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北偶谈-清-王士禛卷九

卷九 第 1a 页
钦定四库全书
 池北偶谈卷九
           刑部尚书王士祯撰
  鲁仲连
新城东北锦秋湖上有鲁仲连陂传为鲁仲连所居按
前书鲁仲连子十四篇在儒家
  辕固
新城有地名牛固相傅辕固故里也未知所据前书艺
卷九 第 1b 页
文志齐后氏故二十卷齐孙氏故二十卷齐杂记十八
卷辕固齐人说诗独不见于班史史但云鲁申公为诗
训故而齐辕固燕韩生皆为之傅或取春秋采杂说咸
非其本义云
  李颙
种放赐告西归有一高士隐居三世以野蔌一盘诗一
章赠放云接得山人号舍人朱衣前引到蓬门莫嫌野
蔌无多味我是三追处士孙宋史列放隐逸传中予尝
卷九 第 2a 页
非之若此君差无愧耳近盩厔李颙两经徵聘不出有
古人之风颙以理学倡导关中
  刘念台先生
刘念台先生居常敝帷穿榻瓦灶破釜士大夫饰舆马
而来者多毁衣以入偶服紫花布衣士大夫从而效之
布价顿昂会稽令赵士谔问疾至榻前见其单陋出而
叹曰岂意今日得睹管幼安万历丁巳京察韩浚刘廷
元寻怨东林士谔时为考功争之曰刘大行之清修人
卷九 第 2b 页
所不堪此谔所亲见者乃止给事中徐耀使浙渡江来
见先生辞之耀曰昔人不得见刘元城以为如过泗州
不得见大圣耀如徒返何颜见乡之父老乎先生乃见
之其为世所企慕如此黄少詹石斋祭告禹陵事竣谒
先生及门者三先生不见曰际此乱朝岂大臣徜徉山
水之日石斋闻之即行 海宁吴忠节公麟徵初第时
常梦至一古寺有角巾而书碑者所书乃文信国零丁
洋诗问之旁人曰山阴刘宗周也后二公先后殉国
卷九 第 3a 页
  沈文端公
商丘沈文端公(鲤/)家居生日族人上寿时明神宗遣使
存问从弟某私语公曰兄位宰相蒙恩存问而群从子
姓济济如此可谓盛矣公愀然久之曰弟以为盛吾方
忧其衰耳弟愕然问故公曰吾乡宋立庵太宰(纁/)家法
可敬彼方当贵盛吾家不及也顷立庵生日吾预其家
宴座中子弟数十人不闻饮啖声昨吾生日见诸子弟
饮啖不顾长者家法如此是以知其衰也后沈再傅遂
卷九 第 3b 页
不振而宋庄敏公从孙文康公(权/)位宰相文康长子中
(荦/)今为江苏巡抚
  商丘三张
张昉字于东崇祯庚午举人潜心伊雒之学不言而躬
行甲申后居一土室不入城市时为五言诗学陶靖节
书学颜平原守令欲一见不可得今七十馀尚在其兄
某少慕神仙弃家访道五十年不归弟翮字大羽赪面
修髯状貌奇伟倜傥通轻侠一且渡江走大雄薙发为
卷九 第 4a 页
沙门独留其髯数年刻期端坐而逝
  常给事
常若柱山西人顺治丁亥进士改庶吉士授给事中居
京邸惟孺人及一老仆供给使贫不能具饘粥居谏职
数日上疏劾闯贼伪相牛金星当明正典刑以雪普天
之恨坐褫即日赁一车夫妇共坐出国门老仆步从行
路皆叹息
  李忠定公
卷九 第 4b 页
世史正纲于李忠定公殁书观文殿大学士陇西公李
纲卒于张浚则不书又引何彦澄家藏朱晦翁墨迹一
