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门读书记-清-何焯卷三十一

卷三十一 第 1a 页 WYG0860-0418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义门读书记卷三十一
          翰林院侍读学士何焯撰
  昌黎集
原道 安溪云韩子言道其论仁义之意甚美其抵佛
老所谓争四代之惑比于距杨墨之功者也或谓终篇
无及释氏者意退之未读其书不知其瑕舋之所在此
可谓轻指古人不自知其肤略者欤夫道之裂也必有
卷三十一 第 1b 页 WYG0860-0418b.png
一人始为邪诞然后尤者得以继焉杨墨非老氏比也
而皆窃乎老氏之意及佛之入自谓超然尚矣识者审
其根实究其崇长增高之伪又以为与老源流表里而
大济以夸虚是故孟氏专攻杨墨障其流也退之则源
之务塞而谓道德仁义之说自老氏杂也然后杨墨肆
行佛乃以晚出而承其敝且谓不及释氏者彼谓清净
寂灭之言去父子君臣之言老书有之欤三代之下为
夷狄之人老氏当之欤吾则曰其所谓蔑礼乐刑政者
卷三十一 第 2a 页 WYG0860-0419a.png
老氏也弃君臣父子者佛氏也又申其说以为蔑礼乐
刑政者为太古之无为者也弃君臣父子者治其心而
外天下国家者也韩之时佛之祸为烈故悲其不遇列
圣而生于夷狄之邦哀后王之不能黜之正之而反使
加于先王之教之上老子诐淫之始而释氏邪遁之穷
其言之盖有序矣荀况之言杂驳乖离择焉而不精扬
雄之书艰难晦塞语焉而不详故道之传断自孟氏而
止而以为其流也长曰其仁义之说朱程犹讥之何也
卷三十一 第 2b 页 WYG0860-0419b.png
曰先原性后原道则未可讥也博于爱宜于行情之用
道之经也其论性则异是性有五在七情之先矣原道
自情始殆叙文者失之欤故未可讥也然则韩其醇欤
曰惜其于性详于三而略于五也详于三故谓孟子不
知品之区略于五故未知孟子所谓善之腴也苟求其
故则知下焉者可制以法也乃其善焉者之有同于初
而圣人之意得矣是故精焉而有未精详焉而有未详
不然则朱程曷讥焉于道岂独粗传尔乎 鱼豢魏略
卷三十一 第 3a 页 WYG0860-0419c.png
西戎传载临儿国在天竺城中盖据浮屠经言之浮屠见
于中国载籍所仿也豢之言云浮屠所载与中国老子
经相出入盖以为老子西出关过西域之天竺教胡浮
屠属弟子列号今载三国志注中由是言之但非斥老
子而佛氏固在其中矣
博爱之谓仁四句 破原字
仁与义为定名二句 昩其定名遂使异端冒其虚位
此原道所以作也
卷三十一 第 3b 页 WYG0860-0419d.png
老子之小仁义(至/)一人之私言也 此段虽单辟老氏
之说然佛氏所谓道亦去仁义言之盖老佛二氏实相
为源流公之首辟老者探源之论也
周道衰(至/)其孰从而求之 此二段伏后当火其书
后之人其欲闻道德仁义之说孰从而听之 所以作
原道
不求其端不讯其末 求端讯末点出原道眼目
古之为民者四(至/)今之教者处其三 此段伏后当人
卷三十一 第 4a 页 WYG0860-0420a.png
其人
古之时人之害多矣(至/)患生而为之防 公言
今其言曰(至/)而民不争 私言
是故君者出令者也(至/)则诛 公言
今其法曰(至/)以求其所谓清静寂灭者 私言 清净
寂灭此晋魏之佛欲治其心则梁隋之佛也
帝之与王(至/)所以为智一也 公言
今其言曰曷不为太古之无事 私言
卷三十一 第 4b 页 WYG0860-0420b.png
