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门读书记-清-何焯卷十九

卷十九 第 1a 页 WYG0860-0246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义门读书记卷十九
         翰林院侍读学士何焯撰
  前汉书
赵充国传充国常以远斥候为务(至/)先计而后战 此
所谓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也
虏以畜产为命(至/)虏必震坏 明之边帅但知有此策
留弛刑应募 汉已有应募从军之人但如能使绝域
卷十九 第 1b 页 WYG0860-0246b.png
之比不在寻常调发之数
所善浩星赐迎说充国曰(至/)卒以其意对 如张安世
当此必从浩星赐之言矣营平乃真社稷臣虽托孤寄
命可也
初破羌将军武贤在军中(至/)下吏自杀 中郎将虽为
武贤所陷然大将当重任宜以壮侯为法卬之得祸自
坐不慎非徇众而不为国家图万全遂可以智免也
辛庆忌传然性好舆马号为鲜明唯是为奢 唯是为
卷十九 第 2a 页 WYG0860-0247a.png
奢非奢于众人也在庆忌则此之为已奢矣
傅介子传公卿将军议者咸嘉其功 光所遣也故无
异议
常惠传乌孙皆自取卤获(至/)乌孙人盗惠印绶节 乌
孙一有功则卤获皆自取并校尉之印绶节使盗窃之
以去其不足信仗明矣
大将军霍光风惠以便宜从事 大将军前遣介子又
风常惠时去武帝未久犹慕远略不深计万一生事起
卷十九 第 2b 页 WYG0860-0247b.png
衅也
郑吉传郑吉会稽人也 谢承后汉书郑宏会稽山阴
人其曾祖父本齐国临淄人官至蜀郡属国都尉武帝
时徙强宗大姓不得族居将三子移居山阴因遂家焉
长子吉云中都尉西域都护按吉出自卒伍未必有官
阀但为宏之从祖居在山阴或可信也
陈汤传吉上书言中国与夷狄(至/)竟杀吉等 吉书辞
颇壮汉自张骞通西域之后应募使绝域者率不顾死
卷十九 第 3a 页 WYG0860-0247c.png
亡邀功生事必不可听许也
兵来道远至愿单于与大臣审计策 示弱以坚之使
毋走下郅支所云不如坚守汉兵远来不能久攻为此
语所绐也
诸卤获以畀得者 此云诸卤获以畀得者则汤无私
焉下云汤素贪所卤获财物入塞多不法岂丞相御史
固诬枉之欤
石显匡衡以为延寿汤 匡衡之上冠以石显史家之
卷十九 第 3b 页 WYG0860-0247d.png
辞严矣
扬威昆山之西 昆山当指昆崙而言
赞陈汤傥𦳝(至/)故备列云 陈汤为刘向所称又自能
属文其诛郅支单于事纪载必详故此传亦如生在焉
隽不疑传诸君何患于卫太子(至/)遂送诏狱 定大事
非此不可此权也岂必果应经意
于定国传于公以为此妇养姑十馀年以孝闻必不杀
也 十馀年则安于孝节矣故知杀姑为必无也
卷十九 第 4a 页 WYG0860-0248a.png
定国乃迎师学春秋身执经北面备弟子礼 黄霸于
定国皆晚向经术故起狱吏致宰相而无曹人维鹈之
刺如丙吉则尤能施于有政者也
冬月请治谳 冬月请谳似今之秋审
薛广德传县其安车传子孙 公羊家说县舆与此异
义见仍叔之子来聘疏中
平当传周公既成文武之业(至/)孝之至也 此临川新
安庙议所本然后稷始封之君有粒民之功太王肇基
卷十九 第 4b 页 WYG0860-0248b.png
王迹王季其勤王家太上皇未可援此为比孟子但言
