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门读书记-清-何焯卷二十一

卷二十一 第 1a 页 WYG0860-0278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义门读书记卷二十一
          翰林院侍读学士何焯撰
  后汉书
光武帝纪且王莽败亡已兆天下方乱遂与定谋 若
败亡未兆而先之则徒为刘信翟义矣
十月与李通从弟轶等起于宛 起宛书月
更始元年正月甲子朔汉军复与甄阜梁邱赐战于沘
卷二十一 第 1b 页 WYG0860-0278b.png
水西大破之斩阜赐 光武纪中大书更始元年缘莽
既破灭光武又未建号不书更始事无所系故也 阜
赐死汉帝立莽乃惧故皆书日
初光武为舂陵侯家讼逋租于尤 注所引东观记壬
寅前书作乙未朱福即朱祜
光武笑而起 诸将无识不穷迫争之无益也故笑而

寻邑自以为功在漏刻意气甚逸 以骄惰当必死
卷二十一 第 2a 页 WYG0860-0279a.png
六月己卯 昆阳一战光武王业所基书日
寻邑亦遣兵数千合战光武奔之 偏败众携故急奔

九月庚戌三辅豪杰共诛王莽 莽诛乃复汉所始书

十月持节北度河 北度河书月
二年郎遣将倪宏刘奉率数万人救钜鹿光武迎战于
南䜌 通典唐钜鹿汉南䜌地汉钜鹿县今平乡也
卷二十一 第 2b 页 WYG0860-0279b.png
五月甲辰拔其城诛王郎 诛王郎则河北定光武始
有土书日
自是始贰于更始 更始仓卒所立才下政乱不可辅
也贰于更始乃可光复高祖之业此为审轻重是非
梁王刘永擅命睢阳(至/)悉破降之 此皆圣公所不能
办者光武取天下于群盗之手故先撮聚之
策令各归营勒兵(至/)由是皆服 令其归营勒兵即以
轻骑按行制御在我不暇别生他谋故但感其推诚而
卷二十一 第 3a 页 WYG0860-0279c.png
在光武仍非以危地自试也
使吴汉岑彭袭杀谢躬于邺(至/)光武亦令冯异守孟津
以拒之 杀谢躬后与更始遂绝既定河北又得铜马
之众可以自树无所瞻顾也
建武元年立前孺子刘婴为天子更始遣丞相李松击
斩之 当时可假以为名者惟婴而更始为之驱除
于是诸将议上尊号 既与更始之兵相攻破斩其将
不建大号则名不正矣于是二字缘上事为文下文云
卷二十一 第 3b 页 WYG0860-0279d.png
今此谁贼而驰骛击之乎谓不即尊位则与群贼无异
何以名其为贼而击之也
光武于是命有司设坛场于鄗南千秋亭五成陌 鄗
莽曰禾成亭当时即位于此盖亦取与光武名相应也
六月己未即皇帝位 即位书日
以野王令王梁为大司空 以谶文超拜此蹈王莽之
谬高祖必不为也 按梁居位八月而免然中兴之初
举错岂可不慎于始哉景丹传云世祖即位以谶文用
卷二十一 第 4a 页 WYG0860-0280a.png
平狄将军孙咸行大司马众咸不悦咸以未真拜故不
见于纪
梁本彭宠所遣以无功居三公而宠亦觖望卒至于反
