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门读书记-清-何焯卷二十四

卷二十四 第 1a 页 WYG0860-0315c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义门读书记卷二十四
          翰林院侍读学士何焯撰
  后汉书
循吏传任延 延治三郡皆随所宜急不以一律
王涣每食辄弦歌而荐之 歌词全篇见宋书
刘宠山谷鄙生未尝识郡朝 吴志注中引续汉书作
山谷鄙老生未尝至郡则此鄙字下脱一老字
卷二十四 第 1b 页 WYG0860-0315d.png
仇览 叔度几于中行览其狷乎季汉之士斯真凤麟

劝人生业(至/)赈恤穷寡 古政教推之则子产之治郑

赞 注引沈约宋书载晔与其侄及甥书论撰书之意
云云按整理之云后史亦无及者论赞则自许太高
酷吏传成其不挠之威 不挠谓权强难以屈其法注
指同官相陵误
卷二十四 第 2a 页 WYG0860-0316a.png
张俭剖曹节之墓 以党锢宦官二传参考乃侯览寿
冢非曹节也所当刋正且未葬但可言坏不可言剖
董宣 董宣何并之流不当列之酷吏李章亦惟在千
乘时诛斩盗贼过滥非任喜怒多诛灭也而范首及此
三人盖以建武吏事刻深上好下甚则必有入于酷者
明中兴之美坐是未尽耳然窃谓东京酷吏传可以不

文叔为白衣时臧亡匿死 谨厚者亦复为之盖汉人
卷二十四 第 2b 页 WYG0860-0316b.png
尤尚气侠不独伯升也
樊晔大笑期必死忿怒或见置 此二语则其情貌真
酷矣
周䊸每赦令到郡(至/)乃出诏书 先决刑罪乃出诏书
后之大贤有与之同或偶以不得已用权仅擿一二渠
魁消一方之隐忧非明恕之常道也䊸之酷在每字尽

太傅邓彪奏䊸在任过酷不宜典司京辇 邓彪之奏
卷二十四 第 3a 页 WYG0860-0316c.png
窦氏指也故䊸自谓无全
黄昌县人彭氏旧豪纵(至/)按杀之 昌则过矣然豪家
不可以不戒
阳球萌乃骂曰尔前事吾父子如奴(至/)妻子皆徙比景
 阳球方为程璜子婿宜萌之抉其瑕也球本宦官气类
一时自相吞噬其得行于王甫者勃海宋后得请于帝
鬼神假手速之毙耳球何力之能为天又假手于节以
毙球矣
卷二十四 第 3b 页 WYG0860-0316d.png
语诸常侍今且俱入勿过里舍也 节惩王甫以休沐
被收故使悉入则可以先发即使帝或不听所白无后
忧矣
宦者传 董贤负乘莽得窃柄故西京佞倖关系存亡
东都则黄巾蚁聚群雄龙战皆由宦者流毒废马班佞
倖前例独著宦官庶乎识变
易曰天垂象(至/)亦备其数 发端不类
阍者守中门之禁 阍人本使墨者为之此以为寺人
卷二十四 第 4a 页 WYG0860-0317a.png
据诗昏㭬靡共郑笺云皆奄人也注未悉其云刖者则
据左传若吾以韩起为阍杜注刖足使守门之语仍与
宦官无预也
王之正内者五人 衍者字注中引周礼衍掌字
月令伸冬命阍尹审门闾谨房室 月令吕不韦作故
郑注云于周则为内宰此注中礼字不学者所增文选
注中尚无礼字
其能者则勃貂管苏 勃貂当作勃鞮因齐寺人貂而
卷二十四 第 4b 页 WYG0860-0317b.png

郑众养子闳嗣 宦者传国之始
孙程诏宦官养子悉听得为后袭封爵定著乎令 郑
众已养子袭封至是又十九人皆然此衰亡之本曹氏
