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北偶谈-清-王士禛卷七

卷七 第 1a 页 WYG0870-0092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池北偶谈卷七
           刑部尚书王士祯撰
  陈氏
康熙十五年丙辰春甘肃抚臣疏称会宁县典史汪玉
虹妻陈氏被执骂贼不辱投井死得
旨给银三十两立贞烈碑
  毕孺人
卷七 第 1b 页 WYG0870-0092b.png
叔祖翰检公讳象节字子度中万历壬辰进士选庶吉
士第一元配毕孺人年甚少于邸中从容立嗣告于柩
前自缢死奉旨旌表冯文敏公(琦/)为传比葬有双鹤翔
于墓所良久而去弹园杂志云万历乙未夏翰林检讨
王象节病危妻毕氏皇迫自缢家人觉之救免夫卒竟
闭户缢死辛亥夏户部主事陈原道卒妻计氏哀恸不
食泪尽血出死于柩旁道臣皆请旌表从之卓哉两烈
妇事正相类纪之以劝天下之为人妇者偶阅此录附
卷七 第 2a 页 WYG0870-0092c.png
家乘
  马文肃家书
无锡马文肃公(世/奇)以崇祯辛未登进士报至日其父涵
虚公梦人告曰忠臣不事二君又少时梦自吟从今别
却江南日化作啼鹃带血归之句后果殉甲申之难其
答成忠毅公(德/)二柬云吾辈舍一死别无法吾不为其
难谁为其难者国家大运一身大数总有天主之天予
我以成仁取义固无憾也勉之吾辈正不必逊古人耳
卷七 第 2b 页 WYG0870-0092d.png
又云读教所谓是母是子羡之敬之成忠毅公(德/)柬云
慷慨仗节易从容就义难吾辈将为其难乎抑为其易
乎又柬云弟幸老母舍妹俱在此老母争欲先引决弟
止之以从容慷慨二义为告弟志在为其难惧变起仓
卒我辈无以自明故复以二义相商也文肃自跋云玄
(忠毅/字)一门四人俱死吾一室三人庶可相匹(妾朱氏/李氏俱)
(赠孺/人)士夫多有削发为僧者虽于身体发肤受之父母
之义未免有碍然亦不得己之苦心彼念上犹在南也
卷七 第 3a 页 WYG0870-0093a.png
与儿书略云忠孝二字是吾家风好守之一姐先死(朱/氏)
玉润后死(李/氏)女流得之尤称殊节吾可无憾矣玉润父
母可善视之又云吾少于梦中曾吟诗二句(云云/)此文
文山语也曾向汝母言之旧岁又梦汝祖父语我曰汝
六十一岁羁星在命过不得或谓必无是以中年填起
金星为恩星也今成我以千秋之节又有两侍妾为我
添此光彩何必非恩乎特与汝识之公孙翀字云翎康
熙壬子举人年少有志节工诗文不愧家学与予善惜
卷七 第 3b 页 WYG0870-0093b.png
早卒未见其止耳
  苏门孙先生言行
苏门孙徵君钟元先生(奇/逢)以康熙乙卯卒年九十二矣
其自赞云问尔为谁曰岁寒氏岁既云寒尔何为尔曰
幼读书妄意青紫长知立身颇爱廉耻虽困公车屡蒙
荐起骨脆胆薄不慕荣仕衣厌文绣食甘糠秕隐不在
山逸不在水隐于举人七十年矣绕膝多男及门有士
老而学易欲探厥旨聊以卒岁如斯而已 先生十四
卷七 第 4a 页 WYG0870-0093c.png
岁谒杨悯忠子尚宝补庭补庭问设在围城中内无粮
刍外无救援当如何先生应声曰效死勿去尚宝叹曰
