子孙有为诸生者群叹异之
又闻章丘堪舆聂翁言曾游钜野县至李家集见一老
妪年百四十七岁尚能纺绩忘其姓氏
卷二十六 第 9b 页
  普陀石
浙定海县有普陀岩石有大士像华鬘天然竹林鹦鹉
善财龙女之形种种皆具琴客程生曾见数枚定海县
今改镇海舟山置县赐名定海
  鬼粥砚
淄川王某大理卿筠苍公曾孙也康熙己巳上元日游
颜神镇城隍庙时方卓午遇一老叟持古砚自庙中出
王曰粥乎叟曰适已粥之矣家尚有一砚与此类明日
卷二十六 第 10a 页
幸过访当以相赠不须价也且告以家在某村正王归
路必经处翌日如言访之至村外一林墓侧有茅舍叟
已候门见王曰渴乎有浆可饮但所居湫隘不敢延入
君候于此饮毕当出砚相赠耳少选出浆饮之饮甫毕
王遂发狂奔走直上山巅虽涧壑荆棘不避遇樵人数
辈识之舁归其家迷不知人卧病数月始愈
  姓氏志
董复亨章丘县志盖踵杨君谦弘治志而作雅有体裁
卷二十六 第 10b 页
末增姓氏志一卷其所著异姓有恩术(术虎高/琪之后)沙弭芈
信訾鬲法袭隆鉴东类部德绳邭勾絮楮善能盈匿付
典太俎杲西祃书 新城旧事云邑有仇姓俳姓其姓
见姓
  物异
三从兄士襄之妻张夏夕已寝榻忽离故处尺许四顾
无所见忽睹梁间有小人二寸许垂首下窥小冠缁衣
须眉历历久之飞去遂失所在遗其冠乃以木为之色
卷二十六 第 11a 页
黑如漆
  忠勤祠神现
康熙二十二年新城大水城不没者三版先高祖太仆
公忠勤祠在南郭外水已及阶势将入堂室司香火者
张应祥晨往视水见一神人朝冠朱衣南面立水竟不

  白云湖
白云湖一名刘郎中陂在章丘县西北七里许周围六
卷二十六 第 11b 页
十馀里有河泊所与泺淯(即今/绣江)二水会同入大清河邑
乘载之甚明而张中丞南溟(鹏/)重浚小清河议乃云在
浒山泺之东陶唐口之西按长山县无湖西距白云湖
尚百里不知何据也(章丘李中麓太/常著白云湖考)
  五羖大夫
河津人畅体元者少时梦神人呼为五羖大夫颇以自
负及流寇之乱体元为贼掠囚絷一室冬夜甚寒于壁
角得五羖皮覆其身乃悟神语盖戏之耳后以明经仕
卷二十六 第 12a 页
为雒南知县
  贤妾
益都西鄙人某娶妾甚美嫡遇之虐日加鞭箠妾甘受
之无怨言一夜盗入其居夫妇惶惧不知所为妾于暗
中手一杖开门径出以杖击贼踣数人馀皆奔窜妾厉
声曰鼠子不足辱吾刀杖且乞汝命后勿复来送死贼
去夫询其何以能尔则其父故受拳勇之技于少林以
傅之女百夫敌也问何以受嫡虐而不言曰固吾分也
卷二十六 第 12b 页
何敢言自是夫妇皆重之邻里加敬焉今尚在
  心头小人
安丘明经张某常昼寝忽一小人自心头出身才半尺
许儒衣儒冠如伶人结束唱昆曲音节殊可听说白自
道名贯一与已合所唱节末皆其平生所经历四折既
毕诵诗而没张能忆其梗槩为人述之
  天上赤字
顺治乙未冬夜天上有赤字如火移时始散沂莒间皆
卷二十六 第 13a 页
见之
  小猎犬
八座某公未第时夏日常昼卧忽见一小人骑而入人
