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门读书记-清-何焯卷二十

卷二十 第 1a 页 WYG0860-0262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义门读书记卷二十
         翰林院侍读学士何焯撰
  前汉书
扬雄传正皇天之清则兮度后土之方贞 师古注此
乃雄自论已心所履行取法天地耳非也盖谓遭汉之
隆天清地宁非若原之天轨不辟也
凤皇翔于蓬渚兮岂鴐鹅之能捷 蓬渚蓬藋杂生之
卷二十 第 1b 页 WYG0860-0262b.png
洲渚言不能捷于鴐鹅也捷速也当以上下语脉例之
徒恐鷤䳏之将鸣兮顾先百草为不芳 师古注言终
以自沉何惜芳草而忧鷤䳏非也言何为畏其将鸣先
自陨吾芳耶
昔仲尼之去鲁兮(至/)何必湘渊与涛濑 言进退去就
自有中道孔子不用于季桓子则去及康子召之则归
屈子亦可去可归不当必期自沉也与前折衷重华之
语相应
卷二十 第 2a 页 WYG0860-0263a.png
孝成帝时客有荐雄文似相如者(至/)奏甘泉赋以风
客谓王音据文选注此客字指蜀人杨庄但雄所与刘
歆书疑非真耳 按成帝纪永始二年春正月王音薨
三年冬十月皇太后诏有司复甘泉秦畤汾阴后土诸
祠则雄虽尝为音门下史及荐之待诏又别一人故自
序曰客赞误
相与齐乎阳灵之宫 齐当作侧加切
故遂推而隆之(至/)党鬼神可也 赋家之心当以子云
卷二十 第 2b 页 WYG0860-0263b.png
此言思之无非六义之风非苟为夸饰也其或本颂功
德而反事侈靡淫而非则是司马班扬之罪人矣
参天地而独立兮廓荡荡其亡双 此状登华之峻非
如师古注所云合德
蒙公先驱 文选注如淳曰蒙公髦头也晋灼曰此多
说天子事如说是则此注中孟说为长
及至获夷之徒 二刘以为乌获夷羿说胜服虔但此
下更有羿氏控弦之文
卷二十 第 3a 页 WYG0860-0263c.png
入洞穴 洞穴即具区之洞庭穴潜行地底无所不通
谓之地脉李善引郭璞山海经注得之
炎炎者灭(至/)自守者身全 此言丁传董贤方将颠仆
何足慕也
赞以为经莫大于易(至/)作四赋 观此可知方言非子
云作
雄素不与事 四字可以核子云之真矣
年七十一天凤五年卒 自莽居摄至此凡十三年子
卷二十 第 3b 页 WYG0860-0263d.png
云之节有惭龚生然夷之刘歆则失其平矣宋贤抑扬
之论几于夷蹠要不若孟坚此赞真实录也
若使遭遇时君更阅贤知为所称善则必度越诸子矣
 安溪师云至韩文公司马温公曾王诸公之论出而
谭之言果验矣按推重始于张平子
儒林传所闻令相长丞上属所二千石 颜注以所闻
令相长丞为句今按史记闻下有一者字自当属上出
入不悖为句也
卷二十 第 4a 页 WYG0860-0264a.png
而请诸能称者 史记作而请诸不称者罚是谓罢其
受业太常又请行不帅教之罚也若仅为弟子则太常
自择二千石令与计偕何奏请之有
施雠鲁伯授太山毛莫如少路 厚斋云宋景文公引
萧该音义按风俗通姓氏篇混沌氏太昊之良佐汉有
屯莫如为常山太守则此莫如姓非毛应作屯字音徒
本反
伏生伏生教济南张生及欧阳生 伏生既以教张生
卷二十 第 4b 页 WYG0860-0264b.png
欧阳生欧阳生又授儿宽则晁大夫所不知者虽十二