基以代汉者也宜书于纪
单超唐两堕 两通鉴从雨考异云雨墯者谓其性急
暴如雨之堕无有常处也
曹节时连有灾异郎中梁人审忠以为朱瑀等罪恶所
卷二十四 第 5a 页 WYG0860-0317c.png
感乃上书 当此时而审忠尚敢讼言及此甚矣天下
之有人宦官亦不能即杀忠又可信人之有命
节遂领尚书令 尚书令可领骎骎为宰相矣不爱他
官独领尚书者欲言者无由得至帝前如有陈窦之谋
亦不待窃发视其章也
吕强而今中尚方敛诸郡之宝(至/)费多献少 数语略
尽当时殖货之实
巡以为诸博士试甲乙科(至/)争者用息 憙平石经之
卷二十四 第 5b 页 WYG0860-0317d.png
立发于李巡可以嘳息 经典序录尔雅李巡注三卷
张让皆免冠徒跣顿首(至/)辄寝不报 以家财饵帝即
无能间之者矣
刺史太守复增私调(至/)多受赇赂 此黄巾所以平而
复起
皆责助军修宫钱 三国志公孙瓒传注中载刘虞事
作治宫钱此缘避高宗名云修宫钱
儒林传天子始冠通天衣日月 汉承秦故郊祀皆服
卷二十四 第 6a 页 WYG0860-0318a.png
袀元至显宗而革故统贯曰始详舆服志
试明经下第补弟子 明制会试不中式者选入国子
监盖仿此意
自辟雍东观兰台石室宣明鸿都(至/)莫不泯尽焉 斯
文将丧故天生康成稍为罗其散轶
易刘昆王莽以昆多聚徒众(至/)乃系昆及家属于外黄
狱 莽本好名以昆刘氏故忌而收之
任安欲知仲桓问任安 仲桓杨厚字也任安之门人
卷二十四 第 6b 页 WYG0860-0318b.png
杜微杜琼蜀志有传此蜀中内学派别也又何宗见杨
戏赞中
杨政为人嗜酒不拘小节(至/)皆如此也 政经生而碌
碌下同游侠此戮民也虽能屈马武之气何足奇哉学
者当法郑众之无染
尚书牟长皆本之欧阳氏俗号为牟氏章句 不足以
自名家故云俗号为牟氏也
尹敏谶书非圣人所作其中多近鄙别字 如以刘为
卷二十四 第 7a 页 WYG0860-0318c.png
卯金刀货泉为白水真人皆别字之徵也
周防父扬少孤微 周协传云自协曾祖父扬至协孙
恂六世知名则扬亦常显名史略之耳非终于孤微也
孔僖作六代之乐 按前书秦时唯馀韶武安得经新
莽之乱尚备此乐云六代者史仍一时之夸饰也
诗景鸾少随师学经(至/)凡所著述五十馀万言 此等
杂学又不传业不应滥入
召驯稍迁骑都尉侍讲肃宗拜左中郎将入授诸王
卷二十四 第 7b 页 WYG0860-0318d.png
侍讲入授各异其文则后世讲官欲以师氏之尊自重
诚过矣然赐之坐亦人主所以优崇儒术也坐而仍侍
何尝疑与诏无北面者同乎
杨仁太常上仁经中博士仁自以年未五十不应旧科
上府让选 博士限年五十以上学校之官宜悉仿其
制七十则致仕而去
仁对以宽和任贤(至/)皆当世急务 宽和二语在明帝
时真知先务之急推之十二事可信
卷二十四 第 8a 页 WYG0860-0319a.png
时诸马贵盛(至/)莫敢轻进者 此举亦赵熹之亚杨仁
公卿材也用之不尽
赵晔少尝为县吏(至/)究竟其术 周燮传载南阳冯良
事与此相类而所从皆杜抚必一事而传者异耳
蔡邕至会稽读诗细而叹息以为长于论衡 诗细长
于论衡此杂学不如穷经也
卫宏初九江谢曼卿善毛诗乃为其训 谢曼卿为其
训明毛诗虽传无序传也
卷二十四 第 8b 页 WYG0860-0319b.png