足卜子生平矣 天启中左浮丘魏廓园周蓼洲三公
以珰祸被逮皆先生与鹿忠节(善/继)之父及其甥婿张于
度果中周旋于患难之中左公弟光明魏公子学洢周
公友朱祖文皆主其家又与高阳孙文正公书曰左魏
诸君子善类之宗横被奇冤谁不扼腕昔卢次楩一莽
男子耳谢茂秦以眇布衣行哭燕市曰诸君子不生为
卷七 第 4b 页 WYG0870-0093d.png
卢生地乃从千载下哀湘而吊贾乎李献吉在狱何仲
默致书杨邃庵求为引手康德涵义急同调至不自爱
其名浮丘廓园之品固当直踞献吉何次楩敢望某一
介书生尚负惭于茂秦阁下功德前无邃庵怜才扶世
之感谅必激于中岂无意乎及三公死各坐赃数千先
生又与鹿太公醵金代上之先生晚年语门弟子云吾
生平尚友凡三变乙丑丙寅之际则慕陈太丘郭林宗
癸甲之间则管幼安田子春今耄矣其惟卫武公乎
卷七 第 5a 页 WYG0870-0094a.png
奉圣夫人客氏弟光先介所知以名马贻先生以家贫
不能具刍茭辞光先再致养马之需以病躯不能乘辞
 先生常语门人曰读有字底书要识无字底理又曰
予五十年始识得一贫字尝有诗云为人百岁只为子
学道终身总学贫定力原从贫处得猿啼鬼啸也成邻
 先生家祭仪注略云晨起栉沐后入祠三揖自入小
学便不可废 朔望日焚香拜 元旦昧爽设祭四拜
四仲月用分至日各设祭行四拜礼子孙供职事 凡
卷七 第 5b 页 WYG0870-0094b.png
佳辰令节寒食寒衣皆拜设时食 忌日设食拜子孙
素食不享客 有事出门焚香拜归亦如之 吉庆事
卜期设祭 儿女婚姻焚香以告生辰弥月设食以献
 新妇庙见设祭主妇率之行礼 凡祭妇人另行礼
各如仪 先生尝题壁云人生最系恋者过去最冀望
者未来最悠忽者见在夫过去已成逝水勿容系也未
来茫如捕风勿容冀也独此见在之顷或穷或通时行
时止自有当然之道应尽之心乃悠悠忽忽姑俟异日
卷七 第 6a 页 WYG0870-0094c.png
诿责他人岁月虚掷良可浩叹 先生孝友堂家规云
迩来士大夫绝不讲家规身范故子孙鲜克由礼不旋
踵而辱身丧家者多矣祖父不能对子孙子孙不能对
祖父皆其身多惭德者也家中之老老幼幼夫夫妇妇
各无惭德此便是羲皇世界孝友为政政孰有大焉者
乎 先生前后庐墓六年常言少年妄意功名自双亲
见背后哀痛穷苦中认取本来面目觉向来气质之偏
 先生尝言七十岁工夫较六十而密八十岁工夫较
卷七 第 6b 页 WYG0870-0094d.png
七十而密九十岁工夫较八十而密汤孔伯斌云先生
之学以慎独为宗以体认天理为要以日用伦常为实
际 康熙甲辰先生以大难录一事牵连北上途中语
门人曰忧患恐惧最怕有所一有所则我心无主古来
忠臣孝子义士悌弟只是能自作主张学者正在此处
著力 先生病革时语学者云近得一语实为要诀但
未敢拈以示人许平仲能化老僧还俗此语通彻天德
王道一齐了贯
卷七 第 7a 页 WYG0870-0095a.png
  王董两烈妇
王贞烈孔氏河南仪封人进士贞坛女适诸生王碧壶
碧壶肃敏公七世孙也乙巳七月夫死自缢以殉死三
日父母往哭之目忽开移时而瞑董烈妇孙氏山东福
山人归莱阳董樵子道广道广死亦自缢将死语其弟
曰归语父母勿悲我父母劬劳无以为报是所以报耳
(贞坛先/兄门人)
  刁蒙吉
卷七 第 7b 页 WYG0870-0095b.png
