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氏闻见记-唐-封演卷五

卷五 第 1a 页
钦定四库全书
 封氏闻见记卷五    唐 封演 撰
   卤簿
舆驾行幸羽仪导从谓之卤簿自秦汉以来始有其名
蔡邕独断载卤簿有小驾大驾法驾之异而不详卤簿
之仪(一本/作义)按字书卤大楯也字亦作橹又作橹音义皆
同卤以甲为之所以捍敌贾谊过秦论云伏尸百万流
血漂卤是也甲楯有先后部伍之次皆著之簿籍天子
卷五 第 1b 页
出入则案次导从故谓之卤簿耳仪卫具五兵今不言
他兵但以甲楯为名者行道之时甲楯居外馀兵在内
但言卤簿是举凡也南朝御史中丞建康令俱有卤簿
人臣仪卫亦得同于君上则卤簿之名不容别有他义
也百官从驾谓之扈从盖臣下侍从至尊各供所职犹
仆御扈养以从上故谓之扈从耳上林赋云扈从横行
颜监释云谓跋扈纵恣而行也据颜此解乃读从为放
纵不敢取行从之义所未详也
卷五 第 2a 页
   公牙
近代通谓府廷为公衙公衙即古之公朝也字本作牙
诗曰祈父予王之爪牙祈父司马掌武备象猛兽以爪
牙为卫故军前大旗谓之牙旗出师则有建牙祃牙之
事军中听号令必至牙旗之下称与府朝无异近俗尚
武是以通呼公府为公牙府门为牙门字稍讹变转而
为衙也非公府之名或云公门外刻木为牙立于门侧
(一本无/以字)象兽牙军将之行置牙竿首悬旗于上其义
卷五 第 2b 页
一也
   官衔
官衔之名盖兴近代当时选曹补受须存资历闻奏之
时先具旧官名品于前次书拟官于后使新旧相衔不
断故曰官衔亦曰头衔所以名为衔者如人口衔物取
其连续之意又如马之有衔以制其首前马已进后马
续来相次不绝者古人谓之衔尾相属即其义也
   颂德
卷五 第 3a 页
在官有异政考秩已终吏人立碑颂德者皆须审详事
实州司以状闻奏恩敕听许然后得建之故谓之颂德
碑亦曰遗爱碑书称树之风声者正此之谓亦有身未
去官讽动群吏外矫辞让密相督责前代以来累有其
事斯有识者之所羞也开元中右相李林甫为国子司
业颇振纲纪洎登庙堂见诸生好说司业时事诸生希
旨相率署石建碑于国学都堂之前后因释奠日百寮
毕集林甫见碑问之祭酒班景倩具以事对林甫戚然
卷五 第 3b 页
曰林甫何功而立碑谁为此举意色甚厉诸生大惧得
罪通夜琢灭覆之于南廊天宝末其石犹在林甫薨后
杨国忠为左相兼㧾铨衡从前注拟皆约循资格至国
忠创为押例选深者尽留乃无才与不才也选人等求
媚于时请立碑于尚书省门以颂圣主得贤臣之意敕
京兆尹鲜于仲通撰文玄宗亲改定数字镌毕以金填
改字处识者窃非之曰天子有善宰相能事青史自当
书之古来岂有人君人臣自立碑之礼乱将作矣未数
卷五 第 4a 页
年果有马嵬之难肃宗登极始除去其碑
   壁记
朝廷百司诸厅皆有壁记叙官秩创置及迁授始末原
其作意盖欲著前政履历而发将来健羡焉故为记之
体贵其说事详雅不为苟饰而近时作记多措浮辞褒
美人材抑扬阀阅殊失记事之本意韦氏两京记云郎
官盛写壁记以记当厅(一本/作时)前后迁除出入寖以成俗
然则壁记之由(一本/作出)当是国朝以来始自台省遂流郡
卷五 第 4b 页
邑耳
   豹直
御史旧例初入台陪直二十五日节假直日谓之伏豹
亦曰豹直百司州县初授官陪直者皆有此名杜易简
解伏豹之义云宿直者离家独宿人情所贵其人初蒙
荣拜故以此相处伏豹者言众官皆出已独留如藏伏
之豹(一本多/者字)伺候待搏故云伏豹韩琬则解为爆直言
如烧竹遇节则爆余以为旧说南山赤豹爱其毛体每