以前高密令卓茂为太傅 按茂本传注云今洛州
密县则是左传所谓新密此云高密者误衍高字而注
因以误耳亭林亦云
冬十月癸丑车驾入洛阳 入洛阳书日
二年惟诸将业远功大(至/)日慎一日 惩更始诸将放
卷二十一 第 4b 页 WYG0860-0280b.png
纵故首以此告之
大破五校于羛阳 注云羛阳聚名属魏郡又引杜预
注左传卒于戏阳句云内黄县北有戏阳城戏与羛同
按说文墨翟书义从弗魏郡有羛阳乡读若锜则羛与
戏不同
六年诏曰顷者师旅未解(至/)三十税一如旧制 观此
诏光武所以能削平盗贼不忧转漕者以军士屯田韩
浩枣袛袭用其智耳
卷二十一 第 5a 页 WYG0860-0280c.png
七年诏曰今国有众军(至/)令复还民伍 此制一罢则
兵农遂分不可合一有养军之患矣 按翟义诛王莽
以九月都试日勒东郡车骑材官士起光武初与李通
定谋期以材官都试骑士日劫前队大夫及属正号令
大众其罢此制盖恐州郡各有兵众复将因以为资所
谓惩噎废食者也
十一年初断州牧自还奏事 天下始平务在休息故
并自还奏事亦断之也
卷二十一 第 5b 页 WYG0860-0280d.png
十二年威虏将军冯峻拔江州 冯骏与峻前后互异
十三年诏曰长沙王兴(至/)茂为单父侯 注云以其服
属既疏不当袭爵为王非也以人臣受封不加王爵故
改封公侯耳下文降赵王良为赵公可谓服属疏乎真
定王名得与德前后互异
行大司空马成罢 行大司空按如下刘隆行大司马
例当有事字然陈承祚三国志中皆作行某不着事字
其外戚恩泽封者四十五人 中兴之始以外戚恩泽
卷二十一 第 6a 页 WYG0860-0281a.png
封者即有四十五人所以复有窦梁之横
十四年是岁会稽大疫 古今注以为十三年
十六年遣使者下郡国听群盗自相紏擿(至/)邑门不闭
 盗贼始起用此法可以即时解散田况之谋则施之
既久且盛者也
二十三年春正月南郡蛮叛遣武威将军刘尚讨破之
徙其种人于江夏 徙蛮与徙羌同幸无变耳其原则
自武帝徙瓯越于江淮之间始也
卷二十一 第 6b 页 WYG0860-0281b.png
遣使诣河西内附 宣帝时置西河北地属国以处匈
奴降者故诣西河内附
二十六年春正月诏有司增百官奉 边鄙获安经费
益省故增奉劝廉则内治亦加修矣
使后世之人不知其处 因不知其处一言愚者遂为
疑冢
遣中郎将段郴授南单于玺绶令入居云中 自郡县
之后裔夏不相谋此又为易代之楇始
卷二十一 第 7a 页 WYG0860-0281c.png
二十八年夏六月丁卯沛太后郭氏薨 此缘下捕王
侯宾客书废后薨例不见于纪也
诏死罪系囚皆一切募下蚕室其女子宫 民少故通
以肉刑之意
中元元年迁吕太后庙主于园四时上祭 此但黜其
配食未尝贬其尊号也
明帝纪永平三年是岁起北宫及诸官府 光武时止
起南宫前殿至是始起北宫及诸官府去建武十四年
卷二十一 第 7b 页 WYG0860-0281d.png
又二十四年其不轻用民力如此
八年初置度辽将军 前书昭纪元凤三年以中郎将
范明友为度辽将军此注与南匈奴传注中皆误作武

