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真子-宋-马永卿卷三

卷三 第 1a 页 WYG0863-0419c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懒真子卷三      宋 马永卿 撰
艺祖既平江南诏以兵器尽纳扬州不得支动号曰禁
 库方腊作乱童贯出征许于逐州军选练兵仗既开
 禁库两房将士望见所贮弓挺直大喜曰此良弓也
 因出试之宛然如新是日弓数千张立尽噫自开宝
 之乙亥至宣和之辛丑一百四十七年而胶漆不脱
 可谓异矣女真犯阙东南起勤王之师仆时为江都
卷三 第 1b 页 WYG0863-0419d.png
 丞帅臣翁彦国令扬州作院造神臂弓限一月成皆
 不可用当时识者以为国初之弓限一年成而今成
 于旬日之间宜乎美恶之相绝也仆考考工记然后
 知弓非一年不可用也弓人为弓取六材必以其时
 凡为弓冬析干春液角夏治筋秋合三材寒奠体冰
 析灂春被弦则一年之事郑氏注云期年乃可用且
 三代之时百工传氏孙袭祖业子受父训故其利害
 如此详尽我艺祖奋起于五代之后而制作之妙远
卷三 第 2a 页 WYG0863-0420a.png
 合三代不亦圣谟之宏远乎
洛中邵康节先生术数既高而心术亦自过人所居
 有圭窦瓮牗圭窦者墙上凿门上锐下方如圭之
 状瓮牗者以败瓮口安于室之东西用赤白纸糊
 之象日月也其所居谓之安乐窝先生以春秋天
 色温凉之时乘安车驾黄牛出游于诸公家诸公
 皆欲其来各置安乐窝一所先生将至其家无老少
 妇女良贱咸迓于门迎入窝争前问劳且听先生之
卷三 第 2b 页 WYG0863-0420b.png
 言凡其家妇姑妯娌婢妾有争竞经时不能决者自
 陈于前先生逐一为分别之人人皆得其欢心于是
 酒殽竞进厌饮数日徐游一家月馀乃归非独见其
 心术之妙亦可想见洛中士风之美闻之于司马文
 仲楫
前汉百官表少府之属官凡五十馀人有遵官掌米谷
 以奉至尊然学者多疑遵字之义仆考唐百官志导
 官令掌导择米麦凡九谷皆随精粗考其耗损而供
卷三 第 3a 页 WYG0863-0420c.png
 然汉导字下从寸唐䆃字下从禾今按䪨略瑞禾一
 茎六穗谓之䆃恐唐以瑞禾名官也仆尝以此问舅
 氏笑云此盖读司马长卿封禅书误耳书云导一茎
 六穗于包注云导择也一茎六穗谓嘉禾之米也后
 人误以瑞禾为䆃遂并官名失之可一笑也舅氏张
 文林相茂实端方不偶卒于铨曹
前汉初去古未远风俗质略故太上皇无名母媪无姓
 然唐宰相世系表叙刘氏所出云昔士会适秦归晋
卷三 第 3b 页 WYG0863-0420d.png
 有子留于秦自为刘氏秦灭魏徙大梁生清徙沛生
 仁号丰公生煓字执加生四子伯仲邦交邦汉高帝
 也噫高皇之父汉史不载其名而唐史乃载之此事
 亦可一笑煓音端
唐史韩退之传擢监察御史上疏极谏宫市德宗怒贬
 阳山令此说非也集中自载御史台论天灾人饥状
 故退之寄三学士诗云是年京师旱田亩少所收适
 会除御史诚当得言秋拜疏诣閤门为忠宁自谋上
卷三 第 4a 页 WYG0863-0421a.png
 陈人疾苦无令绝其喉下言畿甸内根本理宜优积
 雪验丰熟幸宽待麦麰天子恻然感司空叹绸缪谓
 言即施设乃返迁炎州以此验之其不因宫市明矣
 然退之所论亦一时常事而遽得罪者盖疏中有云
 此皆群臣之所未言陛下之所未知故执政者恶之
