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北偶谈-清-王士禛卷八

卷八 第 1a 页 WYG0870-0106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池北偶谈卷八
           刑部尚书王士祯撰
  介推
说苑介子推十五为荆相堂下有二十五进士堂上有
二十五老人是又一介子推也
  壮节王公传
宋壮节王公复守徐州阖门死节宋史仅附书赵立传
卷八 第 1b 页 WYG0870-0106b.png
亦不详何许人一日读刘昌诗兴伯芦浦笔记乃知公
为吾乡人传载世系官阶始末甚悉笔记十卷乃万历
中绥安谢兆申所钞丹阳贺氏藏本流传甚少因全录
之传云公讳复字景仁淄州淄川县人也曾祖昊国子
博士祖珍尚书虞部员外郎父愈澶州濮阳县令赠光
禄大夫公少好读书博通史传慷慨有气节家有唐以
来名臣画像每指颜杲卿像谓人曰士当艰难捐躯殉
节当如颜公矣以门荫补官试大理评事迁本寺丞公
卷八 第 2a 页 WYG0870-0107a.png
家故饶财不乐私蓄尝率其里之贵豪遇郊岁各输银
绢十万以助赏赉郡国效之久之除京东辇运迁京东
转运判官按部过淄川父老迎候公下车慰谢先是淄
川苦调外苛征公尝与父老言他日或能奏蠲之至是
以白公公曰官卑不敢言然重食吾言以为父老羞敢
以私田之入代输三年除两浙转运副使时太平日久
民不知兵方腊初叛所过守将望风奔骇公下令所部
严保垒修战备竭力讨贼屡战有功贼平擢徽猷阁待
卷八 第 2b 页 WYG0870-0107b.png
制迁都转运使朱勔以花石奉艮岳多取漕舰以载号
直达纲公曰今寇起仓卒飞挽繁困而佞幸之徒犹实
苑囿惑上心固执不与勔谮于上公疏奏谓不可以不
急之务疲民费财擢龙图阁直学士以事忤宰相王黼
降充龙图阁待制(宋史止/称此官)移知成都兴利去害民绘像
立祠刻石高宗皇帝诏公知徐州(史云以龙图阁待制/知徐州已上官阶俱)
(不/书)尼雅满以众数万薄徐徐城孤势危公合战数不利遂
闭城拒守金人重围夹攻昼夜不息城中兵粮单竭死
卷八 第 3a 页 WYG0870-0107c.png
者甚众敌势益张凡二十馀日城陷公躬擐甲胄巷战
竟日度不可禦乃返州治易朝服南乡再拜曰臣受国
厚恩当以死报今日得死所矣谓贼曰死守者我也监
郡而次亡与焉可独杀我而舍僚吏与百姓(一段/史同)其帅
凛然叹异曰使南朝皆如公我岂得至此今汴京已陷
二帝北去公尚为谁守乎公骂不绝口帅复说之曰必
欲全活生灵请立降当为易官封就知此州公骂曰汝
勿诱我我誓有死耳帅察其无降意命左右挝其口流
卷八 第 3b 页 WYG0870-0107d.png
血公含血噀之子倚在旁不胜愤突出见尼雅满顾手无
挺刃得布囊盛砖掷之中其旁千户长毙尼雅满怒执倚
刳其心以祭千户长欲惧公速降公不顾为帅敲死阖
门百口俱遇害时建炎三年正月二十九日也帐下赵
立求得公尸拜伏痛哭裹以裀褥藁葬于黄楼之侧累
甓以志之敌退立具奏其事天子震悼诏特赠资政殿
学士谥壮节给恩泽五资赙赠绢帛各二百疋初公未
遇害筮而遇乾六体不变术者曰灭门之象也公曰死
卷八 第 4a 页 WYG0870-0108a.png
生定数也苟获死所敢逃乎卒时年五十二徐人立庙
祀公及倚亦号双庙敕赐名曰忠烈(史云立/庙楚州)积官至正