后马融作毛诗传郑元作毛诗笺 范氏世有经学其
言多有根柢后儒但据此传言诗序之出于宏而不悟
毛传之出于融何也或疑马融别有诗传亦非范氏明
与郑笺连类言之矣 注笺荐也荐成毛义也又引博
物志毛公尝为北海相元是郡人故以为敬按康成亲
受经季长以笺为致敬亦得
礼前书鲁高堂生 注高堂生名隆按前书注中亦无
高堂生名此言隆者因三国志高堂隆而误
卷二十四 第 9a 页 WYG0860-0319c.png
董钧后马融作周官传授郑元(至/)通为三礼焉 本习
小戴礼谓仪礼十七篇也故与下小戴所传礼记四十
九篇通周官为三礼
春秋钟兴以授皇太子又使宗室诸侯从兴受章句
曰以授曰从兴受语亦有轻重
兴自以无功不敢受爵(至/)而兴遂固辞不受爵 此等
举动激劝者远兴之处此亦两得矣
何休又注训孝经论语 邵公亦注训论语而平叔作
卷二十四 第 9b 页 WYG0860-0319d.png
集解独未之及岂失亡于汉季之乱欤
五经许慎又作说文解字十四篇 按说文解字载其
子召陵公乘冲所上书称慎官太尉南阁祭酒尝以诏
书校东观教小黄门而此皆不载
文苑传杜笃徒垂意于持平守实务在爱育元元 二
语经国之要此汉人辞颂犹足为古诗之流也
所著赋诔吊书赞七言女诫及杂文凡十八篇又著明
世论十五篇 后书不立艺文志故著述皆具载篇数
卷二十四 第 10a 页 WYG0860-0320a.png
王隆沛国史岑子孝 注岑一字孝山著出师颂按作
出师颂及和熹邓后颂者又一史岑李善文选注得之
此注误也传已著明所著四篇
夏恭 恭宜在儒林
黄香议者讥其过倖 政归台阁不任三公故有过倖
之讥黄香传当冠于子琼之前列左雄周举之上于例
乃合
田令商者不农 田令未详农九家不录其书
卷二十四 第 10b 页 WYG0860-0320b.png
崔琦冀行多不轨(至/)乃作外戚箴 前书外戚传即载
后妃故此箴皆指后妃言之独于番惟司徒一节致意
然琦自拙于为文欲以箴冀当但据吕霍上官丁傅王
氏祸败言之也
番为司徒 为乃惟字之误北人音同故也
萧何佐汉乃设书过之吏 萧何设书过之吏不知出
何书
边韶寐与周公通梦 韶为太中大夫时与胡广羊溥
卷二十四 第 11a 页 WYG0860-0320c.png
祝恬等称梁冀勋德宜比周公锡之山川土田附庸与
西京颂莽者无异其所通梦殆梁冀耶
赵壹壹以公卿中非陟无足以托名者(至/)因举声哭
苟贱狂易败常乱俗此戮民也祢衡沿习其风遂杀身
于庸夫之手可不戒哉
边让作章华赋 详此赋旨趣盖刺桓帝
郦炎抱玉乘龙骥(至/)为世陈四科 言不得志于当世
庶几颜之附孔以传也
卷二十四 第 11b 页 WYG0860-0320d.png
高彪先公高节越可永遵 第五伦京兆长陵人永盖
其后故以先公高节期之
后迁内黄令 内黄令墓碑作外黄令与申屠蟠传合
当以碑为正
张超河间鄚人也留侯良之后 犍为张氏既自谓留
侯之后此河间鄚人又何别也
祢衡台牧者之所贪 注诸本并作台牧未详其义融
集作掌牧按今文选作掌伎近之
卷二十四 第 12a 页 WYG0860-0321a.png
独行传又云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 注云此是
录论语者因夫子之言而释狂狷之人也注语不知何
所本
谯元皇太子多横夭 按文当作皇子衍一太字
