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北偶谈-清-王士禛卷十

卷十 第 1a 页 WYG0870-0135c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池北偶谈卷十
           刑部尚书王士祯撰
  崇祯五十相
崇祯朝阁臣五十人韩炉孙承宗黄立极张瑞图李国
施凤来来宗道杨景辰李标刘鸿训周道登钱龙锡
成基命周延儒何如宠钱象坤温体仁吴宗达郑以伟
徐光启钱士升王应熊何吾驺文震孟张至发(始由外/僚入阁)
卷十 第 1b 页 WYG0870-0135d.png
林釬孔贞运黄士俊贺逢圣傅冠刘宇亮薛国观杨嗣
昌程国祥方逢年蔡国用范复粹姚明恭张四知魏照
乘谢升陈演蒋德璟黄景昉吴甡魏藻德李建泰方岳
贡范景文丘瑜
  初夫人刘太夫人
先始祖妣初夫人诸城人年始笄一日忽为大风吹至
新城之曹村时始祖琅琊公方为某大姓佣作未婚遂
作合焉三世至颍川公而读书仕官四世至太仆公始
卷十 第 2a 页 WYG0870-0136a.png
大其门二百年来科甲蝉连不绝皆祖妣所出也万历
中吴门伍袁萃著林居漫录记其事后嘉兴贺灿然作
漫录驳正于此条下云王氏之兴必有阴德此类语怪(云云/)
不知此事乃实录也 又先司徒公万历间以终养告
归旧有抚楚时铜瓜二命工镕之忽成峰峦洞壑之状
及南极老人西王母八仙之形无不酷肖是日先高祖
妣一品刘太夫人九十寿辰也观者皆悚异此事载朱
平涵相国(国/桢)涌幢小品中(伍以王氏发祥于司徒公而/不云太仆公则误也太仆公)
卷十 第 2b 页 WYG0870-0136b.png
(登嘉靖辛丑进士司徒公登嘉靖壬戌进士谓司徒公/登丁未进士亦误朱公小品又记先太师公宣大出粟)
(事谓推之九边皆可行然谓为王见庵中丞误也/先司徒公别字见峰太师公别字霁宇朱笔误耳)
  溪州铜柱记
五代楚王马希范复溪州铜柱记云 天策上将军江
南诸道都统楚王希范 天策府学士江南诸道都统
掌书记通议大夫检校尚书左仆射兼御史大夫上柱
国赐紫金鱼袋李宏皋撰 粤以天福五年岁在庚子
夏五月 楚王(凡空一字/碑皆另行) 召天策府学士李宏皋谓
卷十 第 3a 页 WYG0870-0136c.png
曰我烈祖昭灵王汉建武十八年平徵侧于龙编树铜
柱于象浦其铭曰金人汗出铁马蹄坚子孙相连九九
百年是知吾祖宗之庆绪绵远则九九百年昌于南夏
者乎今五溪初宁郡帅内附古者天子铭德诸侯计功
大夫称伐必有刋勒垂诸简编将立标题式昭恩信敢
继前烈为吾纪焉宏皋承 教濡毫载叙厥事盖闻牂
牱接境盘瓠遗风因六子以分居入五溪而聚族上古
谓之要服中古渐尔羁縻洎帅号精天相名姎氏汉则
卷十 第 3b 页 WYG0870-0136d.png
宋均置吏稍静溪山唐则杨思兴师遂开辰锦迩来豪
右时恣陆梁去就在心否臧由已溪州彭士愁(通鉴作/仕愁五)
(代史作士然吴任臣/十国春秋作仕然)世传郡印家总州兵布惠立威识
恩知劝故能历三四代长千万夫非德教之所加岂简
书而可畏亦无辜于大国亦不虐于小民多自生知因
而善处无何忽承间隙俄至动摇我王每尔含宏常加
姑息渐为边患深入郊圻剽掠耕桑侵暴辰澧疆吏告
偪郡人失宁非萌作孽之心偶昧戢兵之法焉知纵火
卷十 第 4a 页 WYG0870-0137a.png
果至自焚时 晋天子肇造丕基 倚注雄德以 文
