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门读书记-清-何焯卷三十六

卷三十六 第 1a 页 WYG0860-0495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义门读书记卷三十六
          翰林院侍读学士何焯撰
  河东集
沛国汉原庙铭 三铭皆当时体
昔在帝尧云云 发端本典引来在后人若此牵合尤
无谓
又俾九臣之后 九作元
卷三十六 第 1b 页 WYG0860-0495b.png
且夫以断蛇之威以下 言今日亦非遂无功德
群蛇辅龙四语 倒叙变换有义意
以翊天门 翊作羾较胜
涂山铭 如此文岂可并存以为大圭之玷
天地之道尚德而右功(至/)商周让德焉 论至卑浅不

是以周穆遐追遗法 周穆即可以比禹乎
寿州安丰县孝门铭 似蔡伯喈其体则表忠观碑文
卷三十六 第 2a 页 WYG0860-0496a.png
所由也
武冈铭御史中丞柳公绰练立将校 兵素不练又无
先声而偏师别屯未有不往遗之禽者也
凶渠同恶革面向化 严绶攘公绰之功而史仍之赖
此文而后世犹有考也以退之与公绰书观之非私其
族人而为者
以示我子孙亿万年 亿上有弥字
井铭 古直
卷三十六 第 2b 页 WYG0860-0496b.png
舜禹之事向者丕若曰(至/)其事则信 亦小巧
尧知其道不可退而自忘四句 文法颇晦理有所短
也三载遏密其果忘尧乎以鄙语侈为新奇而反谓经
言非实录亦可悯笑
而尧隤然聋其聪(至/)加少矣 此直小儿语也
宦董袁陶之贼生人盈矣 宦董袁陶成一语乎
谤誉 此二篇颇可观乃法韩李者其不出柳子决也
故可宠可富而人犹谤之 犹字不如作弥字
卷三十六 第 3a 页 WYG0860-0496c.png
然而世之人闻而大惑(至/)在上而必彰也 似可已
咸宜 爽朗
鞭贾其贾宜五十 宜作直
其节朽黑而无文 文下有材字
以求贾技于朝 朝下有者字 此文何味之有不作
也可
吏商 此文与谤誉二篇亦相类或非柳所作
以故贬吏相逐于道 贬作败
卷三十六 第 3b 页 WYG0860-0496d.png
何以利为也 利下有教字
东海若 是其永州儗庄之作
毛颖传后题而学者得之励其有益于世欤 之字作

裴瑾崇丰二陵集礼后序 起五行甚有笔力
与文物以受方国 与字未详
昔韦孟以诗礼传楚至咸以为荣 因其书而并及其
祖宗兄弟之美此古人作序正体
卷三十六 第 4a 页 WYG0860-0497a.png
瑾字封叔 此下太烦
柳宗直西汉文类序 发端本荀仲豫
合而为史 史下有记字
欲采比义会年长疾作 李于义字为读
森然炳然若开群玉之府六句 点染类字然似少味
殷周之前其文简而野 文莫盛于周降而诸子屈宋
其变尽矣汉氏得其绪耳何谓野乎
贞元间文章特甚(至/)末 李云一结即得孟坚笔意
卷三十六 第 4b 页 WYG0860-0497b.png
序后复系一序文之变体从史书中来
杨评事文集后序 后序故起处但述其制作所诣
此篇多法艺文志以为词然稍浚彦和而清之尔未及
于古也
濮阳吴君文集序武陵又论次志传(至/)末 已有此故
可与王文宪集序之体异
王氏伯仲唱和诗序虽古犹今也 今作乏 此作无
所取
卷三十六 第 5a 页 WYG0860-0497c.png
送崔群序禀至和之至者 作禀和气
今将宁觐东周 告宁汉分吉凶宁觐二字后人不可
袭用
送邠宁独孤书记赴辟命序为壮夫捧腹 捧腹句是
当时语未刮磨者 此篇似符载得意文
送幸南容归使联句诗序 当时体
送苑论登第后归觐诗序 如此作宜从削略矣
送萧鍊登第后南归序 早岁文之最雅洁者
卷三十六 第 5b 页 WYG0860-0497d.png
送班孝廉序相国冯翊王公 送严公贶下第序但云
