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门读书记-清-何焯卷十

卷十 第 1a 页 WYG0860-0135a.png
钦定四库全书
 义门读书记卷十
          翰林院侍读学士何焯撰
  左氏春秋
成元年为齐难故作邱甲 五伯衰而诸侯无所统壹
强凌弱众暴寡患始及民矣书作邱甲伤天下之无伯

锐司徒免乎 妇人内夫家何以反不问辟司徒(二年/)
卷十 第 1b 页 WYG0860-0135b.png
不可则听客之所为 曰听客之所为是役也非惟国
佐善辞齐之庙谟亦素定矣富弼以死争献纳二字于
辽宰相反不难徇敌国之欲则如之何哉 国佐本以
赂求成而晋人反为其正议所屈侮人者还自侮也
其自为谋也则过矣(至/)何劳锢焉 共王是时十二岁
耳而其语何明且尽也使复有若子文孙叔敖者辅之
岂其有鄢陵之失哉 共王之言如此而子重子反杀
巫臣之族而分其室致巫臣怨二子而谋害楚国不能
卷十 第 2a 页 WYG0860-0135c.png
禁之何哉盖明者必贵济之以断使汉昭帝能辨上书
者之诈而不能去盖主上官桀则亦无救于国家之祸
也已
三年以君之灵(至/)所以报也 其为言也文而有礼忠
而能力一句一字皆有义理次第
次及于事 文公之伯也先轸自下军佐为中军帅惟
尚德也灵公以后从政者不尚德而以次及焉宜乎其
不竞矣
卷十 第 2b 页 WYG0860-0135d.png
此行也君为妇人之笑辱也寡君未之敢任 却克人
臣也犹必报其一笑之辱今当两君相见而反其恶声
以辱与国之君其能堪乎且又蔑己之君也至于锜而
亡焉幸矣
六年说欲袭卫 卫有一卿一大夫同在行间而说乃
欲袭之不惟弃信亦多见其不智矣
晋人谋去故绛 晋因梁山崩而惧故迁都以厌之
七年吴伐郯郯成 通吴本欲以敝楚而中国先被其
卷十 第 3a 页 WYG0860-0136a.png
害矣伐郯者黄池之渐也
尔以谗慝贪惏事君 谗慝贪惏有一于此皆足以亡
人之国况兼之乎是故楚任子重子反而失伯任子常
无极而亡郢
十四年宣伯如齐逆女称族尊君命也侨如以夫人妇
姜氏至自齐舍族尊夫人也 凡大夫有事于境外皆
称族所以尊君命固不在此侨如以夫人妇姜氏至自
齐非舍族也蒙上逆女之文也所以尊夫人亦不在此
卷十 第 3b 页 WYG0860-0136b.png
十五年会于戚讨曹成公也执而归诸京师 负刍杀
太子而自立弑君之贼也晋侯率诸侯以讨之何患罪
人之不得乃同盟于戚使得列于会而诱执之晋侯于
是乎失政刑矣书晋侯咎其昧讨贼之义而惟逞一己
之威福也
十六年其行速过险而不整 其行速魏武帝之追汉
昭烈也过险而不整夏王之救东都也
六月晋楚遇于鄢陵 楚欲及东师之未至而战其行
卷十 第 4a 页 WYG0860-0136c.png
速故晋师方临郑而相遇
楚晨压晋军而陈(至/)陈于军中而疏行首 邲之役楚
乘晋之不备而晋溃晨压其军而陈亦掩其不备使之
欲进不可争退必乱也邲之战中军下军皆溃栾书下
军帅也楚人狃而易之其谋若曰如此书又不知所为
也已成陈以当之楚先为夺气矣
文子执戈逐之 观后栾书怨却至则文子之逐宣子
其识远矣不在其位而露才扬已无补于国而咎怨及
卷十 第 4b 页 WYG0860-0136d.png
