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门读书记-清-何焯卷二十二

卷二十二 第 1a 页 WYG0860-0289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义门读书记卷二十二
          翰林院侍读学士何焯撰
  后汉书
刘圣公传论周武王观兵孟津(至/)斯时有未至者也
汉诸刘共起诛莽以顺讨逆岂商周可比
固亦几运之会也 使止由几运则不必归刘氏矣
王昌传久守王饶(至/)屯其郭北门 王郎众少无他救
卷二十二 第 1b 页 WYG0860-0289b.png
徇下州县皆观望持两端故可进兵直薄城下郎诛则
河北定矣
隗嚣传刘文伯在边 注文伯卢芳字也按芳传云自
诈称武帝曾孙刘文伯卢芳乃真氏名耳芳有字曰君
期 嚣宾客掾史多文学生每所上事当世士大夫皆
讽诵之 汉世重文学如此故东京之文自和帝以前
尚非后世所及
论夫功全则誉显(至/)或未闻焉 范氏所见如此故终
卷二十二 第 2a 页 WYG0860-0289c.png
以叛诛
公孙述传述遣戎与将军任满出江关(至/)竟不能尅
北不能定三辅东不能取荆州述事去矣屏蔽一撤相
随为系虏耳
述骑都尉平陵人荆邯见东方渐平兵且西向说述曰
(至/)冀有大利 邯策之晚矣此在李育未败之时可以
耀武广境耳
遇更始政乱复失天下(至/)以争天命 公孙欲用蜀以
卷二十二 第 2b 页 WYG0860-0289d.png
并楚亦宜在此时东方渐平则天下之望皆归洛阳矣
陛下以梁州之地(至/)将有王氏自溃之变 武侯所谓
坐而待亡者也故元逊并举言之
帝使诸将攻隗嚣(至/)蜀地闻恐动 述不悉蜀之众自
将以救嚣亡形成矣盖𫐠材尤出嚣下徒有吏干不识
攻取大略又非生长兵间不敢出成都一决也
宗室四王三侯传齐武王演皆画伯升像于塾 塾字
传写之讹当从东观记续汉书作埻
卷二十二 第 3a 页 WYG0860-0290a.png
论若夫齐武王之破家厚士(至/)而痛明堂之不祀也
当时若尊立伯升入关取莽则天下服从何至群盗蔓
延毒流海内生民之祸烈于秦楚之际哉新市平林诸
将皆盗贼小人固不可与共大事也是故君子慎始
北海靖王兴帝驿马令作草书尺牍十首 此草书即
史游章草也
李通传李轶后为朱鲔所杀 轶陷伯升身死朱鲔之
手事与葛相之处孟达相类
卷二十二 第 3b 页 WYG0860-0290b.png
邓禹传平定山西 此时河东已名山西然特此一郡
在太行西耳
独与二十四骑还 二万众止与二十四骑还违敕而
以饥卒徼战之谬也欲功自己成而反致败散其犹执
之不坚之过欤
定封禹为高密侯 帝王世纪禹字高密仲华之封邑
世祖殆以相啁耶
各使守一蓺 一蓺一经也
卷二十二 第 4a 页 WYG0860-0290c.png
训议者咸以羌胡相攻(至/)不宜禁护 禁护其时为我
用者使其力足以相攻耳议者之言似是而非也
骘遣五官中郎将迎拜骘为大将军 骘既知戒惧出
师无功何不深自刻责力辞新宠
时遭元二之灾 赵明诚金石录据汉司隶阳厥开石
门颂有曰中遭元二西戎虐残桥梁断绝若依注读为
元元则为不成文理疑当时自有此语注未必然也洪
容斋云安帝永初元年先零滇羌叛郡国地震大水骘
卷二十二 第 4b 页 WYG0860-0290d.png
以二年十一月拜大将军则知所谓元二者谓永初元
年二年也 位次在三公下特进侯上 前邓禹以特
进奉朝请即特进侯也下赠宏位特进亦以班位言之
