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门读书记-清-何焯卷三十三

卷三十三 第 1a 页 WYG0860-0453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义门读书记卷三十三
          翰林院侍读学士何焯撰
  昌黎集(碑/) (志杂文/)
祭田横墓文 祭旧刻作吊不知谁何改之 此儗吊
屈原文不当有墓字
题哀辞后古之道不苟毁誉于人 此专为孟简误信
穆𢆯道之语有为太原伎恸怨而殁之谤又以其事不
卷三十三 第 1b 页 WYG0860-0453b.png
足辨故但自明其不苟誉则毁者之为非实可见矣
祭虞部张员外文 篇中注维元和十年月日中书舍
人王涯云云按古人于同年不叙爵崔敦诗在韩公之
下可以为法
各以文售(至/)永绝心耳 此段是叙情
庐亲之墓(至/)以播华问 此段是论德
祭河南张员外文来寅其徵 寅或作夤按唐碑寅卯
之寅多作夤盖通用字也考异之云赘矣
卷三十三 第 2a 页 WYG0860-0454a.png
祭薛中丞文 似非公文
祭裴太常文 题注裴之讳字皆不可考按柳子厚有
裴墐崇丰二陵集礼后序墐字封叔以太常丞佐杜佑
是其人也 篇中注载给事中李逄吉等五人按此则
古人朋友皆序齿
祭柳子厚文 嗟惜子厚只以其文志墓亦此意若此
文明云非我知子矣
牺尊青黄二句 谓见用于世为害
卷三十三 第 2b 页 WYG0860-0454b.png
子之中弃二句 谓不用乃造物者使其传子厚之利

祭马仆射文曾不醉饱以劝酒胾 按此则唐时大僚
在辇下无酒食游戏之会
吊武侍御所画佛文晢晢兮目存(至/)末 汉武李夫人
赋不如
祭十二郎文 杜拾遗志其姑万年县君墓志曰铭而
不韵盖情至无文公似用其例
卷三十三 第 3a 页 WYG0860-0454c.png
告汝十二郎子之灵 旧注郎子是当时语虽不必存
亦不可不知也
吾上有三兄 曰介曰会一人失其名
吾年十九始来京城 以后渐相离
请归取其孥 自是长别矣
施先生墓铭 新唐书啖助传大历时助匡质以春秋
施士丐以诗仲子陵袁彝韦彤韦茝以礼蔡广成以易
强蒙以论语皆自名其学而士丐子陵最卓异士丐撰
卷三十三 第 3b 页 WYG0860-0454d.png
春秋传未甚传后文宗喜经术宰相李石因言士丐春
秋可读帝曰朕见之矣穿凿之学徒为异同但学者如
浚井得美水而已何必劳苦立异然后为得耶
施州房使君郑夫人殡表 殡表宜如此简
监察御史元君妻京兆韦氏夫人墓志铭 苍厓金石
例前辈云铭妇人墓当详于家世议论取法于韩退之
退之所作盖出于硕人之诗观其铭元稹妻韦夫人墓
可见矣
卷三十三 第 4a 页 WYG0860-0455a.png
登封县尉卢殷墓志诗可录传者在纸凡千馀篇 殷
诗今惟唐御览集中犹存十四篇
然止用以资为诗 注以下或有自字按当有自字惜
其不有试用而止自鸣于诗也
唐故江西观察使韦公墓志铭 初读此似无奇后观
杜牧遗爱碑仅存一空壳乃服其叙致之精赡也
号曰私觌官 虽非体然有以见国家恤臣之私
非要害地不足张职 张犹设也
卷三十三 第 4b 页 WYG0860-0455b.png
以晋慈隰属河东 此句点在下错综
始教人为瓦屋(至/)民无火忧 叙致如在目
灌陂塘五百九十八二句 韦公之功于是尤大
铭传于后固不朽矣 言不望其伸于今也
铭词 卒之诬公者皆忌者嫉公声名使之末四语有
馀味
唐故河南府王屋县尉毕君墓志铭宗人宏以家财赎
出之 毕宏疑即杜诗所称画松者
卷三十三 第 5a 页 WYG0860-0455c.png
襄阳卢丞墓志铭 潘氏金石例云汉碑有铭词亦有
无者
孔司勋墓志铭君阴争不从 先着此句好