身可矣乎
楚子登巢车以望晋军 压垒故可望且彼此闻嚣声
陈而不整军而不陈皆在目也
子以君免我请止乃死楚师薄于险 郑败而其君先
遁楚人顾之遂莫有斗心而退故薄于险而反为晋所
乘也季梁有言偏败众乃携矣
王曰天败楚也夫余不可以待乃宵遁 楚师犹未其
败而王遽遁者二卿相恶子重因子反之醉与王俱遁
卷十 第 5a 页 WYG0860-0137a.png
以幸其败也王及令尹既遁而师有不胥溃者乎
十八年孤始愿不及此(至/)神之所福也 悼公初入其
气象极似汉文帝朱子谓数语便有操有纵
齐为庆氏之难(至/)使嗣国氏礼也 齐之有庆克犹鲁
之有侨如也侨如搆季孟于晋有却犨为之主而鲁卒
出而盟之齐则国佐被杀高无咎鲍牵则且逐庆克虽
死庆封反因以得政其右淫人也若是岂非鲁犹重礼
教而齐风俗大坏不之耻耶
卷十 第 5b 页 WYG0860-0137b.png
襄三年孟献子相公稽首 仲孙不能守周公之典以
尊其君而稽首于大国又不能以礼拒大国之求而请
属鄫以供命其不逮郑子产远矣其平日之言行时合
于道而谓之社稷臣则未也
与之礼食 礼食盖仪礼所谓公食大夫礼也
四年魏绛曰诸侯新服(至/)无乃不可乎 晋方有事于
中原而无终远在东北若用师焉楚争陈郑鞭长不及
也故姑事羁縻盖庄子一时之权计而后王巽懦者乃
卷十 第 6a 页 WYG0860-0137c.png
用为口实何哉况戎先纳赂以请和亦与屈中国以事
外夷者异矣
五年王使王叔陈生愬戎于晋(至/)言王叔之贰于戎也
晋新和诸戎将与楚争陈郑又无以谢王之愬故以贰
于戎诬使人使王惭而自止且坚诸戎之心也
六年司武而梏于朝难以胜矣(至/)亦逐子荡 胜字当
读平声以为不胜任而逐之也亦逐子荡子罕之言谓
亦宜逐也
卷十 第 6b 页 WYG0860-0137d.png
九年吾闻之宋灾于是乎知有天道 晋侯所闻盖相
传之恒言
姜曰亡是于周易 当以亡是绝句言无是理也
我实不德(至/)何恃于郑 武子之言宏远不迫犹有王
臣气象
输积聚以贷 晋饥故各输其积以贷
十年晋荀偃士丐请伐偪阳而封宋向戍焉 会吴者
欲分楚之力以争郑也乃无故而兴得已之役以徇中
卷十 第 7a 页 WYG0860-0138a.png
行偃范丐之请晋君亲在行间曾不以勤而无所为惧
何哉盖悼公之为君也量有馀而略不足以济之乘厉
公之后于世臣大族欲以德礼柔而服焉而不知过于
宽假则上下之分不肃久将专命而无所忌威权日以
下移矣
初子驷为田洫 子产为政田有封洫亦因子驷之故
而修之
栾黡曰逃楚晋之耻也(至/)我将独进 栾黡违帅先进
卷十 第 7b 页 WYG0860-0138b.png
而晋君不问棫林之役弃命先归以辱社稷彼固以为
恒矣黡之汰悼公成之也
十一年郑人赂晋侯以师悝(至/)女乐二八 晋楚争郑
三驾乃定诸侯道敝悼公乃不深惟招携怀远之道苟
焉私享其重赂是勤诸侯以黩货也至是而悼公之志
荒矣
子教寡人和诸戎狄以正诸华 惟欲正诸华故和戎
以壹其力而岂竭诸华之有以媚戎狄哉
卷十 第 8a 页 WYG0860-0138c.png
十二年莒人伐我东鄙围台季武子救台遂入郓 莒
围台武子乘其虚以入郓即围魏救赵之智也
十四年晋侯舍新军礼也(至/)故舍之 晋侯之舍新军
以二子之弱也非知其僣而革之也盖其入国之初修
