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门读书记-清-何焯卷三十八

卷三十八 第 1a 页 WYG0860-0526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义门读书记卷三十八
          翰林院侍读学士何焯撰
  欧文
准诏言事上书汉王寻等以百万之兵(至/)少则胜之明
验也 三事亦未审其实如王寻之事亦所谓偏败众
携耳
其四曰禦戎之策 兵将财用皆不具虽有禦戎之策
卷三十八 第 1b 页 WYG0860-0526b.png
将安所施哉公言真纸上空谭也
自四路分帅今已半年训练恩信兵已可用 半年安
得遂可用耶
论台谏官言事未蒙听允书 其意之曲折似陆相气
之清洁似李侍郎 五代史记宦者传论与此文略相

论包拯除三司使上书 可以裁去其半不必乃尔辞

卷三十八 第 2a 页 WYG0860-0526c.png
臣闻治天下者在知用人之先后而已(至/)而人君者亦
常全名节以养成善士 冒头太冗
论选皇子疏 得进言之法有体有味
臣闻言天下之难言者(至/)其可默而不言 工于发端
其优游宴乐也三句 陪说处婉而不迫
居外则无一人可亲三句 凄婉动听
论美人张氏恩宠宜加裁损劄子 切而不激
论贾昌朝除枢密使劄子是则陛下虽断自圣心(至/)
卷三十八 第 2b 页 WYG0860-0526d.png
渐称誉之力也 透骨此英主所不免况仁柔之主乎
论台谏官唐介等宜早牵复劄子 辨析条畅字字皆
合情理如此论事方能开悟人主
陛下自临御已来(至/)中外惊疑 张长史云从听言有
异上起疑一层
臣虽不知台谏所言是非(至/)不宜有此 张云从进言
有异上起疑一层
臣窃以谓自古人臣之进谏于其君者(至/)此不可不察
卷三十八 第 3a 页 WYG0860-0527a.png
也 若泛言当优容台谏不别白其言之无他与剖破
人主疑台谏挟私妄言之根未有能动听者也 张云
论听言者之异一层
自古人主之听言也(至/)则听言易也 张云论进言者
之异一层
伏惟陛下仁圣宽慈(至/)则可知其用心矣 张云明听
言之所以有异一层
昨所罢黜台谏五人(至/)固谓未可以此疑言事之臣也
卷三十八 第 3b 页 WYG0860-0527b.png
 张云明进言之未尝有异一层
议者或谓言事之臣(至/)以作威势 所谓左右之助者
此等是也
论杜衍范仲淹等罢政事状 明辨恳款 庆历五年
乙酉公时为河东转运使
论修河第三状 指陈利害凿凿
言西边事宜第一状 其言庆历之失策亦后来筹边
者之龟鉴也
卷三十八 第 4a 页 WYG0860-0527c.png
故吾兵虽众(至/)不得不败也 要语
表启 欧公四六对属流转变化有如弹丸而矫枉已
过学之太枯不若子瞻尚多风致
蔡州乞致仕第二表 此篇更有情味
谢赐汉书表方经衡石之程 此句不类
谢襄州燕龙图肃惠诗启 变调佳在不作长句
谢进士及第启 少作风逸既不如唐又未变新体槩
录真愦愦也
卷三十八 第 4b 页 WYG0860-0527d.png
上范司谏书 欧公上范司谏书与王炎午生祭文丞
相文皆所谓君子爱人以德者 文势如云之出岫愈
转愈妙
故士学古怀道者(至/)与宰相等 议论峥嵘可以振作
谏官之气
宰相尊行其道(至/)言行道亦行也 足贺字正以起责
字惧字
九卿百司郡县之吏(至/)亦任天下之责 逐层逼入
卷三十八 第 5a 页 WYG0860-0528a.png
束上二段
夫七品之官(至/)非材且贤者不能为也 又作一束转
到希文身上 长史云拖一句接下
幸而城为谏官七年(至/)何所取哉 又将已五年二句