帖云十年前率尔记张魏公行实当时只据渠家文字
草成后见他书所记多不同常以为恨揭徯斯云宋之
不能中兴由张浚之逐李纲杀曲端引秦桧杀岳飞也
中兴宋鉴云张魏公有不可解者二力攻李忠定而宁
与汪黄同朝维扬之变国危矣曾微一言声时相之咎
一不可晓也力引奸桧使至得政而宁与赵忠简语不
卷九 第 5a 页
相下二不可晓也中兴大事记云使浚移其攻忠定之
笔而攻汪黄岂不快公议哉浚徒以有子南轩至今称
为正人无识者至比之武侯谬矣江右邓左之(履/中)著张
浚不当从祀辨语载前卷中
  秦桧复谥
宋宁宗嘉泰四年追封岳飞为鄂王开禧二年追夺秦
桧爵谥谬丑此天下万世公议然实韩侂胄欲用兵而
先有此举也乃边衅既开又诛侂胄以媚敌遂复秦桧
卷九 第 5b 页
爵谥则悖矣
  王东皋逸事
王东皋(伯/勉)长文选时内大臣某尝奉
世祖皇帝旨逮工部侍郎张某至部以
旨示满洲尚书韩代尚书以无汉字召公至属书之公
难之曰以译字命郎中出
上意耶某不敢不书大臣意耶某腕虽断不敢书也二
公皆叹服其有执公尝宿部休沐甚少而选郎章奏甚
卷九 第 6a 页
烦五鼓启事视他司为多一羊裘著之十馀年毛尽脱
满洲同官聚谋曰王长官一寒至此奈何醵金制狐裘
一貂帽一持遗公公不受曰伯勉生平不受人一钱何
敢拜公等赐同官公言于冢宰冢宰力劝始受公改御
史内升时都御史以两淮盐法敝欲举公往公力谢不
可曰内升借补之员例不奉差今必以此事相付从前
弊窦不敢欺隐以负
主上遂止
卷九 第 6b 页
  癖
阮遥集有屐癖祖约有钱癖初不辨得失后客诣约有
财物摒挡未了见客至便倾身障簏诣阮阮方吹火蜡
屐叹曰未知此生当著几两屐神色闲畅于是胜负始
判阮公高流何至与钱奴较优劣耶和长舆亦有钱癖
当时与杜元凯王武子辈并称典午人不顾名教流弊
至此
  孙文定戒子
卷九 第 7a 页
益都孙文定公(廷/铨)服官居乡恂恂廉慎其子宝侗有高
才侍公京邸每乡试必遣归家戒不得入京闱尝曰吾
为大臣汝又薄有文誉使或以一第相溷为结纳之阶
平生廉隅扫地矣宝侗至今尚为诸生文定此一节真
有唐质肃王忠肃二公之风
  杨国忠
天宝九载杨国忠请复张易之兄弟官爵陆务观诗何
至诏书褒五郎是也此与宋复秦桧谥明英宗立王振
卷九 第 7b 页
庙同
  成相国二世厚德
大名成文穆公(基/命)大拜后改作居第购得民居有树贞
节坊者令勿毁其第遂低一隅其子青坛相国(克/巩)大拜
后修家庙地为前明陈鸿胪之室有少卿坊适当辟门
之冲当毁其后人式微召而告之曰吾亦故家也忝居
相位讵忍坏故家之棹楔遂改辟门其屋当改造坊久
而攲赖屋以支修屋则坊圯乃并其坊新之人称其两
卷九 第 8a 页
世厚德云
  韦苏州
韦苏州史失为立傅宋沈明远始补傅其生平端末终
亦未详集中有逢杨开府一篇少事武皇帝亡赖恃恩
(云云/)后人遂疑为三卫而韵语阳秋因附会以为恃韦
后宗族(云云/)呓语武断可笑腐儒之见乃如此
  叶忠节
叶映榴字丙霞江南上海县人顺治辛丑进士由庶吉
卷九 第 8b 页