曰公当为彼三句 一断警动
佐昭义军(至/)君不得已留一岁 又详其始佐前帅不
得已而强留非不知从史为人苟应其请
唐银青光禄大夫襄阳郡王平阳路公神道碑 事零
杂无成片文章又不可提一节为线索者稍锻鍊其句
卷三十三 第 5b 页 WYG0860-0455d.png
使古不欲似断烂册籍耳
冀公讳嗣恭 嗣恭初名剑客玄宗以为可嗣汉鲁恭
赐今名
又甓其城人不岁苫 苫土城覆以草也或作苦非朱
子不至北方容有未及知耳
公之为州逄水旱(至/)而官府畜积 此常平之法曹成
王亦然 此一事所同故于最后带出从前总叙文势
即作一束
卷三十三 第 6a 页 WYG0860-0456a.png
朝夕人事 人事民事也
荥阳郑公神道碑削四邻之交贿(至/)军给以饶 儋为
率仅一年数语叙得精鍊𦂳簇
而曾不得须臾有焉 为帅仅一年故也
刘统军碑声驾元侯 元侯谓上官说非韩全义也
峻之大夫 考异以峻为可疑按犹言陟也唐人每用
之无可疑者
衢州徐偃王庙碑 偃王本不合祀典特其子孙为之
卷三十三 第 6b 页 WYG0860-0456b.png
立庙故借秦之偾国沉宗以相形而略举小说稗史所
载偃王之事以见本宜有后而非淫祠可比其回护处
甚得体 此碑徐放自书
徐与秦俱出柏翳(至/)咸有大功 与孔子庙碑举勾龙
后稷并说同法 左氏传齐侯夫人徐嬴此文所本
秦处西偏专用武胜 无中生有
好道士说 初学记载楼观本记云周穆王好尚神仙
因尹真人学制楼观遂召幽逸之士置为道士平王东
卷三十三 第 7a 页 WYG0860-0456c.png
迁又置道士七人
四方诸侯之争辩者(至/)得朱弓赤矢之瑞 偃王事蔚
宗既据以作东夷列传故昌黎得而引之
自秦至今名公巨人继迹史书 带入秦
衢州故会稽太末也 即用秦时郡名
或曰偃王之逃战 传说妙
故制觕朴下窄 广川书跋云故制朴角用淮南子朴
多不斲 下有梁桷则此本为是
卷三十三 第 7b 页 WYG0860-0456d.png
民皆曰耿耿祉哉二句 仍归到有功于民上
袁氏先庙碑袁公滋既成庙 截去无限陈冗
刻诗牲系 碑也
魏博节度观察使沂国公先庙碑铭 起手详叙奉敕
撰碑所以铺扬国家宠嘉顺命之臣以劝来者得体
田季安卒以下 其先心在王室已见诏中此处只叙
宏正功得立庙之由
赠工部尚书太原郡公神道碑文 此文可谓赡而不
卷三十三 第 8a 页 WYG0860-0457a.png

曹成王碑 朱子极喜此篇 文公志铭括例云法扬
子云造语
其先王明以太宗子国曹 明自以太宗子封兆绍巢
刺王史误当以此文正之
兼州别驾 德宗复置别驾一人 唐故事以宗室为
州别驾见孔若思传
禁无以家事关我 太妃既薨则惟以王事为急可无
卷三十三 第 8b 页 WYG0860-0457b.png
复顾家也
王亲教之搏力勾卒嬴越之法 搏力秦法勾卒越法
以与贼遌 绍定本作遌按遌与𨕣同遇也若遌则不
欲见而见也
嘬锋蔡山踣之(至/)捁其州 此段学左传襄十八年围
齐文法而变其语
鏺广济 审配献袁谭书放兵钞鏺
十抽一推 厚斋云始皇纪王剪什推二人从军索隐
卷三十三 第 9a 页 WYG0860-0457c.png
云什中推择二人公语本此不必改为椎
大小之战三十有二 又撮叙
王坐南方北向落其角距 成王当时无大功但以牵
制之绩归之
其实有待 欧公盖有待也用此语
试大理评事王君墓志铭 王适之才必有过人者如
柏耆之属而以不拘小节大冠若箕者遂失之于牝牡
骊黄之外故即琐事摹画其生平大槩如此
卷三十三 第 9b 页 WYG0860-0457d.png
狂子不足以共事立谢客 此事略见其名节
栉垢爬痒民获苏醒 二句略见其功业
居岁馀三句 负气
处士高女 亦无资地
自方阿衡太师 亦怀奇
再试吏再怒去 亦负气