翻覆说透以见有待之不然
又曰彼非我职 带前一句
与高司谏书而足下厕其间三句 此何庸牵缀及之
昔汉杀萧望之与王章(至/)况今之人未可欺也 此一
卷三十八 第 5b 页 WYG0860-0528b.png
段颇失之冗况王章事尤比类失当
上杜中丞书且中丞为天子司直之臣(至/)中丞之举动
也 此段申明不可随以为非
与陈员外书 太辞费
与郭秀才书 虽勉其进而不已然未尝示以所当进
者何业异于韩之直道也
与石推官第二书 语太烦
与荆南乐秀才书天圣中天子下诏书(至/)是直齐肩于
卷三十八 第 6a 页 WYG0860-0528c.png
两汉之士也 长史云言昔之时文浮华而已今古文
之学既行而学之又足以致名两得之计非特为卑论
已也
答陜西安抚使范龙图辞辟命书 其自负既隐然有
在而求士之道亦宜然公文之最近韩者 言外多讽
切亦忠告之遗意
此一端也 拖起下意
士虽贫贱(至/)士不为用 长史云此是欧公本意
卷三十八 第 6b 页 WYG0860-0528d.png
顾用之如何尔 仍纡馀不迫
若修者恨无他才二句 兜裹前幅仍不讦露
非敢效庸人苟且乐安佚也 愤耻等语俱有照应
答祖择之书 更锻鍊则尤高古
夫世无师矣学者当师经 名言读书则得古圣贤人
以为师矣
答李大临学士书 尽曲折
今足下在滁而事陈君与居 事字张改得
卷三十八 第 7a 页 WYG0860-0529a.png
代人上王枢密求先集序书 模儗而无自得此公早
岁文尔大抵欧自夷陵苏自黄州以后皆以谪处穷僻
有馀閒致力于经史乃弥深厚也 荆川谓架空累层
之文按须问其累层所发明者何语荆川论文亦止于
皮相也
汉之盛时有贾谊董仲舒司马相如扬雄 欧公始称
仲舒
正统论上 古今论正统者当以公为第一特下篇稍
卷三十八 第 7b 页 WYG0860-0529b.png
有冗语未尽削耳 居正者实也一统者名也二者不
可得兼以居正为治世之本一统为传世之号分而言
之可也既冠之以正而苏子又曰正统者犹曰有天下
云尔则又失之偏矣
传曰君子大居正(至/)所以合天下之不一也 以经为
案 长史云先原正统二字来历
由是学者疑焉而是非又多不公 长史云发明论者
之失此二句一篇之总
卷三十八 第 8a 页 WYG0860-0529c.png
秦亲得周而一天下(至/)其可疑者三也 长史云数语
檃括后篇之旨
正统论下天下大乱(至/)则大且彊者谓之正统 长史
云此段即是申明晋隋之为正统
然则有不幸而丁其时(至/)而正统明 不易之论亦语
有断制 长史云以上伸已论之是以下辨诸论之非
其恶秦而黜之以为闰者谁乎(至/)则始皇未可废秦也
 以下更有剪截笔力便高看子厚封建论是如何
卷三十八 第 8b 页 WYG0860-0529d.png
春秋之说君弑而贼不讨(至/)况欲干天下之统哉 贼
在国而不能讨则谓之无臣子若东晋但不能报雠与
讨贼又不同类也
七世至于孝文而去夷即华(至/)而其为功何异王者之
兴 魏非真能修文德也不过以江左文物所在人艳
称之亦改革法制以自文代北之陋尔然行之未久而
国乱非如三代王者创制立法使数百年民被其泽也
论其志亦曰彼善于此云尔功则未也
卷三十八 第 9a 页 WYG0860-0530a.png
今特以其不能并晋宋之一方 孝文不当晋宋之代
春秋之时齐桓晋文(至/)圣人有所不取也 直以其不
能一天下而黜之是也若援桓文吴楚为比则斯时之
为周者谁欤
及契丹之北也(至/)汉乃杀之而后入 许王者唐明宗
之子又岂可以存晋乎八句亦可削
鹿门评云统之在天下未尝绝也按正统有时而绝欧
公千古特出之见而朱子所谓三国南北五代皆无统