刁蒙吉先生(包/)祁州人天启丁卯举人隐居讲学曾见
其潜室劄记二卷录二条于左 为盖世豪杰易为慊
心圣贤难 易言趋吉避凶盖言趋正避邪也若认作
趋福避祸便误
  左翼宸
左翼宸先生(光/图)应州人少失爱于继母薄氏以孝闻后
举孝廉为嵩县令闯贼寇其境竭力拒守城陷被执将
杀之薄以身蔽先生泣曰我继母也儿事我孝愿以身
卷七 第 8a 页 WYG0870-0095c.png
代孝儿贼感而释之居乡一介不取冬常单衣有老苍
头世宝者制絮衣以进曰主人义不他受此衣宝力所
营愿主人安之竟力却不受所著有知非集
  范吕二公
范文忠公梦章(景/文)甲申绝笔云坐卧小楼竟亦难耐故
此决绝万历中文忠为东昌府推官时雒阳吕忠节公
(维/祺)为兖州府推官后同入为吏部郎天启甲子乙丑间
同以忤珰归崇祯中又相继为南京参赞兵部尚书文
卷七 第 8b 页 WYG0870-0095d.png
忠撰忠节太翁墓志谓予与介孺生平行径臭味无一
不同卒皆以大节著吕公子兆琳字敬芝顺治己亥进
士官御史与予善孙履恒康熙甲戌进士谦恒癸酉举

  长白先生
元张慎与名临读书长白山中淹贯经史生徒千里负
笈屡徵不起学者称长白先生元明善完颜令去思记
云与齐处士张临善杨廉夫撰鲍孝子志又载先生至
卷七 第 9a 页 WYG0870-0096a.png
元间由丘园官至祭酒状元张梦臣中丞张朴大参张
诚等皆先生门人又邹平县北地名河沟有先生为其
父阡表中自云为司业贰上庠仅半载与廉夫言相近
元太史与先生同时记称处士不知何谓今长白山五
龙池上有三贤祠祀伏生范文正公及先生也嘉靖中
邹平丞朱仲恩梦一丈夫冠服朴异不类时人自称予
有名无爵世所称长白先生者乃太学生张松远祖也
松尝记其事侄孙中丞仁轩公(一/元)曾孙尚书华东公(延/登)
卷七 第 9b 页 WYG0870-0096b.png
建先生祠于县东七里尚书为之记
  丘方山
丘方山名凤河南新安人以刀笔仕至南京龙骧卫经
历少读小学大学中庸礼记躬行有德日以朱墨二圈
记别理欲有弟芜其田以为己分田多瘠先生即以己
田易之已而沃弟田复芜先生又易之初仕献县丞称
清官第一后自南京告老归居方山下乡党以为钱宣
靖公后一人先生与洛阳尤西川时熙友善西川门人
卷七 第 10a 页 WYG0870-0096c.png
孟云浦化鲤状其行吕忠节公维祺作谥议予于纂修
明史时曾以其行状谥议送史馆
  沈文端公家书
归德沈文端公(鲤/)家书一通略云王父母赐扁曾央大
哥往谢否尔已后只以不相见为主宁可礼节上差些
勿要开了此端出入公门招惹是非且受劳苦拜客只
可骑马不可乘车家下凡百俭素恬澹不要做出富贵
底气象不惟俗样且不可长久大抵盛极则衰月满则
卷七 第 10b 页 WYG0870-0096d.png
亏日中则昃一定之理惟有自处退步不张气燄不过
享用不作威福虽处盛时可以保守近者江陵张老先
生一败涂地只为其荣宠至极而不能自抑反张气燄
以致有此可为明鉴我今虽做热官自处常在冷处必
不肯多积财货广置田宅使身终之日留下争端自取
辱名尔能体我此意凡百学好已知持满之道只愁尔
一向做得门面大了无富之实有富之名日后子孙不
免受累为今之计要减些田土损些受用衣服勿太华
