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氏闻见记-唐-封演卷六

卷六 第 1a 页
钦定四库全书
 封氏闻见记卷六     唐 封演 撰
   饮茶
茶早采者为茶晚采者为茗本草云止渴令人不眠南
人好饮之北人初不多饮开元中泰山灵岩寺有降魔
师大兴禅教学禅(一本无学/禅二字)务于不寐又不夕食皆许
其饮茶人自怀挟到处煮饮从此转相仿效遂成风俗
自邹齐沧棣渐至京邑城市多开店铺煎茶卖之不问
卷六 第 1b 页
道俗投钱取饮其茶自江淮而来舟车相继所在山积
色额甚多楚人陆鸿渐为茶论说茶之功效并煎茶炙
茶之法造茶具二十四事以都统笼贮之远近倾慕好
事者家藏一副有常伯熊者又因鸿渐之论广润色之
于是茶道大行王公朝士无不饮者御史大夫李季卿
宣慰江南至临淮县馆或言伯熊善茶者李公请为之
伯熊著黄被衫乌纱帽手执茶器口通茶名区分指点
左右刮目茶熟李公为歠两杯而止既到江外又言鸿
卷六 第 2a 页
渐能茶者李公复请为之鸿渐身衣野服随茶具而入
既坐教摊如伯熊故事李公心鄙之茶毕命奴子取钱
三十(十一/作七)文酬煎茶博士鸿渐游江介通狎胜流及此
羞愧复著毁茶论伯熊饮茶过度遂患风晚节亦不劝
人多饮也吴主皓每宴群臣皆令尽醉韦昭饮酒不多
皓密使茶茗以自代晋时谢安诣陆纳纳无所供办设
茶果而已按此古人亦饮茶耳但不如今人溺之甚穷
日尽夜殆成风俗始自中地流于塞外往年回鹘入朝
卷六 第 2b 页
大驱名马市茶而归亦足怪焉续搜神记云有人因病
能饮茗一斛二斗有客劝饮过五升遂吐一物形如牛
(一作/肺)置柈中以茗浇(一本浇之/下有尽字)之容一斛二斗客云
此名茗瘕
   打毬
打毬古之蹴也汉书艺文志蹴二十五篇颜注云
以韦为之实以物蹴蹋为戏蹴陈力之事故附于
兵法蹴音子六反音钜六反近俗声讹蹋鞠为毬字
卷六 第 3a 页
亦从而变焉非古也太宗常御(一本无/御字)安福门谓侍臣
曰闻西蕃人好为打毬比亦令习会一度观之昨升仙
楼有群蕃街里打毬欲令朕见此蕃疑朕爱此骋为之
以此思量帝王举动岂宜容易朕已焚此毬以自诫景
云中吐蕃遣使迎金城公主中宗于梨园亭子赐观打
毬吐蕃赞咄奏言臣部曲有善毬者请与汉敌上令仗
内试之决数都吐蕃皆胜时玄宗为临淄王中宗又令
与嗣虢王邕驸马杨慎交武秀等四人敌吐蕃十人元
卷六 第 3b 页
宗东西驱突风回电激所向无前吐蕃功不获施其都
满赞咄此云仆射也中宗甚悦赐强明绢数百段学士
沈佺期武平一等皆献诗开元天宝中元宗数御楼观
打毬为事能者左萦右拂盘旋宛转殊可观然马或奔
逸时致伤毙永泰中苏门山人刘钢于邺下上书于刑
部尚书薛公云打毬一则损人二则损马为乐之方甚
众何必乘兹至危以邀晷刻之欢邪薛公悦其言图钢
之言置于坐右命掌记陆长源为赞美之然打毬乃军
卷六 第 4a 页
(一本改/作军中)常戏虽不能废时复为耳今乐人又有蹑毬
之戏綵画木毬高一二丈妓女登榻毬转而行萦回去
来无不如意古蹴之遗事也
   拔河
拔河古谓之牵钓襄汉风俗常以正月(一作/旦)望日为之
相传楚将伐吴以为教战梁简文临雍部禁之而不能
绝古用篾䌫今民则以大麻絙长四五十丈两头分系
小索数百条挂于前分二朋两相齐挽当大絙之中立
卷六 第 4b 页
大旗为界震鼓叫噪使相牵引以郤者为胜就者为输
名曰拔河中宗时曾以清明日御梨(一作/黎)园毬场召侍
臣为拔河之戏时宰相二驸马为东朋三宰相五将军