议大夫累赠光禄大夫娶赵氏濮邸肃恭僖王宗博之
女封安平县主赠永康郡夫人再娶刘氏章献明肃皇
后之侄徐州陷不食三日卒赠咸平郡夫人先是公长
子佾从高宗过维扬及赵立已亡徐州有武卫军旧𨽻
公义不他属愿从佾高宗闻之诏于枢密院创计议官
特命佾为之仍领武卫绍兴八年和议成奏乞访先臣
卷八 第 4b 页 WYG0870-0108b.png
遗骸优诏许之行至泗州得疾抵徐城驿暴卒明年奉
使蓝公佐迎护徽宗梓宫交割地界贻书当路漕使访
公瘗所漕委幕属王之翰往焉故迹漫没莫得其处忽
有老媪指谓之曰君非求王待制瘗所乎其在此间即
所指求焉有冢岿然盖以兽瓦启视见大鼋覆其上回
视老媪化为虎撤甓取骸联络不断如锁子骨独一手
指阙之翰炷香祷须臾有指一节浮水上观者莫不叹
骇之翰易棺敛菆于京师资圣院后子孙徙葬于兖州
卷八 第 5a 页 WYG0870-0108c.png
莱芜县先茔云绍兴十年承宣使田谔扈从显仁太后回
銮佾子逵留淄川一诗送谔云两地音尘隔死生十年
常效执圭吟羡君已作辽东鹤顾我空存魏阙心日下
既蒙新眷遇海边休忘旧知音倘怜万里亲庭在为向
云山处处寻诗至而佾卒己一岁矣蓝公佐使还一日
侍上语次上曰王佾有儿女否奏曰佾五子流落中原
居江南所生儿女尚幼弱上恻然诏令诸女入禁中命
宫嫔保养之十馀年赐金帛遣嫁右传得于公之玄孙
卷八 第 5b 页 WYG0870-0108d.png
(按史附公于赵立传已非体又剪截太略若非兴/伯笔记公之始末无从考镜矣稗史可无作乎)
  傅山父子
傅山字青主一字公之他太原人母梦老比丘而生生
复不啼一瞽僧至门云既来何必不啼乃啼六岁食黄
精不乐谷食强之乃复食读十三经诸子史如宿通者
崇祯中袁临侯(继/咸)督学山西为巡按御史张孙振诬劾
被逮山橐饘左右伏阙上书白其冤马君常(世/奇)作义士
传比之裴瑜魏劭乱后梦天帝赐以黄冠衲衣遂为道
卷八 第 6a 页 WYG0870-0109a.png
士装医术入神有司以医见则见不然不见也康熙己
未徵聘至京师以老病辞与范阳杜越君异俱授中书
舍人归山工分𨽻及金石篆刻画入逸品子眉字寿毛
亦工画作古赋数十篇常粥药四方儿子共挽一车暮
抵逆旅辄篝灯课读经史骚选诸书诘旦成诵乃行否
即予杖
  叶文庄论陶南村
孙大雅作沧螺集有陶南村传载其不应浙帅台哈布哈
卷八 第 6b 页 WYG0870-0109b.png
南台御史绰罗辟举张士诚开府姑苏以军咨屈之亦
谢不往洪武癸丑命守令举人才复以病免艺圃种菊
有靖节之风又称其所著辍耕录文献足徵其人品著
述为世所重如此乃水东日记谓书史会要为杨文贞
所不取又谓辍耕录可鄙岂恶其人者恶及储胥文庄
亦有所不免耶何雌黄之过至此
  蔡赵二相子
蔡绦京之子撰西清诗话宣和五年或言绦论议专以
卷八 第 7a 页 WYG0870-0109c.png
苏轼黄庭坚为本奉旨特落职勒停(见吴曾/漫录)后山居士
集有与鲁直书云正夫有幼子明诚颇好文义每遇苏
黄半简数字必录藏以此失好于父正夫挺之字也蔡
赵辈势能禁天下不敢习苏黄诗文而不能得之于其
子异哉(明诚撰/金石录)
  孙垡
孙垡字艾庵浙人为福宁总兵官吴万福客闽逆叛于
福州以书招诸大帅垡力劝吴公斩其使绝之发兵拒
卷八 第 7b 页 WYG0870-0109d.png
守而贼兵奄至吴公死之垡从死林舍人石来(麟/焻)有诗
吊之云誓师幕府劝移兵青史应传慷慨名死节千秋