 遽遭贬也既贬未几有八司马之事使退之不贬与
 刘柳辈俱陷党中则终身禁锢矣或云退之岂与柳
 刘辈同乎仆曰退之前诗又云同官尽才俊偏善柳
卷三 第 4b 页 WYG0863-0421b.png
 与刘使其不去未必不落党中然则阳山之贬其天
 相哉司空谓杜佑也宰相年表十九年二月佑检校
 司空
俗谚云一絇丝能得几时络以喻小人之逐目前之乐
 也然絇字当作緰太玄经络之次五日蜘蛛之务不
 如蚕一緰之利緰音七候反与絇同音今以太玄證
 之故絇当作緰
唐时前辈多自重而后辈亦尊仰前辈而师事之此风
卷三 第 5a 页 WYG0863-0421c.png
 最为淳厚杜工部于苏端薛复筵简薛华醉歌首云
 文章有神交有道端复得之名誉早又云坐中薛华
 善醉歌醉歌自作风格老一篇之中直呼三人之名
 想见当世士人一经老杜品题即有声价故当世愿
 得其品题不以呼名为耻也近世士大夫老幼不复
 敦笃虽前辈诗中亦不敢斥后进之名而后进亦不
 复尊仰前辈可胜叹哉
陈待制(邦/)先字应贤初任差作试官发解进士程文中
卷三 第 5b 页 WYG0863-0421d.png
 犯圣祖讳冲替问之云因用庄子饰小说以干县令
 而疏云县字古悬字多不著心悬高也谓求高名令
 闻也然仆以上下文考之揭竿累以守鲵鲋其于得
 大鱼亦难矣饰小说以干县令其于大道亦远矣盖
 揭竿累以譬饰小说也守鲵鲋以譬干县令也彼成
 玄英肤浅不知庄子之时已有县令故为是说史记
 庄子列传庄子与梁惠王齐宣王同时史记年表秦
 孝公十二年并诸小乡聚为大县县一令是年乃梁
卷三 第 6a 页 WYG0863-0422a.png
 惠王之二十二年也且周尝往来于楚魏之间所谓
 监河侯乃西河上一县令也时但以侯称之耳而疏
 乃以为魏文侯不知与惠王之时相去远矣且监河
 侯云我得邑金是以知为县令也若晋申公巫臣为
 邢大夫而其子称邢侯之类是也
唐人字画见于经幢碑刻文字者其楷法往往多造精
 妙非今人所能及盖唐世以此取士而吏部以此为
 选官之法故世竞学之遂至于妙唐选举志云凡择
卷三 第 6b 页 WYG0863-0422b.png
 人之法有四一曰身体猊丰伟二曰言言辞辩正三
 曰书楷法遒美四曰判文理优长或曰此敝政也岂
 可以字画取人乎难之者曰今之士人于此状猊奇
 伟言辞辩博判断公事既极优长而更加以字画遒
 美有欧虞褚薛颜柳之法士大夫能全此美者亦自
 难得况铨选之间乎闻之者皆服
天圣中邓州秋举旧例主文到县乡中长上率后进见
 主文是年主文乃唐州一职官年老须鬓皓然说贽
卷三 第 7a 页 WYG0863-0422c.png
 见有轻薄后生前曰举人所系甚大愿先生无渴睡
 既引试赋桐始华以姑洗之月桐始华矣依次用韵
 满场阁笔不下乃复至帘前启曰前日无状后进辄
 以妄言仰渎先生果蒙以难韵见困愿易之主文曰
 老人渴睡不能卒易可来日再见访诸生诺而退是
 夜主文遂遁去车运司云邓州满场曳白是年遂罢
 举闻之于南阳老儒李亿亿又云昔待监司极小又
 士人多自重不肯妄求故多老于选调
卷三 第 7b 页 WYG0863-0422d.png
今印榜文额有之字者盖其来久矣太初元年夏五月
 正历以正月为岁首色尚黄数用五注云汉用土数
 五五谓印文也若丞相曰丞相之印章诸卿及守相
 印文不足五字者以之字足之仆仕于陕洛之间多
 见古印于蒲氏见廷尉之印章于司马氏见军曲侯
