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门读书记-清-何焯卷十七

卷十七 第 1a 页 WYG0860-0215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义门读书记卷十七
         翰林院侍读学士何焯撰
  前汉书
陈胜传赵王将相相与谋曰(至/)可以得志于天下 赵
王将相与宋义之属皆战国之馀谋初无远略所以皆
败死无成韩广王燕又效尤武臣者也
今假王骄(至/)因相与矫陈王令以诛吴广 田臧诛吴
卷十七 第 1b 页 WYG0860-0215b.png
广而败项籍诛宋义而胜材固殊也
项籍传乃教以兵法(至/)又不肯竟 艺文志兵法形势
中有项王一篇而黥布置阵如项籍军高祖望而恶之
盖治兵置阵是其所长故能力战摧锋而不足于权谋
故其后往来奔命卒为人乘其罢而踣之所谓略知其
意而不竟者也
乃遣当阳君蒲将军将卒二万人度河救钜鹿(至/)击秦
军污水上 钜鹿之役与昆阳不同昆阳众而不整天
卷十七 第 2a 页 WYG0860-0216a.png
人交助致死一战莽师奔溃钜鹿则秦将习兵长围先
合当阳君蒲将军虽小挫其锋未有所损也苦战至九
绝其甬道而后南北不能相救章邯畏缩王离偏败始
解钜鹿之围楚益进秦益却复大破之污水乃降其二
十万众克敌之难盖亦古今仅见也 苏角当是章邯
禆将此役当合陈馀传观之楚人既连胜并破章邯于
是诸侯亦皆纵兵击秦乃虏王离也
羽阴使九江王布杀义帝 杀义帝予汉以东兵之端
卷十七 第 2b 页 WYG0860-0216b.png
于是田荣弟横收得亡卒数万人反城阳 田荣首难
且连彭越横又继之为高祖驱除功莫先于齐也
羽闻之即令诸将击齐(至/)南从鲁出胡陵 羽不急争
关中者以汉去彭城远齐梁逼处也故击田荣则留久
而汉入彭城击彭越则再行而汉破荥阳东骛西驰使
汉得乘其敝不知轻重先后故耳
乃为高俎置太公其上(至/)羽从之 此事独见之羽传
得体
卷十七 第 3a 页 WYG0860-0216c.png
汉王乃以鲁公号葬羽于榖城 羽受命怀王救赵时
以鲁公为次将被以鲁公号正以正楚君臣之分终击
楚之弑义帝者之实也
陈馀传皆徙其民河内夷其城郭 徙民夷城恐兵去
而还复为赵守也
赵相贯高赵午年六十馀故耳客也怒曰吾王孱王也
 高祖尝从耳游高午故等夷客也是以怒
田儋传还攻杀济北王安 项羽传云彭越击杀济北
卷十七 第 3b 页 WYG0860-0216d.png
王安误也此云荣还攻杀安与异姓诸侯王表同案越
传亦止云下济阴以击楚
韩王信传 楚汉春秋韩王本名信都见史通按信都
之信与申同然则当读为平声与淮阴侯名异也小颜
功臣表留侯下亦引之
增世贵至不能有所建明 处平世事英主大抵用此
术盖又张安世之次也
韩信传请言项王为人也(至/)三秦可传檄而定也 韩
卷十七 第 4a 页 WYG0860-0217a.png
信用兵古今无及者然不过知彼己耳
不听广武君策(至/)乃敢引兵遂下 或问使陈馀果用
广武君策信必不敢遂下将如何曰留张耳以牵缀之
东兵取燕绕出其左
信所出奇兵二千骑者(至/)立汉赤帜二千 此即广武
君兵法用之于对阵者也
足下所以得须臾至今者以项王在项王即亡次取足
下 古今不出此语
卷十七 第 4b 页 WYG0860-0217b.png
彭越传乃拜越为魏相国擅将兵略定梁地 擅将兵
者虽拜越为魏相国不使受魏豹节度得自主兵也
黥布传臣请与大王杖剑而归汉王 布兵既破乃间
行归汉今方全有淮南南面称孤安得预要之杖剑归
汉刘氏寓言之疑为不徒也
吴王濞传方今为将军计(至/)破吴必矣 邓都尉之谋
即师高祖破黥布之馀智唯以梁委吴则因乎当日之
事势也
卷十七 第 5a 页 WYG0860-0217c.png
楚元王交传常为穆生设醴 师古曰醴甘酒也少曲
多米一宿而熟不齐之按醴在周礼六饮中黍粥也与
酒异不用曲也
德德数责以公主起居无状(至/)承指劾德诽谤诏狱
起居无状即丁外人私侍盖主事中冓之丑故御史劾
以诽谤
向吏劾更生铸伪黄金系当死 铸作黄金不成与铸
伪金者殊科吏误当之也
卷十七 第 5b 页 WYG0860-0217d.png
徵堪向欲以为谏大夫 此向字当作更生史駮文
下太傅韦玄成(至/)更生坐免为庶人 贡公共劾更生
亦平生之累
易曰飞龙在天大人聚也 飞龙以喻贤人师古以为
圣王正位临驭四方则贤人君子皆来见此后儒释经
之固亦非向引易本意
歆在汉朝之儒唯贾生而已 儒林传汉兴梁太傅贾
谊脩左氏春秋传为左氏传训故授赵人贯公歆欲建
