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斋夜话-宋-释惠洪卷二

卷二 第 1a 页
钦定四库全书
 冷斋夜话卷二     宋 释惠洪 撰
  韩欧范苏嗜诗
韩魏公罢政判北京作园中行诗风定晓枝蝴蝶闹雨
匀春圃桔槔閒又尝谓意趣所见多见于嗜好欧阳文
忠喜士为天下第一尝好诵孔北海坐上客常满樽中
酒不空范文正公清严而喜论兵尝好诵韦苏州诗兵
卫森画戟燕寝凝清香东坡友爱子由而性嗜清境每
卷二 第 1b 页
诵何时风雨夜复此对床眠山谷寄傲士林而意趣不
忘江湖其作诗曰九陌黄尘乌帽底五湖春水白鸥前
又曰九衢尘土乌靴底想见沧洲白鸟双又曰梦作白
鸥去江湖水贴天又作演雅诗曰江南野水碧于天中
有白鸥似我閒
  陈无已挽诗
予问山谷今之诗人谁为冠曰无出陈师道无已问其
佳句如何曰吾见其作温公挽词一联便知其才不可
卷二 第 2a 页
敌曰政虽随日化身已要人扶
  洪驹父评诗之误
洪驹父曰柳子厚诗曰□霭一声山水绿□音奥而世
俗乃分□为二字误矣如老杜诗曰雨脚泥滑滑世俗
为两脚泥滑滑王元之诗曰春残叶密花枝少睡起茶
亲酒盏疏世以为睡起茶多酒盏疏多此类
  留食戏语大笑喷饭
予与李德修游公义过一新贵人贵人留食予三人者
卷二 第 2b 页
皆以左手举箸贵人曰公等皆左转也予遂应声曰我
辈自应须左转知君岂是背匙人一座大笑喷饭满案
  欧阳黄牛庙东坡钱塘诗
欧阳公黄牛庙诗曰石马系祠门东坡钱塘诗曰我识
南屏金鲫鱼二句皆似童稚语然皆记一时之事欧阳
尝梦至一神祠祠有石马缺左耳及谪夷陵过黄牛庙
所见如梦西湖南屏山兴教寺池有鲫十馀尾金色道
人斋馀争倚槛投饼饵为戏东坡习西湖久故寓于诗
卷二 第 3a 页
词耳
  古乐府前辈多用其句
予尝馆州南客邸见所谓尝卖者破箧中有诗编写本
字多漫灭皆晋简文帝时名公卿而诗语工甚有古意
乐府曰绣幕围香风耳节朱丝桐不知理何事浅立经
营中护惜加穷裤堤防托守宫今日牛羊上丘垄当时
近前面发红云云前辈多全用其句老杜曰意象惨淡
经营中李长吉曰罗帏绣幕围春风山谷曰牛羊今日
卷二 第 3b 页
上丘垄当时近前左右瞋予见鲁直未得此书穷裤汉
时语也今裆裤是也
  雷轰荐福碑
范文正公镇鄱阳有书生献诗甚工文正礼之书生自
言天下之至寒饿者无在某右时盛行欧阳率更书荐
福寺碑墨本直千钱文正为具纸墨打千本使售于京
师纸墨已具一夕雷击碎其碑故时人为之语曰有客
打碑来荐福无人骑鹤上扬州东坡作穷措大诗曰一
卷二 第 4a 页
夕雷轰荐福碑
  立春王禹玉口占一绝
欧公王禹玉俱在翰苑立春日当进诗贴子会温成皇
后薨阁虚不进有旨亦令进欧公经营中禹玉口占便
写曰昔闻海上有三山烟锁楼台日月閒花似玉容长
不老只应春色胜人间欧公喜其敏速禹玉欧公门生
也而同局近世盛事其诗略曰当年叨入武成宫曾看
挥毫气吐虹梦寐閒思十年事笑谈今此一樽同喜君
卷二 第 4b 页
新赐黄金带顾我今为白发翁云云
  稚子
老杜诗曰竹根稚子无人见沙上凫雏并母眠世或不
解稚子无人见何等语唐人食笋诗曰稚子脱锦绷骈
头玉香滑则稚子为笋明矣赞宁杂志曰竹根有鼠大
如猫其色类竹名竹豚亦名稚子予问韩子苍子苍曰
笋名稚子老杜之意也不用食笋诗亦可耳
  老杜刘禹锡白居易诗言妃子死
卷二 第 5a 页
老杜北征诗曰唯昔艰难初事与前世别不闻夏商衰
终自诛褒妲意者明皇鉴夏商之败畏天悔过赐妃子
死也而刘禹锡马嵬诗曰官军诛佞幸天子舍夭姬群
吏伏门屏贵人牵帝衣白乐天长恨词曰六军不发争