 丞印此皆太初以后五字印也后世不然印文榜额
 有三字者足成四字有五字者足成六字但取其端
 正耳非字本意
卷三 第 8a 页 WYG0863-0423a.png
五柳与子俨等疏云汝等虽不同生又云况共父之人
 则知五子非一母或云以五柳之清高恐无庶出但
 前后嫡母耳仆以责子诗考之正自不然诗云白发
 被两鬓肌肤不复实虽有五男儿总不好纸笔阿舒
 已二八懒堕固无匹阿宣行志学而不爱文术雍端
 年十三不识六与七通子垂九龄但觅梨与栗天运
 苟如此且进杯中物且雍端二子皆年十三则其庶
 出可知也已噫先生清德如此而乃有如夫人亦可
卷三 第 8b 页 WYG0863-0423b.png
 一笑醒轩云安知雍端非双生子
富郑公留守西京日因府园牡丹盛开召文潞公司马
 端明楚建中刘凡邵先生同会是时牡丹一栏凡数
 百本坐客曰此花有数乎且请先生筮之既毕曰凡
 若干朵使人数之如先生言又问曰此花几时开尽
 请再筮之先生再三揲蓍坐客固已疑之先生沉吟
 良久曰此花命尽来日午时坐客皆不答温公神色
 尤不佳但仰视屋郑公因曰来日食后可会于此以
卷三 第 9a 页 WYG0863-0423c.png
 验先生之言坐客曰诺次日食罢花尚无恙洎烹茶
 之际忽然群马厩中逸出与坐客马相蹄齧奔出花
 丛中既定花尽毁折矣于是洛中逾服先生之言先
 生家有传易堂有皇极经世集行于世然先生自得
 之妙世不可传矣闻之于司马文季朴
元城先生尝言异哉卢杞之为人也不独愧见父祖又
 且愧见其子也卢氏唐甲族也而怀慎一派为盛怀
 慎以清德相玄宗号为名相而生东都留台弈弈骂
卷三 第 9b 页 WYG0863-0423d.png
 禄山被害在忠义传弈生把相德宗败乱天下在奸
 臣传杞生元辅元辅传云端静介正能绍其祖故历
 显剧任而人不以杞之恶为异亦附忠义传故曰把
 不独愧见其父祖又且愧见其子也元城先生刘待
 制安世字器之云
葭灰秋吹季月管日出卯南晖景短友生招我佛寺行
 正直万株红叶满光华闪壁见神鬼赫赫炎官张火
 伞然云烧树火实骈金乌下啄赪虬卵魂翻眼晕忘
卷三 第 10a 页 WYG0863-0424a.png
 处所赤气冲融无间断有如流传上古时九龙照烛
 乾坤旱右韩退之游青龙寺诗仆旧读此诗以为此
 言乃喻画壁之状后见长安志云青龙寺有柿万株
 此盖言柿熟之状火伞赪虬卵赤气冲融九龙照烛
 皆其似也青龙寺在长安城中白乐天新昌新居诗
 云丹凤楼当后青龙寺在前以此可知长安诸寺多
 柿故郑虔知慈恩寺有柿叶数屋取之学书仆仕于
 关陕行村落间常见柿连数里欲作一诗竟不能奇
卷三 第 10b 页 WYG0863-0424b.png
 每嗟火伞等语诚为善喻
东坡诗云剩欲去为汤饼客却愁错写弄獐书弄獐乃
 李林甫事汤饼人皆以为明皇王后故事非也刘禹
 锡赠进士张盥诗云忆尔悬弧日余为座上宾举箸
 食汤饼祝辞添麒麟东坡正用此诗故谓之汤饼客
 也必食汤饼者则世所谓长命面者也
古今之语大都相同但其字各别耳古所谓阿堵者乃
 今所谓兀底也王衍口不言钱家人欲试之以钱绕
卷三 第 11a 页 WYG0863-0424c.png
 床不能行因曰去阿堵物谓口不言去却钱但云去
 却兀底尔如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盖当时以手指
 眼谓在兀底中尔后人遂以钱为阿堵物眼为阿堵
 中皆非是盖此两阿堵同一意也然去有两音一邱据
