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真子-宋-马永卿卷五

卷五 第 1a 页 WYG0863-0440c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懒真子卷五      宋 马永卿 撰
绍兴三年夏六月明州阿育王山住持净昙以宸奎阁
 所藏仁宗御书诣行在所献书凡五十三轴字体有
 三一曰真书二曰飞白三曰梵书其上二书世多见
 之而梵书亦自奇古可骇愕也又有团绢扇三柄皆
 有御书一长柄者三尺许恐是打扇用白藤缚柄而
 三扇皆以青笺纸为上下承萼制度极草草今中产
卷五 第 1b 页 WYG0863-0440d.png
 之民所耻也大哉仁宗之盛德也
唐史载郑虔集当世事著书八十馀篇目其书为会粹
 老杜哀故著作郎贬台州司户荥阳郑公虔诗云荟
 蕞何技痒又按韵略荟乌外切草多貌如荟兮蔚兮
 之荟蕞徂外切小也如蕞尔国之蕞虔自谓其书虽
 多而皆碎小之事也后人乃误呼为会粹意为会取
 其纯粹也失之远矣盖名士目所著书多自贬若鸡
 肋脞说之类皆是意也技痒者谓人有技艺不能自
卷五 第 2a 页 WYG0863-0441a.png
 忍如人之痒也老杜以谓虔私撰国史亦不能自忍
 尔蕞一音在外切小也两音一意
楚子问齐师之言曰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唯是风马
 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注云马牛之
 风佚盖末界之微事故以取论然注意未甚明白仆
 后以此事问元城先生曰此极易解乃丑诋之辞尔
 齐楚相去南北如此远离马牛之病风者犹不相及
 今汝人也而辄入吾地何也仆始悟其说即书所谓
卷五 第 2b 页 WYG0863-0441b.png
 马牛其风注云马牛其有风佚此两风字同为一意
仆读史记因叹曰天道远矣吁可畏也秦昭王四十八
 年始皇生于邯郸年十三即位是岁甲寅然是年丰
 沛已生汉高皇帝矣后十五年己巳项羽生二十七
 年始皇南巡会稽时年已二十三矣其年七月始皇
 崩二世元年九月沛公起沛时年三十九项羽起会
 稽时年二十四汉元年高帝至灞上时年四十二十
 二月羽继至遂杀子婴而灭秦高帝在位十二年五
卷五 第 3a 页 WYG0863-0441c.png
 十三而崩时岁在丙午噫消长倚伏其运密矣
政和中仆仕关中于同官蒲氏家乃宗孟之后见汉印
 文云辑濯丞印文奇古非𨽻非篆在汉印中最佳辑
 濯乃水衡属官辑读如楫濯读如棹盖船官也水衡
 掌上林上林有船官而楫濯有令丞此盖丞印也然
 皆太初元年已前所刻太初已后皆五字故也
元城先生尝与仆论魏丞相不能救盖宽饶之死今追
 录之神爵二年九月司𨽻校尉盖宽饶有罪下有司
卷五 第 3b 页 WYG0863-0441d.png
 自杀三年三月丙午丞相相薨识者以谓有天道焉
 且相尝谓次公醒而狂且以字呼之是必平日朋友
 也平日以狂待之则宣帝之怒相必无一言以救之
 宣帝初下其书中二千石议也执金吾议以为大逆
 不道然则中二千石共议以为大逆不道独执金吾
 一人耳百官表神爵二年南阳太守贤为执金吾不
 知贤者何人也必丑邪恶正尝为盖司𨽻所劾者也
 贤不足道也独相号为贤相又与宽饶彼此皆儒者
卷五 第 4a 页 WYG0863-0442a.png
 平日交友独不能为地相可责哉
礼记载曾子数子夏之罪云吾昔与女从夫子于洙泗
 之间退而老于西河之上使西河之人疑汝于夫子
 汝罪三也注云言其不称师也盖古之君子言必称
 师示有所授且不忘本也故子张一篇载群弟子之