卷三十八 第 9b 页 WYG0860-0530b.png
之时实因之也以统与蜀与晋又因南轩之例而不绝
因馀之统虽有为为之而较之欧公所论则尤密矣鹿
门不通古今妄欲判此大公案真可笑不自量也 朱
子虽有正统之馀亦予之统一例然魏吴皆汉臣子汉
中王既承汉绪魏吴不得而抗也晋之琅琊虽不能仗
义讨贼如诸葛之屡耀其武然刘石皆常伏属于晋晋
祀不绝彼虽桀大名不容假也若宋之与金则本为敌
国画淮为界又不得以辽事为比准之南北并书乃为
卷三十八 第 10a 页 WYG0860-0530c.png
至公不知后世有朱子者作又何如耳 长史录王子
充正统论于此篇之后亦以欧公之说为断建炎南渡
亦不予之以统
为君难论上 能烛理则可以知人矣能知人则可以
用人矣
文遇对曰臣闻作舍道边(至/)何必更问群臣 文子曰
是而行之谓之断非而行之谓之乱清泰帝之徙太原
所以异于宪宗之平淮西也
卷三十八 第 10b 页 WYG0860-0530d.png
本论上然一遇水旱如明道景祐之间 明道景祐之
水旱岂天地之气独钟于人而生大贤乎
本论中 文章渐嫌皮肉太厚人言曾文沓拖我谓曾
视欧为健也
王政修明礼义之教充于天下 气实
其虑民之意甚精(至/)又奚暇夫外慕哉 说三代法制
教化之妙亹亹可味
然则礼义者胜佛之本也(至/)末 不如韩云明先王之
卷三十八 第 11a 页 WYG0860-0531a.png
道以道之矜寡孤独废疾者有养也二语表里兼备
春秋论上 劲健有家法公文之至者
春秋论中 两意浅深反覆析理明畅
其于是非善恶难明之际圣人所尽心也 长史云难
明二字又进一层
其不为正君者几何(至/)则何从而知其摄也 长史云
此言是非难明则正名尤急
其生也志不克伸(至/)亦何望于春秋乎 长史云此言
卷三十八 第 11b 页 WYG0860-0531b.png
善恶难明则求情实尤重
隐实为摄(至/)则隐决非摄 以公遇弑而祔于庙安得
不以公书不可以此而难非摄也
秦誓论 明辨不冗
朋党论 自是会做文章然久读反觉其虚誇寡味此
欧文之近苏者 无诚意少和气 宋仁宗资性宽厚
爱人所病者多疑尔故公可以此论进若雄察之主方
以朝士植党为疑骤闻是说必谓其敢为党比又巧为
卷三十八 第 12a 页 WYG0860-0531c.png
异说以自饰自炫言者乘之其不以诬罔不敬受祸者
鲜矣有朋而不党乃颠扑不破之论不必新说而后可
悚听也
惟幸人君辨其君子小人而已 能辨是本
大凡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 以下指陈君子小人
之情状
然臣谓小人无朋惟君子则有之 此转又透上一层
翻说惟君子为有朋尤足破人主之惑 长史云孟子
卷三十八 第 12b 页 WYG0860-0531d.png
贤者而后乐此不贤者虽有此不乐也此文全是摹仿
尧之时小人共工驩兜等四人为一朋 以下举自古
人主能辨不能辨之得失治乱以证之
自古为朋之多且大莫如周 跌宕
夫兴亡治乱之迹为人君者可以鉴矣 上已极透快
故只用澹澹一句收结
纵囚论然安知夫纵之去也(至/)所以复来乎 此段终
是刻深但言其不可为法则得之矣
卷三十八 第 13a 页 WYG0860-0532a.png
不然太宗施德于天下(至/)此又不通之论也 此却责
备得是即使其诚亦不过意气之相感何如礼义之化
使人不入于恶乎
唐书兵志论及其末也(至/)曰禁军 禁军自唐之盛已
有之不待末年
唐书艺文志论 四类平起方是唐书艺文志论盖于
是始分为四也
帝王世次图序 更简劲尤佳
卷三十八 第 13b 页 WYG0860-0532b.png
以孔子之学(至/)宜其失之多也 数语可谓通人之论