三其弟子固有明之者今文难通非以女子传言故失
之也
欧阳生宽又受业孔安国 倪宽受今文于安国古文
之学自授都尉朝也
孔氏有古文尚书孔安国以今文字读之因以起其家
逸书 起其家似谓别起家法司马贞云起者谓起发
以出也则当属下逸书读
卷二十 第 5a 页 WYG0860-0264c.png
孟卿由是礼有大戴小戴庆氏之学 此所传戴氏礼
皆谓仪礼十七篇
循吏传汉兴之初(至/)称中兴焉 纪吏治行推本君相
识其本矣
文翁数岁蜀生皆成就还归(至/)比齐鲁焉 假使文翁
未久辄罢蜀生学成而归孰奖劝之乎吏非久任无以
责成功也
王成或对言前胶东相成伪自增加以蒙显赏是后俗
卷二十 第 5b 页 WYG0860-0264d.png
吏多为虚名云 宣帝袖成即燕昭事隗之意史家并
书此语以窒元始以后上下相蒙之弊黄霸篇详著张
敞奏无非此指务在可否相济足为后法也
黄霸冯翊以霸入财为官不署右职 霸天材自当绝
人然为良吏受尚书未必不自不署右职激发成就之

遂遵武帝法度以刑罚痛绳其下 武帝承文景之馀
泽故天之报虐也在戾太子史皇孙之凶终光怨异已
卷二十 第 6a 页 WYG0860-0265a.png
而因峻刑身殁而族赤人其可多杀哉
京兆尹张敞舍鹖雀(至/)如敞指意 为相而复以兴化
致瑞自予不亦偪君耶此非若郡守远且卑无所嫌也
故敞言一入即使侍中临饬计吏不为丞相地耳霸徒
知昔者以是褒赏乃欲屡试亦愚而不学哉
又乐陵侯史高(至/)以霸为首 霸为相功名固损于治
郡时然宣帝所以任之者不越治郡之务其见待不如
丙魏亦远矣明察之主既久于位事无不习胥欲自揽
卷二十 第 6b 页 WYG0860-0265b.png
威权大臣又皆后出新进岂复能虚已以听哉 举太
尉非越职丞相事无不统也此宣帝失言但高非其人
霸受责而人不之恨耳
霸死后乐陵侯高竟为大司马 史著此者见宣帝必
欲恩自己出故霸死始用高以实将相之官朕之任焉
之语颜注谓其适事宜知其一也
龚遂王生曰天子即问君何以治渤海(至/)天子说其有
让 说其有让者宣帝之器浅也然厉精图治与良二
卷二十 第 7a 页 WYG0860-0265c.png
千石共致于政平讼理元成以下能之乎是虽谓皆圣
主之德奚愧哉
召信臣奏请上林诸离远宫馆稀幸御者勿复缮治共
张 成帝建始元年秋罢上林宫馆希御幸者二十五
所此用信臣所请非贡公事也
信臣年老以官卒 按百官表徙中少府
酷吏传郅都至则诛瞷氏首恶馀皆股栗 仅诛首恶
法之正也史记诛字作族灭此都所以为酷耳本文首
卷二十 第 7b 页 WYG0860-0265d.png
恶乃谓一郡之首恶非指一家
匈奴患之乃中都以汉法 史记云窦太后乃竟中都
以汉法今去四字似都为匈奴所间矣
周阳由汲黯为忮(至/)而由弃市 汲君子司马巧宦皆
度外畜由使稔其骄恣终遇申屠凶德相挺为二子笑

赵禹亦不覆案求官属阴罪(至/)以寿卒于家 不覆案
求阴罪晚节独以缓名为平此禹独以寿卒也 景帝
卷二十 第 8a 页 WYG0860-0266a.png
时贼深者至武帝中为平感叹于民生之不幸深矣
义纵杨可方受告缗纵以为此乱民部吏捕其为可使
者 捕其为可使者即以气陵之败坏其功之智非能
为民也
王温舒择郡中豪(至/)亦灭宗 此张子高朱子元尹子
心所祖然此可施之一郡发起耳目王莽当天下土崩
乃欲窃用此术责效原涉使涉亦何所施其技哉
其时两弟及两婚家(至/)而王温舒罪至同时而五族乎
