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斋夜话-宋-释惠洪卷九

卷九 第 1a 页
钦定四库全书
 冷斋夜话卷九     宋 释惠洪 撰
  草书亦自不识
张丞相好草书而不工当时流辈皆讥笑之丞相自若
也一日得句索笔疾书满纸龙蛇飞动使侄录之当波
险处侄罔然而止执所书问曰此何字也丞相熟视久
之亦自不识诟其侄曰胡不早问致予忘之
  当出汝诗示人
卷九 第 1b 页
沈东阳野史曰晋桓温少与殷浩友善殷尝作诗示温
温玩侮之曰汝慎勿犯我犯我当出汝诗示人
  昌州海棠独香
李舟大夫客都下一年无差遣乃受昌州议者以去家
远乃改受鄂倅渊材闻之吐饭大步往谒李曰今日闻
大夫欲受鄂倅有之乎李曰然渊材怅然曰谁为大夫
谋昌佳郡也奈何弃之李惊曰供给丰乎曰非也民讼
简乎曰非也然则何以知其佳渊材曰天下海棠无香
卷九 第 2a 页
昌州海棠独香非佳郡乎闻者传以为笑
  刘渊材迂阔好怪
渊材迂阔好怪尝畜两鹤客至指以誇曰此仙禽也凡
禽卵生而此胎生语未卒园丁报曰此鹤夜产一卵大
如梨渊材面发赤诃曰敢谤鹤也卒去鹤辄两展其胫
伏地渊材讶之以杖惊使起忽诞一卵渊材嗟咨曰鹤
亦败道吾乃为刘禹锡佳话所误自今除佛老子孔子
之语予皆勘验予曰渊材自信之力然读相鹤经未熟
卷九 第 2b 页
耳又尝曰吾平生无所恨所恨者五事耳人问其故渊
材敛目不言久之曰吾论不入时听恐汝曹轻易之问
者力请说乃答曰第一恨鲥鱼多骨第二恨金橘太酸
第三恨莼菜性冷第四恨海棠无香第五恨曾子固不
能作诗闻者大笑而渊材瞠目曰诸子果轻易吾论也
  课术有验无验
灵源禅师住龙舒太平精舍有日者能课使之课莫不
奇中苏朝奉者至寺使课无验非特为苏课无验凡为
卷九 第 3a 页
达官要人言皆无验至为市井凡庸山林之士课则如
目见而言灵源问其故答曰我无德量凡见寻常人则
据术而言无所缘饰见贵人则畏怖往往置术之实而
务为谀词其不验要不足怪
  郭注妻未及门而死
韩魏公客郭注者才而美然求室则病行年五十未有
室家魏公怜之百计赒恤为求婚将遂其人必死公以
侍儿赐之未及门而注死郭注殆可与范公客同科也
卷九 第 3b 页
韩范功名富贵如太山黄河日月所不能老两客乃尔
可笑耶
  痴人说梦梦中说梦
僧伽龙朔中游江淮间其迹甚异有问之曰汝何姓答
曰姓何又问何国人答曰何国人唐李邕作碑不晓其
言乃书传曰大师姓何何国人此正所谓对痴人说梦
耳李邕遂以梦为真真痴绝也僧赞宁以其传编入僧
史又从而解之曰其言姓何亦犹康会本康居国人便
卷九 第 4a 页
命为康僧会详何国在碎叶东北是碎叶国附庸耳此
又梦中说梦可掩卷一笑
  不欺神明
徐铉曰江南处士朱真每语人曰世皆云不欺神明此
非天地百神但不欺心即不欺神明也予闻司马温公
曰我平居无大过人但未尝有不可对人言者耳此不
欺神明也
  闻远方不死之术
卷九 第 4b 页
孔丛子有言昔有人闻远方能不死之术者裹粮往从
之及至而其人已死矣然犹叹恨不得闻其道予爱其
事有中禅者之病佛法浸远真伪相半唯死生祸福之
际不容伪耳今目识其伪犹惑之可笑也
  自以宗教为己任
高仲灵作远公影堂记六件事且罪学者不能深考远
行事以张大其德著明于世予曰仲灵宁尝自考其事
乎谢灵运欲入社远拒之曰是子思乱将不令终卢循
卷九 第 5a 页
反而远与之执手言笑谓远知人则何暗于循谓不知
人则何独明于灵运远自以宗教为己任而授诗礼于
宗雷辈与道安谏苻坚勿伐洛阳同科父子于释氏其
可为纯正而知大体者耶
  牛逐虎
筠溪快山有虎尝搏牧牛童子为两牛所逐虎既去牛
捍护之童子竟死石门老衲文公为予言之为作诗记
之以讽含齿被发而不义者然予徒能讽之其能已之
卷九 第 5b 页
哉快山山浅亦有虎时时妥尾过行路一竖坐地牧两
牯以捶捶地不复顾虎抟竖如鹰搦兔两牛来奔虎弃
去因往荷痒挨老树牯则喘视同守护虎竟不能得此
竖竖虽不救牯无负一村嚣然共鸣鼓而虎已逃不知
处嗟哉异哉两大武高义可与贯高伍今走仁义名好
古临事真情乃愧汝此事可信文公语为君落笔敏风

  刘野夫免德庄火灾
卷九 第 6a 页
龚德庄罢官河朔居京师新门刘野夫上元夕以书约
德庄曰今夜欲与君语令閤必尽室出观灯当清净身
心相候德庄雅敬其为人危坐三鼓矣家人辈未还野
夫亦竟不至俄火自门而烧德庄窘持诰牒犯烈焰而
出顷刻数百舍为瓦砾之场明日野夫来吊且欣曰令
閤已不出是吾忧幸出可贺也德庄心异野夫然不欲
诘之也
 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
卷九 第 6b 页
绍圣初曾子宣在西府渊材往谒之论边事极言官军
不可用用士为良子宣喜之既罢与余过兴国寺河上
食素分茶甚美将毕问奴杨照取钱奴曰忘持钱来奈
何渊材色窘予戏曰兵计将安出渊材以手捋须良久
目予趋自后门出若将便旋然予追逐渊材以手拿帽
褰衣走如飞予与奴杨照追逐二相公庙渊材乃敢回
顾喘立面无人色曰鞭虎头撩虎须几不免于虎口哉
予又戏曰在兵法何如渊材曰三十六计走为上计
卷九 第 7a 页
 
 
 
 
 
 
 
 
卷九 第 7b 页
 
 
 
 
 
 
 
 冷斋夜话卷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