为西朋东朋贵人多西朋奏胜不平请重定不为改西
朋竟输仆射韦巨源少师唐休璟年老随絙而踣久不
能兴上大笑左右扶起玄宗数御楼设此戏挽者至千
馀人喧呼动地蕃客士庶观者莫不震骇进士河东薛
胜为拔河赋其辞甚美时人竞传之
卷六 第 5a 页
   绳妓
玄宗开元二十四年八月五日御楼设绳妓妓(一本多/妓字)
者先引长绳两端属地埋鹿卢以系之鹿卢内数文立
柱以起绳之直如弦然后妓女以绳端蹑足而上往来
倏忽之间望之如仙有中路相遇侧身而过者有著屐
而行之从容俯仰者或以画竿接胫高五六尺或蹋肩
蹈顶至三四重既而翻身掷倒至绳还注曾无蹉跌皆
应严鼓之节真奇观者(一作/也)卫士胡嘉隐作绳妓赋献
卷六 第 5b 页
之辞甚宏畅玄宗览之大悦擢拜金吾曹参军自安寇
覆荡伶伦分散外方始有此妓军州(一本改/军中)宴会时或
有之
   石志
古葬无石志近代贵贱用之齐太子穆妃将葬立石志
王俭曰石志不出礼经起元嘉中颜延之为王琳石志
素族(一本/作施)无名策故以纪行述耳遂相祖习储妃之重
礼绝常例既有哀荣(一本/改策)不烦石铭俭所著丧礼云施
卷六 第 6a 页
石志于圹里礼无此制魏侍中缪袭改葬父母制墓下
题版文原此旨将以千载之后陵谷迁变欲后人有所
闻知其人若无殊才异德者但纪姓名历官祖父姻媾
而已若有德业则为铭文按俭此说石志宋齐以来有
之矣齐时有发古冢得铭云青州世(一作二/十子)子东海女
郎河东贾昊以为司马越女嫁为苟晞子妇检之果然
东都殖业坊十字街有王戎墓隋代酿家穿旁作窖得
铭曰晋司徒尚书令安丰侯王君铭有数百字然(一本/云乃)
卷六 第 6b 页
(知/)古人葬者亦有石志但不如今代贵贱通为之耳
   碑碣
墓前碑碣未详所起按仪庙中有碑所以系牲并视日
景礼记公室视丰碑三家视桓楹(一本标云桓楹下/有丰碑桓楹四字)
子诸侯葬时下棺之柱其上有孔以贯繂索悬棺而下
取其安审事毕因闭圹中臣子或书君父勋伐于碑上
后又立之于隧口故谓之神道言神灵之道也古碑上
往往有孔是贯繂索之像前汉碑甚少后汉蔡邕崔瑗
卷六 第 7a 页
之徒多为人立碑魏晋之后其流寖盛碣亦碑之类也
周礼凡金玉锡石楬而玺之注云楬如今题署物汉书
云瘗寺前楬著其姓名注名楬杙也㭬杙于瘗(一本/作□)
而书死者之姓名楬音揭然则物有标榜皆谓之楬郭
景纯江赋云峨嵋为泉阳之楬玉垒作东别之标是也
其字本从木后人以石为墓碣因变为碣说文云碣特
立石也据此则从木从石两体皆通隋氏制五品以上
立碑螭首龟趺趺上不得过四尺载在丧葬令近代碑
卷六 第 7b 页
稍众有力之家多辇金帛以祈作者虽人子罔极之心
顺情虚饰遂成风俗蔡邕云吾为人作碑多矣惟郭有
道无愧辞隋文帝子齐王攸薨僚佐请立碑帝曰欲求
名一卷史书足矣若不能徒为后人作镇石耳诚哉是
言也
   羊虎
秦汉以来帝王陵前有石麒麟石辟邪石象石马之属
人臣墓前有石羊石虎石人石柱之属皆所以表饰坟
卷六 第 8a 页
垄如生前之象(一本无/象字)仪卫耳国朝因山为陵太宗葬
九嵏山门前亦立石马陵后司马门内又有蕃臣曾侍
轩禁者一十四人石象皆刻其官名后汉太尉杨震葬
日有大鸟之祥因立石鸟像于墓风俗通云周礼方相
氏葬日入圹驱罔象好食亡者肝脑人家不能常令方
相立于侧而罔象畏虎与柏故墓前立虎与柏或说秦
穆公时陈仓人掘地得物若羊将献之道逢二童子谓
曰此名为蝹常在地中食死人脑若杀之以柏东南枝
卷六 第 8b 页
捶其首由是墓侧皆树柏此上两说各异未详孰是按