卷七 第 11a 页 WYG0870-0097a.png
美器用宁可欠缺留些福量遗与后人此至理也秋夏
粮及早上纳多加与些火耗各庄上人常约束他莫要
生事舍与穷人绵袄一百个趁早预备亲戚中贫者孤
寡者(阙/)暮年光景顷刻可过何苦如此只图洒落为快
也我求归之意已与申老先生说过尚未见许沈埭近
日颇知读书坊牌既不能止随府县建在何处只是不
可妨碍人家既有自备木料官木料不必用之又寄子
域云昨相知有书云地气自南而北今吾乡人半入南
卷七 第 11b 页 WYG0870-0097b.png
中矣(此段似为四/明相而发)予跋之云右归德沈文端公家书一
通字字圣贤忠恕之旨予欲续名臣言行录因从宋牧
仲所借归手录藏之然以文端公敬慎如此而犹不免
四明之忌仕路真可畏哉公为先伯祖太师公隆庆辛
未会试房师其文集正续稿皆太师序刻之
  施允升
宣城施允升先生(大/猷)愚山之祖也万历中倡明讲学私
淑盱江罗近溪与邹南皋焦澹园诸公游尝有罗姓者
卷七 第 12a 页 WYG0870-0097c.png
兄弟阋墙先生要之家反复劝譬声泪俱下兄弟遂相
抱而哭先生为之讲学歌诗三日始散去其叔祖某绝
产千馀金应归先生一介不取捐为义田以赡族又置
义学以教族之子弟所著有中明子集若干卷
  王端毅公遗事
三原王端毅公遗事凡四十则公子康敏公所述夏日
京邸偶得一编读之因录一二则以自警 公家法甚
严子孙虽孩提无敢嬉笑于侧盛暑中必使著衣袜始
卷七 第 12b 页 WYG0870-0097d.png
侍左右尝曰教尔曹读书非为利达计也正欲使知为
人底道理 公谢政后有一通家子在官寄茶一篓公
受之后复寄二篓亦受之但答书云令先君为时名臣
吾子宜清白律己勿替家声何劳为老夫之故数数寄
赠吾受之心甚不安此后勿再寄寄亦不受矣 公门
人蔡虚斋发志录一条云公尝问今学者满天下何故
异才难得予对云是固有由上之人所以养之者本未
尽其道下之人又幸际时之升平而售之急耳以生所
卷七 第 13a 页 WYG0870-0098a.png
见言之如生稍知章句训诂人便举而进之于学宫矣
未几作经义甫成篇便得补廪又未几作三场文字便
期中举人中进士矣一中进士则官已到手或无暇于
学或自以为无用学矣其仕而能学者无几盖识见既
浅践履必薄规为必粗非所谓俟其熟而食之者也况
自幼入小学所学多非学做人之实事人才之不如古
以此公曰然吾儿子承裕今年二十三丙午年已中举
人然吾未欲其急于仕且令静览群书间阅世务冀他
卷七 第 13b 页 WYG0870-0098b.png
日得实用尔承裕即康敏公仕至户部尚书
  杨斛山先生
富平忠介斛山杨公清节冠一时其以建言罢出都夫
人乘一驴公自步从三原马溪田光禄生日声妓满堂
闻公至急挥去设齑盐相对而已关中士大夫至今能
言之公裔孙绍武顺治己丑进士与予友尝遗公文集
  王东皋
王东皋(伯/勉)河南汤阴人丙戌进士久于铨曹一介不取
卷七 第 14a 页 WYG0870-0098c.png
恒居官廨虽胥吏亦服其清正同年范印心以平阳监
司入觐念其贫怀金将遗之约同年馆卿钱綎同往语
久之卒不敢言而退寒冬惟一羊裘数年不易也御史
李某过汤阴见其居室庳陋叹其清节特疏荐之时王
已自选郎改御史内升京卿归里