皇帝之徽号继 武穆王之令谟 册命 我王开天
策府 天人降止备物在庭方振声明又当昭泰眷言
僻陋可俟绥怀而边鄙上言各请效命 王乃以静江
军都指挥使刘勍率诸部将付以偏师钲鼓之声震动
溪谷彼乃弃州保险结砦凭高唯有鸟飞谓无人到而
刘勍虔遵庙算密运神机跨壑披崖临危下瞰梯冲既
合水泉无汲引之门樵采莫通粮糗乏转输之路固甘
卷十 第 4b 页 WYG0870-0137b.png
衿甲岂暇投戈彭师杲为父输诚束身纳款 我王悯
其通变爰降招携崇侯感德以归周孟获畏威而事蜀
 王曰古者叛而伐之服而柔之不夺其财不贪其土
前王典故后代蓍龟吾伐叛怀柔敢无师古夺财贪地实
所不为乃依前奏授彭士愁溪州刺史就加检校太保
诸子将吏咸复职员锡命有差俾安其土仍颁廪粟大
赈贫民乃迁州城于平岸溪之将佐感 恩向化请立
柱以誓焉于戏王者之师贵谋贱战兵不染锷士无告
卷十 第 5a 页 WYG0870-0137c.png
劳肃清五溪震詟百越底平疆理保乂邦家尔宜无扰
耕桑无焚庐舍无害樵牧无阻川涂勿矜激濑飞湍勿
恃悬崖绝壁荷 君亲之厚施我不徵求感 天地之
至仁尔怀宁抚苟违诫誓是昧神祇垂于子孙底尔族
类铁碑可立敢忘贤哲之踪铜柱堪铭愿奉 祖宗之
德弘皋仰遵 王命谨作颂焉其词曰昭灵铸柱垂英
烈 手执干戈征百越 我王铸柱庇黔黎 指画风
雷开五溪 五溪之崄不足恃 我旅争先若平地
卷十 第 5b 页 WYG0870-0137d.png
五溪之众不足凭 我师轻蹑如春冰 溪人畏威仍
感惠 纳质归明求立誓 誓山川兮告鬼神 保子
孙兮千万春 推诚奉节弘义功臣天策府都尉武安
军节度副使判内外诸司事永州团练使光禄大夫检
校太傅使持节永州诸军事永州刺史兼御史大夫上
柱国扶风县开国侯食邑一千户马 希广奉 教监
临制造(按希广/即废王)
天福五年正月十九日溪州刺史彭士愁与五众归明
卷十 第 6a 页 WYG0870-0138a.png
众具件状饮血求誓 楚王略其词镌于柱之一隅
 右据状溪州静边都自古已来代无违背天福四年
 九月蒙 王庭发军收讨不顺之人当都头将本营
 诸团百姓军人及祖父本分田场土产归明 王化
 当州大乡三亭两县苦无税课归顺之后请祗旧额
 供输不许管界团保军人百姓乱入诸军四界劫掠
 并盗逃去户人凡是 王庭差纲收买溪货并都幕
 采伐土产不许辄有庇占其五姓主首州县职掌有
卷十 第 6b 页 WYG0870-0138b.png
 罪本州申 上科惩如别无罪名请不降官军攻讨
 若有违誓约甘请准前差发大军诛伐一心归顺王
 化永事 明庭上对三十三天下将宣祗为證者
王曰尔能恭顺我无差徭本州赋租自为供赡本都兵
士亦不抽差永无金革之虞克保农桑之业 皇天后
土山川鬼神吾之推诚可以 元鉴 静边都指挥使
 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太保使持节溪州诸军事守溪
 州刺史上柱国陇西县开国男食邑三百户彭士愁
卷十 第 7a 页 WYG0870-0138c.png
 武安军节度左押衙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徒前溪
 州诸军事守溪州刺史兼御史大夫上柱国彭师佐
 (此下有检校尚书左仆射龚明芝彦检校尚书左仆/射田宏赟 检校左散骑常侍覃 仙 检校国子)
