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斋夜话-宋-释惠洪卷七

卷七 第 1a 页
钦定四库全书
 冷斋夜话卷七     宋 释惠洪 撰
  苏轼衬朝道衣
哲宗问右珰陈衍苏轼衬朝章者何衣衍对曰是道衣
哲宗笑之及谪英州云居佛印遣书追至南昌东坡不
复答书引纸大书曰戒和尚又错脱也后七年复官归
自海南监玉局观作偈戏答僧曰恶业相缠册八年常
行八棒十三禅却着衲衣归玉局自疑身是五通仙
卷七 第 1b 页
  东坡庐山偈
东坡游庐山至东林作偈曰溪声便是广长舌山色岂
非清净身夜来八万四千偈他日如何举似人
  般若了无剩语
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看山了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
只缘身在此山中鲁直曰此老人于般若横说竖说了
无剩语非其笔端有舌安能吐此不传之妙哉
  船子和尚偈
卷七 第 2a 页
华亭船子和尚偈曰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
随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丛林盛传想见
其为人宜州倚曲音成长短句曰一波才动万波随蓑
笠一钩丝金鳞正在深处千尺也须垂吞又吐信还疑
上钩迟水寒江静满目青山载月明归
  东坡和陶诗
东坡在惠州尽和渊明诗时鲁直在黔南闻之作偈曰
子曕谪海南时宰欲杀之饱吃惠州饭细和渊明诗渊
卷七 第 2b 页
明千载人子瞻百世士出处固不同风味亦相似寻又
迁儋耳久之天下盛传子瞻已仙去矣后七年北归时
章丞相方贬雷州东坡至南昌太守云世传端明已归
道山今尚尔游戏人间耶东坡曰途中见章子厚乃回
反耳
  东坡戏作偈语
东坡自海南至虔上以水涸不可舟逗留月馀时过慈
云寺浴长老明鉴魁梧如所画慈恩然丛林以道学与
卷七 第 3a 页
之东坡作偈戏之曰居士无尘堪洗沐老师有句借宣
扬窗间但见蝇钻纸门外时闻佛放光遍界难藏真薄
相一丝不挂且逢场却须重说圆通偈千眼薰笼是法
王又尝要刘器之同参玉版和尚器之每倦山行闻见
玉版欣然从之至廉泉寺烧笋而食器之觉笋味胜问
此笋何名东坡曰即玉版也此老师善说法要能令人
得禅悦之味于是器之乃悟其戏为大笑东坡亦悦作
偈曰丛林真百丈嗣法有横枝不怕石头路来参玉版
卷七 第 3b 页
师聊凭柏树子与问箨龙儿瓦砾犹能说此君那不知
  东坡留戒公疏
东坡镇维扬幕下皆奇豪一日石塔长老遣侍者投牒
求解院东坡问长老欲何往对曰归西湖旧庐即令出
别候指挥东坡于是将僚佐同至石塔令击鼓大众聚
观袖中出疏使晁无咎读之其词曰大士何曾出世谁
作金毛之声众生各自开堂何关石塔之事去无作相
住亦随缘戒公长老开不二门施无尽藏念西湖之久
卷七 第 4a 页
别亦是偶然为东坡而少留无不可者一时稽首重听
白槌渡口船回依旧云山之色秋来雨过一新钟鼓之
声谨疏予谓戒公甚类杜子美黄四娘耳东坡妙观逸
想托之以为此文遂与百世俱传也
  负华严入岭及大雪偈
陈莹中谪合浦时予在长沙以书抵予为负华严入岭
有偈曰大士游方兴尽回家山风月绝尘埃杖头多少
閒田地挑取华严入岭来予和之曰因法相逢一笑开
卷七 第 4b 页
俯看人世过飞埃湘江庙外休分别常寂光中归去来
又闻岭外大雪作二偈寄之曰传闻岭下雪压倒千年
树老人拊手笑有眼未尝睹故应润物林一洗瘴江雾
