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北偶谈-清-王士禛卷二十三

卷二十三 第 1a 页 WYG0870-0326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池北偶谈卷二十三
           刑部尚书王士祯撰
  善庆庵老僧
颜神镇善庆庵孙文定公香火院也有住持老僧年八
十馀辛未夏一日早起索浴罢呼侍者曰好语主人吾
去矣遂升座而寂壁间留偈云者个臭皮袋撇下无挂
碍洪炉烈焰中明月清风在惜忘其名矣
卷二十三 第 1b 页 WYG0870-0326b.png
  万岁
古亦有人主自呼万岁者新序梁君出猎见白雁群公
孙袭下车拂矢(云/云)梁君援其手上车入庙门呼万岁曰
幸哉他人猎得禽兽吾猎得善言
  命名
左氏傅申繻曰名有五不以国不以官不以山川不以
隐疾不以畜牲不以器币按春秋诸侯公子卿大夫之
名犯此者甚众沿及汉初犹然如瘈疥疵痤虮虱狗彘
卷二十三 第 2a 页 WYG0870-0327a.png
掉尾(姓昭/涉)之类见于史汉者不可枚举陆龟蒙小名录
序云三代之时殷尚质直以生日名之如太甲太乙武
丁是也周以伯仲次之如太伯仲雍叔达季历之类是
也自周以降随事而名之至有黑臀黑肱之鄙羊肩狐
毛之异负刍之贱禦寇之强杵白籧篨髡顽狂狡不寿
不臣皆名不正而言不顺也然则繻之言何据乎
  东野氏
东野志世表载鲁公少子鱼始以东野为氏子宗宗子
卷二十三 第 2b 页 WYG0870-0327b.png
雷雷子晖弟晞又六代灏弟淳七代缙弟绅十代绘弟
纯十四代璋弟珙弟璜十六代辅弟输軏辕三代无此
等名必出杜撰无疑
  独角青牛
明时六月十二日御厩洗马于积水湖导以红仗中有
数头锦帕覆之最后独角青牛至诸马莫敢先之见陆
启浤叔度北京岁华记盖崇祯年中事也今三伏日洗
象亦导以红仗在宣武门西响水闸上明时洗象则自
卷二十三 第 3a 页 WYG0870-0327c.png
八月十二日始更三日为期亦见岁华记
  前定
唐人小说记王涯舒元舆兄弟事甚奇老学庵笔记一
事绝相类苗刘之乱有内侍秦同老者被命荆楚前一
日还行在尚未得对亦死焉又有萧中道者日侍左右
忽得罪黜为外郡监前一日出城遂免事皆前定如此
  南宋国学
南宋国学即岳忠武王故第其土地祠在东南隅神即
卷二十三 第 3b 页 WYG0870-0327d.png
忠武也封号曰正显昭德孚忠英济侯见梦梁录又云
景灵宫即韩蕲王赐宅
  秦罗子孙
说听载秦桧裔孙某宰汤阴绰有政声每欲谒忠武祠
辄逡巡弗果将及瓜谓同僚曰少保虽与先世有恶岂
在后嗣耶且吾守官无愧神明往谒何害遂为文祭之
拜不能起呕血数升而死事在嘉靖初年魏庄渠提学
河南归为所亲言之此与宋御史罗汝楫子鄂州知州
卷二十三 第 4a 页 WYG0870-0328a.png
愿事全相类汝楫附秦桧劾忠武愿即著尔雅翼以古
文名朱子称为南渡第一者也
  祀王右军
同年冯再来刑侍(苏/)尝著滇考有云初云南未知尊孔
子祀王逸少为先师元世祖至元十五年除张立道中
庆路总管(立道陈/留人)始言于赛典赤(名沙斯达/克回回人)建孔子庙
