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氏闻见记-唐-封演卷九

卷九 第 1a 页
钦定四库全书
 封氏闻见记卷九     唐 封演 撰
   刚正
狄仁杰为度支员外郎车驾将幸汾阳宫仁杰奉使先
脩官顿并州长史李元冲以道出妒女祠俗称有盛衣
服车马过必致雷风之异欲别开路仁杰谓曰天子行
幸千乘万骑风伯清尘雨师洒道何妒女之敢害而欲
避之元冲遂止果无他变上闻之叹曰可谓丈夫也后
卷九 第 1b 页
为冬官侍郎充江南安抚使吴楚风俗时多(一作/加)淫祀
庙凡一千七百馀所仁杰并令焚之有项羽神号为楚
王庙祈祷至多为吴人所惮仁杰先致檄书责其丧失
八千子弟而妄受牲牢之荐然后焚除
   淳信
陆少保字元方曾于东都置小宅家人将受直矣买者
求见元方告其人曰此宅子甚好但无出水处买者闻
之遽辞不置子侄以为言元方曰汝太奇岂可为钱而
卷九 第 2a 页
诳个人
   端悫
宋璟为广府都督元宗思之使内侍杨思勖驰马往追
璟拜恩就马在路竟不与思勖交一言思勖以将军贵
倖殿庭因诉元宗嗟叹良久即拜刑部尚书
   贞介
中书侍郎张镐为河南节度镇陈留后兼统江淮诸道
将图进取中官络绎镐起自布素一二年而登宰相正
卷九 第 2b 页
身特立不肯苟媚阉宦去来以常礼接之由是大为群
阉所嫉称其无经略才徵入改为荆府长史未几又除
洪府长史江西观察使
   謇谔
相里造为礼部郎中时宦官鱼朝恩用事薰灼内外朝
恩称诏集百僚有所评议恃恩陵轹旁若无人宰相元
载以下唯唯而已造挺然众中抗言酬对往复数四略
无降屈之色朝恩不悦而去朝廷壮之
卷九 第 3a 页
   抗直
崔祐甫为中书舍人时宰相常衮当国百寮仰止祐甫
每见执政论事未尝降屈舍人岑参初掌纶诰屡称疾
不宿直承旨人情所惮诸人虽咄咄有辞而不能发崔
独见咨以舍人职在枢密不宜让事于人岑舍人称疾
既久多有离局衮曰此子羸疾日久诸贤岂不能容之
崔曰相公若知岑久抱疾本不当迁授今既居此地安
可以疾辞王事乎衮默然无以夺之也由是衔之及今
卷九 第 3b 页
上在谅闇衮矫制除崔为河南尹星夜电发今上觉其
事遽追还之拜中书侍郎平章事而衮谪于岭外
   忠鲠
李惇为淄青节度判官使王衡弟颇干政惇(一本有/惇字)
言之衡曰兄弟孤遗相长不忍失意惇曰君怜爱祇合
训之以道何可使其纵恣也衡家又好祈祷车舆出入
人吏颇以为弊惇又进諌衡不能用他日衡对诸客别
有所问惇曰惇前后颇献愚直大夫不能(一本无/能字)用今
卷九 第 4a 页
又问衡作色曰李十五好为诋讦惇曰忠言大夫谓之
诋讦久住何益请从此辞再拜趋出命驾而去衡怒甚
不使追之时人皆谓惇有古人风
   诚节
权皋为范阳节度掌书记禄山男庆和承恩尚主皋在
京亲礼会毕归本道知禄山有异谋出路托疾诈死家
人在(一本/作载)丧以归封丘仅达而关东鼎沸皋微服变姓
名至临淮于驿家佣赁欲数知北方动静故也寻过江
卷九 第 4b 页
(一本/作二)京复肃宗发诏褒美拜起居郎辞疾不赴皋以
崎岖丧乱脱身虎口遂无宦情在江外七年卒
   任使
李太尉光弼镇徐方北扼贼冲兼总诸兵马缘征讨之
务则自处置仓储府库军州(一本改/军中)差补一切并委判
官张傪傪明练庶务操割发遣应接如流绰有馀地诸
将欲见太尉论事太尉辄令与张傪判官商量将校见
之礼数如见太尉无异由是上下清肃东方晏然天下
卷九 第 5a 页
皆谓太尉之能任人
   礼遣
张延赏为河南尹官人有过未尝屈辱其所犯既频灼
然不可容者但谢遣之而已先自拜立与辞即令郡官
祖送由是士子敬惮各自脩饬而河南大理
   迁善