上有意以都御史召竟未及用而卒海内惜之满洲总
宪某尝叹盐法之弊合肥龚端毅公曰古云有治人无
治法但以两淮付王伯勉两浙付魏象枢各加佥都御
卷七 第 14b 页 WYG0870-0098d.png
史久任何患盐政不肃清乎
  丘文庄
丘文庄公浚著世史正纲持论严正至其为相则逐三
原王端毅公恶庄定山欲诛之何其明于论古而闇于
立身如此
  耿公祖孙
馆陶耿大参明成化丙午举人弘治丙辰进士官御史
以忤刘瑾谪官累官山西参政其曾孙中丞如杞字楚
卷七 第 15a 页 WYG0870-0099a.png
材亦中万历丙午举人丙辰进士廷对甲第悉同官遵
化道副使以忤魏忠贤为阉党巡抚刘诏所诬逮系累
官山西巡抚干支状貌无一不同中丞孙愿鲁亦中康
熙丙午举人庚戌进士今为翰林编修
  周将军
前明崇祯十五年
本朝大兵入畿辅山东次年始北归封疆大帅无敢一
矢加遗周将军遇吉时调防天津大兵至巡抚冯元飏
卷七 第 15b 页 WYG0870-0099b.png
令出战周以五百骑伏杨柳青大兵至邀击之自辰鏖
战及酉其夜大兵徙营北去闻满洲诸公言壬癸入关
之役往来数千里如入无人之境惟见此一战耳周后
与其夫人禦闯寇死偏关最烈
  三公荐人
明弘治中闻托云将入境孝宗召阁臣刘文靖谢李二
文正三公议遣廷臣整理边关粮草初拟顾佐王俨上
云掌印须留管家当各衙门官先生辈知之可举其有
卷七 第 16a 页 WYG0870-0099c.png
才力者三公退拟侍郎陈清李士实以进上改批用都
御史刘仲宇通政司参议熊伟按士实南昌人武宗时
佐宸濠为大逆不识当日三公何以荐之
  自比古人
王俭自比谢文靖张浚自比裴文忠王昭远自比诸葛
忠武侯
  史阁部
康熙二十年吴江吴汉槎(兆/骞)自宁古塔归京师驻防将
卷七 第 16b 页 WYG0870-0099d.png
军安某者老将也语之曰子归可语史馆诸君昔王师
下江南破扬州时吾在行间亲见城破时一官人戴巾
衣氅骑一驴诣军营自云我史阁部也
亲王引与坐劝之降以洪承畴为比史但摇首云我此
来只办一死但虑死不明白耳王百方劝谕终不从乃
就死此吾所目击者史书不可屈却此人云
  乙将军
乙将军邦才山东青州人以总兵官随史相守广陵同
卷七 第 17a 页 WYG0870-0100a.png
日授命
  任太守
任民育山东济宁人中甲子乙榜为扬州知府亦不屈
死志皆轶之
  南尚书
工部尚书渭南南公二太(居/益)巡抚福建时红毛番以明
月珠珊瑚树异香火马诸珍宝物贿请互市公绝其使
焚其贡物口占一诗云明月珊瑚贵莫言番书字字诳
卷七 第 17b 页 WYG0870-0100b.png
军门牙前立下焚珠令不敢持将献至尊授部将以方
略讨之系其酋高文律闽人立石平远台以纪公绩此
崇祯间事也康熙六年丁未五月荷兰贡使卑独攀呵
闰等入贡时公侄廷铉为主客郎中与予共事为述之
如此
  李忠定公从祀
宋南渡人物李忠定公第一张魏公生平不强人意处
甚多而为宋齐愈劾罢忠定尤南渡治乱之关予往读
卷七 第 18a 页 WYG0870-0100c.png
名臣言行录恒欲著论以明之顷见邓左之(履/中)张浚不
当从祀历代帝王庙议明白正大千古定案遂为阁笔
其略云建功于中兴之际首当联络公忠之人宋至靖