卷十七 第 6a 页 WYG0860-0218a.png
立左氏春秋是以推贾生
外内相应 内谓陈发秘藏外谓民间桓公贯公庸生
遗学
以陷于文吏之议 胁以吏议则反浅矣
初歆以建平元年改名秀(至/)后事皆在莽传 载其改
名于哀帝之时所以见歆乐祸非望素不能乃心王室
卒为王莽所杀不得以佯愚忍垢志存匡复为解也
赞刘氏鸿范论(至/)古之益友与 多闻指上鸿范论七
卷十七 第 6b 页 WYG0860-0218b.png
略三统历谱言山陵之戒指明梓柱则加以直谅也于
今察之谓赤眉之乱无不被发七略三统并子歆所著
连类举之而独申言向之直谅则褒贬亦具其中矣
季布传布果大怒待曹邱(至/)布乃大说 既为侠则其
交必杂此曹邱所以卒容于季布也
布弟季心(至/)闻关中 汉初游侠之盛季布袁盎扇之
也自田窦既败公卿不敢致宾客遂多闾里之魁矣
栾布传于是尝有德厚报之(至/)号曰栾公社 至于燕
卷十七 第 7a 页 WYG0860-0218c.png
齐之间皆为立社则其为政必有过人者不忘恩怨乃
小疵也
田叔传叔为汉中守十馀年 栾布再为燕相田叔守
汉中孟舒守云中皆十馀年此汉初所以吏尽其职得
与民休息也
赞及至困厄(至/)其画无俚之至耳 季布能死则君臣
之义震耀于千载之下区区为一时名将何足以方之
槩以婢妾贱人者是读论语而未明孔子之本意者也
卷十七 第 7b 页 WYG0860-0218d.png
萧何传秦御史监郡者与从事辨之何乃给泗水卒史
 以乃字观之则何因事辨乃得由县主吏掾给郡卒
史也
何进韩信至使给军食 进韩信是谓致贤填抚该养
民之事谕告使给军食则收用之事也
而发纵指示兽处者人也 史记作发踪洪景伯𨽻释
引汉碑多以纵为踪辨颜注为非
曹参传治道贵清净而民自定 居敬而行简儒者何
卷十七 第 8a 页 WYG0860-0219a.png
尝不清净乎
择郡国吏(至/)即召除为丞相史 谨厚长者其为治乃
能务与秦吏相反年又长大非唯历事多其人亲受秦
法酷烈之害必事事思顺民情与之休息也
赞何以信谨守管籥 酂文终侯以信谨武乡忠武侯
以谨慎一代宗臣之家法也
张良传东见仓海君 注中晋灼以为海神可备诗料
乃因老父为黄石复讹仓海君是海神也
卷十七 第 8b 页 WYG0860-0219b.png
臣闻其将屠者子贾竖易动以利 沛公后以陈豨将
为易与犹良故智也
汉王下马踞案而问曰(至/)楚可破也 固陵之议权舆
于下邑矣
因举燕代齐赵 代宋大字本亦误作伐此显误非班
马异同处当刋正
郦生曰昔汤伐桀至楚必敛衽而朝 此项羽之所以
败者所谓老生之常谈也自齐桓晋文以来已四百年
卷十七 第 9a 页 WYG0860-0219c.png
岂有拘守此辙有混一之规反纷纷树兵乎
周勃传上废栗太子亚父固争之(至/)即何以责人臣不
守节乎 亚父非唯真将军乃真宰相也
樊哙传从击秦车骑壤东 此秦字当为雍史駮文
郦商传沛公为汉王赐商爵信成君 此复云赐商爵
信成君当即樊哙传所谓赐重封也
寄欲取平原君姊为夫人 苏林曰景帝王皇后母臧
儿也按外戚传武帝即位尊太后母臧儿为平原君则
卷十七 第 9b 页 WYG0860-0219d.png
当如监本汪本无姊字为与注合寄欲取之盖臧儿更
嫁田氏而复寡之时时武帝立为皇太子已三年矣
周昌传初赵尧既代周昌为御史大夫(至/)乃抵尧罪
赵尧挤昌而代之位自以至巧不知其祸乃伏于此所
以为刀笔吏之智哉
郦食其传臣闻其下乃有臧粟甚多 闻之中州人云
秦人因土山窖粟其下不与今他处仓廪等故曰闻其
下乃有藏粟
卷十七 第 10a 页 WYG0860-0220a.png
杜太行之道距飞狐之口 此似后人依托之语杜太
行之道乃秦人规取韩赵旧意当时汉已虏魏王豹禽
赵歇河东河内河北皆归汉何庸复杜太行之道以示
诸侯形势乎燕赵已定即代郡飞狐亦非楚人所能北
窥无事距守壶关近太行之道何庸杜此兼距彼乎与
当时事实阔远
娄敬传乃营成周都雒(至/)令后世骄奢以虐民也 周
公营洛止以为朝会诸侯之区非遂居之也则道里均
卷十七 第 10b 页 WYG0860-0220b.png
之说长无德易亡不欲阻险乃后世儒生推测圣人之
过周公本意夫岂然哉然言此于高帝之前著都洛之
非便则易以入耳矣
因言匈奴河南白羊楼烦王(至/)轻骑一日一夕可以至
 至武帝乃使卫青夺取其地为朔方郡
叔孙通传号稷嗣君 稷嗣君当谓如六国时稷下也
注中张晏说非高纪载孟康注以为邑名者亦非独徐
广注史记得之
卷十七 第 11a 页 WYG0860-0220c.png
臣愿颇采古礼与秦仪杂就之 此言亦未可尽非
淮南厉王传大王欲属国为布衣 属国当谓传国于