置学舍岁时率诸生行释菜礼后立道卒官与赛音齐
并祠鄯阐城至今血食不绝以王右军为先师固奇且
卷二十三 第 4b 页 WYG0870-0328b.png
右军生平足迹未尝至滇滇人何为祀之皆不可解
  蜂分日
谢皋父晞发集有粤山蜂分日记云瓯粤之南某山其
民老死不知岁历惟户养蜂四时旦暮悉候之蜂之分
也其日必吉人家无大小贸易皆趣成之事未及办则
以待后之分日至于婚嫁兴作皆候焉蜂移之家若邻
若仆无远近递相报不敢隐有贩者至其地留一年书
蜂分之日凡百有奇归取历验之皆黄道紫微天月德
卷二十三 第 5a 页 WYG0870-0328c.png
吉曜也其不分者非凶星则常日也物性之灵能通造
化如此
  斗驼斗象
圭塘小藁有斗驼赋盖蹄角羽毛之属无不可教斗者
康熙中
驾幸南苑观象与虎斗虎竟为象所毙此又一奇也
  董宗伯
高念东先生书来云昔闻宋直方(徵/舆)中丞说董思白宗
卷二十三 第 5b 页 WYG0870-0328d.png
伯临终时忽索镜自诧作美人相
  郑刺史祠
王玙似字鲁珍益都诸生也康熙元年省父保宁太守
玉生(字稚/昆)归次凤翔横水西迷失道时方五月暍甚遥
见山麓屋宇隐隐出林表策马赴之可五六里至则古
木参天藤蔓纠结渐入阴翳不见曦景猬伏鼠窜栖鹘
磔磔惊起丛薄间心悸欲返更误入败垣北得一亭蒿
藜没径阒无人迹系马阶楹转入东北隅有堂巍然堂
卷二十三 第 6a 页 WYG0870-0329a.png
后素壁上题诗灭没不完有云残魂摇远梦弱骨冷空
山又云金刀断织韩香事千载衔冤泣月明方吟讽然
疑之顷忽墙下窸窣有声一巨蛇出草间拔刃逐之乃
引至别院一室类祠庙室中有塑像绿衣少年衣冠甚
古室东西正黑如夜西北隅微茫有物如床几不敢近
稍以刃穴坏牖土石视之天光穿漏则一败柩耳睇其
中丰鬓纤足女子也虽衣花成土而依稀可辨胸压匕
首剪刀出其左胁忆壁间诗殆以此因以土覆其身而
卷二十三 第 6b 页 WYG0870-0329b.png
出比纡迥回出林木日已将夕僮仆方徬徨道左乃觅路
东行恍忽见一女子拊心倒行马前既而形随目瞩化
身百千投逆旅假寐梦女子来云荷君厚意后十三年
再得相见比觉问店主人云郑刺史祠也闯寇以来久
为豺虎之窟欲焚其处而未果也然十三年后竟无所
遇云(王生予/门人)
  造书
法苑珠林云造书凡三人长名曰梵其书右行次曰祛
卷二十三 第 7a 页 WYG0870-0329c.png
卢其书左行少者苍颉其书下行按祛卢虱吒书隋言
驴唇也西域有驴唇书莲叶书佛书之妄不必言其长
梵而少苍颉亦阴抑儒书如谓宣圣为儒童菩萨之类
  坠石
顺治十三年二月初十日午时宁陵县忽有响声自东
北来黑气如斗光芒甚异坠落城中民家其形如石重
二斤十四两见总督李尚书(荫/祖)报疏
  濮阳苏氏
卷二十三 第 7b 页 WYG0870-0329d.png
濮阳苏氏其先本元蒙古之后至榖原兵侍(祐/)始以进
士起家官至总制以文章名海内其祠堂藏始祖某所
用铁槊重百斤至今尚存
  黄衣人
康熙甲子春有刑部笔帖式某素奉神佛甚谨一日忽
有旋风起庭际风息见黄衣人衣冠甚伟立庭中呼其
名谓曰吾天神也以汝事神甚谨故降汝家可扫除东