传曰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(至/)民焉而不事其事
佛书之精者皆出于老子而济以庄列之辨其怪幻则
自为也故每层附见于辟老氏之下达摩西来直指心
体不立语言文字又其再变故最后辟之
然则古之所谓正心而诚意者将以有为也 此又发
明道之必不可外仁义
以之为已(至/)庙焉而人鬼飨 仁故顺而祥爱而公义
故和而平处而当此四句对老氏说老氏外仁义以治
卷三十一 第 5a 页 WYG0860-0420c.png
身治世下四句对佛氏说佛氏以死生鬼神之说愚天
下而不本于仁义
曰斯道也何道也曰斯吾所谓道也非向所谓老与佛
之道也 锁住公私醒出原字
轲之死(至/)语焉而不详 明已文不得不作 不精谓
荀不详谓扬
然则如之何而可也(至/)末 括尽前文无点渗漏
人其人火其书庐其居 塞止
卷三十一 第 5b 页 WYG0860-0420d.png
明先王之道以道之 如是则流行矣
原性 皆是也列以三品则非也不揣其本而齐其末

性也者与生俱生也情也者接于物而生也 极合乐
记及伊川颜子好学之旨
性之品有三 气质之性
而其所以为性者五 天命之性
上焉者之于五也(至/)反于一而悖于四 周子谓诚者
卷三十一 第 6a 页 WYG0860-0421a.png
圣人之本即主于一也少有少反与下二字尚有病在
同此一也后儒谓有拘焉蔽焉者得之 主于一者仁
义礼智皆根于信而实有之此所以善也少有少反于
一者不能至实而极信也故仁义礼智皆混杂而不纯
此所以可道而上下也反于一者无实德故仁义礼智
皆悖此所以恶也
上焉者之于七也(至/)亡与甚直情而行者也 动而处
中发而皆中节也 甚过也亡不及也言虽有过不及
卷三十一 第 6b 页 WYG0860-0421b.png
而能求中也 直情而行者拘于过与不及而不知返
情之于性视其品 性善则情善情善则性善
夫始善而进恶与始恶而进善以下 皆言气质之性
不可一概以完三品之说
叔鱼之生也(至/)人之性果善乎 故曰论性不论气不
备论气不论性不明 君子道其常此三人者盖千万
人中之变奈何据以疑孟子之说
上之性就学而愈明(至/)其品则孔子谓不移也 此一
卷三十一 第 7a 页 WYG0860-0421c.png
段又言人性虽有上下而下者犹可制是其所受之正
而不同于物者以终为性者五之说 将已说与孔子
融通为一
今之言性者异于此何也(至/)末 又特辟佛老以虚无
言性之诞其谬妄又在荀扬诸子上矣
原毁 毁人之根在忌忌人之根又在自怠节节搜出
恐恐然惟惧其人之不得为善之利 诚哉君子之用

卷三十一 第 7b 页 WYG0860-0421d.png
怠与忌之谓也 此句是原
将有作于上者 暗收古之君子
原人 宏肆 即以发明君不出令则失其所以为君
数语之意 只就发端三语变出无数层折宾主相形
波澜汹涌
圣人一视而同仁 博爱之仁
笃近而举远 行而宜之之义
原鬼 五原之序当以原性为一原道为二原人为三
卷三十一 第 8a 页 WYG0860-0422a.png
原鬼为四原毁为五
行难 求备于一二人而又不思广求其人以自辅是
则名为好士卒无一士也以其从而不改故曰行难行
字当读平声
某与某可人也 注可或作何按当作何为是盖不知
者因下引管子事而妄改也任之诔之亦指他人非陆
自引为已罪考正之云亦非
抑犹有举其多而缺其少乎 缺其少似言人材未尽
卷三十一 第 8b 页 WYG0860-0422b.png
足以备用不谓一人之身 本讥举其少而缺其多曰
缺其少者盖逊辞也
先生曰固然吾敢求其全 固然言理则如此吾敢求
其全似焉知贤才而举之之意
杂说四首第一首 只两意反复