息夫躬传方今丞相王嘉(至/)何益祸败之至哉 此真
妖言横议非所谓忧盛世而危明主者比
游旷迥兮反亡期 师古曰言一死不可复生非也乃
高举远游不复反顾之意观上抚神龙之文可见班史
所谓如其文者指上冤颈折翼若为其萌兆耳
卷十七 第 11b 页 WYG0860-0220d.png
万石君石奋传诸子孙为小吏至二千石者十三人
至上史记有更字若一时有十三人为二千石庆安得

周仁传溺裤期为不洁清 为郎中令侍中不敢溺乃
为小裤以藉慎之至也
贾谊传股纷纷其离此邮兮(至/)何必怀此都也 但以
自譬则皆追伤屈子之辞耳当从李注颜说赘矣史记
故作辜文义尤明者盘桓不去谓未能远乎浊世即
卷十七 第 12a 页 WYG0860-0221a.png
下怀此都也当从苏音作槃
病非徒尰也(至/)疏者或制大权以偪天子 如此则数
传之后文帝子孙亦日疏矣又将发愤于蹠戾乎数言
似昧大体 惠王当作哀王文帝元年齐哀王薨子文
王则嗣故曰今之王者兄子之子若惠王乃文帝亲兄
也前人皆不觉其误 通鉴惠王下有之子二字正与
前亲兄之子句相应刋本脱误耳
爰盎传陛下居代时(至/)故病死 盎之所言纵横抑扬
卷十七 第 12b 页 WYG0860-0221b.png
雌黄在口所谓佞人乱义者也
郎署长布席 郎署长亦从幸上林职司布席耳未必
天子幸署也如淳注恐非
亡何 犹言亡问也对上刻治句
吴楚反闻(至/)宜知其计谋 是时不直错者必已多矣
及反闻既至错不亟亟筹兵食进贤智乃先事私仇此
固举朝之所切齿也太史公曰诸侯发难不急匡救欲
报私仇反以亡躯可谓切而中矣
卷十七 第 13a 页 WYG0860-0221c.png
公幸有亲吾不足累公 盎艰崄中有此语人所以争
为死
乃之棓生所问占 秦时棓生景帝时犹以术自食
晁错传一曰得地形二曰卒服习三曰器用利 为将
者必先使卒服习器用利而后其兵可用今反先言得
地形者盖当文帝之时去创业未远沿边之郡士皆习
战特不知险易异备故中国长技虽多而不能以长制
短皆昧于地形使之然耳得地形则险易异备者可讲
卷十七 第 13b 页 WYG0860-0221d.png
尽中国士卒器用之长匈奴惟我所制矣此巧拙之门
所以首论之
臣闻秦时北攻胡貉(至/)有背畔之心 恐文帝惩秦戍
卒创乱不敢徙民实塞下故先将秦所以致乱之故分
疏明白然后议者不得而挠之也
以计为之也 计为之言自计亦为利而愿为之也
时贾谊已死对策者百馀人唯错为高第 孟坚盖亦
不满斯对言谊已死者所谓无豪易高也
卷十七 第 14a 页 WYG0860-0222a.png
错乃穿门南出凿庙堧垣 错此举亢而疏其不败幸
矣学刑名而不先自律于无过耶
诚令吴得豪杰(至/)故相诱以乱 当文景泽被海内之
时而反诚豪杰所必不为盎言知大计非徒一时为䛕
以投主意
邓公曰吴为反数十岁矣(至/)臣窃为陛下不取也 即
叙邓公语为断案
公卿言邓先 张恢生史记作张恢先则师古以邓先
卷十七 第 14b 页 WYG0860-0222b.png
为先生者是也
汲黯传至如见黯(至/)其见敬礼如此 自为太子洗马
即以庄见惮帝固已信之于素矣非精诚无以得此于
君臣之际也