苏子由不知此而复为古史其亦谬矣
而舜禹皆寿百世 添毫
外制集序 用笔极有顿挫言外亦感慨无穷
学者文章见用于世鲜矣 又申叹上两层
盖王者之训在焉二句 语重收煞得住
苏氏文集序 子美固杜公之婿然当时借以起事尤
在范文正公故事甚微而斥逐不少贷前辈论此文都
卷三十八 第 14a 页 WYG0860-0532c.png
不甚分晓祸作于李定而张方平王拱辰之徒皆承吕
许公之风旨者欧公于序文缘有所避不曾尽情说破
而集录之以为十卷 今作十五卷者又非欧公所编
之旧矣 岂公于子美之诗别为编故志中首叙集录
遗稿之事后又称其诗也
其材虽高而人亦不甚嫉忌(至/)末 不惟不加爱惜并
见废亦非其罪及他人得路而子美独前死此尤可悲
悼者潆迥反覆言尽而意不止
卷三十八 第 14b 页 WYG0860-0532d.png
江邻几文集序 既铭其墓又序其文公于故交亦止
三人耳故此文以苏梅陪说
而其间又有不幸罹忧患三句 对苏
与夫仕宦连蹇二句 对梅江
独其文章尚见于世者 转入文集
故余于圣俞子美之殁(至/)其言尤感切而殷勤者以此
也 苏梅二序妙处公已自发其蕴
仲氏文集序 此文殊少佳处后半亦不谨严
卷三十八 第 15a 页 WYG0860-0533a.png
梅圣俞诗集序 得意之作
然则非诗之能穷人二句 跌宕
辄抑于有司 穷久
年今五十 提出将老
不求苟说于世(至/)乐于诗而发之 一句一折
虽知之深亦不果荐也 跌宕
其妻之兄子谢景初 景初之诗颇工盖其渊源有自
 鲁直谓从妇翁得句法则亦本于此也 景初名师
卷三十八 第 15b 页 WYG0860-0533b.png

其后十五年 以下又公他日所续书
谢氏诗序 此等文韩柳不为
昔卫庄姜许穆夫人(至/)其不泯没矣 太大太远南宋
后烂套实基于此
释惟俨文集序曼卿尝曰(至/)则贤者安肯顾我哉 前
后客主相酌成章
然尝窃怪平生所交(至/)尚安能酣豢于富贵而无为哉
卷三十八 第 16a 页 WYG0860-0533c.png
 下云以此诮其坐人若无此数语则难从不交妄人
一段转接耳
释秘演诗集序 穆伯长尹师鲁皆与演善见于师鲁
文集亦谓其好论天下事衣冠而振起之必荦荦取奇
节云
予少以进士游京师 长史云从自家起 老少盛衰
四字作关键
予疑所谓伏而不见者四句 长史云又入自已
卷三十八 第 16b 页 WYG0860-0533d.png
予亦时至其室 长史云又入自已
嗟夫二人者予乃见其盛衰二句 跌宕
章望之字序 亦学韩然太直
送徐无党南归序 用立德立功立言之语而稍变之
其意盖在言不能以徒立必附于德与功而后能必其
不朽然转至要处却不能说出师古圣贤之实于此见
欧之本领规模去韩甚远也
予欲摧其盛气 摧字收全篇有力
卷三十八 第 17a 页 WYG0860-0534a.png
送杨寘序 此似学送王秀才序而不如者不独笔力
简古为难韩乃简古中旨趣深远
送梅圣俞归河阳序 长史云欧公论梅圣俞诗详于
书圣俞稿后一篇与此序同时所作其后序其诗集十
卷所谓诗乃穷而后工而最后作墓志即书此数语曰
圣俞以为知言也作诗序惜无人能荐圣俞作墓志又
悲圣俞之屡荐而终不见用也
送曾巩秀才序况若曾生之业(至/)可怪也 骇其文
卷三十八 第 17b 页 WYG0860-0534b.png
思广其学而坚其守 壮其志
而有司又失之 带前
使知生者可以吊有司之失而贺余之独得也 二句
总结所以许生者悠扬不尽
送田画秀才宁亲万州序 长史云极似昌黎送王秀
才序本其先世立说也又云大抵欧公文从脩五代史
处极有得力 其中无味与昌黎绝远发端语亦太冗
及建隆之际或灭或微 从万州发端先着此句方不