冯翊公则王字衍 此序宜削
送独孤申叔侍亲往河东序温清奉引之隙 清与凊
古字通用 此序即步趋梁补阙之徒所以浅薄柳子
少年不先沉浸于经而遽为幅尺所限永州以后始开
广矣
送豆卢膺序而恒以幼孤 幼孤疑作孤幼
送赵大秀才序 辞旨浅鄙吾岂丐夫𨽻人哉
卷三十六 第 6a 页 WYG0860-0498a.png
同吴武陵赠李睦州诗序 劲拔而未淳古
送薛存义之任序今我受其直 我字衍
以今天下多类此(至/)势不同也 此言岂可公传道欤
 此序词稍偏激孟子虽发露犹自得其平也
送李渭赴京师序予嫉其不为是久矣 嫉字不稳凡
有此者皆气质之偏也
送严公贶下第归兴元觐省诗序而子之伯仲(至/)如少
习然 称之者亦有分寸
卷三十六 第 6b 页 WYG0860-0498b.png
于是文行之达 达下有者字
送辛殆庶下第游南郑序 如此文宜悉削去梦得编
集更少百篇则柳之道益光
四贡乡里而后获焉 昌黎再举河东四贡
怀有美饵 饵下有者字
神文章 神作袖
吾欲抑而不叹二句 乃有此疲薾之句 此序皆流
俗人之见顾视曹偶则遂以为可矣若退之辈何
卷三十六 第 7a 页 WYG0860-0498c.png
送崔子符罢举诗序文学移而从之 文学作又举
仕将晚矣 仕一作任观下崔子之仕又何晚乎句究
当作仕
而戚其幼孤 幼孤作孤幼
再岁不就选(至/)其可厚而理乎 柳犹有激而云苏议
事若此弥乖疏矣
是且不见隆 是字上有如字 按苏子瞻议学校贡
举状本此虽然易其科隆其实则俗加美焉道加广焉
卷三十六 第 7b 页 WYG0860-0498d.png
君子之论岂可限于一偏也
送蔡秀才下第归觐序未克决而忘之也 决是决去
之意
彼莫莫者其有宰于人乎二句 无可疑者理也不足
信者数也其言进退无据
故君子之居易俟命 果哉末之难矣不为居易俟命
者叹也 此篇可削
送韦七秀才下第求益友序所谓先声后实者(至/)是岂
卷三十六 第 8a 页 WYG0860-0499a.png
拙于为声者欤 故谬其词使有司无解于失士实之
不辨则是驱天下而趋于声也巧于声而拙于实岂士
端使然哉有司乃自致之
谷梁子曰五句 直斤其无目而托为自反之辞赖引
谷梁子数句粗存廧仞 此篇诙啁之作要之轻薄作
者不尚发端亦太尖
送辛生下第序略 发端见其过不在士中多平心之
论绝私请而惟文之甲乙焉则二者之患去斯能为无
卷三十六 第 8b 页 WYG0860-0499b.png
私为守正焉耳郢乃不学而惟已之名是邀者也
吾甚愤焉 愤字过矣使辛生如是犹当有以平其心
也愤不若惜字之稳
送从兄称罢选归江淮诗序 当时体殊凡近
遂命从侄立 从侄称亦与经不合
送从弟谋归江陵序 从伏波将军念从弟少游哀吾
志大之语拓为大章意味甚隽永
独见谋在众少言 下智字从少言生下
卷三十六 第 9a 页 WYG0860-0499c.png
后以智免归 智免对不智触罪
求其道之至者以相励也 伏后
不谋道而道显 道可以不谋而显乎
抑又闻圣人之道(至/)其可度哉 应道之至者仍望其
不以是终而相与振其祖宗之绪不誇不激情话可爱
送表弟吕让将仕进序勤而不忘斯可也四句 缴可
不可
陪永州崔使君游宴南池序连山倒垂(至/)可谓无负矣
卷三十六 第 9b 页 WYG0860-0499d.png
 此等摹写是唐人常语
愚溪诗序 词意殊怨愤不逊然不露一迹
愚溪之上买小邱(至/)为愚岛 诗有八题先详叙于此
皆山水之奇者 伏后案
夫水智者乐也 愚字对面
宁武子邦无道则愚五句 愚字侧面
溪虽莫利于世六句 转出叙诗
以愚词歌愚溪(至/)莫我知也 愚字翻身出脱
卷三十六 第 10a 页 WYG0860-0500a.png
娄秀才花下对酒唱和诗序 文甚秀拔而发端有不
自贵重之病所学然也
法华寺西亭夜饮赋诗序 此永州文犹未能脱弃凡