然龙弗得云(至/)信不可欤 直接皆所自为一览可尽
矣有此一层乃反复驰骤
第二首 脉不病纪纲不失则得天矣
卷三十一 第 9a 页 WYG0860-0422c.png
第四首 此言士待知己者而伸在上者无所辞其责
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 翻转说
且欲与常马等不可得 抉入一层
策之不以其道以下 不当其任不尽其用总归于不
知人
其真无马邪 有无二字前后关锁
获麟解 此文自宋以后皆极称之李习之亦书一通
与人极叹为佳 德与形本只两意剪作四段层叠曲
卷三十一 第 9b 页 WYG0860-0422d.png
折转变万千 不是用祥不祥两字转换是以知不知
两字转换
麟之为灵昭昭也 麟字含下第二段知其为麟灵字
含下第一段祥字昭昭含下数段中不可知
咏于诗书于春秋杂出于传记百家之书 三句中暗
藏德字与形字对
虽妇人小子皆知其为祥也 第一段之知知其为祥
不可知其为麟也 第二段之知知其为麟
卷三十一 第 10a 页 WYG0860-0423a.png
角者吾知其为牛四句 随手生变
惟麟也不可知 应第二段
不可知则其谓之不祥也亦宜 应第一段
虽然麟之出必有圣人在乎位 应不恒有二句
圣人者必知麟 又应第二段 言必有明君出而用

麟之果不为不祥也 此又应第一段 世得云知其
非不祥者由于知其为麟也叠一麟字省一知字
卷三十一 第 10b 页 WYG0860-0423b.png
师说 世得云无贵无贱见不当挟贵无少无长见不
当挟长圣人出人也远矣犹且从师见不当挟贤后即
此三柱而申之童子之师是年不相若者引起世俗以
年相若相师为耻巫医乐师百工是无名位之人引起
世俗以官位不同相师为耻而语势错综不露痕也
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 二句伏中二段此古之学
者所以异于今时也
古之圣人其出人也远矣(至/)其皆出于此乎 圣人则
卷三十一 第 11a 页 WYG0860-0423c.png
生而知之矣然犹以道之无穷不恃其圣而必师之求
况学者而否焉有不终于莫解其惑者哉
爱其子择师而教之(至/)其可怪也欤 二段即师道之
仅存于世者反覆晓折见不当拘于时也 上愚益愚
统言惑之不解此二段中耻焉惑矣未见其明智反不
及就拘于时一节断之
则群聚而笑之 拘于时下落
则曰彼与彼年相若也 应无少长
卷三十一 第 11b 页 WYG0860-0423d.png
位卑则足羞二句 应无贵贱有下句道理方稳足
圣人无常师(至/)如是而已 又举孔氏以实之能行古
道之准学者惟道所在而无常师则道业兼该可以至
圣无不通之域不当以为可耻
进学解 有轻世肆志之意然怨而不怒亦无愧词
业进于勤 对学与文
行成于思 对言与行
盖有幸而获选 此句伏解
卷三十一 第 12a 页 WYG0860-0424a.png
孰云多而不扬 此句开解
诸生业患不能精四句 不明不公在侧面反点
先生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(至/)可谓勤矣 此段是学
抵排异端(至/)可谓有劳矣 此段是言
沈浸浓郁(至/)可谓闳其中而肆其外矣 此段是文
下逮庄骚四句 上则其所规模此自谓直与之并者

少始知学(至/)可谓成矣 此段是行 以上四段发明
卷三十一 第 12b 页 WYG0860-0424b.png
多字
左右具宜 请以三千人入蔡自取元济及折王庭凑
非具宜乎