马皆可寸馀腰弓矢臂鹰鹰大如蝇继至一人亦如之
牵猎犬大如巨蚁二人绕屋盘旋久之甲士数千沓至
星旄云䍐缤纷络绎分左右盂合围大猎室中蚊蝇无
噍类其伏匿者辄缘壁隙抉出之一朱衣人下辇坐别
榻众次第献俘获已遂上辇肃队而出甲士皆从如烟
卷二十六 第 13b 页
雾而散起视一无所睹惟一小猎犬徬徨壁间取置箧
中驯甚饲之不食卧则伏枕畔见蝇蚋辄齧去之事见
蒲秀才松龄聊斋志异又宋中丞牧仲(荦/)曾于柏乡魏
相国座间见一小鹿长二寸许双角崭然与大鹿无异
见中丞筠廊偶笔
  白毫
乐安人左某流寓淄川能日行五百里必攀援树枝数
转始得止足底有白毫长三寸许一日足痛毫落遂不
卷二十六 第 14a 页
能行又济宁人某充总河承舍畜一驴日行五百里往
返京师仅五日二耳中有白毫各长五六寸行驶则挺
出一日拔去鞭策不复前矣
  钱能
南园漫录载太监钱能镇云南有王姓者业卖槟榔致
富人呼为槟榔王能执其人曰汝庶民敢僭号二字王
贿之方免近江宁知县陈永吉者吴逆之甥恃势贪恣
大吏莫敢问常以迎上官至淳化镇主一富人家富人
卷二十六 第 14b 页
供奉极其丰腆冀得其欢陈视堂中有联云海内存知
己天涯若比邻呼富人诘之曰今海寇猖獗汝乃谓海
内知己是欲反耳富人大恐索千金乃释之又过市肆
见有以甘蔗为龙凤形者皆以僭逆嚇诈或至破家后
升中书舍人为张俊升(登/选)给事劾罢
  曾祖父母
今乡官称州县官曰父母抚按司道府官曰公祖沿明
世之旧也张司徒南园漫录言其非矣谓称布政司为
卷二十六 第 15a 页
曾祖父母则尤可笑今不闻有此称矣
  女侠
新城令崔懋以康熙戊辰往济南至章丘西之新店遇
一妇人可三十馀高髻如宫妆髻上加毡笠锦衣弓鞋
结束为急装腰剑骑黑卫极神骏妇人神采四射其行
甚驶试问何人停骑漫应曰不知何许人将往何处又
漫应曰去处去顷刻东逝疾若飞隼崔云惜赴郡匆匆
未暇蹑其踪迹或剑侠也从侄鹓因述莱阳王生言顺
卷二十六 第 15b 页
治初其县役某解官银数千两赴济南以木夹函之晚
将宿逆旅主人辞焉且言镇西北不里许有尼庵凡有
行橐者皆往投宿因导之往方入旅店时门外有男子
著红帩头状貌甚狞至尼庵入门有厅廨三间东向床
榻备设北为观音大士殿殿侧有小门扃焉叩门久之
有老妪出应告以故妪云但宿西廨不妨久之持朱封
鐍山门而入役相戒夜勿寝明灯烛手弓刀伺之三更
大风骤作山门砉然而辟方愕然相顾倏闻呼门声甚
卷二十六 第 16a 页
厉众急持械以待而廨门已启视之即红帩头人也徒
手握束香掷于地众皆仆比天晓始苏银已亡矣急往
市询逆旅主人主人曰此人时游市上无敢谁何者唯
投尼庵客辄无恙今当往愬耳然尼异人吾代往求之
至则妪出问故曰非为夜失官银事耶曰然入白顷之
尼出妪挟蒲团敷坐逆旅主人跪白前事尼笑曰此奴
敢来此弄狡狯罪合死吾当为一决顾妪入牵一黑卫
出取剑臂之跨卫向南山径去其行如飞倏忽不见市
卷二十六 第 16b 页
人集观者数百人移时尼徒步手人头驱卫而返驴背
负木夹函数千金殊无所苦入门呼役曰来视汝木夹