士改部曹出视陜西学政稍迁湖北督粮参议戊辰武
昌兵变从容拜疏公服自刭死奉
旨褒嘉特赠工部侍郎巳巳
上南巡其子叶敷迎

上谕礼部等衙门当楚省兵哗之际叶映榴尽节捐躯
朕心深切悯悼特诏所司优赠亚卿兼予恤荫今巡行
江南见其子叶敷迎伏道旁弥增轸恻忠节之臣应特
卷九 第 9a 页
与谥以彰异数尔等会议具奏部覆特
谥忠节丙霞故刑部侍郎有声子弱不胜衣在部曹与
予为文章之交尝以虔州围城中诗二百馀篇属予序
论竟未及报乃甫脱赣围复遭楚难疾风劲草大节凛
然赠官易名迥出令甲之外死不朽矣
  姚平仲
老学丛谈载陆务观姚将军赵宗印二诗惜不得姚名
字今渭南文集有姚平仲傅庶斋岂未睹之耶
卷九 第 9b 页
  郭希颜邪说
明嘉靖中中允郭希颜以谪外家居上疏建储婴世宗
之怒傅首九边后人怜其罪酷有为请谥者又或入其
疏于名臣奏议中可笑按希颜此疏本以迁谪妄有觊
觎固不必言其在词林见议礼诸臣骤贵又见相嵩以
议兴献王祔庙称宗得大拜希颜遂建言欲黜孝宗武
宗二庙不与九庙之数而以兴献上接宪宗公论恶之
遂以计典罢斥其人穿窬之不若而论者不察犹厕诸
卷九 第 10a 页
直谏之列何哉黄毅庵宗伯(汝/良)野纪矇搜备详其事且
谓二祖列宗之灵实褫其魄此万世公论论世者之所
当知
  边尚书
弘治末孝宗上宾予郡边尚书华泉(贡/)为兵科给事中
疏劾太监张瑜太医刘泰高廷误用御药逮瑜等下狱
大理卿杨守随谓同谳诸臣曰君父之事误与故同例
以春秋许世子之律不宜轻宥此事与泰昌时孙文介
卷九 第 10b 页
(慎/行)论红丸事相类尚书工诗博雅为弘正间四杰之一
世但知其文章而不知其丰裁如此又先生仲子习字
仲学颇能诗其佳句云野风欲落帽林雨忽沾衣又薄
暑不成雨夕阳开晚晴而老鳏贫窭至不能给朝夕以
死则先生清节可知也
  王文成
王文成公为明第一流人物立德立功立言皆踞绝顶
康熙中开明史馆秉笔者訾謷太甚亡友叶文敏(方/蔼)
卷九 第 11a 页
为总裁予与之辩论反覆至于再四二十二年四月
上宣谕汤侍读荆岘(斌/)令进所著诗文且蒙
召对中有王守仁论一篇上阅之问汤意云何汤因对
以守仁致良知之说与朱子不相剌谬且言守仁直节
丰功不独理学
上首肯曰朕意亦如此
睿鉴公明远出流俗之外史馆从此其有定论乎
  仁宗徽宗
卷九 第 11b 页
元臣库库曰宋徽宗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耳炙輠录
记周正夫曰仁宗皇帝百事不会只会做官家此语在
库库之前可谓绝对
  苏叔党大节
宋人议苏过叔党附梁师成师成妻死为服缌麻(云云/)
略其大节元袁伯长清容集有跋叔党竹石牧牛图云
小坡竹石绰有父风后倅定武骂贼不屈死之其气节
不坠光于前人矣事详挥麈录刘后村跋小米画云叔
卷九 第 12a 页
党之才百倍元晖元晖至侍从叔党死小官命也夫挥
麈录又载叔党政和中召入禁中画窠石而终不遇
  武陵起复
予尝论杨武陵夺情事后人论之过刻闻之山长教授