举废坠政令虽若可观而权之下移者不能复收之以
归于上故限于世及之例宁废新军而不敢选于大夫
之中举其贤者以使为卿至此则六卿之势一定而不
可变矣观其嘉魏庄子之功赏以金石之乐而绵上之
卷十 第 8b 页 WYG0860-0138d.png
蒐仅从新军以次佐下军而已亦不能如文公之用原
轸也夫拨乱反治苟无非常之才其力固难以及远也
晋侯问卫故于中行献子(至/)谋定卫也 孙林父甚善
晋大夫而荀偃亲尝弑君者也其不欲伐卫固宜吾异
乎悼公欲继文襄之烈身为盟主同姓之国有出其君
者不以为己耻乃偷一时之安纳邪臣之说堕冠履之
义身殁而公室遂卑有以开其渐矣
范宣子假羽毛于齐而弗归齐人始贰 楚之不能与
卷十 第 9a 页 WYG0860-0139a.png
晋争成于子卒之侵欲也而士丐复蹈之及为政而又
重诸侯之币晋虽欲不失伯得乎
十六年以寡君之未禘祀 时晋亦僣用禘祀之礼
十九年范宣子言于晋侯以其善于伐秦也 录子蟜
伐秦之善所以彰栾黡先归之恶也于是士丐将逐盈

士子孔亦相亲也 士石经宋本皆作二
二十三年晋将嫁女于吴 晋侯内有四姬而已亦嫁
卷十 第 9b 页 WYG0860-0139b.png
女于吴其违禽兽不远矣
初臧宣叔娶于铸(至/)乃立臧为 臧纥以少凌长为臧
氏后及欲成季孙之邪心废长立少遂失守宗祧岂非
君以此始亦必以终乎
二十五年赵文子为政令薄诸侯之币而重其礼 范
灭赵兴基于此矣
自今以往兵其少弭矣 弭兵则威削于外晋所以有
黄池之羞民附于内赵所以能兴晋阳之甲
卷十 第 10a 页 WYG0860-0139c.png
晋人问陈之罪 郑伯之请伐陈在范宣子为政之日
今新易赵武故复诘问陈以何罪见伐
故不书其族言违命也 不书其族蒙上会诸大夫之
文也(二十七年/)
伯有赋鹑之贲贲(至/)非使人之所得闻也 伯有愤于
晋执卫侯郑伯为请而不获命必待纳卫姬而后释之
故赋鹑贲以刺赵武言谁执晋政而不辨姓也赵武耻
之故若不知其刺晋而谓伯有自诬其上
卷十 第 10b 页 WYG0860-0139d.png
崔之薄庆之厚也 及期而厚者亦亡矣殆天讨弑君
之贼而使自相残也
遂灭崔氏 崔氏灭于九月庆氏即灭于明年之十一

二十九年公在楚释不朝正于庙也 书公在楚伤天
下之无伯也
三十年无欲实难(至/)邑将焉往 赵子直不知此义
子产是以恶其为人也使次己位 使次己位满其欲
卷十 第 11a 页 WYG0860-0140a.png

泰侈者因而毙之 法不严则制度徒为文具而不得
行也
子产请其田里三年而复之 三年而复之但欲其勿
挠己政不为己甚所以安巨室也
三十一年滕成公来会葬 鲁既留楚会葬复尤而效
之时无伯主则小大转相役而已
缮完葺墙 缮完李涪刋误云当作缮宇
卷十 第 11b 页 WYG0860-0140b.png
不立是二王之命也(至/)虽有国不立 观狐庸之言则
夷昧将背前约而以位私其子如宋赵普岂容再误之
情矣僚之立非众所戴也宜其启光之争以揖让始之
而以篡弑终之欤
昭四年郑子产作邱赋 并从晋楚国用不足子产贤
者岂得已乎
六年士丐相士鞅逆诸河 士丐董遇王肃本皆作王
正疏云不当取士鞅之父同姓名而为之介
卷十 第 12a 页 WYG0860-0140c.png
七年梦周公祖而行 周公祖以道之虽鬼神亦无如