厢吾居之某焚香拜礼如所言次日黄衣忽问曰汝邻
卷二十三 第 8a 页 WYG0870-0330a.png
家有病者吾能愈之某傅语迎神果即日愈御史迈色
者有妹病剧闻而拜求之黄衣曰当为汝查勘良久曰
宿业深重以君虔祷但可迟限三日终不能生也果三
日卒已而求者踵至黄衣人谓某曰本以汝善人故来
栖止今车马杂沓久且不利于汝吾当去此汝福本薄
如甘贫可延寿命慎无妄求若有赢馀则促算矣遂去
不见
  汤学士梦
卷二十三 第 8b 页 WYG0870-0330b.png
左庶子汤潜庵(斌/)夜梦登高山已陟其半忽一人自后
越之先登汤鼓勇继之遂至山巅顾一室空无所有惟
壁上悬麻姑仙坛记既觉不知所谓癸亥腊月阁学缺
特用右坊王庶子俨斋(鸿/绪)甲子二月阁学复缺汤遂继
擢上官日适某督抚疏内有蔡姓名经者宛平王相公
笑云蔡京宋奸臣胡同其音高阳李相公曰彼乃京字
此麻姑仙坛记中所云蔡经耳汤闻之竦然事之前定
如此是年六月特擢汤江苏巡抚盖麻姑坛在抚州而
卷二十三 第 9a 页 WYG0870-0330c.png
蔡经家吴之洞庭也
  蔡氏状元
德清蔡翁者筑室落成梦人持一盘授之盘有四红笺
笺各大书一一字后其孙奕琛为刑部侍郎南渡拜相
官一品奕琛子启僔
国朝康熙庚戌科状元及第启贤子升元康熙壬戌科
状元及第皆其曾玄也两状元皆生于此宅升元从弟
彬辛酉浙省解元人始悟四一字之兆升元生时其父
卷二十三 第 9b 页 WYG0870-0330d.png
梦一金甲神人持红笺大书悬其厅事云第一甲第一
名蔡升元遂以名之而字曰徵元及壬戌殿试日又梦
如前升元及第其父年才四十六见只编德清老人蔡
四者以服鹿角胶寿至百八岁岂即其人耶
  瓷易经
益都翟进士某为饶州府推官甚暴横一日集窑户造
青瓷易经一部楷法精妙如西安石刻十三经式凡数
易然后成蒲城王孝斋(綡/)官益都令曾见之
卷二十三 第 10a 页 WYG0870-0331a.png
  吴汉槎
吴江吴孝廉汉槎(兆/骞)以顺治十五年流宁古塔二十馀
载康熙辛酉归至京师相见出一石砮其状如石作绀
碧色云出混同江中乃松脂入水年久所结所谓肃慎
之矢也又高丽棋子一枚乃砗磲所制又云宁古塔东
北二百馀里乃金之会宁府有断碑尚存书法如柳诚
悬顷为一流人所碎碑文可以辨识者有俯瞰阙庭又
文学盛于东观云
卷二十三 第 10b 页 WYG0870-0331b.png
  羊马
西域种羊或云以皮肉埋地或云以胫骨率用初冬季
春未日其详见于异物志剡溪漫笔诸书吴立夫渊颖
集有波斯国种羊皮书褥歌又元僧楚石诗自言羊可
种不信茧成丝予尝考之不自立夫楚石始也北齐高
昂诗陇种千口羊泉连百壶酒朝朝围山猎夜夜迎新
妇形诸歌咏其来久矣双槐岁钞以骨羊草马作对云
云南越赕故地之西多荐草产善马始生若羔岁中纽
卷二十三 第 11a 页 WYG0870-0331c.png
莎縻饮以米沈七年可御日驰数百里世称越赕骏见
唐书(周婴卮林云太平广记引谈薮作珑种/千口羊诗纪诗所乃云千口牛误也)
  赤虾子三都
双槐岁钞云东粤顺德县有地曰寿星塘山水幽胜有
物名赤虾子如婴儿而绝小自树杪手相牵挂而下笑
呼之声亦如婴儿续续垂下甫至地而灭俗谓蓬莱仙