 语子夏之言十一而未尝称师曾子之言五而三称
 曰吾闻诸夫子则子夏为曾子所罪固其宜矣礼记
 乐正子春曰吾闻诸曾子曾子闻诸夫子盖曾子称
卷五 第 4b 页 WYG0863-0442b.png
 师故子春亦称师也又知古人注解各有所本不若
 后人妄意穿凿也
渊明之为县令盖谓贫尔非为酒也聊欲弦歌以为三
 径之资盖欲得公田之利以为三径閒居之资用尔
 非谓旋创田园也旧本云公田之利过足为润后人
 以其好酒遂有公田种秫之说且仲秋至冬在官八
 十馀日此非种秫时也故凡本传所载与归去来辞
 序不同者当以序为正
卷五 第 5a 页 WYG0863-0442c.png
高邮老儒黄移忠彦和仆幼稚常师之尝谓孟子去齐
 三宿而出画读如昼夜之昼非也史记田单传后载
 燕初入齐闻画邑人王蠋贤刘熙注云齐西南近邑
 音获故孟子三宿而出时人以为濡滞
今之书尺称人之德美继之曰不佞不佞意谓不敢谄
 佞非也左氏昭公二十一年载奋扬之言曰臣不佞
 注云佞才也汉文帝曰寡人不佞注云才也论语云
 不有祝鮀之佞注亦云才也古人佞能通用故佞训
卷五 第 5b 页 WYG0863-0442d.png
 才左氏载祝鮀之言行极备盖卫之君子也卫之宋
 朝姿貌甚美卫灵公夫人南子通之孔子之意盖为
 无祝鮀之才而有宋朝之容则取死之道故曰难乎
 免于今之世矣
仆友孙亚之自呼曰雅朱耆卿自呼曰刑或问有故事
 乎仆曰孟施舍之养勇也又曰舍岂能为必胜哉注
 曰施舍自呼其名但曰舍盖其好勇而气急也恐起
 于此
卷五 第 6a 页 WYG0863-0443a.png
仆任夏县令一日会客于莲塘上时苦蛙声坐中有州
 官乃长安人以微言相戏妄谓仆南人食此也仆答
 曰此是长安故事客曰未闻也仆取东方朔传示之
 客始伏武帝欲籍阿城以南盩厔以东宜春以西为
 上林苑朔諌以谓此地土宜姜芋水多䵷鱼贫者得
 以人给家足无饥寒之忧师方曰䵷即蛙字似虾蟆
 而小长脚盖人亦取食之
仆尝与陈子真查仲本论将无同仲本曰此极易解谓
卷五 第 6b 页 WYG0863-0443b.png
 言至无处皆同也子真曰不然晋人谓将为初初无
 同处言各异也仆曰请以唐时一事證之霍王元轨
 与处士刘平为布衣交或问王所长于平曰王无所
 长问者不解平曰人有所短则见所长盖阮瞻之意
 以谓有同则有异今初无同何况于异乎此言为最
 妙故当时谓之三语掾二子皆肯之
扬州天长道中地名甘泉有大古冢如山未到三十里
 已见之土人呼为琉璃王冢按广陵王胥武帝子也
卷五 第 7a 页 WYG0863-0443c.png
 都于广陵后至宣帝时坐谋不轨赐死谥曰厉后人
 误以刘厉为琉璃尔汉制天子诸侯即位即立太子
 起陵冢故能如此高大胥虽以罪死尚葬其中故胥
 且死谓太子坝曰上遇我厚今负之甚我死骸骨当
 暴幸而得葬薄之无厚也旁有居民数十家地名甘
 泉或恐胥僣拟云
文房四物见于传记者若纸笔墨皆有据至于砚即不
 见之独前汉张彭祖少与上同研席书又薛宣思省
卷五 第 7b 页 WYG0863-0443d.png
 吏职下至笔研皆为设方略盖古无砚字古人诸事
 简易凡研墨不必砚但可研处只为之尔矛盾螭坳
 载于前世不若今世事事冗长故只为之研不谓之
 砚然任缉之北征记孔子庙中有石砚一枚乃夫子
 平生物非经史不足信
荆公字解妙字云为少为女为无妄少女即不以外伤
 内者也人多以此言为质殊不知此乃郭象语也庄
 子云绰约若处子注云处子不以外伤内公之言盖
卷五 第 8a 页 WYG0863-0444a.png
 出于此
退之以毛颖为中山人者盖出于右军经云唯赵国毫
 中用盖赵国平原广泽无杂木唯有细草是以兔肥
 肥则毫长而锐此良笔也
孟子云有楚大夫于此欲其子之齐语也又云引而置
 之庄岳之间数年盖庄岳乃齐国繁会之地孟子在