比袁粲肯教人笑褚涧生同时有嵇永仁者字留山无
锡人古文有名为制府范忠节公(承/谟)客亦从死
  欧刘
刘原父与永叔相友善然原父常言好个欧九可惜不
读书仁宗尝问宰执刘敞何如魏公极称其才欧对曰
刘敞文亦未佳其博雅足重也二公似以名高相失后
卷八 第 8a 页 WYG0870-0110a.png
村江西道中诗云每嘲介甫行新法常恨欧公不读书
浩叹诸刘今已矣路傍乔木日萧疏
  梅宛陵取士
元人刘性作宛陵集序云仁宗嘉祐二年欧阳公知贡
举梅圣俞为试官得人之盛若眉山苏氏南丰曾氏郿
张氏河南程氏皆出其间叶石林诗话谓是榜得苏子
瞻为第二人子由及曾子固皆在选中今人止知苏曾
为欧公门生不知张程二氏皆出其门矣又东坡兄弟
卷八 第 8b 页 WYG0870-0110b.png
生平于六一师弟之分极深然于宛陵祗称梅二丈亦
所未解
  谥文公
刘后村云谥古也复谥非古也封演云谥二字者一字
为文一字为质世言欧阳永叔卒将谥文常秩时为太
常博士议当谥文忠或谓必留此以待介甫已而果然
然唐宋以来谥文者独韩退之朱元晦为不愧他如白
居易李翱陆希声权德舆杨亿王安石姚燧欧阳玄辈
卷八 第 9a 页 WYG0870-0110c.png
皆谥文亦未尽允也独孤及云二字不必为褒一字不
必为贬果在字数则是尧舜禹汤文武不如威烈慎靓
王也齐桓晋文不如赵武灵秦庄襄楚考烈也唐人论
如此则谓文必优于文忠亦未必然初元晦议谥文忠
刘后村时年十七代其父尚左作驳议因止谥文其略
曰正主庇民之学郁而未仲著书立言之功大畅于后
合文与忠谥公似矣而非也有功于斯文而谓之文简
矣而实也请以韩子之谥谥公右谥议见后村集第二
卷八 第 9b 页 WYG0870-0110d.png
十五卷
  乌程
予乡长山刘青岳相国崇祯间殁于戍所予内大父张
忠定公(延/登)及诸乡大夫于朝房候乌程相祈代题给勘
合温不可比入阁即日具揭次日而准给勘合之旨下
矣杨凫岫宫谕(士/聪)玉堂荟记载此事云乌程之结主知
亦非偶然也
  秦襄毅公年谱
卷八 第 10a 页 WYG0870-0111a.png
康熙癸亥冬十月偶从同年汶上岳给事镇九(峰/秀)得单
县秦襄毅公(纮/)自撰年谱一卷乃公八十岁以户部尚
书家居时自述时嘉靖十七年也吾东新纂通志出庸
妄之手前代名臣如公及曹县李襄毅公秉沂州王恭
靖公璟皆削其名氏不载目今奉
旨修一统志将何所据为文献之徵耶因寓书高侍郎
念东俾与巡抚徐中丞敬庵(旭/龄)言之而录公言行数则
于左方以补言行录之阙云 为御史数忤内官谪沅
卷八 第 10b 页 WYG0870-0111b.png
陵县北容驿驿丞都御史轩公上章为予分辨留中不
出同僚或谓予曰足下何以处此官予曰事上临下素
位而行持节守廉誓死不改 景泰七年年三十一在
北容搆茅屋三间题其扁曰安遇日读五经诸史日夕
汎江以渔钓为乐又于轩前自题联云处困而亨有言
不信予为御史时量褊不能容物由此一谪器量渐宏
去就渐轻识趋渐明虽一时谪官而得终身受用天未
必无意也 天顺元年迁知雄县治民惟用絜矩二字
卷八 第 11a 页 WYG0870-0111c.png
御吏惟用易大畜豮豕之牙一爻至于刑罚一以钦恤
为主忠国公石亨令人来讨雄县南坛旧基许以知府
予不从人皆尤予未一载亨事败出其门者皆坐严谴
 有京差捕猎内臣害民予执法禁革诬奏系御史狱
雄民击登闻鼓代诉者五千馀人调府谷县县乃极边