卷二十 第 8b 页 WYG0860-0266b.png
 此史家之以叙为断也
杨仆敕责杨仆书 此自当在东越传中杂此非史法

咸宣诸部都尉 部都尉史记作辅百官表有左右京
辅都尉属中尉当从史记
田广明上封不害为当涂侯德轑阳侯昌蒲侯 按魏
不害封当涂侯表云以捕反者淮阳胡倩侯与此互异
苏昌以捕反者故越王子邹起侯亦必公孙勇之党而
卷二十 第 9a 页 WYG0860-0266c.png
此略也
田延年 子宾以墨败虽任刑罚以入酷吏则过
严延年昔韩卢之取菟也上观下获不甚多杀 此谓
宣帝虽尚法律然欲民无叹息愁恨之心非以多杀为
能者也
尹赏红阳长仲兄弟 元后传红阳侯立父子臧匿奸
猾亡命宾客为群盗成帝使尚书责问司隶校尉京兆
尹阿纵则师古注中后一说是也
卷二十 第 9b 页 WYG0860-0266d.png
安所求子死桓东少年场 古诗结客少年场本此盖
所以为戒也
赞虽酷称其位矣 称其位者归咎于任之者也本马
迁之微辞
货殖传师史雒阳街居在齐秦楚赵之中 街居当如
孟说作街巷居民在中则小颜注居在诸国之中为优
然以为要冲之所若大街衢疏矣
任氏善富者数世 善字当从史记属上为读下文然
卷二十 第 10a 页 WYG0860-0267a.png
字乃可结上更起颜注非也司马贞曰谓买物必取贵
而善者不争贱价也
故秦杨以田农而甲一州 田宅隃制六条所取汉法
严安得容此孟康注非也史记曰田农拙业而秦杨以
盖一州不过言其因力田而致富甲一州耳以下数句
例之自明
又况掘冢搏掩 史记曰博戏恶业也而桓发用之富
则搏字当为博如师古后说也
卷二十 第 10b 页 WYG0860-0267b.png
游侠传自与杀身成名若季路仇牧死而不悔也 此
言游侠谬托季路仇牧非班生以季路仇牧为可少也
华峤失其本意讥以不叙杀身成仁之为美疏矣哉
唯成帝时外家王氏宾客为盛 王氏用其谋议卒以
代汉然则孝武切齿不亦宜乎
萭章石君家破(至/)萭氏反当以为福耶 此亦所以避
祸也
楼护护假贷(至/)一日散百金之费 此即楼护先假贷
卷二十 第 11a 页 WYG0860-0267c.png
将以遗宗族耳颜注稍纡回
陈遵初遵为河南太守(至/)臣请皆免 遵以雄(才/)处莽
代酒亦有托而逃者也然此奏不以崇废如遵者不亟
弹治嵇阮之祸岂待晋哉
原涉天下殷富(至/)以定产业 容其受亦所以劝廉
涉自以为前让南阳赙送(至/)周阁重门 巨先能知守
身之为孝则无此得已不已之举
佞幸传淳于长其爱幸不及富平侯张放放常与上卧
卷二十 第 11b 页 WYG0860-0267d.png
起俱为微行出入 放事附见张汤传后不入佞幸者
以张纯复显于建武中也然不掩其恶所以不失为良

董贤初丞相孔光为御史大夫(至/)立拜光两兄子为谏
大夫常侍 宁为王嘉死毋为孔光生何堪经史家如
此描画贻笑千载乎
即日贤与妻皆自杀家惶恐夜葬 周礼司烜氏注司
烜掌明竁则罪人夜葬欤疏云以司烜主明火掌夜事
卷二十 第 12a 页 WYG0860-0268a.png
既令掌之则罪人夜葬可知故曾子问云见星而行者
惟罪人是夜葬之事也
翼奸以获封侯 翼奸谓辅翼孙宠息夫躬也
贤所厚吏沛朱诩(至/)以它罪击杀诩 朱诩可配云敞
惜乎所事非人汉人尚气而不知义者多也
匈奴传自代并阴山下至高阙为塞而置云中雁门代
郡 自代至阴山凭崄为塞故赵独不筑长城