以天下养非文王之圣周公亦不敢以配天也
言勃海盐池可且勿禁以救民急 弛盐禁亦救荒一
法不假转馈赈济之劳 勃海亦可谓之盐池今人独
以称解盐
子晏以明经历位大司徒 再世皆明经故至宰相
彭宣传朕唯将军任汉将之重(至/)非国之制 此亦宣
之疏谬也
卷十九 第 5a 页 WYG0860-0248c.png
赞薛广德保县车之荣(至/)异乎苟患失之者矣 师古
注赞言当宣二人立操有异于此按赞并广德言之读
序传可见
王贡两龚鲍传汉兴有园公绮里季夏黄公甪里先生
(至/)不亦宝乎 以诸人事迹不备故总序之于传首盖
亦传也以此为论者未读序传耳体与后牵连薛方郭
蒋诸人例同
有邪恶非正之问(至/)各因势导之以善 易不可以占
卷十九 第 5b 页 WYG0860-0248d.png
险斯正理也
王吉传臣闻古者师日行三十里篇 其言凛乎可畏
复蔼然可亲真醇儒心声
非所以全寿命之宗也 宗本也
皇帝仁圣(至/)未有所幸 孝昭天资之美如此其不克
寿者得气薄也
臣闻圣王宣德流化(至/)寿何以不若高宗 可与伊训
说命相表里汉廷书疏未有能过之者也
卷十九 第 6a 页 WYG0860-0249a.png
复遣使者吊祠云 吊祠即后两龚传中韩福故事
初吉兼通五经能为驺氏春秋 驺氏春秋至班史时
已成绝学有录无书故于兼通五经之下复特著之
骏子崇以父任为郎 王吉请除任子之令而王骏任
其子为郎此骏之失也
贡禹传今大夫僭诸侯(至/)在于陛下 天子过天道非
经生无此言
又皆以后宫女置于园陵 宫人奉陵自孝武茂陵始
卷十九 第 6b 页 WYG0860-0249b.png
昭宣循之遂为故事
陛下乌有所言 谓谅闇不言也
审察后宫择其贤者留二十人馀悉归之 仅留二十
人则不足以给使令如昏义之数可也
独杜陵宫人数百诚可哀怜也 独杜陵一处已有数
百矣茂陵平陵不言者已多老死也
自城西南至山西至鄠皆复其田以与贫民 即武帝
所起上林苑地
卷十九 第 7a 页 WYG0860-0249c.png
民产子三岁则出口钱故民重困至于生子辄杀甚可
悲痛 是杀人子多矣宜乎戾园之败也
孝文皇帝时贵廉洁(至/)海内大化 孝文宽而有制所
以异于仁柔
自见功大威行(至/)诛不行之所致也 自秦为无道风
俗大坏昔者贾生所痛哭也文景相继导以忠厚武帝
复坏之至是盖又一秦矣读贡公之书吾亦为之痛哭
两龚传汉兄子曼容 曼容名丹见儒林传
卷十九 第 7b 页 WYG0860-0249d.png
胜自知不见听至积十四日死 胜已谢事归老汉亡
可以无死故五威存问外仍安之即讲学之徵亦仅称
疾不应及使者再至印绶加身要以必行五日起居守
之不去然后明语门人饿死报汉可谓从容中道不辱
其身者也朝服对使以愚老逊辞下无累及子孙善哉
鲍宣传奏宣举错烦苛至为众所非 此贤者之过钦
言是也
始隃麋郭钦至平帝时迁南郡太守 郭钦能奏董贤
卷十九 第 8a 页 WYG0860-0250a.png
又不仕莽虽与鲍宣同异何害为君子也
赞守死善道胜实蹈焉 言见几先去为莽所迫卒又
死之合于孔子之经也
韦贤传梦我渎上立于王朝 易曰再三渎言梦中犹
谏之也上谓王
时贤七十馀(至/)丞相致仕自贤始 父知耻故子亦能
让然当其自少府入相已宜引年乞身矣
元成父贤以宏当为嗣故策令自免宏怀谦不去官
卷十九 第 8b 页 WYG0860-0250b.png
宏先有让德宜韦氏之炽以昌也
与宗家计议 汉去古未远韦氏世传经业宜有宗法