 反乃去来之去世常从此音非也当作口举反韵略
 云撤也然此义亦非也苏武掘鼠所去草实而食之
 乃鼠所藏者也盖衍之意以谓此钱不当置于此当
 屏藏之于他处也
卷三 第 11b 页 WYG0863-0424d.png
蔡忠怀确持正少年尝梦为执政仍有人告之曰俟汝
 父作状元时汝为执政也持正觉而笑曰鬼物乃相
 戏乎吾父老矣方致仕閒居乃云作状元何也后持
 正果作执政一日侍殿上听唱进士第状元乃黄裳
 也持正不觉失惊且叹梦之可信也持正父名黄裳
 乃泉州人清正恬退以故老于铨曹尝为建阳令及
 替囊无建阳一物至今父老能道之最后以赞善大
 夫为镇安军节度推官镇安陈州也官满贫不能归
卷三 第 12a 页 WYG0863-0425a.png
 故忠怀遂为陈州人此闻之于忠怀之孙橝子正仆
 问子正为幕职而带赞善大夫何也子正云此祖宗
 时官制盖以久次而得之自不可解
仆仕于关中尝见一方寸古印印文云关外侯印其字
 作古𨽻气象颇类受禅碑仆意必汉末时物也然疑
 只闻有关内侯不闻有关外侯后于魏志见之建安
 二十三年始置名位侯十二级以赏军功关外侯乃
 其一也注云今人虚封盖始于此
卷三 第 12b 页 WYG0863-0425b.png
扬州检法寇中大(庠/)河朔人也好为大言以屈座人一
 日于客次中问坐客云左传山木如市弗加于山鱼
 盐蜃蛤弗加于海注云如在山海贾不加贵何也庠
 乃以此八字平分作两句故座客卒然不能答庠意
 气甚自得时仆为江都丞独后至见诸人默然庠复
 举前语问仆笑曰此乃一句何为分为两句也庠笑
 曰果然谩不得盖晏子之意以谓陈氏施私恩以收
 人心故低价以授与民是以山木鱼盐之类虽在齐
卷三 第 13a 页 WYG0863-0425c.png
 国如在山海之中不加贵也贾读如价非商贾之贾
今之同席者皆谓之客非也古席面谓之客列座谓之
 旅主谓之献客谓之酬故宋享晋楚之大夫赵孟为
 客注云客一座所尊也季氏饮大夫酒臧纥为客既
 献臧孙命北面重席新樽洁之召悼子降逆之大夫
 皆起及旅而召公锄注云献酬礼毕而通行为旅然
 则古者主先献客客复酬之然后同席皆饮不如今
 之时不待献酬而同席皆饮也
卷三 第 13b 页 WYG0863-0425d.png
韩退之上宰相书云四举于礼部乃一得三选于吏部
 卒无成九品之位其可望一亩之宅其可怀仆尝怪
 贞元七年兵部侍郎陆贽知礼部贡举退之是时及
 第八年四月贽拜相而退之以宰相门生连三年试
 于吏部而不得何也十年十二月贽罢为太子宾客
 十一年退之于正月二月三月连三上书于贾耽辈
 不亦疏乎祗取辱耳后世之士可以为戒
本朝取士之路多矣得人之盛无如进士盖有一榜有
卷三 第 14a 页 WYG0863-0426a.png
 宰相数人者古无有也太平五年苏易简下李沆向
 敏中寇准王旦咸平五年王曾下王随章得象淳化
 三年孙向下丁谓王钦若张士逊庆历三年杨寘下
 王圭韩绛王安石吕公著韩缜苏颂元丰八年焦蹈
 下白时中郑居中刘正夫其馀名臣不可胜数此进
 士得人之明效大验也或曰不然以本朝崇尚进士
 故天下英才皆入此科若云非此科不得人则失之
 矣唐开元以前未尝尚进士科故天下名士杂出他
卷三 第 14b 页 WYG0863-0426b.png
 涂开元以后始尊崇之故当时名士中此科者十常
 七八以此卜之可以见矣
佛果禅师川勤极善禅纚纚可听尝云阎浮提雨清净
 水具诸天相方时大旱雨时忽降莫知其价此兜率