官封如故乎验之良是掷人头地上曰视此贼不错杀
却否众聚观果红帩头人也众罗拜谢去比东归再往
访之庵已鐍闭空无人矣尼高髻盛妆衣锦绮行缠罗
袜年十八九好女子也市人云尼三四年前挟妪俱来
不知何许人常有恶少夜入其室腰斩掷垣外自是无
敢犯者
卷二十六 第 17a 页
  僧三世报
桐城诸生姚东朗有子三保生九岁忽病三日不食惟
饮水念佛倏变中州之音告其父曰吾前世河南僧也
与道侣某同居吾有三十金彼请贷之不许遂中夜劫
金及度牒而逃又杀吾以灭口吾投君家为君弟字嵩
少彼亦投君家为女今嫁溧阳潘氏者是也彼六七岁
时吾不忍杀吾年十八阳禄终矣故再投君家为君之
子彼今远嫁吾不能报又须转世报之君前世为河南
卷二十六 第 17b 页
县令纳彼贿不之究今来君家两世二十七年衣食之
费与贿足相抵吾往溧阳矣东朗曰冤尚可解乎曰唯
佛力可解语毕而逝乙卯六月事也东朗往花山求见
月律师忏悔师为礼水忏且令以三十金供僧忏罢而
女孕堕胎矣竟无恙前一夕女梦僧登堂而噪身有火
光久之乃去盖师力云
  两戴逵
艺文类聚载戴逵皇太子箴广弘明集有戴逵与释慧
卷二十六 第 18a 页
命书此戴逵隋人非梁隐士戴安道(二文梅氏采/入隋文纪)
  貂参
从祖考功公门生孙中丞(元/化)天启中自辽东迁登抚考
功从索貂参孙答书云貂不足参也鲁矣人傅以为笑
  宁尚宝
汝颍集云宁尚宝中立字尔强万历癸未进士家居不
通宾客阒居一室人罕窥其户或觇之但见纸幅积座
侧上皆作墨点或环之累累如贯珠人曰宁善羯鼓记
卷二十六 第 18b 页
柘枝之节耳终莫测也
  沧溟见梦
施愚山(闰/章)在济南时为沧溟先生作墓碑文且为立后
奉祀一夕梦三丈夫峨冠朱衣来谒一白髯者南面坐
苍髯次之末坐者尤奇伟旦日拜墓下则三墓累累相
次问其裔孙曰先生祖父三世葬此始悟苍白髯者先
生之祖父也愚山适将往南山购石见墓道间有石仆
地磨砻如新遂刻已文此事与研北杂志所载嵇侍中
卷二十六 第 19a 页
谢赵子昂书庙额事正相类
  吕鸿胪
吕少卿(祖/望)沧州人顺治壬辰进士康熙乙巳冬病亟梦
天帝召为东岳之神力辞不获因订后期遂引疾归里
舟过张家湾忽沐浴更衣端坐曰时日近吾将去矣遂
瞑舟中人隐隐见空中鼓吹驺从甚盛云
  罗池碑
柳州罗池庙碑荔子丹兮蕉黄一石尚存相傅为苏文
卷二十六 第 19b 页
忠公书估客过柳江者拓一纸即无风波之虞乱后失
去杂入筑城塼石中每当筑处城辄圯有司知其异物
色出之今置庙中南礼部鼎甫(廷/铉)尝理柳州为予言
  祁侍郎
明金坛祁西岩侍郎(逢/吉)少为诸生有名尝馆某氏适乡
试东家之子已通关节于主司临期忽病以与祁素厚
善告之比入场立就七作喜甚自谓必售及将誊写手
忽反背不能握笔遂纳卷太息而出自谓不复有科
卷二十六 第 20a 页
第之望矣下科竟中第官至户侍
  西洋画
西洋所制玻瓈等器多奇巧曾见其所画人物视之初
不辨头目手足以镜照之即眉目宛然姣好镜锐而长