公为正卿(至/)而公以此无种矣 纷更高帝宽大之约
束而以严急苛细绳天下使民犯刑不已迫而为盗故
骂为当门诛无种也
大将军青既益尊(至/)遇黯加于平日 武帝元舅犹为
卷十七 第 15a 页 WYG0860-0222c.png
揖客况大将军以后弟暴贵乎此亦非如袁盎之徒色
庄以取名一朝故卫青敬信之也
上以为淮阳楚地之郊也召黯拜为淮阳太守 惧梁
楚之间有变以黯镇定之耳此固重寄也
贾山传又为阿房之殿 阿房注中后一说近是然史
记始皇本纪云阿房宫未成成欲更择令名名之作宫
阿房故天下谓之阿房宫则阿房乃地名并近也之解
为赘其地在渭南上林苑中东方朔传所谓阿城其遗
卷十七 第 15b 页 WYG0860-0222d.png
址也
邹阳传悬衡天下 注中如淳说正与下句词义相属
宜从之
然则轲湛七族 监本亦无荆字以注寻之是也不必
以史记添补
齐人公孙玃谓济北王曰(至/)徙封于淄川 公孙玃事
与邹阳相似牵连书之
枚乘传祸生有胎(至/)先其未形也 时吴王初怨望故
卷十七 第 16a 页 WYG0860-0223a.png
以祸生有胎言之渐靡使然若所欲为而长祸胎者也
据其未生先其未形变所欲为而绝祸胎者也石称丈
量则深计得失之全言诸侯反天子从逆必凶不可区
区较量形势利钝当举其全以论之乃其间转祸为福
之道也
枚乘复说吴王(至/)愿大王孰察焉 前篇儒者之文此
作迥别高下刘攽以为后人以吴事寓言是也
皋奏赋以戒终皋为赋善于朔也 奏赋戒终有诗人
卷十七 第 16b 页 WYG0860-0223b.png
之则非徒俳倡嫚戏也故云善于朔
路温舒传廷尉光以治诏狱 按百官公卿表元凤六
年廷尉李光注云解光误也解光成哀间人仕至司𨽻
校尉亦非廷尉也
臣闻秦有十失其一尚存治狱之吏是也 霍光既摧
上官之后颇峻刑罚廷尉王平坐纵不道下狱弃市所
谓宜改前世之失者温舒不敢斥言故以秦失尚存立
论深者获公名平者多后患皆隐以讥切昭帝时事也
卷十七 第 17a 页 WYG0860-0223c.png
当以杜延年黄霸传中语参观之
唯陛下除诽谤以招切言 霍山言诸儒生喜狂说妄
言不避忌讳大将军常仇之则所谓除诽谤以招切言
者亦反霍氏之政也
温舒子及孙皆至牧守大官 建武永平吏事深刻故
班生有味长君之言著其后福后又于赞辞致意也
田鼢传御史大夫赵绾请毋奏事东宫(至/)而免丞相婴
持之太迫往往难作此亦沾沾自喜之效也
卷十七 第 17b 页 WYG0860-0223d.png
而婴失窦太后(至/)诸公稍自引而怠骜 一念所激相
驱致祸此自喜多易不知时变而妄动之鉴也
灌夫传夫不好文学(至/)横颖川 以夫所行虽廉洁无
玷犹将不免况自蹈于法所必取乎
两人相为引重至恨相知之晚 婴与夫以气合亦势
交也虽无田鼢二人他日或偕复得志转以争权利相
倾轧耳
夫愈益怒(至/)语侵之 不以服解前何恭遽怒且侵之
卷十七 第 18a 页 WYG0860-0224a.png
后何倨进退无据欲为好而反致郤与魏其之强夫往
贺一也
魏其子尝杀人(至/)由此大怒 尝让相位又活其子田
于何有不餍其欲耶当此时魏其特耻于以势夺之乃
其身固未能超然于势利之外则因所处盛衰以为屈