序饮员小邱 员作买
众皆据石注视二句 间此二句在中间得情
序棋 晏元献公题云此二篇古本或有或无
如其第书之 第字生波 通篇少味
卷三十六 第 10b 页 WYG0860-0500b.png
凌助教蓬屋题诗序 为当时体而不犯俗句惟求仁
而得四字尚嫌奢阔不伦
送韩丰群公诗后序宗元常与韩安平遇于上京 韩
丰弟泰字安平 通篇嚼蜡
送娄图秀才游淮南将入道序无事为閒不死为生
閒以心不以事生以道不以形
送易师杨君序宜求专而通新而一者以为胄子师
此专为仲子陵施士丐之徒加砭
卷三十六 第 11a 页 WYG0860-0500c.png
送徐从事北游序抑处于远(至/)而至于是欤 从北游
起论
然则馀二者为之决矣 累累如贯珠
苟闻传必得位(至/)末 掉尾生色振起全篇之势遂拔
出俗下所见之外 李云起讫间架其源派亦与韩同
而稍变其音节
送诗人廖有方序皆奇怪 上有其产二字
为唐诗有大雅之道 当时目沈宋所变为唐诗
卷三十六 第 11b 页 WYG0860-0500d.png
送元十八山人南游序 李云此篇即退之所病者
黄鹄一去以下 结尾伤格
送文畅上人登五台遂游河朔序休上人 休上人岂
得复在高僧之列人谓柳子于彼法最深密者彼盖感
其张已而许之也
与竺乾鹫岭角立相望而往解脱者 角立相望谓清
凉山形似鹫岭也然摩滕法兰所对明帝文殊自佛法
未入中国以前即于此山摄化之语乃属后人附会故
卷三十六 第 12a 页 WYG0860-0501a.png
作者不取 潘云圆觉经云声闻人具六通得入解脱
凡有所传皆是妄想得脱其由名之解脱去
伟长德琏之述作 称引不逾选学于唐格亦凡语也
 此早年文不出唐格
送巽上人赴中丞叔父召序不于其书而求之(至/)况其
意乎 斯言也吾取以为陆王氏之徒砭焉
其土汪汪也 汪汪疑作汪衍一汪字
求道者多半天下 者字下有之字 此篇奥旨括于
卷三十六 第 12b 页 WYG0860-0501b.png
送琛上人叙中
送僧浩初序而贱季札由余乎 季札由余用夏变夷
者也
吾之所取者与易论语合 不暇远引与易之乾坤论
语之本立道生犹有合否也
无夫妇父子(至/)不知韫玉也 此遁词耳天下岂有外
伦而能尽性者乎
且凡为其道者四句 所长止此何至去人伦无君父
卷三十六 第 13a 页 WYG0860-0501c.png
以徇之哉然则柳子可谓昩于轻重者矣 此篇柳子
极用意之作
送元皓师序 刘禹锡引不足以发之故重有此叙
送琛上人南游序 彼教之金堤底柱
送文郁师序 与送从弟谋文同趣借族兄弟以自抒
胸臆
送元举归幽泉寺序 永州初变文体时刻削而不免
局束
卷三十六 第 13b 页 WYG0860-0501d.png
送浚上人归淮南觐省序 语颇多凡俗
古之赠礼必以轻先重 以轻先重施之作序是佳语
但于释子殊无涉耳
监察使壁记 谨洁 永州以前文之至者
非必神之也盖亦附之教焉 谓非必神之者是其识
有所偏于附之一言亦自相违反其失与蜡说同也
洎执役而卫者 役一作殳言卫则作殳为是
四门助教厅壁记后魏太和中 太和元魏孝文帝时
卷三十六 第 14a 页 WYG0860-0502a.png

贞元中王化既成 王化既成四字太无归宿
余故为之记而由夫三子者始 贺与归则既见于文
矣他不足称由三子者始非文人清官则可以无书也
武功县丞厅壁记凡以战得爵(至/)末 德宗以后神策
军士倚中官为暴横于畿赤结语微及之 前路官之
有丞何必烦引
诸使兼御史中丞壁记 亦无败句
卷三十六 第 14b 页 WYG0860-0502b.png
岭南节度飨军堂记 更简百馀字则笔力益高 起
处先叙军府所领之大所寄之重乃记改作是堂缘起
以执秩拱稽 指军
以译言贽宝 指宾
合二使之重 二使岂可并论鸟兽睢盱亦不足以言
宾也但欲对举使文整赡亦尝即押舶之名思其义乎
增德以来远人 指宾
