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氏闻见记-唐-封演卷八

卷八 第 1a 页
钦定四库全书
 封氏闻见记卷八     唐 封演 撰
   历山
齐州城东有孤石平地耸出俗谓之历山以北有泉号
舜井东隔小街又有石井汲之不绝云是舜东家之井
乾元中有魏炎者于此题诗曰齐州城东舜子郡邑人
虽移井不改时闻汹汹动绿波犹谓重华井中在又曰
西家今为定戒寺东家今为练戒寺一边(一本多一/边二字)
卷八 第 1b 页
中投一瓶两井相摇响泙濞又曰济南郡里多沮洳娥
皇女英汲井处窃向池中潜圳来浇茅畦上平流去炎
虽文士其意如是则诚以为舜之所居也按郑元云历
山在河东应劭云在雷泽皇甫谧云在济阴今东齐地
名历城与舜耕历山其名相涉故俗人混同其说在河
东者近是
   二朱山
密州之东临海有二山南曰大朱北曰小朱相传云仙
卷八 第 2a 页
人朱仲所居也按朱仲汉时人列仙传所载不言所居
若尔朱仲未居之前山无名乎此西北数十里有春秋
时淳于(一本作/淳干)城淳于州国也吴楚之人谓居为于古
谓州为朱然则此山当名州山也汉末崔琰于高密从
郑元学遇黄巾之乱泛海而南作述初赋其序云登州
山以望沧海据其处所正相合也大朱东南海中有句
游岛去岸三十里俗云句践曾游此岛故以名焉述初
赋又云朝发兮楼台回盻兮句榆顿食兮岛山暮宿兮
卷八 第 2b 页
郁州郁州今海州东海县在海中晋书石勒使季龙讨
青州刺史曹嶷嶷欲死保根余山然则句榆根余皆是
一山亦声之讹变耳
   绎山
兖州邹绎山南面平复东西长数十步广数步其处生
梧桐传以禹贡绎阳孤桐者也土人云此桐所以异于
常桐者诸山皆发地兼土惟此山大石攒倚石间周回
皆通人行山中空虚故桐木绝响以是珍而入贡也按
卷八 第 3a 页
汉书地里志下邳县西有葛绎山古之绎阳下邳也郭
缘生述征记云绎山在下邳西北多生梧桐则禹贡绎
阳下邳者是也邹山记云邹山盖古之绎山始皇刻碑
处文字分明始皇乘羊车以上其路犹存按此地春秋
时邾文公卜迁于绎者也始皇刻石纪功其文字(一本/无字)
(字/)李斯小篆后魏太武帝登山使人排倒之然而历代
摹拓以为楷则邑人疲于供命聚薪其下因野火焚之
由是残缺不堪摹写然犹上官求请行李登涉人吏转
卷八 第 3b 页
益劳弊有县宰取旧文勒于石碑之上凡成数片置之
县廨须则拓取自是山下之人邑中之吏得以休息今
间有绎山碑皆新刻之碑也其文云刻此乐石学者不
晓乐石之意颜师古云谓以泗滨磬石作此碑始皇于
琅琊会稽诸山刻石皆无此语惟绎山碑有之故知然