初处士将嫁其女(至/)以女与王氏 怀奇之人困于资
地思女嫁官人至为人绐其情亦既可悲而两人情性
卷三十三 第 10a 页 WYG0860-0458a.png
反适相合因而记之乃极跌宕 一妻耳犹谩言官人
而乃得之则何事不困于无资地而不能自出乎书此
以见其穷所谓微而显也 点破即与前半不称矣妙
在仍有阔略不羁之意
扶风郡夫人墓志铭长子殿中丞继祖 考异云少监
志云讳继祖或是反用此志误本补足按继祖小说有
德宗所命系缚其祖之说则少监志讳继祖者非仍误
本补足也
卷三十三 第 10b 页 WYG0860-0458b.png
殿中侍御史李君墓志铭 深于五行百不失一二乃
信道士说妄冀大还卒以疽死所以深著学仙服食之
愚也
唐故朝散大夫商州刺史除名徙封州董府君墓志铭
 观铭词则溪之获罪殆亦出于不幸非自盗者也前
引陆长源称举以戒子弟见溪必不肯一旦隤其家声
其为铭也岂我一人私故府之子弟而为之说哉他日
送陆畅云云盖深恨不能直溪冤也
卷三十三 第 11a 页 WYG0860-0458c.png
退而见其人二句 沉厚也囊箧二句是精敏
有赦令许归葬二句 左降官死亦必遇赦而后归葬
李道古墓志可参考
善为诗张籍称之 文昌之见重于当世如此
贞曜先生墓志铭诸尝与往来者咸来哭吊韩氏 旧
以哭吊绝句哭吊韩氏檀弓所谓吾哭诸赐氏也时昌
黎为之主
唯其大玩于词(至/)其犹足存耶 言其玩词而抹煞名
卷三十三 第 11b 页 WYG0860-0458d.png
利故人所徵逐者处之裕如谓是我所弃以让人者不
足争先也
而与世抹摋 此用抹杀恐是涂杀之意杀字不当从
手旁
亲拜其母于门内 此郑拜孟母耳 拜从事母真盛
德事
维执不猗二句 执不猗言其进之难出不訾其文之
盛也上言贞下言曜也 齐语訾相其质韦昭注訾量
卷三十三 第 12a 页 WYG0860-0459a.png
也不訾盖不可量非贫也注谬
统军刘公墓志铭即其日与使者俱西(至/)曰吾恐不得
生谢天子 元和中朝廷威令之行如此
河南令张君墓志铭诸曹白事(至/)事以办治 精彩
凤翔陇州节度使李公墓志铭陇州地与土蕃接(至/)
继不绝 叙事详赡
唐故相权国公墓碑 权公有文而厚重无震世功烈
故只铭其大略其详则公之门生故吏当列其行状上
卷三十三 第 12b 页 WYG0860-0459b.png
史馆也
其臣有安邱公翼者有大臣之言 大臣之言即诋诃
浮屠
公在相位三年 顶上其相曰权公句来
改左补阙(至/)一不以缀意 为谏官知贡举以明其长
厚非乡愿中庸之比而人自无忌嫉所以为道中人也
平淮西碑 题注命段文昌重撰按观段文乃当年刻
之蔡州者非重撰也
卷三十三 第 13a 页 WYG0860-0459c.png
天以唐克肖其德 以天祖起
相臣将臣文恬武嬉 与一二臣反对
明年平夏(至/)无不从志 因平淮西而尽举当时武功
所以昭示天下节将使知所警以宁朝廷也
皇帝曰不可究武二句 一顿最高乃有王者气象
皇帝历问于朝一二臣外 一篇归美君相所谓辞尚
体要也
大官臆决唱声(至/)牢不可破 当时谓其有私盖因此
卷三十三 第 13b 页 WYG0860-0459d.png
数语
曰光颜(至/)曰愬汝帅唐邓随 诸将一处叙
各以其兵进战 总束诸将一句
曰度汝长御史其往视师(至/)予其临门送汝 使相都
统监军一处叙 晋公前以中丞视师后以使相拒讨
故作两番叙
以既厥事 四字见成之由于断
非郊庙祠祀其无用乐 王者气象 儭出断来
卷三十三 第 14a 页 WYG0860-0460a.png
愬入其西(至/)战比有功 非略也愬原未尝下其城邑
十二年八月丞相度至师 度至师书月
十月壬申愬用所得贼将(至/)尽得其所属人卒 愬取
元济书日 安溪云至此才详书日月则数年淹师之