申威以修戎政 指军
卷三十六 第 15a 页 WYG0860-0502c.png
问工焉取十句 太承袭前规
羽鳞狸牙之物二句 韩子引经惟在义理器数名物
则古今异制不苟务博
华元名大夫也四句 何乃引此
愿访于金石 访一作勒 此等文不可与送郑权序
比犹是燕许之拔出者
邠宁进奏院记 燕许旧规亦闳壮可喜
以奉王制以下 铺扬皆太烦惟忠惟敬以院至耶既
卷三十六 第 15b 页 WYG0860-0502d.png
至矣后又云他政之末何也 此篇其半可削
兴州江运记 在唐人中已足高步永州以后则超群
绝伦矣 尚觉拘局
使中谒者来锡公命 平淮碑书监军者不得已而存
其实若中人锡命既乖典礼又无关系何以书为
公固不许而相与怨咨 而字上有退字
盛秋水潦穷冬雨雪 注一作水潦于秋雨雪于冬句
法较坚硬疑公后所改
卷三十六 第 16a 页 WYG0860-0503a.png
西门遗利四句 非溉田非塞决也所引二事未当
全义县复北门记由道废邪 注一作由是道以废邪
上用推是此用由是文法相犯短幅不应有此
潭州杨中丞作东池戴氏堂记 无味此当时轻浮套

桂州裴中丞作訾家洲亭记 柳州诸记是真美故皆
如画出此是妆点虚景苦乏生气
邕州柳中丞作马退山茆亭记 英华作独孤常州文
卷三十六 第 16b 页 WYG0860-0503b.png
者近之
岁在辛卯 辛卯为元和六年柳子既振拔当时文体
矣何当有是 前此辛卯为天宝十载至之有初晴抱
琴登马退山对酒望远醉后作一篇诗中有王旅方伐
叛虎臣皆被坚鲁人著儒服甘就南山田之语于时方
讨南诏则此文亦出于至之有可徵也
于是手挥丝桐六句 语杂气轻
永州韦使君新堂记公之居高以望远 并收外之一
卷三十六 第 17a 页 WYG0860-0503c.png

永州崔中丞万石亭记怒者虎斗企者鸟厉 两者字
并作若字
环行卒愕 行作顾
其上青壁斗绝六句 写万字有馀韵
敢颂休声祝于明神 推开借父老舆颂见之始不俗
零陵三亭记 一有薛令作三字
使继是者咸有薛之志三句 不偏枯 按桂訾家洲
卷三十六 第 17b 页 WYG0860-0503d.png
永新堂零陵三亭皆为说以发其端唐语林言淮西事
当直起者非柳子之论也
零陵郡复乳穴记 自韵
吾闻之曰 吾字作士字
道州毁鼻亭神记除秽革邪四句 从薛之治道州为
政大体发端已涵盖下两层
君有鼻而天子之吏实理二句 领下两层为二教兴
起本 上句又见非有功德于此上 文谨严但亦是
卷三十六 第 18a 页 WYG0860-0504a.png
常语
永州龙兴寺息壤记甘茂盟息壤 息当为滋息之意
永州龙兴寺东邱记今所谓东邱者也 者字下有奥
之宜者四字
惧剪伐之及也 收上竹木
永州法华寺新作西亭记其照也逾寂二句 从觉照
起论却似收不转
柳州复大云寺记董之礼则顽束之刑则逃 先王为
卷三十六 第 18b 页 WYG0860-0504b.png
治百家皆所用是或一道也读西域传其效可见柳子
至此信奉佛氏似少衰矣盖读书久而少有悟也
永州龙兴寺修净土院记 文不高释氏取与东海若
篇表里
永州铁炉步志凡舟可縻而上下者曰步 任昉云吴
楚间谓浦为步语之讹耳
则求位与德于彼数语 笔亦胶绕不圆快
大者桀冒禹云云 此文直斥在上者徒建空名旨趣
卷三十六 第 19a 页 WYG0860-0504c.png
既已偏宕求其警策则又无有何以存诸集中 按此
文似为以门地论相而发
游黄溪记 发端既涉模儗又未必果然也删此而直
以黄溪距永州治七十里起何如
有鱼数尾 数字下有百字
有鸟赤者乌翼 者作首
始得西山宴游记 中多寓言不惟写物之工
倾壶而醉 带出宴字
卷三十六 第 19b 页 WYG0860-0504d.png
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 反呼始字