昔者孟轲好辩(至/)其遇于世何如也 得为孟荀后何
待于世自解亦自慰也
今先生学虽勤而不繇其统四句 收前四段
此非其幸欤 应转
动而得谤名亦随之 不遇者名高则不公不明之失
卷三十一 第 13a 页 WYG0860-0424c.png
重矣妙有含蓄
是所谓诘匠氏之不以杙为楹(至/)末 就匠氏医师反
收暗用四段配前学文言行妙在错综无迹
守戒 似为董晋镇宣武而作汴居淄青淮蔡之中南
北二寇所窥伺所谓介于屈强也幕中之辨反以为叛
其斯文之谓欤 知备邻道则知所以制禦叛乱将卒
者必有先事之图矣身处军中又有难于尽言者故虽
设两喻下皆就邻道戒之而以乘其便暗藏一半
卷三十一 第 13b 页 WYG0860-0424d.png
诸侯之于天子三句 故相出镇而仅同于不侵不叛
之臣岂所以报天子哉
知猛兽之为害 此邻道之吞噬于外者
知穿窬之为盗 此叛将之窥伺于内者
介于屈强之间 汴之南则蔡北则郓所谓屈强之间

而王公大人反不能焉 谓董晋
盖以谓不足为而不为耳 晋辈材力既不足又不先
卷三十一 第 14a 页 WYG0860-0425a.png
事而思一旦有变其不为鹿之见杀于豹者鲜矣公云
不足为者稍逊其词耳
冀天下之有事以乘吾之便 便者内变作而外侮乘
之也
贲育之不戒四句 材力足而不戒者如是下喻又见
陆长源以下皆不足用晋死而公亟行见之早矣
然则如之何而备之曰在得人 得人岂仓卒可图先
事而思莫急于此矣 虽为董晋言之然亦未见有将
卷三十一 第 14b 页 WYG0860-0425b.png
佐无人而可以成功者
圬者王承福传 借题讽刺学杨朱之道一段正行文
变灭不测处腐生则以为非昌黎不能衷之大道矣
圬之为技贱且劳者也 直叙起
其色若自得者听其言约而尽 先伏中间主意以下
皆述其言
任有小大六句 先一挈
取其直虽劳无愧 发明自得
卷三十一 第 15a 页 WYG0860-0425c.png
嘻吾操镘以入富贵之家有年矣(至/)或曰死而归之官
也 议论中间夹此几句叙事行文方不直
又曰功大者其所以自奉也博(至/)虽圣者不可能也
剪作两段 此段是讽当世之人本不足以畜妻子而
纷然智小谋大明殃祸皆所自致也
盖贤者也 此句正
然吾有讥焉 此句反
谓其自为也过多(至/)其肯劳其心以为人乎哉 此段
卷三十一 第 15b 页 WYG0860-0425d.png
迂其旨晦其辞欲擒故纵也
虽然其贤于世之患不得之而患失之者(至/)其亦远矣
 收拾中间 世得云以丧其身应独善其身句
后汉三贤赞三首 赞后汉人即用后汉文体 体似
古乐府祠洛阳令王君哥
王符为乡人所轻 本传安定俗鄙庶孽而符无外家
为乡人所贱
述赦之篇三句 潜夫论本传著其五篇曰贵志曰浮
卷三十一 第 16a 页 WYG0860-0426a.png
侈曰实贡曰爱日曰述赦述赦尤善可以革古今之通
弊故公独取之
仲长统 三句一韵
论说古今三句 本传简撮其略载者三篇曰理乱曰
损益曰法诫昌言确切为胜潜夫论也
称其文章 注文章方云考本传当作才章按唐人大
抵谓词赋为文章作才章乃合
讳辩 此易辩之事故不难于辩论之长而美在深厚
卷三十一 第 16b 页 WYG0860-0426b.png
愈与李贺书 注李上方有进士二字非是按唐时能
为诗赋应举者皆称进士方本不为非但无之句法较
简健
律曰二名不偏讳(至/)为犯嫌名律乎 引律以明其无
罪 但言晋本不当讳况又其嫌乎
父名晋肃(至/)子不得为人乎 二十字词气不类公文
杭本无之是也况又非律非经夹和在此亦错杂无序
周公作诗不讳(至/)曾子不讳昔 引经以明其是非
卷三十一 第 17a 页 WYG0860-0426c.png