则宗家者其宗子也非师古所云同族之谓
而东海太守宏子赏(至/)列为三公 韦氏馀子复以明
经列于三公然则世禄之家欲为子孙计奈何不务传
经反蹈疏傅损志益过之戒哉
又园中各有寝便殿 后书祭祀志云古不墓祭汉诸
陵皆有园寝承秦所为也古宗庙前制庙后制寝秦始
卷十九 第 9a 页 WYG0860-0250c.png
出寝起于墓侧汉因而弗改
盖闻王者祖有功而宗有德至其正礼仪 此诏独取
许嘉尹更始二议得之 于义一体言不得复顾私亲
以皇考庙上序于昭穆
又以为孝莫大于严父(至/)尊祖严父之义也 此指孝
文太后孝昭太后言
而孝武庙亲未尽故未毁(至/)唯郡国庙遂废云 孝武
几乱天下岂得复居不祧之列夏侯长公始议庙乐者
卷十九 第 9b 页 WYG0860-0250d.png
韪矣建昭诏书乃病困不择音也
于是光禄勋彭宣至不宜毁 彭宣等五十三人议是
舜歆伸尹忠之议为元帝诛斩郅支单于得称高宗之
地耳
一方有急三面救之 非当时实事
以夺其肥饶之地 此指朔方及开河西四郡
功业既定(至/)其规模可见 以轮台晚盖一节尽泯其
虚耗中国之迹
卷十九 第 10a 页 WYG0860-0251a.png
礼记王制及春秋谷梁传天子七庙(至/)与太祖之庙而
五 匡衡五庙之说似尤深然合阴阳五行数之则可
以七为断矣
以七庙言之(至/)则不可谓无功德 但以七庙言之斯
可矣
圣人于其祖(至/)失礼意矣 迁则不必复毁此亦近情
至平帝元始中大司马王莽奏(至/)罢南陵云陵为县
此奏合礼虽王莽为丁傅卫氏发难然不以人废与东
卷十九 第 10b 页 WYG0860-0251b.png
京之末董卓蔡邕议和帝以下不应为宗奏同
赞考观诸儒之议刘歆博而笃矣 歆议庙制可谓深
博武帝称宗则非笃论固当区别观之也
魏相传大将军用武库令事遂下相廷尉狱 责过之
是也下之狱则喜怒之偏邻于作威矣遂为子孙他日
之忧可不慎哉
相因平恩侯许伯奏封事 因许伯乃得直至帝前也
御史大夫已列三公位举大事犹慎密如此其不因王
卷十九 第 11a 页 WYG0860-0251c.png
史而因许者专欲发其弑许后之谋也
子复为大将军 大将军当作右将军
又故事诸上书者皆为二封(至/)宣帝善之 此一时制
霍山之权计后遂行之则失虞廷命纳言之意矣
间者匈奴尝有善意至臣愚不知此兵何名者也 史
迁作匈奴传深疾徼权纳谄以便偏指人主因以决策
建功不深而归本于择任将相假使马邑始祸之时丞
相即能为弱翁之纳谏何为有三十馀年兵连不解之
卷十九 第 11b 页 WYG0860-0251d.png
患哉
今郡国守相(至/)而在萧墙之内也 此伊周之用心非
徒治黄老者所能知汉相识治体无逾弱翁此奏(宋李/文靖)
(颇得此/奏遗意)
臣愚以为阴阳者王事之本(至/)而观于先圣 在天为
阴阳在人为仁义此深探治本之言但前后所陈却别
是一种汉学
中谒者赵尧举春李舜举夏儿汤举秋贡禹举冬 师
卷十九 第 12a 页 WYG0860-0252a.png
古曰高帝时自有一贡禹也按此赵尧亦非高帝时为
御史大夫者也
丙吉传吉奏记光曰将军事孝武皇帝至天下幸甚
丙公不以文采自曜奏记所言皆合体要真能学诗礼
者也
掾史有罪臧不称职(至/)公府不案吏自吉始 因以为
故事则奸吏遂无所惩艾矣丙公当宣帝之朝方练群
臣核名实不妨时有宽舍可否相济耳
卷十九 第 12b 页 WYG0860-0252b.png
西曹主吏白欲斥之 续志西曹主府史署用
召东曹案边长吏 续志东曹主二千石长吏迁除及