 齐久故知其处今以左传考之可见庄岳之地襄公
 二十八年齐乱十一月丁亥庆封伐西门弗克伐南
卷五 第 8b 页 WYG0863-0444b.png
 门克之又伐内宫弗克又陈于岳注云岳里名也哀
 公六年夏六月戊辰陈乞鲍叔以甲入于公宫国夏
 高张乘如公战于庄败注云庄六轨之道也以最繁
 会故可令学齐语
古以右为上且以左相言之谓非正相如辅佐之佐耳
 左氏传薛宰之言仲虺居薛以为汤左相又齐崔杼
 立景公而相之庆封为左相盖伊尹者汤之相也而
 仲虺特辅佐伊尹耳故曰左相崔杼庆封亦复如此
卷五 第 9a 页 WYG0863-0444c.png
 故汉孝惠时王陵为左丞相王陵既免徙平为右丞
 相文帝初立周勃功高陈平谢病上视平病问之平
 曰高帝时勃功不如臣及诛诸吕臣功不如勃愿以
 相逊勃于是以大尉勃为右丞相位第一平为左丞
 相位第二非独如此周昌自御史大夫左迁为赵相
 黄霸以财入官两府不与右职与此同类今人亦以
 降为左迁
古人姓名有不可解者文公十八年季文子云高阳氏
卷五 第 9b 页 WYG0863-0444d.png
 有才子八人注云高阳颛顼帝号也八人其苗裔苍
 舒隤敱梼戭大临庞降庭坚仲容叔逵注云此即垂
 益禹皋陶之伦庭坚皋陶字也然有可疑者文公五
 年楚灭六蓼臧文仲闻六灭曰皋陶庭坚不祀忽诸
 注云六蓼皆皋陶后也且既云庭坚即皋陶字则文
 仲不应既曰皋陶又曰庭坚也若据其意则皋陶庭
 坚又似两人山谷老人名庭坚字鲁直其义不可解
 或云慕季文子之逐莒仆故曰鲁直
卷五 第 10a 页 WYG0863-0445a.png
唐史载崔湜执政时年三十八尝暮出端门缓辔讽诗
 张说见之叹曰文与位固可及其年不可及也仆初
 读此谓说之年迟暮与湜相去绝矣及以二人本传
 考之相去才四岁尔今按宰相年表湜执政时乃景
 龙二年戊申推而上之生于咸宁二年之辛未张说
 传称说开元十八年卒年六十四推而上之乃生于
 乾封二年之丁卯至景龙二年戊申说本年四十二
 岁而叹慕之如此藉使宋广平见之必无此语广平
卷五 第 10b 页 WYG0863-0445b.png
 尝见萧至忠出太平公主第谓至忠曰非所望于萧
 傅非独不慕且以为戒
眉山苏氏文集著权书衡论衡论世皆知出处独权书
 人少知之汉哀帝时欲辞匈奴使不来朝黄门郎扬
 雄上书谏曰高皇后尝怒匈奴群臣廷议樊哙请以
 十万众横行匈奴中季布曰哙可斩也于是大臣权
 书遗之注曰以权道为书顺辞以答之权书之名盖
 出于此衡取其平权取其变衡为一定之论权乃变
卷五 第 11a 页 WYG0863-0445c.png
 通之书
柴慎微云淮阴信可谓忠矣汉待之何其薄也赞曰天
 下既定命韩信申军法此乃信为淮阴侯在长安奉
 朝请时也汉五年二月汉王即皇帝位六年十二月
 执信于陈十二年九月伏诛且信之长安也汉实囚
 之而乃能为汉申军法即其忠可知矣盖汉实畏其
 能故信卒不免田肯有云陛下已得韩信又治关中
 则知此两事乃当时安危存亡之机且信之声名使
卷五 第 11b 页 WYG0863-0445d.png
 人畏之如此其不亡何待
李百药父与友陆人等共读徐陵文有刈琅邪之稻之
 语叹不得其事百药进曰春秋鄅子籍稻杜预谓在
 琅邪客大惊号奇童今按昭公十八年传鄅人籍稻
 注云鄅妘姓国也其君自籍稻盖履行之昭公十八
 年经书邾人入部注云鄅国今琅邪开阳县也盖籍
 当呼为典籍之籍谓履行之而记其数也周之六月
 夏之四月稻方生也而徐陵以为刈非矣
卷五 第 12a 页 WYG0863-0446a.png
庄子之疏有可以一大笑者徐无鬼语武侯相马曰直
 者中绳曲者中钩圆者中规方者中矩谓马步骤回
 旋中规矩钩绳也故东野后以御见庄公进退中绳
 左右旋中矩同一意也疏乃以直为马齿曲为马项