戎马之地予亦不敢鄙夷其民修学庙以兴文教筑城
堡以严边防里甲公用钱每人一年上户不过二钱
八年巡抚徐公廷璋保任葭州知州释冤滥宽租赋五
卷八 第 11b 页 WYG0870-0111d.png
七日不用鞭扑同僚退而笑之予曰本州负税事有所
由正当徵收时吏书兵𨽻投托催粮惟事求取民既纳
赂得有所挟因而延缓是岂徒民之罪哉时在坐致仕
官数辈皆为泣下 成化元年在葭州欲以二月十三
日斋沐祈雨有父老百馀诣县告曰本州边地苦寒每
岁至四月方有雨此时祈雨徒劳心耳予曰天道焉可
知也至期行香焚檄十五至十七连雨三日予乃发粟
赈贷给民子种通借牛犋民大悦四月麦苗将黄乃选
卷八 第 12a 页 WYG0870-0112a.png
差公当老人催徵五月十五日催完发运六月初三日
告缴通关在葭七月里甲公用每人止用银六分祷雨
四次辄应或以事出境公干百姓闻予将回则喜曰雨
来矣 巡抚项公忠奏予才堪治繁调秦州道经西安
项公谓予曰秦民难治皆以刁民作梗尔到彼有此等
即打死申来予曰刁民人皆恶之所恶不同上司于刁
民则恶其害人州县官于刁民则恶其害己但患御之
无道耳苟御之有道刁民将化为良民若专事诛锄反
卷八 第 12b 页 WYG0870-0112b.png
使贪官得计耳项公笑而不言到秦一年三年拖欠粮
草皆完健讼与盗贼敛迹项闻之喜曰秦州得人矣里
甲公用钱上户一年不过银二钱 秦州有啰哩户乃
回回别种汉人不与通婚姻自相嫁娶有以兄弟娶姊
妹者有以姑姨配甥侄者予访得清水秦安等县亦有
啰哩乃移文各县令其共为婚姻秦俗尚鬼每岁清明
日各办花山丧仪费至三四千金临期于城壕拾取死
囚骨殖棺敛葬之云不如此则厉鬼降祸予严禁之曰
卷八 第 13a 页 WYG0870-0112c.png
尔民遇节弃祖墓不拜扫却妄费财物谄事疠鬼何耶
使疠果能为祸予愿以身当之此风遂息 服阕秦人
三疏保留吏部不准秦人日哭于东拱辰门吏部不得
已将见任奏调别州仍授予秦州郭定襄伯赠行诗云
早登金榜列儒绅谁不争先睹凤麟曾以霜威消瘴疠
还将和气布阳春庙堂正拟徵黄霸父老俄闻借寇恂
不独儿童骑竹待郊原草木亦欣欣
  二王公荐士
卷八 第 13b 页 WYG0870-0112d.png
宋王文正公在政府谨惜名器叙进材品使人各得其
所虽咈于己者亦不以私废公王沂公当国未常显拔
一人范希文以为言公曰恩若己出怨将谁归二公真
古大臣之风下此则朋党而已又下此则贿赂而已
  蒋虎臣
翰林修撰蒋虎臣先生(超/)金坛人自号华阳山人幼耽
禅寂不茹荤酒祖母梦峨眉山老僧而生生数岁尝梦
身是老僧所居茅屋一间屋后流泉绕之自伸一足入
卷八 第 14a 页 WYG0870-0113a.png
泉洗濯其上高山造天又数梦古佛入己室与之谈禅
年十五时有二道人坐其门说山人有师在峨眉二百
馀岁恐其堕落(云云/)久之乃去顺治丁亥先生年二十
三以一甲第三人及第入翰林二十馀载率山居仅自
编修进修撰终于史官性好山水遍游五岳及黄山九
华匡庐天台武当不避蛇虎晚自史馆以病请告不归
江南附楚舟上峡入峨眉山以癸丑正月卒于峨眉之
伏虎寺临化有诗云偶向镬汤求避热那从大海去翻
卷八 第 14b 页 WYG0870-0113b.png
身功名傀儡场中物妻子枯髅队里人尝自谓蜀相蒋
琬之后在蜀与修四川通志以琬故遍叩首巡抚藩臬
诸司署前其任诞不羁如此
  𨼆逸傅
宋史𨼆逸傅载种放而遗郭延卿延卿少与吕文穆张
