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斋夜话-宋-释惠洪卷八

卷八 第 1a 页
钦定四库全书
 冷斋夜话卷八     宋 释惠洪 撰
  刘跛子说二范诗
刘跛子青州人拄一拐每岁必一至洛中看花馆范家
园春尽即还京师为人谈噱有味范家子弟多狎戏之
有范老见之即与之二十四金曰跛子吃碗羹于是以
诗谢伯仲曰大范见时二十四小范见时吃碗羹人生
四海皆兄弟酒肉林中过一生
卷八 第 1b 页
  陈莹中赠跛子长短句
初张丞相召自荆湖跛子与客饮市桥客闻车马过甚
都起观之跛子挽其衣使且饮作诗曰迁客湖湘召赴
京车蹄迎迓一何荣争如与子市桥饮且免人间宠辱
惊陈莹中甚爱之作长短句赠之其略曰槁木形骸浮
云身世一年两到京华又还乘兴閒看洛阳花说甚姚
黄魏紫春归后终委泥沙忘言处花开花谢都不似我
生涯云云予政和改元见于兴国寺以诗戏之曰相逢
卷八 第 2a 页
一拐大梁间妙语时时见一斑我欲从公蓬岛去烂银
堆里见青山予姻家许中复大夫宜人赵参政槩之孙
女云我十许岁时见刘跛子来觅酒吃笑语终日而去
计其寿百四十五年许尝馆于京师新门张婆店三十
年日坐相国寺东廊邸中人无有识之者
  野夫长短句
刘野夫留南京久未入都渊材以书督之野夫答书曰
跛子一生别无路展手教化三饥两饱回视云汉聊以
卷八 第 2b 页
自诳元神新来被刘法师徐神翁形迹得不成模样深
欲上京相觑又恐撞着文人泥沱佛蓦地被乾拳湿踢
着甚来由其不羁如此尝自作长短句曰跛子年年形
容何似俨然一部髭须世上诗大拐上有工夫达南州
北县逢着处酒满葫芦醺醺醉不知来日何处度朝晡
洛阳花看了归来帝里一事全无若还与匏羹不托依
旧再作门徒蓦地思量下水轻船上芦席横铺呵呵笑
睢阳门外有个好西湖
卷八 第 3a 页
  刘渊材南归布橐
渊材游京师贵人之门十馀年贵人皆前席其家在筠
之新昌其贫至饘粥不给父以书召其归曰汝到家吾
倒悬解矣渊材于是南归跨一驴以一黥挟以布橐橐
黥皆斜绊其腋一邑聚观亲旧相庆三日议曰布橐中
必金珠也予雅知其迂阔疑之乃问亲旧闻渊材还相
庆曰君官爵虽未入手必使父母妻儿脱冻馁之厄橐
中所有可早出以观之渊材喜见眉须曰吾富可敌国
卷八 第 3b 页
也汝可拭目以观乃开橐有李廷圭墨一丸文与可竹
一枝欧公五代史草藁一巨编馀无所有
  云庵活盲女
云庵住洞山时尝过檀越家经大林间少立闻哀声杂
流水临涧下窥有蹲水中者使两夫下扶猿臂而上乃
盲女子年十七八许问其故曰我母死父佣于远方兄
贫无食牵我至此猛推下我而去云庵意恻不自知涕
下顾其人力曰汝无妇可畜以相活我给与一世力拜
卷八 第 4a 页
诺即以所乘笋兜舁归山云庵步随之盲女后生三子
皆勤院事云庵虽领众他山岁时遣人给衣食如子侄
然云庵高世之行若此之类甚众
  钱如蜜
仲殊初游吴中自负一盖见卖饧者从乞一钱饧与之
即就买饧食之而去尝客馆古寺中道俗造之辄就觅
钱皆相顾羞缩曰初不多办来奈何殊曰钱如蜜一滴
也甜
卷八 第 4b 页
  道士畜三物
万安军南并海石崖中有道士年八九十岁自言本交
趾人渡海船坏于此崖因庵焉养一鸡大如倒挂日置
枕中啼即梦觉又畜王孙小于虾蟆风度清癯以线系
几案间道士唤则跳踯登几唇危坐分残颗而食之又
有龟状如钱置合中时揭其盖使出戏衣袖间予谒之
示此三物从予乞诗予熟视曰公小人国中引道者吾
诗俚讵能摹写高韵
卷八 第 5a 页
  梦游蓬莱
黄鲁直元祐中昼卧蒲池寺时新秋雨过凉甚梦与一
道士褰衣升空而去望见云涛际天梦中问道士无舟
不可济且公安之道士曰与公游蓬莱即袜而履水鲁
直意欲无行道士强要之俄觉大风吹鬓毛骨为战慄
道士曰且敛目唯闻足底声如万壑松风有狗吠开目
不见道士唯见宫殿张开千门万户鲁直徐入有两玉
人𨗳升殿主者降接之见仙官执玉麈尾仙女拥侍之
卷八 第 5b 页
中有一女方整琵琶鲁直极爱其风韵顾之忘揖主者