迹隐矣所谓微而显也
辛已丞相度入蔡以皇帝命赦其人 度入蔡书日应
既厥事赦其人应生蔡人
河北悍骄二句 从河北说到河南叙致既源委分明
卷三十三 第 14b 页 WYG0860-0460b.png
以下魏将首义及奔走偕来等语节节有根
魏将首义 书法
淮蔡不顺 悍骄者已恭顺而附起者顾倔强深著其
愚而不可赦也
遂连奸邻二句 奸邻谓李师道时裴止为中丞相臣
谓武元衡也二句补前所略
乃相同德 此相字指裴言
常兵时曲(至/)郾城来降 补前所略
卷三十三 第 15a 页 WYG0860-0460c.png
兵顿不厉二句 安溪云序隐而铭见讥
帝有恩言至教而不税 此段见天子之恩 若往哺
以下即接为之择人四句便恨其直妙在剪断 为之
择人以下是既平之后其恩如此
蔡人有言(至/)同我太平 此段见天子之威 声势相
倚应前遂连奸邻汝弱奚恃所谓王承宗破胆矣
淮蔡为乱(至/)惟断乃成 束上归美君相
四夷毕来 况河北内地乎
卷三十三 第 15b 页 WYG0860-0460d.png
遂开明堂二句 依然罔有内外悉主悉臣高祖太宗
之业矣
南海神庙碑 题注苏内翰尝移书杨康公使迁庙文
登按迁庙文登乃东海神庙
处州孔子庙碑 昌黎文无不根据经籍而议论仍未
尝袭前人陈言故下笔如鱼龙百变曾王文字只读死
书未解此秘也 与徐偃王碑皆以宾形主其高下轻
重不失铢黍
卷三十三 第 16a 页 WYG0860-0461a.png
句龙与弃乃其佐享 用康成之说
不屋而坛 谓句龙与弃不得专立庙附祭于坛非谓
庙屋尊于坛也
巍然当座 专主
自古多有以功德得其位者不得常祀 又转此层波
澜始富笔力始高
又令工改为颜子至子夏十人像 招魂云像设君室
其来亦已久矣不始于佛教之行也
卷三十三 第 16b 页 WYG0860-0461b.png
故其为政知所先后 收能以为先
柳州罗池庙碑侯之船兮两旗度中流兮风泊之 若
见两旗风又乱之有无恍惚正与下不来相贯中流岂
可泊也定从苏本
不嚬以笑 即匪怒伊教也 苏本嚬下有兮字亦更
顿挫
北方之人 北当作此
黄陵庙碑 老学庵笔记周子光言退之黄陵庙碑辨
卷三十三 第 17a 页 WYG0860-0461c.png
陟方事非也古盖谓适远为陟书曰若陟遐必自迩犹
今人言上路也岂得云南方地势下耶
以此谓舜死葬苍梧于时二妃从之不及而溺者皆不
可信 李云为神何故在湘礼记离骚注言之必有其
端绪
惧不得脱死过庙而祷之 有此事故人传其信奉佛
氏也 退之兄会死南方故尤以窜潮为忧耳
且令后世知有子名 此亦习气不可为法孔孟必不
卷三十三 第 17b 页 WYG0860-0461d.png
为此言也
赠太尉许国公神道碑铭 通篇大意只说韩宏帅汴
居蔡郓之交而能屹然中立制之使不得逞卒成朝廷
剪逆之功首尾只一节但叙得逐层变化耳 韩宏入
朝不可比田宏正之以六州来归鹿门分七节而以入
朝为一大节故详叙何不看通鉴乎 近见新刻本文
章正宗亦分七节旧刻正宗无批语此恶本妄增 先
提击走少诚来叙然后叙诛刘锷事便不平直此左氏
卷三十三 第 18a 页 WYG0860-0462a.png
叙事法也若今人则有其舅之兵与地下即接自吾舅
没云云矣 能遏贼然后能自立故有其舅之兵与地
下急叙走少诚也能久安然后可以居二寇之冲而不
慑故继即叙诛刘锷也古人作文设身处地井井有条
一字不乱下
夫人之兄曰司徒元佐 提笔
此军司徒所树 元佐增其军至十万
当此时 提
卷三十三 第 18b 页 WYG0860-0462b.png
自是讫公之朝京师三句 精神贯注直透到此然后
层次叙去方𦂳
少诚以牛皮鞋材遗师古(至/)此于法不得以私相馈
此段将郓蔡一纽
无自行以遏北寇 带郓