蛮夷之横矣然则有能攘之以安中国者岂非文武周
公所式凭乎是故夫子未尝不伟桓文之绩也
十三年乃并徵会告于吴 楚围既死乃敢徵会于诸
侯盖政在私门志不在于修伯业也告于吴谋因楚国
未定而弱之
子产争承 贡之无艺不得已而取诸邱赋争承庶乎
得以宽民力焉而竟不及改也故制国用者必先正君
卷十 第 12b 页 WYG0860-0140d.png
而善俗
鲁事晋何以不如夷之小国(至/)吾岂无大国 自昭以
前其辞命犹皆有三代礼义之风至此则惟以利害相
哃喝流而为战国纵横之术矣
十五年忘经而多言举典将焉用之 多言举典而乐
忧习仪已亟而不戚末盛本拨适长乱亡而已
十六年昔我先君桓公(至/)敢私布之 昔我桓公一段
借商人之质誓以讽晋卿不当丐夺于小国
卷十 第 13a 页 WYG0860-0141a.png
十七年天子失官学在四夷 石经作天子失官官学
在四夷
十九年若大城城父而寘太子焉(至/)故太子建居于城
父 二五之出三公子也动以启土无极之出太子动
以得天下小人之言如一辙
二十一年而不能送亡君 孙毓以送亡绝句
二十三年胡沈之君幼而狂(至/)楚必大奔 即郑子元
所以败王师
卷十 第 13b 页 WYG0860-0141b.png
吴太子诸樊入 诸樊二字当误
二十五年吾闻文武之世 文武宋大字本作文成
二十六年王子朝使告于诸侯曰(至/)亦唯伯仲叔季图
之 周之典籍皆归子朝故其辞有承平之风其尔雅
胜于吕相之绝秦也
携王奸命(至/)则是兄弟之能率先王之命也 历举携
王颓带以指斥敬王
二十八年吾惩舅氏矣 惩舅氏言其种之不宜子也
卷十 第 14a 页 WYG0860-0141c.png
古者妾媵皆其侄娣注以为嫌母氏性不旷盖因不使
叔虎之母之文
定元年春王 未踰年而改元不正之大者是以经文
定无正月
五年子西问高厚焉 石经高厚下有大小二字
六年君将以文之舒鼎成之昭兆定之鞶鉴 卫为狄
灭大路少帛扫地无遗故言宗器自文公始
郑于是乎伐冯滑胥靡负黍狐人阙外 子太叔始卒
卷十 第 14b 页 WYG0860-0141d.png
而郑遽为不道至此
九年阳虎欲勤齐师也(至/)已于是奋其诈谋 田常以
此智代齐
十年公会齐侯于祝其实夹谷 此篇叙事于孔子皆
称名君在会故也
使公若为郈宰(至/)齐人乃致郈 费屡叛至是郈亦叛
矣堕费堕郈皆因势利导之也二子所谓游其术中而
不悟者罗氏既尽杀其牙兵而悔亦犹是也(朱子语类/论此事亦)
卷十 第 15a 页 WYG0860-0142a.png
(尔亦引罗绍/威事为词)
十三年使师伐晋将济河(至/)乃伐河内 孟达以此亡
盖司马懿之师在外与此固悬殊也
哀七年以吴为无能为也 以吴为无能为句为伐邾
起本
十二年盟所以周信也(至/)亦可寒也 吴本蛮夷太宰
又小人也不可喻以礼教故子贡景伯皆诡其辞以止
之若对季札伍员当改命矣
卷十 第 15b 页 WYG0860-0142b.png
十五年成叛于齐 至是而成亦叛所谓五世希不失
于是乎有朝聘而终以尸将事之礼(至/)无乃不可乎
吴人不欲以尸入恶其凶也故以不许奉尸将命则是
吴人先以凶礼自处折之
二十二年越灭吴 阖庐之殪力已竭于入楚也夫差
之亡力已毙于胜齐也越适乘之耳天下未有能以独
力拔一国者也
 义门读书记卷十