始指异之 虚领始字
然后知是山之特出 下有不与培塿为类六字
苍然暮色三句 始字神理
心凝神释 破惴慄
然后知向之未始游二句 上句带前一段下句正收
始字 李云羁忧中一得旷豁写情景俱真
钴鉧潭记荡击益暴四句 写出钴鉧形貌 李云记
卷三十六 第 20a 页 WYG0860-0505a.png
文只是情景字句均适最忌馀剩
钴鉧潭西小邱记唐氏之弃地 弃地比迁客
则清泠之状与目谋四句 四与谋字为遭字起本
心神二句寓已之可贵
争买愈不可得 争买下有者日增千金而六字
所以贺兹邱之遭也 兹邱犹有遭逐客所以羡而贺
也言表殊不自得耳
至小邱西小石潭记闻水声如鸣佩环 水激石而成
卷三十六 第 20b 页 WYG0860-0505b.png
声一句中将下两层都暗领
全石以为底 叙明石字先写四面竹树
潭中鱼可百许头六句 透出清冽
怡然不动 怡作佁
其岸势犬牙差互二句 石岸差互故水流皆作斗折
蛇行之势为岸所蔽虽明灭可见莫穷其源也
袁家渴记皆永州幽丽其处也 其近刻作奇然恐均
误或是异字
卷三十六 第 21a 页 WYG0860-0505c.png
谓水之支流者为渴 支一作反为是
每风自四山而下至大都如此 发明反流衬笔尤状
出幽丽 李云末段言风处亦以兴已
石渠记视之既静其听始远 李云名理 远者虚谷
相应故此猊已静彼声转远也
石涧记道狭不可穷也 李云可穷便非佳山水
柳州东亭记 甚古
乃取馆之北宇右(至/)复其号 似古明堂制
卷三十六 第 21b 页 WYG0860-0505d.png
则朝复其号 朝字下有夕字
柳州山水近治可游者记在薄水南山石间 薄作浔
有右川东流入于浔水 右作支
北流浔水濑下 流作沉
其上有穴(至/)如器物甚众 先叙山之所有
黑肌而赤脉三句 始叙山之所由名
在多秭归 在疑作尤 此篇多拟山经
寄许京兆孟容书很忤贵近 谓中官
卷三十六 第 22a 页 WYG0860-0506a.png
加以素卑贱(至/)更造怨讟 此亦事理所有但素无善
行则异同之口得以实之人遂莫加怜耳
外连强暴失职者 谓韦皋
此皆丈人所见 见字上有闻字
消息于亡 于亡作存亡
不知辛酸节过 节过作节适
自古贤人才士以下二段 太丛散太模儗
范座骑危 座作痤
卷三十六 第 22b 页 WYG0860-0506b.png
今以恇怯淟涊(至/)愈疏阔矣 暗绾前后
假令万一除刑部囚籍三句 是所以息谤讟者之猜
摆落抚慰收恤尚置人数一面专以宗祀祈哀既为力
差易亦人人所必动心也
但以存通家宗祀为念 先提起此一层
虽不敢望归扫茔域 顾先墓
退托先人之庐 顾田宅
就婚娶求胤嗣 顾子息
卷三十六 第 23a 页 WYG0860-0506c.png
与杨京兆凭书而其忠诚者 而字下有激字忠作中
才如王景略以尹纬为令史 符坚谓尹纬宰相才王
景略之俦非王猛抑纬为令史也
近世尤好此类二句 李云柳子自言得号为轻薄人
观其谪后仍是此等议论据要津时可知
不益于世用 益字上有尽字
彼不足我而惎我哉 注引说文惎毒也按左传楚人
惎之脱扃杜注惎教也
卷三十六 第 23b 页 WYG0860-0506d.png
言而有是患二句 李云省笔
苟知之虽无有司(至/)其必有施矣 安溪师云此皆子
厚之所以败而终始拳拳若此故知其为有心人也
今之世言士者先文章 三段自为联络
希王褒刘向之徒者二句 柳子置子政于第二流
文人以文律通流当世 文人作丈人
理不一断以古书老生 自韩柳所见皆颇脱略先儒
章句矣
卷三十六 第 24a 页 WYG0860-0507a.png
今复得好官犹不辞让 上云无有是念而此云云然
岂谓量移善地为好官耶
以人望人尚足自进四句 李云四句词甚晦大略言
已自处且未能自免于常情之中如下归乡闾立家室
