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氏闻见记-唐-封演卷四

卷四 第 1a 页
钦定四库全书
 封氏闻见记卷四     唐 封演 撰
   尊号
秦汉以来天子但称皇帝无别徽号则天垂拱四年得
瑞石于洛水文曰圣母临人永昌帝业号其石为宝图
于是群臣上尊号请称圣母神皇后(一作/后)稍加慈氏越
古天册金轮圣神等号中宗践祚号应天神龙玄宗即
位号开元神武后稍加为开元天地大宝圣文神武则
卷四 第 1b 页
天以女主临朝苟顺臣子一时之请受尊崇之号自后
因为故事允文允武乃圣乃神皇王盛称莫或踰此既
以为祖父之称又以为子孙之号虽颠之倒之时有变
易曷曾离此数代之后将无所回避贞元初主上超然
觉悟乃下诏去其徽号直称皇帝合于古矣近岁百僚
复请加尊号上守谦冲意不之许昔光武皇帝诏群臣
上书不得言圣孔子曰若圣与仁则吾岂敢其谦冲之
意大矣哉
卷四 第 2a 页
   运次
自古帝王五运之次凡二说邹衍则以五行相胜为义
刘向则以五行相生为义汉魏共遵刘说国家承隋氏
火运故为土德衣服尚黄旗帜尚赤常服赭赤也赭黄
黄色之多赤者或谓之柘木染义无所取高宗时王勃
著大唐千年历国家土运当承汉氏火德上自曹魏下
自隋室南北两朝咸非一统不得承五运之次勃言迂
阔未为当时所许天宝中升平既久上书言事者多为
卷四 第 2b 页
诡异以希进用有崔昌以勃旧说遂以上闻元宗纳焉
下诏以唐承汉自隋以前历代帝王皆屏黜之更以周
汉为二王(一作/主)后二岁礼部试天下造秀作土德惟新
赋则其事也又杨国忠秉政自以隋氏之宗乃追贬崔
昌并当时议者而复酅介二公焉
   降诞
近代风俗人子在膝下每生日有酒食之会孤露之后
不宜以此日为欢会梁元帝少时每以诞载之晨辄设
卷四 第 3a 页
斋讲经洎阮脩容殁后此事亦绝太宗会以降诞日谓
长孙无忌曰今日是朕生日俗云生日可喜乐以吾之
情翻感思因泣下中宗常以降诞宴侍臣贵戚于内庭
与学士联句柏梁体诗然则国朝以来此日皆有宴会
玄宗开元十七年丞相张说遂奏以八月五日为千秋
节百寮有献承露囊者是日皇帝御楼张乐倾城纵观
天下士庶皆为赏乐其后又改为天长节肃宗因前事
以降诞日为天平地成节代宗虽不为节犹受诸方进
卷四 第 3b 页
献今上即位诏公卿议吏部尚书颜真卿准奏礼经及
历代帝王无降诞日惟开元中始为之又复本意以为
节者喜圣寿无疆之庆天下咸贺故号节曰千秋万岁
之后尚存此日以为节假恐乖本意于是敕停之
   金鸡
国有大赦则命卫尉树金鸡于阙下武库令掌其事鸡
以黄金为首建之于高橦之下宣赦毕则除之凡建金
鸡则先置鼓于宫城门之左视大理及府县徒囚至则
卷四 第 4a 页
槌其鼓按金鸡魏晋已前无闻焉或云始自后魏亦云
起自吕光隋书百官志云北齐尚书省有三公曹赦则
掌建金鸡盖自隋朝废此官而卫尉掌之北齐每有赦
宥则于阊门前树金鸡三日而止万人竟(一作/竞)就金鸡
柱下取少土云佩之日利(一作叉云日/利日一作官)数日间遂成坑
所司亦不禁约武成帝即位大赦天下其日设金鸡宋
孝王不识其义问于光禄大夫司马膺之曰赦建金鸡
其义何也荅曰按海中星占天鸡星动必当有赦由是
卷四 第 4b 页
王以鸡为候其后河间王孝琬为尚书令先是有谣言
河南种榖河北生白杨树头金鸡鸣祖孝徵与和士开
谮孝琬曰河南河北河间也金鸡言孝琬为天子建金
鸡也齐王信之而杀孝琬登封嵩岳大赦改为万岁登
封坛南有大槲树杪置金鸡因名树为金鸡
   露布
露布捷书之别名也诸军破贼则以帛书建诸竿上兵
部谓之露布盖自汉以来有其名所以名露布者谓不
卷四 第 5a 页
封检而宣布欲四方速知亦谓之露版魏武奏事云有
警急辄露版插羽是也宋时沈璞(一作沈/羡之)为旴眙太守
与臧质固拒魏军军退质谓璞城主使自上露版后魏
韩显宗大破齐军不作露布高宗怪而问之荅曰顷闻
诸将获贼二三驴马皆为露布臣每哂之近虽仰凭威
(缺六/字)    脱复高曳长缣虚张功捷尤而效之
其罪弥大(一作/甚)所以敛毫卷帛解上而已然则露版古
今通名也隋文帝时诏太常卿牛宏撰宣露布仪开皇
卷四 第 5b 页
九年平陈元帅晋王以驿上露布兵部请依新礼集百
官及四方客使于朝堂内史令称有诏在位者皆拜宣
露布讫舞蹈(一作/蹈舞)者三又并(一作/拜)郡县皆同自后因循
至今不改近代诸露布大抵皆张皇国威广谈帝德动
逾数千字其能体要不烦者鲜云
   匦使
则天垂拱元年初置匦使之制为方函四面各以方色
东曰延恩匦怀材抱器希于闻达者投之南曰招谏匦
卷四 第 6a 页