(岱/)云其父客严首升周圣楷辈为武陵所抑遂腾谤书
又当时与黄石斋先生矛盾故论者多少之耳予按礼
曾子问云子夏问曰三年之丧金革之事无避也者非
与子曰吾闻诸老聃曰昔者鲁公伯禽有为为之也注
卷九 第 12b 页
曰鲁有徐戎作难丧卒哭而征之公羊传闵子要绖以
赴公难退而致位以究私恩春秋亦纪晋襄公墨缞之
事汉唐以来遂有起复之礼能改斋漫录云前汉翟方
进丧既葬二十六日除服起视事后汉桓焉为太子太
傅以母忧自乞听以大夫行丧踰年赐牛酒夺服宋王
性之默记云本朝不独宰相即百执事皆起复惟富郑
公以太平而辞儒臣如杨大年王元之晏元献皆未持
服富公之后如陈升之亦百日起复此盖朝廷体猊况
卷九 第 13a 页
在兵革之际(云云/)按已上诸公非尽有金革之事若武陵
则金幸之事也顾论者不责彼而责此何欤又考明初
名臣亦多起复至罗一峰论李文达后此风始息夺情
固非美事然南阳以一峰武陵以石斋独受恶名则不
幸也圣楷字伯孔湘潭人有才名后为献贼伪常德知
府发掘杨相祖墓最惨卒为献贼所杀
  真谛
乐郊私语载杨琏真伽至海盐州寓城北德藏寺欲发
卷九 第 13b 页
掘陆左丞朱提举妻女之墓寺僧真谛闻之怒形于色
杨五更肩舆拥众出真谛忽起抽韦驮杵奋击从者数
百人不能拒人见真谛于众中超跃每踰寻丈捷如鹰
隼杨大惧遁去后二年真谛行脚峨眉不知所终此僧
殊快人意但恨不在贼髡发诸帝陵寝时耳
  浙江人物
西园杂记论两浙人物刘文成为谋臣之首宋文宪为
文臣之首方正学为忠臣之首于忠肃为功臣之首宸
卷九 第 14a 页
濠之变孙忠烈首输忠死节王文成首倡义戡乱此皆
韪也独谓世宗之初张罗峰首建议以成大礼此所谓
貂不足狗尾续者耶
  两薛居正
五代宋初有两薛居正其一钱唐人仕吴越武肃王官
太尉卒谥贞显
  神鱼井
何腾蛟字云从明末以都御史抚楚其先山阴人戍贵
卷九 第 14b 页
州黎平卫遂为黎平人所居有神鱼井素无鱼腾蛟生
鱼忽满井五色巨鳞大者至尺馀居人异之后腾蛟尽
节死井忽无鱼
  野纪矇搜
黄毅庵尚书(汝/良)作野纪矇搜明二百馀年间大事稍备
其持论颇正然不可解者二事其一谓李西涯与刘文
靖谢文正为三仁其一嘉靖初大礼议主张桂辈而诋
杨文忠也
卷九 第 15a 页
  吴康斋李文达
世论吴康斋太刻野纪矇搜云与弼以布衣老儒一旦
授五品侍从人皆诧为殊荣宁复过望盖与弼之聘荐
自石亨亨小人后来败露舆论推求能无为盛德之累
如蔡邕受知董卓遂丧生平故不受耳与弼好遁不污
见险能止见地优于杨时多矣此论甚公矇搜又云王
文恪评李文达云国朝三杨后得君最久者无如李贤
亦能展布才猷然当时亦以贿闻(云云/)文达相业视三杨
卷九 第 15b 页
有过无不及后王亦入阁相业如何勿亦不自见其睫
乎顷见施愚山(闰/章)在史馆作文达列傅颇致微辞不敢
谓然施或未睹毅庵此论耳
  司空表圣
史谓司空表圣躁于进取前人辨之屡矣考一鸣集有
答孙合书益證史官之妄书略云古之山林者必能简
于情累而后可久今吾少也岔然不能自胜于胸中乃
不诚于退者然亦穷而不摇辱而不进者盖自审已熟