注谓在特进及列侯之上误
谋立平原王得 平原王得当作翼安纪及章八王传
可据得又无子薨以翼为嗣安帝缘此贬冀为都乡侯
也注未考正
论斯乐生所以泣而辞燕也 泣而辞燕注中不引报
卷二十二 第 5a 页 WYG0860-0291a.png
惠王书谬矣
寇恂传建武二年恂坐系考上书者免 恂守河内不
过二年遽以文法罢免光武未为能尽人之器用也
冯异传季文岂能居一隅哉 一隅谓河北注误
臣本诸生(至/)固敢因缘自陈 此书足以见世祖度量
不能同符高祖然臣下谨畏保身之道则当以异为法
岑彭传无为而化(至/)岑君遏之 伐枳棘遏蟊贼岂真
无为耶先去其害政者以简拨烦而已
卷二十二 第 5b 页 WYG0860-0291b.png
赞胶东盐吏 胶东以县掾迎盐耳岂可直谓之盐吏
吴汉传汉先令辩士说陈康曰(至/)此计之至者也 说
康语甚凡可不载
耿弇传又兄弟无在京师者(至/)帝善之 韩信独当一
面何尝有子弟入侍有以见光武之不宏也
秉纪以操将篡汉(至/)夷三族 邓氏恨少此人
赞分此凶狄 分谓匈奴自此分为南北
王霸传苏茂客兵远来(至/)善之善者也 大用之即司
卷二十二 第 6a 页 WYG0860-0291c.png
马宣王之拒武侯也
霸在上谷二十馀岁 世祖于边将亦久任如此
祭遵传遵为人廉约小心(至/)帝以是重焉 不改恭俭
之素
彤彤之威声(至/)乃悉罢缘边屯兵 久任之效
任光传可募发奔命至则兵可招而致也 此外裔所
以易盛也初起时不得不为此权计
李忠传六年迁丹阳太守(至/)十四年三公奏课为天下
卷二十二 第 6b 页 WYG0860-0291d.png
第一 为丹阳太守者八年故政教大行
邳彤传明公既西则邯郸臣民不肯捐父母背城主而
千里送公 时王郎方据邯郸邯郸二字疑有讹当作
二郡臣民 通鉴作邯郸势成下城主作成主
朱祜传 注东观记曰祜作福避安帝讳按孝安讳祜
作祐者传写之讹也本记及说文可据
祜奏古者人臣受封不加王爵可改诸王为公帝即施
行 按光武纪改封诸王为公侯在十三年此奏是在
卷二十二 第 7a 页 WYG0860-0292a.png
外所上
王梁传梁穿渠引榖水注洛阳城下东写巩川及渠成
而水不流 梁前以谶文为水土之官不协众望此复
穿渠引水勉强立功欲补塞前负耳
刘隆传其畴辈十馀人皆死 此不在深刻之数
马武传帝虽制御功臣而每能回容宥其小失 不能
容宥小失则是无复君人之度当书以为戒若此则何
足异而书之甚矣范之陋于识也
卷二十二 第 7b 页 WYG0860-0292b.png
论迄于孝武宰辅(至/)亦何可胜言 此数语未谛
窦融传金城太守库钧 注今羌中有姓库者音舍云
承钧之后也按音舍者其字上从厂非钧后
多能采取虚伪(至/)以应期会 戒其为虚谈搆间即敕
其立实效以自结于朝廷
宪帝大怒召宪切责(至/)宪大震惧 虽颇开后族恣横
之端而威福在已所以犹为七制之主
宪以前太尉邓彪有义让(至/)事无不从 窦宪借邓彪
卷二十二 第 8a 页 WYG0860-0292c.png
以遂其奸与莽之用孔光相类
因叠母元自通长乐宫得幸太后 得幸是何语果尔
虽如张釜等之奏不为过也
刻石勒功纪汉威德令班固作铭(至/)熙帝载兮振万世
 此文宜载南单于传中
论列其功庸兼茂于前多矣 宪值匈奴衰微何可并
论蔚宗特以自抒其抑塞耳
赞听笳龙庭镂石燕然虽则拆鼎王灵以宣 听笳拆
卷二十二 第 8b 页 WYG0860-0292d.png
鼎殊不成语
马援传援至引见于宣德殿世祖迎笑谓援 通鉴作