主者色庄故其诗曰试问琵琶可闻否灵君色庄伎摇
手顷与予同宿湘江舟中亲为言之与今山谷集语不
同盖后更易之耳
  周贯吟诗作偈
周贯者不知何许人雅自号木雁子治平熙宁间往来
西山时时至高安与予大父善日酣饮畜一大瓢行旅
夜以为溺器工作诗诗成癖尝宿奉新龙泉观半夜搥
卷八 第 6a 页
门道士惊科发披衣启问其故贯笑曰偶得句当奉道
士殊不意已问之因使口诵贯以手指画吟曰弹琴伤
指甲盖席损髭须是夜贯寒甚以席自覆故尔又至袁
州见市井李生者有秀韵欲携以同归林下而李嗜酒
色意欲无行贯指画药铛作偈示之曰顽钝天教合作
铛纵生三脚岂能行虽然有耳不听法只爱人间恋火
坑寻死于西山方将化人问其几何岁贯曰八十西山
作酒仙麻鞋轧断布衣穿相逢甲子君休问太极光阴
卷八 第 6b 页
不计年后有人见于京师桥付书与袁州李生云我明
年中秋夕时当上谒也至时果造李生生时以事出乃
以白土大书其门而去曰今年中秋夕来赴去年约不
见破铁铛弹指空剥剥李生后竟堕马折一足
  石学士
石曼卿隐于酒谪仙之流也善戏谑尝出报慈寺驭者
失控马惊曼卿堕地从吏惊遽扶掖据鞍市人聚观意
其必大诟怒曼卿徐着一鞭谓驭者曰赖我石学士也
卷八 第 7a 页
若瓦学士顾不破碎乎
  白土埭
高僧传有神仙史宗者着麻衣加袖其上号袖衣道喜
怒不常体㾾疮日往广陵白土埭讴歌自适夜不知归
宿处江都令檀祗召至与语词多无畔岸索纸赋诗曰
有欲若不足无欲即无忧求其清虚者带索披麻裘浮
游一世间汎若不系舟要当毕尘累栖息老山丘檀祗
异之陶潜渊明所记曰白土埭逢三异比丘此其一也
卷八 第 7b 页
有狂道借海盐令所畜小儿登小山山有屋数椽道人
三四辈相劳苦其言小儿一不解但得食一塸如熟艾
有问道士者谪者何时竟答曰在徐州江北广陵白土
埭上计其谪行当竟矣问者作书授道士曰为达之即
系小儿衣带还海盐令喜问曰衣中有何曰书疏耳又
呼问小儿至何处小儿曰前为道士捉杖飘然去但闻
足下波浪声至山中山中人寄书与白土埭上即引衣
带示令令亦不能晓小儿诣史宗史宗大惊曰汝乃蓬
卷八 第 8a 页
莱山中来耶神仙之有无吾不能知然观其诗句脱去
畛封有超然自得之气非寻常介夫所能作也
  范尧夫揖客对卧
范尧夫谪居永州闭门人稀识面客苦欲见者或出则
问寒暄而已僮扫榻奠枕于是揖客解带对卧良久鼻
息如雷霆客自度未可起亦熟睡睡觉常及暮而去
  李伯时画马
李伯时善画马东坡第其笔当不减韩干都城黄金易
卷八 第 8b 页
得而伯时马不可得师让之曰伯时为士大夫而以画
行已可耻也又作马忍为之耶伯时恚曰作马无乃例
能荡人心堕恶道乎师曰公业已习此则日夕以思其
情状求为神骏系念不忘一日眼光落地必入马胎无
疑非恶道而何伯时大惊不觉身去坐榻曰今当何以
洗其过师曰但画观音菩萨自是画此像妙天下故一
时公卿服师之善巧也
  房琯前身为永禅师
卷八 第 9a 页
东坡集中有观宋复古画序一首曰旧说房琯开元中
宰卢氏与道士邢和璞过夏口村入废佛寺坐古松下
和璞使人凿地得瓮中所藏娄师德与永禅师书笑谓
琯曰颇忆此耶因怅然悟前生之为永禅师也故人柳
子玉宝此画盖唐本宋复古所临者
  退静两忘
尹师鲁谪官过大梁与一老衲语师鲁曰以退静为乐
衲曰孰若退静两忘师鲁顿若有所得及移邓州时范
卷八 第 9b 页
文正守南阳师鲁手书与文正别文正驰至则师鲁已
沐浴衣冠而坐少顷而化文正哭之甚哀师鲁忽举首
曰已与公别安用复来文正惊问所以师鲁笑曰死生
常理也何文正不达此又问后事曰此在公耳乃揖希
文复逝俄顷又举手谓文正曰亦无鬼亦无恐怖言讫
长逝沈存中曰师鲁所养至此可谓有力然尚未脱有
无之见何也得非退静两忘尚存胸中乎独无为子杨
次公曰存中识药矣然未识药之忌也
卷八 第 10a 页
 
 
 
 
 
 
 
 
卷八 第 10b 页
 
 
 
 
 
 
 
 冷斋夜话卷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