初公有汴(至/)至于露积不垣 又一束潆洄曲折不可
一览而尽 自是讫公之朝京师初公有汴周环一线
又除河中节度使三句 略
卷三十三 第 19a 页 WYG0860-0462c.png
汴之南则蔡(至/)孰与高下 发明前案 通篇只此意
将他不党恶处点缀成一段伐谋静胜之功又使人全
不觉其罅漏左史笔力不过如此
公子公武(至/)莫与为比 此段又叙国家报功之厚淋
漓有馀情极设色之工然于事未尝有所增加宋以后
人不及也
自唐以来莫与为比 应上至唐始大
公之为治 略补
卷三十三 第 19b 页 WYG0860-0462d.png
止除害本 如诛锷之类
在所以富 收公私充塞
众乃一愒 史记务以秦权恐愒诸侯似当读喝然与
上猘犬猘字音季者相叶只当读器 铭诗亦伟丽绝

柳子厚墓志铭 此文失当时碑额 公此文亦在远
贬之后作故尤淋漓感慨
为拓跋魏侍中 公他文皆作拓拔
卷三十三 第 20a 页 WYG0860-0463a.png
俊杰廉悍 此是雅健后云汎滥停蓄则更雄深也合
此八字略尽柳氏一家诗笔之长矣
因其土俗三句 简括 罗池庙碑著其有功德于斯
土可以世祀者故详叙政事志则所重者在文章必传
于后区区下州之理特馀事也故只用三语虚括
衡湘以南(至/)悉有法度可观 通篇重文学故此事不
得略
其召至京师(至/)梦得于是改刺连州 详柳待刘之厚
卷三十三 第 20b 页 WYG0860-0463b.png
所以愧他人有力不救子厚者
士穷乃见节义(至/)亦可以少愧矣 以子厚无人推挽
故发此论
子厚前时少年(至/)且必复用不穷 持论既严精神亦
打得𦂳 上既叙子厚之笃于朋友因反复嗟惜人莫
为推挽言子厚始诚有过及其能改柰何使之终穷后
以文之必传慰死者而生者之失才盖无可解矣
勇于为人 为犹助也
卷三十三 第 21a 页 WYG0860-0463c.png
不自贵重顾籍 犹顾惜也读本安溪
谓功业可立就 言子厚欲藉叔文辈引用以就功业
非餮富怙权不枉子厚用心
材不为世用二句 许之者不小
然子厚斥不久(至/)如今无疑也 此是笃论使子厚见
用诗不窥建安文不到西京不过与常杨辈争伯而已
即有功业岂能数有唐第二人也
其得归葬也(至/)庶几有始终者 复详裴卢之待子厚
卷三十三 第 21b 页 WYG0860-0463d.png
以愧有力者与前一段感慨亦相配且以深著子厚之
穷也
既固既安二句 子厚已矣不复能伸其志矣庶几以
待后之人乎铭词盖深痛之也
唐故朝散大夫越州刺史薛公墓志铭部刺史得自为
治 此部刺史谓观察所部中之州守与汉之部刺史
不同
国子司业窦公墓志铭初公善事继母 孝行
卷三十三 第 22a 页 WYG0860-0464a.png
名声词章行于京师 文
然实未尝以干有司 以下皆发明其谨厚 六段相

其为郎官令守 令守即上为洛阳令泽州刺史先言
郎中者以京朝官书令守下即不成语也注欲易为守
令以配慎法非
尚书左丞孔公墓志铭 曹娥碑铭曰作乱曰盖于篇
终复理其事而咏叹之此文两以孔子起不为复也
卷三十三 第 22b 页 WYG0860-0464b.png
孔子之后三十八世 倒叙
吾为左丞至二宜去 含正平意
且公虽贵而无留资 含清苦意
守节清苦论议正平 二语为通篇眼目
事有害于正者二句 故曰议论平正
言京兆尹阿纵罪人 以下发明无所不言
约以取足(至/)悉放不收 守节清苦
公屡言远人急之(至/)不足与论是非 议论平正
卷三十三 第 23a 页 WYG0860-0464c.png
公之北归不载南物 守节清苦
奴婢之籍不增一人 岭南以口为货故书不增
殿中少监马君墓志 如此俯仰淋漓仍是简古不觉
繁溢 屈指三四十年事写得历历在目依依如画真
神笔也 无可志故只以世旧为波澜又一体