宣德殿南庑下但帻坐迎笑盖从东观记之文如此乃
与子阳适相反也
高帝无可无不可今上好吏事动如节度 高帝旷宇
诚非世祖所希若吏事则王莽以吏不赋禄侵牟小民
又法令数更不知所守因以致乱不得不先致意高帝
时则天下方苦秦法网之密宜一切且从阔略亦各因
卷二十二 第 9a 页 WYG0860-0293a.png
其时耳
诸曹时白外事(至/)此乃太守事耳 窦融居河西亦以
宽和得众治西边者固尚宽简然大姓侵小民视之同
于黠羌欲旅距亦不苟纵也
以扶乐侯刘隆为副 注扶乐县名属九真郡按通鉴
注云九真未尝有扶乐县隆初封冗父侯以度田不实
免次年封扶乐乡侯则扶乐乃乡名非县名水经注扶
乐城在扶沟县砂水径其北
卷二十二 第 9b 页 WYG0860-0293b.png
吾欲汝曹闻人过失(至/)是以不愿子孙效也 诫兄子
书当别叙何事艮限于此况后自有严传耶
廖今陛下躬服厚缯(至/)戒成哀之不终 廖何以不能
教家言之太后顾不可训敕防与光乎此亦一时希合
之语也
叉防光奢侈好树党与 防光奢纵树党略见第五伦
传杨终以书戒廖廖亦不纳
棱时榖贵民饥奏罢盐官以利百姓 马棱奏罢盐官
卷二十二 第 10a 页 WYG0860-0293c.png
此救荒者所当知今乃徒为牢盆役民何赖焉
卓茂传河南郡为置守令茂不为嫌理事自若 为置
守令而不罢其官是河南郡将犹以通儒长者容而假
之也及莽居摄(至/)不肯作职吏 此前人所谓行已在
清浊之间者也有谓子康仕莽朝考之不详耳
鲁恭传谦子旭官至太仆 旭疑非谦之子有脱误
刘宽传但任重责大忧心如醉 刘文饶良吏为三公
则不足当重寄灵帝失德无能改格则当早退今尸位
卷二十二 第 10b 页 WYG0860-0293d.png
而已忧心如醉一语可以毕扶颠持危之责乎
伏湛传自行束修讫无毁玷 按冯衍传岂特束修其
身而已注谓约束修身盖于时皆如此解
侯霸传每春下宽大之诏奉四时之令 王莽以盛夏
斩人百姓骇惧此亦当日之要务也
好直言无隐讳(至/)自是大臣难居相位 光武为治兼
法文宣此则遂蹈宣帝之短自此三公多取充位不收
大臣之效矣
卷二十二 第 11a 页 WYG0860-0294a.png
宋宏传宏当宴见(至/)闻义则服可乎 仲子有大臣之
节但此则稍过恐人主不能堪
拔同郡韦著扶风法真 韦著晚谬不得比法真
冯勤传 帝惩王莽专政务自揽威权如勤等在三公
位不过恭谨任职如一胥吏而已但当载其名氏于表
不必立传也
韦彪传数陈政术每归宽厚 承光武明帝之后尤知
要也
卷二十二 第 11b 页 WYG0860-0294b.png
白帝就家拜著东海相(至/)隐者耻之 著时与姜肱同
徵诏书虽逼切何尝不可隐身遁命哉海内列名五处
士而其中有著故士必待于定论也 韦著可匹蔡邕
杜林传有耻且格 注格来也人皆有耻惭之心且皆
来服按集解格至也此所据不知何师之说
馀人虽不见谴 虽不见谴然收捕诸王宾客机牙于

赵典传会病卒(至/)谥曰献侯 注引谢承书谓下狱自
卷二十二 第 12a 页 WYG0860-0294c.png
杀不言病卒按既有吊祠赠谥则范得其实
建安十三年(至/)免官 三国志注中作十五年非也献
帝纪十三年正月温免官
桓谭传后贤果风太医令真钦(至/)乃解 董贤求傅氏
罪事与前书参差不合高武侯傅喜孔乡侯晏之从兄
弟安得复有后弟名喜为侍中者也大抵范史事未核
冯衍传 作敬通传当是本其自叙冗而寡裁辞胜于事
圣人转祸而为福智士因败而为功 语与次下与
卷二十二 第 12b 页 WYG0860-0294d.png