时亦有犍为费贻(至/)仕至合浦太守 费贻当附儒林
传中 贻无著𫐠传末善说易者元子瑛耳
李善光武诏拜善及续并为太子舍人 劝忠宜止于
善并续亦拜舍人则善不敢逃赏而事续尤为有终非
卷二十四 第 12b 页 WYG0860-0321b.png
圣主无此合宜也
张武者吴郡由拳人也 下云太守第五伦嘉其行按
第五公为会稽太守乃建武时吴郡至顺帝时始分立
此吴郡由拳当作会稽
戴封其年大旱封祷请无获(至/)于是远近叹服 请祷
而至自焚此不学无术以巫尪自待矣岂惟驩虞之极
弊哉
李充太守鲁丕请署功曹不就 按鲁丕传丕以永元
卷二十四 第 13a 页 WYG0860-0321c.png
三年拜陈留太守视事三期但丕传不云为博士或是
并为侍中也丕刻作平误
范冉与汉中李固河内王奂亲善 下文王子炳即奂
字也与注所引谢书互异至于李公名辈已高不得与
史云为友李公被难在桓帝建和元年去史云殁时凡
三十九年何始云今皆不在制之在尔也王奂为考城
令以仇览传参校亦桓帝时事疑史云之友别有一李
子坚史家因氏与字偶同遂举李公以实之大书于前
卷二十四 第 13b 页 WYG0860-0321d.png

向栩 此直清狂不慧之徒如何以匹独行当为其有
时侃然正色耶
方术传 方术立传所以讥切时主崇信小数此史家
之主文谲谏也从马之日者龟策及前书眭宏两夏侯
京翼李传变而通之但恨其过于琐杂不若合苏竟杨
厚郎顗襄楷于此传削去王乔及冷寿光以下诸人且
著明其流为张角张衡之属斯有系于劝戒耳
卷二十四 第 14a 页 WYG0860-0322a.png
箕子之术 以箕畴为术可谓不知致远
任文公时暴风卒至(至/)文公独得免 方有警而暴风
卒至自当戒行此不待明晓风角也
五月一日当有大水(至/)所害数千人 文公预刻五月
一日固由占术山城春夏之交久旱宜防大水涌溢则
又常理也
郭宪忽回向东北含酒三噀(至/)与郊同日 神仙传兼
采郭宪及樊英二事归之栾巴
卷二十四 第 14b 页 WYG0860-0322b.png
王乔每月朔望(至/)则四年中所赐尚书官属履也 此
事尤不经不应志怪
谢夷吾为寿张令 注引谢承书县人女子张雨宜载
列女
论夫焕乎文章时或乖用本乎礼乐适末或疏 英厚
之徒其文章礼乐安在其中无物而欲为高论此晋宋
之文所以归于无用也然置英于方术中却于史法最
得宜
卷二十四 第 15a 页 WYG0860-0322c.png
许曼时人方之前世京房(至/)所著易林至今行于世
今世所传焦氏易林疑即峻所著焦氏不闻有书也
华佗又有一郡守笃病久(至/)吐黑血数升而愈 郡守
事依托吕氏春秋文挚齐王语为之
汉世异术之士甚众(至/)列于篇末 宜以苏竟杨厚郎
顗襄楷栾巴李合樊英谢夷吾单飏董扶为一传用此
文法附任文公以下于后诸神怪事独取章帝时寿光
侯而撮曹氏兄弟论左慈甘始之语存其略可耳
卷二十四 第 15b 页 WYG0860-0322d.png
徐登闽人也 注闽中地今泉州也按唐以上所谓泉
州今福州也
蓟子训与一老翁共摩挲铜人 注引郦元水经注云
魏文帝黄初元年按国志注作明帝景初元年
逸民传至乃抗愤而不顾多失其中行焉 言王莽篡
位违患远引斯为得中此则稍过也
野王二老并举手西指(至/)大王勿往也 似劝光武且
固根本勿与赤眉急争关中
卷二十四 第 16a 页 WYG0860-0323a.png