 (祭酒朱彦瑀允检校太子宾客向宗彦/检校司徒彭 瑫 检校司徒田伟晖) 武安军节
 度左押衙充溪州副使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尚书右
 仆射守溪州三亭县令兼御史大夫上柱国彭师俗
 武安军节度左押衙左义胜第三都将银青光禄大
 夫检校刑部尚书前守富州别驾兼御史大夫上柱
卷十 第 7b 页 WYG0870-0138d.png
 国彭师杲(此下有检校太子宾客龚贵马检校左/散骑常侍覃彦富 检校司 田弘佑)
 武安军节度左押衙充砂井镇遏使银青光禄大夫检
 校尚书左仆射兼御史大夫上柱国彭师椩 武安
 军节度讨击副使左归义第三都将银青光禄大夫
 检校左散骑常侍兼御史大夫上柱国彭师晃(此下/有检)
 (校尚书左仆射覃彦胜散试大理评事监察/御史彭允臻 检校右 骑常侍田彦道)
铜柱高一丈二尺内入地六尺重五千斤并石莲花台
维天禧元年十一月十五日移到至十六日竖立记
卷十 第 8a 页 WYG0870-0139a.png
予按陆游南唐书谓彭师皓不知其世家希萼与弟希
崇争国希萼败见执希崇避杀兄名于是命师皓幽希
萼于衡山使甘心焉师皓叹曰留后欲使我弑君耶吾
岂为是哉至衡山与廖偃护视甚谨遂筑行府奉希萼
为衡山王请命金陵元宗为出师定楚乱希萼遂入朝
偃师皓俱从行马令南唐书云希崇遣彭师皓廖偃囚
希萼于衡山师皓奉希萼为衡山王臣于南唐十五国
春秋云希萼入府视事吴宏彭师皓见希萼皆释不杀
卷十 第 8b 页 WYG0870-0139b.png
赐希广死师皓葬之浏阳门外师皓疑即师杲也然则
彭氏虽溪蛮乃马氏之忠臣与周行逢据湖南时有谣
云满天太保满地司空观此碑所书盖自马氏时已然

  杜公厚德
宝坻杜文端公(立/德)德器厚重人不见其喜愠之色京师
有无赖子偶与驺卒鬨乘醉随公舆后辱詈公若不闻无
赖子随至邸第詈不止久之公遣问曰詈可已乎无赖
卷十 第 9a 页 WYG0870-0139c.png
子归酒既醒或告以昨辱宰相仓皇诣第谢罪公慰遣
之仍与二金令改行生理无赖子惑泣而去岁时必至
公门叩拜卒为善人予乡文定孙公(廷/铨)司寇高公(珩/)
乡亦然皆可为士大夫法
  成给事
初益都冯公荐起魏光禄(象/枢)于田间并及成主事性于
是魏授御史成授给事中成即魏己丑门生也曾以中
书舍人假御史巡按福建有清声在京师却扫绝交游
卷十 第 9b 页 WYG0870-0139d.png
亦廉介之士然其著书自述有云不用磁器以木代之
夫磁器非玉杯象箸之比讵可废之亦矫矣在省中无
他建白惟请遣官清丈蜀省田增加赋税会有兵事其
说不行
  琐缀录
尹直琐缀录极诋尹恭简公(旻/)予顷阅月山丛谈已录
其说二公邪正瞭然可见又骆两溪(文/盛)南野杂谈云吴
康斋陈白沙卓然一代人物即有所短亦白璧微瑕而
卷十 第 10a 页 WYG0870-0140a.png
尹直琐缀录肆其丑诋所谓丑正恶直小人而无忌惮
耳可见公论自在千古但骆议梅圣俞以私憾作碧云
騢毁范文正公则非是碧云騢出魏泰之手假名圣俞
耳泰即作东轩笔录者
  边大绶
明末任丘人边大绶为米脂令发贼李自成祖父墓贼
旋败衄走死王氏闻见录载唐末巢寇犯阙一道人诣
安康守崔某请斸黄巢谷金统水泉源中得窟窟中有
卷十 第 10b 页 WYG0870-0140b.png
黄腰人举身自扑而死道人曰吾为天下破贼讫未几
巢灭大驾还京古今事相类乃如此
  歆向