田邑书同而史家竟忘删削
衍恐伯玉必怀周赵之忧 周疑祸字之讹注非也
据位食禄二十馀年 二十馀年疑有讹否则据位食
禄上有脱文也
肃宗甚重其文 衍文浮靡寡要而肃宗重之和帝以
后遂即于衰上好下甚可不谨欤
申屠刚传举贤良方正对策 词意凡晦不足以尊主
折奸宜乎班书不采
卷二十二 第 13a 页 WYG0860-0295a.png
鲍永传孔子阙里无故荆棘自除(至/)助吾诛无道耶
此显宗崇儒之先兆太平之基将复兴也永乃以此诈
敌可谓谬矣
路经更始墓(至/)意不平 鲍永拜更始之墓稍知礼义
者宜为之非盛节也光武因之不平异乎高祖之待栾布
昱吾固欲令天下知忠臣之子复为司𨽻也 谓
昱父永继父宣为司𨽻昱复居宣位也
郅恽传直心无讳(至/)盍去之乎 郑次都中行之选王
卷二十二 第 13b 页 WYG0860-0295b.png
吉俦也其学又在严光右乎
孟轲以彊其君之所不能为忠量其君之所不能为之
贼 注独不引离娄篇何也
将为巢许乎而父老尧舜也 父老尧舜言备尧舜时
民间父老之数也
贬东中门候为参封尉 赐恽而自引过可也东中门
候无缘见贬
臣闻夫妇之好(至/)无令天下有议社稷而已 君章此
卷二十二 第 14a 页 WYG0860-0295c.png
言乃独微婉非复平时悻直卒能进说太子善处人骨
肉之间岂其晚学有进耶
寿宾客放纵(至/)即时骑驿言上 无所容贷可也从事
专住王国督邮徙舍宫外则操之已蹙非中正矣
杨厚传 入方术传可也
教授门生上名录者三千馀人 厚门人任安在儒林
传董扶在方术传周舒见蜀志子群传中
襄楷传前者宫崇所献神书 观注所引太平经典帝
卷二十二 第 14b 页 WYG0860-0295d.png
王篇语神书乃若此其鄙而楷方信其说是亦夏贺良
之流也
太傅陈蕃举方正不就 按魏志注中引司马彪九州
春秋有陈蕃子逸与术士平原襄楷会于冀州刺史王
芬坐楷曰天文不利宦者黄门常侍真族灭矣逸喜芬
曰若然者芬愿驱除于是与许攸等结谋云云宜补注
郭伋传高祖父解武帝时以任侠闻 解已族安得有
后范之疏至此
卷二十二 第 15a 页 WYG0860-0296a.png
廉范传然依倚大将军窦宪以此为讥 范之所为近
于侠故有附势之累
樊宏传南阳湖阳人也(至/)为乡里著姓 仲山甫食采
之樊非汉之南阳此相仍之误前书以河内修武为南
阳也 封弟丹为射阳侯 野客丛书丹封谢阳侯正诗
申伯番番既入于谢之谢地也樊毅碑曰谢阳之孙可

倏初倏删定公羊严氏春秋章句 东汉经师大抵皆
卷二十二 第 15b 页 WYG0860-0296b.png
主于删繁其所发明多在古学(倏学张霸/又减定之)
冯鲂传南阳湖阳人也(至/)因以氏焉 湖阳之冯犹浚
仪之王别于上党今但为一望何也
周章传贪殇帝孩抱养为已子故立之 和帝既崩始
收诸皇子于民间殇帝即以其日为太子其夜即位谓
贪其孩抱养为已子非实录
太后以前既不立(至/)是为安帝 太后恐胜为怨不知
使骘兄弟强死者祜也但为胜无疾见废则非实录人
卷二十二 第 16a 页 WYG0860-0296c.png
有美田宅尚惜之况天下重器以和熹明哲顾肯舍和
帝之子以与从子乎
梁统传丞相王嘉轻为穿凿(至/)百有馀事 注谓嘉传
及刑法志并无其事统与嘉时代相接所引固不妄矣
但班固略而不载也按王嘉以建平二年十月为御史
大夫三年四月为丞相越再岁元寿元年三月下狱死
为相不过二期安得数年之间亏除百有馀事宜乎班
史之不取也 其对尚书称初元建平初元则刑法志
卷二十二 第 16b 页 WYG0860-0296d.png