卷九 第 16a 页
虽进亦不足救时耳彼一饭之罄或请济于其邻虽童
子不可以空器绐之也矧当艰否之运吾君吾相方以
爵秩来天下之贤将与之共拯其可沽虚而自售耶又
云愚虽不佞为士大夫独任其耻者久矣其可老而冒
之耶韩吏部激李桂州之必行责杨道州无勇虽致二
贤适自困亦何救于大患哉观此书躁进者肯为此语
否史之妄不辨可知
  岘山幢宋人题名
卷九 第 16b 页
襄阳岘山羊公祠有石幢一枚凡六面高六尺每面阔
九寸有盖有座一面直书下第一行刻使帖襄阳县第
二行刻准庆历七年十一月六日中书劄子襄州奏当
州城南五里有岘山一所上有古祠碑又有晋太傅(已/下)
(俱磨/灭)仅存圣旨字末行上存帖到速采石大字书刻上
件其四面界作六层刻诗下题名又一面大书题名又
幢一卧岘山上其文可辨者十三字曰石于山巅播清
芬而不已馀尽漫漶末云开国男张九龄撰前一幢诗
卷九 第 17a 页
可辨者三首尚书工部员外郎直龙图阁知襄州事王
洙七言古诗云襄阳南出大路奔小山曰岘名特尊山
形卑堕不峻极屹若巨首临江濆大山半宫不成霍绝
水阙左非为亹砠巅赑屃戴危石箕踞曼衍罗芳荪汉
流长骛滨其足东望瀰迤皆平原槎头下瞰罟罶集蔡
洲近眺田园蕃何物兹山匪秀出得使今古闻听喧自
昔羊公好登览山名直为贤者存鹿门望楚镇区境凤
林冠盖延山樊丹岩翠壁互幽胜日月亏蔽烟岚屯公
卷九 第 17b 页
胡遗彼而乐此谈者未始聊诊纶吾谓圣达竟超豁高
览便欲周乾坤孔登泰山小天下阮升广武(缺一/字)
会稽探穴禹书出之罘望海云涛翻此中风景亦虚远
极目见尽江山源东吴未定劳机策置酒啸咏纾劳烦
数顾温甫恤躬后誓将百岁游精魂对公盛德与山永
正惟湛辈如公言今兹去公仅千载凛然英气犹轩轩
我来追古一长息旧迹废毁成悲吞民豪占山童其木
嘉植不得容本根利取薪苏积稛絭粥之陶旊供烧燔
卷九 第 18a 页
羊公无庙忽不祀但纵淫鬼歆牲蘩中亭有碑即堕泪
至今观者怀仁恩于民何诛不足问非民忘德由官惛
下教里邑复祠宇叙诸祭典跻之元思仁爱树恭所茇
禁止樵伐修壖垣且欲王命得守固誊言状事驰九阍
书闻天子(缺一/字)报可金石款刻垂后昆(缺五/字)遗爱勖尔
风化常(缺二/字)给事中知蔡州事吴育绝句羊公千载得
清吟芳迹虽遥契昔心更与岘山为故事凛然风格照
来今尚书屯田员外郎知光化军事李宗易律诗叔子
卷九 第 18b 页
祠荒岁已深异时贤守重登临岘山岑寂瞻风槩汉水
灵长想德音奉诏始闻新缔葺有知那复叹湮沉又刋
翠琰留南夏先后功名照古今其端明殿学士尚书礼
部侍郎李淑诸人诗皆缺已上每面十一行十二字名
字可辨者范仲淹李淑吴育刘敞李宗易张去惑孙抗
韦不伐李康伯贾黯裴昱马云黄通连庠又宋人饮饯
题名甚多知名者张唐英赵德麟魏道辅岑岩起李方
叔已上凡七则大者方员径寸小者杀其半字画端劲
卷九 第 19a 页
非俗书也予以康熙壬子过襄阳徘徊祠下未及摹拓
止录诸公题名予门人淮阴张力臣(弨/)有嗜古之癖辛
亥过襄曾有拓本顷索之略录如右
  苏汝霖陈光龙