卷三十八 第 18a 页 WYG0860-0534c.png
散漫
用兵不过万人 欲誇功德之盛而语非实录文字必
归无用乃书生之陋也未有师少于三万人而能攻一
国者
巴峡之险至此地始平夷 即纽
皆王师向所用武处(至/)末 双绾
传易图序易之传注 以下又论传注及师承
诗谱补亡后序 虽少深旨而文颇醇洁
卷三十八 第 18b 页 WYG0860-0534d.png
夫不尽见其书(至/)其能使之必服乎 善论
删正黄庭经序 明白条畅
又有以谓此外物不足恃而反求诸内者 转到黄庭
若大雅君子则岂取于此 收归无仙本意
韵总序 发端迂远讳其所不能而姑为大言以张之
此作者之大病
故儒者莫暇精之 非儒者之莫暇也近世小学废矣
礼部唱和诗序 此等文未能喻其佳处
卷三十八 第 19a 页 WYG0860-0535a.png
盖绝不通人者五十日 宋时试期之宽如此故校阅
宜精且有馀力唱和也
集古录目序 使子瞻为之必不若此费力 自不逮
宝绘诸记
或讥予曰物多则其势难聚 上既有聚多必散之语
此转似赘
予对曰足吾所好(至/)末 回抱前半亦不见笔力
桑怿传以免短使送三班 免短未详
卷三十八 第 19b 页 WYG0860-0535b.png
若欲避名则善皆不可为也已 名言
仁宗御飞白记 较东坡文为深厚公事仁宗久自然
尤言之沉摰也
盖以遭时清明(至/)亦朝廷一时之盛事也 长史云从
高一层说来
余曰仁宗之德泽(至/)登金门而上玉堂者乎 长史云
从低一层说来
御书阁记 晦翁以此为公文第一 开元以老子为
卷三十八 第 20a 页 WYG0860-0535c.png
祖且有道举而太宗未始崇信其说特以前代帝王尝
赐御书因而赐之此可见祖宗好尚之正而彼得之尤
为光宠绝盛之事以此立论转到兴复上亦可作一篇
文字
而道家非遭人主之好尚不能独兴 挽上开元
相州昼锦堂记 题无深意特高一层起论施诸魏公
独不为夸 荆川云前一段依题说起后乃归之于正
此反题格也按反题却愈切题所以佳 阎云为时名
卷三十八 第 20b 页 WYG0860-0535d.png
卿谓父国华官右諌议大夫有列传欧公为作真赞
临大事六句宋史取以为列传论
此一介之士得志当时 此志字浅
昔人比之衣锦之荣者也 提过本意
此公之志而士亦以此望于公也 长史云言公少时
之志便如此
其言以快恩雠矜名誉为可薄 有此证佐则前半方
不涉客气若不量轻重只要高处立阔处坐便成乱道
卷三十八 第 21a 页 WYG0860-0536a.png

有美堂记 通篇以虚景成文
岘山亭记 长史云前半篇俱是后半篇影子 言外
有规史君好名意盖叔子是宾光禄堂却是主也 史
君非其人而尤汲汲于名公盖心非之妙在微讽中有
引而进之之意仍归于敦厚也
岘山临汉上望之隐然 起句用襄阳耆旧传见世说

卷三十八 第 21b 页 WYG0860-0536b.png
是知陵谷有变而不知石有时而磨灭也
后人针砭亦是为后人放宽
将自待者厚而所思者远欤 为后其为人与志之所
存伏脉 无自待者厚二句便义理不圆足文章亦径
露少味矣欧公此等处尚得韩法也
因以君之官(至/)并传于久远 据事直书讽刺自见
君皆不能止也 讽
余谓君知慕叔子之风而袭其遗迹(至/)则君之为政于
卷三十八 第 22a 页 WYG0860-0536c.png
襄者又可知矣 长史云有讽有颂 立意好而文法
太卑熟
李秀才东园亭记 本不足记故但书其不能忘情于
园亭者
修友李公佐(至/)命修志之 下方详叙随之风土先点
出为亭作记方不散漫然亦嫌其语太烦也
随虽陋非吾乡 六字收束前二段
泗州先春亭记 有用文章笔亦峻健
卷三十八 第 22b 页 WYG0860-0536d.png