田神功自平卢兵使授淄青节度旧判官皆偏裨时部
曲神功平受其拜及此前使判官刘位已下数人并留
卷九 第 5b 页
在位神功待之亦无降礼后因围宋州见李太尉与敕
使打毬闻判官张傪至太尉与之尽礼荅拜神功大惊
(一本呼上/有幕字)刘位问之曰太尉今日见张郎中与之尽
礼荅拜是何礼也位曰判官是幕宾使主无受拜之礼
神功曰神功比来受判官拜大是罪过公何不早说遂
令屈请诸判官谢之曰神功武将起自行伍不知朝廷
礼数比来错受判官拜判官又不言成神功之过今还
判官拜一一拜之诸判官避而不敢当远近闻之莫不
卷九 第 6a 页
称其宏量
   惠化
阎伯屿为袁州时征役烦重袁州先已残破伯屿专以
惠化招抚逃亡皆复邻境慕德襁负而来数年之间渔
商阗凑州境大理及移抚州阖州思恋百姓率而随之
伯屿未行或已有先发伯屿于所在江津见舟船问之
皆云从袁州来随使君往抚州前后相继津吏不能止
其见爱如此到职一年抚州复如袁州之盛代宗闻之
卷九 第 6b 页
徵拜户部侍郎未至而卒
   推让
高利自濠州改为楚州时江淮米贵职田每得粳米直
数千贯准(一本/作准)例替人五月五日以前到者得职田利
欲以让前人发濠州所在故为淹泊候过数日然后到
州士子称焉
   奇政
李封为延陵令吏人有罪不加杖罚但令裹碧头巾以
卷九 第 7a 页
辱之随所犯轻重以日数为等级日满乃释吴人著此
服出入州乡以为大耻皆相劝励无敢僭违赋税常先
诸县去官竟不捶一人
   掩恶
检校刑部郎中程皓性周慎不谈人短每于侪类中见
人有所訾毁未曾应对候其言毕徐为分雪之曰此皆
众人妄传其实不尔更说其人美事曾生(一本/作坐)被人酷
骂竟席无怒色皓徐起避之曰彼人醉耳何可与言其
卷九 第 7b 页
雅量如此(一本/作重)
   解纷
熊曜为临清尉以干蛊闻太原守宋浑被人告(一本告/字在论)
(字/下)经采访使论使司差官领告事人就郡按之行至临
清曜欲解其事乃令曹官请假而权判司法及告事人
至置之县狱曜就加抚慰供其酒馔夜深屏人与语告
以情事欲令逃匿其人初致前却见曜有必取之色虑
不免遂许之曜令狱卒与脱锁厚资给送出城并狱卒
卷九 第 8a 页
亦令逃窜天明吏白失囚曜驰赴郡具陈权判司法邂
逅失囚太守李澄不之罪也为申采访奉帖牒但令切
加捕访而已既失告者浑竟得无事
   陵压
严安之崔谭俱为赤尉力行猛政谭恐安之名出已右
(一本云谭力行猛政/恐安之名出已右)每事欲先之安之使伍伯执大杖
引前谭则益粗其杖安之越粗谭亦转粗之如此大如
椽力不能举安之遂令执小杖谭亦细其杖安之越细
卷九 第 8b 页
谭亦转细之如此至杖大如筋不能用安之患其压已
遂都去其杖使伍伯空手而行谭果不能学
   除蠹
崔立(一作/丘)为雒县有豪族陈氏为县录事家业殷富子
弟复多蜀汉风俗县官初临豪家必先馈饷令丞以下
皆与之平交初至陈氏欲循故事立逆呵之丝毫不入
录事心有怅惋至衙日恃其豪盛谓立必不敢损己礼
数甚倨立叱伍伯曳之初犹负气下杖良久乃称乞命
卷九 第 9a 页
群官争使人来救立并不听杖之既困立料其必死命
曳去之出门少顷而卒而一县惊骇陈氏子弟亲属数
十人相率号哭阗塞阶屏立使锁闭衙门一一收录取
其子弟尽杖杀之其疏者皆决驱出因自诣郡具言陈
氏豪暴日久谨以除之计其资产足充当县一年税租
太守知其事以申采访云立不畏(一本云不/长豪强)豪强为人
除害使司大见褒赏奏立强干特请立充采访判官拜
监察御史
卷九 第 9b 页
 
 
 
 
 
 
 
 封氏闻见记卷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