 天上雨摩尼也方欲收禾霖雨不止实害人命此阿
 修罗中雨兵仗也甘雨得时人皆饱足此护世城中
 雨美膳也但名不同其实一也坐客云经中所言皆
 譬喻也岂有雨宝珠等事乎仆曰不然雨金雨血雨
卷三 第 15a 页 WYG0863-0426c.png
 土皆班班载于前史何况六合外事其有无不可悬
 料也坐客咸以为然其上因缘出华严经第十五卷
二十八宿今韵略所呼与世俗所呼往往不同韵略宿
 音绣亢音刚氐音低觜音訾皆非也何以言之二十
 八宿谓之二十八舍又谓之二十八次次也舍也皆
 有止宿之意今乃音绣此何理尔雅云寿星角亢也
 注云数起角亢列宿之长故有高亢之义今乃音刚
 非也尔雅天根氐也注云角亢下系于氐若木之有
卷三 第 15b 页 WYG0863-0426d.png
 根其义如周礼四圭有邸汉书诸侯上邸之邸音低
 误矣西方白虎而觜参为虎首故有觜之义音訾误
 矣彼韵略不知但欲异于俗不知害于义也学者当
 如其字呼之
国初号令犹有汉唐之遗风大中祥符元年正月三日
 天书降大赦改元东都赐酺三日此盖汉遗事也汉
 律三人以上无故饮酒罚金四两故汉以赐酺为惠
 泽令得群饮酒也酺音蒲注曰王德布于天下而令
卷三 第 16a 页 WYG0863-0427a.png
 聚饮食为酺或问赐酺起于汉乎仆对曰赵世家载
 武灵王行赏大赦置酒酺五日则自战国时已如此
 矣
祥符诏书圣祖殿有刻石吾祖仆射忠肃公亮知荆南
 府日常苦嗣续寡少因闻玉泉山顶有道人草庵其
 上号白骨观道人年八十矣宴坐庵中常想自身表
 里洞达惟见白骨以观他人亦复如是如此五十年
 矣忠肃因使人问讯亦不答赠遗亦不受频频如此
卷三 第 16b 页 WYG0863-0427b.png
 亦略受公继而入山访之道人亦喜因请出山暂至
 府第延之正寝安下经月乃归一日忠肃梦道人筴
 杖径入正寝方惊愕间梦觉且叹讶之急使人往问
 讯曰昨夕已迁化矣既茶毗骨有舍利后遂生给事
 子山(仲南/)两岁已能趺坐方学语时但言凡所见人
 皆是白骨后至七岁已往渐不见噫其性移矣给事
 学佛有见处古君子也仆以此语长芦了老了老云
 吾门谓之空门今作白骨观已自堕落况有人诱引
卷三 第 17a 页 WYG0863-0427c.png
 之乎仆以此言为然
俗说以人嚏喷为人说此盖古语也终风之诗曰寤言
 不寐愿言则嚏笺云言我愿思也嚏当为不敢嚏咳
 我真忧悼而不能寐如思我心如是我则嚏也今俗
 人嚏云人道我此乃古之遗语也汉艺文志杂占十
 八家三百一十卷内嚏耳鸣杂占十六卷注云嚏丁
 计反然则嚏耳鸣皆有吉凶今则此术亡矣
山涛见王衍曰何物老妪生宁馨儿宁作去声馨音亨
卷三 第 17b 页 WYG0863-0427d.png
 今南人尚言之犹言恁地也前宋废帝悖逆太后怒
 语侍者曰将刀来剖我腹那得生宁馨儿此两宁馨
 同为一意
仆仕于关中于士人王(毖/)君求家见一古物似玉长短
 广狭正如中指上有四字非篆非𨽻上二字乃正月
 字也下二字不可认问之君求云前汉刚卯字也汉
 人以正月卯日作佩之铭其一面曰正月刚卯乃知
 今人立春或戴春胜春幡亦古制也盖刚者强也卯
卷三 第 18a 页 WYG0863-0428a.png
 者刘也正月佩之尊国姓也与陈汤所谓强汉者同
 义
兰亭序在南朝文章中少其伦比或云丝即是弦竹即
 是管今叠四字故遗之然此四字乃出张禹传云身
 居大第后堂理丝竹管弦始知右军之言有所本也