十八年北匈奴及车师后王围戊己校尉耿恭 己字
衍时关宠为己校尉下章帝纪同
章帝纪建初七年因涉郡界(至/)动务省约 帝虽动务
省约然巡幸亦太频烦矣
卷二十一 第 8a 页 WYG0860-0282a.png
元和二年又诏三公曰方春生养(至/)称朕意焉 此等
诏令不减文景
加赐河南女子百户牛酒 注姚察云女子谓赐爵者
之妻臣贤按此女子百户若是户头之妻不得更称为
户此谓女户头即今之女户也天下称庆恩当普洽所
以男户赐爵女子赐牛酒按以女子百户为女户说似
近理然考之前书凡赐爵而更赐牛酒者则有女子百
户之文其但赐牛酒者则或书赐民百户牛酒或书吏
卷二十一 第 8b 页 WYG0860-0282b.png
民五十户牛酒明女子百户为赐爵者之妻非女户矣
惟此诏女子百户上有经曰无侮鳏寡惠此㷀独加赐
河南女子云云则或当如章怀之说也诏文有河南字
亦不得普洽天下但赐河南尹所属县女子耳
三年其婴儿无父母亲属及有子不能养食者廪给如
律 当合二年春产子复三岁妊身赐胎养榖事观之
周礼大司徒之职以保息六养万民一曰慈幼注曰产
子三人与之母二人与之饩十四以下不从征此盖王
卷二十一 第 9a 页 WYG0860-0282c.png
政之最急者也 汉律本有此条今举行之盖缘俗吏
视为不急中失坠耳无父母亲族所谓养孤子也有子
不能养食者如后世收育婴儿雇人哺之汉代官为廪
给则不必通都大邑始有好义者为之无弃子不举之
事矣贾彪为新息长按妇人杀子者盖当桓帝时此政
已废桓帝采女无数卒以无后宜哉
章和元年月氏国遣使献扶拔师子 西域传月氏作
安息扶拔作符拔意其与下卷和纪章和二年所书本
卷二十一 第 9b 页 WYG0860-0282d.png
为一事两纪中复出致误耳
和帝纪孝和皇帝讳肇 注伏侯古今注曰肇之字曰
始肇音兆臣贤案许慎说文肇音火可反上讳也按今
徐鼎臣所校定说文直去火可之音又无一语證明后
此字书亦遂仍之恐昧多闻阙疑之意也
永元二年复置西河上郡属国都尉官 注十三州志
曰典属国武帝置掌纳匈奴降者也哀帝省并大鸿胪
故今复置之按光武纪建武六年罢郡国都尉官故属
卷二十一 第 10a 页 WYG0860-0283a.png
国都尉亦省此复置之与典属国何与
四年窦宪潜图弑逆(至/)到皆自杀 和帝诛窦宪时年
十四其断可比昭帝之明亦得清河王庆为助时庆年
长于帝一岁
安帝纪恭宗孝安皇帝 按和帝既不冠以穆宗此纪
恭宗二字为衍又祭祀志云安帝以谗害大臣废太子
及崩无上宗之奏后以自建武以来无毁者故遂常祭
因以其陵号称恭宗故此纪仍前史庙曰恭宗之文未
卷二十一 第 10b 页 WYG0860-0283b.png
及刋削然独无尊字尤与以前诸纪迥异明是不知者
谬加也
引拜帝为长安侯 宣帝先封阳武侯然后即位此汉
家故事也
不以父命辞王父命 不以父命辞者引传文见不必
受命于庆也
其以枯为孝和皇帝嗣奉承祖宗 嗣和帝不嗣殇帝
从殇礼也
卷二十一 第 11a 页 WYG0860-0283c.png
永初三年三公以国用不足奏令吏人入钱榖(至/)各有
差 粥卖官爵之始三公者太尉张禹司徒夏勤司空
张敏也
元初二年太尉司马苞薨 注谢承书曰会司徒杨震
为樊丰等所谮连及苞苞乞骸骨未见听以疾薨也按
永宁元年十二月刘恺罢杨震始为司徒苞之薨在其
前六年甚矣谢书之失实也
建光元年复断大臣二千石以上服三年丧 即此一
卷二十一 第 11b 页 WYG0860-0283d.png
节安帝之昏谬可见陈忠传云宦竖不便之从尚书令
祝讽尚书孟布议也
延光三年告祀二祖六宗 六宗谓太宗世宗中宗显
宗肃宗穆宗也中兴后孝元不复称宗孝和穆宗之号
至献帝时始省注误
四年北乡侯懿 注东观记及续汉书并曰北乡侯犊
今作懿盖二名按懿似改名不以畜牲之意也