匡政补过禆于政理者投之西曰申冤匦怀冤受屈无
辜受刑者投之北曰通元匦进献赋颂涉于元象者投
之置匦使一人判官一人谏议大夫或拾遗补阙充其
使专知受状每名进入以待处分馀付中书及理匦使
使常以御史中丞或御史(或御史下/有中字)为之初置匦有四
门其制稍大难于往来后遂小其制度同为一匦依方
色辨之汉时赵广汉为颍川太守设缿筒言事者投书
其中匦亦缿筒之流也梁武帝诏于谤木肺石旁各置
卷四 第 6b 页
一函横议者投谤木函求达者投肺石函则今之匦也
初则天欲通知天下之事有鱼保宗者颇机巧上书请
置匦以受四方之书则天悦而从之徐敬业于广陵作
逆保宗曾与敬业造刀车之属至是为人所发伏诛保
宗父承炜自御史中丞坐贬义州司马天宝中元宗以
匦字声似鬼改匦为献纳使乾元初复其旧名
   定谥
太常博士掌谥职事三品以上薨者故吏录行状申尚
卷四 第 7a 页
书省考功校勘下太常博士拟议讫申省省司议定然
后闻奏昔周公文王之子谥曰文公苟有令德不嫌同
谥谥二字者一字为质一字为文或文或质盖出当时
礼官之意非定例也自汉魏以来虽道德之重先无爵
者不加谥晋代王遵上疏称武官有爵必谥甚失制度
之本自是公卿无爵皆谥太宗朝郑公魏徵元宗朝梁
公姚崇燕公张说广平公宋璟郇公韦安石皆谥为文
贞二字人臣美谥无以加也非德望尤重不受此谥有
卷四 第 7b 页
唐以来五人同谥亦无嫌也代宗朝吏部尚书韦涉薨
太常博士程皓谥曰忠孝刑部尚书颜真卿駮之出处
事殊忠孝不并已为孝子不得为忠臣(一本多/已字)为忠臣
不得为孝子故求忠于孝岂先亲而后君移孝于忠则
出身而事主所以叱(一本作/比误)驭而进不惮危险故王尊
为忠臣思全而归恐有毁伤故王阳为孝子则知昼之
与夜本不相随春之与秋岂宜同日且以为尚书志业
高远羽仪前朝百行之中能事甚众议行称谥固多美
卷四 第 8a 页
名何必忠孝两施然后表德历考前史恐无此事敢率
愚见请更商量皓执前议曰天地之性人为贵人之行
莫先于孝孝于家则忠于国爱于父则敬于君脱爱敬
齐焉则忠孝一矣立君臣定上下不可以废忠事父母
承祭祀不可以亏孝忠孝之道人伦大经孔子曰以孝
事君则忠又曰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此
圣人之教也至于忠孝不并有为而言将由亲在于家
君危于国奉亲则孰当问主赴君(一本/作国)则无能养亲恩
卷四 第 8b 页
义相迫事或难兼故徐庶指心翻然辞蜀陵母刎颈卒
令归汉各求所志盖取诸随至若奉慈亲当圣代出事
主入事亲忠孝两全谁曰不可岂以不仕为孝舍亲为
忠哉况忠孝侯之传鹊印唐尧之代即有此官伏念美
名请依前谥有司不能駮
   明堂
垂拱四年则天于东都造明堂为宗祀之所高三百尺
又于明堂之侧造天堂以侔佛像大风摧倒重营之火
卷四 第 9a 页
灾延及明堂并尽无何又敕于其所复造明堂侔于旧
制所铸九州鼎置于明堂之下当中豫州鼎高一丈八
尺受一千八百石其馀各依方面并高一丈四尺受一
千二百石都用铜五十六万七百一十二斤开元中改
明堂为听政殿颇毁彻而宏规不改顶上金火珠迥出
空外望之赫然省司试举人作明堂火珠诗进士崔曙
诗最清拔其诗曰正位开重屋凌空大火珠夜来双月
满曙后一星孤天净光微灭烟生望若无还知圣明代
卷四 第 9b 页
国宝在神都史贼入洛阳登明堂仰观栋宇谓其徒曰
大好舍屋又指诸鼎曰煮物料处亦大近洎残孽奔走
明堂与慈阁俱见焚烧
   武监
开元十九年置先师太公庙春秋二仲上戊日释奠用
张良配享牲用太牢轩县之乐八佾之舞出师将发日
皆引辞京兆曹卢若虚录太公之后姜氏吕氏尚氏齐
氏高氏卢氏柴氏庆氏国氏纪氏绍氏檀氏贺氏指氏
卷四 第 10a 页
掌氏厉氏牵氏晏氏望氏献氏易氏章氏谢氏丁氏申
氏营氏浦氏莱氏许氏盖氏雍门氏东门氏子雅氏子
尾氏子襄氏子(缺/)氏子功氏牵氏公旗氏公牛氏卢蒲
氏祭公氏闾公氏仲长氏章仇氏等四十八姓刻石为
记礼部员外郎崔宗之制铭立于庙门天宝中太学生
张絅上书请于太公庙置武监国子监相对教习胄子
春秋释奠于先师太公一如国学文宣王庙书寝不报
   漳渎
卷四 第 10b 页
开元中拾遗盖匡朝上书以江淮河(一本/河淮)济各能独达
于海故受四渎之名按尚书注云漳水横流入河今之
此水与古有异发源潞州东赴沧海有踰淮济合著渎
名请以漳水为一渎并前为五以淮水配西岳漳水配
北岳济水配中岳庶随正方各得其宜阴阳克和风雨
时若奏上不许
 
 封氏闻见记卷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