秋马肥大会蹛林 师古注鲜卑之俗自古相传秋天
卷二十 第 12b 页 WYG0860-0268b.png
之祭无林木者尚竖柳枝众骑驰绕三周乃止此其遗
法按金源有射柳但不于秋而于夏五月
小者轧 轧之义似当从如淳说
于是冒顿阳败走(至/)见其羸弱 即上所谓善为诱兵
以包敌此盖冒顿所长也
乃为书使使遗高后曰(至/)以奉常驾 嫚书报书详载
此传中固不为失体然不若史记直削去之也
其三年夏匈奴右贤王入居河南地为寇 前此匈奴
卷二十 第 13a 页 WYG0860-0268c.png
复得阳山北假地至是乃入居河南地故十四年单于
合十四万众大入遂至彭阳也
于是文帝以中尉周舍(至/)以备胡寇 此专以备右贤
王也及置朔方开河西四郡则无事此矣
于是汉使三将军军屯北地(至/)汉兵亦罢 文帝大发
兵者再终不远追出塞
其明年卫青复出云中以西(至/)筑朔方 大军击其西
出匈奴不意汉都长安既取河南地则隔绝天险安有
卷二十 第 13b 页 WYG0860-0268d.png
烽火通甘泉之患哉
其明年春汉遣卫青将六将军十馀万人出朔方高阙
 再西卫青传云大行李息岸头侯张次公为将军俱
出右北平以牵缀其东也
其明年春汉复遣大将军卫青将六将军十馀万骑仍
再出定襄数百里击匈奴 复遣大军直单于庭北出
信教单于益北绝幕以诱罢汉兵徼极而取之 此后
匈奴计不出此
卷二十 第 14a 页 WYG0860-0269a.png
明年春汉使票骑将军去病将万骑出陇西过焉耆山
千馀里 遣票骑击其西春小尝之夏大发兵
汉使博望侯及李将军广出右北平击匈奴左贤王
两将军击其东
汉使票骑将军迎之昆邪王杀休屠王并将其众降汉
凡四万馀人 票骑再西前斩三万级此复降四万人
右王不能军矣后出代攻左王得首虏亦七万馀人左
王不能军矣冒顿之盛控弦之士三十馀万于是几耗
卷二十 第 14b 页 WYG0860-0269b.png
其种之半伟矣哉
令大将军青票骑将军去病中分军大将军出定襄票
骑将军出代咸约绝幕击匈奴昆邪来降则西方无复
丐奴故两军皆东大将军遇单于票骑直左贤王也
北至寘颜山赵信城而还 直北
票骑之出代二千馀里与左王接战汉兵得胡首虏凡
七万馀人左王将皆遁走 迤而东先解右肩复断左
臂皆票骑之为也
卷二十 第 15a 页 WYG0860-0269c.png
而单于终不肯为寇于汉边休养士马习射猎 匈奴
犹休养士马汉计顾出其下乎使汉武当卫霍大举之
后即有轮台之悔复修文景之政则六月之雅继美三
代矣
其明年汉使贰师将军将三万骑出酒泉(至/)不利引归
 匈奴益远徙则汉兵先疲极于寒苦无水草之地兵
食亦不能尽达不致人而致于人宜乎其无功也
乃更谋归汉使不降者苏武马宏等 马宏姓名赖此
卷二十 第 15b 页 WYG0860-0269d.png
传不没
明年匈奴发左右部二万骑为四队(至/)汉无所失亡
自马邑启衅以来汉之得策未有如此役者
右贤王犁污王四千骑分三队(至/)大破之 二万骑分
四队犹以势分力弱为汉所败况分四千骑为三队乎
匈奴既数困国中亦无一知兵者宜其渐为汉所臣服

使长其众居右地 右地疑作左地
卷二十 第 16a 页 WYG0860-0270a.png
郎中侯应论边事状 十条一字不可遗忘侯应材未
减朝错也
莽将严尤谏曰(至/)且以创艾胡虏 贾让治河严尤禦
胡所陈三策皆百代之龟鉴五难字字洞见兵势与侯
应论边备不可罢足以匹敌合之赵充国金城留屯便