中载元帝议减律令诏书建平则以成帝河平中复下
诏议减死刑统因误以为哀帝之建平非班史失之略
注家未细寻耳
商商自以戚属居大位(至/)京师翕然称为良辅 梁商
颇似史浩以子不才没其小善
冀此跋扈将军也 通鉴注尔雅释山卑而大扈跋者
不由蹊隧而行言强梁之人行不由正路山卑而大者
且欲跋而踰之
卷二十二 第 17a 页 WYG0860-0297a.png
时太原郝絜胡武皆危言高论 危行言逊东汉君子
皆不能孙言自免
不疑自耻兄弟有隙(至/)皆髡笞徙朔方 其后不疑蒙
先冀诛而卒而马融为冀草飞章以诬李固竟以不疑
故冀还陷以罪有天道焉
曹袖传乃次序礼事依准旧典杂以五经谶记之文
此谓古礼之散见于谶记书中者恐非依谶制礼
奏袖擅制汉礼 奉敕东观集作何谓擅制
卷二十二 第 17b 页 WYG0860-0297b.png
郑康成传康成入吾室操吾矛以伐我乎 康成始通
公羊故邵公以为入室操矛厥后范宁之注榖梁徵圣
经而诘众传不主一师之说以康成为法也
郑兴传子众众谓松曰太子储君(至/)藩王不宜私通宾
客 伏波之论王肃仲师之辞梁松此出入藩邸者之
龟鉴也
陈元传夫至音不合众听(至/)固其宜也 何不据经传
短长核而论之一篇之中浮词数见此东京之文所以
卷二十二 第 18a 页 WYG0860-0297c.png
即于敝也
及亡新王莽(至/)身为世戮 借亡新指陈故显著易入
张霸传永元中为会稽太守(至/)道路但闻诵声 顺帝
始析吴会此在和帝永元中乃吾郡之文翁也惜视事
止于三岁耳
桓荣传子郁侍中窦宪自以外戚之重欲令少主颇涉
经学上疏皇太后 宪盖知郁不为已患故荐之授经
禁中非德举也以宪传参观此疏可削
卷二十二 第 18b 页 WYG0860-0297d.png
孝昭皇帝八岁即位(至/)平成圣德 前书胜授上官太
后尚书非若蔡义韦贤进授昭帝诗也
丁鸿传凡口率之科宜有阶品(至/)三岁一人 今之分
南北卷取士者其不闻此议乎
法雄传初平中卒官 自安帝永初三年己酉至献帝
初平元年庚午八十馀年当是元初之误
冯缇传愿请中常侍一人监军财费 绲计虽一时权
巧中人监军之祸始此矣是故事当思其所敝
卷二十二 第 19a 页 WYG0860-0298a.png
度尚传尚敕令秣马蓐食明旦径赴贼屯 乘敌
用我之锐
悉移深林远薮椎髻鸟语之人置于县下 此即所谓
山越也
杨琁传琁乃特制马车数十乘(至/)群盗波骇破散 即
火牛之馀智用车则即可依以自蔽鼓灰则不测人数
车驰矢疾贼无节制遂骇乱奔溃也 排与韛义同韦
囊可鼓其气者也
卷二十二 第 19b 页 WYG0860-0298b.png
论若夫数将者并宣力勤虑(至/)肤受之言互及 张宗
同传无乃不类
刘般传般对以常平仓外有利民之名(至/)置之不便
若奉行非人增价无实则先以和籴病民矣
恺今恺景仰前修 景仰之误始此贾景伯经师也岂
范氏妄窜耶
赵咨传陈大夫设参门之木 陈大夫事未详门疑作
同檀弓篇云陈乾昔寝疾属其子曰必大为我棺使吾
卷二十二 第 20a 页 WYG0860-0298c.png
二婢子夹我陈乾昔死其子曰以殉葬非礼也况又同
棺乎弗果杀此所谓参同者欤
班彪传叉进项羽陈涉而黜淮南衡山 淮南衡山之
不为世家与淮阴黥彭同例
入则太颠闳夭南宫括散宜生 太颠四人至成王时
犹在乎
固固又撰功臣平林新市公孙述事作列传载记二十
八篇 晋书中载记本此
卷二十二 第 20b 页 WYG0860-0298d.png
虽屈伸无常所因时异(至/)为策近长 固议似得大体