军吏
夏侯胜传长信少府胜独曰(至/)不宜为立庙乐 胜此
议不愧经生
为胜素服五日以报师傅之恩 太后犹素服五日则
后之为师服者士庶当服小功亦因时而以义起者欤
京房传得除用它郡人 欲上下相伺故除用他郡人
卷十九 第 13a 页 WYG0860-0252c.png

拜上封事曰辛酉以来(至/)令不得乘传奏事者 房封
事率如呓语其不足以回主意也决矣
初淮阳宪王舅张博(至/)皆持东与淮阳王 庸鄙之人
不可因亲昵而漏言如此 徐立中官也故后独得免
房本姓李推律自定为京氏 任臆诬祖以术亡身其
始兆矣
翼奉传二阴并行是以王者忌子卯也二阳并行是以
卷十九 第 13b 页 WYG0860-0252d.png
王者吉午酉也 忌子卯吉午酉相对而言翼氏专主
二阴二阳与贾氏所云夏殷兴亡异义张氏相刑之说
亦失本意
虚静以待物至 苏子瞻赴定州状本其意
臣奉窃学齐诗(至/)适所习耳 此语实非谦也
臣又闻未央建章甘泉宫才人各以百数(至/)出其过制
者 贡禹以前翼奉先言之以太皇太后诰放先帝园
宫人处置亦得体 按成帝纪永始四年京师火灾屡
卷十九 第 14a 页 WYG0860-0253a.png
降出杜陵诸未尝御者归家去奉奏封事时初元二年
已三十五年矣
国家之费当数代之用 当数代之用即此可以明国
祚脩短之数矣功德薄而福飨已泰未有不败者也
李寻传五经六纬尊术显士 言纬者始见于此故张
衡谓谶始哀平
德列王道 泰誓孔子取之故云德列王道
久污玉堂之署 汉时待诏于玉堂殿唐时待诏于翰
卷十九 第 14b 页 WYG0860-0253b.png
林院至宋以后翰林遂并蒙玉堂之号
故日将旦至有常节 此亦古书相传之语读之皆有

大司空师丹执政谏争 政当作正执守也
夫过而不改至皆蠲除之 哀帝此等语尚非亡国之
主故获保令终
赞 此赞在当时与桓谭谏光武不当听纳谶记之言
相发
卷十九 第 15a 页 WYG0860-0253c.png
赵广汉传又教吏为缿筒 孟康曰如今官受密事筒
也按孟康曹魏时人已有受密事筒则广汉此法历代
施用不至于武后始行(广汉亦祖/王温舒)
广汉为二千石(至/)即时伏辜 广汉以廉洁通敏下士
为名其天资大抵与张汤相近
郡中盗贼(至/)皆知之 知其根株窟穴所在则可以不
烦而理然破柱搜轑非明主在上安可尽行其意耶
广汉奏请令长安游徼狱吏秩百石其后百石吏皆差
卷十九 第 15b 页 WYG0860-0253d.png
自好不敢枉法妄系留人 此事特可法
初大将军霍光秉政至广汉由是侵犯贵戚大臣所居
 广汉始欲以此自远于霍氏耳因帝善之而遂以为
务则谬矣
司直萧望之劾奏广汉摧辱大臣至下广汉廷尉狱
此广汉应得之罪
威制豪强小民得职 为京兆止此八字诀但勿效赵
君私论荣畜诈胁魏相即无患耳非贵戚大臣不可侵
卷十九 第 16a 页 WYG0860-0254a.png
犯举天讨皆不行于豪强也
尹翁归传县县各有记籍自听其政 必皆自听此能
吏欲为名高非政体也
豪强有论罪至扶风大治 此威严之过后陈咸效之
而加甚焉
韩延寿传乃历召郡中长老(至/)为吏民行丧嫁娶礼
此亦非能吏不可若徒袭伪迹则王莽之治天下矣
又置正五长(至/)吏辄闻知 置正五长即今保甲之法
卷十九 第 16b 页 WYG0860-0254b.png
此贤于尹扶风之以名籍推迹所过抵远矣故为政不
可无法度也 按后书百官志里有里魁民有什伍善
恶以告其互相检察本汉制也岂必得如长公者为之
乃有实效欤