文定游𨼆居水南钱惟演留守西京常率欧尹诸公访
之旧唐书阳諌议入𨼆逸元史余阙不入忠义皆不可

卷八 第 15a 页 WYG0870-0113c.png
  孔明之学
徐庄裕公(问/)读书续记云汉儒为学能见得静字惟孔
明一人学以广才静以成学等语亦得规模领要
  王恭靖公逸事
徐庄裕(问/)读书续记所载名臣六十四人中清古一条
云王璟字廷采山东沂州人左都御史为巡抚坐忤权
要免官后起为吏部侍郎左都御史正德末士大夫当
权竖乱政之后多营私殖政以贿成公门下不受私谒
卷八 第 15b 页 WYG0870-0113d.png
澹然如布衣时家无僮仆之奉田园之适惟读书课子
孙而已去之日言官惜而留之公嘉靖中谥恭靖近见
新修山东通志削去公及李襄敏公秉秦襄毅公纮名
不载因详著于此(李公谥诸书皆作襄敏/叶秉敬谥法考作襄毅)
按恭靖公一字东皋成化进士以清节著闻擢南台御
史改北巡视保定诸郡进光禄寺卿佥都御史总理两
淮盐法浙东大饥被命赈济所全活四十万人巡抚保
定乞罢皇庄以苏民困孝宗嘉纳之正德丙寅入协理
卷八 第 16a 页 WYG0870-0114a.png
院事忤逆瑾矫旨罢瑾诛起抚山西时流贼入河东设
险防禦多所斩获召为吏部侍郎左都御史掌院事风
裁清峻朝廷倚重之嘉靖初进太子太保乞归卒 公
未遇时肄业琅琊山寺夜半有巨手自窗入类人掌而
有毛公取朱笔书一山字于上怪哀号乞免且言公贵
人异日当至都宪公复援笔书一山字于下怪乃得出
 公为诸生与友人胡某同读书别业夏夜胡每苦热
公辄言凉因易地而寝胡觉清风徐来都忘炎暑忽闻
卷八 第 16b 页 WYG0870-0114b.png
有人语曰此非王都宪乃胡教官耳叱之不见遗二莲
叶于榻前 公赴省试在途为雨阻三日逆旅主人子
妇为狐所祟忽三日不至问之曰王公在此故不敢耳
比公归主人以告求为除之公书王璟在此四字令置
壁上狐遂绝迹 公诸生时夜读书有嫌家持枪隔窗
刺之公走避得免月下窥知为某阅三十馀年未尝告
人公后显贵其人以俵马差累求救于公公略无难色
但笑曰某日夜若刺我死谁当救汝此后慎勿害人其
卷八 第 17a 页 WYG0870-0114c.png
人感泣谢罪其厚德如此
  穆文简论王安石
堂邑穆文简公(孔/晖)弘治中乡举领解出王文成公之门
为理学大儒然其学多入禅宗其古文精劲自子书出
可匹崔文敏公后渠如送沈朝绶送王如行诸序可见
予尤喜其与武城王文定公(道/)论王介甫书今录于此
孔晖顿首纯甫先生足下昨在阳明先生坐上同观象
山荆国祠堂记予时未敢谓然者必象山之意多为荆
卷八 第 17b 页 WYG0870-0114d.png
公恕不为人之社稷计不为天下生灵忧不为后学虑
恕一夫而不悯天下后世此何心哉不然乃象山之偏
见自喜也将以正名定罪释天下苍生之愤为社稷大
计不当姑随也大舜殛鲧于羽山鲧之恶不大于安石
安石之罪浮于鲧予谓以安石拟鲧可也鲧名重安石
亦名重鲧悻直自用安石亦悻直自用鲧圮族安石亦
圮族鲧堙汨安石亦堙汨鲧不能除天下之害亦不能
成功安石祸及天下生灵生灵何辜宋之元气遂不复
卷八 第 18a 页 WYG0870-0115a.png
振其罪尚为不浮于鲧乎夫以倾人社稷流毒四海者
尚取其志尧舜当取鲧之志矣何者鲧之志欲平水土
也孟子曰食志乎食功乎安石之操介在古人一节之
士甚多未可以一节而掩元恶也非圣人无法圣人作
春秋以训万世安石独废之此不容诛矣安石秉周礼