广西孙延龄马雄之乱死节者前则巡抚马公雄镇富
川知县刘公钦邻后则巡抚将军傅公弘烈又有间关
贼中百折不回乃心王室如提学道佥事苏公汝霖平
乐县知县陈公光龙亦疾风劲草也苏弃家逃至肇庆
卷九 第 19b 页
军前题补布政使部议以品级太悬不允苏寻死于粤
然军前题补品级相悬者不可胜计如胡一琏以佥事
题补布政使是也独苏格于部议可叹陈仅题授梧州
府同知寻以病请一妾邓氏一子粤郎皆死猺峒中读
其与袁太常书甚可悲也苏字鹤洲石埭人壬辰进士
陈黄陂人举人
  王秋澄
王秋澄先生(教/)万历中官吏部文选郎中力持公法政
卷九 第 20a 页
府权珰无所措手继者为顾泾阳孟云浦冯思豸(生/虞)
效之遂相继黜逐伍袁萃林居漫录云然又尝荐起邹
忠介赵忠毅诸公为正人所倚先生吾乡淄川人也
  王邦直
王邦直字子鱼又字东𬈑即墨人以岁贡官盐山丞上
疏罢归殚精声律之学聚书千百卷坐卧一小阁二十
年成律吕正声六十卷其说谓君声最清管以三寸九
分本吕氏春秋其数配之扬子云太玄缕析比合而以
卷九 第 20b 页
诸家九寸之说为非是万历甲午诏修国史翰林周公
如砥上其书史馆深为大学士南充陈公所叹赏周公
云班固律历志载即墨徐万且氏治太初历第一而子
鱼追配之于千载之后其外孙黄御史宗昌序刻之康
熙十八年予在明史馆亦上其书
  杨襄毅
蒲州东门外有两阜蜿蜒形家相传以为贵地杨襄毅
(博/)为吏部尚书时命堪舆择吉壤得此地以告公曰
卷九 第 21a 页
此关阖郡文章科第我曷为私之即于其地建文昌祠
人皆服公厚德不可及后公长子俊民官至户部尚书
第四子俊卿官锦衣馀三子皆官监司俊卿子元祥元
祥子世芳皆官詹翰世以为公厚德之报云元祥未弱
冠登第入翰林早死母哭之恸一夕见梦曰母勿过伤
儿当复来未几生遗腹子即世芳也未弱冠亦登第入
翰林母犹及见之吴天章雯说
  大椿堂
卷九 第 21b 页
蒲州有大椿堂为杨襄毅(博/)王襄毅(崇/古)张文毅(四/维)三公
读书之所其后三公相继登进士第一大拜一至吏书
一至兵书张即王之甥也山西至今傅为盛事
  黄诗
黄先生端伯江西人精禅理少时见其瑶光阁集一卷
皆宗门语乙酉以给事中殉节金陵将授命有报恩寺
僧一轮趋过黄呼令代书一绝云对面绝思量独露金
刚王若问安身处刀兵是道场书毕从容就义死此诗
卷九 第 22a 页
载甲乙事案
  两萧后
辽圣道二宗享国皆最久皆有宫闱之变圣宗仁德皇
后善琵琶法天后讷木锦诬其与琵琶工燕文显李文福
通投书圣宗寝帐圣宗不之信其后竟为讷木锦所杀道
宗宣懿皇后工诗尤善琵琶耶律伊逊诬其与伶官赵
惟一通搆死才艺足为妇德之累况可耽音乐乎仁德
事载契丹国志辽史本传不载宣懿事详焚椒录
卷九 第 22b 页
  王若之
王若之字湘客益都人明南京户部尚书基冢孙为人
潇洒疏诞有晋人风致工尺牍好弹琴善五言诗尝刻
尺牍五言四卷以门荫入官仕至长芦都转运使南渡
官金陵大兵渡江若之转徙寓姑熟佛寺以书画鼎彝
古金石文字自随车尚兼两洪文襄公(承/畴)谕之降不屈