卷五 第 5a 页
每雾露诸禽兽皆出取食惟赤豹深藏不出故古以喻
贤者隐居避世鲍明远赋云岂若南山赤豹避雨雾而
深藏此言伏豹豹直者盖取不出之义初官陪直已有
伏豹之名何必以遇节而北(一本/作比)烧竹爆之也杜说虽
不甚明粗得其意韩其疏矣
   烧尾
士子初登荣进及迁除朋僚慰贺必盛置酒馔音乐以
展欢宴谓之烧尾说者谓虎变为人惟尾不化须为焚
卷五 第 5b 页
除乃得成人故以初蒙拜受如虎得为人本尾犹在体
气既合方为焚之故云烧尾一云新羊入群乃为诸羊
所触不相亲附火烧其尾则定贞观中太宗尝问朱子
奢烧尾事子奢以烧羊事对之中宗时兵部尚书韦嗣
立新入三品户部侍郎赵彦昭假金紫吏部侍郎崔湜
复旧官上命烧尾令于兴庆池设食至时敕卫陈设尚
书省诸司各具采舟游胜飞楼结舰光夺霞日上与侍
臣亲临焉既而问吏部船何在崔湜步自北岸促之遇
卷五 第 6a 页
户部双舸上结重楼兼蕃乐一部即呼至岸以纸尽(一/作)
(画/)作吏部字帖牌上引至御前大悦以为兵部不逮也
俄见风吹动所帖之纸为嗣立所见遽奏云非吏部船
上令取牌探纸见户字大笑嗣立请科湜罪上不许但
罚酒而已
   花烛
近代婚嫁有障车下婿郤扇及观花烛之事及有卜地
安帐并拜堂之礼上自皇室下至士庶莫不皆然今上
卷五 第 6b 页
诏有司约古礼今仪使太子少师颜真卿中书舍人于
邵等奏障车下婿观花烛及郤扇诗并请依古礼见舅
姑于堂上荐枣栗腵(一本/作脯)脩无拜堂之仪又毡帐起自
北朝穹庐之制请皆不设惟于堂室中置帐以紫绫幔
为之又除俗禁子午邜酉年谓之当梁嫁娶者云妇姑
不相见按起居郎吕才奉太宗诏定官阴阳书五十卷
并无此事今亦除之
   第宅
卷五 第 7a 页
太宗朝天下新承隋氏丧乱之后人尚俭素太子太师
魏徵当朝重臣也所居室宇卑陋太宗欲为营第辄谦
让不受洎徵寝疾太宗将营小殿遂辍其材为造正堂
五日而就开元中此堂犹在家人不谨遗火(一本/作漏)焚之
子孙哭临三日朝士皆赴吊高宗时中书侍郎李义琰
亦至褊迫义琰虽居相位在官清俭竟终于方丈室之
内高宗闻而嗟叹遂敕将作造堂以安灵座焉则天以
后王侯妃主京城第宅日加崇丽至天宝中御史大夫
卷五 第 7b 页
王鉷有罪赐死县官簿录太平坊宅数日不能遍宅内
有自雨亭从檐上飞流四注当夏处之凛若高秋又有
宝钿井栏不知其价他物称是安禄山初承宠遇敕营
甲第瑰材之美为京城第一太真妃诸姊妹第宅竞为
宏壮曾不十年皆相次覆灭肃宗时京都第宅屡经残
毁代宗即位宰辅及朝士当权者争脩第舍颇为烦弊
议者以为土木之妖无何皆易其主矣中书令郭子仪
勋伐盖代所居宅内诸院往来乘车马僮客于大门出
卷五 第 8a 页
入各不相识词人梁锽尝赋诗曰堂高凭上望宅广乘
车行盖此之谓也郭令曾将出见修宅者谓曰好筑此
墙勿令不牢筑者释锤而对曰数十年来京城达官家
墙皆是某筑祇见人自改换墙皆见在郭令闻之怆然
动容遂入奏其事因固请老
   巾幞
近古用幅巾周武帝裁出脚后幞发故俗谓之幞头至
尊皇太子诸王及仗内供奉以罗为之其脚稍长士庶
卷五 第 8b 页
多以絁缦而脚稍短幞头之下别施巾象古冠下之帻
也巾子制顶皆方平仗内即头小而圆锐谓之内样开
元中燕公张说当朝文伯冠服以儒者自处元宗嫌其
异已赐内样巾子长脚罗幞头燕公服之入谢元宗大
悦因此令内外官僚百姓并依此服自后巾子虽时有
高下幞头罗有厚薄大体不变焉近日长安尉程李家
好高巾不曾改换未逾六十三度特入御史陆长源性
滑稽在邺中忽裹蝉翼罗幞尖巾子或讥之长源曰若