严光字子陵一名遵 遵君平名也史家误仍会稽典
录朱育对濮阳兴之语不以前书核之耳
怀仁辅义天下悦阿䛕顺旨要领绝霸得书封奏之
此建武三公所愧且足开广帝心子陵自高出一时霸
之封奏殆不敢自言假以讽上耶
井丹吾闻桀驾人车岂此耶 杂记云士丧有与天子
同者三其终夜燎及乘人专道而行乘人谓以人引车
不用马也然则井丹以桀为讽亦恶其僭欤后世习用
卷二十四 第 16b 页 WYG0860-0323b.png
檐子遂相与忘之矣
戴良礼所以制情佚也(至/)食之可也 已有晋人风
庞公后世何以遗子孙乎 观注所引襄阳记子山民
遂仕魏则遗安之意有不能得之其子者矣
列女传故自中兴以后综其成事述为列女篇 列女
之作夲于子政断自中兴以后上继刘书又于本书为

太原王霸妻而我儿曹蓬发历齿未知礼则 未知礼
卷二十四 第 17a 页 WYG0860-0323c.png
则恐是失于修学君子退而隐处诗礼之教子孙所以
立身不容己也
扶风曹世叔妻其八表及天文志(至/)后又诏融兄续继
昭成之 司马彪云马续述天文志续字季则见马援
传末
河南乐羊子之妻一□而累以至于寸 □雍本作丝
按说文□织绢从□糸贯杼也从丝省丱声古还切作
丝非
卷二十四 第 17b 页 WYG0860-0323d.png
孝女曹娥遂投江而死 按碑云经五日抱父尸出与
叔先雄事略同此语亦不可削作者盖专采典录也非
抱父尸出度尚亦何从改葬乎
酒泉庞淯母者赵氏之女也字娥父为同县人所杀
娥魏志注中引皇甫谧列女传作娥亲父曰赵安雠曰
李寿
沛刘长卿妻县邑有祀必膰焉 此礼宜修
安定皇甫规妻者不知何氏女也 唐张怀瓘书断云
卷二十四 第 18a 页 WYG0860-0324a.png
扶风马夫人大司农皇甫规之妻也
陈留董祀妻后感伤乱离追怀悲愤作诗二章 此诗
自陈思而外邈难方驾 按董卓传卓以牛辅子婿素
所亲信使以兵屯陜辅分遣其校尉李傕郭泛张济将
步骑数万击破河南尹朱俊于中牟因略陈留颍川诸
县杀掠男女所过无复遗类文姬流离在此时也又按
蔡邕传邕在长安与从弟谷谋东奔兖州又欲遁逃山
东则未必以家自随苏氏以董卓既诛邕乃随坐不应
卷二十四 第 18b 页 WYG0860-0324b.png
文姬先罹祸乱疑诗为后人作考之不详也(春渚记闻/载东坡手)
(帖云史载文姬两诗特为俊伟非独为妇/人之奇乃伯喈所不逮当是公晚年语耳)
东夷传夫馀国以腊月祭天 腊月魏志作殷正月又
言在国衣尚白盖其善者皆箕子之遗化也
韩又立苏涂 注中删去魏志不还句下好作贼三字
浮屠句下所行善恶有异六字不分明
倭又有夷洲及澶洲(至/)遂止此洲 今人以倭国为即
徐福止而自王者谬矣
卷二十四 第 19a 页 WYG0860-0324c.png
南蛮西南夷传乃命方叔南伐蛮方诗人所谓蛮荆来
威者也 蛮荆直谓楚人岂得以武陵蛮当之乎
兖豫之人卒被徵发 兖豫去岭南尤远前代未尝发
以踰岭故独言卒被
可一切徙其吏民北依交阯事静之后乃命归本 弃
地内徙光武用之北边李公亦议行于岭外
板楯蛮夷天性劲勇初为汉前锋数陷陈 刘备置张
飞于阆中盖将用其人也
卷二十四 第 19b 页 WYG0860-0324d.png
昔永初中羌入汉川(至/)太守李颙亦以板楯讨而平之
 治蜀者能抚蛮则足以制羌于此对可得大略