死王所宝古琴名桐笙今尚在其家
  徐铉
卷九 第 23a 页
南唐以徐铉使北请缓师后主曰卿行当止上江救兵
勿令东下铉对曰今社稷所赖惟此救兵何可辄止臣
此行未必能纾国难但置之度外耳此不惟纯臣之谊
亦识事机后金人围汴京唐恪耿南仲辈专主和议止
各道勤王兵遂致二帝北狩之祸非铉之罪人乎
  李师中
苏明允预识荆舒之奸人皆服其先见同时李待制师
中因邸吏报包希仁参政或曰朝廷自此多事矣师中
卷九 第 23b 页
曰包公无能为今鄞令王安石者眼多白甚似王敦他
日乱天下必此人明允拟之王夷甫卢杞师中拟之王
敦其识不相上下皆不减张安道吕献可今人但知老
泉何也
  马骕
马骕字骢御一字宛斯济南邹平人顺治己亥进士仕
为淮安推官终灵壁令生而清羸博雅嗜古尤精春秋
左氏学撰辨例三卷图表一卷随笔一卷名氏谱一卷
卷九 第 24a 页
又著绎史凡分五部一曰太古(三皇五帝/计十篇)二曰三代(夏/商)
(西周计/二十篇)三曰春秋(十二公时事/计七十篇)四曰战国(春秋以后至/秦亡计五十)
(篇/)五曰外录(纪天官地志名物/制度等计十篇)合一百六十篇篇为一
卷始开辟原始迄古今人表其书最为精博时人称为
马三代昆山顾亭林(炎/武)尤服之康熙癸丑岁卒于官灵
壁人皆为制服云
  芜湖烈妇
江南初入版图时有禆将于芜湖掠一妇人义不受辱
卷九 第 24b 页
衣服上下缝纫周密其夫访赎之主将坚不许妇悲愤
投水死至晚泊舟舵前窸窣有声则妇尸已在次日泊
舟复然以篙逐之俄顷复至又次日复然乃舁而弃之
岸月馀此将在船头纳凉忽大叫曰妇又至矣翻身落
水而死
  二尹
成化间历城尹恭简公(旻/)为小人所挤尹直著琐缀录
尤极诽谤其书久行于世至有不辨二尹邪正者一日
卷九 第 25a 页
阅李文凤月山丛谈公道较然因录于左方李云成化
末小人用事南昌李孜省挟左道干进位尚书掌通政
司托言神降有江西人赤心报国之语以太宰历城尹
公不右江西人乃计谋极力挤罢而用丰城李裕代之
及荐泰和尹直入内阁起永新刘敷长宪台高安黄景贰
礼部四人皆世称寡廉鲜耻者而新建谢一夔安成刘
宣俱不保晚节一夔进工部尚书宣贰吏部物议沸然
不平独服旴江何公乔新节行介特未几孜省诛死直
卷九 第 25b 页
等相继免公论始明云当时谣曰公道不如王恕选法
不如尹旻
  张昭
张昭济南蒲台人忠义前卫右千户所司吏英宗复辟
石亨曹吉祥等恃宠卖官至三千馀员昭奏之直𨽻山
东大饥复上书言六事上皆从之后任南昌府司狱学
士张元祯谓之曰君昔三疏位卑而议论甚高官小而
事业则大已写入金縢令名无穷矣蒲志出庸手恐遗
卷九 第 26a 页
此公因读月山丛谈录之以存其人
  图文襄厚德
大学士谥文襄图海公既定平凉军中论功取诸将偏
禆士卒记功牌报部记过牌悉聚焚之不以语人其厚
德如此子诺敏公今为刑部尚书人以为阴德之报前
宝鸡令高君某云在军前亲见之
  钧阳二老
一日与客谈及逆瑾时阁老刘宇曹元不知何许人及
卷九 第 26b 页