然于边计不如勿报其使如其献见厚赐以遣之可也
此于忠信礼义何所亏缺招未臣之北虏携保塞之南
庭不亦徒为好大无补实效乎观文帝屡与匈奴和亲
而侵盗不已亦非缘此可保后日强盛无风尘之警耳
固又作典引篇述叙汉德 此文靡而不实比之两都
之作尤为无益
靡号师矢敦奋撝之容 敦本诗敦商之旅
卷二十二 第 21a 页 WYG0860-0299a.png
论而不叙杀身成仁之为美 不叙杀身成仁此概言
之注家误引游侠传叙非叔骏读汉书不详也
钟离意传县人防广为父报雠系狱(至/)果还入狱 广
为父报雠哭母不食孝义之人必不怯死远窜自可遣
也 陈升平之世难以急化宜少宽假 此非不急阔
谭更事乃知之
宋均传至于苛察之人(至/)所由而作 若贪污放纵则
灾害流亡亦立致矣此因戒苛察奖宏厚而词有偏激
卷二十二 第 21b 页 WYG0860-0299b.png

寒朗传弃之荆棘(至/)遂收养之 天生伯奇以扶持汉
室之元气故弃之数日犹尚气息也
臣见考囚在事者咸共言妖恶太过(至/)无敢牾陛下者
 明初胡蓝之狱若得一寒朗岂至滥刑若此
光武十王传沛献王辅鲤怨刘盆子害其父因辅结客
报杀盆子兄故式侯恭 刘恭竭忠于更始为之报杀
谢□鲤因盆子迁怒所谓刑戮之民也
卷二十二 第 22a 页 WYG0860-0299c.png
楚王英英遣郎中令奉黄缣白纨三十匹诣国相(至/)
至丹杨自杀 赎死得死妖由人兴也袁宏所记遣使
天竺之事出于牟子皆缘此诏附会
广陵思王荆而兄弟至有束缚入牢狱者 入狱为沛
王辅
及至年老远斥居边 居边谓中山太后注云封之于
鲁非
今天下争欲思刻贼王以求功 宋本句下有宁有量
卷二十二 第 22b 页 WYG0860-0299d.png
耶若归并二国之众可聚百万君王为之主鼓行无前
功二十五字功字接下文易于太山破鸡子
今年轩辕星有白气(至/)轩辕女主之位 轩辕之语将
置太后于何地荆之悖逆至此
赞 此赞有法度本班史景十三王传序东平之贤不
先东海逊国事尤大不得以临江河间比也
中山临淮无闻夭丧 谓中山无闻临淮夭丧耳注谓
二王早终名闻未著者非也中山王焉立五十二年至
卷二十二 第 23a 页 WYG0860-0300a.png
和帝时薨可谓早终乎
朱晖传南阳宛人也 注东观记曰其先宋微子之后
也以国氏姓周衰诸侯灭宋奔砀易姓为朱后徙于宛
也按蔡邕朱公叔鼎铭云微子启生公子朱其孙氏焉
与东观记微异
及当幸长安欲严宿卫故以晖为卫士令 晖进止必
以礼故可以严宿卫
其诸报怨以义犯率皆为求其理多得生济 惟义者
卷二十二 第 23b 页 WYG0860-0300b.png
为求其理斯不伤孝子之心又塞奸宄之源矣
榖所以贵由钱贱故也可尽封钱一取布帛为租 布
帛为租榖价仍无由平林诚妄言
黄发无愆诏书过耳 章帝赖晖言不复施行均输煮
盐之事所以得全为东京令主
穆自和熹太后以女主称制(至/)通命两宫 母后临朝
不独权归外戚阉寺窃柄亦由此起
何敞传六世祖比干学尚书于晁错 晁错不闻教授
卷二十二 第 24a 页 WYG0860-0300c.png
少卿从学之说恐未信核
汤持法深而比干务仁恕数与汤争 与张汤争之说
恐未信核不如家传为近
张敏传春秋之义子不报雠非子也(至/)非所以导在丑
不争之义 论复雠者此为正平然必参观韩愈之论
乃精密无憾
胡广传窃见诏书以立后事大(至/)定立为皇后 定立
梁后本之广所以优游建和之际无所猜也
卷二十二 第 24b 页 WYG0860-0300d.png