卷五 第 9a 页
有才虽以蜘蛛罗网裹一牛角有何不可若无才虽以
卓琰子裹一簸箕亦将何用先时吏部侍郎刘晏裹头
至慢每裹但擎前后脚擪两翅之都不抽挽或曰尚书
何不抽两翅晏曰两边通耶时人多哂之兵部尚书严
武裹头至𦂳将裹先以幞头曳于盘水之上然后裹之
名为水裹擪两翅皆有襵数流俗多效焉
   图画
国初阎立本善画尤工写真太宗之为秦王也使立本
卷五 第 9b 页
图秦府学士杜如晦等一十八人文学士褚亮为赞今
人间十八学士图是也贞观十七年又使立本图太原
幕府功臣长孙无忌等二十四人于陵烟阁太宗自为
赞褚遂良题之其后侯君集谋逆将就刑太宗与之诀
流涕曰吾为卿不复上陵烟阁矣中宗曾引修文馆学
士内燕因赐游观至陵烟阁见君集像有半涂之传云
君集诛后将至涂之太宗念其功而止元宗时以图画
岁久恐渐微昩使曹霸重摹饰之立本以高宗揔章元
卷五 第 10a 页
年迁右相今之中书令也时人号为丹青神化今西京
延康坊立本旧宅西亭立本所画山水存焉则天朝薛
稷亦善画今尚书省考功员外郎厅有稷画鹤宋之问
为赞工部尚书厅有稷画树石东京尚书坊岐王宅亦
有稷画鹤皆称精绝稷位至太子少保元宗时王维特
妙山水幽深之致近古未有维终于尚书右丞郑虔亦
工山水名亚于维劝善坊吏部尚书王方庆宅院有虔
山水之迹为时所重虔工书画又工诗故有三绝之目
卷五 第 10b 页
而宦途屯蹇终于台州司户焉天宝中御史毕宏善画
古松凡此数公皆负当时才名而兼擅工艺至若吴道
元画鬼神韩干画马皆近时知名者也尔后画者甚众
虽有所长皆不能度越前辈矣大历中吴士姓顾以画
山水历抵诸侯之门每画先帖绢数十幅于地乃研墨
汁及调诸采色各贮一器使数十人吹角十馀匝取墨
汁滩写于绢上次写诸色乃以长巾一一(一本多/一字)头覆
于所写之处使人坐压已执巾而曳之回环既遍然后
卷五 第 11a 页
以笔墨随势开决为峰峦岛屿之状夫画者澹雅之事
今顾子瞑目鼓噪有(缺/)戟之象其画之妙者乎
   长啸
永泰中大理寺评事孙广著啸旨一篇云其(一本/作夫)气激
于喉中而浊谓之言激于舌端而清谓之啸言之浊可
以通人事达情性啸之清可以感鬼神致不死盖出其
言善千里应之出其啸善万灵受职斯古之学道者哉
(五句原木朱笔增入吴方/山云所增数语二本俱无)故太上老君授南极真人南
卷五 第 11b 页
极真人授广成子广成子授风后风后授务光务光授
舜演之为琴以授禹自后或废或续晋太行仙人孙公
能以啸得道而无所授阮嗣宗所得少分其后不复闻
矣啸有十五章一曰权舆二曰流云三曰深溪虎四曰
高柳蝉五曰空林鬼六曰巫峡猿七曰下鸿鹄八曰古
木鸢九曰龙吟十曰动地十一曰苏门十二曰刘公命
鬼十三曰阮氏逸韵十四曰正章十五曰毕章(一本无/章字)
广云其事出道书余按人有所思则长啸故乐则歌咏
卷五 第 12a 页
忧则嗟叹思则吟啸诗云有女仳离条其啸矣颜延之
五君咏长啸若怀人皆是也广所云深溪虎古木鸢其
状声气可矣至云太上老君相次传授舜为琴崇饰过
甚非予所敢闻也按诗笺云啸蹙口出声也成公绥啸
赋云动唇有曲发口成音而今之啸者开口卷舌略无
蹙舌之法孙氏云激于舌端非动唇之谓也天宝末有
峨眉山道士姓陈来游京邑善长啸能作雷鼓辟历之
音初则发声调畅稍加散越须臾穹窿砰磕雷鼓之音
卷五 第 12b 页
忽复震骇声如辟历观者莫不倾悚
 
 
 
 
 
 
 封氏闻见记卷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