泗之民曰(至/)以食役者 长史云以出米助役为民之
意说得有体
且推其美于前人而志邦人之思也 长史云此却说
是张侯之意尤妙
前司封员外郎张侯夏守是州(至/)末 补明因其旧盖
前政亦知所先者不欲没其人因可归重堤上也
真州东园记园之广百亩(至/)辟其后以为射宾之圃
先撮记园之大略
卷三十八 第 23a 页 WYG0860-0537a.png
芙渠芰荷之的历(至/)鼪鼯鸟兽之嘷音也 细记园之
景物 就废兴上相形逐段裁剪文字始不平衍又得
当时即图指点神猊
水光日景动摇而上下 儭笔生动
嘉时令节州人士女啸歌而管弦 来游不记三人但
记士女并为结处无辛苦愁怨之声伏脉
若乃升于高以望江山之远近(至/)吾亦不能言也 补
写图外之景趣是文章染法弥有馀情
卷三十八 第 23b 页 WYG0860-0537b.png
其为我书其大概焉 落到作记此虚后实此正后反
皆有层次变换
真天下之冲也 应起处当东南之水会句又转出一

然而池台日益以新草树日益以茂 即总收前文所

而又协于其职 从相得二字中结到园之可记而非
徒以其眷眷于是也
卷三十八 第 24a 页 WYG0860-0537c.png
然后休其馀閒又与四方之贤士大夫共乐于此 包
括首尾 结处故非溢美此园之所以可记也
乃为之书 记字结
海陵许氏南园记 长史云南园者许君之乡园也故
本其居家之孝友以风示其乡之人亦在乡言乡之义
也 海陵去真州密迩以发运使还临本州为小园于
郊居既不足铺扬且有桑梓之敬又不可泛入与民同
乐议论故从许氏世有孝德能化其乡意推而论之非
卷三十八 第 24b 页 WYG0860-0537d.png
漫然翻案破坏记事文体
夫以制置七十六州之有馀(至/)亦不足书 将园字撇
开从海陵许氏四字着意
凡海陵之人(至/)登其台榭 于记园仍善抱不脱
使许氏之子孙世久而愈笃 从上文世字生下
将见其园间之草木(至/)不择子而哺也 张云似昌黎
董生诗 又作此一层文势方不单薄于园上亦有馀

卷三十八 第 25a 页 WYG0860-0538a.png
丛翠亭记 早岁学唐之文 似柳
盖其名在祀典以下 此处尚少烦
见山之连者(至/)若斗若倚 写出丛字
菱溪石记刺史李濆为荇溪记 李濆荇溪新亭记见
文苑英华此句疑脱新亭二字
予感夫人物之兴废 一句结上生下
亭负城而近 荇溪新亭记云得古溪于郡之东北十

卷三十八 第 25b 页 WYG0860-0538b.png
桴槎山水记 前后意不相属浮槎之水安知非前人
所未亲历而龙池或至宋而坏也乃遽发怒于又新何
哉 以吾郡言之虎邱石井唐人品为第三今不可食
天平山白云泉发自范文正公今水味亦减矣使欧公
为文又作何语耶
游鯈亭记 翻得好
吉州学记 意思气象俱胜 句句切庆历吉州之学
其中照应极绵密 长史批分三段看前言宋之学久
卷三十八 第 26a 页 WYG0860-0538c.png
而后立而归美于天子次言吉州之学不久遂成而归
美于李侯后言学之道又必久而后成以深致责望后
人之意尤觉神理警动
学校王政之本也(至/)须其久而后至于大备欤 长史
云此于立学迟久之故特作一段回护
事方上请而诏已下学遂以成 长史云李侯治吉在
未举诏书之时此作者着意处见其贤于他人
吉之士率其私钱一百五十万以助(至/)而来学者常三
卷三十八 第 26b 页 WYG0860-0538d.png
百馀人 长史云此是记事正面
进不能赞扬天子之盛美退不能与诸生揖让乎其中
 长史云上句远应下句近接
善教者以不倦之意须迟久之功 公于本论下篇亦
云然
以诗颂天子太平之功 长史云收起处
刻辞于石而立诸其庑以俟 作记只一句结出