盖功利之心胜也何者周礼之政天无旷时地无旷利
人无旷力此圣王所以富天下者尽三才之道者也安
石慕其近似专以利言又无管仲之才所以万无一利
卷八 第 18b 页 WYG0870-0115b.png
而害不可胜言矣天下以为君子者安石恶之天下以
为小人者安石好之好人之所恶恶人之所好此之谓
拂人之性辟则为天下僇矣欲恕安石者是求为过高
之论恐诬后学不浅不审聪鉴以为何如孔晖顿首
  穆文简论格物
穆文简大学千虑论格物曰苍颉篇云格量度之也见
文选运命论注此朱程以前书乃训诂之最古者以其
书久废故见之者鲜考之内典隋智顗法华经文句解
卷八 第 19a 页 WYG0870-0115c.png
分别功德品云格量功德又云格量多少其一篇内格
量字甚多此又在唐以前者大庄严经论云况复如来
德何可格量格量之义古皆用之而程子未之见意虽
暗合而解释弗畅故使圣经难明然其为说合于圣门
无疑岂前人所及哉问格之训至可终废乎曰不可当
云格量物理以求其至其义始备此解甚新然文简学
近于禅亦可见
  三进士出处
卷八 第 19b 页 WYG0870-0115d.png
本朝进士出身最奇者三乂一予同年任暄猷杞县人
明末团结乡勇以禦流寇南渡授官后军府左都督靖
边伯
豫王下江南投诚遂𨽻旗下中顺治壬辰进士以磨勘
被黜复中乙未进士官至江西南赣道佥事一吴李芳
邵阳人崇祯己卯举人粤西时官至左都御史投诚愿
以科第进中康熙甲辰进士一钱世熹五河人南渡为
副总兵官既而为浮屠久之复补诸生中康熙庚戌进
卷八 第 20a 页 WYG0870-0116a.png
士年已七十馀未几卒
  杨文公
宋王文正公尝言昔杨文公有言人之操履无若诚实
吾每钦佩斯言(云云/)文公为文正诵法如此而石介作怪
说乃谓其蠹坏圣人之道讵不悖哉
  王东皋
汤阴王东皋(伯/勉)官文选郎中清介有执持为本朝吏部
第一尝语同官尹澜柱(源/进)曰宋岳忠武王吾汤阴人也
卷八 第 20b 页 WYG0870-0116b.png
王之言曰文官不要钱武官不怕死吾生平服膺斯言
惟求无愧耳又曰作吏部无他才能只须守定不愆不
忘率由旧章八字
  宋开之
王在吏部同时以清直称者南宫宋开之(文/运)亦以文选
郎内升归卧不出魏环溪(象/枢)疏荐之起鸿胪寺少卿庚
申四月光禄寺少卿缺人应宋序转适光禄正卿亦缺
特旨以宋为正卿后至刑部侍郎卒谥端悫
卷八 第 21a 页 WYG0870-0116c.png
  薛忠武
明鄞国忠武公薛禄胶州人其父居海岛为人牧羊时
闻牧处有鼓乐声出地中心识之语忠武兄弟曰死即
葬我于此后如其言葬焉已而勾军赴北平其兄不肯
行忠武年少请往后从靖难师累功至大将军封阳武
侯追封鄞国公其地至今号薛家岛
  苏章事
宋人小说载坡公与章惇题名石壁事顷见耆旧续闻
卷八 第 21b 页 WYG0870-0116d.png
又一事极相类子厚为商州推官子瞻为凤翔幕签因
差试官开院同途小饮山寺闻报有虎二人酒狂同勒
马往观去虎数十步马惊不前子瞻乃转去子厚独鞭
马向前取铜锣于石上戛响虎遂惊窜谓子瞻曰子定
不如我旧闻乃槜李项氏抄白本也
  徐公长者
宣城徐翁尚书元太父官浙江某县典史偶以言忤巡
按御史受辱扑责羞愤自免归时尚书与弟通政元气
卷八 第 22a 页 WYG0870-0117a.png
皆失学翁每流涕忽忽不乐尚书兄弟跪请其故曰而