康建炎之间人臣皆以缄默柔媚输国于人为奉职而
以恢复雪耻为不忠宋齐愈黄潜善汪伯彦之徒其尤
也非李纲秉国整立规画何以成朝廷哉浚乃甘以身
为潜善客与齐愈厚而隐其书立邦昌之罪劾纲以私
意杀侍从致纲罢黜纲罢而两河相继沦陷失身非类
卷七 第 18b 页 WYG0870-0100d.png
得罪君子虽有随时倖立之功名而其亏丧已不可赎
矣夫从祀重典也谓宜黜浚而陟纲(云/云)邓有仰止堂文
集清峭可诵
  赵忠毅公择言
康熙丁未读高邑赵忠毅公閒居择言谨录数则于此
 太宰陈公有年典选予为主事一日谓予曰仆不敏
必多过失幸教之予曰人惟清净日复一日安得有过
陈公大笑曰是谓我不作事也因议用海公瑞何公以
卷七 第 19a 页 WYG0870-0101a.png
尚二公皆废弃而刚直为天下所畏陈公力言于政府
竟皆起之 沈户部榜湖广临湘人尝一再见予予癸
巳春得罪归户部送之郊予抵里未几而使人来书曰
夏季领俸念大贤家居而碌碌如榜乃食禄于朝可耻
也谨以原封奉上予受之 大臣以道事君不可则止
非以位言也如是乃为大臣耳故鲁两生可为大臣近
日如太宰孙公鑨陈公有年蔡公国珍可以为大臣矣
孙太宰丕扬杨少宰时乔可惜也而杨更可惜以其廉
卷七 第 19b 页 WYG0870-0101b.png
慎耳 近日讲学者薛文清之外崔后渠而已所谓极
高明而道中庸者也 论语之文和平冲雅如楚狂衰
凤之歌庄子所载乃其全文而论语删之若迷阳迷阳
等语断不可溷入论语中知此则知文体矣 宋灾伯
姬以待姆不至而死左传谓其女而不妇女待人妇义
事也是时伯姬六十矣以待姆不至宁死于火此妇德
之至也而曰不妇以为妇与女不同可不待姆而逃火
岂不谬哉 荷蓧丈人遭乱世而农隐而子路以为无
卷七 第 20a 页 WYG0870-0101c.png
义以为乱伦然则孔子所谓无道则隐非耶论语之文
此为难解 寺人勃鞮晋文公之雠也及即位而见之
初不肯见既而见之曰不见者是吾恶心也吾请去之
人孰无恶心皆能去之则为善人矣 宋鄂州知州罗
愿以父汝楫为御史时常附秦桧论岳武穆不敢入武
穆庙一日自念吾政善姑往祀之再拜遂卒鄂州廪廪
为乾道淳熙间名臣其卒朱子尤痛惜之恨未见其止
鄂人感其德为之图像以祀欧阳宜诸曰愿素行无愧
卷七 第 20b 页 WYG0870-0101d.png
于侯其卒也未必侯所为意者善恶之报不于其身则
于其子孙栾盈非为汰而受栾黡之恶以杀其身亦理
之或然者予谓罗公贤者以其父之搆陷武穆而又近
于其庙愧恨不敢入五内切剥久矣一旦瞻其遗像大
命遂倾惜哉小人之子孙惟宜愚不肖耳稍贤智则其
苦皆若鄂州求死不得也(按元郑师山玉序鄂州小集/以为南渡后文章有先秦西)
(汉之风者新安二罗大罗名颂尝知郢州小罗名愿即/鄂州也字端良号存□乾道二年进士尔雅翼即其所)
(著/也)宋太祖出兵下江南后主遣其臣徐铉来将以口舌
卷七 第 21a 页 WYG0870-0102a.png
胜赵普屡请择馆伴铉乃中批差三班院下名使臣以
往铉反复问之其人声喏言不识字而已铉无如之何
也即此一事太祖之智过普远矣所谓无言谁敢酬可
为处世之法
  王维王缙同名
唐书宰相世系出琅邪文宪公俭后者有兰州刺史景
景子缙秘书郎好畤丞昱昱子维此别一维缙也又河