女遗类也诺皋记载昔有姚汪王三姓食都树皮饿死
化为鸟都皮骨为猪都妇女为人都皆栖大树即如人
卷二十三 第 11b 页 WYG0870-0331d.png
形而绝小男女自相配偶在树根者名猪都在树尾者
名鸟都在树尾可攀及者名人都左腋下有镜印阔二
分其禁有山鹊法打土垄法食其巢味如木芝有术者
周元大能禹步为厉术以左合赤索围木斫之树仆剖
其中三都皆不能化乃执而烹之周侍郎栎园诗人都
拥树形同鸟是也又月山丛谈载广西思恩县近村树
杪有二人约长一尺五寸武人装束白竹缠芒屩其行
如飞此当即赤虾子之类盖闽粤皆有之
卷二十三 第 12a 页 WYG0870-0332a.png
  准字讳两见
宋寇莱公准作相诸司公移讳其名改为准至今相沿
不易汴京旧有平准务蔡京为相以其父名准改为平
货务又官司公移皆避其名如京东京西皆改畿左畿
右然予按求古录载泰安州冥福寺五代后唐长兴四
年中书门下牒石刻已用准字唐韵二字并收准字下
注曰俗庄子平中准管子怀绳与准钩准绳文子放准
寻绳皆用此字不始寇公也
卷二十三 第 12b 页 WYG0870-0332b.png
  师生同姓名
古人同时同姓名者如毛遂陈遵韩翃李益(门第/文章)往往
有之然不闻师生同姓名也康熙癸丑会试今翰林学
士张敦复(英/)为同考官本房中式举人张英海盐人丙
辰会试编修马殿闻(鸣/銮)为同考官本房中式举人马鸣
銮河南人
  吹笛
宋人小说记张子韶言闾巷有人以卖饼为生吹笛为
卷二十三 第 13a 页 WYG0870-0332c.png
乐仅得一饱资即归卧其家取笛而吹如此有年邻有
富人察其人甚熟欲委以财千馀初不可坚谕之乃许
诺钱既入手遂不闻笛声但闻筹算声耳其人大悔急
还富人钱于是再卖饼明日笛声如旧此与唐刘伯刍
所言安邑里粥饼人匆匆不暇唱渭城事绝相类今士
大夫不及吹笛人者多矣
  青鸾
双槐岁钞有贞鸾烈鸳二诗因忆昔在扬州署中有青
卷二十三 第 13b 页 WYG0870-0332d.png
鸾二饮啄必俱一日其雄为鹿触死雌日夜哀鸣不忍
听闻数日亦死予感其义作青鸾操
  念佛鸟
唐韦蟾岳麓道林诗静听林飞念佛鸟细看壁画驮经
马按王得臣麈史安陆有念佛鸟小于鸲鹆色青黑常
言一切诸佛宋元宪诗鸟解佛经言张齐贤守郡日为
作古诗一篇
  鏊字擀字
卷二十三 第 14a 页 WYG0870-0333a.png
鏊鱼到切字书曰饼鏊今山东俚语尚然富郑公言太
宗既下并州欲乘胜收复蓟门咨于众参知政事赵昌
言对曰自此取幽州如热鏊翻饼耳殿前都指挥使呼
延赞曰此鏊难翻又北梦琐言王蜀时有赵雄武能造
大饼每三斗面擀一枚大如数间屋因号赵大饼擀字
亦俚语
  帨
麈史谓野有死麇之诗曰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妇
卷二十三 第 14b 页 WYG0870-0333b.png
人服饰独言帨者按内则注云帨妇人拭物之巾也居
则设于门右佩则分之于左常以自洁之用也古者女
子嫁则母结帨而戒之(徐太室径定野有死/麇为淫诗甚有理)
  刀圭
刀圭字常用之而未有确义碧里杂存云在京师买得
古错刀三枚形似今之剃刀其上一圈如圭璧之形中