后书祭遵传诏与骁骑将军刘歆武威将军刘向等伐
公孙述按刘植传歆植之从兄字细君与植弟喜皆继
植为骁骑将军封浮阳侯向植之子嗣植为昌城侯徙
封东武阳侯歆乃向之从伯父也
  周璆
卷十 第 11a 页 WYG0870-0140c.png
陈蕃传蕃为乐安太守郡人周璆字孟玉高洁之士蕃
字而不名特为置一榻去则悬之此亦仲举事在徐稚

  二八俊八顾八及
东京之末党人有八俊八顾八及之名太学所标榜也
李膺杜密以下为八俊郭泰范滂以下为八顾张俭刘
表以下为八及至俭乡人朱并上书告俭与同乡二十
四人别相署号共为部党则以俭及檀彬褚凤张肃薛
卷十 第 11b 页 WYG0870-0140d.png
兰冯禧魏元徐乾为八俊田林张𨼆刘表薛郁王访刘
祗宣靖公绪恭为八顾朱楷田槃疏耽薛敦宋布唐龙
嬴咨宣褒为八及中间惟张俭刘表同馀皆异名字
  两黄祖
孔融为北海相左丞黄祖劝融结袁曹融怒杀之此别
是一黄祖皆汉末人
  楼护养吕公
前书楼护传护为广汉太守莽子宇与吕宽谋以血涂
卷十 第 12a 页 WYG0870-0141a.png
莽第门发觉莽怒杀宇而吕宽亡宽父与护相知宽至
广汉过护到数日有捕宽诏书至护执宽莽大喜徵护
入为前辉光又云护有故人吕公无子归护护身与吕
公妻与吕妪同食及家居妻子颇厌吕公护闻之流涕
责其妻子曰吕公以故旧穷老托身于我义所当奉遂
养吕公终身按此吕公即吕宽父所谓与护相知者当
是既执献宽而收养其父母耳护出入王氏以势利交
得官又患难中杀故人子以媚权奸纵养其父母终身
卷十 第 12b 页 WYG0870-0141b.png
罪难末减孟坚既误收之游侠传中又载此事以为美
谈首尾自相矛盾又误之误者也
  韩定辞
唐末诗人韩定辞仕为镇冀深赵等州观察判官尚书
祠部郎中兼侍御史为王镕聘刘仁恭与马彧倡和所
谓崇霞台上神仙客学辨痴龙艺最多者事载全唐诗
话按安阳集重修五代祖茔域记定辞乃忠献王琦四
世伯祖忠献五代祖又宾称庶子府君历仕镇帅王绍
卷十 第 13a 页 WYG0870-0141c.png
鼎景崇镕三世有子二人长定辞次昌辞昌辞仕为鼓城令
即忠献王高祖也东坡尝书前诗而云定辞不知何许
人岂未考其家世耶
  烈妇
康熙十八年十月署江西巡抚布政使王新命上言浮
梁县县丞饶绍德妻朱氏母权氏遇贼搜洗虑被污辱
皆投缳死十九年三月偏沅巡抚韩世琦上言浏阳县
生员汪天溥妻鲁氏于十五年六月遭棚贼为乱于炉
卷十 第 13b 页 WYG0870-0141d.png
烟涸遇贼露刃迫胁抗骂不屈被杀礼部议旌表
  应徐二高士
杭州应嗣寅徵士名撝谦性至孝母病数年撝谦侍疾
昼夜不懈母怜之强为娶妇终不入私室母卒逾祥禫
始行合卺礼坐卧不下楼人罕梯接以经学教授里中
生徒甚盛所著有周易应氏集解易学图说书经蔡注
拾遗诗传翼礼学汇编春秋集解古乐书今文孝经辨
定编注古本大学中庸本义语孟朱注大全拾遗较定
卷十 第 14a 页 WYG0870-0142a.png
文公家礼诸书康熙己未 诏徵不至卒于家自撰无
闷先生传略云学不适时不好禅不喜王陆家言为文章
不诡合自怡悦而已密友多穷交经年不见与日见无
异足迹不出百里而泰华溟渤皆于书册见之生不及
古人而羲农尧舜若接声响也著书若干万言人来观
者亦不吝(云云/)同郡徐介字孝先陆圻景宣之甥也食贫
隐居三十妻死不更娶一麻布头巾数十年不易尝集
陶杜诗各一卷
卷十 第 14b 页 WYG0870-0142b.png