宜十二事略尽制禦外夷要务矣 蔡邕议鲜卑事云
守边之术李牧善其略保塞之论严尤申其要前贤重
之如此
卷二十 第 16b 页 WYG0860-0270b.png
赞 该本末见表里立论如此真良史矣
夫赋敛行赂不足以当三军之费 后世议和议款不
出此一语
是以圣王禽兽畜之(至/)盖圣王制御蛮夷之常道也
严尤三策皆包于数语之中
两粤传赵佗其众半羸 史记作其西瓯骆祼国则羸
者裸之讹也颜注非
且先王言事天子(至/)亡国之势也 钱俶恨不早闻斯
卷二十 第 17a 页 WYG0860-0270c.png
言然天子其肯但已乎故曰日月出爝火息
无诸摇姓驺氏 史记注徐广曰驺一作骆然则瓯骆
之名其以此乎
王闽中故地都冶 按朱育传汉灭东越以为冶冶之
为县在国灭之后又其民尽徙故领于会稽之东部都
尉史因后日之名书之
朝鲜传自始燕时尝略属真番朝鲜为置吏筑障 箕
子之后已灭于燕矣
卷二十 第 17b 页 WYG0860-0270d.png
使驭刺杀送何者朝鲜禆王长 涉何多事误边计当
以为戒
赞三方之开皆自好事之臣 此已为隋炀帝唐太宗
窒其流矣
西域传西夜国王号子合王 后书云西夜国一名漂
沙汉书中误云西夜子合是一国今各自有王
乌孙国遣使者至乌孙先迎取聘 先迎取聘则是贪
得其马骡矣此举辱国莫大焉
卷二十 第 18a 页 WYG0860-0271a.png
舍上林中学乌孙言 先是细君以语言不通而悲愁
故学乌孙言而后遣嫁也
遣使者案行表 沟洫志令齐人水工徐伯表注谓表
记之今之竖标是
虽不指为汉合于讨贼奏以为坚守都尉 因而旌之
则恩威皆归于汉
自乌孙分立两昆弥后汉用忧劳且无宁岁 乌孙之
事以萧望之议为当史家终书此语为诫深矣
卷二十 第 18b 页 WYG0860-0271b.png
赞 通西域城郭诸国与收河南地置朔方郡及开河
西酒泉之地不同乃听一时浮说劳敝中国而无实效
者也此赞亦洞悉备边长计当与匈奴传赞并书御屏
唐太宗不熟复之耳
是以末年遂弃轮台之地而下哀痛之诏岂非仁圣之
所悔哉 其去隋炀帝盖一间耳特养民五世德泽深
厚非杨氏篡盗得国以峻刑强劫天下可比武帝天资
尚异炀帝之愚愎赖有晚节之悔故汉存而隋亡然史
卷二十 第 19a 页 WYG0860-0271c.png
家备书之亦足以为万世烱鉴矣
虽属匈奴不相亲附(至/)亦何以尚兹 起处乃叙当时
庙算之误至此孟坚始断以已意而言光武所以得异
于孝武所以失示后人当谨守此意勿复蹈前汉覆辙

外戚传孝惠张皇后以公主女配帝为皇后 楚成无
别是以不没汉承秦后有夷风焉妻其自出
少帝恒山淮南济川王皆以非孝惠子诛独置孝惠皇
卷二十 第 19b 页 WYG0860-0271d.png
后 按前所立者自吕后时已幽死此云少帝恒山即
恒山王一人吕禄女亦并诛故云独置孝惠皇后
孝武卫皇后帝起更衣子夫侍尚衣轩中得幸 师古
曰轩谓轩车按长廊有窗而周回者曰轩此轩中盖屋
也岂有帝方宴饮时上车更衣者乎
孝武李夫人大将军霍光缘上雅意以李夫人配食
何不用钩弋乃使倡祔庙乎汉大臣寡学至此
饰新宫以延贮兮 新宫即设帷帐也
卷二十 第 20a 页 WYG0860-0272a.png
孝昭上官皇后有诏外人侍长主 诏使侍主故燕王
旦得为请爵号此霍光不学失之始也
后年十四五云(至/)立孝宣帝 观废昌邑时言动后亦
明智夙成信昭帝之匹也