在东郡三岁令行禁止断狱大减为天下最 扶风以
盗贼课为三辅最东郡以断狱大减为天下最能吏将
何从
延寿不得已行县至高陵至不敢犯 惟不轻出偶会
卷十九 第 17a 页 WYG0860-0254c.png
此事推诚动之足为表劝若屡屡尝试即儿戏矣此亦
兵法中之田单火牛也严诩之为颍川可鉴戒
延寿代萧望之为左冯翊(至/)廪牺官钱放散百馀万
广汉犯魏祸由已作韩则直为萧公所陷矣然胡不少
忍之闭閤思过能施之吏民独不可使曲尽归他人乎
移殿门禁止望之 严延年传注张晏曰故事有所劾
奏并移宫门禁止不得入
张敞传其治京兆至天子数从之 参赵京兆韩冯翊
卷十九 第 17b 页 WYG0860-0254d.png
之意用之处大议时似隽不疑则本治春秋之力也
敞闻舜语(至/)冬月已尽延命乎 收之是也杀之过矣
必反其语则儿戏矣汉人尚气不学率如此
敞孙竦王莽时至郡守封侯 竦事详莽传及游侠传
杜邺传
王尊传春正月美阳女子告假子不孝(至/)吏民惊骇
非常之变故于春正月杀之
后上行幸雍过虢 刘原父曰自长安上雍不过虢过
卷十九 第 18a 页 WYG0860-0255a.png
美阳虢字是史氏误按刘说是也尊已转守槐里不为
虢令矣
毋持布鼓过雷门 会稽击鼓声闻洛阳乎此流俗妄
谈不当引以注史况西汉会稽治吴与越何与
又正月行幸曲台(至/)皆不敬 此二事不当并言之失
轻重矣故御史丞得目为饰成小过也
尊曰治所公正 师古曰谓司𨽻官属为治所者尊之
也若今谓使人为尚书矣按治所即谓司𨽻治所非使
卷十九 第 18b 页 WYG0860-0255b.png
人尊称
尊拨剧整乱(至/)名将所不及 赵子都威制豪强小民
得职王子赣拨剧整乱诛暴禁邪孙宝为京兆尹三岁
京师称之然桡于定陵不敢取杜稚季故不得列诸公
后也
王章传章曰非女子所知也 毁石显击王凤皆为国
家捍禦大慝巨奸即免官诛死复何所避果非女子所
知也假使徒以巧宦自肥则仲卿亦一朝廷尊贵人矣
卷十九 第 19a 页 WYG0860-0255c.png
盖宽饶传方今圣道寖废至则不居其位 四语自切
中当时之弊惜其非信而后谏也称引易传不类遂如
王生所揣
上无许史之属 属当读之欲反谓属托也应说是以
下文直道而行多雠少与之语求之自见
诸葛丰传使尚书令尧赐臣丰书曰至顺经术意 元
帝若行许章之罚而后以此书赐丰则得之矣今以禁
门为邪臣逋薮而空以中和戒奉公之吏是后世所谓
卷十九 第 19b 页 WYG0860-0255d.png
和事天子也
上不许是后所言益不用丰复上书 去其节而不用
其言丰当去矣何以复上书为
郑崇传逆阴者厥极凶短折 逆阴之论惜乎不详
尚书令赵昌佞谄(至/)请治 大族尤易为人诬构得祸
有甚于子游者矣亦赖崇遂死祸止及一家小人欲倾
人以自固何所不至
建武中录旧德臣以宝孙伉为诸长 宝桡定陵是其
卷十九 第 20a 页 WYG0860-0256a.png
微过然不附王氏始终一节亦何武鲍宣之俦故建武
中录其后也
母将隆传莽秉政使大司徒孔光(至/)但与隆连名奏事
 隆失于不能争耳乃莽以私怨并中之然此大事岂
可轻署名其间但以事非由己为苟容乎
何并传先是林卿杀婢婿 杀其婿而纳以为婢非如
师古所云外人与其婢奸者也
罪在弟身与君律 廷尉典法之官三尺是掌故曰君
卷十九 第 20b 页 WYG0860-0256b.png

死虽当得法赙勿受 法赙犹不受则岂肯赋敛送葬
为妻子产业计观原涉传让赙显名志节弥坚矣