一孔即贯索之处盖服食家举刀取药仅满其上之圭
故谓之圭言其少耳泉布错刀皆古钱名
卷二十三 第 15a 页 WYG0870-0333c.png
  风磨风扇
西域哈喇赛玛尔堪诸国多风磨其制筑垣墙为屋高
处四而开门门外设屏墙迎风室中立木为表木上用
围置板乘风下置磨石风来随表旋动不拘东西南北
俱能运转风大而多故也耶律文正诗冲风磨旧麦悬
杵捣新粳又有风扇于帐房中高悬布幔下多用头发
当面设绳索牵动自然有风不用挥扇也见陈诚西域
(录载沙尘哈雅赛玛尔罕之东五百馀里有草春有/生秋死臭气逼人取其汁熬以成膏即阿魏也又)
卷二十三 第 15b 页 WYG0870-0333d.png
(小草高二尺许遍身棘束叶絪如蓝清秋露降缀于/枝干甘如饧蜜可熬为糖名达郎古宾即甘露也)
  笔芦
姑熟青山李白墓生芦其形如笔号笔芦绩溪舒頔道
原有诗云笔芦萧萧青山巅(頔元末人有华/阳文集七卷)
  捉卧瓮人
昔见朱竹垞简讨(彝/尊)诗云捉卧瓮人选新格初不解及
观通志有赵昌言捉卧瓮人格及采珠局格旋棋格金
龙戏格等名始悟所谓
卷二十三 第 16a 页 WYG0870-0334a.png
  正德钱
于慈仁寺市见正德钱二面幕皆有文如蟠螭状与今
制殊异正德又夏国伪年号也钱不知何年所造
  闫罗
世傅赵定宇冯具区皆为闫罗王近闻比部张屏公(四/维)
言癸丑秋居保定忽夜梦至一官署堂庑宏壮见有官
府衣冠坐于堂上披览文书视之乃先兄西樵也张与
先兄昔同官交甚厚因前问此何地君所览是何文书
卷二十三 第 16b 页 WYG0870-0334b.png
先兄笑曰此非人间我已死为神主此文书察世人善
恶耳张云然则我何为至此岂非死耶先兄答君不应
死但此地不宜久留当即送归倏而梦觉张时未闻先
兄之讣特至京师问之王太史曰西樵以今年七月死
矣先兄殁时遍体作种种香当已證菩萨果位然平生
忠厚正直死作闫罗王理亦有之释典谓闫罗是嗔相
报身先兄以悲愤殁岂其徵乎
  虚实
卷二十三 第 17a 页 WYG0870-0334c.png
今墟市之称义取朝实暮虚也宛丘有羲神实罗苹路
史注实者对虚之名天文旗中四星为天市其中星多
则实虚则耗神农所在人民常实非若虚砦朝实而暮
虚也地以实称亦奇
  犀角刀子
周婴卮林载唐牛肃纪闻云牛腾唐郏城令中书令裴
炎甥也炎遇害腾谪牂牁建安丞时中丞崔察用事贬
官例皆辞行诛殛甚众腾将见察惧不知所为忽遇一
卷二十三 第 17b 页 WYG0870-0334d.png
人谓曰公有犀角刀子乎曰有曰甚美授以神咒令见
察时但俯伏掐诀(言带犀角刀子掐手诀乃可以诵咒/其诀左手中指第三节横文以大指)
(爪掐/之)而密诵咒七遍无患矣咒曰吉中吉迦戌律提中
有律陁阿婆迦呵已而果免其难婴自云崇祯癸酉为
县令所罗织庭谳时偶有象牙刀子以代犀刀掐诀诵
咒如前亦获免因录之以傅于世
  关忠义现身
袁太常密山(景/星)言顺治丙申年五月廿二日关忠义忽
卷二十三 第 18a 页 WYG0870-0335a.png
现身广东韶州府西城上身凭女墙以右手捋髯时方
亭午须眉面目历历可睹廿三日廿八日复现举城官
民奔走礼拜总督尚书李栖凤亲诣庙祭焉(后甲子使/粤别详皇)