王轸其寒饥(至/)称其家儿也 将三人性情容止描写
一段在中方有风神有宾主而马氏荣落之故亦可想
见于千载之下矣
卷三十三 第 23b 页 WYG0860-0464d.png
当是时见王于北亭(至/)称其家儿也 作两层写不直
瑶环瑜珥 带补服饰一句
吾未耄老(至/)末 使我亦不乐其生则于故旧盛衰之
际哀叹至矣
中大夫陜府左司马李公墓志铭比四世(至/)为士大夫
家 当时王孙之贵不及士大夫家宜人之励于善也
故幽州节度判官赠给事中清河张君墓志铭今牛宰
相为御史中丞 注陈齐之云云按牛宰相三字岂成
卷三十三 第 24a 页 WYG0860-0465a.png
文理耶好恶予夺固不在此作今宰相牛公为是
太学博士李君墓志铭 志子弟墓不嫌于直 深切
著明笔力亦健 时主好方士服金丹公之为世诫者
微词也故非胪列故人之失以讦为直也
余不知服食说自何世起(至/)以为世诫 宪宗服柳泌
药躁怒为左右所弑公作此文盖所戒者远不嫌于讦
也凡作文立论须权轻重耳以此立坊而武宗又服赵
归真之药矣
卷三十三 第 24b 页 WYG0860-0465b.png
乳母墓铭 题注葬乳母且为之铭自公始按王献之
已有保母志
瘗砚铭砚乎砚乎与瓦砾异 不当有与字从高氏砚

毛颖传 柳子厚所最喜者毛颖传孙可之所特称者
进学解今人不以为俳体则以为六朝多见其不知量
也 即其用参同契一节变化深妙至此宜乎柳子之
折服也 参同契云故易统天心复卦建如蒙长子继
卷三十三 第 25a 页 WYG0860-0465c.png
父体因母立兆基消息应钟律升降据斗枢三日出为
爽震庚受西方八日兑受丁上弦平如绳十五乾体成
盛满甲东方蟾蜍与兔魄日月气双明蟾蜍视卦节兔
老吐生光七八道已讫屈折低下降十六转受统巽辛
见平明艮直于丙南下弦二十三坤乙三十日东北丧
其朋中山之云盖当东北也 类聚载广志云汉诸郡
献兔豪书鸿都门题惟赵国豪中用博物志云蒙恬造
笔 李白殷十一赠栗冈砚诗洒染中山豪光辉吴门
卷三十三 第 25b 页 WYG0860-0465d.png
练 以三代比三十日笔始于三代后故云然
南伐楚次中山 此中山是宣州地名正楚地孙大雅
赠笔生张蒙序云昌黎韩子传毛颖为中山人中山非
晋乃唐宣州中山也宣州自唐来多擅名笔而诸葛氏
尤精孙说疑强为之解姑备异闻
及至浮图老子外国之说 浮屠之说秦时无之二字
亦信笔写入也
又善随人意正直邪曲巧拙(至/)然见请亦时往 驰骤
卷三十三 第 26a 页 WYG0860-0466a.png
 亦用子云心尽之意
上亲决事(至/)上未尝怪焉 又两层旁衬
见绝于孔子而非其罪 时所谓笔乃刀削也故云
而姬姓之毛无闻 潆洄此句文法乃见断续曲折
送穷文 卓荦宏肆只固穷二字翻出尔许波澜
携朋挈俦 伏中间
子在孩提吾不子愚 下五者首曰智穷故著此二句
我非其乡 波澜
卷三十三 第 26b 页 WYG0860-0466b.png
心无异谋(至/)敢不回避 逐层应转 情状二字开下
羞为奸欺二句 上句是义 下句是仁 正言若反
磨肌戛骨四句 上二句就已说下二句就人言
能使我迷四句 先伏固穷在内应前自初至终及有
间于余等语
乃与天通 天之心即君子之心也
携持琬琰四句 足上痴字
请质诗书 希圣人也圣则与天一矣
卷三十三 第 27a 页 WYG0860-0466c.png
鳄鱼文 浩然之气悚慑百灵 诚能动物非其刚猛
之谓此文曲折次第曲尽情理所以近于六经古者猫
虎之类俱有迎祭而除治虫兽蛙龟犹设专官不以为
物而不教且制也韩子斯举明于古义矣辞旨之妙两
汉以来未有
昔先王既有天下(至/)驱而出之四海之外 发端先提
破必无可容之道
况潮岭海之间(至/)亦固其所 开其前愆
卷三十三 第 27b 页 WYG0860-0466d.png