  秦李宗吴
苏门之秦李李王同时之宗吴诸子其文词高下不知
何如然皆不失为君子而朱文公郑端简皆力诋之盖
诸子恃才凌物或不能无以为小人则二公亦难以一
手掩万世耳目也朱子左袒王介甫而诋二苏公论苏
王二氏门人之文则宁取吕惠卿而不取少游又左袒
张浚而终不得不推重李忠定君子不党吾不谓然
  司马公和安石诗
卷十 第 15a 页 WYG0870-0142c.png
司马文正公为中丞奏弹王安石言非行伪王制所诛
非曰良臣实为民贼安石亦云自新法之行始终以为
不可者司马君实也公集中载和安石二诗如安石明
妃曲云汉恩自浅胡自深公则云妾身生死知不归妾
意终期寤人主和烘虱云醯酸蜹聚理固然尔辈披攘
我当坐直如水火枘凿之不相入而君子小人之用心
亦可见矣张子韶云温公之门一传而得刘器之再傅
而得陈莹中介甫之门一傅而得吕惠卿再傅而得蔡
卷十 第 15b 页 WYG0870-0142d.png
确三传而得章惇四传而得蔡京五傅而得王黼
  张献忠黄巢
张献忠乱蜀日城市祠庙焚燬无遗唯于梓潼县七曲
山张亚子庙盛有增饰遇张桓侯庙亦不敢燬唐黄巢
之乱所过多被杀伤然独厚于同姓如黄姓之家及黄
冈黄梅等县皆以黄字得免盗贼行事相类如此
  罗文毅
菽园杂记载状元罗应魁复官以病请告还乡从游者
卷十 第 16a 页 WYG0870-0143a.png
颇众遂立为乡约凡为不善者不齿大恶者弃之于是
有强梁一二人被执投之水乡人不平讼于官而应魁
适已卒其徒十馀人皆坐谋杀人为罗伦从者律使应
魁不死将置重辟矣予谓文毅嫉恶已甚不可为法适
足为盛德之累耳
  丛氏
文登丛大司空兰本汉秺侯金日磾之后相傅日磾四
十五代孙永迁县之丛家岘家焉遂以为姓至今科名
卷十 第 16b 页 WYG0870-0143b.png
甚盛江西多淦氏旧传亦日磾后有金赋者为制置使
宋高宗为加点水遂有淦姓详载予皇华纪闻
  耿逸庵张仲诚
耿介字逸庵河南登封人顺治壬辰进士翰林检讨迁
大名道副使康熙丙寅腊月礼部尚书掌詹事府汤潜
(斌/)疏荐之略云原任翰林院检讨转直𨽻大名道副
使丁忧回籍河南登封人耿介赋质刚方践履笃实服
官冰蘖自矢家居淡泊自甘潜心经传学有渊源今虽
卷十 第 17a 页 WYG0870-0143c.png
年逾六旬精力尚健老成宿素罕见其俦迩者
皇上念卫既齐之贤复其原官凡有寸长谁不思奋臣
才具最下恩遇过隆岂敢窃位蔽贤自昧举知之义傥
蒙鉴臣愚诚将介徵取来京赐以引见可否录用自有
睿裁非臣愚所敢擅议也(云云/)吏部覆准下河南巡抚
起送入京奉
旨从优授翰林院侍讲学士未几升詹事府少詹事予
曩为汤公作绘川书院诗有云轘辕有耿介上蔡有张
卷十 第 17b 页 WYG0870-0143d.png
沐著书各满家众流汇川渎耿公实廉吏斋厨甘把菊
张公赴徵车万里向巴蜀正谓是也沐字仲诚顺治戊
戌进士曾知内黄县后以魏尚书环溪(象/枢)荐起知四川
资县谢病归
  烈女
闽县旌表孝子王鉴女慧贞年十六许字儒士杨俨夫
死谋以身殉家人防之因请奔丧遂自缢
  林氏
卷十 第 18a 页 WYG0870-0144a.png
丁卯夏四月巡抚浙江金中丞(鋐/)以海宁县民陈云生
母林氏年一百八岁尚勤纺绩疏请旌表部议给银建
坊曰贞寿
  召平
汉史召平凡两见一在萧何传劝何悉以家私财佐军
得免祸一在齐哀王传诸吕欲为乱朱虚侯使人阴出
告其兄齐王齐王与中尉魏勃谋发兵齐相召平闻之