 且文选中在兰亭下者多矣此盖昭明之误耳
蔡忠怀(确/)持正其父本泉州人晚年为陈州幕官遂不
 复归持正年二十许岁时家苦贫衣服稍敝一日与
卷三 第 18b 页 WYG0863-0428b.png
 群士人张(湜/)师是同行张亦贫儒也俄有道人至注
 视持正久之因谩问曰先生能相乎曰然又问曰何
 如曰先辈状猊极似李德裕持正以为戏已因戏问
 曰为相乎曰然南迁乎曰然复相师是曰当为卿监
 家五十口时指持正云公当死矣道人既去二人大
 笑曰狂哉道人以吾二人贫儒故相戏耳后持正谪
 新州凡五年一日得师是书云以为司农无补然阖
 门五十口居京师食贫近蒙恩守汝州持正读至此
卷三 第 19a 页 WYG0863-0428c.png
 忽忆道人之言遂不复读数日得疾而卒闻之于忠
 怀之孙橝子正
有客问仆曰古今太守一也而汉时太守赫赫如此何
 也仆曰汉郡极大又属吏皆所自除故其势炎炎非
 后世比只此会稽郡考之县二十六吴即苏州也乌
 伤即婺州也毗陵即常州也山阴即越州也由拳注
 云古之槜李即秀州也大末衢州也乌程湖州也馀
 杭杭州也鄞明州也以此考之即今浙东西之地乃
卷三 第 19b 页 WYG0863-0428d.png
 汉一郡尔宜乎朱买臣等为之气焰赫赫如此也
前汉凡三处载召平萧何传召平即东陵侯也项羽传
 召平即广陵人也齐悼惠王传齐相召平不知何许
 人为魏勃所绐至自杀乃曰嗟乎道家之言当断不
 断反受其乱仆顷在海州常与任景初陈子直论之
 景初曰此必非东陵侯且淮阴侯在萧何术中而东
 陵常为何画策其术高矣必不为勃所绐子直曰不
 然夫为人画策则工若自为计多拙故曰傍观者审
卷三 第 20a 页 WYG0863-0429a.png
 当局者迷二人争论不已仆从傍解之曰谓之非东
 陵侯既无所据必为东陵侯恐受屈子直曰独广陵
 召平不在论中何也仆因大笑曰仆广陵人也上不
 敢望东陵下不肯为齐相况仆平生处已常在于才
 与不才之间宜乎不在论中也子直由此号余为广
 陵召平
仆自南渡以来始信前人言之可信也盖北人长于骑
 射其所以取胜独以马耳故一人复有两马此古法
卷三 第 20b 页 WYG0863-0429b.png
 也北征诗云阴风西北来惨澹随回鹘其王愿助顺
 其俗喜驰突送兵五千人驱马一万疋是知一人有
 两马也中国若不脩马政岂能胜之盖用兵之法弓
 马必有副诗云交韔二弓畏毁折也与两马同意
元城先生与仆论唐十一族事先生曰甘露之事盖亦
 疏矣考其时乃太和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也是时
 李训谋以甘露降于禁中诏百官入贺因此欲杀宦
 官耳十一月末岂甘露降之时耶其谋之疏想见太
卷三 第 21a 页 WYG0863-0429c.png
 抵色色如此吾意宦官知此谋久矣故不可得而杀
 且天下之事有大于死者乎凡可以救死者无不为
 也若当时只贬黜之其祸未必至此今乃以死逼人
 而疏略如此宜其败也易曰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
 则失身几事不密则害成圣人之言信矣
 
 
 
卷三 第 21b 页 WYG0863-0429d.png
 
 
 
 
 
 
 
 懒真子卷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