赞然母将污于冀州 母将之事本非其罪然名则难
解也故止曰污
萧望之传望之以为乌孙绝域信其美言万里结婚非
长策也 望之所论边事皆守文时长算远计不可忽
之为迂
卷十九 第 21a 页 WYG0860-0256c.png
望之以为单于非正朔所加(至/)天子采之 观王莽以
易玺启衅自知望之所见之深长非宣帝天资绝出不
能采用 春秋榖梁传曰贯之盟管仲曰江黄远齐而
近楚楚为利之国也若伐而不能救则无以宗诸侯矣
事虽殊意则同
盖闻五帝三王(至/)赞谒称臣而不名 大哉此诏以五
帝三王为师而不惟乃曾祖之法可谓谦而弥光矣
望之以为中书政本(至/)白欲更置士人 此诚急务然
卷十九 第 21b 页 WYG0860-0256d.png
发之太骤人主未能真见其失持疑不断小人迫而合
以谋我反为所挤而事终不成矣故孟子欲定国必先
格君心也
出刘更生为宗正望之堪数荐名儒茂才以备谏官会
稽郑朋阴欲附望之 人不易知遽求推贤进士之名
不深察历试则必有小人杂出其间内相攻矣一更生
人得出之于外亦何暇于数荐哉
云者好节士劝望之自裁至竟饮鸩自杀 如使不死
卷十九 第 22a 页 WYG0860-0257a.png
就狱恭显其遂已乎徒举生平而尽弃之耳朱云之劝
未可云非望之之失在主意未坚教子上书自速群小
致死于我也
冯奉世传少府萧望之独以奉世奉使有指(至/)奉世不
宜受封 望之之议正论也但奉世因莎车攻劫南道
发兵攻拔之以解危难非要功生事可比封之足为后
法不可以不权其事势也 若莎车不拔则鄯善以西
皆绝不通所送大宛诸国客何以得达是矫制发兵正
卷十九 第 22b 页 WYG0860-0257b.png
以全使指也 奉世似当与傅郑诸人合传以诸子皆
有名迹野王又不可附之外戚传中故特立此传也
野王在位多举野王至以昭仪兄故也 野王为石显
所间故不得为三公当以佞幸传参观之帝之引嫌显
所教也
参字叔平学通尚书(至/)甚可观也 冯氏父子兄弟各
通一经独少礼耳而叔平复恂恂可观得礼意矣
宣元六王传楚孝王嚣子纡嗣王莽时绝(至/)立为天子
卷十九 第 23a 页 WYG0860-0257c.png
 纡子般后书有传范氏称自嚣至般积累仁义世有
名节而纡尤慈笃般子恺复以让爵显盖宣帝有功德
于民而元帝以后国统三绝其馀庆在楚矣
中山哀王竟无子绝太后归居外家戎氏 既立为国
君则不当殇矣乃不为置后使其母归居外家失礼甚
矣岂当时谬引子卒夫人姜氏归于齐之文耶
定陶共王康上以太子奉大宗后不得顾私亲(至/)徙定
陶王景为信都王云 杨廷和不知先为兴王立后故
卷十九 第 23b 页 WYG0860-0257d.png
启异日纷纭若成帝已有此举哀帝复蔑大宗而顾私
亲且徙景封其悖甚矣宜享国之不永也
中山孝王兴御史大夫孔光以为尚书有殷及王兄终
弟及 师古注谓兄死以弟代立非父子相继故言及
按公羊曰臣子一例也及谓次第及之然未尝不如父
子相继之礼三纲五常三代相因周如是则殷亦如是
颜注惑于后儒之说耳
太皇太后以帝为成帝后故立东平思王孙桃乡顷侯
卷十九 第 24a 页 WYG0860-0258a.png
子成都为中山王奉孝王后 此孔光知太后王氏追
怨哀帝遂不复主及王之议使哀帝绝嗣也
匡衡传臣闻治乱安危之机(至/)正家而天下定矣 衡
为少傅数年乃迁光禄勋时建昭元年也则上此疏时
在初元三四年间按宣帝不好儒术任用法律而中书
宦者用事元帝初立萧望之周堪以师傅受遗辅政选
白刘更生金敞拾遗左右四人同心谋议劝道以古制