伸者所以自保而待彼之衰也惜其慕儒术之粗不学
黄老耳
与长孺共一秃翁何为首鼠两端 安国行五百金于
卷十七 第 18b 页 WYG0860-0224b.png
鼢得进故鼢责其不专助已
劾系都司空 婴外家故系宗正属
乃劾婴矫先帝诏害 史记无害字此衍文郑注迂凿
五年十月悉论灌夫支属(至/)欲杀之竟死 史记注徐
广曰疑非五年亦非十月司马贞曰按武帝四年三月
鼢薨窦婴死在前今云五年故疑非也按是时虽以十
月为正月然未尝改时故纪书四年冬魏其侯窦婴有
罪弃市续书云春三月乙卯丞相鼢薨是此传但误以
卷十七 第 19a 页 WYG0860-0224c.png
四年为五年其云十月十二月皆是也司马贞之勘校
审矣
迎安霸上谓安曰至厚遗金钱财物 鼢为太尉多受
诸侯王金私与交通其罪大矣然安之入朝在建元二
年武帝即位之初虽未有太子而春秋鼎盛康强无疾
身又外戚非王谁立之言狂惑所不应有疑恶鼢者从
而加之
韩安国传从行则迫胁(至/)人马乏食 此老谋而深见
卷十七 第 19b 页 WYG0860-0224d.png
兵势之语
安国为人多大略(至/)皆廉士贤于己者 唯其素贪故
捐廉耻而以五百金遗田鼢也其能举廉士殆亦因当
世所取舍耳
安国既斥疏(至/)会其病卒 安国将相而颠坠壶遂亦
将相而病卒事适符合故于安国传末终言之亦悲其
命也深中谓存心深厚
赞然婴不知时变(至/)待时而发 太史公既云皆以外
卷十七 第 20a 页 WYG0860-0225a.png
戚重复申之曰魏其之举以吴楚武安之贵在日月之
际其区分两人贤不肖尤核
景十三王传河间献王德实事求是 四字是读书穷
理之要
其学举六艺立毛氏诗左氏春秋博士 凡经献王皆
立博士此二者以王朝未立其学故特著之也博士谓
毛公贯公
王身端行治(至/)宜谥曰献王 献王策谥之辞褒崇若
卷十七 第 20b 页 WYG0860-0225b.png
此五宗世家注中杜业之语知其无稽
后元怒少史留贵 少史即少使外戚传有长使少使
主供使者
中山靖王胜臣闻悲者不可为累欷一篇 此对疑亦
文士寓言非当日辞令也
李广传典属国公孙昆邪为上泣曰(至/)恐亡之 昆邪
乃可谓爱材矣按公孙贺传北地义渠人贺其孙也
广请霸陵尉与俱至军而斩之 以此事观之广之器
卷十七 第 21a 页 WYG0860-0225c.png
量固不过终于偏禆矣
故怒形则千里竦(至/)数岁不入界 怒形则千里竦言
当使敌国畏之如是报忿除害报盗边之忿而大创以
除民害责其立功自赎毋徒谢罪非谓素有嫌怨者不
妨杀之以快忿也及匈奴数年不入右北平则功亦多
矣故武帝遂不复问斩尉事
广出猎(至/)终不能入矣 吕览精通篇云养由基射虎
中石矢乃饮羽诚乎虎也与此相类岂世因广之善射
卷十七 第 21b 页 WYG0860-0225d.png
而造为此事以加之欤(段成式亦/已疑之)
以为李广数奇 孟康曰奇只不耦也师古是孟说仍
音所角反则读数为本字者非
青欲上书报天子失军曲折 按广失道非丧师也军
曲折上衍失字史记无(后见白廷玉湛渊/静语与予意同)
李蔡以丞相至当下狱自杀 先叙李蔡而后终李敢