托嗣续之类是也以义度人则难为人以人望人则贤
者可知已矣语本表记
使有世嗣 使作所 李云世嗣谓已也 此篇叙情
款不如与许书而所答荐举文章二者卓荦可用之言
卷三十六 第 24b 页 WYG0860-0507b.png
为多
与萧翰林俛书乃岌岌而造其门哉 若作造其门则
岌岌当为汲汲若作岌岌则又当云操其间
伏自思念过大恩甚 过大收前一段恩甚收不能塞
众人之怒以下一段
居蛮夷中久一段 其气韵兼屈马而有之
身被之目睹之(至/)又非道也 笔笔旋折
朝夕歌谣使成文章 李云首言困卦处自命甚重终
卷三十六 第 25a 页 WYG0860-0507c.png
之以作为歌谣文章盖其本领只如此也然文采精丽
之极
与李翰林建书 与致思谦书略同而稍碎
与顾十郎书以非乎人而售乎已 非乎人今所谓刺

不意璅璅者复以病执事 似十郎又坐刘柳累者
与韩愈论史官书 按退之以是年撰进顺宗实录旧
史谓其说禁中事颇切直内官恶之往往于上前言其
卷三十六 第 25b 页 WYG0860-0507d.png
不实然则与刘秀才书逊词自晦其识远矣当其下笔
则词直事核而仍不敢以褒贬自任召闹致憎虽谓之
中道可也
设使退之为御史中丞大夫(至/)利其禄者也 文法从
贾生假设陛下居齐桓之处两难化来
决必不沉没 大字本作决必沉没注重校一本必下
有不字按韩与刘书云决不沉没故反其词耳今考异
载柳书作决必沉没朱子当日所见之本为无误也
卷三十六 第 26a 页 WYG0860-0508a.png
李云词气逼直以极其辨是子厚本色
与史官韩愈致段秀实太尉逸事书窃自冠好游边上
三句 以下致太尉逸事皆破疑不得实之意
宜不苟过日时 顾力字
连遭瘴羸顿 瘴下有疠字
第不能竟其业(至/)末 答书当有规其志太锐而取困
于世者以下言虽知其病终惟不得已又即从史迁句
生下波折皆有源
卷三十六 第 26b 页 WYG0860-0508b.png
春秋传所谓传信传著 传信传著以终得其实当即
籍之之意
与刘禹锡论周易九六说书 李云所言者数一端
然摘出学者读书不谨而轻于立论之病可以推类警

则是取其过揲四分而九也 世得云孔疏云九过揲
六过揲过犹遍也言揲之九遍六遍耳节用过揲二字
未妥
卷三十六 第 27a 页 WYG0860-0508c.png
孔颖达等作正义论云 不遗等字何等谨细
君子之学五句 李云极得读书之法
答元饶州论春秋书 李云于与梦得及此两书见尽
心经学若此后之缀文者动儗韩柳其于圣贤经传盖
无一卷成熟者根本蹶矣
知春秋之道久隐 上增尝讽习之又闻韩宣英及亡
友吕和叔辈言他义十九字
尽得宗指辨疑集注等一通 今但有微指亦不知复
卷三十六 第 27b 页 WYG0860-0508d.png
有宗指也集注岂纂例之异名耶
于纪侯大去其国 此条窃于微指尚有疑焉太王之
避狄犹可以立国也纪侯之义固当效死勿去耳然而
春秋不责纪侯者其亦伤天下之无王乎
见圣人褒贬与夺三句 杜牧之曾袭此语
其言书荀息 此条今检陆氏书不得
顷尝怪荀息奉君之邪心以立嬖子 申生之死荀息
立于朝而不能争是其失耳若立奚齐不可责以奉君
卷三十六 第 28a 页 WYG0860-0509a.png
之邪心也至于立卓子则谬甚卓非奚齐之母弟均之
庶孽息不从奚齐以死则立君者将以定国也舍举国
属望之重耳而奉童昏以临之以启再乱身亦不免焉
经权两谬圣人安得不贬之乎其与仇孔同辞者仇孔
固亦有贬也为正卿执国命乱臣无所顾忌而无礼于
君身预其祸若一匹夫谓圣人之犹有取焉然非欤柳
子谓进荀息以甚苟免之恶夫君弑贼不讨者不书葬
圣人于苟免者固不许其改得为人臣子履后土而戴
卷三十六 第 28b 页 WYG0860-0509b.png
皇天矣庸待进息以甚之哉 立齐君命也立卓非君
命也可以行权而不能计安国家息虽欲辞其罪不可
得矣