乃发兵入卫王宫使魏勃将勃既将以兵围相府召平
卷十 第 18b 页 WYG0870-0144b.png
曰道家言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遂自杀一召平耶智愚
之悬殊乃若此
  杨尚书古道
蒲州杨大司马(守/礼)既贵休沐归里有父执某老儒也所
居陋巷蓬荜公往谒下车徒步拜于床下老儒直呼其
名蒲人至今传之
  王方伯
王庭字言远嘉兴人顺治己丑进士初仕为广州府知
卷十 第 19a 页 WYG0870-0144c.png
府历官山西布政使廉介不苟所至以清惠称罢官归
足迹不入城市常衣布袍行田间人不知其二品大僚
也年踰八十乃卒五言诗清真古澹有陶韦风与石湖
邢昉相上下足称逸品
  何颜伪道学
何心隐在万历间屡变姓名诡迹江湖间所胁金帛不
赀尝游吴兴诱其豪为不轨又与一富室子善偕之数
百里外忽曰天下惟汝能杀我我且先杀汝绁之湖中
卷十 第 19b 页 WYG0870-0144d.png
取其家数百金然后纵之其党吕光者力敌百夫相与
为死友又入蛮峒煽惑以兵法教其酋长事闻于朝先
曾祖时为湖广巡抚捕之获于岭北置诸法罪状昭然
有御史赵崇善者挟私憾追劾先公杀心隐媚江陵而
推心隐讲学时先曾祖久以户部侍郎养亲家居矣虽
事之本末自有公议而崇善捷捷幡幡良可畏也此事
之详具载大宗伯周寅所先生(应/宾)识小编王弇州先生
别集其所载颜山农挟诈赵文肃千金与奸良家妇为
卷十 第 20a 页 WYG0870-0145a.png
心隐所殴事尤丑山农即心隐讲学师也道学狼籍至
此可叹可叹崇善此疏刻入万历疏钞或未详何颜颠
末者恐辄信之聊复述及以质公论云
  宋两唐伯虎
宋唐伯虎字长孺初名瞻丹陵人庚之兄也治易春秋
皆有家法性孝友史载其迎父泸南及临邛狱事时人
以为难及附见文苑传王巩随手杂录云全州进士唐
伯虎至冥司主者放还语伯虎曰到人间为我转法华
卷十 第 20b 页 WYG0870-0145b.png
经亦当劝人诵之后仕为梧州推官六十馀卒
  纪载失实
鼎革时小说纪载多失实尝于史馆见一书曰弘光大
事记内言甲申年山东大姓新城王氏淄川韩氏起义
兵尔时先伯父御史公(与/胤)全家殉节先祖布政公年八
十馀家居祭酒公奉侍避兵山中无义兵事其云韩氏
盖韩氏有仆王某李某皆乘乱聚众为群盗亦非义师
其济南以东举义者有长山刘相国(鸿/训)之子孔和李侍
卷十 第 21a 页 WYG0870-0145c.png
郎化熙而记不及之又云流贼伪制将军至济南推官
钟性朴死之按钟公字文子顺天人崇祯癸未进士国
初为济南府推官迁本省提学道佥事予顺治庚寅自
童子为诸生中辛卯乡试皆钟公所拔乌有甲申死难
事耶野史之不足信如此
  翟黄
新序魏文侯与士大夫坐曰寡人何如君也翟黄曰君
非仁君也(云/云)文侯怒而逐翟黄次至任座对曰君仁君
卷十 第 21b 页 WYG0870-0145d.png
也曰子何以言之曰其君仁者其臣直向翟黄之言直
臣是以知君仁君也文侯复召翟黄拜上卿唐魏文贞
直諌忤太宗长孙皇后朝服而贺亦同此意
  赵孝廉
赵孝廉起凤字羽圣德州人笃于行谊常撰一本歌以
劝宗族作师友俎豆录人各为传赞又作一室合祀之
每节家祭后必及焉仍以馂其子孙加以粟帛岁时不
绝乡里化之康熙甲寅年七十卒
卷十 第 22a 页 WYG0870-0146a.png
  黄绾