襄州谷城县夫子庙记 长史云是庙记不是学记
卷三十八 第 27a 页 WYG0860-0539a.png
释奠释菜(至/)独春秋行事而已 长史云庙以祭而设
故从祭祀说起是议论有原本处
而后之人不推所谓释奠者(至/)何其谬论者欤 此层
议论徒欲驾韩之上不知乃犯驳题之病行文亦少捡
局矣
而州县幸有社稷释奠(至/)可胜叹哉 长史云有此一
段方见庙之不可不修方见修庙者之功
丰乐亭记 和平深雅 余尝过清流关者其岭甚卑
卷三十八 第 27b 页 WYG0860-0539b.png
不为绝崄特以介南北之冲取滁之所必争故耳
修既治滁之明年夏(至/)辟地以为亭 此一段先记亭
 曰明年则既在岁物丰成之后矣
而与滁人往游其间 虚含共乐
滁于五代干戈之际用武之地也 本其山川 以下
记丰乐之所以名
自唐失其政海内分裂(至/)何可胜数 此段意思甚好
但下字亦宽缓须如东坡表忠观碑才得精神 必说
卷三十八 第 28a 页 WYG0860-0539c.png
到杀人盈野杀人盈城着在百姓身上乃见今日休养
生息朝廷功德之深
漠然徒见山高而水清 插入山与泉一笔
今滁介于江淮之间 道其风俗之美
舟车商贾四方宾客之所不至 地僻
民生不见外事 事简
而安于畎亩衣食以乐生送死 俗之安閒
而孰知上之功德 宣上功德
卷三十八 第 28b 页 WYG0860-0539d.png
乃日与滁人 共乐
风霜冰雪刻露清秀 南山逼冬转清瘦刻露圭角出
崖窾公二语从韩诗出也
乐其岁物之丰成 破题
使民知所以安其丰年之乐者 其字从东坡书此记
 反应五代之际二句反覆以宣上恩德意
刺史之事也 应治滁
遂书以名其亭焉 结句是记事之体
卷三十八 第 29a 页 WYG0860-0540a.png
醉翁亭记 长史云通篇命意在醉翁之意四句下分
两大段摹写 昭明太子陶渊明集序云有疑渊明诗
篇篇有酒吾观其意不在酒亦寄酒为迹者也公此篇
中用其语 独孤至之琅琊溪述云公登山乐山者争
同无小无大乘兴从公又云时时醉止与夕鸟俱明月
满山朱轓徐驱亦采用而变化出之
环滁皆山也 起句是法阳山天下之穷处也
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以下 第二层又写琐屑事
卷三十八 第 29b 页 WYG0860-0540b.png
临溪而渔(至/)太守醉也 还题中醉字
泉冽而酒香 泊宅编云东坡书此文改泉冽而酒香
作泉香而酒冽按倒转则句响亦本月令水泉必香也
树林阴翳三句 无此一层即意味索然
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(至/)末 逐层带转 兼取濠上
之意
画舫斋记 善于洗发后来如戴帅初辈专效此种
岂真乐于舟居者耶 乐字即反起下一段
卷三十八 第 30a 页 WYG0860-0540c.png
峡州至喜亭记江出峡始漫为平流 按汉书地理志
夷陵下注应劭云夷陵山在西北是夷陵之所以名也
欧公乃云峡口之崄至此而始平夷无乃未之考欤
故舟人至此者 出至字
相贺以为更生 起喜字
夷陵县至喜堂记 前段极言始来而不乐之由皆为
下文既至而后喜之地中间因朱君待公厚而堂又为
公作也故插叙能变陋俗以致归美之意末仍以此作
卷三十八 第 30b 页 WYG0860-0540d.png
收文字照应处得大体所记虽止一堂仍非独为吾一
人之私也
夷陵者楚之西境(至/)而诗人亦曰蛮荆 上皆叙细碎
事着此三四语点染乃质而不俚
 
 
 
 义门读书记卷三十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