兄弟皆废学吾无后矣因述受扑直指事复流涕不已
尚书兄弟曰儿辈不类自今愿力学以慰大人心愿勿
悲也乃发愤下帷兄弟相继登第尚书谒选得某府推
官即直指之家也心私喜得报父怨濒行置酒戚友毕
集候翁出称觞翁称疾坚卧不起尚书入跪问故且言
此行冀得报夙怨何反不乐为翁曰此吾所以病也吾
为小吏当日诚不为无过但直指稍过当耳且缘渠扑
卷八 第 22b 页 WYG0870-0117b.png
责激而罢归教子以有今日则直指乃吾恩人非仇也
汝思报怨吾所以病汝往当以吾言开心告之尽捐夙
嫌是吾子也否则非吾子也尚书唯唯翁乃起尽欢而
罢时直指久失职家居闻尚书来恐甚郊迎尽礼尚书
首述父命誓无芥蒂自是情好甚洽后翁跻大耋三子
皆成进士两登九列焉此与蔡确父黄裳濒死属其子
必报陈氏确既登政路遂以事寘恭公子世儒极典贤
不肖霄壤矣
卷八 第 23a 页 WYG0870-0117c.png
  王伦
王伦宋臣其死不失为忠义金史不应载且与宇文虚
中同贬尤非是
  张尚书
堂邑张蓬玄(凤/翔)自明时已为尚书入
国朝为大司寇年已七十馀一日侍宴
上前下阶而仆
世祖命内侍掖以行出长安门尚有
卷八 第 23b 页 WYG0870-0117d.png
诏追问能骑否徐讽令以礼致仕遂进所撰礼经乐经
而去张公在明时为东林所推尝自作年谱谓甲申之
变欲死而不得吏部侍郎孙二如(昌/龄)谓已曰箕子不死
者以洪范也公有礼乐二经道统在焉亦箕子之九畴
也何必死
  盛王赞
宝应乔圣任(可/聘)崇祯中以御史按浙江至金华遇山水
暴涨舟不得进索挽舟者县令盛王赞呼曰农忙矣令
卷八 第 24a 页 WYG0870-0118a.png
请以身挽乔遂改而陆行仍荐之于朝时两贤之此与
唐何易于事相类
  高文襄
新郑高文襄(拱/)为相恣横己甚至以赐恤大礼大狱建
言赠杨忠悯诸臣官起用葛端肃赵文肃诸公指为徐
文贞之罪其疏有曰皇上先帝之亲子也议事者先帝
之臣遗诸皇上者也而乃敢于悖君臣之义伤皇上父
子之恩非所以训天下也(云云/)此与章惇一辈小人倡为
卷八 第 24b 页 WYG0870-0118b.png
绍述之论者何异
  石琚
玉堂嘉话载金丞相石琚致仕居乡闻司𨽻呵𨗳过门
即起立客曰丞相何为如此公曰参军虽微朝廷命官
也吾敢不敬先曾祖司徒公居乡亦然
  元法
元宋子贞作耶律文正公神道碑云河南初破被俘掳
者不可胜计及大军北还逃者什八九有诏停留逃民
卷八 第 25a 页 WYG0870-0118c.png
资给饮食者皆死无论城郭保社一家犯禁馀并连坐
由是百姓惶骇公进说曰十馀年间存抚百姓以其有
用故也若胜负未分虑涉携贰今敌国已破去将安往
安有因一俘囚罪数百人者乎上悟诏停其禁
  张璁
毅宗孝静皇后崩礼官议当循累朝故事后谥用十二
字张璁独谓当用四字其党霍韬亦非之卒用八字璁
寻以病告归他日世宗与李文康公时言及此事亦以
卷八 第 25b 页 WYG0870-0118d.png
为非是璁以庶僚躐致宰相惟敢于负孝宗敢于犯名
教而不之恤术已售矣以故主之嫡后骨肉未寒虽数
字之虚文亦断断持之徒欲以仇孝宗者媚世宗而卒
为世宗所薄小人用心竟何益哉
  史兵部
吾邑旧令史公讳能仁河南鹿邑举人崇祯间来为县
清正而才刚柔互用至今尸祝之庚辰辛巳岁大祲人
多流亡时邑境甘露降于林木地生羊肚菜公赋诗曰
卷八 第 26a 页 WYG0870-0119a.png