   羑里城
相州汤阴县北有羑里城周回可三百馀步其中平实
卷八 第 4a 页
高于城外地丈馀北开一门相传文王演易之所曹子
建诘纣文云崇侯何功乃用为辅西伯何辜囚之囹圄
囹圄既成负土既盈兴立炮烙贼害忠贞观此意见文
王见囚之地纣使负土实此城也未详子建所据今按
此东顿丘临黄诸县多有古小城或周一里或三百步
其中皆实郭缘生述征记云彭城郡有秺城云是崇侯
(一本/作冢)自淮迄于淮河上河(一本/作城)而实秺丘垄可阻谓
之固然则小城而实皆古人因依立家以为保固子建
卷八 第 4b 页
所云负土既盈或承流俗之传耳大历中汤阴有一尉
姓张与数人同行过羑里城或问此是何城张尉答曰
此是郭令公围相州时所筑或曰此是羑里城纣囚文
王之处何关郭令公筑张尉曰某此在河南是不知文
王与纣事只将谓令公所筑也
   文宣王庙树
兖州曲阜县文宣庙门内并殿西南各有柏叶松身之
树各高五六丈枯槁已久相传夫子手植永嘉三年其
卷八 第 5a 页
树枯死至仁寿元年门内之树忽生枝叶乾封二年复
枯俗称千年木疗心痛人多窃割削之树身渐细去地
丈馀皆以泥累累泥封犹不免焉亦有取为笏者色紫
而甚光泽肃宗时二树犹在广德初御史大夫李季卿
河南宣慰过曲阜谒文宣王庙因遍寻鲁中旧迹县使
一老人导引每至一所老人辄指云此是颜子陋巷此
是鲁灵光殿阶此是泮宫季卿闻之皆沈吟嗟赏曰此
翁真鲁人也次至池水复指之此是钓鱼池季卿问曰
卷八 第 5b 页
何人钓鱼老人对曰鲁人灵光常此钓鱼季卿曰鲁人
败矣又于路侧见古碑季卿问是谁碑诸君并不能对
有一尉遽至碑下仰读其题云李君德政碑走还白云
李君德政碑季卿笑曰此与鲁人灵光何异
   孟尝镬
青州城南佛寺中有古铁镬二口大者四十石小者三
十石制作精巧又有一釜可受七八石似瓮而有耳相
传云是孟尝君家宅镬釜皆是孟尝君之器也至德初
卷八 第 6a 页
蕃寇南侵司马李伾毁其大镬以造兵仗其小镬及釜
僧徒恳请得免至今以镬烧长明灯釜以贮油按孟尝
君门(一本多/此二字)客三千人当时应有此器然至今千馀岁
累经丧乱何能使兹二器如甘棠之勿剪乎或恐传者
之妄
   佛图澄姓
邢州内丘县西古中丘城寺有碑后赵石勒光初五年
所立也碑云太和上佛图澄愿者天竺大国罽宾小王
卷八 第 6b 页
之元子本姓湿所以言湿者思润里(一作/理)国泽被无外
是以号之为湿按高僧传名僧传晋书艺术传佛图澄
并无此姓今云姓湿亦异闻也大历中予因行县憩于
此寺读碑见之写寄陆长源长源大喜复书致谢
   巨骨
李司徒勉在汀州曾出异骨一节上(一本/作止)可为砚云在
南海时有远方客所赠云是蜈蚣脊骨又太子少师薛
萼为邢州留后亦有大骨面广尺馀形圆有两耳高可
卷八 第 7a 页
三四寸云洺州人掘漳河古堤于瓮中所得刺史魏淩
知萼爱奇故封寄焉题云阎老王尾臎骨淩与萼酒徒
相狎故有此戏
   大鱼腮
海州土俗工画节度令造海图屏风二十合予时客海
上偶于州门见人持一束黑物形如竹篾予问之其人
云海鱼腮中毛拟用作屏风贴因问所得云数十年前
东海有大鱼死于岸上收得此惟堪用为屏风贴前后
卷八 第 7b 页
所用无数今官造屏风搜求得此奇文异色泽似水牛
角小头似猪鬃大头正方长四五尺广可一寸亦奇物
也今人间大鱼腮中翣毛长不盈寸此物乃长四五尺
鱼亦大矣交广记云吴时滕循为广州人或言虾须有
一丈长循不之信其人后故(一本多/故字)至东海取虾须长
四丈四尺封以寄循鱼腮长五尺无足怪者
   窃虫
人家有小虫至微而响甚细寻之卒不可见俗人以其
卷八 第 8a 页
难见号窃虫云有此者不祥余曾睹此虫大如半胡麻
形类鼠妇有两角白色振其头则有声或时暂止须臾
复振床壁窗户之间暗黑之处多有之拾遗孟匡朝贬
贺州作窃虫赋比之鬼魅似都不识此虫
   霹雳
人间往往见细石赤色形如小斧谓之霹雳斧云被霹
雳处皆得此物予曾于小朱山僧海德房中见一石与
前后所见者皆相类问将此何用曰房中大石往年被
卷八 第 8b 页
霹雳为两段于霹雳处得此俗谓之霹雳楔偶然收之
无所用也按元中记云玉门之山西有国山山上有庙
国人岁岁出□数千石(一作数/千名)曰霹雳给霹雳用从春
至秋乃罢诸字书检无□字礼记有杂金钻牛骨钻音
为祖今(一本无/今字)合□字石傍与金相类读宜同矣盛宏
之荆州记亦载南中雷神有洪五之事然则俗传霹雳
之石其信然乎夫雷者阴阳薄触之为耳激怒尤盛或
当其冲则谓之霹雳若以为神道谴怒而降之罚又何
卷八 第 9a 页
待一拳之石以成其威耶
   鱼龙畏铁
海州南有沟水上通淮楚公私漕运之路也宝应中堰
破水涸鱼商绝行州差东海令李知远主役脩复堰将
成辄坏如此者数四用费颇多知远甚以为忧或说梁
代筑浮山堰频有阙坏乃以铁数万觔坟积其下堰乃
成知远闻之即依其言而塞穴初堰之将坏也辄闻其
下殷如雷声至是其声移于上流数里盖金铁味辛辛
卷八 第 9b 页
能害目蛟龙护其目避之而去故堰可成大历中刑部
郎中程皓家在相州宅前有小池有人造剑于池内淬
之蛇鱼皆死予家井中有鱼数十头因有急家人以药
杵投之于井信宿鱼皆浮出知鱼亦畏铁焉
 
 
 
 封氏闻见记卷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