宣帝即位为太皇太后 元讹为宣当如刘原父说
孝宣霍皇后上亦宠之(至/)昌成君者为平恩侯 宣帝
深沉如此
孝元王皇后家凡十侯 按元后传云后又封太后姊
卷二十 第 20b 页 WYG0860-0272b.png
子淳于长为定陵侯王氏亲属侯者凡十人则师古注
中后说是
孝成赵皇后封御史中丞印 御史中丞在殿中兰台
周礼小宰掌建邦之宫刑以治王宫之政令凡宫之紏
禁郑氏曰若今御史中丞盖汉宫中事皆御史中丞所
掌故用其印封
事不当时固争(至/)此臣所深痛也 但当申明数语如
王尊之劾匡衡耳 尊号已定谓赵氏已称太后
卷二十 第 21a 页 WYG0860-0272c.png
孝元冯昭仪数祷祠解 解禳而解之也师古音懈非
张由以先告(至/)徙合浦云 平帝初立但罪张由史立
不闻追复宜乡爵邑及孝王后中山太后之号盖以王
氏自凤废野王与冯氏亦有怨故也使宜乡侯平帝时
尚在必为莽所深畏亦夷灭之不能一刻缓矣
中山卫姬莽欲颛国权惩丁傅行事 惩丁傅者太后
之意假以颛国权者莽之私其后莽不惜一宇益坚太
后委仗尽夷卫氏而孝平遂在莽股掌之内无所忌矣
卷二十 第 21b 页 WYG0860-0272d.png
又令共王祭祀绝废 谓徙定陶王景为信都王也
元后传孝元皇后王莽之姑也 独提王莽起笔力高
以太后崩后十年汉兵诛莽为全传首尾关键
时太后从弟长乐卫尉宏子侍中音独侧听具知章言
以语凤 音语凤此人之情也劝之以退而不贪副相
之宠则庶乎君子矣
初谭倨不肯事凤而音敬凤卑恭如子 凤宗子也音
可以傲乎谭本庶孽缘恩泽得封倨不事长内行先衰
卷二十 第 22a 页 WYG0860-0273a.png
使得秉政必凌侮同列结怨天下先丁傅而败矣史家
之言固不可徒知其一也虽然音敬凤不为非若音子
舜之于莽则又昧弑父与君亦不从也之义
谏大夫杨宣上封事 杨宣之言固属妇人之仁然使
哀帝不任董贤仓卒之际王氏无以乘时窃柄则留一
二人以娱东宫何尝非厚道哉
协于新室故交代之际 室字疑衍 宋祁曰熙宁监
本作协于新淳化本作新室按此黄氏麻沙本所载然
卷二十 第 22b 页 WYG0860-0273b.png
宋景文公卒于仁宗时遗奏请择宗室为匕鬯之主安
得见熙宁监本耶姑存此说以见宋本固有与予意同
者矣
立少子丹为中山太守 后书王丹别是一人
王莽传 后汉张衡以为王莽本传但应载篡事而已
至于编年月纪灾祥宜为元后本纪此说非也居摄以
后莽不复禀承元后非产禄当吕后之时可比若元始
五年以内虽曰元后临朝政由莽出然平帝非子宏等
卷二十 第 23a 页 WYG0860-0273c.png
可比遽以元后著纪又夺汉太速唯云更始居位人无
异望光武初为其将然后即真宜以更始之号建于光
武之初斯则为编年之史者当参取焉孟坚于律历志
大书更始帝于光武之前固已不没其实矣然更始仓
猝本因伯升光武之资光武非假更始之爵位士马以
立基本昆阳既摧百万之众三辅响应诛莽而迎更始
更始不克负荷以致赤眉复乱故都焚荡园陵残毁光
武绥辑河北辞不赴徵卒能兴复炎祚为克家之子以
卷二十 第 23b 页 WYG0860-0273d.png
高文为重则不得不贰于更始可以告诸皇天后土无
惭德也
使迎中山王奉成帝后是为孝平皇帝 莽辄敢不为
哀帝置后而以孝平上继成帝群公于此时无能折奸
臣之萌者何怪其驯至于摄位即真废汉为新也
安后复徵召之 安后谓国家少安之后师古注安犹
徐也恐非