(华纪/闻)
  陆舟
朱秋厓(克/生)云宝应西去十里地曰黎城镇古黎王城也
又西北七十里曰张公铺属天长县康熙乙巳二月二
日张公铺人见平地中忽拥官舰数十帆樯楼橹毕具
卷二十三 第 18b 页 WYG0870-0335b.png
船首列羽旗大纛之属仪卫森然所过之地迅如飞鸟
迹其过处草木皆靡竟不知何祥也
  兽种
家语曰马十二月而生狗三月而生豕四月而生猿五
月而生鹿六月而生虎七月而生虫八月而生淮南子
本此魏略云黄牛羌种孕身六月生广志云獠民皆七
月生蜀郡记云诸獠娠七月生盖兽种也
  博野妇人
卷二十三 第 19a 页 WYG0870-0335c.png
郭宫庶快圃(棻/)说博野有一妇人一生不饮食而育男
女数人操作与常人无异亦罕疾病云
  不敢欺
今市井俚语云不敢欺亦有所本国策秦兴师临周章
颜率谓齐王曰不敢欺大国疾定所从出敝邑迁鼎以
待命
  吴道子水陆画
平阳普庵堂有吴道子画水陆百二十轴明世宗朝西
卷二十三 第 19b 页 WYG0870-0335d.png
河郡王城北有隙地傅为废寺址其地中间方数尺雨
雪不濡中夜常见光怪王令人持畚锸发之五丈许得
石函以铁绲二道束其外发之又得锡函最中函以木
木函启轴见乃吴道子真迹也王甚珍之王薨嗣王以
乞挥使吕某吕又死其家贫落寺僧以恒直得之此崇
祯间事予兄西樵使山右为赋长歌今载集中
  三西湖
粤剑编云惠州丰湖在郡城西人呼为西湖东以城为
卷二十三 第 20a 页 WYG0870-0336a.png
储胥西南北三方皆群山为卫俨然与武林相似苏长
公曾买此湖为放生池出御赐金钱筑堤障水人号曰
苏堤是天下有两西湖两苏堤也颍州亦有西湖坡知
颍州谢表云出守三邦辄为西湖之长是又三西湖也
  天医
俗说雷部击人必有天医随之或误击则旋活之近云
南府有二人同行遇雷皆殛死其一人恍忽见一比邱
坐其旁以手摩其脑曰汝不应死勿虑汝家人寻至矣
卷二十三 第 20b 页 WYG0870-0336b.png
时有目击者归告二人之家家人皆号泣至至则生矣
比邱亦不见宗兄行人尔成(敬/公)
  火神
武进诸生杨某馆于某氏其人富而豪侈每夜饮必三
鼓一日醉归见馆中灯火甚盛从窗隙窃窥之见案边
二烛卓立甚巨有绯衣人据案观书意其杨也明日询
之杨对以实早寝未尝夜读然心怪之至夜假寐以伺
近三鼓忽有大声傅呼排户而入随有二巨烛出地上
卷二十三 第 21a 页 WYG0870-0336c.png
已而红焰满室仆𨽻杂遝拥一绯衣人至据案而坐取
案上书册翻之杨惧而叫呼绯衣人若不闻者将五鼓
绯衣者徐起径趋杨卧处众皆从之忽举床四脚盘旋
室中复掷之空中者数四天将曙又闻傅呼声寂无所
见矣久之杨始苏起视门户扃鐍如故问院中人毫无
所闻也因急谢主人归归数日火大作所居皆烬始悟
所见乃火神耳杨后中乡试
  鸳鸯镜
卷二十三 第 21b 页 WYG0870-0336d.png
楚人王兰士者尝游江西一日遇风雨投宿古祠遂假
寐门忽洞开见翁媪二人入祠直据上坐仆从十许人
旁列复有二翁媪扶服入跪其前坐者怒数其罪顾从
者鞭之数百跪者哀号乞怜且曰业生此不孝子不敢
辞罪祈见释当碎其鸳鸯镜事犹可及也坐者沉吟释