今凡言贬息 凡作兄
答吴武陵论非国语书 清古 二书皆柳子得意者
虽无所有然极反覆驰骤之态也
与吕恭论墓中石书又得部中庐墓父者 作父墓
又二十年来三句 多阅则识真
卷三十六 第 29a 页 WYG0860-0509c.png
怪而掘其土 而字上有擢字
况庐而居者其足尚之哉 李云刲股庐墓韩柳交讥
之然庐墓与刲股又自别
圣人有制度以下 不减左氏内外传之文
若然者勿与知焉可也二句 李云极是
虑善善之过而莫之省三句 李云何其笃厚 意本
汉书王成伪自增加以蒙显赏及张敞论神爵事所云
务自增加浇浮散朴诸语之意 李云一小事而能见
卷三十六 第 29b 页 WYG0860-0509d.png
其大者训辞尤深厚
与友人论为文书非谓比兴之不足六句 世得云此
文所云得之盖老苏所云天之所与者其云比兴恢拓
四语则人工虽至而非天之所与者也得之难者天也
知之难者人也
则彼卓然自得以奋其间者二句 带上一层
况乎未甚闻者哉 闻字下有著字 李云尽历代文
章作者传者之弊而隐寓其所为卓然自信者
卷三十六 第 30a 页 WYG0860-0510a.png
答元饶州论政理书管子亦不欲以民产为征二句
管子说见海王篇
与崔饶州论石钟乳书 饶州作连州
则油然而清二句 言其粹
其窍滑以夷二句 言其美
凡为此也 以下若即接是故经中云云斯最善矣
必若土之出无不可者 以下两段乃因其徵引之多
而极其辨以折之不知其为羡言侈论有伤文格岂其
卷三十六 第 30b 页 WYG0860-0510b.png
踔厉风发之故习不能以自制欤
则不必服 则字上有连字
姑务人而夸辨博 务字下有胜字
答周君巢饵药久寿书行则若带纆索八句 亦何至
此汲汲无欢宜不永年矣
然由未尝肯道鬼神等事 由作犹
获是而中 中作终
视人之害若利 言不以动于心非因人之害以为已
卷三十六 第 31a 页 WYG0860-0510c.png

昩昩而趋(至/)高明之图哉 为韵语甚古
与李睦州服气书猊加老而心少欢谕 谕作愉
若古之强大诸侯然(至/)进决于城下 若此张皇则是
借以发其文非为睦州效忠也
今使号于天下曰(至/)固小子之所懔懔也 与前幅一
一回环呼应但不应徒尔词费使人厌其寡效尔古文
与词赋派别判焉柳子所以驰骤纵横若是反减其工
卷三十六 第 31b 页 WYG0860-0510d.png
者蔽在必合屈马而一之词胜气溢乖自然之节也
与杨诲之第二书 多有不足缕缕致辨者而亦毛举
不已所谓道不足而强有言也
不过其勤读书 过字下有欲字
今将申告子以古圣人之道 世得云自此至为伪乎
为佞乎是一段称古昔圣贤以诤杨之失然细分之又
有两层自书之言至不为也非不能也为首层对杨欲
任性率真而不能勉强立论自凡吾之致书为说车至
卷三十六 第 32a 页 WYG0860-0511a.png
如是而心反不愧耶为次层对杨以已之失为非圣道
立论而结之曰伪乎佞乎伪结首层佞结次层
若果以圣与我异类至圣人不足重也 此一层从孟
子中来非无实之辨
今子又以行险为车之罪 世得云自此至此甚未可
也是一段言涉世之道以诤杨之失车不得不行险譬
人不能不涉世也然细分之亦有二层上层辨甘罗终
军是一种入世法下层引嵇康阮籍又是一种入世法
卷三十六 第 32b 页 WYG0860-0511b.png
要之均非中道也
吾意足下所以云云者 世得云自此至而恶之也一
段又就杨身上宽一步说收前二段意杨之所恶在佞
前言伪乎佞乎其旨亦归于辨佞也故此单收佞
非特于可进也四句 又云可进可退顾上出世一段

吾年十七求进士 自此至幸甚一段又就自已身上
说法狂疏轻薄两意又分照上二段
卷三十六 第 33a 页 WYG0860-0511c.png
日思摧其形 暗照纵心意
旦暮走谒于大官堂下 暗照出世意
益知出于世者之难自任也 总收