二名嫌名意双顶来然当时执以责贺者乃嫌名也故
辩嫌名尤详
周之时有骐期(至/)将不讳其嫌者乎 但有不讳一层
波澜便狭妙在将讳字对面纵开与前段文法一样
汉讳武帝名彻为通四句 上下俱从不讳翻到讳此
从讳翻到不讳变换 史记天官书气来卑而偱车通
者是车辙之辙亦尝讳之汉志作车道则通字传写之
讹 治字高宗讳公多犯之时已祧也
卷三十一 第 17b 页 WYG0860-0426d.png
今上章及诏不闻讳浒势秉机也 又旁引典故以见
当世亦无有行之者
乃不敢言谕及机以为触犯 谕是嫌名机是二名之
嫌仍有两层密甚
今考之于经质之于律 先经后律理当然也前半先
举律者承上得罪言之也与下文先曾参语势一也
不务行曾参周公孔子之行三句 安溪云此处承上
事父母说故先曾参以下泛论故先周孔韩文之不苟
卷三十一 第 18a 页 WYG0860-0427a.png
如此
夫周公孔子曾参卒不可胜(至/)末 只用反掉截然而
止推辨中有馀味
讼风伯 厚斋云曹子建诘咎文假天帝之命以诘风
伯雨师公讼风伯盖本于此
伯夷讼士之特立独行三句 圣一层
信道笃而自知明者也 智一层
一家非之力行而不惑者寡矣(至/)则千百年乃一人已
卷三十一 第 18b 页 WYG0860-0427b.png
耳 总上二层
昭乎日月(至/)不足为容也 六语讼 昭乎句以知言
崒乎句以行言巍乎句以知行之极言
夫岂有求而为哉 应适于义句 张南轩无所为而
为之谓义盖出于此
彼独非圣人而自是如此 应未有非之者也句 言
非武王周公之所为而自以为是
夫圣人乃万世之标准也 圣人二字从武王周公圣
卷三十一 第 19a 页 WYG0860-0427c.png
也生下
余故曰(至/)亘万世而不顾者也 结特立独行 圣人
万世之标准彼非圣人是不顾万世矣
子产不毁乡校颂谤者使监 世得云监字乃闭口音
不知公何以同言用
释言吾时在翰林三句 与后李公关照 唐时翰林
学士不接宾客此一证
人莫不自知 以下转
卷三十一 第 19b 页 WYG0860-0427d.png
夫敖虽凶德 从敖字又转
若夫狂惑丧心之人 又转
愈也不狂不愚(至/)愈何惧而慎 独抽此数语变化亦
明白易晓
又曰乱之初生(至/)则有时而信之矣 见其失不独在
谗者而在三公自近之也
夫聪明则听视不惑三句 上规之此进之
彼谗人者孰敢进而为谗哉(至/)亦莫之听矣 将远佞
卷三十一 第 20a 页 WYG0860-0428a.png
人穿入信谗中 孰敢为谗承公正虽进莫听承聪明
敦大
前之谤我于宰相者四句 合穿
今二公合处而会(至/)吾乃今知免矣 言及必曰缘上
思字来 结法奇绝仰青云睹白日却在重阴积雾中
张中丞传后叙开门纳巡三句 上一句是无疑下二
句是无忌
远诚畏死(至/)而谓远之贤而为之邪 只就能守上反
卷三十一 第 20b 页 WYG0860-0428b.png
复明其不畏死
当二公之初守也(至/)其谁之功也 此一段就翰所论
而畅其说 蔽遮江淮则租税得通可资以成中兴之
业故以天下不亡为二臣之力则文无一虚语
当是时弃城而图存者(至/)设淫辞而助之攻也 世得
云此数语暗渡下贺兰史记列传过接处多有此法
过泗州船上人犹指以相语 添毫法
籍时尚小粗问巡远事不能细也 夹此句错综生动
卷三十一 第 21a 页 WYG0860-0428c.png
嵩从巡久亦不见巡常读书也 添毫法
巡怒须髯辄张 再一写生动
远宽厚长者(至/)死时年四十九 世得云宽厚二句应
无所疑忌呼巡为兄应处其下故叙远死即互见巡年
以收应与巡俱守死句
燕喜亭记 题固记其名文是当行家语得其剪裁之