滇王以广汉文齐为太守(至/)甚得其和 太守能抚定
滇益地者文齐王追李颙景毅四人皆巴蜀人永昌太
守郑纯越巂太守张翕冯颢亦其产以地近颇习土俗
但律己以正威信易孚耳
邛都夷者(至/)无几而地陷为污泽 都者潴水之名恐
其地本有污泽
卷二十四 第 20a 页 WYG0860-0325a.png
西羌传滇良昔桓公伐戎而无仁惠故春秋贬曰齐人
 中国尊贵侯伯高爵不欲以当微者故经讳而书人
公羊疑为贬者固也
尚见前人累征不克(至/)复寇金城塞 顺逆不分顾招
之使还踞故巢予以地利益无所惮矣此岂可谓文德
乎能以威信怀服诸种使其不能啸呼群聚然后开谕
利害申明誓约必其不敢入犯可耳
越骑校尉赵代副 赵代当从和纪作赵世此唐人避
卷二十四 第 20b 页 WYG0860-0325b.png
太宗讳所改而后人追改未尽之文
又有西海鱼盐之利 通鉴注西海有允谷盐池
恃其权勇 权通鉴作拳
东号子麻奴遣车骑将军邓骘(至/)食邑三百户 以军
败寇盛反得进爵封赏和熹临朝谬政无踰此者
羌遂入寇河东至河内(至/)朝廷从之 徙郡亦一策但
光武时以人少地虚故徙并其人易为备卫今羌种蚁
附非若匈奴多马习战兵力稍分则不能禦遏也乃无
卷二十四 第 21a 页 WYG0860-0325c.png
故弃地驱民长贼声势万一流移不堪轻与羌合凶狡
乘之而起则腹心内扰安集无时矣如杜琦王信幸其
非枭雄之才耳不如即募边人以击羌寇用其豪杰授
为将领所得生口畜产即尽以与之可不烦朝廷别发
大众捕逐难自弭也
任尚与遵争功(至/)没入田庐奴婢财物 任尚前副邓
骘败而获封后与邓遵争功则破平零昌杜季贡徵还
弃市赏罚如此宜乎羌患之滋蔓也
卷二十四 第 21b 页 WYG0860-0325d.png
论于是诸将邓骘任尚马贤皇甫规张奂之徒(至/)是养
疾痾于心腹也 三明事在桓帝之时安得与邓昭伯
等混而言之中兴以后羌戎为患永初永和最甚永初
之始但选廉平有武略刺史太守数人可以应时讨定
乃轻发大众付之不知兵之邓骘望风奔北寇势遂张
又不加罚无所沮劝由是败者相继岂羌之暴猛哉用
人失也永和复叛则马贤等本非良将加以刻剥军资
赂遗权门士卒解体安望殄寇其坏乱相寻之实备于
卷二十四 第 22a 页 WYG0860-0326a.png
威明求乞自劾疏中不能次第别白言其得失徒申纪
明一将之论追咎前人斥远之不早而不悟随时弭患
各在其人之驾驭抚绥事变岂有极乎诸种胜兵者且
二十馀万人亦非人力得以诛尽纪明百八十战仅一
创之未必能尽敌而返也亦何取彼此妒功之口盛相
嗤鄙哉诸论此篇尤下不分前后之事势不别诸将之
贤愚前则复举陵斥徒为辞费后则承袭馀论初无特
识不作可也
卷二十四 第 22b 页 WYG0860-0326b.png
西域传安息国海中善使人思土恋慕 数经危险则
思土之念自倍非海中气候如是也
大秦国汉书云从条支西行二百馀日近日所入则与
今书异矣 北史西域大秦国传亦云于彼国观日月
星辰无异中国而前史云云失之远矣
天竺国土出象犀玳瑁金银铜铁铅锡(至/)遂于中国图
画形像焉 书此者以见其通中国者非一独不闻所
谓精文善法即明帝之梦傅毅之对记注无闻仅出牟
卷二十四 第 23a 页 WYG0860-0326c.png
子不根之书也
莎车国敦煌太守裴遵上言(至/)贤由是始恨 遵言是
然迫夺则又失怀远之宜光武此举未尽善赖贤以佳