之王忽𠻳发声遂无所睹晨起雨霁将行忽有年少持
一镜入拜祠下某怪而问之曰此鸳鸯镜汉物也视之
背作鸳鸯二头益异之谓少年曰肯见售乎少年不可
卷二十三 第 22a 页 WYG0870-0337a.png
展转间镜忽坠地而碎少年方惊惋某告之曰汝必有
失德坏人闺门事不实相告且有阴谴少年惧吐实乃
与里中谢氏女约私奔期会祠中镜即女所遗也因语
以夜来所见少年大悔恨再拜而去王视其额乃谢氏
宗祠也
  鹿尽心
顺治中安邑知县鹿尽心者得痿痹疾有方士挟乩术
自称刘海蟾教以食小儿脑即愈鹿信之辄以重价购
卷二十三 第 22b 页 WYG0870-0337b.png
小儿击杀食之所杀伤甚众而病不减因复请于乩仙
复教以生食乃可愈因更生凿小儿脑吸之致死者不
一病竟不愈而死事随彰闻被害之家共寘方士于法
  内江石壁鱼
四川内江县儒学后有石壁甚奇明三百年中衣冠科
第甲西蜀顺治末辉县冀应熊为成都知府好作擘窠
大书一日至内江谒文庙爱石壁之奇书而镵诸石石
破有清泉一泓鱼十馀头游泳其中见风水涸鱼皆化
卷二十三 第 23a 页 WYG0870-0337c.png
为石自是科甲不振炙輠集载有人以石子压纸或见
欲得之酬价二十缗后破之乃有一鱼跃出其中泓然
清流也又李后主有小石弹丸置研池中水终日不耗
陶谷取之投地石裂中有小鱼跃出死自是研无复润
泽矣
  松顶生兰
予门生翰林汤西厓(右/曾)尝于湖南永州道中见古松数
万株是宋刺史柳开所植亘数百里有兰寄生长松杈
卷二十三 第 23b 页 WYG0870-0337d.png
桠间可径丈葳蕤四垂时正作花香闻远近其地曰奇
兰铺草木寄生理固有不可解者
  驴驹媚
座客偶举唐小说霍小玉傅中有驴驹媚不知何物按
僧赞宁物类相感志云凡驴狗初生未堕地口中有一
物如肉名媚妇人带之能媚
  姓异
一两双五六七㭍八九第二第五第八九百皆姓也闻
卷二十三 第 24a 页 WYG0870-0338a.png
见记载县令妻伍氏县丞妻陆氏主簿妻漆氏事以为
笑不过音同耳
  剑侠
某中丞巡抚上江一日遣吏赍金三千赴京师途宿古
庙中扃鐍甚固晨起已失金所在而门钥宛然怪之归
告中丞中丞怒亟责偿官吏告曰偿固不敢辞但事甚
疑怪请予假一月往踪迹之愿以妻子为质中丞许之
比至失金处询访久之无所见将归矣忽于市中遇瞽
卷二十三 第 24b 页 WYG0870-0338b.png
叟胸悬一牌云善决大疑漫问之叟忽曰君失金多少
曰三千叟曰我稍知踪迹可觅车子乘我君第随往冀
可得也如其言初行一日有人烟村落次日入深山行
不知几百里无复村疃至三日踰亭午抵一大布镇叟
曰至矣君但入当自得消息不得已第从其言比入市
则肩摩毂击万瓦鳞次忽一人来讯曰君非此间人奚
至此告以故与俱至市口觅瞽叟已失所在乃与曲折
行数街抵大宅如王公之居历阶及堂寂无人戒令少
卷二十三 第 25a 页 WYG0870-0338c.png
待顷之傅呼令入至后堂堂中惟设一榻有伟男子科
跣坐其上发长及骭童子数人执扇拂左右侍拜跪讫
男子讯来意具对男子颐指语童子曰可将来即有少
年数辈扛金至封识宛然问曰宁欲得金乎吏叩头曰
幸甚不敢请也男子曰乍来此且将息了却去即有人
引至一院扃门而去日予三餐皆极丰腆是夜月明如