法虽参入议论仍不碍记事体矣
大原王宏中在连州 突起伏后半追叙
卷三十一 第 21b 页 WYG0860-0428d.png
斩茅而嘉树列二句 地藏
出者突然成邱四句 天作
既成愈请名之(至/)颂也 此段叙致特有古意非公无
此 世得云皆伏有宏中之德意按此评既使前后关
键分明又颂字乃美盛德之形容正总摄得此一段其
非衍文明矣(考异疑颂/字是衍文) 燕喜二字非状景物故并上
排胪复就命名上指叙
于是州民之老(至/)以遗其人乎 恐一往议多于叙故
卷三十一 第 22a 页 WYG0860-0429a.png
夹此段虚景在中间
宏中自吏部郎(至/)饫闻而厌见也 前半自邱而亭层
折甚多追叙此段文势方配
今其意乃若不足 然则是乐之也
智者乐水二句 两乐字关合喜字
智以谋之四句 终上颂字之意
吾知其去是而羽仪于天朝也不远矣 收转自吏部
贬秩
卷三十一 第 22b 页 WYG0860-0429b.png
遂刻石以记 以作记收一语不溢
徐泗濠三州节度掌书记𠫇石记 掌书记无封疆之
责三州之故非所宜书从使节之能文发意自不可移
别处澹写必切要无陈言
元戎整齐三军之士至莫宜居之 数千年中兼之者
几人
苟其帅之不文 反影
历十一年而掌书记者三人 此句见相得
卷三十一 第 23a 页 WYG0860-0429c.png
后之人苟未知南阳公之文章(至/)鱼川泳而鸟云飞也
 俱是空际生出公之教人自为不独造语也 蔚乎
相章四语浓淡相参更有情味
画记骑而立者五人(至/)而莫有同者焉 此段人 骑
而立是形状五人是数
马大者九匹(至/)皆曲极其妙 此段物 晁无咎莲社
图记本此意为之
蓝田县丞𠫇壁记 极意摹写见其流失非一日既为
卷三十一 第 23b 页 WYG0860-0429d.png
斯立发其愤懑亦望为政者闻之使无失其官守也
钳以左手三句 细琐如画
丞濡笔占位 更细 濡从苑本改
谚数慢必曰丞 又著此语伏后故字
丞之设岂端使然哉 应于一邑无不当问即反呼故

一蹑故迹 书名之意寄喟于蹑故迹故一篇皆从此
感慨非恐其名氏之将湮也
卷三十一 第 24a 页 WYG0860-0430a.png
悉书前任人名氏 皆不得施用者也
余方有公事子姑去 以不问一事反结跌宕 殊有
简兮诗人之意
新修滕王阁记 切新修切王公切袁州刺史作记
愈少时(至/)愿莫之遂 凌空而起便是新修发端又不
著迹 走笔书大意自是超妙绝伦其胸次要无点尘

而滕王阁独为第一 直入
卷三十一 第 24b 页 WYG0860-0430b.png
及得三王所为序赋记等 并关会宏中𦂳甚
春生秋杀阳开阴闭 魁宏 八字非此老无此心胸
令修于庭户数日之间二句 兼之以颂却于不得造
观中点出都化云烟了无痕迹
吾虽欲出意见三句 断续穿漏
前公为从事此邦(至/)实书在壁 照应文辞句以前一
层儭新修 前后以此为关锁中间又一提醒
于是栋楹梁桷板槛之腐黑挠折者六句 新修记
卷三十一 第 25a 页 WYG0860-0430c.png
无侈无废二句极造语之妙
其江山之好(至/)尚能为公赋之 照应临观之美句以
后一层儭作记 老少二字首尾关键 摇曳不尽
进士策问十三首第七首以至于吴蜀魏 吴先蜀魏
岂以其独后亡欤
争臣论 将进阳子以圣贤之用心而非徒诋讦为名
高以故其言蔼如也
居于晋之鄙 注城徙居陜州夏县按实录不载徙居
卷三十一 第 25b 页 WYG0860-0430d.png
事柳子遗爱碣家于北平隐于条山乃沧州一土阜非
晋鄙也
夫不以所居之时不一而所蹈之德不同也 发明不
可恒贞破上如在野孟子所谓禹稷颜回同道