考列卿年表元南直𨽻含山人宇则河南钧州人与马
端肃公同时同里马公勋德如泰山北斗至今人称钧
阳公而宇曾不得比于蚍蜉之细官位之不足重人如

  光孝寺铁塔文
广州府光孝寺有铁塔一乃刘鋹所造上有文曰大汉
皇帝以大宝十年丁卯岁敕有司乌金铸造千佛宝塔
一所七层并相轮莲花座高二丈二尺保龙(阙/)有庆祈
卷九 第 27a 页
凤历无疆万方咸㡳于清平八表永承于交泰善资三
有福被四恩以四月乾德节设斋庆赞谨记后列中官
姓名(予广州游览/小志别详之)
  三帝陵诗
一路荒山秋草里行人惟拜汉文陵唐人诗也四十二
年如梦觉春风吹泪过昭陵宋人诗也祠官如可乞长
奉泰陵园先帝侍臣空洒泪泰陵春望已模糊明人诗
也文帝仁宗孝宗三君德泽感人之深如此
卷九 第 27b 页
  至诚
古来名臣多矣然千百年后读史至诸葛忠武侯司马
文正公之薨辄感动流涕者至诚为之也
  朱忠庄公遗疏
明中丞朱忠庄公讳之冯本名之裔字德止号勉斋京
师人金忠洁公铉其妹之夫也二公平日以理学相砥
砺后皆死甲申之变公子丁未进士敦厚示公殉节时
遗疏及家书各一通敬录之疏云我国家金瓯全盛不
卷九 第 28a 页
谓人心离散财用困穷一至于此此臣之所为痛哭流
涕也臣力已竭臣罪滋深南望九叩一死以报我皇上
念我太祖高皇帝功德高厚我皇上忧勤独深历数无
疆中兴可待唯以收人心培节义二者为先务而已收
人心在爱民力爱民力在拔廉官此大学所以反覆于
用人理财也我朝士气原振自逆珰摧折遂致廉耻风
微从来仗节死义之士多在敢言极谏之中此宋朝所
以待士仁厚也(云云/)遗书云吾弟吾儿读书须读经世书
卷九 第 28b 页
佔毕之学无用也吕新吾先生呻吟语不可不读我以
死报国此心慊然朝闻夕死原无二也勿以为念公死
时有宣府诸生姚时中同日自经于学宫
  在疚记
忠庄朱公著在疚记一卷语多精诣略载数条于左
深山静坐十年使习与性离尘世顺应十年使外与内
合为学之事或几化矣 人自昼至夜当知何所事知
者则性命生死俱了 鸢飞戾天鱼跃于渊即是仕止
卷九 第 29a 页
久速 古之人修身见于世非诚不能诚则贯微显通
天人一世不尽见百世必有见者 纪纲之坏存乎风
化气节之坏存乎培养人心之坏补偏救弊存乎执中
约言之存乎朝廷 圣人之死还之太虚贤人即不能
无物而况众人乎 实变气质方是修身 士憎兹多
口则何以故曰持介行者不周世缘务独立者不协众
志小人相仇同类相忌一人扇谤百人吠声予尝身试
其苦者数矣故君子观人则众恶必察自修惟正已而
卷九 第 29b 页
不求于人 待小人尤宜宽乃君子之有容不然反欲
小人容我哉 中者不落一物庸者不遗一物 随事
无私皆可尽性至命而忠孝其大者 平日操持非实
试之当境决难自信 𨼆恶扬善圣人也好善恶恶贤
人也分别善恶无当者庸人也颠倒善恶以快其谗谤
者小人也 赴大机者速断成大功者善藏 同是中
庸而有君子小人之别微矣哉
 池北偶谈卷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