李陵传出居延北行三十日至浚稽山止营举图所过
卷十七 第 22a 页 WYG0860-0226a.png
山川地形使麾下骑陈步乐还以闻 以图为信也浚
稽山出居延行三十日始至程大昌北边备对引应劭
云在武威塞北疏矣
军居两山间 上云东西浚稽故云居两山间
期至遮虏鄣者相待 遮虏鄣在居延
言李陵教单于为兵以备汉军(至/)母弟妻子皆伏诛
史记云匈奴单于以其女妻陵而贵之汉闻族陵与此
先后不同
卷十七 第 22b 页 WYG0860-0226b.png
苏武传其冬丁令盗武牛羊 卫律为丁令王使人盗
之以困武冀其终降以分谤也
王必欲降武 时陵为右校王故因其称
武所得赏赐尽以施予昆弟故人 士未有不廉而能
著节者也
乃图画其人于麒麟阁至列于方叔召虎仲山甫焉
陵之降则书陇西士大夫以李氏为愧武传末则系以
图画形貌列于方叔召虎其为劝惩也至矣
卷十七 第 23a 页 WYG0860-0226c.png
自丞相黄霸至以此知其选矣 极淋漓之趣
卫青传青至笼城(至/)惟青赐爵关内侯 以深入故首
虏不多得赐爵
明年青复出云中(至/)遂取河南地为朔方郡 出云中
则若向单于庭者忽西至陇西攻其无备所以遂取河
南地也刘敬传云匈奴河南白羊楼烦王去长安近者
七百里轻骑一日一夕可至攻瑕纾患是役为得胜算