其令公奉舍人赏赐皆倍故百姓家给人足 内使上
卷二十 第 24a 页 WYG0860-0274a.png
自群公下而舍人皆知附莽为利乃复益树党使四海
皆颂慕之
上尊宗庙(至/)无所不施 上尊宗庙谓奏尊元帝庙为
高宗以謟惑太后下施恩泽以明自言愿须百姓家给
非空言饰让示信众庶也
莽欲以虚名说太后(至/)爱身为国 太后亦与莽俱化
共相为伪
莽复自白宜博选众女 与前受安汉公号同术
卷二十 第 24b 页 WYG0860-0274b.png
藉假遗诏(至/)其不难矣 八句又虚设丁傅董贤不然
之罪以张大莽功遂诬往冤者言平帝必因冯太后故
不得立也
晏平仲不受辅齐之封 左氏春秋传襄二十八年齐
庆氏亡与晏子弼殿其鄙六十不受
使者迫守皆自杀死者以百数海内震焉 先以恩结
复以威震
平作二旬 书庶殷平作字当为丕也
卷二十 第 25a 页 WYG0860-0274c.png
元始五年五月庚寅九命之钖策 潘勖九钖文合竦
奏与此策为之
子午道从杜陵直绝南山径汉中 通梁汉道者即莽
所为颜前说是也第不当并举在宜庆二州界者耳刘
奉世尽非之又误
泉陵侯刘庆上书(至/)宜如庆言 居摄之请发于平帝
当阳之日然则帝虽幼而常年被疾其见鸩于莽无可
疑者
卷二十 第 25b 页 WYG0860-0274d.png
莽徵明礼者宗伯凤等与定天下吏六百石以上皆服
丧三年 虽曰欺伪然臣为君服丧三年唯元始后尝
议行之矣
太保舜谓太后事已如此无可奈何沮之力不能止
至此遂明目张胆扼孤儿寡妇之吭而夺之
以武功县为安汉公采地 武功县曰汉光邑光武皇
帝受命中兴之祥
三月己丑立宣帝元孙婴为皇太子号曰孺子 先为
卷二十 第 26a 页 WYG0860-0275a.png
摄皇帝而后立婴不复令有君臣之分也又止立为皇
太子不正其君之名则予夺惟莽也
安众侯刘崇与相张绍谋曰(至/)海内必和 创举大义
者自长沙之后卒归舂陵天命之矣
遣王邑孙建等八将军击义分屯诸关守阸塞 不遽
与战窃用蓨侯制吴楚之策也
莽母功显君死意不在哀令太后诏议其服 自古权
奸贪位夺情自王莽始前朝罗彝正赵汝师之流不知
卷二十 第 26b 页 WYG0860-0275b.png
曾引以为戒否
漏刻以百二十为度 亦用夏贺良伪书也
莽至高庙拜受金匮神嬗 莽欲即真亦何事此盖乱
贼之尤鄙晻者后又求兴盛以实之致丰歆羞与等列
腹心先败不待于地皇四年董忠王涉之谋也
以十二月朔癸酉为建国元年正月之朔 魏曹睿景
初元年改用建丑之月为正凡三年而子芳嗣魏位改
元正始复用建寅之月为正虽以睿忌日在正月为辞
卷二十 第 27a 页 WYG0860-0275c.png
其亦以莽尝自谓代汉得地统中觉而改耶
莽策群司曰 凡诵莽及莽策命群下之辞皆可从刋
削固不免于记繁志寡也
德祥发于汉三七九世之后 孝惠孝文为一世哀平
为一世苏林注谓九天子非也
五威将乘乾文车(至/)服饰甚伟 莽侈然远追唐虞而
五威服饰称名则三苗之妖诞矣
拜爵王庭谢恩私门者禄去公室政从亡矣 莽深畏
卷二十 第 27b 页 WYG0860-0275d.png
备其下故有第六条
初设六筦之令(至/)乘传督酒利 莽即真一年后当四
方无虞而桑孔壹切苟且丐夺之政已无所不用其何
以久
初甄丰刘歆王舜为莽腹心(至/)皆驿车载其尸传致云
 诸人之始止以不能得之太后故借附莽以速化一
时利合耳实亦何甘为莽北面不知大权既尽入莽手