东王氏始赵州司马儒贤儒贤子扬州司马知节知节
卷七 第 21b 页 WYG0870-0102b.png
子协律郎胄胄子汾州司马处廉处廉子五人长维字
摩诘尚书右丞次缙字夏卿相代宗又次繟江陵少尹
次弦次紞太常少卿又太原王氏始右武卫大将军靖
靖子右金吾卫大将军瑰瑰子缙太子詹事为雁门郡
王智兴之父太原节度使宰之祖又别一王缙也宋王
缙严州人官右司諌忤秦桧者凡四王缙
  邢太仆
吾乡太仆邢公子愿(侗/)以书法文章名神宗朝然其行
卷七 第 22a 页 WYG0870-0102c.png
谊甚高初知南宫县同年渭南南公(宪仲工书/居益之父)为枣强
令会御史按真定皆在郡候察而南公病殁后事一无
所备先生直入白御史曰南枣强死无为经纪后事者
某愿请旬日之假驰往治丧毕事后赴郡听察幸甚御
史素重公名许之竟为停察事听往治丧至今南氏子
孙感公高谊不忘御史亦贤者惜逸其姓字
  左公逸事
左公(懋/第)居亲丧至孝不出户者三年拈慎终追远题文
卷七 第 22b 页 WYG0870-0102d.png
读者无不泣下一日县令梦天帝榜其门云大孝格天
又其从弟某家有狐为祟先生时在京师家书偶及之
先生复书云邪不干正可善谕遣之书未至一日狐忽
语家人云公在都谕我使去我何敢留遂无他公浩然
之气通乎鬼神如此
  左公母
徐烈母宁海州儒家女莱阳左公母也知书有大节明
崇祯甲申左公衔命督饷江左母居京师三月京师陷
卷七 第 23a 页 WYG0870-0103a.png
公从兄吏部郎懋泰以车载母间道东归而身与张尚
(忻/)郝侍郎(晋/)徒步以从至白沟河仰天叹曰呜呼此
张公叔夜绝吭处也呼懋泰前责以不能死国吾妇人
身受国恩不能草间偷活寄语吾儿勉之勿以我为念
又见二公责之曰公大臣也除一死外无存身立命处
二公勉之言讫而死盖出都不食已数日矣与左公之
死相距仅一载莱阳宋孝廉林寺(琏/)为予说
  朱子论苏王
卷七 第 23b 页 WYG0870-0103b.png
孔文仲号正人而攻伊川至谤为五鬼之魁朱子以蜀
洛之故甘心苏氏更有甚焉其与汪尚书书云苏氏之
学害天理乱人心妨道术败风教不在王氏之下其徒
若秦观李廌皆浮诞轻佻士类不齿(云/云)至其推尊张浚
全以南轩交谊甚矣不党之难也可叹
  李忠定公
周益公云淳熙末李忠定诸子皆不存其侄申之进公
奏议请谥于朝孝宗似未习其人予为历陈本末上曰
卷七 第 24a 页 WYG0870-0103c.png
张浚比耶有司请以忠定易名制曰可呜呼忠定岂浚
之比哉孝宗贤君忠定名臣同时而不相知如此则忠
定在绍兴中其弃置屏斥不亦宜乎
  二蔡后
文丞相云莆中有二蔡其一派出君谟其一派出京卞
京卞子孙惭其先人所为多自诡为君谟后予顷见江
右齿录分宜相子孙中式者竟不列其高祖名爵孝子
慈孙百世不改可畏哉
卷七 第 24b 页 WYG0870-0103d.png
  元人
元名臣文士如伊喇楚才东丹王托云孙也廉希宪贯
裕实辉和尔人也赵世贤马祖常雍古部人也富珠哩
翀女直人也纳新果啰罗人也萨都拉色目人也郝天
挺多啰别族也余阙唐古氏也颜宗道哈喇娄氏也扎实
大食国人也辛文房西域人也事功节义文章彬彬极
盛虽齐鲁吴越衣冠士胄何以过之
  康马
卷七 第 25a 页 WYG0870-0104a.png