黄绾阳明之门人以议大礼附张桂得进用永嘉呼为
平原十九客讲学之流弊至此
  烈女
林氏清玉武平县人许字钟廷楷楷以康熙十八年四
月自京回中途病亡清玉闻讣痛哭竟往夫家拜灵慰
姑候丧葬事毕解金耳环吞之而绝部覆旌表
  贺医闾
卷十 第 22b 页 WYG0870-0146b.png
贺医闾先生集一条先生闻巡按御史考试丁忧生员
叹曰坏人伦坏风俗莫甚于此古人凡有丧者天子之
命三年不过其门教孝也忍心害理君子肯为之乎近
日风俗日下方面大僚郡县有司凡地方富饶者无不
营谋夺情督抚公然题留吏部公然覆准不知一郡一
县何以必不可少此一官而上下以贿成至于蒙面丧心如
此使医闾而在不知如何扼腕矣 医闾集又一条云内外
文武罕不出于宦官宫妾之门安望天下之治予谓宋仁宗
卷十 第 23a 页 WYG0870-0146c.png
谋相于王素而欲得宦官宫妾不知名者此一事便卓绝千古
  王山随劄
张篑山讲学(贞/生)以言事谪归居庐陵王山有定岩覆笥
峰木琴涧虎子岩诸胜皆伐木开道手自创辟篑山住
此二年复应
诏出殁于京邸又一年予入都门见其居王山时
茅屋随劄一卷想见此公学道刻苦非人所及略
录数则于此 王山金顶之胜在于高尤在于孤
卷十 第 23b 页 WYG0870-0146d.png
然不高则不孤愈高则愈孤君子立身亦然 绝顶惟
高而孤虽天清气朗无昼不风风声四起众山动摇人
立其上脚根不稳风欲挟之而翔行者相顾裹足予独
欲于震撼处放步然而危矣 王山笋类多苦烹之亦
有真味又产苦菜浸之一宿饥来啖之颇胜园蔬然以
其苦多为人弃人生营营无日不苦日在苦中安之若
饴至饮食细故非刀俎物命便不可下箸安得携此二
苦味令饱尝耶 王文成访地藏洞一异人值其睡方
卷十 第 24a 页 WYG0870-0147a.png
醒问第一义谛不答徐曰周濂溪程明道汝儒家两个
好秀才语毕复睡张子坐卧岩中有以仙术告者回思
自幼识字及壮奔奔波波老忽将至鸡鸣而起便秀才
二字做不了何暇言仙 岩栖一年日月逝矣内省多
疚深自战兢敬写圣容奉以出入道大莫名非敢赞扬
聊以自警赞曰古今一人大哉孔子天地终始要其立
言非有殊旨道不远人躬行而已诸儒沾沾新奇自喜
门户异同慌惚疑似行非所知言大而侈悯我童蒙茫
卷十 第 24b 页 WYG0870-0147b.png
茫涯涘逐影捕风出彼入此行不顾言人视人指而今
而后求归于是未能希贤尚勉为士登高自卑行远自
迩不善则改闻义则徙恭对圣容庶几有耻 宿云雾
座大雪忽念及康斋先生十月单衾彻夜至以夏布帐
加覆毫无厌贫之意顿使人不暄自暖不火自温 客
来山中者辄赠竹杖强之登临或曰孝子不登高不临
深或曰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予曰不然天下惟看
破生死底人方不为生死所夺可为忠臣可为孝子可
卷十 第 25a 页 WYG0870-0147c.png
以乐天可以知命
  冷孝子
冷孝子名升益都颜神镇人诸生父植元好远游崇祯
己卯岁适岭表鼎革后兵戈阻绝三十年孝子发愤依
肇庆道赵君韫退(进/美)往端州冀便咨访一日有乔某者
亦山东人往西粤孝子跪请访求阅岁乔返微闻其父
殁于龙州土司孝子遂辞去溯牂牁而上历三百七十馀
滩自横州达南宁又经迁隆思明行五千里遇那利人
卷十 第 25b 页 WYG0870-0147d.png
蔡郑二叟询知与其父旧为龙州土司客乃与偕往复
与葬师谭姓者遇竟得父榇于龙州北门交𢃄桥侧负