若蛊之上九(至/)而尤不终无也 并将对面一层说透
道理八面员足亦无可躲闪矣 志不可则是蛊尤不
终无是蹇
忽焉不加喜戚于其心 与后畏天闵人相反
卷三十一 第 26a 页 WYG0860-0431a.png
问其官至固如是乎哉 学管仲得君如彼文法
且吾闻之有官守者不得其职则去 一转
阳子将为禄仕乎 是或一道也 又转出去与辞两
层却从上段中问其官禄二句生下
亦不敢旷其职 不敢二字就一节上明其用心
夫阳子之用心亦若此者 从上不加喜戚于其心来
滋所谓惑者矣 非特旷官而且越分非特无功而且
有罪
卷三十一 第 26b 页 WYG0860-0431b.png
夫阳子本以布衣(至/)熙鸿号于无穷也 此段发挥争
臣二字更快 又洗发对面使人知一层义理此无旷
官之刺居位而使人随时得以薰其德者亦从上恒贞
则凶来
且阳子之心将使君人者恶闻其过乎是启之也 又
破其招君过为名一层深推其用心之谬以见其未为
无尤也
何子过之深也 言不当刻论其用心
卷三十一 第 27a 页 WYG0860-0431c.png
自古圣人贤士皆非有求于闻用也 以上既与明辨
其职守以下又极论其不得为有道之士
闵其时之不平(至/)诚畏天命而悲人穷也 此则圣贤
之用心所谓有道之实而望阳子以改而从之者也
闵字暗顾用心
圣贤者时人之耳目也四句 似荀杨语 此即原人
大意
且阳子之不贤 三段三且字皆进一步
卷三十一 第 27b 页 WYG0860-0431d.png
恶得自暇逸乎哉 终前高不事之心
好尽言以招人过 招人过与招君过暗对
君子居其位则思死其官 此句双关阳子
我将以明道也二句 作者本趣如此所以异于小丈
夫也
传曰惟善人能受尽言(至/)末 应第四问就作掉尾应
转起处极有神力 仍不绝其为善人方是责善非讦
直也
卷三十一 第 28a 页 WYG0860-0432a.png
禘祫议 世得云此文或疑不言禘祫之后献懿二主
应藏何处不知上文第一条议者已见献懿之主藏于
夹室矣今所当定者应祭不应祭非疑藏主之所也既
曰禘祫之时宜正献祖东向之位则不禘祫时藏主仍
在夹室而不当毁瘗及别立庙可见矣
自魏晋以降始有毁瘗之议 毁瘗之议乃自汉始
比于伸孙之尊废祖之祭不亦顺乎 注韩公本意云
云按韩公未尝议以献祖为始祖而景皇帝不当居东
卷三十一 第 28b 页 WYG0860-0432b.png
向之位四时之享皆压于献祖又安得云所屈之祭至
少所伸之祭至多乎考异曲为此说以为牵合熙宁庙
议之地尔 注又云则唯懿祖不与按献祖亦不与也
 注又云室自为尊不相降厌按如此则所伸者不独
景皇帝而已
省试颜子不贰过论不贰者盖能止之于始萌四句
安溪云此论邵子以为过许然观易系所引则恐韩论
诚不为过
卷三十一 第 29a 页 WYG0860-0432c.png
择乎中庸得一善则拳拳服膺而不失之矣 正应择
善而固执
颜氏之子其殆庶几乎言犹未至也 正应不贰之于
言行
于是居陋巷以致其诚(至/)竟莫之致 陋巷六句是立
志高坚二句是致知任重道远是力行
太学生何蕃传 不从朱泚乃其行义之尤大者留在
最后自见轻重今人必入手独举此立论则反似节取
卷三十一 第 29b 页 WYG0860-0432d.png
一事而惜其不遇处反味短矣
以之升于礼部 谓举进士也
蕃正色叱之二句 是诚可书矣
兹非其勇欤 仁勇从问答中分见叙致不直 其仁
则所施有限勇其大节故特表之惜乎以下又叹其仁
之可仅于或之云也
 
 义门读书记卷三十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