武功康状元德涵三原马光禄伯循相友善康词锋如
云马言不出口或靳之伯循曰但听德涵言论自足快意
何待吾言
  孙太仆
孙沙溪太仆(绪/)故城人博雅有风调嘉靖间尝著无用
閒谈四卷颇足解颐然持论时有过偏如驳考亭阳明
俱为己甚又载彭文宪时信星士谈命言公百四十馀
岁当有腹疾彭谓家人曰尔曹谨识之是年勿进吾生
卷七 第 25b 页 WYG0870-0104b.png
冷按此乃五代王祚事载宋人小说何得驾言文宪以
此推之其纪述未必尽实录也
  戴京兆
戴京曾初名曾子京字型远杭州人登顺治己丑进士
官山东提学清方孤峭人不可干以私所拔皆一时名
士与施愚山(闰/章)先后齐名内升大理寺丞予告久之起
补稍迁顺天府丞再予告归幅巾野服参学径山绝迹
公府人品为武林第一康熙辛酉卒两子亦相继卒天
卷七 第 26a 页 WYG0870-0104c.png
之报施善人何如哉先兄子侧为诸生戴拔第一复拔
充贡赋最蒙击赏每侍坐奉教如父兄焉
  重师
汉人最重其师门生故吏至有弃官行服者荀爽师事
李元礼贻书云久废过庭不闻善诱陟岵瞻望惟日为
岁直如子事父矣薄俗要当知此(膺以爽父/淑为师)
  抱松女
宣城诸生罗恺妻孙氏年始笄遇兵乱从姑避山中松
卷七 第 26b 页 WYG0870-0104d.png
下兵获姑将杀之孙亟出请以身代兵胁之去孙抱松
大呼曰死耳义不可辱遂见害三日犹抱松不仆人呼
为抱松女
  苏少公葬地
眉州蟆颐山有老翁泉叶石林云东坡晚亦号老泉居
士墨庄漫录云苏黄门薨于许王定国作挽词云徒泣
巴山路空悲蜀道程弟兄仁达意千古各垂名注云公
与东坡常泊巴江夜雨相约伴还蜀竟不果归今东坡
卷七 第 27a 页 WYG0870-0105a.png
葬汝公归眉王祥有言归葬仁也留葬达也又少公自
作颍滨遗老传云先君之葬在眉山之东昔尝约祔于
其廅虽远不忍负也又卜居赋序云昔先君相彭眉之
间指其庚壬曰此而兄弟之居也今子瞻不幸已藏郏
山予年七十有三异日当追蹈前约昔贡少翁为御史
大夫年八十一家居琅邪一子年十二自忧不得归葬
元帝哀之许以王命办护其丧谯允南年七十二终洛
阳家在巴西遗令其子轻棺以归今予废弃久矣少翁
卷七 第 27b 页 WYG0870-0105b.png
之宠非所敢望而允南旧事或可庶几其赋云诸子送
我历井扪天庶几百年归扫故阡按长公葬汝州郏城
县钓台乡上瑞里嵩阳峨眉山少公祔焉今河南志并
载二公墓而四川志止载老苏墓不及少公定国之诗
遗老传卜居赋之语岂不果耶外兄徐东痴(夜/)适书来
订此疑因书此复之
  白氏
白氏许州人苏宗之母颍滨先生五世孙妇也年二十
卷七 第 28a 页 WYG0870-0105c.png
馀即寡外家迎归窃议改醮白氏微闻之牵车径归曰
我为苏学士家妇乃失身乎于宅东北为祭室画两先
生像图黄州龙川故事于壁香火严洁躬自洒扫金天
兴元年许州被兵白拜辞两先生前曰儿子往京师老
妇死无恨即自缢于室年七十馀见金史列女传
 
 
 
卷七 第 28b 页 WYG0870-0105d.png
 
 
 
 
 
 
 
 池北偶谈卷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