鳄鱼其不可与刺史杂处此土也 责其更新
刺史虽驽弱(至/)以偷活于此耶 平之以情
且承天子命以来为吏二句 又一提 谕之以体
潮之州(至/)鳄鱼朝发而夕至也 导之以路 应前驱
而出之四海之外
今与鳄鱼约(至/)至七日 宽之以期
七日不能(至/)不闻不知也 逐层逆捲后复顺下三段
有千层万叠之势 不有刺史应与鳄鱼辨冥顽三句
卷三十三 第 28a 页 WYG0860-0467a.png
应有知听刺史言
夫傲天子之命吏(至/)皆可杀 竦之以法 为民物害
应恶物为民害句
刺史则选材技吏民(至/)末 迫之以威 强弓毒矢应
罔绳独刃句
赠大傅董公行状兼御史中丞知台事三司使 少章
云若以三司使为句则时无此官若以使字属下句则
恐上下犹有脱误按云麓漫抄云唐三司使有三凡鞠
卷三十三 第 28b 页 WYG0860-0467b.png
狱以尚书侍郎与御史中丞大理寺卿为三司使中叶
以后有三司使总户部盐铁度支皇太子监国则詹事
左右庶子亦号三司使据此则董公以中丞鞠狱故有
三司使之号非脱误也 南部新书大历十四年六月
敕御史中丞董晋中书舍人薛播给事中刘乃宜充三
司使仍取右金吾将军厅一所充三司使院并西朝堂
置幕屋收词讼至建中二年十一月停后不常置有大
狱即命御史中丞刑部侍郎大理卿充谓之大三司使
卷三十三 第 29a 页 WYG0860-0467c.png
次又以刑部员外郎御史大理寺官为之谓之小三司
使皆事毕日罢此董公为三司使之明徵其事不见于
本纪疑出唐大诏令也
与汝州卢郎中论荐侯喜状 素不荐士之人其能力
乎故或靳以激之或称道以引之
未闻有所推引二句 以之激劝
今子郁为选首二句 顿挫
若自有名声(至/)又何贵乎 恐其后之不力又反激之
卷三十三 第 29b 页 WYG0860-0467d.png
閤下既已知侯生(至/)末 鼓而劝其后
论今年权停举选状窃以为十口之家(至/)未见其弊
先论乏食
臣闻古之求雨之词曰(至/)使人失职而召灾也 二段
即从旱上转出不可停罢妙绝
臣又闻君者阳也(至/)销殄旱灾 不惟不当停罢方且
更广其路又进一步绝妙
汉武帝之取公孙宏 公孙是应选举人此句不伦
卷三十三 第 30a 页 WYG0860-0468a.png
唐故赠绛州刺史马府君行状许国薨少府始孩顾托
以其为继室 继室二字惟公不失左氏本义
复雠状 题注旧史书于宪宗纪刑法志新史书于孝
友张琇传按旧史载刑法志者是也新史书于孝友传
则谬矣以复雠为孝则非语常也 议论极得其平
钱重物轻状禁钱不得出五岭 注下或有复出五岭
字按复出五岭为是张文昌诗海国战骑象蛮州市用
银是唐时岭外用银买卖也
卷三十三 第 30b 页 WYG0860-0468b.png
进撰平淮西碑文表今词学之英(至/)无有不可 此公
之谦词却似含讽数句本属可已
捕贼行赏表 何为辞费乃尔
孔子欲存信去食(至/)况可无故而轻弃也 此下即宜
接汉高一段
昔周成王尚小(至/)于是遂封叔虞于晋 不须蔓引此

论佛骨表 惑之大者则用借鉴失之小者则用直陈
卷三十三 第 31a 页 WYG0860-0468c.png
极得因事纳诲立言之体 宪宗奉佛求寿故前半只
从年寿上立论
伏以佛者二句 见非中国天子所当奉
惟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 又变
臣常以为高祖之志二句 倒跌
今闻陛下令群僧迎佛骨于凤翔 以下指其失
臣虽至愚(至/)而肯信此等事哉 此数句是前后关键
绾结处 祈福无验上已开陈故入迎佛骨本事后一
卷三十三 第 31b 页 WYG0860-0468d.png
句撇过只以国家大体反复言之