多所欲匡正以中书政本欲更置士人中书令宏恭石
卷十九 第 24b 页 WYG0860-0258b.png
显与车骑将军史高表里常独持故事不从望之等初
元二年十二月遂谮望之令自杀堪更生等皆废衡本
因史高进此疏所谓遵制扬功者盖与高显等阴为唱
和务坚帝以率由宣帝故事所谓释乐成之业虚为纷
纷巧伪之徒不敢比周而望进皆以杜塞堪更生复进
之路如得其情虽夷之诵六艺以文奸言可也后条言
慎妃后别适长则以身为师傅祸福共之石显又常拥
佑太子高子丹帝命护太子家故衡敢以为言且两事
卷十九 第 25a 页 WYG0860-0258c.png
并陈听者尤不之疑耳
孔光传莽以光为旧相名儒(至/)令上之 细寻莽传当
元始初政非光为言则莽犹不能必得之于元后也踰
耆之叟甥舅相与雷同以助成莽之声势死何面目见
先圣乎
光常称疾(至/)固称疾辞位 莽之即真王舜刘歆未尝
不内惧甄丰不悦觉而见诛失之于始即忧惧孰可解
免输人宗社之罪哉
卷十九 第 25b 页 WYG0860-0258d.png
马宫传本姓马矢宫仕学称马氏云 宫与平晏事莽
尤儒之贱者 著此以别于他马如执金吾马适建奉
使马宏之属马适亦两字姓王莽传有钜鹿男子马适

赞彼以古人之迹见绳 古人之迹谓以道事君不可
则止
薛宣传大率咎在部刺史至未必不由此也 五舅封
侯黄雾四塞而宣怀王凤一荐之德辄以部刺史举错
卷十九 第 26a 页 WYG0860-0259a.png
烦苛当嘉气尚凝之咎虽所言似在职任所总实奸之
大者罪在谷永杜钦先也
初宣有两弟明脩(至/)皆是廷尉 中丞议是也
朱博传常令属县各用其豪桀为大吏至以是豪强慹
服 此于今齐俗尤宜然非健吏恶能利其衔策哉
部掾以下亦可用渐尽其馀矣 以未获三人责部掾
以下也今法获贼过半即免处分王卿之负可以释矣
三尺律令人事出其中 二语得律意矣
卷十九 第 26b 页 WYG0860-0259b.png
议者多以为古今异制(至/)无益于治乱 王莽苏绰宋
神宗皆昧此理然吾家汜乡君公谓不可以丞相独兼
三公之事则可采也
常有野乌数千栖宿其上 按颜氏家训文章篇野乌
当作野鸟
臣请罢刺史更置州牧以应古制(至/)置刺史如故 罢
刺史而置州牧东汉遂以此亡非特功效陵夷也子元
议是当合后书百官志注中刘昭语观之
卷十九 第 27a 页 WYG0860-0259c.png
故事居部九岁(至/)咸劝功乐进 每岁尽诣京都奏事
则天下之情上通居部九岁则所部利病周知中兴以
后但因计吏不复自诣京师与天子隔远权寄轻矣
翟方进传为朔方刺史再三奏事迁为丞相司直是有
异材功效著者辄登擢不必满九岁限也吾家汜乡侯
为扬州刺史五岁入为丞相司直前此则黄霸为扬州
刺史三岁迁颍川太守
然好乐士大夫(至/)然终用败 子元快吏赵京兆尹扶
卷十九 第 27b 页 WYG0860-0259d.png
风之亚少而与萧陈结交慕用为侠未有不致败者况
位逾其量乎
博曰已许孔乡侯有指(至/)请皆免为庶人 子元为相
犹行匹夫然诺又不审其事之邪正并奏汜乡武诡谲
罔上哀哉为大臣可不闻圣人道耶彼徒内计上顺东
朝之指击排放废之臣可以万全必得岂知哀帝亦欲
自揽威福之权一朝见疑凡彼所谓利者即所以为害
者也是故不恤身后之名者常速及身之祸哀哉
卷十九 第 28a 页 WYG0860-0260a.png
赞又见孝成之世(至/)博亦然哉 赞得其隐如王凤之
陷王商废冯野王是也
翟方进传窃闻政令甚明(至/)其后少弛威严 此即丙