兵自灭耳
天子报曰今使者大兵未能得出如诸国力不从心东
西南北自在也 坚忍
论 论是微辞非助而张之也然结语犹未免于两是
其说
卷二十四 第 23b 页 WYG0860-0326d.png
其后甘英乃抵条支而历安息(至/)靡不周尽焉 甘英
之迹穷于安息明帝在二班之前皆不载遣使天竺事
足明为后人假托也
若其境俗性智之优薄(至/)审求根实 皆指前书及安
帝末班勇所记注赘引法显语
南匈奴传九年遣大司马吴汉等击之经岁无功 吴
汉击匈奴经岁无功名将行边自古犹有利钝
于是渐徙幽并边人于常山关居庸关已东 徙民而
卷二十四 第 24a 页 WYG0860-0327a.png
空其地使无所掠亦古人治边之一策也然必也以渐
则不至惊扰
昭君字嫱(至/)遂复为后单于阏氏焉 王嫱前事复详
于此真记繁志寡也
使者曰单于当伏拜受诏(至/)愿使者众中无相屈折也
 其伏拜不足为重轻而足以使其众悼心而蓄忿故
萧望之之议为远猷也
于是复诏单于徙居西河美稷 按前书地理志属国
卷二十四 第 24b 页 WYG0860-0327b.png
都尉治美稷则其地本有降夷故因而处之
南单于既居西河(至/)为郡县侦罗耳目 至是南匈奴
之众遂布满列郡成不可徙还故庭之势矣
司徒掾班彪奏曰(至/)遣驿以闻 得体要而质健
西域国属匈奴与属汉何异 见非汉之力所不能臣
 以征西大将军耿秉行度辽将军 刘攽云案秉传
不为大将军又真为度辽此多一大字乂行当作为也
按下云邓遵始真为度辽则耿秉耿夔传言拜者皆行
卷二十四 第 25a 页 WYG0860-0327c.png
度辽事行不当作为
崇讽西河太守令断单于章无由自闻 此举几坏边
事崇罪大矣
乃遣黎阳营兵出屯中山北界 此禦鲜卑故屯中山
北界注愦愦
论袁安之议见从于后王 若从袁安议不惟异代无
匈奴之鲠当时亦不致鲜卑转徙窃据其地收匈奴馀
种为边患矣
卷二十四 第 25b 页 WYG0860-0327d.png
而窦宪矜三捷之效(至/)反其故庭 窦宪既失于前曹
操加谬于后然宪当国力有馀漠北可徙之会尤当执
其咎也
并恩两护 后之为患者南庭耳并恩两护以下承接
未亮
乌桓传其性悍塞(至/)父兄无相雠报故也 知母之有
族类巳身顾非父兄之族类耶所谓塞也
其俗妻后母报寡嫂死则归其故夫 报字解与左传
卷二十四 第 26a 页 WYG0860-0328a.png
异归其故夫谓同葬
鲜卑 前书匈奴传注犀毗亦曰鲜卑亦谓师比总一
物语有轻重耳是则鲜音如犀也
檀石槐乃立庭于弹汗山歠仇水上(至/)网罗山川水泽
盐池 檀石槐勃兴漠北再世而衰不能为中国大患
然则永嘉丧乱岂非天实为之乎
从右北平以东至辽东(至/)为西部 皆仿匈奴故迹
一冬二春必能禽灭 兵难遥度而育自诡以二春灭
卷二十四 第 26b 页 WYG0860-0328b.png
方张之寇一胜遂骄丧败必矣
议郎蔡邕议曰(至/)臣曰可矣 伯喈文此篇最善然铺
陈前代事少剪裁又虚计二载自许有成处亦未能确
以事势成败相质才识为不逮班氏也
自檀石槐后诸大人遂世相传袭 乌桓传云无世业
相继鲜卑习俗本与之同至檀石槐后乃世传袭有慕
容氏也
 义门读书记卷二十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