然百姓愚冥(至/)非细事也 就诡异戏玩上推言其不
可 即加禁遏破上递迎供养
夫佛夲夷狄之人(至/)岂宜令入宫禁 破上舁入大内
假如其身至今尚在(至/)不令惑众也 与前高祖之志
必行于陛下之手一样文法 长史云有此推驳方是
论佛骨不是论佛法
使天下之人(至/)岂不快哉 与前天子大圣一段相对
卷三十三 第 32a 页 WYG0860-0469a.png
佛如有灵四句 安溪云后段既欲上奋然投之水火
便只言其不足畏以推广上心可矣复欲以身任其祸
是欲使上冥行也
潮州刺史谢上表 此文亦仿虞仲翔交州上吴大帝
书 须玩其位置之巧 篇中并无乞怜祗自伤耳若
以文章自任非惟时辈见推即宪宗亦自深知之也孔
子曰文莫吾犹人也班固云著作者前烈之馀事公固
不仅以文章自任者勿谓其不谦也议之者适见其眼
卷三十三 第 32b 页 WYG0860-0469b.png
孔之浅耳 封禅之事自宋以后始同辞非之前此儒
者多以为盛事未可守一师之学疑其导人主以侈心
也 汉书艺文志封禅录于礼十三家之中
臣受性愚陋(至/)所见推许 接缝处有痕无迹
伏以大唐受命有天下(至/)以至陛下 拓开
旋乾转坤四句 十六字虽扬子云不能过也
天地父母哀而怜之 只一语见意亦使之得奏薄技
以赎罪过非为禄位计也
卷三十三 第 33a 页 WYG0860-0469c.png
贺册尊号表 柳表中附会古有尊号及白虎通道德
论皆近于诬韩公二表中不涉一语虽顺时为之其识
自高也
臣闻体仁长人之谓元八句 表中逐字疏释韩柳皆

请上尊号表 在汉廷亦仅有之作
今天子整齐乾坤(至/)各脩贡职 势如涌出雄伟非常
非臣之愚所敢隐蔽 其歌功颂德之语皆托于太学
卷三十三 第 33b 页 WYG0860-0469d.png
广文诸生列状后以代奏收之斟酌得宜
取正于经 则亦非必然之辞也
论孔戣致仕状以明人君贪贤敬老之道也 贪贤出
郑礼注
若戣尚以繁要为辞二句 如此乃曲尽优之之方
有年过于戣 即前所谓虽八九十也
然人皆求进三句 又即从求退一事上明其为朝廷
所少老固当敬而贤尤可贪也
卷三十三 第 34a 页 WYG0860-0470a.png
国子监论新注学官牒 题注此疏公为祭酒时所论
按此牒吏部者非疏也
黄家贼事宜状若令于邕容侧近(至/)攻则有利 不用
客兵而召募侧近土人公于此及淮西事屡言之
论淮西事宜状然可图功 考异云此盖当时俗体如
此按文选注中最多凡然后然则皆独用然字
一诸道发兵(至/)闾里怀离别之思 发兵之害
今闻陈许安唐汝寿等州以下 召募之利
卷三十三 第 34b 页 WYG0860-0470b.png
识贼深浅 非不相谙委
若令召募可立成军 不烦资遣
若要添兵自可取足 不致单弱
贼平之后易使归农 又无后患
择要害地屯聚一处使有隐然之望 兵势忌分此虽
防边亦然处处置屯节节立堡但可令边民自为之重
兵扼要寇亦不敢大入若狗盗则边民自足禦之也
一论语曰欲速则不达 此段尤为精彩
卷三十三 第 35a 页 WYG0860-0470c.png
宜特下诏云(至/)回军讨之 李文饶之讨刘桢祖述公
意以谕河北
朕即赦元济不问 李云诸道亦知朝廷不能分兵故
以实告之 卢循入寇宋高祖建牙石头城时议者谓
宜分兵以守诸津要公以为贼众我寡若分兵屯则人
测虚实且一处失利则沮三军之心今聚众石头随宜
应赴既令贼无以测多少又于众力不分若徒旅转集
徐更论之耳此可与公第二条相恭末二句乃婉其词
卷三十三 第 35b 页 WYG0860-0470d.png
以谢众贼一道致死而我分数道虽众亦力分而不可
用矣
 
 
 
 
 
 义门读书记卷三十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