吉所以戒魏相者然居官则死其职使豪强不戢小民
无告虽致宰相何取焉况亦有命耶
及后母终(至/)不敢踰国家之制 后书安帝纪元初三
年初听大臣二千石刺史行三年丧注云文帝遗诏以
日易月于后大臣遂以为常至此复遵古制方进之事
卷十九 第 28b 页 WYG0860-0260b.png
是其徵也
方进知能有馀(至/)以固其位 翟子威心术亦朱子元
俦也儒雅过之吏事不及居相位九岁挟私报复剥丧
元气足以感召灾变卒坐自杀非不幸也
奏请一切增赋(至/)变更无常 此又其祸之及民者为
诏书中已详故史家不重叙
上秘之(至/)礼赐异于他相故事 以方进塞变故秘之
而加殊礼也
卷十九 第 29a 页 WYG0860-0260c.png
摄皇帝若曰大诰道 应劭曰言以大道告于诸侯以
下也按道书作猷当训为言非大道之谓
天亦惟劳我民 师古注言天欲抚劳我众劳音来到
反按劳当读如字书曰天亦惟用勤毖我民也
信父故东平王云(至/)后云竟坐大逆诛死 莽以义等
传檄郡国言其鸩弑孝平皇帝故反以此言诬信父云
莽于是自谓大得天人之助至其年十二月遂即真矣
史家书此以终义之事其予义至矣
卷十九 第 29b 页 WYG0860-0260d.png
谷永传帅举直言 作师举为是
绝郤不享之义 义当作仪
诚敕正左右齐栗之臣 齐当读侧加反
百官盘互 师古注互字或作牙按互古字作㸦与牙
不同颜后解颇乖小学
是则车骑将军秉政雍容于内而至戚贤舅执管籥于
外也 此语直构会平阿宜车骑之终身不平也
抑损椒房玉堂之盛宠 时嬖幸小人亦有参错于玉
卷十九 第 30a 页 WYG0860-0261a.png
堂待诏之中者故并举椒房玉堂言之
杜邺传吉子竦又幼孤从邺学问亦著于世尤长小学
 按郊祀志吉父敞好古文字辨美阳鼎所刻款识吉
盖傅其家学也
何武传迁扬州刺史(至/)州中清平 敬待二千石之效
王嘉传中详之西京部刺史莫如君公之莅扬州者此
后世监郡所当法也
莽从弟成都侯王邑为侍中(至/)太后竟自用莽为大司
卷十九 第 30b 页 WYG0860-0261b.png
马 莽之矫伪自哀帝时已发露矣而举朝犹承顺元
后之指同声举之君公为令免归王音实举方正为守
免归王根复荐得徵至安危之际独守亲疏相错之议
不肯为王氏用所以为贞臣也
不宜令异姓大臣持权 师古注异姓谓非宗室及外
戚按非宗室及外戚则泛指异姓下文禄与君公不当
互相举矣周礼司仪注异姓婚姻也庶姓无亲者也
南阳彭伟杜公子 彭杜亦赖不附莽而传称至今
卷十九 第 31a 页 WYG0860-0261c.png
王嘉传加食邑千一百户 按朱博传云故事封丞相
不满千户此千一百户故云加
于是嘉与御史大夫贾延上封事言(至/)思报厚恩也
按哀帝使晏先持诏书示嘉延正欲丞相御史分封贤
之谤耳二人不正言其不可而教以延问公卿大夫博
士议郎则是又欲诿过于下贤犹在可封之数特大臣
不肯为天子任其咎也其何以卒夺之哉
是公卿股肱莫能悉心务聪明以销厌未萌之故 嘉
卷十九 第 31b 页 WYG0860-0261d.png
当以此时被责乞骸骨去矣
制诏免相等皆为庶人(至/)臣窃为朝廷惜此三人 此
三人当俟事稍白乃徐为言
师丹传丹议独曰圣王制礼(至/)非所以尊厚共皇也
此议真天理人情之至附之经可也
太皇太后诏大司徒大司空曰夫袖有德(至/)封丹为义
阳侯 此诏文自当理不以莽废
 义门读书记卷十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