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乃是官军迫使杀妃子歌咏禄
山叛逆耳孰谓刘白能诗哉其去老杜何啻九牛毛耶
北征诗识君臣之大体忠义之气与秋色争高可贵也
  馆中夜谈韩退之诗
卷二 第 5b 页
沈存中吕惠卿吉甫王存正仲李常公择治平中在馆
中夜谈诗存中曰退之诗押韵之文耳虽健美富赡然
终不是诗吉甫曰诗正当如是吾谓诗人亦未有如退
之者正仲是存中公择是吉甫于是四人者相交攻久
不决公择正色谓正仲曰君子群而不党公独党存中
正仲怒曰我所见如此偶因存中便谓之党则君非党
吉甫乎一坐大笑予尝熟味退之诗真出自然其用事
深密高出老杜之上如符读书城南诗少长聚嬉戏不
卷二 第 6a 页
殊同队鱼又脑脂盖眼卧壮士大招挂壁何由弯皆自
然也襄阳魏泰曰韩退之诗曰剥苔吊斑林角黍饵沈
冢竹非墨点之斑也楚竹初生藓封之土人斫之浸水
中洗去藓故藓痕成紫晕耳
  昭州崇宁寺观音竹永州澹山狐
邹志完南迁自号道乡居士在昭州江上为居室近崇
宁寺因阅华严经于观音像前有修竹三根生像之后
志完揭茅出之不可乃垂枝覆像有如今世画宝陀山
卷二 第 6b 页
岩竹今犹在昭人扃锁之以俟过客游观比还过永州
澹山岩岩有驯狐凡贵客至则鸣志完将至而狐辄鸣
寺僧出迎志完怪之僧以狐鸣为对志完作诗曰我入
幽岩亦偶然初无消息与人传驯狐戏学仙伽客一夜
飞鸣报老禅
  僧赋蒸豚诗
王中令既平蜀捕逐馀寇与部队相远饥甚入一村寺
中主僧醉甚箕踞公怒欲斩之僧应对不惧公奇而赦
卷二 第 7a 页
之问求蔬食僧曰有肉无蔬公益奇之馈之以蒸猪头
食之甚美公喜问僧止能饮酒食肉耶为有他技也僧
自言能为诗公令赋食蒸豚诗操笔立成曰觜长毛短
浅含臕久向山中食药苗蒸处已将蕉叶裹熟时兼用
杏浆浇红鲜雅称金盘荐软熟真堪玉箸挑共把膻根
来比并膻根只合吃藤条公大喜与紫衣师号东坡元
祐初见公之玄孙讷夜话及此为记之
  王平甫梦至灵芝宫
卷二 第 7b 页
王平甫熙宁癸丑岁直宿崇文馆梦有人挟之至海上
见海中央宫殿甚盛其中作乐笙箫鼓吹之伎甚众题
其宫曰灵芝宫平甫欲与俱往有人在宫侧谓曰时未
至且令去他日当迎之至此恍然梦觉时禁中已钟鸣
平甫颇自负不凡为诗记之曰万顷波涛木叶飞笙歌
宫殿号灵芝挥毫不似人间世长乐钟来梦觉时
  安世高请福䢼亭庙秦少游宿此梦天女求赞
安世高者安息国王之嫡子也为沙门汉桓帝建和初
卷二 第 8a 页
至长安灵帝末关中大乱谓人曰我有道伴在江南当
往省之人曰游宦乎沙门乎曰以嗔故为神然吾亦往
广州偿债耳世高舟次庐山宫亭湖庙下庙甚灵能分
风送往来之舟世高舟人捧牲请福神辄降曰舟有沙
门乃不俱来耶世高闻之为至庙下神复语曰我果以
多嗔至此业今家此湖千里皆所辖以虽嗔而好施故
多宝玩以缣千疋黄白物付君为建佛寺为冥福今洪
州大安寺是也秦少游南迁宿庙下登岸纵望久之归
卷二 第 8b 页
卧舟中闻风声侧枕视微波月影纵横追绎昔常宿云
老惜竹轩见西湖月色如此遂梦美人自言维摩诘散
花天女也以维摩诘像来求赞少游爱其画默念曰非
道子不能作此天女以诗戏少游曰不知水宿分风浦
何似秋眠惜竹轩闻道诗词妙天下庐山对眼可无言
少游梦中题其像曰竺仪华梦瘴面囚首口虽不言十
分似九天笑覆大千作狮子吼不如博取妙喜如陶家
手予过雷州天宁与戒禅夜话问少游字画戒出此传
卷二 第 9a 页
为示少游笔迹也
 
 
 
 
 
 
 
卷二 第 9b 页
 
 
 
 
 
 
 
 冷斋夜话卷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