 方为马头圆为马眼且世间岂有四方马头乎故可
 以一大笑
唐中兴颂云复复指期或云以复两京故曰复复非也
 此两字出汉书今按匡衡传云所更或不可行而复
卷五 第 12b 页 WYG0863-0446b.png
 复之注云下复扶目反又何武为九卿时奏言宜置
 三公官又与翟方进共奏罢刺史更置甘州牧后皆
 复复故注云依其旧也下复扶目反盖上音服下音
 福谓复如故也唐中兴颂宜亦如此读之
玉子纹楸一路饶偏宜檐竹雨萧萧羸形暗去春泉长
 猛势横来野火烧守道还如周伏柱鏖兵不愧霍嫖
 姚得年七十更万日与子同于局上消右杜牧之赠
 国手王逄诗或云此真赠国手诗也棋贪必败怯又
卷五 第 13a 页 WYG0863-0446c.png
 无功羸形暗去则不贪也猛势横来则不怯也周伏
 柱以喻不贪霍嫖姚以喻不怯故曰高棋诗也杜牧
 尝云棋于贪勇之际所得多矣七十更万日者牧之
 是时年四十二三得至七十犹有万日
韩魏公父谏议大夫国华尝仕于蜀蜀中士人胡广善
 相术见谏议而奇之曰是必生贵子请纳女焉后谏
 议出守泉州祥符元年戊申岁七月二日生魏公于
 泉州州宅仆与韩氏交游尝见谏议胡夫人画像皆
卷五 第 13b 页 WYG0863-0446d.png
 奇伟宜其生贵人也世言魏公世居河朔故其状貌
 奇伟而有厚重之德然生于泉州故为人亦微任术
 数深不可测有闽之风皆其土风然也闻者以为然
或问汉臣朝服仆云张敞议云敞备皂衣二十馀年注
 云虽有五等服至朝皆着皂衣又谷永书云擢之皂
 衣之吏厕之诤臣之末则知汉朝之服皆皂衣也周
 礼衮冕九章鷩冕七章毳冕五章絺冕三章元冕衣
 无文裳刺黻而已故曰卿大夫之服自元冕而下如
卷五 第 14a 页 WYG0863-0447a.png
 孤之服则皂衣者乃周之卿大夫元冕也汉之皂衣
 盖本于此
金陵诗云岁晚苍官聊自保日高青女尚横陈苍官谓
 松也青女谓霜也言日高而松上霜犹不消也横陈
 出楞严经六欲界中云我无欲应女行事当横陈时
 味如嚼蜡以言道人处世间虽有欲而无味也盖荆
 公自谓如苍官自保但青女横陈不能已耳此言近
 于雅谑殊有深意
卷五 第 14b 页 WYG0863-0447b.png
元城先生尝论及汉高帝功臣曰屠狗贩缯之徒呼缯
 字与饧相近后检汉灌婴传注云帛之总名而已今
 按韵略缯慈陵切注云帛也增咨登切则世人以缯
 为增诚非也尚书厥篚玄纤缟注云玄黑缯也缟白
 缯也释音云似陵反礼运云瘗缯注云弊帛曰缯释
 音似仍反左氏卫文公大帛之冠注云大帛厚缯缯
 疾陵切晋书地理志缯才陵反以诸音义考之当以
 疾陵为正
卷五 第 15a 页 WYG0863-0447c.png
许洛之间极多奇士宣和中崔朝奉鶠德符监洛阳稻
 田公务一日送客于会节园官客佐拘入会节以为
 景华御苑德符不知也晚春复骑瘠马与老兵由园
 内坐梅下哦诗其间有曰去年白玉花结子深林间
 少憩藉清影低颗遂微酸次日佐入园见地有马粪
 知是崔朝奉是时府官事佐恐不及而德符未尝谒
 之因此劾奏擅入御苑作践遂勒停德符传食于诸
 人家久之敛钱复归阳翟闻之田元邈云
卷五 第 15b 页 WYG0863-0447d.png
洛中士人张起宗字起宗以教小童为生居于会节园
 侧年四十馀一日行于内前见有西来行李甚盛问
 之曰文枢密知成都回也姬侍皆骑马锦绣兰麝溢
 人眼鼻起宗自叹曰我丙午生相远如此傍有瞽卜
 辄曰秀才我与汝算命因与藉地卜者出算子约百
 馀布地上几长丈馀凡关两时曰好笑诸事不同但
 三十年后有某星临某所两人皆同当并案而食者
 九个月起宗后七十馀岁时文公亦居于洛起宗视
卷五 第 16a 页 WYG0863-0448a.png
 其交游饮宴者皆一时贵人辄自疑曰余安得并案
 而食乎一日公独游会节园问其下曰吾适来闻园