昼启后户视之见粉壁上累累有物审视之皆人耳鼻
也大惊然无隙可逸去徬徨达晓前人忽来傅呼复至
卷二十三 第 25b 页 WYG0870-0338d.png
后堂男子科跣坐如初谓曰金不可得矣然当予汝一
纸书辄据案作书掷之挥出前人复导至市口惝恍款
梦中急觅路归见中丞历述前事叱其妄出书呈之中
丞启缄忽色变而入移时傅令归舍并释妻子豁其赔
偿吏大喜过望久之乃知书中大略斥中丞贪纵谓勿
责吏偿金否则某月日夫人夜三更睡觉发截若干寸
宁忘之乎问之夫人良然始知其剑侠也日照李洗马
(应/廌)闻之望江龙简讨(燮/)
卷二十三 第 26a 页 WYG0870-0339a.png
  八才子图
今世傅孟襄阳王右丞辈七贤过关图皆策蹇重戴青
箱杂记亦云世傅潘阆安鸿渐八才子图皆策蹇重戴
其为唐七贤宋初八才子不可得而详也东观馀论跋
滕子济所藏唐人出游图云此卷据其名题或有弗同
时者而扬镳并驱睇盼相语岂亦于世得意忘象者乎
题名云宋之问王维李白高适岑参史白凡六人尤为
不伦
卷二十三 第 26b 页 WYG0870-0339b.png
  濮州女子
明末山东将乱时濮州民家子周猱头者居负郭之周
家村语多清狂人谓不慧一日自城中归过真武庙侧
有双鬟女子立道旁树下绝色也谓周曰与君夙缘当
为君妇遂携至家拜母母疑其踪迹俾子遣之女子笑
曰我以夙缘奉天帝命为汝家妇谁能遣我久之事姑
孝谨即邻里无不敬爱之周家素贫又值荒歉女子日
具食养姑皆丰洁周被役筑城同事者戏语曰同执畚
卷二十三 第 27a 页 WYG0870-0339c.png
锸能俾君妇治馔相劳乎周归语妇答曰此不难但张
帷幕吾自致之如其言果日获饱食一日潜告其姑曰
此地不久必大乱不可留也曷避之乃遍辞邻里挈姑
与夫担负去不知所往未几榆林贼起濮被兵甚惨果
如其言
  浦回子
浦回子者固原人业染所居对城隍庙一道士夜坐庙
门火光绕身浦意其异人献以茗果不纳浦益恭道士
卷二十三 第 27b 页 WYG0870-0339d.png
乃食其一枣谓曰子诚信有根器他日访我罗山浦如
其言访之踰年归以道授其妻复去王辅臣乱后还家
容色如少年邻人曹文珽者叩之曰久居终南山山中
老人多眉长过面扱之两耳间者洞中有二黑猿见我
执手甚欢其言即不能辨饮以瓢水清甘如醴由此不
饥不寒雪天可著单衣旬日不食自若也归数日求见
其妻妻拒之曰各做自家事何必相见浦因别去徐步
出郭门邻人送之奔驰不及而返
卷二十三 第 28a 页 WYG0870-0340a.png
  静宁州道士
陜西静宁州一道士卖药于市手持小葫芦修广仅寸
许倾之得土数升皆成金丹以予病者立已求者日众
不能给以麈尾一挥人人袂间各得三粒一日以小瓢
贮丹任人自取极力多攫止得三粒数百人悉得药而
瓢仍不空后不知所之
  王九皋
王九皋字鹤鸣濮州人万历壬午举人自少至老夜未
卷二十三 第 28b 页 WYG0870-0340b.png
尝寐终身不知有梦少时常遇关忠义亲指隙地令为
建祠今濮州大关帝庙是也
 
 
 
 
 
 池北偶谈卷二十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