六奇之策(至/)亦在弱冠 不究是非之实以立中制徒
摭异事相排而已
袁安传初安父没(至/)故累世隆盛焉 后一卷载吴雄
诸人事卓然不惑此传中不刋削三书生指葬地事自
相违反
张酺传帝先备弟子之仪使酺讲尚书一篇然后修君
臣之礼 较之明帝之事桓荣尤足耸易吏民观听其
于劝学不亦至乎
卷二十二 第 25a 页 WYG0860-0301a.png
常来候酺 候字殊乖义理
郭躬传躬少传父业讲授徒众常数百人 律亦讲授
故汉之吏治精自明法之科罢此风衰矣
论若乃推己以议物舍状以贪情 二句因郭躬之事
又推言之以终上用恕之意注以亡命得减为探情非
文义矣
陈宠传犹用汉家祖腊 祖腊者犹言先祖相承所用
之腊祖非祭名注误
卷二十二 第 25b 页 WYG0860-0301b.png
夫冬至之节(至/)夏以为春 先儒取此以辨春秋家谓
孔子以夏时冠周月之诬
月令曰孟冬之月趣狱刑无留罪 观下文大刑毕在
立冬则孟冬者写书之人误耳当作季秋
又孟冬之月身欲宁事欲静 此孟字又唐以后人因
上文而误当作仲
忠母子兄弟相代死听赦所代者 听相代而赦所代
应劭驳之
卷二十二 第 26a 页 WYG0860-0301c.png
论然其听狂易杀人开父子兄弟得相代死斯大谬矣
 狂易杀人得减重论为其非故也此不当驳议
班超传平陵人徐干素与超同志 干字伯张善章草
书事详张怀瓘书断疑出于决录也
忠说康居王借兵还据损中 注损本或作桢未知孰
是按通鉴注按西域传灵帝建宁三年凉州刺史孟陀
遣兵讨疏勒攻桢中城桢中是也
明年下诏曰(至/)邑千户 此诏有武宣风骨
卷二十二 第 26b 页 WYG0860-0301d.png
破白山 永平十六年窦固破呼衍王于天山即白山
也 而超妹同郡曹寿妻昭亦上书请超(至/)触犯忌讳
此书元气淋漓西京亦不多得
勇朗遂得免诛勇以后期徵下狱免 张朗因勇之成
先期邀功免诛为幸而勇反以后期得罪不酬平定西
域之劳顺帝赏罚乖谬若此
论班超梁慬奋西域之略 梁慬有战功无将略非仲
升之伦其在西域尚不及宜僚也
卷二十二 第 27a 页 WYG0860-0302a.png
翟酺传捐玉堂之盛 此人臣不可称玉堂之證
上言孝文皇帝始置五经博士 注文帝之时未遑庠
序之事酺之此言不知何据按刘歆移太常博士云汉
兴至孝文皇帝天下众书往往颇出广立学官为置博
士子超之言即以子骏为据可也
应奉传追悯屈原(至/)数十万言 朱子注楚词亦本于

霍谞传是时大将军梁冀贵戚秉权(至/)陈闻罪失 谞
卷二十二 第 27b 页 WYG0860-0302b.png
勋皆内职故冀不能加害
爰延传时太史令上言客星经帝座 光武之于严光
桓帝之于邓万皆动天象此刘葛所谓兴隆倾颓之判

王符传述赦篇古者唯始受命之君(至/)放纵天贼也
然则每一君立必下赦者谬矣
仲长统传理乱篇 慷慨激昂挟有悍气此为乱世之
文 其论存亡迭代晋武志怠于平吴遂贻永嘉之祸
卷二十二 第 28a 页 WYG0860-0302c.png
皆如烛照
损益篇彼君子居位为士民之长(至/)是设机置阱以待
天下之君子也 此为崔毛之徒言之然有猷有为必
兼有守所以取人也既富方谷所以恤下也准之于经
乃不偏矣拘絜注谓即隐逸之人误
论 文辞拙滞但见其愦愦不了
 
 
卷二十二 第 28b 页 WYG0860-0302d.png
 
 
 
 
 
 
 
 义门读书记卷二十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