 侧教学者甚人对曰老张先生曰请来及见大喜问
 其甲子又与之同因呼为会节先生公每召客必预
 召赴人会无先生则不往公为主人则拐于左公为
 客则拐于右并案而食者将及九月公之子及甫知
 河阳府公往视之公所居私第地名东田有小姬四
 人谓之东田小藉共升大车随行祖于城西有伶人
卷五 第 16b 页 WYG0863-0448b.png
 素不平之因为口号曰东田小藉已登油壁之车会
 节先生暂别玳筵之宴坐客微笑自此潞公复归洛
 不复召之矣瞽之言异哉闻之于司马文季朴
苏秀道中有地名五木出佳酒故人以五木名之然白
 乐天为杭州太守日有诗序云钱湖州以箬下酒李
 苏州以五酘酒相次寄到诗云劳将下忘忧物寄
 与江城爱酒翁铛脚三州何处会瓮头一盏几时同
 倾如竹叶盈樽绿饮作桃花上面红莫怪慇勤最相
卷五 第 17a 页 WYG0863-0448c.png
 忆曾陪西省与南宫仆尝以此问于仆之七舅氏云
 酘字与羖同意乃今之羊羔儿酒也详其诗意当以
 五羔为之以是酒名故从酉云乐天诗云竹叶盈樽
 绿谓箬下酒取竹有绿之意也桃花上面红谓五酘
 酒取桃花五叶也后人不知转其名为五木盖失之
 矣仆检韵中酘字乃窦同音注云重酿酒也恐酘难
 转而为木
温公私第在县宇之西北数十里质朴而严㓗去市不
卷五 第 17b 页 WYG0863-0448d.png
 远如在山林中厅事前有棣华斋乃诸弟子肄业之
 所也转斋而东有柳坞水四环之待月亭及竹阁西
 东水亭也巫咸榭乃附县城为之正对巫咸山后有
 赐书阁贮三朝所赐之书籍诸处榜额皆公染指书
 其法以第二指尖抵第一指头指头上节微屈染墨
 书之字亦尺许大如世所见公生明字惟巫咸榭字
 差大尔园圃在宅之东温公尝宿于阁下东畔小阁
 侍吏唯一老仆一更二点即令老仆先睡看书至夜
卷五 第 18a 页 WYG0863-0449a.png
 分乃自罨火灭烛而睡至五更初公即自起发烛点
 灯著述夜夜如此天明即入宅起居其兄且或坐于
 床前问劳话毕即回阁下
驸马都尉之名起于三国故何晏尚魏公主谓之驸马
 都尉然不独官名以驸马给之盖御马之副谓之驸
 马从而给之示亲爱也故杜预尚晋文帝妹高陆公
 主至武帝践祚拜镇南大将军给追锋车第二驸马
 且晏如傅粉宜为禁严若预乃瘿如瓠尔何至妻帝
卷五 第 18b 页 WYG0863-0449b.png
 之女也始信前古帝婿唯择人材不专以貌也后世
 浸失此意惜哉
后汉以来方书中有五石散又谓之寒食散论者曰服
 金石人不可食热物服之则两热相激故名谓之寒
 食则可也然晋史载裴秀服寒食散当饮热酒而饮
 冷酒薨年四十八据此则又是不可饮冷物也后问
 一名医答云食物则宜冷而酒则热耳仆初不信后
 读千金方第二十五卷解五石毒一切冷食唯酒须
卷五 第 19a 页 WYG0863-0449c.png
 令温然则裴秀传所谓当饮热酒亦非
王元道尝言陜西子仙姑传云得道术能不食年约三
 十许不知其实年也陜西提刑阳翟李熙民逸老正
 直刚毅人也闻人所传甚异乃往青平军自验之既
 见道貌高古不觉心服因曰欲献茶一杯可乎姑曰
 不食茶久矣今勉强一啜既食少顷垂两手出玉雪
 如也须臾所食之茶从十指甲出凝于地色犹不变
 逸老令就地刮取且使尝之香味如故因大奇之
卷五 第 19b 页 WYG0863-0449d.png
绍兴六年夏仆与年兄何元章会于钱塘江上余因举
 东坡诗云天外黑风吹海立浙东飞雨过江来元章
 云立字最为有力乃水踊起之貌老杜三大礼赋云
 九天之云下垂四海之水欲立东坡之意盖出于此
 或者妄易立为至祗可一笑
 
 
 懒真子卷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