顺帝纪永和元年登云台 此灵台也缘近下避火云
卷二十一 第 12a 页 WYG0860-0284a.png
台而误
冲帝纪永嘉元年 永嘉宋史庆长以邛州蒲江县发
地所得石刻作永憙定为永嘉之误按左雄传中有迄
于永憙察选清平之文则永嘉者永憙之误也
质帝纪本初元年大将军梁冀潜行鸩弑帝崩于玉堂
前殿年九岁 此用春秋殇公孔父书法
赞保阿传土 谓听中官得以养子世袭
桓帝纪建和元年欲立清河王蒜为天子(至/)自杀 清
卷二十一 第 12b 页 WYG0860-0284b.png
河之死与赵宋济王竑事相类自是改清河为甘陵党
锢之祸由此地起遂以亡汉吁可畏哉 黄巾反安平
甘陵人各执其主以应之
二年嘉禾生大司农帑藏 生大司农帑藏可徵信者
故不得异其文也
和平元年春正月甲子大赦天下改元和平己亥诏曰
(至/)则所望矣 若以甲子下赦则己亥归政当在二月
疑日有误 宋本己丑
卷二十一 第 13a 页 WYG0860-0284c.png
延熹二年大将军梁冀谋为乱 梁冀凶忍奢僭罪莫
大焉以本传观之未谋为乱也班陈则书法必审
初置秘书监官 置秘书监太常博士所传之秘书经
牒皆典校之
三年车骑将军单超薨 单超亦书薨
四年占卖关内侯虎贲羽林缇骑营士五大夫钱各有
差 永初摄政为卖爵之始桓犹因饥旱踵之灵遂以
为市并卖公卿守相而国以亡矣
卷二十一 第 13b 页 WYG0860-0284d.png
六年康陵东署火 此康陵似是平帝陵
灵帝纪建宁元年中常侍曹节矫诏诛太傅陈蕃(至/)
太后迁于南宫 唐甘露之变与此役略同
二年尊慎园董贵人为孝仁皇后 桓帝自梁太后崩
乃尊博园匽贵人为孝崇皇后今则窦太后迁南宫故
即上尊号也
四年七月癸丑立贵人宋氏为皇后 按礼仪志注中
载蔡质所记立后仪下诏之日非癸丑乃乙未太尉奉
卷二十一 第 14a 页 WYG0860-0285a.png
玺绶者乃闻人袭非李咸疑范氏误
六年市贾民为宣陵孝子者数十人 以小民而冒宣
陵孝子之号此帝系将降为庶人之兆也
太常河南孟𢒰为太尉 蜀志孟光传注引续汉书云
郁中常侍孟贲之弟
光和元年太常常山张颢为太尉 续汉书云张颢中
常侍张奉弟
初开西邸卖官(至/)卿五百万 卖公卿虽灵帝亦知其
卷二十一 第 14b 页 WYG0860-0285b.png
不可也假托左右以欺天下然书之史册万世孰能掩
哉 谓之修宫钱见刘陶传令中使督之名曰左驺见
羊续传富者则先入钱贫者到官而后倍输见崔骃传
末崔烈入钱五百万为司徒所谓以德次者半之也亦
有其人本非以入钱得官横从乞索者李燮传擢迁河
南尹时既以贿赂为官诏书复横发钱三亿以实西园
燮切谏乃止是也其详备于张让传中
四年领受郡国调马 调马谓调良之马犹言过马也
卷二十一 第 15a 页 WYG0860-0285c.png
注谓徵发似误
中平元年春二月钜鹿人张角自称黄天其部帅有三
十六万 三十六方见皇甫嵩传不知何日讹写为万
复缘注引续汉书语相沿不察也
四年是岁卖关内侯假金印紫绶传世入钱五百万
光和元年已卖关内侯此则井传世也
六年并州牧董卓杀执金吾丁原(至/)董卓废帝为宏农
王 此处书董卓事未分明
卷二十一 第 15b 页 WYG0860-0285d.png
献帝纪赐公卿以下(至/)以补宦官所领诸署 注灵帝
建宁四年改平准为中准使宦者为令按事在熹平四
年非建宁也
董卓为相国 为相国上脱一自字
诏除光熹昭宁永汉三号复还中平六年 革除建文
年号事与董卓同
初平元年三月乙巳车驾入长安幸未央宫 宋本未
央宫下有是日书晦有翟雉飞入官获之十二字
卷二十一 第 16a 页 WYG0860-0286a.png
又恭怀敬隐恭悯三皇后并非正嫡不合称后皆请除
尊号 当时不并孝穆孝崇孝元孝仁四后号正之何