寄语牧牛人莫教头角露又曰遍界不曾藏处处光皎
皎开眼失却踪都缘大分晓园林忽生春万瓦粲一笑
遥知忍冻人未悟安心了
  梦迎五祖戒禅师
苏子由初谪高安时云庵居洞山时时相过聪禅师者
卷七 第 5a 页
蜀人居圣寿寺一夕云庵梦同子由聪出城迓五祖戒
禅师既觉私怪之以语子由未卒聪至子由迎呼曰方
与洞山老师说梦子来亦欲同说梦乎聪曰夜来辄梦
见吾三人者同迎五戒和尚子由拊手大笑曰世间果
有同梦者异哉良久东坡书至曰已次奉新旦夕可相
见二人大喜追笋舆而出城至二十里建山寺而东坡
至坐定无可言则各追绎向所梦以语坡坡曰轼年八
九岁时尝梦其身是僧往来陜右又先妣方孕时梦一
卷七 第 5b 页
僧来托宿记其颀然而眇一目云庵惊曰戒陜右人而
失一目暮年弃五祖来游高安终于大愚逆数盖五十
年而东坡时年四十九矣后东坡复以书抵云庵其略
曰戒和尚不识人嫌强颜复出真可笑矣既法契可痛
加磨砺使还旧规不胜幸甚自是常衣衲衣
  张文定公前生为僧
张文定公方平为滁州日游琅琊周行廊庑神观清净
至藏院俛仰久之忽呼左右梯梁间得经一函开视之
卷七 第 6a 页
则楞伽经四卷馀其半未写公因点笔续之笔迹不异
味经首四句曰世间相生灭犹如虚空花智不得有无
而兴大悲心遂大悟流涕见前世事盖公前生尝主藏
于此病革自以写经未终愿再来成之故也公立朝正
色自庆历以来名臣为人主所敬者莫如公暮年出此
经示东坡居士坡为重写题公之名于其右刻于浮玉
山龙游寺
  悦禅师作偈戏诜公
卷七 第 6b 页
云峰悦禅师丛林敬畏为明眼尊宿与兴化诜公友善
诜城居三十馀年老矣犹迎送不已悦尝诫曰公乃不
袖手山林中去尚此忍垢乎郡僚爱诜多久不果一日
送大官出郊堕马损臂呻吟月馀以书哀诉于悦悦恨
其不听言作偈戏之曰大悲菩萨有千手大丈夫儿谁
不有兴化和尚折一支犹有九百九十九南华恭长老
同嗣大愚然少丛林有书来叙法礼悦作偈戏之曰与
师萍迹寄江湖共忆当年在大愚堪笑堪悲无限事甜
卷七 第 7a 页
瓜生得苦葫芦
  触背关
宝觉禅师老庵于龙峰之北鲁直丁家难相从甚久馆
于庵之旁两年宝觉见学者必举手示之曰唤作拳是
触不唤拳是背莫有契之者丛林谓之触背关张丞相
奉使江西日将造其庐至兜率见悦禅师遽甚称其门
人及见宝觉乃作偈曰久向黄龙山里龙到来只见住
山翁须知背触拳头外别有灵犀一点通灵源叟时为
卷七 第 7b 页
侍者乃作赞其略曰闻时富贵见后贫穷年老浩歌归
去乐从他人唤住山翁鲁直大笑曰天觉所言灵犀一
点此䖃苴为虚空安耳穴灵源作赞分雪之是写一字
不着画
  毛僧说偈
吴有异比丘号毛僧日游聚落饮食无所择轻薄子多
狎玩之贵势要之不诣忽谓人曰吾其死矣乃危坐说
偈曰毛僧毛僧事事不能死了烧了却似不生言毕遽
卷七 第 8a 页
化嗟乎异哉其端师子戒阇梨之徒乎
  谢无逸佳句
谢逸字无逸临川人胜士也工诗能文黄鲁直读其诗
曰晁张流也恨未识之耳无逸诗曰老凤垂头噤不语
枯木槎牙噪春鸟又曰贪夫蚁旋磨冷官鱼上竹又曰
山寒石发瘦水落溪毛凋为鲁直所称赏
  洪觉范朱世英二偈
朱世英以德行荐于朝当入学意不欲行不得已诣之
卷七 第 8b 页
信宿而返所居一堂生涯如庞蕴予尝过之少君方炊
稚子宗野汲水而无逸诵书扫除顾见予放帚大笑曰
聊复尔耳予作偈曰老妻营炊稚子汲水庞公扫除丹
霞适至弃帚迎朋一笑相视不必灵照多说道理世英
闻之亦作偈曰提篮灵照扫地谢公一般是面做作不
同不假语默通透玲珑更若不会换手搥胸
 
 冷斋夜话卷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