如卓笔之形又画楼台宫室张图壁上从十步外视之
重门洞开层级可数潭潭如王宫第宅迫视之但纵横
数十百画如棋局而已
  陈丈人
卷二十六 第 20b 页
陈丈人居彝陵沙地坡顺治初年百有四岁步履视听
不衰远安知县周惠隆延之询其所得曰知事迟回头
早耳予之钱帛弗受
  起汕乂系
彝陵风俗渔人春则起汕秋则丫系每三月初八十八
廿八三日相率扣拍令声振水面连歌彻昏晓必悲怆
慷慨乃获多鱼惟三游洞以下十二碚以上数十里内
为然谓之起汕八月九日捕取鲟鳇先布网而后用乂
卷二十六 第 21a 页
自钉头镇以往地皆曰系或曰枋有金钗系丫髻系等
名谓之丫系亦如吴淞之起丛也
  白牡丹
高淳县花山有白牡丹岁开数枝种非人力亦无恒所
有折者辄得疾施侍读愚山(闰/章)诗云空山石累累独立
天风吹攀条莫敢折含芳贻阿谁
  九尾觥
泰兴季御史家有古玉觥质如截肪中作盘螭螭有九
卷二十六 第 21b 页
尾作柄处螭首如血正赤觥底有窍与尾通九尾皆虚
空宛转相属注酒皆满人以为鬼工
  月中女子
德州赵进士仲启(其/星)尝月夜露坐仰见一女子妆饰甚
丽如乘鸾鹤一人持宫扇卫之逡巡入月而没此与予
前所记二事相类羿妻之事信有之矣
  黄天应
康熙十五年南海民黄天应年十四惟瞽母在堂从兄
卷二十六 第 22a 页
天会者亡赖也欲并其产绐天应同往伐竹椎杀之而
瘗其尸既数月矣其母思子日夜泣忽夜半有叩门者
告之曰尔子某月日为天会击杀瘗某处明日可往发
之开户则阒无人迹如其言果得尸告之官寘天会于

  李坤
蔡琠字玉汝闽人以明经仕为粤东令罢官不归流寓
山寺一日于市肆独饮忽有道人虬髯伟干顾盼甚异
卷二十六 第 22b 页
蔡揖之坐询其姓名曰秦人李坤居华山数十年矣因
延至寺寓见蔡案上有周易曰颇读此乎蔡曰然试举
一卦蔡为述其师说曰全未全未蔡因拜求其学曰可
斋戒拜天四十九日拜老夫亦如之然后可教如其言
乃为剖晰河洛精义皆出程朱之外蔡因旁及天文乐
律奇门太乙六壬诸术曰此皆易之一端耳出一小箧
随所问刺取诸家之书为蔡指示书凡几百卷皆出箧
中箧才方寸而书不穷竟不能测也留止五年尽得其
卷二十六 第 23a 页
奥将别去语蔡曰此后二十年癸丑岁汝必游京师是
岁十二月二十日即当扃门户百日不见一人否恐不
免慎之慎之更几载某岁某日与汝相见房山康熙十
二年癸丑蔡客京师如其所戒是时果有妖人杨起龙
之变都门戒严多所刑戮至二三月始定又二年乙卯
某月日忽有童子叩门云师在房山相待蔡疾驰往道
人独坐树下与语移晷别去云将归华山旧居蔡以易
卜垂帘都门同年子吴天章(雯/)与之游云学易者率莫
卷二十六 第 23b 页
测其蕴也薛廷尉大武(奋/生)云坤字果成
  骡生子
释典有三必死谓人抱病竹结实骡怀胎然康熙某年
旗下人家有骡生子竟无恙
 
 
 
 池北偶谈卷二十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