诸人安能禁其篡夺一朝隙开还自相屠生为叛贼死
卷二十 第 28a 页 WYG0860-0276a.png
为愚鬼始不以正何望有终哉
先是莽恐河决(至/)故遂不堤塞 莽事事期以利已故
百姓不附
以新为心后又改心为信 此古音信与新同之證
予以二月建寅之节行巡狩之礼(至/)行巡狩之礼 莽
至明堂犹横搜五日况肯出行万里耶皆虚为此文以
示坠典无所不举又借臣下之言辍行仍言天凤七年
当出上下相蒙益彰奸伪而乃有愚蔽之甚私喜其术
卷二十 第 28b 页 WYG0860-0276b.png
者此南北五代所以多故也
州长各一人 州长准周官与前州牧准虞书者不同
刘奉世以为衍州字者误也故下文亦称六州
诚恐一旦不保中室 中室即前王路堂后閤更衣中
室也时临出在外第故云不保中室旧说则李奇犹近

夫三皇象春五帝象夏三王象秋五伯象冬 四语盖
古有是言而莽引之不谓宋人复从而祖述不已也
卷二十 第 29a 页 WYG0860-0276c.png
更始将军史谌将度渭桥皆散走谌空还 史谌其后
妻之父故莽信而使将不明其能战与否也
时莽绀袀服 袀是戎服与均同杜预云戎事上下同
服按地皇元年莽令郎从官皆衣绛当嫌汉家尚赤故
其服独止为绀也
叙传楚人谓虎班其子以为号 师古曰子文之子斗
班亦为楚令尹按春秋传作般与班同非杀令尹子元
之申公斗班也
卷二十 第 29b 页 WYG0860-0276d.png
沈湎于酒微子所以告去也式号式謼大雅所以流连
也 沈湎二语对引满举白式号二语对谈笑大噱
庆未得其云已 师古注庆发语辞又云人之馀庆资
以积善三行之内前后异解
若胤彭而偕老兮诉来哲以通情 谓死而不朽不啻
彭老之寿可以俟百世后之人也注非
宾戏 此文更简十之三使不徒以词胜则起人意矣
时闇而久章者君子之真也 此本礼记中庸篇闇然
卷二十 第 30a 页 WYG0860-0277a.png
而日章也注非
述高纪罔漏于楚 谓陈胜项梁首难遂并起亡秦也
师古注谓高祖漏楚之罔迂谬甚矣
项氏畔换 注中孟说是
述惠纪高后纪罔顾天显 谓杀三赵王及燕王也
述元纪优繇亮直 师古曰亮直谓朱云也按朱云事
在成帝时注误
述成纪孝成煌煌(至/)如圭如璋 徒称其仪猊则爽德
卷二十 第 30b 页 WYG0860-0277b.png
可知也
述沟洫志商竭周移(至/)北亡八支 此叙独谓九河之
亡在秦汉之间其说近之
述郦陆朱娄叔孙传礼义是创 义疑作仪
述景十三王传承文之庆 长沙之后光武中兴中山
之后昭烈分鼎皆文之庆也
述赵充国辛庆忌传营平皤皤立功立论 言其言并
可为万古法也
卷二十 第 31a 页 WYG0860-0277c.png
述魏相丙吉传天诱其衷庆流苗裔 言吉之保全宣
帝天启之也
述盖诸葛刘郑母将孙何传宝曲定陵并有立志 有
立志谓不挠于钟廷尉钟威不入关卒收之非若宝之
言及杜稚季而气索也
述萧望之传见踬石许 见踬于石显史高耳许字乃
不经校勘之过或本史字传写讹
述宣元六王传楚孝恶疾 冯昭仪传注中言平帝幼
卷二十 第 31b 页 WYG0860-0277d.png
被眚病不谓楚王嚣也注非
昭而不穆 谓哀平皆后成帝不相传世
述西域传总督城郭 总督二字本此故前代惟边境
乃称之
 
 
 
 义门读书记卷二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