今因道人行 此道人当是道州人非浮屠
答贡士沈起书几于万一用以万报也 下万字作为
 此早年最卑浅之作宜削
贺进士王参元失火书一出口则蚩蚩者以为得重赂
 此即上所谓群小之愠转因水火之孽而得光明也
卷三十六 第 33b 页 WYG0860-0511d.png
宥而彰之 宥犹助也
颜曾之养三句 收得密
与太学诸生喜诣阙留阳城司业书乃知欲烦阳公四
句 婉转
始仆少时尝有意游太学至可无愧矣 此段应陶醇
煦懿熙然大洽二句言外亦见化百数人不为功坐一
人即致累恐失平也
阳公有博厚恢宏之德 以下皆所自欲论列者借与
卷三十六 第 34a 页 WYG0860-0512a.png
诸生书发之先明其无罪下则所谓大体此以解德宗
胸中之惑下又见诏命虽优无以解于弃贤也
故少佐笔端耳 诸生之留阳公意诚善而不长于措
词柳子盖出此以佐之
俾为史者有以纪述也 顾元礼叔夜事 此文削其
半则及于古矣
答韦中立论师道书仆自卜固无取五句 笔善折故
常语皆遒峻然不应若是之费墨也吾以为柳子之未
卷三十六 第 34b 页 WYG0860-0512b.png
远于六代者以此
然雪与日岂有过哉二句 李云词无涵蓄至此
平居望外遭齿舌不少二句 此等语亦何味但觉其
尖薄耳
古者重冠礼(至/)大类此 李云繁称琐引子家修词之
一累惟昌黎能免是矣
故吾每为文章(至/)而以为之文也 李云文章根本之
病作文精微之要尽于此矣
卷三十六 第 35a 页 WYG0860-0512c.png
抑之欲其奥二句 对轻
疏之欲其通二句 对怠
激而发之欲其清 对昏
固而存之欲其重 对矜
本之书以求其质 言实事也 质者道德之本言其
大体
本之诗以求其恒 言常理也 恒者性情之常言其
细微
卷三十六 第 35b 页 WYG0860-0512d.png
本之礼以求其宜 节文之中
本之春秋以求其断 是非之辨
本之易以求其动 变通之道 按未尝敢以轻心掉
之八句以心气言之此存乎文之先者也下六句乃即
临文言之抑扬二句谓命意也疏廉二句谓布势也发
存二句谓鍊格也此于逐句反复先后尤当彼此相成
斯为意不浮为势不窘为格不涩也
有徐以告焉 徐作馀
卷三十六 第 36a 页 WYG0860-0513a.png
无招越蜀吠怪 此等收法亦有迹
答贡士元公瑾论仕进书 少作殊无条理
古之道(至/)子皮是也 所引阔诞无当
是诚难矣 非其难也事至微浅故美不归
答严厚舆论师道书仲尼可学不可为也 不可为言
不可以居之不疑
马融郑元者(至/)仆幸非其人 如马郑者恐终唐之代
不可见柳子谓其不少亦非也乃云幸非其人语尤浮
卷三十六 第 36b 页 WYG0860-0513b.png
薄 此作自然古雅
报袁君陈秀才避师名其教也虽若是 上三字误以
注入行
前已毕秀才可为成人 毕作必
次论语孟轲书皆经言 子厚亦断然以孟子为经
异日讨也 讨字下有可字
道苟成则悫然尔六句 似扬子
答韦珩示韩愈相推以文墨事书若退之之才过仆数
卷三十六 第 37a 页 WYG0860-0513c.png
等 过仆数等即谓下子云之徒也
如太元法言及四愁赋 作四赋
事以固当 无以字 李云柳子于文用力深故善品
题古人及当世高下
答贡士廖有方论文书 秀折
答贡士萧纂欲相师书 少作
上门下李夷简相公陈情书是时不可遇 时疑作特
人居相位 人作入 此篇前仿国策结参汉体 李
卷三十六 第 37b 页 WYG0860-0513d.png
云此文格调似韩子固知当日切䃺相资同工异曲也
 按此与应科目日与人书猊似而命意殊不如韩之
工用笔亦烦简纡径差异韩作于少年柳作于晚岁以
一文论则韩果数倍矣求诸全集可也
 
 
 
 义门读书记卷三十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