骸骨归孝子自叙其事为龙州扶榇记冷一寒士父殁
三十年竟能觅遗骸于蛮荒万里之外视王绅滇南恸
哭记尤难书之以风世云
  范文肃家法
文肃范公(文/程)家法最严子弟不稍假色笑长子官户部
侍郎次子官翰林学士往往侍立终日不命之坐不敢
卷十 第 26a 页 WYG0870-0148a.png
坐故忠贞(承/谟)历官督抚皆以清节著闻终殉逆藩之难
论者以为家教云忠贞弟承勋今为云南总督侍郎
  六女
广州顺德县李氏简姑定姑介姑洁姑寅姑璇姑遭滇
寇之乱誓志同死联臂投渊又南海县樵夫陈茂逢虎
毙命妻张顺娘觅遗骸筑坟殉节礼部题准旌表南海
县义女黄随香骂贼捐躯赴焰死礼部覆无旌表仆女
之例
卷十 第 26b 页 WYG0870-0148b.png
  陈太守
陈龙岩福建晋江举人累官江宁知府居官以清介闻
随州妖人朱方旦左道蛊惑四方督抚藩臬所至郊迎
为立书院至金陵总督某公方延之衙署忽辕门传鼓
声甚急遣问之陈立辕门外直对云无馀事知府某以
朱方旦左道惑众来请发下鞫审正法以安地方耳制
府虽怒其戆然素知其廉干亦不罪也后陈卒于官总
督于成龙亲吊哭之
卷十 第 27a 页 WYG0870-0148c.png
  足下黑子
画墁录云郭忠武使浑忠武瑊洗足见汾阳足下有黑
子捧玩久之汾阳问其故浑答云瑊也足亦有之汾阳
令跣足而视之笑曰不及我明皇杂录安禄山初事张
韩公仁愿韩公尝令洗足韩公足下有黑子禄山窃窥
视韩公问之禄山曰某贱人也不幸两足皆有黑子比
公色黑而加大韩公观而异焉因加宠荐两令公功名
相埒若禄山叛逆亦与韩公相似相岂足贵哉又北梦
卷十 第 27b 页 WYG0870-0148d.png
琐言载西门军容与吴行鲁事亦同岂一事而傅闻异
词耶
  秦罗子孙
说听载秦桧裔孙某宰汤阴绰有政声每欲谒忠武祠
辄逡巡弗果将及瓜谓同僚曰少保虽与先世有恶岂
在后嗣耶且吾守官无愧神明往谒何害遂为文祭之
拜不能起呕血数升而死事在嘉靖初年魏庄渠提学
河南归为所亲言之此与宋御史罗汝楫子鄂州知州
卷十 第 28a 页 WYG0870-0149a.png
愿事全相类汝楫附秦桧劾忠武愿即著尔雅翼以古
文名朱子称为南渡第一者也
  宋公子鲍
春秋文公十六年宋公子鲍礼于国人鲍美而艳襄夫
人欲通之乃助之施既而夫人使昭公田于孟诸使帅
甸攻而杀之左氏曰书曰宋人弑其君杵臼君无道也
予以为丘明之言悖矣弑昭公者公子鲍为首恶罪不
可薄观鲍日数于六卿之门又竭粟以贷国中此与商
卷十 第 28b 页 WYG0870-0149b.png
人田常辈何异襄夫人以祖母欲淫其孙为昭公之不
礼于已辄先杀公子卬等而昭公不能救令之田欲杀
之荡意诸言之而昭公不敢适诸侯盖襄夫人平日有冯
太后武照之恶公素畏之而鲍因嬖幸以阴肆篡弑之
谋非一日矣故昭公弑鲍遂立虽曰王姬实鲍之谋善
乎刘原父权衡曰公子鲍为不臣襄夫人为不母而宋
公未有无道之实也且公子鲍欲盗其国而先施于民
襄夫人欲通于鲍而遂弑其君宜推公子鲍为首恶不
卷十 第 29a 页 WYG0870-0149c.png
得轻此两人之罪反恶宋公也昔儒谓左氏是非谬于
圣人不其然欤
 
 
 
 
 
 
卷十 第 29b 页 WYG0870-0149d.png
 
 
 
 
 
 
 
 池北偶谈卷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