三年袁术遣将孙坚(至/)瓒军大败 如袁孙相攻之类
非关兴灭皆不足书
东郡太守曹操大破黄巾于寿张降之 是役也鲍信
等迎操领兖州牧遂以兖州为代汉之资宜书操自领
兖州牧
卷二十一 第 16b 页 WYG0860-0286b.png
董卓部曲将李傕郭泛 潘岳西征赋作汎则泛字
从节从巳者非
四年六月华山崩裂 汉之亡岱华皆崩
兴平二年李傕杀樊稠而与郭泛相攻 傕泛事皆琐
屑详书于纪不知所裁
建安元年镇东将军曹操自领司隶校尉录尚书事
曹操奉迎亦当分明叙出
封卫将军董承为辅国将军伏完等十三人为列侯
卷二十一 第 17a 页 WYG0860-0286c.png
辅国将军非封号以董卓传互校董承下衍一为字
曹操自为司空(至/)百官总已以听 此时操之逆迹未
著不当遽书自为 是年徐州牧陶谦表刘备为豫州
刺史谦卒备遂领徐州后阶之以承汉祀宜书
七年袁绍薨 袁绍亦当从死例
八年初置司直官督中都官 省司直所以抑损宰相
之权今曹操复置之以自辅
十一年济北北海阜陵下邳常山甘陵济阴平原八国
卷二十一 第 17b 页 WYG0860-0286d.png
皆除 因事除八国所以削汉之枝叶
十三年曹操以舟师伐孙权权将周瑜败之于乌林赤
壁 乌林之役纪实当并书刘备操亦未涉孙权之境
不得云伐权 操既败还刘备据荆州上表子琦领牧
上孙权领徐州宜书盖由此三分之势成矣
十七年马超破凉州杀刺史韦康 既书破凉州杀韦
康渊之破超何独漏略
十九年曹操杀皇后伏氏灭其族及二皇子 注山阳
卷二十一 第 18a 页 WYG0860-0287a.png
公载记曰刘备在蜀闻之遂发丧按载记之说无据
皇后纪 东京皇后窦邓阎梁窦何临朝者六其间殇
帝北乡侯冲帝质帝皆未尝亲政邓后既立安帝复临
朝者十六年遂终身称制作皇后纪为得其实虽后人
所不必效然范氏自合史家之变未可议也 史记索
隐外戚世家注云王隐则谓之为纪而在列传之首
进贤才以辅君子 注关雎忧在进贤不淫其色按忧
在进贤盖指内职而言作者又合卷耳小序内有进贤
卷二十一 第 18b 页 WYG0860-0287b.png
之志而无险诐私谒之心以立说
闺房肃雍险谒不行也 肃雍对后妖幸险谒对后外
姻诗正义云私谒者妇人有宠多私荐亲戚盖六朝相
传如此解也
未有专任妇人断割重器 以下专论临朝之谬外姻
乱邦两汉之患尤深也
抑明贤以专其威 如梁冀忌清河王䔉严明徵至京
师复舍之而立质桓二帝也
卷二十一 第 19a 页 WYG0860-0287c.png
郭后纪光武击王郎至真定因纳后 光武初纳郭后
本以结刘杨出于权计非由嘉耦故不终厥位事在刘
植传中
阴后纪自我不见于今三年 引诗言以旧恩非新宠也
马后纪又数为权贵所侵侮(至/)求进女掖庭 严此
举殊谬妄未可以后之得福从而是之
我子岂宜与先帝子等乎 开创之主功德隆盛皇子
亦时有贤劳继体之君其子未可举以为例明帝此言
卷二十一 第 19b 页 WYG0860-0287d.png
万世之法也此条当载明八王传中范系于此者欲与
不许封外戚诏相应耳
自撰显宗起居注 殆是今时内起居注之属
窦后纪 马窦事事相反祸福自求法戒备矣
仪比敬园 注敬园安帝祖母宋贵人之园也按此即
谓章帝敬陵之园也岂得反以后事为比注殊误
邓后纪 和熹传全无裁制
使修石臼河 使修当作罢修
卷二十一 第 20a 页 WYG0860-0288a.png
又诏中官近臣于东观受读经传(至/)朝夕济济 中官
得以窃政乃自兹始
平望侯刘毅以太后多德政(至/)以崇陛下烝烝之孝
此文何所取而载之
其耆宿者皆称中大人(至/)绝属籍 中大人之语康传
既详此亦宜略
论然而建光之后王柄有归 后崩在未改元之前注
云建光之中者误建光纪元亦不及经岁也
卷二十一 第 20b 页 WYG0860-0288b.png
梁后纪太后寝疾遂笃(至/)其各自勉焉 顺烈既得疾
乃始归政盖亦称制终身矣
匽后纪以帝弟平原王为丧主 居于博陵以平原王
为丧主虽失礼之中犹存不二统之义
窦后纪太后素忌忍(至/)遂杀田圣 后无母天下之德
故家不蒙福武以忠被戮崩后宦官追怨之几不成丧
又欲别葬之不配祔桓帝赖李咸陈球正议乃不能夺
事详陈球传
卷二十一 第 21a 页 WYG0860-0288c.png
董后纪帝使中常侍迎贵人(至/)居南宫嘉德殿 尊崇
本生母至灵帝又一变然尚居南宫虽桓思为宦竖迁
徙亦未与之抗行盖仍略存不二统之馀风焉
皇女不足别载故附于后纪末 新唐书采此例
皇女华适不其侯辅国将军伏完 注完伏湛五世孙
按伏皇后纪及湛本传注中五世五字误当作七世
 
 
卷二十一 第 21b 页 WYG0860-0288d.png
 
 
 
 
 
 
 
 义门读书记卷二十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