礼经云天子坟高三雉诸侯半之大夫八尺士四尺天
子树松诸侯树柏大夫树杨士树榆说文云天子树松
诸侯柏大夫榆士杨按礼经古之葬者不封不树后代
封墓而又树之左传云尔墓之木拱矣又曰树吾墓槚
仲尼卒弟子各自他方持其异木树之于墓盖殷周以
(一作/已)来墓树有尊卑之制不必专以罔象之故也风俗
通文云汝南彭氏墓头立石人石兽田家老母到市买
卷六 第 9a 页
数片(一本斤下/同疑误)饵暑热行疲息石人下遗一片饵客来
见道行人因调之云石人能愈病人来谢女转相告语
头痛者摩石人腹病者多自愈因言得其福乃号曰石
贤士辎骈毂击帐帷障天丝竹之音闻数十里数年稍
自休歇谯子云石门于墓古之道耶荅曰古不崇墓况
损人功而为观乎非古也卢思西征记云新乡城西有
汉王柱(一本作桂/无王字)杨太守赵越王墓墓北有碑碑有石
柱东南有亭以石柱为名然则(一本无/则字)墓前石人石兽
卷六 第 9b 页
石柱之属自汉代而有之矣
   纸钱
纸钱今代送葬为凿纸钱积钱为山盛加雕饰舁以引
柩按古者享祀鬼神有圭璧币帛事毕则埋之后代既
宝钱货遂以钱送死汉书称盗发孝文园瘗钱是也率
易从简更用纸钱纸乃后汉蔡伦所造其纸钱魏晋以
来始有其事今自王公逮于匹庶通行之矣凡鬼神之
物其象似亦犹涂车刍灵之类古埋帛(一本埋帛下/冇金钱二字)
卷六 第 10a 页
纸钱则皆烧之所以示不知神之所为也
   道祭
元宗朝海内殷赡送葬者或当衢设祭张施帷幕有假
花假果粉人面粻(一本/作兽)之属然大不过方丈室高不踰
数尺议者犹或非之丧乱以来此风大扇祭盘帐幕高
至八九十尺用床三四百张雕镌饰画穷极技巧馔具
牲牢复居其外大历中太原节度辛景云葬日诸道节
度使使人脩范阳祭祭盘最为高大刻木为(一本无/为字)
卷六 第 10b 页
迟郑公突厥斗将之戏机关动作不异于生祭讫灵车
欲过使者请曰对数未尽又停车设项羽与汉高祖会
鸿门之象良久乃毕缞绖者皆手擘布幕收哭观戏事
毕孝子陈语与使人祭盘大好赏马两匹滑州节度令
狐母亡邻境致祭昭义节度初于其(一本/作淇)门载船桅以
充幕柱至时嫌短特于卫州大河中河船上取长桅代
之及昭义节度薛公薨绛忻(一本/作沂)诸方并管内滏阳城
南设祭每半里一祭南至漳河二十馀里连延相次大
卷六 第 11a 页
者费千馀贯小者犹三四百贯互相窥觇竞为新奇柩
车暂过皆为弃物矣盖自开辟至今奠祭鬼神未有如
斯之盛者也
   忌日
忌日请假非古也世说云忌日惟不饮酒作乐会稽王
世子以忌日送客至新亭主人欲作乐王便起去持弹
往卫洗马墓下弹鸟晋书又载桓元忌日与宾客游宴
惟至时一哭而已前代忌日无假之證也沈约荅庾光
卷六 第 11b 页
禄书云忌日制应是晋宋之间其事未久制假前止是
不为宴乐本不自封闭如今世自处者也居丧再周之
内每至忌日哭临受吊(一本/作帛)无不见人之义而除服之
后乃不见人实由世人以忌日不乐而不能竟日兴感
以对宾客故弛懈故(一本/放)过自晦不与外接设假之由
是在于此颜之推(一本/实)亦云忌日感慕故不接外宾不
理庶务不能悲怆自居何限于深藏也世人或端坐奥
室不好言笑卒有急回宁无尽见之理(一本多/不字)其不知
卷六 第 12a 页
礼意乎
 
 
 
 
 
 
 
卷六 第 12b 页
 
 
 
 
 
 
 
 封氏闻见记卷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