上天降甘露遍地生羊肚饥食羊肚菜渴饮甘露乳涕
泣告吾民慎无去乡土真仁人之言也后调繁淄川迁
兵部主事去顺治辛卯复至县虽三尺之童亦束炬欢
迎至十馀里不绝可称循吏矣惜至今未祀名宦
  刻言行录
顷见嘉靖中锓文信公集乃鄢懋卿所刻宋明名臣言
行录浙人刘廷元所刻而序则出南乐魏相手笔也向
见故相某公以书诫其孙谆谆以忠孝为训而考其平
卷八 第 26b 页 WYG0870-0119b.png
生大相剌谬亦此类
  伍宁方著书
吴人伍宁方袁萃撰林居漫录弹园杂志续眉山论诸
书攻李三才自比于苏明允辨奸论而其于当时台谏
所推重定国是者则徐绍吉徐兆魁邵辅忠刘廷元数
人也其后熹宗之际皆为阉党兆魁廷元至大司寇辅忠至
大司马绍吉至都御史崇祯初定逆案数人皆褫职定罪是
时袁萃已前殁矣至其书并攻孙立亭吕新吾诸公语尤狂悖
卷八 第 27a 页 WYG0870-0119c.png
  金忠节
金忠节公(铉/)素精易理读邵康节先生集手书于后曰
甲申之春定我进退进虽遇时外而勿内退若苦衷远
而弗滞外止三时远不卒岁优哉游哉庶毕吾世至甲
申三月以兵部主事巡视皇城尽节玉河时有中官吕
胖子同死二公骨不可辨其家人遂同葬玉河之岸焉
公少好诵邹汝愚先生诗龙泉山下一书生偶占三巴
第一名世上许多难了事市人何用苦相惊后果一十
卷八 第 27b 页 WYG0870-0119d.png
八岁领顺天解忤珰削籍大节视汝愚无愧云
  姚端恪
刑书桐城姚端恪公(文/然)真实经济人也其好生之念尤
出天性常拈句云尝觉胸中生意满须知世上苦人多
命诸子各录一纸粘于壁淄川高世豪公戊子所得士
也任南郑令卒官逋官粮二千馀两妻子十三人例当
没官公捐赀数百锾复醵金代输高妻子竟获免好行
其德皆此类公戊子典山东试闱中得先考功兄卷异
卷八 第 28a 页 WYG0870-0120a.png
之曰他日必为风雅名家
  遵典集
遵典集亦伍袁萃撰所取章疏大抵党邪丑正如赵兴
邦攻汤兆京孙居相亓诗教攻孙玮周起元徐兆魁攻
顾宪成孙光裕攻高攀龙岳元声赵兴邦攻吕坤韩浚
攻刘宗周姚宗文荐徐大化胡来朝荐邵辅忠徐兆魁
皆推为千古公论而刘光复辈之论李三才尤详哉言
之光复揭内訾及福清并及先少师谓少师以位育颜
卷八 第 28b 页 WYG0870-0120b.png
三才之堂去有馀倖其诋毁君子可谓不遗馀力至所
标榜如邵赵二徐及刘廷元周应秋吕图南辈皆逆案
中人而周忠惠刘念台诸公之死卒与日月争光桀犬
之吠于君子何损毛发徒自秽耳若先少师之见毁于
光复先方伯之被摈于亓韩今日观之何啻华衮乎袁
萃自负乾坤正气然乎否耶
  张氏
甲寅闽贼作乱有陈某妻张氏早孀抚孤十二年矣贼
卷八 第 29a 页 WYG0870-0120c.png
至题诗壁上有句云乾坤此际当自决遂雉经思南守
陈君某为作傅
  双烈
灵璧有诸生王餐秀者生二子长已娶而病其妇某氏
侍汤药五年终始如一日疾亟既视含殓毕遂缢死其
季未娶亦病妇某氏女也随其母来省夫疾遂不肯归
父母趣之归曰身已字人嫁不嫁等耳病如是而秦越
人视之乎遂侍左右五日夫死亦自缢殉之知县马君
卷八 第 29b 页 WYG0870-0120d.png
骢御(骕/)亲诣其家吊祭
 
 
 
 
 
 
 池北偶谈卷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