卷十七 第 23b 页 WYG0860-0226d.png
令青将三万骑出高阙至即军中拜青为大将军 匈
奴右贤王怨汉兵侵夺其河南地数侵扰朔方此出专
以击走右贤王终前功也 前出云中而忽西焉知不
出朔方而忽东乎亦令两将军出右北平者缀单于疑
右贤王也不著两将军功罪未尝使深入故
苏建赵信并军三千馀骑(至/)奔降单于 赵信为前行
虽与右将军并兵后继未至故众寡不敌而败
闳安曰不然至不当斩 闳安议是
卷十七 第 24a 页 WYG0860-0227a.png
青幸得以肺附待罪行间(至/)不亦可乎 青语固保身
之法于将略则非也将但当明功罪所归使建果当斩
何嫌于专戮乎
霍去病传直弃大将军数百里赴利 将字衍史记无

是岁失两将军(至/)青赐千金 于此传中终青与苏建

去病与合骑侯敖俱出北地(至/)所杀亦过当 兵势分
卷十七 第 24b 页 WYG0860-0227b.png
则易败是役票骑西出北地幸士马精故得无败然诏
书称其能舍服知成而止则不过疾略遄反非能有力
战之功也东出者为左贤王所围虽名将几没匈奴中

去病乃驰入(至/)尽将其众度河 此举寔有胆智生平
之功最大
去病始为出定襄(至/)令青出定襄 代郡云中皆直单
于庭大将军出定襄反遇单于者时单于度幕远徙非
卷十七 第 25a 页 WYG0860-0227c.png
故所居地李广传云大将军出塞捕虏知单于所居乃
自以精兵走之故与始时捕虏所传者不同是役若二
将合兵票骑率力战深入之士穷追则单于败散之馀
几可获矣
而纵五千骑往当匈奴 此五千骑乃游军也
汉益纵左右翼绕单于(至/)西北驰去 时单于止以精
兵待幕北与汉兵多少不相当汉又未罢战必不利汉
已纵左右翼绕之不去必为所取故冒围走也
卷十七 第 25b 页 WYG0860-0227d.png
得匈奴积粟食军军留一日而还 云得匈奴积粟食
军明所赍粮亦已尽故留一日即还此不能深入久留
之验也下诏书言票骑之功亦云取食于敌卓行殊远
而粮不绝盖绝幕深入车重必不相及轻赍有几其得
敌粮乃所谓天幸不困绝耳后之行师者慎无自犯此
败危之道哉
出代右北平二千馀里 青出塞千馀里追单于又二
百馀里而归而去病出塞二千馀里由力战深入之士
卷十七 第 26a 页 WYG0860-0228a.png
皆属之也
两军之出塞(至/)不满三万匹 票骑太深入则东军马
死且尽也 书马死之多所亡士众可以意求此史家
隐显互见之辞也上文固云杀伤大当
然于天下未有称也 大将军将略以伍被所荅淮南
王问参观乃备不可独据于天下未有称之语此即出
太史公淮南衡山列传也
起冢象庐山云 庐山当作卢山匈奴传杨雄上书曰
卷十七 第 26b 页 WYG0860-0228b.png
运府库之财填卢山之壑而不悔注卢山匈奴中山也
以上文象祁连山例之自明
赵破奴传征和中戾太子败卫氏遂灭 戾太子传太
子未斩江充卫伉先坐巫蛊死
赞自魏其武安之厚宾客(至/)何与招士 此言得之其
言主父偃灭宣于上乃在名位未盛之时也武帝雄猜
拔擢一人必欲恩自己出丞相犹不敢荐士况为将握
兵者乎
卷十七 第 27a 页 WYG0860-0228c.png
董仲舒传下帷讲诵至非礼不行 可谓博学于文约
之以礼有汉一代醇儒矣
永惟万事之统 统纪也总也注释为绪者非此处本
意观第三策中统纪不终之语可见
春秋深探其本至而王道终矣 治乱兴废在已而德
教之被又必有序得其本而善推之则灾异息而受命
之符自至先王所由以适于治尽乎此也
设诚于内而致行之 不诚无物内多欲而外施仁义
卷十七 第 27b 页 WYG0860-0228d.png
必无冀也当与汲直之语参观
选郎吏又以富訾 汉初訾十算以上乃得官景帝后
二年更令訾算四得官详见景纪
各择其吏民之贤者(至/)可得而官使也 上所谓英俊
乃能明王道辅世长民者也养之不可不素此吏民之
贤者以储郡守县令之材承流宣化者也求之不可不
广
盖闻善言天者(至/)必有验于今 四语荀卿性恶篇之
卷十七 第 28a 页 WYG0860-0229a.png

明于天性知自贵于物(至/)然后谓之君子 此数语于
致知立志居敬力行无所不包
故孔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此之谓也 董子所谓
知命以天命之性言之
故尽小者大慎微者著 昭烈遗戒其子曰勿以恶小
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其天资之美合乎此矣
若宜少损周之文致 文致谓文敝之极也然致字属
卷十七 第 28b 页 WYG0860-0229b.png
下句读贡父希元之说并同似宜从之
夫天亦有所分予(至/)大夫之所当循以为行也 上之
人去其好利之心以为立教之本所谓正心以正朝廷
当世之务孰先于此此武帝所当虚心以改去其多欲
而后仁义可施者也其止言正百官以正万民犹孔子
对哀公言在下位之意
穷急愁苦而上不救(至/)安能避罪 平准书酷吏传相
为表里始终数语该之矣
卷十七 第 29a 页 WYG0860-0229c.png
今师异道至民知所从矣 谓放黜黄老申韩之说而
专以仁谊教化为治也 扬子法言反覆数千言不出
此数句
公孙弘治春秋不如仲舒 公孙弘传少为狱吏年四
十馀乃学春秋杂说
赞至向曾孙龚笃论君子也以歆之言为然 刘歆末
路披猖班氏恐言以人废故复以龚所论定者佐之
 
卷十七 第 29b 页 WYG0860-0229d.png
 
 
 
 
 
 
 
 义门读书记卷十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